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歌看著眼前這人雖然衣衫襤褸,容顏盡毀,就是那雙眼睛也如死水般毫無生氣,然那眉眼間依稀可以辨認出曾經的風華,可不就是江漣漪身邊跟著的那個據說是新秀榜第三的藍煙嗎?

慕歌看著眼前這人雖然衣衫襤褸,容顏盡毀,就是那雙眼睛也如死水般毫無生氣,然那眉眼間依稀可以辨認出曾經的風華,可不就是江漣漪身邊跟著的那個據說是新秀榜第三的藍煙嗎?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蕭二小姐如此矜貴的人物還能記得小女子,小女子該是感激不盡了吧?」藍煙眼皮子微抬,漠然的看了慕歌一眼,聲音粗嘎難聽。

慕歌微微皺眉,倒不是因為此女的態度,而是她覺得這藍煙不該如此凄慘才對啊!

「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當初江漣漪讓你廢了無歡,你不敵反被無歡廢了,但我看的分明,無歡手下留情了的,並沒有真的廢掉你,只需要回去將養時日便可恢復如初,怎麼這才多久的功夫,你不僅沒有好轉還成了如今這般模樣?」

慕歌狐疑道,藍煙這容顏跟嗓音,明顯是被人用毒給毀的,倒是有那麼丁點像自己的手段,但她發誓真的沒有暗中出手啊,自己不過與這藍煙一面之緣而已,她針對自己也是奉命行事,自己就是找麻煩也不會找到她頭上的,她怎麼突然就變的如此慘了?

等等,她都這麼慘了,那她保護的江漣漪該是什麼樣啊?

這段日子心情一直不怎麼美麗的慕歌決定問問江漣漪的現狀,想讓自己心情美麗一下下。

boss溺寵:老婆,跟我回家吧 「看你這樣子是得罪人了吧?或者說是江漣漪得罪人了,你跟著遭殃了?說起來江漣漪她爹不是武林盟主嗎?誰那麼有種去招惹江漣漪啊?還是說她爹下台了,然後你們就跟著被仇家給針對了?」

慕歌問出了自己猜測的各種可能。

藍煙死氣沉沉的眼睛終於泛出點神采,卻是咬牙切齒的恨,「別提江漣漪那個賤人!我如今落到這般田地,全拜她所賜!我藍煙真是瞎了眼才去她葬劍山莊效力,他江家人簡直是武林的敗類,恥辱!」

慕歌聞言二話不說,給彩鳳翠微使了個眼色轉身便走。

憤怒的藍煙當時就不淡定了!

走了?

怎麼會走了?

正常人不該是好奇的問問自己發生了什麼嗎?

怎的這位蕭二小姐如此與眾不同,在自己剛拋出這麼大的梗時候,乾淨利落說走就走?

自己還準備好了在她好奇追問之下驕矜著要不要說呢,結果人家壓根就不好奇,更別說給自己機會驕矜了!

這是個什麼腦迴路的選手?

等藍煙回過神,慕歌已經帶著人走遠,藍煙眼中閃過懊惱不甘之色,最後一咬牙,拖著殘軀就追了上去,「二小姐且等等!」

「不要,不聽,沒興趣!」慕歌頭也不回的說道。

「???」

舉著玉佩的藍煙突然捂著心口,好扎心啊有木有!

「小姐,你不是說玉佩是跟衣服成套的嗎?不要了?」翠微實在是不明白自家小姐這是在鬧哪樣,是她吆喝著讓彩鳳去追的,現在人追回來了,玉佩還沒來得及要呢起來就走?

這到底是腫么了?

別說翠微,彩鳳也是一臉懵啊,什麼情況這是?

「就是啊,二小姐,你不要你的玉佩了嗎?」藍煙在後面跟了上來氣喘吁吁的問道。

慕歌瞪了翠微一眼,讓你多嘴?

翠微:「???」

不是,這什麼騷操作?一個偷一個追,一個不要了一個又攆著給?

「主子,路上可多人在盯著咱們看!」彩鳳小聲提醒道。

慕歌無語了,自己穿的人五人六的,身後有個衣衫襤褸的追著,能不招眼嗎?

回頭看了眼,藍煙分明身體虛弱到不行,竟硬是憋著一口氣在身後吊著,原本那毫無生氣的眼神竟藏著一抹堅毅?

走到個人相對少點的地方,慕歌終於停下來了,無奈的看著藍煙道,「為什麼非得是我?」

「……二小姐果真還是看出來了。」藍煙無力一笑。

慕歌比她更無力的嘆了口氣,「你都表現的如此明顯了,我若再看不出來你是故意找上我的,那我就真是個傻子了!」

額,很明顯嗎?沒有吧?藍煙眼中閃過一絲懷疑!

