熾天神侍在心中冷笑,人類的思路雖然出其不意,卻也同樣有著思維的局限——星界使徒確實是強大的存在,然而,熾天神侍的等級高出他們,可並非只是在神術能力上的優勢而已。

熾天神侍在心中冷笑,人類的思路雖然出其不意,卻也同樣有著思維的局限——星界使徒確實是強大的存在,然而,熾天神侍的等級高出他們,可並非只是在神術能力上的優勢而已。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在力量上,她也……

嗯?

劍與錘相交時發出一聲叫人牙酸的銳利顫鳴,然而,一切與艾瑞埃爾想象的並不一致……向上盪起的長劍,以及手腕上電傳而至的劇痛,讓她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美眸,不知道對方的力量值為什麼會一下變到那麼高——這一下不但擋開了她的長劍,甚至反震的力量讓她的雙手也發麻了!

愛德華翻手丟開了戰錘,一把抓住了那雙纖細的手腕,一枚價值不菲的靈能石在他的指尖無聲地化作了碎片。

但它已經出色的完成了任務。

心力回饋。

這是一個心靈自塑系的五級異能,是個挺偏門的能力,因為它的作用,是讓顯能者重新調整身體狀況,大幅度的提高個人的力身體素質……既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顯能者,也能在短時間之內得到匹敵巨龍的體力!

不過,這並非毫無代價。

實際上,這力量是通過一種特殊形式的傷害——稱為屬性燃燒——來增加的,你可以增強你的力量或者速度乃至身體強度之中的一項,但你必須要付出其他能力的降低,包括前面三種里的其餘兩種,以及你的感覺這個世界,以及其他物質的能力,甚至是賴以施法顯能的智力。

論及劍術,十個愛德華也無法跟一個熾天神侍相提並論,但若是近身扑打,熾天神侍可就未必能夠掙脫他的技巧,更何況,他現在的力量,空前的強大。

他的腿纏住了她的腰,狠狠地壓制住她的身體,甚至連羽翼也被踩住,她想要反抗,可是兩隻手卻全都被巧妙的拗向一側,十指交扣,緊緊壓住,即使怎麼扭動身體,她也只能掙扎得彷彿一條離開了水的魚!

「沒用的……這個可是寢技的精髓,當初老子跟一個大老爺們糾纏了三天才學會了的……」那個聲音,在她的腦中迴響,充滿得意?

那張面孔就在她的眼前,甚至可以感受到他沉重的呼吸,被火焰燒灼的人類的皮膚,呈現出一種暗紅的色澤,沒有絲毫的表情,唯有那個嘴角扭曲的笑容,遠比任何形式的嘲諷,都還要令人怒從心起!

奇恥大辱。

作為天界的驕傲,她的靈魂被鍛造的那一刻起,就一直與勝利,與光輝相伴,無論什麼時候……即使是遠征深淵,殺入地獄。她曾經劈開過最為醜陋的粘稠怪,曾經撕裂過強大的巴洛炎魔,甚至在齊胸深的惡魔血液中戰鬥,可是這樣與一個敵人扭打,還是她有生以來的頭一次!

可是,無論如何嫌惡,這個怪異的姿勢,讓他的肢體,已經纏鎖住她的每一個可能的行動方向,下一秒,他的手腕翻動,無可匹敵的大力,頓時在她的肩頭扯出一個喀喇的脆響,刺痛之中,熾天神侍的整個左臂便已經使不出任何的力氣!

愛德華的動作,沒有絲毫的停滯。

右肩,手腕……反折,拉離,錯開可以想到的每一個關節,而雙手之後,便是雙腳……

他必須這樣做。

從自己脫出那洞穴,再到熾天神侍追上來,再到現在,雖然不過只用了短短不到十個呼吸的時間,但是愛德華卻已經接連顯現了至少四個靈能,其中還要包括時間加速這種超出了他顯能者能力,必須要用超限導能來強化的六環靈能,使用了一張七環奧術捲軸,而用精神力操縱著若有若無的次聲波,更是幾乎將他的大腦壓榨殆盡的一種方式……即使是他擁有著兩個可以顯能的器官,也難以承受。

「很精彩的戰鬥……」

粗重的喘息著,愛德華盯著面前那張咬牙切齒,熟悉而又陌生的俏臉,微微鬆了一口氣。

但下一刻,心頭一個冰冷的聲音,隨即響起(未完待續。。) w愛德華的動作,沒有一絲一毫的停滯。

或者說,這個聲音反而讓他更加抓緊了時間,他毫不猶豫的運用著自己學到過的伎倆,將那纖細的女子軀體一點點的弄壞……

若是能夠弄壞的話倒是說不定更好吧?

