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姆已成為他的助手,雖然並沒有加入教會,而陳凡和陸天祥他們卻因為收到一位同伴的消息,已經走了有半個月。

沙姆已成為他的助手,雖然並沒有加入教會,而陳凡和陸天祥他們卻因為收到一位同伴的消息,已經走了有半個月。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他問沙姆:「你看這個懸賞有把握嗎?」

沙姆看了一下懸賞的內容,苦笑到:「這是一個難題,伊安國要幹什麼?我沒有把握,畢竟這是一個魔法方面的難題。」

小湯普萊森說:「伊安國將大量的魔法技術用機器等實物表現出來,看來是想不用魔法師在場,就能啟動相應的設備,他們一定有這方面的技術,要不是需要,他們也不會如此做。」

「大概是這個原因,可是,我們能做些什麼?」

「我們不能做什麼,本來我想能解決的話,派遣一個魔法師藉此機會打入他們的內部。看來這條路不通。」

索洛捫在沙姆內心說:「這並不難,需要一種特殊的水晶,可以保存精神力,甚至可以精確做到一些事情,在我生前,曾經做過一個玩偶,能夠在獨立和人下棋,實際上就是這種邏輯。」

「你能做到?我怎麼沒有聽說過?」沙姆在內心問到。

「你們當然不知道,只有我知道,並未公佈於世。」索洛捫說到。其實這是索洛捫七十二神魔中的多智魔鬼所為。當年連索洛捫都驚嘆不已,不過多智魔鬼實力並不強,現在的人知道的並不多。

「這是一個好辦法,對了。派誰去呢。我們幾個。估計啟年.王都認識?」沙姆說。

「派的人我來安排。」小湯普萊森說,陡然回過味來,「你能解決這個問題?」

「我能解決。不過要做一些實驗。」沙姆說,小湯普萊森大喜。

在伊安國,一條鐵路正在動工,從海鷹堡通往雄鹿港,稱為鷹鹿線,不過鐵路並不是一個施工隊在施工,有四支施工隊在施工,其中有三支從兩頭鋪鐵軌,有些地方已經開始運行,鐵路修築採用了一種新的模式,修好一段后,就開通一段,在海鷹堡剛建好的火車站中,一輛如同長蛇般的火車正在啟動,巨大的白霧從車頭噴出,帶著一節節車廂,平穩地加速。

而在安第期山脈之中,隧道已經施工近一年,在群山中,將挖掘十一條隧道,還要架設三條鐵路橋,要不是由大量魔法師幫忙,根本不可能。

隧道已經開挖了三條,三座山峰被拋在後面,在第四條隧道挖掘中,卻遇到了麻煩,今天一早,年輕的土系魔法師沃波先生正在施法,化石為泥,他身上並沒有穿魔法袍,而是頭戴安全帽,身要洞中,魔法燈亮著,魔法鼓風機正在往洞中送風,他已深入洞中一百多米,測量員精確地用白粉標出了要開挖的地方,在他身後,能力者正在駕馭著魔法機器,還有一些民工在後方,正在準備搬運各種泥土碎石。

「沃波先生,麻煩你的,要不是這裡陡然遇到非常堅硬的花崗石,也不會麻煩你。」

「沒有事,我們都是公司的人,這也是我所做的事情。」沃波微笑著,口中吟唱起咒語,一派黃色光華隨著他的咒語聲,慢慢侵入石頭,石頭在緩慢的變化著,過了一會兒,咒語完結,他微笑著說:「好了,你們挖掘吧,厚度十米內的岩石都已經化為泥土,我得休息一會,等挖掘完了,再來喊我。」

他下去休息,那些魔法機器一涌而上,果然石頭已變成泥土,挖掘出來的泥土運了出去,好一陣時間,才又到岩石面前。

沃波又施法,但他感覺到有些異常,他狐疑地看了一看面前的石壁,並沒有什麼,他讓在了一旁,又一陣挖掘,突然有一個能力者看見泥土開始變濕,有些遲疑:「見鬼,泥土怎麼會變濕,它不是石頭轉化而成。」