慕歌沒興趣跟她糾纏,直接開口道,「我與葬劍山莊並無深仇大怨,與江漣漪之間也不過是女兒家爭風吃醋的小事,更沒有能力插手你們高來高去的江湖紛爭,我如今什麼處境全京城都知道,我不懂你是出於什麼緣由找上的我,也不想知道,只是奉勸你一句,你不論是有仇還是有很,找我絕對是找錯人了!我幫不了你,即便在你看來或許我有什麼值得你找上門的緣由,我也沒那好心去幫你……」

「二小姐就不想知道是誰在背後算計蕭將軍,繼而給他引來了如此殺身名滅的災禍嗎?」藍煙原本還想循序漸進,把籌碼留到最後好換取最大的好處,然慕歌這一副不願沾染是非的做派,讓她一切打算成空,也不敢多說別的,直接拋出了自己的底牌。

「江漣漪實在是太可惡了,你好歹跟隨她保護她,如今你成了這般模樣,她竟然不管不顧?做為外人,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藍煙是吧,走,有什麼委屈跟我說,我但凡能幫的,絕對不推辭,誰讓我就是這個個看不得別人受苦的熱心腸呢?」慕歌一臉正義的開口。

藍煙:「???」

翠微在一邊臊滿臉通紅,小姐您能別翻臉別翻書都快好嗎?哪怕適當過度下呢?

「愣什麼呢?還不快去給藍煙姑娘買身像樣的衣服換上?瞧這可憐見的,我真的是於心不忍哇!」慕歌拍了翠微一下,讓她去給藍煙置辦衣裳。

然後彩鳳機靈的就近找了個客棧,開了間上房引了藍煙過去。

翠微很快買了衣裳過來,藍煙雲里霧裡呢,就被兩個小丫頭伺候著沐浴更衣,自內室出來便看到一桌子菜肴擺在屋內,而慕歌正笑眯眯的坐在桌邊一臉老友式的微笑看著自己。

藍煙不知道為何,看著慕歌這蜜。汁親切的笑意,心裡忽然一陣陣的發毛,心裡開始直打鼓,暗道自己決定來找這位蕭家二小姐該不會是個錯誤的決定吧? 第269章藍煙簡直要瘋了

「吃呀,別客氣,儘管吃!」慕歌見藍煙一臉狐疑相,連忙拉了她坐下,翠微機靈的盛了碗粥遞過去。

可口的食物傳出陣陣清香,藍煙還真餓了,也顧不得其他,先吃飽了再說。

看得出來,藍煙雖出身江湖,但教養還算不錯,即便落魄成這般模樣,吃東西時候也不似京城女子般小口慢咽,但也不粗魯,速度雖快卻並不狼狽。

「藍煙姑娘出身大族吧?」慕歌對江湖之事知道的不多,但看藍煙的做派,絕不像是那些個江湖草莽。

藍煙吃的差不多了,擦了擦嘴,眼中一抹清傲一閃而過,「我藍家在武林上雖比不得他葬劍山莊那般有威望,卻也是武林世家,她江漣漪一個不高興就把我丟垃圾般丟給那個魔鬼,簡直欺人太甚!」

慕歌見藍煙開口,也不接話,只是安靜的傾聽。

藍煙似乎也沒準備等慕歌跟她共鳴什麼,只是發泄一般自顧的說著,「二小姐怕是想不到吧,僅僅因為我輸給了您身邊的無歡姑娘,便讓江漣漪覺得丟了臉面,竟把我給了她葬劍山莊的醫聖當葯人!那醫聖枉顧名號,根本就是人人得而誅之的魔醫,當我發現他魔醫的身份之時,趕緊以離庄前莊主給我的聯絡方法去信告知他真相,不想那江城背著武林盟主的稱號,竟暗自供養魔醫,我去的那封信簡直就是催命符,不僅沒有讓魔醫束手就擒,反倒讓我自己陷入萬劫不復之境地,生生被他餵了各種毒藥,成了如今這般模樣,若非我尋了個機會逃出來,此時怕已經是一具乾屍了!二小姐怕是不知道吧,我親眼看著那魔醫整死了好幾個葯人,我藍煙即便手上沾染過不少鮮血,卻從未見過那般恐怖的景象……」

藍煙想到當時的情景,渾身一激靈,眸子中滿是心有餘悸的恐懼,再抬眼看慕歌,卻見慕歌好整以暇的聽著?嗯,應該是在聽著的吧,畢竟這屋中這般安靜,又只有自己一個人在說話,於情於理她都該聽著的吧?

可你能給個情緒成嗎?

我都說的這般恐怖了,你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二小姐,你……」

「啊?哦,你繼續,繼續!」慕歌笑呵呵的開口,臉上一團和氣。

「???」

繼續你妹啊!

你到底聽沒聽?

藍煙自己都被自己說的情景給嚇得不成了,怎麼一轉眼看向這二小姐,那凄慘可怖的感覺完全就沒了呢?

