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通了這些的葉無雙,也就再沒有了剛來到這裏因修煉緩慢所導致的不愉快心情了。

想通了這些的葉無雙,也就再沒有了剛來到這裏因修煉緩慢所導致的不愉快心情了。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起身下牀,進衛生間沖掉了身上的污漬和汗液,換上一套乾爽的衣服後便走出了房間。

由於昨晚兩姑娘興奮了一夜,所以此刻還沒有起牀,葉無雙也就沒去叫她們,準備做好了早飯再叫她們也不遲,這樣也可以讓兩姑娘多睡會,算是給她們高三衝刺階段辛苦的補償吧。

葉無雙走進廚房,打開冰箱發現裏面增添了很多剛買好了的食材,葉無雙輕笑一聲,應該是自己做的飯菜比較好吃,所以兩姑娘很自覺地買好了食材讓自己發揮的吧。

葉無雙見天色還早,便拿出麪粉,親自拉拉麪,準備給兩姑娘做一碗香噴噴的拉麪,犒勞犒勞她們。

熟練的手法,勁道的手力,柔和熟練地拍打在麪粉上,此刻麪條像有了靈性一樣,在葉無雙的雙手中飛舞,婉轉。

一拉一折,一抻一扯,開開合合,拉出來的麪條粗細均勻,不黏不斷。此刻要是有哪位五星大廚看見了葉無雙的這一幕精妙絕倫,鬼斧神工的拉麪技巧,一定又會歎爲觀止。

葉無雙見水已經沸騰,展開雙臂,把麪條在案板上甩了兩下,案子上的麪粉頓時像雲霧一樣散開來,然後,“嗖”的一下將麪條投進了鍋裏,麪條像蓮花一樣在沸騰的水裏旋轉,翩翩起舞…

不一會兒,麪條出鍋,葉無雙再搭配好早已熬製好的湯水和新鮮的蔬菜,頓時三碗色香味俱全的面就完成了。

葉無雙爲了避免像上次那樣唐魚雁吃錯了自己的筷子而怒髮衝冠的情形再次發生,便自己先吃了起來,頓時整個房子清香飄散,面香濃濃。

還在夢鄉中的兩位姑娘似乎聞到了那若有若無的飄香,頓時齊刷刷地睜開了眼睛。

“什麼味道這麼香?”兩姑娘面面相覷異口同聲。

同時吧嗒吧嗒地吞了口口水,飛快地穿好衣服,向樓下奔去。

葉無雙見兩姑娘已經下樓來了,不禁莞爾一笑道:“唐姑娘、凌姑娘,早餐做好了,去吃吧。”

凌洛楓頓時心中大喜,早被這香味嚐到不行,便像廚房跑去,看着那色香俱全的拉麪,滿心歡喜,端起碗來,“吧嗒”嚐了一口,頓時那濃郁的鮮美撲面而來,麪條爽口,彈性十足,口齒留香。

“好好吃哦。”凌洛楓吧嗒吧嗒那想讓人一親芳澤的誘人嘴脣,讚不絕口。

唐魚雁畢竟還是比較淑女,沒有像凌洛楓那麼急不可耐,不過也是快速地走了上去,吃起來。

“真的好好吃哦。”唐魚雁破天荒的露出一副小女孩的雀躍之色。

正坐在沙發上的葉無雙看着唐魚雁的笑臉頓時愣了愣神,暗道,唐姑娘笑起來真的很美,一笑傾人城!

看着兩姑娘那歡喜滿足的模樣,葉無雙也很高興,畢竟這是對他廚藝的最大認可!

“葉無雙,昨天,謝謝你的畫。”唐魚雁輕聲說道。

“哦,喜歡就好。”葉無雙尷尬地笑了笑。

“畫比人美!”唐魚雁擡了擡美眸,盯着葉無雙說道。

“畫由人出!”葉無雙聳了聳肩說道。

兩姑娘早已面色潮紅,如桃花般嬌羞,美不勝收,要是這兩姑娘到了古代那肯定就會和四大美人齊名了。

“貧嘴!”兩姑娘再次異口同聲地說道,隨即,兩人相視一眼,“咯咯咯”地笑起來,如黃鸝啼叫般,委婉動聽。

“葉無雙,沒想到你的畫畫的這麼好,堪稱大師了耶。”凌洛楓調笑地說道。

“凌姑娘謬讚了,小子只是小小露了一手,大師之稱愧不敢當。”葉無雙擺了擺手說道,想當年葉無雙橫掃唐朝文壇,詩詞歌賦,丹青墨寶無不精通。

“喲,給你根杆子還真敢往上爬啊,哈哈。”凌洛楓嬉笑地說道。

“好了,楓兒別鬧了,去上學吧,我可不想遲到。”唐魚雁佯裝生氣地說道。

“好啦,知道了,姐。”凌洛楓頓了一下說道:“葉無雙,你學會開車了嗎?我可不想一直做你們的司機!”