剛說到這裡,溫潤點迅速變大,轟的一聲,一股在魔法燈下黃亮的液體涌了出來,他沒有提防,魔法挖掘機一下子就淹沒了,魔法機器不同於普通機器,上面的魔紋立刻亮了起來,但黃水一過,魔紋紛紛熄滅,其他人沒有提防,當時就有六人被捲入水中,沒等他們發出一聲慘叫,便就喪命。

沃波反應迅速,迅速撐起了防護靈光,黃亮的水流已侵入他的靈光範圍,而靈光居然對黃亮的水流沒有任何阻擋作用,他魂飛魄散,想避已經來不及了,不由得閉上眼睛等死。

好像沒有事,他睜開了眼睛,水就停在面前不足十厘米前,一切水流都停住了,好像結成一層膜一樣,他的大腦一時不知怎麼辦。

再看水中,六具屍體眼睛無光,在水中飄著,還在移動,水對魔法機器上的魔紋有作用,也殺死了六人,卻對六人的屍身好像沒起作用。

他小心向後退去,在他身後的人,早就跑的沒有影子了同,過了一會兒,總算有人回來,原來當時情況很亂,根本沒有想,跑到洞外,見沒有水出來,才舒了一口氣,這才想起還有人在裡面,所以膽大的人又回來了。

這件事發生后,沃波也弄不懂,但他感覺到黃水似乎有一種物性,能吞噬魔法力量,他想救人,但那種水就停在那裡,好像違背自然常識,這了保險,他特地抓了一隻老鼠,冒著生命的危險,投入面前的膜中,膜好像不存在一樣,老鼠一下了進入水中,掙扎著動了幾下,便肚皮朝下,不再動彈。

他又用樹棍試著夠那六人的屍體,屍體隨著棍子動了,但卻阻在膜前,不能透過膜,而棍子上卻緩慢長著一層霜花,眼看就到到手上,嚇得他趕緊鬆手,手上還是沾染了一點,只覺得靈魂都好像凍住了一樣,他急忙用魔力向外排,好不容易才感覺好了一點。經過這一來,他們對這種黃亮的水一點辦法也沒有。

這件事迅速上報,消息雖然封鎖,但往是走漏了,王啟年知道此事後,眉頭皺了起來,他記得好像在什麼時候地方聽說過這種水,一時想不起來,當時連夜趕路,而且坐的是飛空艇,小雙精神振奮,她做在王啟年的肩頭,歪著頭在想著什麼,要在平時,她早就進入夢鄉,而現在,卻在黑暗中看著身下的燈火。

王啟年趕往安第期山脈,小湯普萊森也得到了消息,他並沒有留意這種黃亮色的水,他巴不得伊安國出事,人死得越多越好。

他沒有留意,但歐瑪尼卻留意到了,說來也巧,歐瑪尼今天心血來潮,通過契約無意間看到這一消息,心中一怔,接著興奮起來:「神魔金水,怎麼可能,安第期山脈存在神魔金水,連地獄都沒有,無盡深淵都已經是傳說!」

小湯普萊森心底陡然傳來歐瑪尼興奮的聲音,他一怔,歐瑪尼興奮叫到:「一定要得到手,快,快去那裡!」

「什麼是神魔金水?」小湯普萊森問到。

小湯普萊森身邊光影一幻,歐瑪尼的分身現身,開口解釋到:「神魔金水,是天地間最為神奇的魔水,它具有四大元素的根本,特別是土元素濃厚,得到它,只要方法正確,不僅身體刀槍不入,只要腳在大地之上,便力大無窮,甚至可以化身為土元素巨人,具有和神作戰的能力。」