特么你還笑的一團和氣?

我思路都被你笑沒了啊!

「繼續呀?怎麼不說了?這就完了嗎?」慕歌見藍煙一臉幽怨的望著自己不語,疑惑道。

藍煙真真是有點無語了,居然耿直道,「我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說了……」

「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說了?」慕歌一愣,然後一拍手樂了,「那就是說完了唄?那你是不是該說說關於我爹爹被人陷害的事情了?」

「???」這麼直接的嗎?

「你就不問問我是怎麼逃出來的?」藍煙無奈道。

「哦,那你是怎麼逃出來的?」慕歌一臉的認真問道。

「……我是找機會跟江漣漪那蠢貨搭上了話,哄騙著她給我放開了,然後趁她不注意砸暈了她逃出來的!」說到這裡時候,藍煙其實是很佩服自己的機智的,可不知道怎麼,本應是緊張刺激的過程,在蕭慕歌這看似認真臉的狀態下說出來,咋就一點成就感都沒有呢?

「哦,既然如此,那麼,你是不是該說說關於我爹爹被人陷害的事情了?」慕歌一臉瞭然的點了點頭,然後再次問道。

「……二小姐,這兩者間沒有什麼因果關係吧?」藍煙沉默了下開口。

慕歌一臉認真點頭,「是沒啊!」

那你既然那麼個什麼鬼?藍煙深吸了口氣,繼續道,「那二小姐都不好奇我逃出來後為何不出城,反而來找你?」

「不好奇啊!」慕歌一臉耿直的搖頭,然後又認真道,「我只好奇,是誰在背後設計陷害我爹爹啊!」

「……」

我特么怎麼感覺跟這蕭二小姐說這麼幾句話,比在魔醫那遭罪還要難受呢?

「我要是說其實我並不知道將軍的事……唉?二小姐有話好好說,先把椅子放下,我知道,我知道還不行嗎?」

「呵呵,來,再喝碗粥,潤潤嗓子,瞧這可憐見的,被折磨成這樣,那江漣漪和那什麼魔醫簡直不是人!」慕歌自然無比的邊放下手中的椅子,邊一臉憐惜的看著藍煙說道。

「……」咱就算變臉,也等把椅子放下再說啊,這般一邊放一邊說好聽的,你是覺得我是智障好哄騙么?藍煙簡直了!

「二小姐幫我引薦離王殿下,我便把知道的全部告知!」藍煙也不拐彎抹角了,直接說出自己的交換條件。

她算是看明白了,這蕭家二小姐根本不是按套路來的選手,自己鋪墊那麼多根本引不出人家半點好奇來,想順勢談條件根本成立不了!

引薦離王?

這藍煙找上自己的目的是在離王?

「你先說說看你知道些什麼,然後我再看看值不值得為你引薦離王!」慕歌開口道。

「我若說出來,還能等來二小姐替我引薦嗎?」藍煙顯然不傻,也大概摸清了慕歌的脾氣,不隱晦的說什麼了,直接提出質疑。

慕歌見狀直接一伸手,「能不能等來我引薦還真說不好,畢竟離王什麼人物?可不是說見就能見的,這得看看你說出來的東西價值多少,說不準,還不夠這頓飯錢呢!嗯,衣服一兩,這頓菜肴五兩,聽你吐苦水一百兩,一共一百零六兩銀子!」

「???」幾個意思?

不是,你等會兒啊,衣服,飯錢我大概能理解,吐苦水一百兩是個什麼鬼?

「給銀子啊,你不會想吃白食吧?我告訴你啊,這天下可沒白吃的午餐!」見藍煙驚呆了不說話,慕歌皺眉道,一副怕藍煙賴賬的模樣。

藍煙簡直要瘋了,蕭二小姐,你是魔鬼嗎? 第270章哎呀媽呀腦闊疼

「你該不會真的準備賴賬吧?」慕歌問道。

藍煙咬咬牙,「我沒銀子,而且,是蕭二小姐你帶我過來的……」

「所以你就是要賴賬咯!」慕歌臉色一變,回頭對翠微道,「去,給掌柜的說一聲,這有個要吃霸王餐的,讓他們該怎麼整就怎麼整,不需要看我面子!」

不給藍煙反應的機會,翠微三兩步跳了出去,片刻后就帶了個人上來,「掌柜的,就是她吃霸王餐!」

「好啊,我王老三在這京中開店數十年,還沒遇見過敢在天子腳下吃霸王餐的!」掌柜的一聲怒喝。

藍煙惱了,「我沒有要吃霸王餐!」

「沒有?那好,那你給銀子!」掌柜的伸手要錢。

藍煙頓時窘迫了,「我……我沒銀子……」

「沒銀子還敢說沒吃霸王餐?這些都是你吃的沒錯吧?」掌柜的指了指桌上的殘羹剩飯。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