“哦,我在網上已經學的差不多了,再實際操練幾次應該就沒問題了。”葉無雙淡淡地說道。

“什麼?在網上就學的差不多了?真是奇葩!”凌洛楓儼然又是被驚訝到了,這個眼前的奇葩不是自己能夠用正常思維所瞭解的。

“我覺得很簡單啊,比騎馬容易多了。”葉無雙聳了聳肩,無所謂地說道。

凌洛楓覺得再和這個奇葩交談,自己的腦子會轉不過來,便不再說話,一路小跑,向停車場奔去。

很快,凌洛楓便開車停在了門口,葉無雙和唐魚雁上車,朝學校的方向趕去。

……

而此時此刻,在海市第二人民醫院的一間高級病房內外早已被一羣黑衣人圍得水泄不通… 此時在海市第二人民醫院裏已經炸開了鍋,在醫院的走道上站滿了人,每個人都齊刷刷地望着急診室,每個人的眼神都各有不同。

期待,緊張,忐忑,惶恐…

此刻在走廊的一處角落,一個英俊的年輕人臉上顯得疲憊不堪,臉色因過度焦慮而顯得有些蒼白,望着急診部的大門流露出期盼。

如果細心的一點會發現這個男子長得和凌洛楓有幾分相似,只是更具有男子氣概,這人便是凌洛楓的哥哥凌浩宇,此刻急診室裏正在搶救的人是他的父親凌天龍。

凌天龍是當之無愧的海市道上的龍頭老大,其人器宇軒昂,氣魄無雙,對兄弟有情有義,對敵人同仇敵愾!

他曾經說過,犯我血盟者,殺之!有人說他是英雄,也有人說他是奸雄。

凌浩宇一直在幫着自己的父親處理事務,一直很忙沒時間陪自己的父親,今天好不容易回來一趟準備陪陪父親。正和自己的父親聊着天在小區散步,父親突然趔趄了一下,便倒在了地上,昏迷了過去,凌浩宇當時嚇了一跳,不假思索地揹着自己的父親便朝離家最近的第二人民醫院趕來。

還通知了血盟幫的執事們前來醫院保護父親的安全,因而醫院過道上都站滿了人。

時間一分一秒的在流逝,好像死亡的倒計時…

此時凌浩宇雙手撐在牆上,手心額頭冷汗直冒,滿臉都是疲憊和痛苦之色。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

“吱呀”急診室的門終於在這個時候開了,走出來了一個身穿白褂的中年醫生。

“醫生!我父親怎麼樣了,我父親醒了沒!?”凌浩宇緊緊拽着那個醫生的手急切地問道。

“病人情況不是太好,病情雖然暫時穩定下來了,但病人心跳過於微弱,仍然還沒醒過來。”中年醫生皺了皺眉頭說道,他也沒辦法,看着眼前這麼大的陣勢,是個傻子都會明白自己救的人非富即貴,但作爲醫生,他必須實話實說。

“轟”此刻凌浩宇腦子一片空白,顯然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求求你了醫生,救救我的父親!求求你了!”凌浩宇帶着哭腔,臉色“唰”的一下變得慘白。

“醫生,求求你,救救我們大哥!”

“求你了,救救我們大哥吧!”

