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至此,納蘭忠身形一抖,背後武魂顯現,赫然是一隻尖角鬣馬。

想至此,納蘭忠身形一抖,背後武魂顯現,赫然是一隻尖角鬣馬。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衆人見了不由搖頭:原本以爲最先亮出武魂的是龍英傑,沒想到卻是納蘭忠。這個龍英傑的確太妖孽了,簡直就不是常人!

龍英傑見對方顯出武魂,知道納蘭忠已經黔驢技窮。心說:想比武魂那就比一比吧,我也不怕嚇到人了,就借武魂的力量,使用剛剛練成的靈階上品武技天火怒焰殺死納蘭忠吧!

想到就做。也未見龍英傑抖動身軀,一金一紅兩條龍武魂突然出現在了龍英傑的身後!

在場的三大家族和皇室的人都呆了:竟然是雙武魂,並且還是已經凝實真身的雙龍武魂!這個龍英傑真是不驚人不罷休了!

令他們震驚的事情還在繼續上演:這兩隻龍武魂居然長嘯一聲,脫離了龍英傑的身體,在他的頭頂上空盤旋起來!

武魂離體?這可是隻有達到聖者以上修爲才能夠做到啊!這個龍英傑又是如何能做到的呢? 衆目睽睽下,更加驚人的一幕出現了:兩隻龍武魂離體後,竟然長嘯一聲向納蘭忠撲去!

納蘭忠還未反應過來,金屬性龍武魂已經率先攻到,一個金龍擺尾,金色巨尾閃着金光橫掃向納蘭忠。

納蘭忠急忙撤身後退,巨尾重重地抽在了他的鬣馬武魂上。

那匹鬣馬武魂只是凝實了身形,卻並無戰力,被金龍巨尾掃中,發出一聲悲鳴,倏然遁回了納蘭忠的體內。

納蘭忠武魂受傷,身子劇烈搖晃了一下,“哇”地吐出一口鮮血,臉色變得慘白。

未等納蘭忠站穩身形,火屬性龍武魂又“噗”地噴出一團烈焰!

納蘭忠見狀目露驚恐,身形狼狽地側身躲過。

他雖然躲了過去,但他背後納蘭家族的幾個青年武修就沒有那麼幸運了,烈焰一下子將他們吞噬,裏邊傳來悽慘的叫聲。

納蘭鵬飛急忙縱身去救,卻哪裏救得了,只幾個呼吸間,幾名武修便被燒成了木炭一般,空氣中瀰漫着焦糊的味道。

若不是親眼所見,沒有人會相信一個武氣王者一階的武魂竟然有如此強大的攻擊力!

納蘭鵬飛見龍英傑出手如此狠辣,當着自己的面就傷了手下幾名族人,不由惱羞成怒,咆哮一聲看向龍英傑。

可是,眼前再次出現的一幕讓他呆立在了那裏!

龍英傑的手裏突然結出了一個耀眼的光球,光球上藍色火焰吱吱作響,像無數條小蛇在舞動嘶鳴。

納蘭鵬飛立刻就感覺到了光球內蘊含着連他都感到心悸的恐怖能量。

此時,納蘭鵬飛想制止卻已經來不及了,對身邊的三大家族子弟急喝道:“閃開!”

其實,龍英傑把天火怒焰結成之後就有些後悔了。因爲他也感覺到了,納蘭忠在這一擊之下根本逃無可逃!他後悔的是,他預感到這一擊肯定又要傷及他人!

天火怒焰一旦結成就無法收回,只能將這光球拋出去讓它自行爆炸後才能散去能量。

管他呢,反正自己和納蘭家族早已經結下了樑子,這場爭鬥早晚會發生。不然,納蘭鵬飛今天也不會一見面就針對自己。

再說,納蘭春已經死在自己手下,自己就是想和好也不可能了,納蘭鵬飛只要有機會肯定會置自己於死地。

看他們興師動衆的樣子,分明就是針對着皇室來的。雖然許多事情還不明瞭,但今天一場大戰肯定跑不了了。

既然如此,那就先下手佔個先機吧!

想畢,龍英傑將手中結成了的天火怒焰狠狠擲向遠處狼狽不堪的納蘭忠。

納蘭忠躲出去了百米開外,還沒有從雙龍武魂的攻擊中穩定下心神,卻見龍英傑手中一個耀眼的光球向自己疾飛而來。

納蘭忠今日在一個武氣王者一階手中屢次受挫,也覺得窩囊,再加上寶貝兒子又死在了他的手裏,心中更是有着無限怨氣,已經存着即使不能殺死龍英傑也要和他同歸於盡的想法。見龍英傑又向自己發出攻擊,明知這一擊威力巨大,仍牙關一咬,雙掌向那光球迎了上去!

納蘭忠的心裏其實還沒有糊塗到迷失心智的地步。他以爲,龍英傑這一擊發出的也不過是武氣王者一階的力量,以自己武氣王者三階的力量全力抵擋出去,怎麼也能夠把這光球攔阻下來!

