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不走,看你能把我怎麼樣。”安琪乾脆耍起了無賴。

“我就不走,看你能把我怎麼樣。”安琪乾脆耍起了無賴。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而王小鬧還不敢大聲說話,怕吵醒了兩個老人,只得輕聲勸着安琪。

但無論怎麼說,就是三個字‘不回去’。

最終,王小鬧終於妥協了,但是讓安琪必須在兩個老人醒來之前離開。

第二天.

明媚的陽光照射進來,刺在了王小鬧的臉上。

“啊嗚,睡的好飽。”王小鬧閉着眼睛,滿足的伸了個懶腰。

咦,什麼東西,肉乎乎的。

王小鬧伸手一摸。

一個大柔軟的大肉球出現在手中。

“哎呀,別摸。”安琪閉着眼睛抗議道。

一聽到安琪的聲音,王小鬧瞬間瞪大雙眼。

“我靠,安琪,現在幾點了?”

“嗯,6點半。”安琪拿過手機,看了一眼。

王小鬧嗷的一下蹦了起來。

“那你怎麼沒回自己的房間。”王小鬧指着安琪說道。

安琪還在緊閉着眼睛,“嘿嘿,忘了。”

“靠,趕緊起來,別睡了,趕緊回自己的房間去。”王小鬧粗魯的安琪拽起來,開始搖晃着她的身子。

“哎呀,你怕什麼?我爸爸又不是不知道我們的事。”安琪滿不在乎的說道。

“那也不行,趕緊起來。”王小鬧繼續說道。

就在兩人打鬧的時候,外面傳來一個咳嗽的聲音。 主脈深淵,常年黑霧繚繞,視線極為模糊,且因為那主脈深淵內時常出現一股澎湃的威壓,即便是大山之中的強大存在也是不敢靠近,這也令主脈深淵周遭常年是生靈罕至,極為靜謐。

但是,這種情況在近年卻是被打破了,綿延不絕的大山之中最多的便是大怪,散亂四方,以前的他們並不敢靠近主脈深淵,但是自從曾經有一負傷的大怪不小心進入主脈深淵範圍內后,主脈深淵周遭儼然成了大怪的聚集地。

時間倒溯而回,在陳陽三人一頭扎入主脈深淵之中時,四下空曠之地突然間出現了一群群的大怪,且他們一個個都是褪去了毛髮的男人,健壯身軀之上青筋涌動,看起來極具爆發力。

「去吧,孩兒們,毀滅那個令你們遭受了百世災劫的地方,那個天堂,本應屬於你們。」

突然,一道聲音自那主脈深淵緩緩升騰而起,瀰漫開去,卻是令主脈深淵周遭那數之不盡的大怪同一時間動作了起來,而他們的目標之地,赫然是那真女部落的方向!

「快了!快了!」

陳陽心神高度集中,神情緊張的看著前方那逐漸深入天之墓碑群落的大祭司,那一小塊補天石卻是劇烈的震顫了起來,可以感受得到,那是一種被稱之為恐懼的情緒。

也唯有在補天石這等天地至寶方才會出現這種極有靈性的感覺,因為它們在某種程度來說,是比人族還要高等的存在。

隨著大祭司緩緩靠近,到了補天石近前的時候,周遭的威壓卻是達到了一個可怖的峰值,就連那女王在要庇佑陳陽的情況下也是感覺到了極大的壓力,瑩白額頭之上也是泛起了細密的汗珠,能將一個半聖高手逼成這般,眼前的天之墓碑符陣端的是可怖無比。

浦丰神情平靜的看著眼前這一幕,那無波無瀾的表情好似對眼前滿不關心一般,看起來極為放鬆。

「砰!」

突然,一道巨響自那陣眼之中傳來,原本震顫的小型補天石猛然躍起,其下面卻是有著一座明顯高於周遭墓碑的天之墓碑驟然出現,其上的驚天威壓竟令那補天石不再震顫,好似有了依靠而放心一般。