事實上,如果可以的話愛德華更願意將她的骨節打碎,四肢斬落……如果那軀體不是艾蓮娜的。

不過,他同樣也很清楚,在神術面前生死人肉白骨可不是一句藥販子的狂言,破壞是沒有任何作用的,唯有這被卸掉的關節,才能真正制止住這個對手——它不是傷害,只是解開了原本的物理聯繫,即使用神術治療,也不可能修復,因為它本就是完整的,而想要合上,不但要精通手法,而且至少也要有一隻能夠用力的手才行。

這是對於神術,少數幾種能夠產生克制的方式之一。

但還不夠。

隨手從空間袋裡,扯出了幾柄彎刀,長劍,心靈術士再次顯現出一個靈能,隨即,這武器就在他手中融化,扭曲,液體一般化為一串精巧的鐐銬。然後被他毫不客氣的扣上了熾天神侍的身體。

這些武器並無特殊,但無一例外,都是用黑暗精金製造,韌性絕佳,即使是一道,也幾乎可以讓一個人喪失了所有能夠抵抗的力量了。

前提是,她是一個人才行……

因此,直到第五條鎖鏈也仔細的卡住了那纖細的肢體。愛德華才勉強停滯了動作……這個異位面的地方,即使是一個人只要她掌握了一些魔法的手段的話,這樣的束縛也同樣不會起作用很久,更何況她還是一個天界生物。天使中最為強大的一種,若不是反魔法力場仍舊在運作,這點軀體上的束縛她恐怕只要揮揮手就可以解開了。

哦,該死的魔法。該死的神,

「你想要怎麼做?」四肢上傳來的劇痛,讓熾天神侍皺起秀氣的眉頭。她停滯了掙扎,金色的雙眸中映出那個人類疲憊的面孔,最終忍不住開口道。而輕微的語聲中,卻帶著一些冷漠的不屑。

或者,那僅僅是為了掩蓋自己心中的憤怒。

對於自己的……憤怒。

她,艾瑞埃爾。天界之中最為強大的存在之一,一位熾天神侍,竟然被一個人類擊敗了。

值得憤怒,值得嘲笑……可悲的嘲笑。

久戰力疲?對方卑鄙的詭計?還有這遠不及本體強健的人類軀殼?不,在她心中很清楚。那不過都是借口……而事實就是,她在一個面對面的戰鬥中,輸給了這個力量遠不及她的人類。

或者應該說,擊敗了她的。是她自己的高傲。

甚至有那麼一瞬,她甚至希望自己面前的這個人是個純粹意義上的敵人。因為那樣她便可以用死亡,來償贖這失敗的恥辱。但這個想法只是一閃,就被她抹去,畢竟這生命不僅僅是屬於她自己的,還屬於那個無辜而純潔,將身體借給了她的聖武士,讓這樣一個靈魂為了自己的失敗而付出代價,這做法簡直是卑鄙,不,是邪惡。

「你知道那答案。」

對於那個質問,心靈術士同樣回應以冷漠,他轉過視線,不去看那因為脫臼而紅腫,栲上了精金鐐銬的手臂,只是慢慢的撐起身體,轉向身邊不遠處的黑暗。只有心靈之語的低音,傳進艾瑞埃爾的心頭:「我的條件,沒有變化……你可以換一個新的載體,將她還給我?我可以付出你想要的。」

這個疑問,沒有得到回答,熾天神侍只是緊緊地閉起眼睛。「你的貪婪,會毀了你的……甚至不只是你,還有這個世界!」她低聲開口道。

愛德華搖了搖頭,伸出手,細緻地從她手上,褪下那枚閃爍著銀光的戒指。

又是三枚了。

「真厲害,你抓住了她呀?」半精靈的聲音從一旁傳來,帶著一些欣喜,打斷了他些微的感慨:「不過,能夠把她和艾蓮娜姐姐分開么?」

忙不迭的將一團溫暖的治療術按上愛德華的面頰,讓那些烏黑的燒傷逐漸翻卷,這位大小姐似乎完全沒有顧忌自己身上已經一片凌亂的衣袍,和小手上細微的划痕——跟在她身旁的幾人看來也都有些狼狽,畢竟大型風元素的力量不會亞於一頭青年的巨龍,如果不是他們之中帶著兩個能力不俗的牧師,恐怕只要半數就足夠讓他們付出死傷。