納蘭忠的想法也並非完全錯誤。

這若只是一個王者一階元力結成的能量光球,納蘭忠或許真的可以接得下來。但是,這次可不是一般的能量球,而是融合了異火力量的天火怒焰!並且,還是用靈階上品功法!

小小的華神國哪裏見過靈階上品功法,就是皇室也沒有!

納蘭忠此次太高估了自己!他雙掌發出的巨大元力的確接觸到了這個恐怖的能量光球。但是,不接觸還好,就在剛剛接觸到的一瞬間,光球就像被觸發了一般,發出一聲巨響!

天火怒焰爆炸的威力驚天駭地!納蘭忠在光球爆裂的一瞬間就從人們眼前消失,乾淨徹底的連骨灰也不見一點!

四周的武修雖然早就躲得遠遠的,但一些修爲稍弱者也被炙熱的光波掀飛出去,更有幾個像被火烤過一般當場氣絕!

離光球較近的一座高大的衛兵寢室在爆炸聲中轟然倒塌,燃起熊熊大火!

今天衛兵們都接到命令在廣場上執行任務,所以並沒有出現傷亡。不然的話,後果可想而知。

軒轅路寬和軒轅偉、童逍遙的目光交流了一下,臉上露出震撼和驚喜。

“這是龍英傑在那武技密室中得到的功法嗎?”他們三個幾乎同時低聲互問。

“應該是!”三個人又幾乎同時回答對方,然後哈哈大笑。

他們三個大笑,而那納蘭鵬飛的臉色卻無比難看。他也被龍英傑的這一擊驚呆了!以他的修爲竟然看不出這是什麼品階的功法!

但是,納蘭鵬飛有種預感,這功法肯定超過了神階功法!

這個念頭剛剛閃過,納蘭鵬飛就把自己嚇了一跳:難道是靈階功法?

怎麼可能呢?華神國幾千年來從沒有出現過靈階功法!

龍英傑使用的是靈階功法的話,這也太令人震驚了!如果他是接受的傳承,那麼,他在哪裏得到的傳承?如果是有人所授,又是誰傳授了他靈技功法?若真是有師承的話,他背後的力量也太可怕了!

但是,納蘭鵬飛的這個念頭稍縱即逝。

三大家族經過密商達成利益交換,今天來的目的就是合力推翻軒轅皇族!

既然已經聯手來了,就不能再有任何顧慮!

納蘭鵬飛打定主意,冷笑一聲向龍英傑走去。他要先一掌殺死龍英傑,然後再和梅不敗、秋寒等聯手滅了軒轅路寬和軒轅偉。

他很明白,華神國皇室是靠着軒轅路寬支撐着門面。但現在,他已經有把握戰勝軒轅路寬!更何況,皇帝軒轅夢已經無可救藥了。

然而,他剛剛想到這裏,卻聽得大殿內傳來一聲威嚴的吆喝:

“皇帝駕到——!”

這突然出現的聲音令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皇帝軒轅夢早就已經臥牀不起,剛纔太子等人去看望時更是昏迷不醒,現在怎麼竟然出來了呢?

納蘭鵬飛也聞聲站住了身形。

大家一起看向大殿門口:果然見軒轅夢端坐在一把大椅子上,四個貼身衛士正擡着他走出來!

軒轅夢雖然氣色極差,但卻不再是躺着,而且坐的穩穩當當,似乎一瞬間便恢復了七八分健康。

大批宮女及侍衛簇擁着走來。但最令人矚目的是軒轅夢左右兩邊跟隨着的兩個女孩子。龍英傑看向她倆,臉上露出了微笑。

這兩個女孩子正是靈犀公主和閻娘。

“納蘭鵬飛,沒想到我軒轅偉還能活過來吧?”軒轅偉看向納蘭鵬飛,聲音雖然有些虛弱,但大家卻都聽得清清楚楚。

納蘭鵬飛和梅不敗、秋寒見狀臉色驟變,神情很明顯的有些慌亂。

納蘭鵬飛臉色變幻了幾次,忽然抱拳笑道:“納蘭鵬飛恭喜皇上恢復健康!”

軒轅偉此時已經一路小跑到了軒轅夢的跟前,急忙問道:“父皇,你醒過來了?”

軒轅夢對着兒子微微一笑,然後看向納蘭鵬飛:“我也沒想到你的這個舅舅令你母親下的毒藥竟然還能有高手解得!”

“舅舅和我母親下的毒?”軒轅偉一愣,以爲自己聽錯了。

“你這個舅舅和你的親生母親爲了爲了把華神國軒轅皇族改成納蘭皇族,可以說是不擇手段啊!”軒轅夢輕輕嘆了口氣。

“軒轅夢,你有何證據?可不要血口噴人!”納蘭鵬飛仗着修爲高超乾脆直呼其名,不再稱呼皇上了。

軒轅夢在閻娘身上看了一眼,然後望向納蘭鵬飛:“要不是這位閻姑娘發現了納蘭蕙餵我的藥裏有毒,今天我可能就真的死在你們的內外聯手中了!”