當那一道天之墓碑出現的時候,大祭司手中那龐大的補天石卻是感覺到了威脅,竟隱隱有著脫離大祭司控制的徵兆。

見此,臉色本就凝重的大祭司瞬間大變,那一座天之墓碑之上的壓力,即便是半聖級別的大祭司役使補天石也是承受著極大的壓力,好似隨時能夠被崩滅一般。

那一刻,半聖級別的大祭司如若瀚海扁舟一般,在那龐大的壓力之下骨節被壓得劈啪作響,伴隨著巨大的消耗,豆大的汗珠唰唰落下。

女王看到這一幕,臉色陰沉,第一時間看向了不遠處的浦豐,喝道:「那是什麼?你不是說只要融合補天石就能破除天之墓碑的符陣了嗎?!」

如今在那龐大壓力下唯一沒有變色的就是浦豐,因為虛體的緣故令其不會遭受到任何的傷害,面對著女王的質問,浦豐的神情卻是變得詭異了起來,看向那陣眼當中出現的天之墓碑,眸子突然大亮了起來。

「終於把你逼出來了。」

浦豐的聲音很低,在如此龐大的壓力之下,即便是再低的聲音也會在那股壓力下瞬間消散,所有女王和陳陽僅能夠看到浦豐嘴唇在動,卻是並未聽到浦豐所言。

而在浦豐話音堪堪消失之際,其身形也是驟然湮滅在了虛空之中,突然消失的浦豐令女王和陳陽的臉色都是變得陰沉了起來,在他們以為被浦豐坑了的時候,浦豐的身形卻是幻化在了大祭司的身旁,距離前方陣眼僅一步之遙!

「以補天石之力壓制它,天之墓碑交給我!」

浦丰神情沉凝,驟然大喝,其突然出現卻是令大祭司心中一動,猶豫了瞬息時間后便是決定配合浦豐。

浦豐既然會在此刻出現,就代表了他並非要來害自己,這一點大祭司還是堅信自己的猜測,至於浦豐的欺騙,秋後再來算賬。

只見那浦豐出現之後,不過虛形的他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強大力量,揮手間竟然能夠撼動眼前明顯大了一截的天之墓碑!

「嗡!嗡!嗡!」

震空之聲不絕於耳,浦豐的出手竟令那從陣眼當中拔地而起的天之墓碑感覺到了威脅,周遭天之墓碑瞬間移動,有的升空而起,有的急速沉降,矛頭直指浦豐而來。

看著眼前這一幕,陳陽驚嘆不已,神符師所開創出來的世界,果然充滿了太多玄妙之處,誰能想到天的碎片和那補天石竟能自主操縱對敵,此等符陣,也著實太過莫測厲害了些。

「神符師布下的符陣,果然不是蓋的。」天邪上尊也是驚嘆。

眼前局勢因為浦豐的突然加入對大祭司來說可謂是減輕的壓力,但不管是大祭司亦或是女王心中都是泛起了一絲陰霾,那一絲陰霾不是因為眼前的局勢,而是來源於浦豐。

之前的浦豐一直都是表現出他並沒有多少實力,不是本體的他也著實崩潰了數次,也從未與女王和大祭司正面交鋒,一直都處於退避的角色。

對於女王和大祭司來說,只要不解開封印,浦豐一點威脅都沒有。

但是眼前這一幕卻是打破了她們先前的設想,一切變得不一樣了,從浦豐如此出手間的威勢來看,絕對不亞於半聖級別。

臨到此刻女王和大祭司方才如夢初醒,她們這是在與虎謀皮!

女王和大祭司想到了,陳陽雖然慢了半拍卻也依舊感覺到了,看著女王手中隱約閃爍著的七彩光華,陳陽心中明亮。

看來女王這是打算靜候時機,取出那昔年女媧至寶七彩神龕給予浦豐一擊了。

猶自未覺女王之後要做什麼的浦豐全力對抗著眼前的天之墓碑,浦豐的力量極為的古怪,不是元素力量,也並非精神力,他的雙手之上產生了強橫無匹的吸力,那吸力就是浦豐的殺手鐧,令那不斷朝著浦豐激射而來的天之墓碑使勁掙脫卻依舊掙脫不開,那架勢好似浦豐要將所有天之墓碑都是吞噬殆盡一般! 兩人不覺得停下了動作,對視了一眼。

