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意流轉之間,天隕劍消失無蹤,已然是進入了他的體內。

心意流轉之間,天隕劍消失無蹤,已然是進入了他的體內。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接下來,他會以自身的劍魄精氣去滋養淬鍊天隕劍,使得天隕劍與他本身更加的契合,渾然一體,唯有如此,他才能更好的運用天隕劍。

進而他將靈參給取了出來,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太不容易了,為了這麼一株普通的靈參,他簡直差點將自己的命都給搭進去。

「資源啊,我需要更多的資源,我堂堂一代最年輕的劍神,竟然弄得如此凄慘,老天啊,就算你要讓我回到起點,也給我個好的起點啊,再不然你多給我幾株靈參也好啊!」步塵一臉的苦澀。

下一刻,他拿起靈參,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咬了下去,都到了這種時候了,他也就不講究什麼了,幾下就將一整株靈參給吃了下去,就連莖葉也沒有放過,怎麼的也蘊含了一些靈力的。

靈參汲取了天地精華,內蘊的精氣極為龐大,不是尋常之物可比的,吃再多東西,也頂上不吃這樣一株靈參,尤其這株靈參一看就是生長了有些年頭了,功效更是不一般。

步塵說看不上,是因為他見識過太多好東西,可在一般人眼中,這無疑是一樣寶貝。

但事實上,以他目前的狀態,這樣一株靈參的意義是極大的,不說讓他有一次脫胎換骨的機會,也差不了多少了。

尤其在他吃下靈參后,更是發現這株靈參不同尋常,他是看走眼了,其竟是內蘊著絲絲可怕的劍意,分明是與天隕劍同源的,由此可以斷定,其生長時定然受到過天隕劍的影響。

步塵全力運轉自身弱小的劍元力,煉化靈參中蘊藏的精氣,將之轉化為自身的力量,注入劍魄之中,使得劍魄得以壯大。

只是他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現在的身體太弱了,虛不受補。

剛把靈參吃下去,都還沒來得及煉化多少,他的眼耳口鼻中便是都流出了鮮血,模樣有些滲人。

體內氣血澎湃,根本就壓制不住,似乎想要衝出身體一般,別提多難受了。

「麻煩了,這株靈參的藥效未免強得有些離譜了,玩兒大發了!」步塵心中暗道糟糕,可現在後悔卻已經晚了。

他現在是一動都不能動,全力壓制著體內涌動的精氣,要是這個時候有人打擾他,後果將不堪設想。

索性,他現在是在後山,平日里沒人來這裡,要是回到了他的那間毛草屋,可就不好說了。

就在他感覺到快要壓制不住的時候,天隕劍突然有了動靜,釋放出絲絲縷縷奇異的力量,束縛住了在他體內衝撞的磅礴精氣,使之盡皆進入了劍魄所在的特殊空間之中,一股腦的盡皆湧入了劍魄之中。

咔,面對如此洶湧的力量注入,劍魄頓時發出了破碎的聲音,表面出現了道道裂痕。

「糟糕!」步塵心中暗道糟糕,要是劍魄被毀了,他還修鍊個屁啊!

奈何現在局面已經完全不受他的控制了,一切都是天隕劍在主導著。

砰,終於劍魄經受不住如此可怕的衝擊,整個炸碎開來。

「完了!」步塵心中苦澀,險些直接昏死過去。

儘管他擁有的是最差的赤色劍魄,但總歸也是擁有了修鍊的基礎啊,現在倒好,劍魄直接毀了,他還如何修鍊?

前一刻他還在高興自己得到了一把好劍,一轉眼這把劍就把自己給坑了,這算是樂極生悲嗎?

