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面,慕容飛鴻嚴陣以待。

對面,慕容飛鴻嚴陣以待。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前七斬,以速度和方位多變為優勢,第八斬的旋風斬,韓棠施展開鬼影穿空,幾乎將速度提升了一倍,連續三劍,金靈劍都撞在了慕容飛鴻的青芒劍上,將他逼得連連後退。

第九斬和第十斬,稱為雙斬。

不過,韓棠沒有魔獸輔助戰鬥,做不到虛實難測的雙斬,但他做出臨時改進,增加出飛劍斬,在短促距離上,突然脫手飛出的金靈劍,幾乎擦著慕容飛鴻的臉頰劃過,將他逼出一頭冷汗。

因為實力基礎,加上修鍊天賦,韓棠領悟得很快,不足半天時間,已經基本掌握了鷹擊十二斬,還在原來的基礎上,做出了某種適合自己的改進。

然而,他並未想到,很快就動用了鷹擊十二斬。

而且,幾乎關係生死。 「鐺!」

半空中,驟然一聲激烈撞擊。

火星飛濺。

青芒劍倉促一閃,堪堪擋住了背後斬來的金靈劍,第八斬的旋風斬,韓棠改變了攻擊方位,將同一個角度的連續三斬,變為環形斬,幾乎在瞬間環繞慕容飛鴻一圈,眨眼一圈,劈出三劍。

速度極快,角度刁鑽。

就算慕容飛鴻已經熟練掌握鷹擊十二斬,還是被韓棠的凌厲攻擊逼迫得狼狽不堪,青芒劍倉促揮動,加上憑藉先天熟悉的優勢,才勉強抵擋下詭異三劍。

然而,背後一劍,太過刁鑽。

他幾乎已經來不及揮劍,只能在倉促中,將劍貼在後背上。

金靈劍轟然砍在他後背上。

兇悍撞擊力驟然傳來,他事先壓低了木元素的強度,整個人支持不住,猛然向著前方虛空衝去。

再轉身,臉龐就有點倉皇。

韓棠斜舉金靈劍,沉穩站在半空,靜靜注視著他,臉上笑意悠然。

「飛鴻兄,我這攻擊改進,怎麼樣?還不錯吧?」在實力增強之後,韓棠對元素的操控越發嫻熟,將自己支撐在虛空的時間明顯增加,已經具備悠然應對的姿態。

「你就是個妖孽。」

慕容飛鴻將青芒劍扛在肩上,爽朗一笑,向著韓棠而來。

「這套鷹擊十二斬,修鍊到第七斬,我用了整整七天,才算勉強入門,至於後面的第八斬,旋風斬,我直接用了半月,還沒能達到嫻熟境界。」慕容飛鴻淡然笑著,細細數算著自己最初的修鍊經過,順手拍了下韓棠的肩頭,笑道:「而你,不過半天時間,便將我的驕傲全部擊碎。」

「還順帶改進了戰技,變得更加適合你。」慕容飛鴻被震撼,笑著望向天空,感嘆道:「什麼叫差距,這就是差距,我對修鍊的認知,又被你刷新了。」

韓棠揉了揉鼻子,淡然一笑。

「感到無地自容了,怎麼辦?」慕容飛鴻輕輕說著,悠然轉過頭來,望著韓棠,笑問道。

「既然無地能容,咱就以天為地,整天飄著。」韓棠心思一轉,很巧妙地接下慕容飛鴻的調侃,隨即也拍了拍他的肩頭,笑道:「至少,你還獨家掌握著雙斬,以及十一斬和十二斬,那才是最具殺傷力的地方。」

「不錯,我又信心倍增了。」

慕容飛鴻明朗一笑,彷彿在回憶,慢慢說道:「第十一斬,是虛實雙疊斬,按照威力來說,的確比旋風斬和雙斬更強,當然,這一斬,同樣需要魔鷹戰魂的配合,攻擊之時,魔鷹幻化的身影在前,我的真身緊隨其後,當對手破掉幻影時,我的攻擊已經逼近,那時的致命一擊,很少有對手能躲避開。」

「呵呵,這是種虛實結合的打法,不得不說,很陰險。」韓棠在腦海中想象著,悠然笑著讚歎,「抵擋住初次攻擊,那麼,幾乎毫無間隔的第二次進攻,就變得很難防禦了。」

「是啊,這正是精髓所在。」

慕容飛鴻極為贊同地點了點頭,隨即神秘一笑,道:「不過,第十二斬,才是威力最為驚心動魄的一斬,這一斬,至今還沒落空過。」

「哦,是么?」

韓棠目光一閃,興趣頓時大增。

「第十二斬,就叫天衣無縫斬。」說到這個名字時,慕容飛鴻神色微微變得凝重,清亮的眼眸中,悄然閃出自豪的光澤,「天衣無縫,顧名思義,就是攻擊密不透風,讓敵人陷入無處可逃的境地。」

韓棠在聽著,也在快速想象。

「天衣無縫斬,幾乎囊括了前十一斬的精華,將速度、詭異度,攻擊密度,干擾性,虛實性,全部融合進去,是最為兇悍的一斬,也是鷹擊十二斬里,畫龍點睛的一斬。」慕容飛鴻說著,似是有感而發,順勢一揮手,瀟洒劈出一劍。