走廊上所有人都懇求地說道,走廊上一下子變得嘈雜起來。

“大家請安靜一點,我們一定會盡力救治病人!”中年醫生擡了擡手示意:“誰是病人家屬,來籤個字,病人這幾日需要住院觀察。”

“我,我來!”凌浩宇急忙地跟了上去。

半晌…

走廊上變得鴉雀無聲,所有人都陷入悲痛之中,有的則一根接着一根抽着煙,躺在病牀上的不是別人,而是他們最值得尊敬的老大。

“醫生,求你救救我父親!!”在一間辦公室內,凌浩宇失聲懇求。

“我們互竭盡全力對病人進行治療,而且我們也通知了醫院的顧問曲老,他老人家現在應該趕過來了!”醫生儼然很害怕眼前的年輕人太過於悲傷,所以給了希望給他。

凌浩宇頓時大喜,臉色也舒緩了不少,在靖海市人人都知道有個神醫叫曲長風,醫術精湛,能夠妙手回春,一套鍼灸之術更是高超,很多命懸一線的人都被曲長風從鬼門關給拉了回來,所以凌浩宇很相信只要有曲老在,自己的父親一定能夠得救!

凌浩宇站在走廊上焦急的等待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凌浩宇感覺像度日如年,心裏很是焦急,卻又沒辦法,只好等待…

半柱香時間過去。

“啪啪啪…”走廊盡頭響起了腳步聲,來人正是曲長風和他的夥計們還有主治醫生。

凌浩宇直奔曲長風的方向。

“曲神醫,快救救我父親!”凌浩宇的聲音已經帶着劇烈的顫抖。

曲長風也是急忙迎了上來,握緊凌浩宇的雙手:“小兄弟,我會盡力醫治你的父親,帶路吧。”

話音剛落,凌浩宇便拉着曲長風的手朝病房趕去。

打開病房的門,一道人影浮現,只見白色的病牀上躺着一個人,臉如刀削,濃眉大眼,器宇軒昂,剛毅無比,只是現在臉色太蒼白,若有若無的痛苦之色浮現,此人正是凌天龍,跺一跺腳,海市都會抖三抖的巨無霸一般的存在。

曲長風目光落在病牀上的男子身上,臉色大變,因爲他發現牀上的病人還沒脫離危險期,剛纔的急診室只是將病情暫緩了而已,並沒有穩定下來!而現在又復發了!所以病人臉上纔會呈現痛苦之色!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曲長風已經學的爐火純青,所以一眼便看破病情!

曲長風大喝一聲:“快!給我取針!”

一同趕來的夥計自然是不敢懈怠,急衝衝的打開藥箱取針。

曲長風快速的用手探了下病牀上的人的心口處,眼神凝重的落在其臉龐上。

氣息低微,胸口起伏,心跳微弱,臉色蒼白,昏迷不醒,此刻儼然已經病情嚴重!

此刻凌浩宇站在一旁大氣都不敢出,心砰砰直跳,臉上的擔憂之色更甚!

曲長風幾乎可以確定此人是急性心肌炎。

而且以病人如今的狀況,已經到了命懸一線的地步,岌岌可危,性命隨時都有可能丟掉!

此刻凌浩宇一臉焦慮地看着曲長風,嘴脣顫抖,雙手遏制不住緊張的情緒,緊緊地攥住:“曲老…現在我的父親怎麼樣了?”

“曲老,現在病人的情況怎麼樣?”中年醫生同時關切的問道。

“急性心肌炎!”曲長風凝重的說道:“病人現在很危險!”

言簡意賅!絲毫不拖泥帶水!很有大師風範!

“鈹針!”曲長風一聲大喝。

立即有一位夥計將其中一根銀針遞了過去。

曲長風食指與中指夾住了鍼灸針,眼神凝重到了極點。

“咻!”銀針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紮在了病人鼻下穴位上!

出手如風!落針不拖泥帶水!一氣呵成!

“火針預熱!”曲長風大喝的同時再次伸出了手。

“給我鍉針!”出手如風,迅捷無比!只見一道銀光閃過。

“給我長針!”迅速地又一針落下。

旁邊的夥計們都拿着火針在酒精燈上快速的預熱。

待八針全部落下,一針一個重要穴位,八針呈八方呼應之勢,此刻凌天龍臉上的痛苦之色纔有些好轉,但仍舊處於昏迷,沒有醒來!

病房內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霎時間變得異常安靜。

待八針落下,曲長風額頭上已經出現豆大的汗珠,旁邊的夥計見狀趕緊幫氣擦掉。

八針已經耗費了曲長風極大的體力。

眼前的這種情況,也只能運用曲氏八通針,這是曲長風唯一想到的能夠穩住氣病人病情的辦法,但要根治,自己還是無能爲力。

鍼灸的三大境界,治形!治氣!治神!

運針的三大境界,火運針、手運針、氣運針。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