「你們有什麼辦法,能夠想辦法將她體內的天界生物抽取出來么」輕輕的合攏五指,愛德華問道,不過,目光卻落向另外的一面——在那裡,卡恩茲巴克的人影靜靜矗立,緩緩而優雅的撫摸著自己兩條長長的觸手。

「天界生物的融合,那是將她們的靈魂完全結合的一種方式,她現在根本不可能從這個女孩的身上離開了,所以你的要求其實和殺了她根本沒什麼兩樣……即使她答應你,我想那也是一種謊言。」頓了頓,噬魂怪開口道:「對於天界生物,我們了解不多,但是類似的方式,惡魔也經常使用,靈魂的融合,才能讓軀體完全如臂使指,而以現在的狀況來看,她已經幾乎完成了這種融合。」

「如果是惡魔的方式,她們會逐漸同化,變為一個。不過這個過程的時間本來應該很長,畢竟人類的靈魂也會反抗……」短暫的沉默之後,達赫妮結果了話頭,不過視線里,那個人類臉上的燒傷微微的顫抖,讓她忽然感覺心跳也漏了一怕:「但現在的狀況,她們似乎是進行過一些特殊的儀式,在結束之前,我想他們的靈魂都很難分開了。但不是沒有希望。」

人類垂下目光,靜靜地思索著關於這個問題的答案。不過最終。還是只能

他曾經也進行過一些研究,知道這些人……好吧,並不是人,不過。卓爾與靈吸怪們更加熟悉這些邪惡的手段,因此對於這個情況判斷,應該是正確的。

令人沮喪的正確。

接下來的事情要如何是好?

將她送回到地面,或者魔法學院?讓阿爾伯特或者霍金嘗試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逆向的手段?

「請等一下。」

「什麼?」穿過心頭,冷漠而濕滑的聲音,讓愛德華轉回剛剛轉過的身體,眉頭不由緊緊地皺起。

視線中。數扇傳送門,於周遭的空間之中展開,十數名靈吸怪,從中走出。與空中漂浮,疏密不定,但卻隱隱地,構造成了一個面,靈能的波動開始糾結。瞬間,便幾乎如同一場巨細而微的暴風!

「雖然應該感激,您幫助我們打敗了這個敵人,但在離開之前。是否能請您留下原本屬於我們的東西?不問自取可不是一個良好的習慣,您說是不是?」靈吸怪的語聲。仍舊是平靜,濕滑的。甚至有些緩慢地優雅。但是其後代表的含義,卻讓這聲音聽起來格外刺耳……與惡毒。

該死的,貪婪的章魚頭。

「哎呀呀,一件小小的魔法物品而已,別那麼小氣嘛……之前你不是說過,你不需要這東西么?或者,卡恩茲巴克閣下,您有興趣跟她來繼續辯論,這東西的真正歸屬?」

心中的咒罵,讓人類擠出一個陰冷的笑。盯著那顆紫紅色的巨大章魚頭,他一字一句的開口:「當然,我不介意你這樣做,雖然解開她的束縛,是個有點麻煩的工作。不過,我想應該沒有你們要面對的事情麻煩……嗯,我記得超能共鳴的時候,你們的本體好像不怎麼具有防禦能力來著?」

這個裸的威脅,讓卡恩茲巴克滯了滯。

然後,章魚頭伸出一根觸鬚,撫摸著自己臉頰附近凸起的血筋。

事實上如果自己有牙齒的話,恐怕此刻已經將它們咬的嘎嘎響了吧?

但噬魂怪很清楚,面前的人類,不僅僅是擁有了顯能的能力,同樣也是一個稱得起智力不錯的傢伙,尤其是在現下這種狀態里——為了與那個天界生物對抗,在過去短短的半個沙漏里,超能共鳴的效果已經消耗了整個火焰之扉大部分靈吸怪的力量,而一個衝進了城市之中的天界生物,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足夠致命的了。

否則,剛才他也不會提議,讓那個熾天神侍拿走那東西以息事寧人。

那個該死的人類,對於靈能的了解,比他想象中的還要更加詳盡……與之作對,或者不會

更何況,那件遺留在這座城市之中的物品擁有多麼強大的力量,卡恩茲巴克可是略知一二——那個地下的封印被發現已經有十餘年的時間,但一直沒有什麼靈吸怪能夠破解外圍的防禦……需要如此強大的法陣進行封印的東西,又怎麼可能是一件簡單的玩意兒?