然後,軒轅夢衝着身旁的衛兵道:“帶蛇蠍毒婦納蘭蕙!”

一個衛兵衝着大殿內唱到:“皇帝有旨:帶蛇蠍毒婦納蘭蕙!”

一會兒,只見幾名衛兵押着一個雍容華貴的美豔婦人從大殿中走了出來。軒轅偉發現,這正是自己的生身母親!

“父皇,這到底怎麼回事?!”軒轅偉茫然道。他怎麼也不敢相信,竟然是一向善良的母親要毒殺父親!

父母親感情一直很好,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

“孩子,剛纔我已經在寢室問過你母親,納蘭鵬飛奪取皇位之心已久。你母親嫁給我也是納蘭家族精心布的局,生下你只是個意外。”

“納蘭鵬飛得到了一種****,一年多來一直慢慢往我的飯菜之中添加。這種毒藥能夠在體內慢慢累積,達到一定濃度後就會致人於地,但卻不易被人檢測發覺!”

“爲父不得不佩服這位閻姑娘的辨毒、解毒能力,今天她竟然從爲父的頭髮和指甲中辨識出了這種毒藥,並恰好有解藥,才使我死中逃生!”

“我剛剛醒來,你的蛇蠍母親恰巧去給我喂藥,沒想到又被機敏的閻姑娘在藥碗中檢測出了這種毒藥!我命人把你母親抓起來審問,她一切都承認了!”

軒轅偉聞言雙目通紅,不可置信地看向母親質問道:“母親,這是真的?”

納蘭蕙輕輕嘆了口氣:“孩子,原諒母親,你雖然是母親所生,但母親姓納蘭而不姓軒轅!皇帝輪流做,今年到我家!這華神國也該換一下主人了!” “母親,你雖然姓納蘭,但嫁入軒轅皇族,這軒轅皇族就是我們自己的家啊!”軒轅偉很不明白母親這種奇怪的想法。

“外甥啊,爲了這一天,我和你母親設計了幾十年!更爲了這一天,我把親妹妹都送給軒轅夢當了老婆!付出這麼多,如果還不能得到華神國的皇位,也顯得我納蘭鵬飛太無能了!”

納蘭鵬飛說完哈哈大笑,竟完全沒有把納蘭蕙與軒轅偉的母子血緣關係當一回事。

“孩子,都怪父皇耳軟心活,太過於相信他們,竟然沒有看出他們的狼子野心!”軒轅夢坐在椅子上搖搖頭嘆了口氣,眼睛顯得有些呆滯。

“納蘭鵬飛,華神國是我軒轅老祖開疆拓土打下來的江山,豈容你來染指!”軒轅偉怒聲叱道。

龍英傑現在終於知道了軒轅夢的病因,知道軒轅偉是清白的。看來,軒轅偉對自己確實是實心實意。雖然也明白他對自己好的原因,一半是愛才一半是爲了江山社稷,但不管怎麼說,軒轅偉是一個懂得欣賞自己的人,這個人該幫。

“哈哈,軒轅偉,你也說了,這華神國是你祖輩打下來的。也就是說,華神國原來並不姓軒轅。既然你的祖輩能動用武力,那我也可以依靠實力打下來!”

納蘭鵬飛老奸巨猾,這句話聽着很有些道理,一時竟讓軒轅偉無語。

“納蘭鵬飛,想打下來,也得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路寬國師冷笑道。

“哈哈,軒轅路寬,有沒有這個本事我們交一下手就知道了!”

納蘭鵬飛說着,背後突然出現了一隻金翅大鵬。這隻大鵬展開雙翅足有十米大小,眼睛溜圓,眼神冷漠,模樣極其兇猛!

這是納蘭鵬飛的武魂,居然是鳥中僅次於鳳凰存在的大鵬鳥!

大鵬鳥展翅在空中翱翔了一圈,廣場上被一股腥風籠罩,一些修爲低的武修竟然不寒而慄。

而更加令幾個武修高手震驚的是納蘭鵬飛身上爆發出來的強悍氣息,這是武氣聖者所絕對不會具備的!

難道……納蘭鵬飛已經突破到了武氣尊者?

人羣中立刻引起一陣騷動:天哪,武氣尊者!華神國已經多少年沒有出現尊者了,怪不得納蘭鵬飛敢在這個時候與皇室分庭抗禮!

納蘭鵬飛展現出尊者氣息,納蘭家族的武修們不由發出一陣歡呼。這消息在家族裏封鎖的十分嚴密,連一些長老都不知道!

皇室武修臉色變得嚴峻起來:他們很明白一個尊者的出現意味着什麼!

尊者一階與聖者九階巔峯看上去雖然只是一階之差,但卻是天壤之別!就像山上與山下的人在打鬥,山上的人隨便掀塊石頭就可以把山下的人砸成肉泥!

“納蘭鵬飛,你突破了?”皇帝軒轅夢強作鎮靜,但大家都聽得出他的聲音在顫抖!

尊者若一發威,這座皇城頃刻間就沒有了!軒轅皇族危險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