這簡直就是老天在故意和他開玩笑,拿他尋開心呢,讓他在短時間內經歷了多次起落,再好的心境都有些受不了了。

片刻之間,劍魄就徹底化為了虛無,只留下一股特別的精氣,被靈參的精氣所包裹,並未消散。

這個時候,靈參大半的精氣都已經注入了劍魄空間,剩餘的則是融入了步塵的四肢百骸之中,滋養著他的血肉筋骨,消除著他這些年留下的種種暗疾。

不可思議的,天隕劍釋放出奇異的力量,使得瀰漫於劍魄空間內的精氣快速凝練壓縮,片刻之間就重新凝練成了一道劍魄。

並且重新凝練的劍魄與原本完全不一樣了,那紫色的光華是那般的耀眼,分明已經是蛻變為了最高品階的劍魄。

「天隕劍果然不凡,竟然還有此等能力!」步塵暗自震驚,天隕劍無疑是給了他一個大大的驚喜。

重塑劍魄這種事情可不是誰都能夠辦到的,尤其是直接從最次一等提升到最高一等,更是如同天方夜譚,就算是他曾經實力強絕,也是絕對辦不到的。

正當他為自己重新擁有劍魄而高興不已的時候,那枚一直很沉寂的仙符泛起了柔和的仙光,將一些信息傳遞進入了他的神魂之中。

「竟然可以這樣,碎吧!」

步塵有種豁然開朗之感,找到了自己今後要走的路。

砰,剛重塑完成的劍魄炸碎了。

這次不是因為什麼意外,而是步塵自己將之毀掉的。

既然是要重塑劍魄,他希望這件事情有他自己親手完成,他要塑造出一道不同於任何人的劍魄來。

不一會兒的工夫,劍魄空間內就重新凝鍊出了一道劍魂。

只不過這次的劍魄又變成了赤色的,與最初的劍魄沒有什麼區別。

如是讓人知道步塵不要紫色劍魄,而堅持要赤色劍魄,絕對會說他是傻子的,如果不是腦子被門擠了,能夠做得出這種事情來嗎?