聽到這裡,小湯普萊森眼中充滿了貪慾,但他沒有被貪慾沖昏頭腦,他說:「據情況說,好像不能觸摸?」

「不能觸摸?哈哈,當然不能觸摸,水性強大,實力不足者只要觸摸到它,靈魂就會被它同化,但對於我來說,卻能加以利用,你放心,你也能接觸,但有苦頭吃,我正愁你實力不夠,需要幾年時間,才勉強達到我的目標,現在有了神魔金水,只要不離開地面,就是神也不懼。」

小湯普萊森聽了,心中狂喜,他一心要為父報仇,如果實力達到了土元素巨人的程度,那麼,王啟年就是半神,又何懼?

「我現在就去。」小湯普萊森立刻說,雖然深入伊安國,可能會遇到王啟年,但他顧不得了。

「你現在就去,我也會去,你放心好了,有我在,天下有什麼人能阻攔我!」說完,歐瑪尼消失了。

本來他準備帶沙姆一起去,但考慮到了歐瑪尼會出現,他心中一思量,決定就自己一個人去,誰也不帶,沙姆就拜託他看家。

小湯普萊森悄悄關照了幾個為首的人,離開了卡瓦尼亞斯港。(未完待續。。) 王啟年乘坐飛空艇連夜出發,隨同他出發的還有副部長鄧普斯和畢斯特,兩個人都已經升為魔導士,只不過畢斯特早一些,比鄧普斯快了二個月,而鄧普斯則成為魔導士還沒有超過十天。

三個人都沒有說話,王啟年也在閉目養神,他還在想是什麼液體,畢斯特說話了:「那究竟是什麼水,我印象沒有見過。」

鄧普斯說:「我也沒有聽說過,真是沒有想到,在岩石中,會有什麼東西,還這麼邪性,前方的人一點辦法也沒有。」

「能確定是一定在石頭中?」王啟年陡然睜開了眼睛。

「據報告中說,一個叫沃波的土系法師在運用化石成泥的,肯定沒有到石頭的盡頭,據勘探師講,那一帶全部是花崗石,應該沒有土。」鄧普斯說到。

「花崗石,還在其中,不是鍾乳液,難道是神魔金水,怎麼可能,這種魔水只在傳說中出現過,而且那次出現只是傳說,難道真有這樣的東西?」王啟年自言自語地說到。

神魔金水一出口,鄧普斯和畢斯特也呆住了:「怎麼可能,神魔金水不是傳說么,魔法師甚至認為是遠古先民所虛構的!」

「但它的表現的確就像傳說中的神魔金水,也許傳說是真的,黃亮的水液,詭異的形成一層膜,而對魔法力量有著足夠的吸引力,甚至沃波不小心受了樹棍上的霜花影響,靈魂都冷得好像凝固了。這一切太像了。」王啟年說到。

「如果是神魔金水,那麼怎麼處理?」

「不管是不是神魔金水,第一要將遇難者遺體想辦法弄出來,雖然按著傳說中記載的方法,但不要相信它們,畢竟是傳說,一切要現場分析,這種水既然有東西可以約束,就好辦,弄出屍身。採集樣本。看東西多不多,必要時,只好隧道改道了。」王啟年說到。

「沒有辦法,只好改道。不過如果將這種水抽取后。如果不影響隧道。隧道還是不改道的好。」畢斯特說到。

「神魔金水,能喝么?」小雙問到,「聽這個名字。小雙口有些幹了。」

「應該不能喝嗎?」王啟年說到。

天快亮時,到了目的地,飛空艇落了下來,工程隊才起床,現在陷於停工期,王啟年他們的到來,工程人員將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王啟年不時就細節問題問了又問,整個事情就像王啟年親身經歷一般。

問完話,時間已經近中午,王啟年他們顧不上吃飯,直接進了洞,來到到那黃亮的水前,水中六具屍體依然飄著,但栩栩如生,還有一隻老鼠的屍體。

王啟年沒有直接接觸水膜,他的靈覺打開了,無數信息向他匯了過來,很奇怪,居然感覺到冷,王啟年知道這只是一種信息,一種能夠減緩分子運動的趨勢的表現,實質上並不能使王啟年有絲毫損傷。