但若是真的這樣做了,那個人類所付出的代價,必然也和自己這一方不相上下。

投鼠忌器的思考,讓兩個心靈的使用者就這樣冷漠的對視,詭異的沉寂在兩個人之間慢慢彌散,地下坑道之中的空氣細微的流動,掠過整個戰場。讓空氣中沉鬱的氣息漸漸地淡去,四周寂靜無聲,但氣氛卻越來越凝重、緊張。

愛德華微微眯起雙眼,遮掩起雙瞳里閃亮的銀輝。

他的手指微微一抖,掌心之中,那一枚從艾瑞埃爾手中取下的戒指,便已經開始融化,它發出歡愉的細微能量,向著自己的一部分遊動,接觸,最終融入其中。

然後,那種可怕的威壓來了。

王權雀躍著,震顫著周遭的魔網,將沉重的壓力,

但就在那力量即將回收的剎那。

愛德華的瞳孔驟然緊縮!忽然之間,他注意到一點白光——極為細微的一閃。但驟然擴大!下一刻,一個半透明的、有些像是鬼魂的人影就出現在了靈吸怪的後方!

並非擴大。

那是迅速的接近!那人影,擁有著唯有進行著自我催眠的心靈術士才能看清的速度。而在其他人眼裡,他更像是一個影子,一道長劍一般的光輝!

就在間不容髮的剎那,它劃過噬魂怪的身體。再瞬間被一層透明的牆壁阻擋!一瞬間的交擊。卻發出雷鳴般的巨大聲浪。可怕的振動以那光輝的交點為中心向四周擴散,在空氣中形成一波一波的漣漪。前面的還沒有消散,又被後面的推到更高亢的地步。

強烈的閃光和呼嘯,讓周遭的一切都被掩蓋了,彷彿空間也被這種強力的呼嘯中破碎了,連帶著毀壞了所有存在於空氣中的事物!

然後是照亮了一切的白熾閃光,

見鬼?

此刻所有人只能儘力的彎下腰,弓起身子。儘力的讓自己減少與這討厭光芒接觸的面積。那金色的光芒中有著一股恐怖的,毀滅一切的恐怖力量,那力量是如此的可怕與強大,讓地面上的石頭也隨之嗤嗤作響!

聯覺者的效果還沒有消退。所以。愛德華在這一刻已經顯現了一個異能!心靈的力量,扭曲著空氣,試圖將那個人影投進不同的時間禎里!

但令人驚訝的是,這個異能竟然失敗了!

紅色的血液在半空噴涌,那個矮小的身影的一部分。被時間拖延!遠勝刀刃的時空的罅隙,像是巨獸一樣吞下她小半截的身軀,但這前所未見的情況里,他竟然仍舊徑直向前!一刻不停。就這樣帶著光華,和噴涌的血液。彷彿一隻腳箭矢一般的衝進了愛德華身邊,那一片灰綠的結界之中!

洶湧的魔力亂流。抹去她身體上那一層潔白的光暈,然後是背後閃耀的光翼,但在這之前,她的身體已經積蓄了足夠的動能!

速度,也是一種力量。

連顯能也來不及的剎那,那個小小的影子,已經一顆炮彈一般撞上了愛德華的胸腹!

「呃……」

可怕的撞擊力在身體上爆裂!愛德華的慘叫被壓成了半聲嘶啞的悶哼!從身體之中傳來的咯喀的悶響一聲接著一聲,他似乎可以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胸腹骨骼在那巨力之下一根根斷裂,但遠遠沒有消褪掉那可怕的!

但更加可怕的是,這個力量,將他的身體向後猛推!以他為中心的法術無效結界,便也隨之後退,在不到眨眼的時間裡,離開了原本位置至少五六十尺的距離!

於是,更加灼熱的金色,隨即閃亮。

喀拉拉的連串輕響里,那個身影的身體顫抖著,竟然在一個呼吸的時間裡,就這樣將自己的所有骨節完全接駁回原樣!她伸出手,那柄原本插在地面的長劍,便如一隻輕盈的鳥兒般飛起,而那潔白的手腕一轉,如火的光華,便凝成實體,在空間中,向前衝鋒!

一個呼吸,它便擴大到了將這地下空間填塞的巨大!

首當其衝的靈吸怪像是被一面鐵鎚碾中,前沖的勢頭一頓,那些紫黃色的頭顱、和身體頓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形。像是被壓扁、摺疊的紙質工藝,然後在最終化作一團粉紅色的碎肉粉霧一樣向後炸開。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