王小鬧埋怨的瞪了眼安琪,開始穿衣服。

在屋子裏磨蹭了一陣子,感覺外面不會有人,才走出房間。

走到客廳,安振華已經坐在那裏開始喝早餐了。

“呦,小鬧醒了?快過來吃早餐。”安振華看到王小鬧笑呵呵的說道。

“嗯,最近太累了,起得稍微晚了一點。”王小鬧尷尬的撓撓頭。

“呵呵,年輕人賴會牀很正常。”安振華笑着說道。

這時,安琪也磨磨蹭蹭的走了過來。

“爸爸早。”

說完,便低着頭坐在王小鬧身邊,啃起了饅頭。

“嗯,快些吃飯吧,你們今天還有很多事要做吧。”

“對啊,今天要去店裏看看,李峯自己有些吃不消了。”王小鬧點頭說道。

“小鬧,你是不是有些太過放權了,這不是一件好事。”安振華拿起紙巾,擦了擦嘴,皺着眉頭說道。

安振華說完,王小鬧頓了頓,吃下一個饅頭,擡起頭看向安振華,“安叔,我知道你擔心的是什麼,李峯是我的好兄弟,我相信他。而且,他也不差我這點破錢。”

“嗯,你自己把握好分寸,別到最後吃大虧。”安振華說着就站起身,拿起公文包準備去上班。

臨出門的時候,突然回頭,看向安琪。

“對了,琪琪,昨晚凌晨我口渴,去你房間接了點水,你房間的水壺好像壞了,今天有時間你去修一下。”說着,走出房間。

留下已經目瞪口呆的兩個人。

“就怨你。”

“我那不是爲了陪你嗎。”安琪不滿的說道。

王小鬧瞪了眼安琪,開始拿饅頭撒氣,大口大口的吃着。

一整天時間,都在店裏度過。

這一天,王小鬧把店裏的賬務都查了一遍,也初步知道了自己現在店裏的運營情況。

總體來說,那叫相當的滿意啊。

“峯哥,現在我們發展這麼迅速,下一步該怎麼辦?”辦公室內,王小鬧坐在李峯面前問道。

“隨你心情,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李峯無所謂的說道。

“峯哥,我今天看了一下咱們的賬,我準備,,,”王小鬧看了看李峯。

“嗯?準備什麼?繼續開店嗎?”見王小鬧沒說下去,李峯疑惑的問道。

“咱倆一人一半吧。”王小鬧說道。

“什麼?別開玩笑了,我要那些幹什麼,我也不缺錢花。”李峯大大咧咧的說道。

“我沒開玩笑,我說的是真的,我們一人一半,你幫了我這麼多,,,”王小鬧還要繼續說下去,卻被李峯打斷了。

只見李峯擺了擺手,示意王小鬧停下來。

“我差這點錢嗎,我不過是不想閒着,我只是想證明自己一下,即使我離開家裏,我依舊活的下去,我依舊瀟灑,沒有他們,我餓不死。小鬧,你也不必去想那些,我知道你顧慮的是什麼,放心,我們是兄弟。”李峯看着王小鬧,認真的說道。

王小鬧還想說點什麼,但卻被李峯制止下去。

“小鬧,我們是不是應該緩一緩,這一年來,我們發展太快了,同行業的都分外眼紅啊。咱們是不是該先穩固一下基礎,把底子打紮實了,然後在發展。”李峯轉移了話題。

“你說的不無道理,但是,峯哥,時間不等人啊。現在正是好時候,如果錯過了,想要再發展就難了。”王小鬧沉思一下,鄭重的看着李峯。

“前些天,子龍給我打了個電話。”李峯說道。

“嗯?他說什麼?”

李峯盯着王小鬧看了半天,欲言又止,掙扎了很久。

最終,擡起頭看着王小鬧說道,“他說,讓咱們最近小心點,好像有人要對咱們出手了。”

頓了一下,拿起咖啡,輕輕抿了一口。

讓淡淡的奶咖味在口中回味。

“唉,樹大招風啊,不過,這對於我們來說叫事嗎?”王小鬧眼睛亮亮的看着李峯,信心十足的說道。

不知爲什麼,之前還有些擔心的李峯,看到王小鬧這副自信滿滿的樣子,之前的不安,瞬間飛去,整個人也輕鬆了很多。

“對了,小鬧,今早我聽到一個消息。”王小鬧去倒咖啡的時候,李峯在後面說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