除此之外,水中居然四大元素都有,當然也是信息,王啟年現在可以肯定,所有的魔法元素只是能量信息的不同種類而已,他發現,其中土元素很富集。

王啟年有一種明悟,他發現自己也許能模仿土元素富集的情況,但這種情況有什麼用呢,這種情況下,卻與土系法師不同,土系法師雖然吸收土元素,說白了,只是一種信息能量的純化,而它卻是單純的富集,生命的狀態會發生變化,變成什麼?

王啟年隱隱有悟,他用靈覺探測了水中的情況,小雙一進來,眼睛只勾勾地看著黃亮的水,不覺咽了一口唾液。

王啟年聽到她咽唾液的聲音,轉過年來,看了小雙一眼,不覺微微皺眉,傳聲說到:「小雙,你怎麼咽口水?」

「我很想喝這水,不過水中很臟,泡著屍體,還有死老鼠,小雙不敢喝!」小雙委曲地傳聲道。

王啟年一怔,平時小雙雖然胡鬧,但不至於胡鬧到這個地步,那麼說明她真的想喝這種水,這種水對她肯定有好處:「你忍一忍,我正在分析其中成份,分析清楚了,知道什麼原因,說不定我們會調配這種水,不必喝這種髒兮兮的水。」

「真的?」小雙眼前一亮。

「當然是真的。」王啟年有些不忍心騙她,他不知道能否合成,鍊金術恐怕不成,這玩意能破壞魔法陣。

王啟年小心地分出一絲精神力,剛靠近了水,整個靈魂不由得打了個寒戰,急忙要將這絲精神力撤出,卻發現精神力已不聽使喚,王啟年大吃一驚,心中一發狠,就要崩開這縷精神力,徹底斷開與它的聯繫。

就在這一瞬間,寒冷已過去,整個靈魂好像暖洋洋的,精神力已恢復了正常,王啟年急忙收回精神力,閉目檢查了半天,除了發現這縷精神力好像強壯了一些,其它一切很正常,這縷精神力融入體內,轉眼之間就分辨不出來。

他還不放心,又細細檢查了兩次,一切都沒有問題,再想到沃波曾經接觸到一點,事後檢查,也沒有發現問題,甚至發現體內的土元素似乎活躍了一些,難到還有好處,但眼前明明六個人的屍體還飄在水中。

王啟年有了一種大膽的想法,他是大膽假設,但小心求證,動作越發小心,都忘記吃飯,事實上他吃不吃關係並不大。

他又一次利用精神力,接近的水膜,陡然像鋼絲一樣振蕩起來,他的目的還簡單,就要採樣,水體陡然動了起來,一顆水珠脫離了水體,王啟年精神力往上一涌,裹住了它,幻成力場,硬生生將水球拉了出來,感到水球似乎想回到水體之中,不過因為他的精神力作用,被強行拉了出來,水體波動不已,但水球卻已經離開的水體。

王啟年從戒指中取出一個玻璃瓶,在精神力作用下,讓水球歸入瓶中。

外面的人進來,招呼他去吃飯,他想了想,決定還是去吃飯,幾個人出去,小雙戀戀不捨地望著這裡面的水,王啟年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吃過飯,小雙在嘰咕,王啟年卻在研究瓶中的物質,似有所悟,他精神海中的世界樹無風自動,樹葉發出美妙,在王啟年的身邊,元素突然富集,形成一種奇妙的平衡,他的手上出現一顆黃色的水滴,小雙歡呼了一聲,飛快的撲了上去,吞入腹中。