當然他的赤色劍魄與原來的還是有些區別,那就是無比凝練,質與量都完全不是原來的可以比擬的。

甚至於他的赤色劍魄絲毫不會比那些高品質的劍魄差,且擁有著一些尋常劍魄所不曾擁有的特殊能力。

待得劍魄完全穩定了下來,步塵結束了修鍊,自特別的狀態中退了出來。

此時的他,明顯與服用靈參之前不一樣了。

儘管從表面上看,他沒有什麼變化,依舊很瘦弱,但本質上已經有了極大的改變,筋骨強韌,臟腑增強。

更重要的是,他多年來造成的暗傷隱疾,都徹底被消除了,不會再有什麼隱患存在。

「這才是我想要的身體,以我如今的體質,加上仙符傳授的特殊凝練劍魄之法,只要能夠弄到資源,我就不愁無法重新變得強大。」步塵握緊了拳頭,感受著肌體所蘊含的強大力量。

收拾好心情,步塵站起身來,卻是感覺到自己身上臭烘烘的,皮膚上有著許多黑乎乎的東西,似乎是自己體內的雜質。

「得去清洗一下才行,我也好久沒洗過澡了,黏糊糊的真是不舒服!」這樣的狀態,步塵自己都有些嫌棄了。

他發現自己現在的身體輕盈了許多,健步如飛,一步躍出就有一丈遠,這在以前他是無法辦到的。

山中的溪流很多,他就知道好幾條溪流,以前洗澡也是去那些溪流中的,只有冬天的時候,因為太冷了,才會燒一些熱水。

很快,他到了一條溪流邊,迫不及待的褪下衣物,進入溪水中自在的清洗起來。

不得不說他身上真是夠髒的,搓掉那些黑乎乎的東西后,溪水都有些變色了,索性溪水是流動的,所以他並不在乎。

「啊,怎麼這麼臭啊?這溪水怎麼了?」

很是突兀的,一道尖叫聲響起。

步塵一個激靈,頓時停下了繼續搓身上的污垢了。

「我去,這地方怎麼還有女人來?」

步塵心中暗呼不妙,感到無比詫異。

此刻他是處於溪流的上游,旁邊是一道小山嶺,溪流曲折流淌,小山嶺的另一邊就是下遊了,而剛才的聲音正是從小山嶺另一邊傳出的。

這道山嶺很小,也很矮,就等於是一個凸起的土包,成為溪流改道的轉折點。

正想著,一道身影自山嶺後面走了出來,是一名曼妙的少女,此刻身上未著寸縷。

步塵的眼睛瞬間就直了,沒想到自己來個澡而已,竟然會看到如此香艷的畫面。

「啊,淫賊!」

少女頓時捂住了身上的重要部位,同時驚叫起來。

「糟糕!」步塵暗道糟糕,沒料到少女這般快就找過來了。

顧不得許多,他立刻拿起自己的衣服準備跑路。 「小賊,休走!」

眼見步塵想跑,少女也是豁出去了,顧不得自己此刻未著寸縷,舉劍就向步塵斬去,她倒是挺好,竟是隨時都將劍拿在手中。

「你來真的?」步塵怪叫一聲,快速避開了。

我師傅是林正英 「我要殺了你!」少女大叫,劍式一轉,繼續向步塵斬去。

見難以避開,步塵只得取出了天隕劍,險之又險的抵擋下了少女這兇險的一劍。

或許是因為情緒太過激動了,少女根本就沒注意到步塵的劍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只是少女的實力明顯要比他強,他剛才煉化了靈參,也僅僅只是將修為提升到了凝形境的後期,而這名少女分明已經達到顯形境了,高了他一個大境界。

連續幾劍下來,步塵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去死吧!」少女出手無情,直取步塵的襠部。

儘管步塵極力抵擋,可關鍵部位還是受傷了,鮮血流淌,險些被直接斬掉了。

而這也是讓步塵怒了,對方完全是不可理喻,竟是想讓他做不成男人。

忍著劇痛,步塵爆發了,特殊的赤色劍魄激發出一股可怕的劍元力,注入了天隕劍之中。

鐺,少女手中的長劍被直接震飛了,且其身體連連倒退。

步塵欺身上前,直接將少女推倒在水中,天隕劍對準少女的眉心刺下。

少女眼中滿是驚恐之色,以為自己這次是必死無疑了。

哪知道在劍尖距離其眉心只有不到一寸距離的時候,卻是突然停住了,沒有繼續刺下去。

步塵眼中閃動著殺機,憤怒之極,但最終他還是沒有下殺手。

「你記住,我不是淫賊,我也沒有偷看你,是你自己出現在我的面前,就你這樣一馬平川的身材,也沒什麼可看的。」

說完這話,步塵放開了少女,收起天隕劍快速離開了。

如今他的身形無比輕盈,健步如飛,幾個閃掠就消失在了茂密的山林中。

少女有些發獃,久久沒有反應過來,她剛才是真的被嚇到了。

只是她沒想到步塵會放了她,要知道她可是差點將步塵的命根子給斬斷,步塵應該是很恨她才對。

良久,少女在水中站了起來,召回自己的長江,獃獃的看著步塵離開的方向。

她這個時候如果去追的話,應該可以追得上,因為岸邊分明還有著血跡存在,顯然是步塵的命根子流出來的。

「似乎是我太衝動了,不過,居然敢說本姑娘一馬平川,真是可惡,咦?」少女緊咬貝齒,心中有些耿耿於懷。

身形閃動,少女出現在了岸邊,伸手從地上撿起了一塊玉佩。

「步塵!」

一番查看,少女在玉佩的一面上看到了兩個字。

「這是剛才那傢伙留下的,他叫做步塵么?似乎千林劍宗的內門弟子中沒有一個叫步塵的,外門弟子中似乎也沒有,這傢伙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可惜剛才那傢伙臉上黑乎乎的,我都沒看清他是什麼模樣,不知道我剛才那一劍會不會把他給廢了!」少女低語著,腦中不禁浮現出了之前的一幅幅畫面。

「那傢伙還挺厲害的,明明只有凝形後期的修為,居然能夠震飛我的劍,不過他那只是運氣好,以後再見到的話,一定要讓他知道本姑娘的厲害。」少女手握玉佩,無比自信的說道。

而這個時候,步塵早已是跑遠了,確定少女沒有追上來以後,他才在另一條溪流邊停了下來。

或許是因為失血過多,此刻步塵的臉色有些蒼白,身體更是出現了乏力的感覺。

「倒霉,洗個澡而已,居然也遇上這種事兒,那個女娃也是夠狠的,居然想讓我變太監,還好我擋的及時,要不然即便不變太監,這玩意兒也廢了。」看著命根上的劍痕,步塵心中一陣慶幸。

要是這東西真被少女一劍給削掉了,那他還有什麼顏面活下去?

「還好我體內有著許多的靈參精氣,希望可以完美的治癒,千萬別留下什麼後遺症!」靜下心來后,步塵開始將體內殘存的靈參精氣匯聚到下身。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