王啟年知道了,他創造出來的一滴,卻與那處的水還是有所區別,那處水看來對層次低的人是毒藥,而王啟年的不是,卻另有妙用,他本來配不出來,卻沒有想到,得到精神海之中的世界樹之助,才調配出來。

小雙意猶未盡,一滴下肚,眼巴巴望著王啟年,希望他再出來一滴,王啟年說:「暫時沒有了,這水中土元素性特強,修為不夠的情況下,會有大苦頭吃,現在我明白了,他們本來不必去死,然而,全身裹入其中,毛孔都閉了,一點外界都接觸不到,人雖死了,但**卻得到強化,可惜了,我們去將他們弄出來,再看看有多少。」

鄧普斯點點頭,三個又來到洞中,王啟年精神力出,這回他放心了,經過上午的研究,他已明了這是怎麼回事。

精神力牽引著屍體,將屍體緩慢地牽引出來,這很花功夫,就是王啟年也花了將近一個下午的時間,還有鄧普斯和畢斯特在一旁幫忙,水好像很粘稠,但看起來卻不粘稠,在現場的人看來,性質相互矛盾。

小雙卻沒有平時活潑,她坐在王啟年的肩頭,打著瞌睡,但身上一陣陣的波動,王啟年知道並不簡單,她身上發生了奇特的變化,身體一會兒輕一會兒重,王啟年知道她在調整著什麼,利用神魔金水進一步變化她的身體,王啟年雖然注意到她的體重等方面的變化,卻沒有留意其他方面的變化,如果細看,她身上似有光環。

王啟年看著六個人,心中嘆了一口氣,六個人身上的水很快就沒有了,連衣服上也一樣,可惜了六個人,看樣子生前是能力者,卻墜入神魔金水之中:「把他們送回家鄉,屍體反而不易腐朽,為他們申請烈士名額,他們是為國捐軀的,不要讓為國捐軀者的家人寒心。」

「是,部長,我們會做的,現在你看這裡能否繼續挖掘?」

「還有幾天時間,我全面考察下,應該沒有多大的問題,隧道盡量不必改道,這裡的事情由我們來處理。」王啟年說到。

「天色已經不早了,今天我們就到這裡。」鄧普斯說到。

「好,今天就到此為止,我們先出去吧。」王啟年點點頭,小雙坐在他的肩頭,一個下午都沒有說話。

他們出了洞,小雙一回到自己的簡易往宅,就立刻飛起屋頂上,躲進了她的小窩。

王啟年知道她有了奇異的變化,卻想不到應該是什麼變化,見四周絲絲縷縷的土元素向這裡靠近,土元素?王啟年心中浮現出一個胖墩墩的小雙,像一個大阿福,不覺搖搖頭,不再去想她。 總裁,滾出去! (未完待續。。) (感謝書友「賤貨就是矯情」月票支持!特此叩謝!)

山間的夜很安靜,又很喧囂,各種不明動物和小蟲子的鳴叫不斷響起,在築路工地上,簡易的工棚規劃得很整齊,在外圍有柵欄,畢竟在山間,工地上一片安靜,時間早已半夜,王啟年靜靜地坐在床上,他完全可以用法師豪宅技術,但他並沒有用,他不想搞特殊,這一點與其他魔法師不同。

突然之間,他睜開的眼睛,他感覺到有人來了,兩個人,都是高手,他們來到這裡幹什麼,難道是聽說神魔金水?

王啟年盤坐在那裡的身影陡然消失,因為他發現兩個人直奔洞內,看來他們知道了這裡出現神魔金水的事,王啟年皺起眉頭,消息走漏了?能知道神魔金水這一點,就證明他們不簡單。

王啟年雖然很小心,但還是泄露出一點波動,兩個人中一個人陡然回頭,看了一下,王啟年在樹后也見到了他,一見之下,心中格登一下,此人正是歐瑪尼,或者說是他的分身,王啟年可是親眼見到他怎樣出現的,在那不斯,魔鬼崇拜者利用血祭,召喚歐瑪尼降臨,王啟年與他戰鬥了一場,王啟年不是他的對手,但巧妙的脫身。

現在居然是他,他身邊的那個人是誰,看起來很眼熟,王啟年不禁皺起眉頭,這不應該,怎麼沒有印象,卻又非常眼熟。

王啟年不知道,他就是小湯普萊森。王啟年見過他,那時他還是一個小孩,現在已經長大,容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王啟年對他的熟悉,實則上來自老湯普萊森,父子很相象,所以王啟年有一種熟悉感。

他卻沒有留意過小湯普萊森,那種事情是由國安局控制,如果國安局的人來。說不定能認出來。王啟年根本沒有想到是他。

另外一點,他聽說過小湯普萊森,是創主教一個宗教裁判所的成員,但他的身邊出現了一個魔鬼。創主教雖然跟王啟年不對付。但他們是以魔鬼為敵的。王啟年就沒有朝那個方向想。

歐瑪尼的分身陡然回頭,看了看,但並沒有什麼。心中也犯嘀咕,但時間緊接,也沒有細查,便和小湯普萊森進入洞中,至於那些守衛,根本沒有發現他們。

那些守衛只在洞口不遠處看著,而且在打著瞌睡,本來就沒有什麼人來,他們心中想到,何況就是他們全神貫注,也不一定能發現。

王啟年悄悄跟在他們後面,也進入了洞中,他沒有報警,這兩個人一個是傳奇巔峰,另一個看實力看起來弱一些,不過相差也不太大,王啟年只是從兩人的行動來看,歐瑪尼的實力他見識過,以前不是他的對手,目前自忖自己實力在這一階段猛長,應該能與對方一拚,小湯普萊森只是從他的行動上來看,怎麼伊安洲出現了一個這樣的高手,自己居然不知道,他好像魔武雙修。對於這兩個高手,王啟年打算就不驚動其他人,自己這一方的人算是跟自己來的幾個人實力最高,不過是魔導士,小雙雖然有傳奇實力,但她偏偏又服用了自己合成的水液,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幫上自己的忙。

黑暗中,那黃亮的水液在放著微微的黃光,兩個人被它所吸引,小湯普萊森說:「主人,哪道這就是神魔金水?」

他一開口,王啟年心中大悟,原來他是和魔鬼簽了契約,不怪自己有些奇怪,什麼地方又多了一個高手。

「不錯,這就是神魔金水,很神奇吧!居然像一堵牆一樣。」歐瑪尼說到,用手一點面前的水膜,手伸入其中,接著又抽了出來,「果然利害,這種水居然想封閉我的體表的毛孔,差點把我的手被廢了,不過,只要抗過它,**就會上一個台階,你來試試?」

小湯普萊森也伸手往裡面一探,他的手剛進去,水便順流而上,迅速向他的胳膊上延伸出來,小湯普萊森大驚,急忙收手,可是手雖然費了大力氣抽了出來,卻沒有將水扯住,水好像有生命似的,水好像面一樣,他的手中帶著一條水帶,黃亮的水流粘在他的手上,他叫到:「這是怎麼回事,我的手都沒有知覺了?」

「不要叫,這是神魔金水在改造你的身體,有我在,一切都不要怕。」歐瑪尼說到,回過頭來,冷冷的說,「你跟著我們,該露身了!」

王啟年嘆了一口氣,還是沒有瞞著歐瑪尼,隨即用精神力點亮了魔法燈,燈光亮起,照得周圍一遍雪亮。

小湯普萊森沒有想到,居然有人暗中跟著他們,此時他已經說不出話來,因為神魔金水源源不斷湧上他的身體,他感到很氣悶,歐瑪尼看了他一眼,隨手一個手刀,將水陡然切斷,水如同一件衣服,小湯普萊森的體外,出現了水自動沿著手臂往上爬,不過,現在失去了水的源頭,水往上的勢頭弱了下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