「這一斬,形式如何?」

小村醫大春天 韓棠想象過很多個情景,隨即認真地望著慕容飛鴻,沉聲問道。

「施展者,分化出虛實兩條身影,而魔鷹也分化出兩隻,然後,從四個方向和角度,同時展開攻擊。」慕容飛鴻望著半空,也在想象著,「四條身影,瞬間佔滿虛空,從上方下方,左右前後,展開密不透風的致命一擊,攻擊密度大,干擾性強,虛虛實實,詭異難辨。」

「總有一擊,能命中!」

話到此處,他極有信心地一笑,道:「所以,我才想傳給韓棠少主。」

「我一定不會辱沒這套戰技。」韓棠笑了笑,露出個頗為鄭重的表情,隨即卻是悠然聳了聳肩,無奈道:「不過,進行某些改進,恐怕是無法避免了。」

「這是天才的行為,無力評論。」

慕容飛鴻微微苦笑著,話鋒又一轉,「不過,我很期待,你能將這套戰技改進到何種層次?威力又會達到哪種境界?」

「這個,需要時間。」

韓棠也有點無奈地笑笑,抬頭看了眼陽光,說道:「時間真快啊,幾天又過去了,也到了我離開城主府的時候了,一晃眼,半月都快過去了。」

「明天走?」

慕容飛鴻望著韓棠,沉聲問道。

「是。」

韓棠似是有點感慨地點了點頭,說道:「不能再耽擱了,五天之後,就是家族角逐的日子。作為韓家成員,我其實不太想參加,但身份在那裡,實在無法逃避。」

「呵呵,我對韓棠兄的勝出,沒有懷疑。」慕容飛鴻輕輕將劍收起,很乾脆地彈了個響指,「至少,在那封金地帶,乃至整個東城,天賦能達到你這種水平的,不多,確切說,沒有。」

韓棠悠然笑了笑,語氣悄然鄭重,道:「我明天離開的消息,還是不要通知兩位公主了,我靜靜走就行,免得她們出來送別,弄得興師動眾的,引起某些不必要的注意。」

「這……」

慕容飛鴻猶豫了下,在快速思索后,慢慢點了下頭,沉聲道:「好吧,韓棠兄已經遭到兩次偷襲,再招搖過市,的確容易引起注意,帶來某種兇險。」

「關鍵是,我還會時常光顧城主府嘛。」想到慕容姐妹的魅力風情,韓棠悠然笑了下,神情又變得輕鬆愉悅起來,瀟洒說道。

慕容飛鴻走在他身邊,忍不住會心地笑。

春末夏初,天亮的早。

天剛蒙蒙亮,城主府外已經傳來隱約的喧囂之聲,而韓棠也沒跟慕容誠打招呼,隻身一人,靜悄悄地離去,他這樣做的目的,一是嫌麻煩,二是為了減少注意。

神秘殺手雖然隱藏,但必然還在暗處。

下一次偷襲,將無法預料。

韓棠一身灰衣,城外人流熙攘,清晨的城主府廣場相當熱鬧,人流涌動,摩肩擦踵,各種商業活動一應俱全,場上氣氛相當熱烈。

韓棠在衛士敬畏的目光注視下,悄然走出府門,在明暗交替中,走向人群。

韓棠靜靜潛入,低調前行。

他的衣著太普通,也沒有東張西望,幾乎沒有人留意到他。

他速度輕快,很快便穿行過六七丈,與城主府已經有些距離,那些守城的衛士更是難以看見他的身影,韓棠不去理會兩側賣家的招呼,專心前行。

不過,即便如此,他也是保持著機警,留意著兩側和身後。

偷襲者會在何處,他無法預知。

然而,他剛剛穿行過人群兩丈,突然,前面出現一陣騷亂,密集熙攘的人群匆忙向著兩側分開,眨眼間閃出一條空闊的道路。

韓棠悄然抬頭,臉色隨即一變。

眼眉霍然皺起。

他的目光,也在剎那間變得陰沉起來。

七把劍,七個男子,排成特別的陣勢,在前面一丈外,將道路攔住。

人群在後退,形成一個巨大的包圍圈。

韓棠頓時閃現出來,在包圍圈中,頃刻間與七把劍形成針鋒相對之勢,氣氛在怪異中,悄然迅速繃緊。七把鋒利慘白的劍,齊刷刷指著韓棠。

七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個個面無表情。

韓棠站住,冷冷注視著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一時間並沒有說話。

他看得出,這七個年輕人只是殺手而已。

果然,從七個年輕殺手後面,緩緩走出了兩個人,同樣的兩個年輕人,一個手中拿著摺扇,臉色雖冰冷,神態卻悠然,幾乎是搖著摺扇走出來的,而另一個,油頭粉面,行走間,還有點不穩。

「洪奇?!」

韓棠眼線悄然收縮,這傢伙,果然沒有善罷甘休。

拿摺扇的青年,大約二十六七歲的模樣,完全公子哥的風範,身材頗為英武,韓棠對他不熟悉,但認識,他就是洪奇的親哥哥,洪異,似乎在地雲國的天成派中,據說天賦不錯,頗有些實力。

「你就是那個韓棠?」

對面一丈處,洪異輕輕搖著摺扇,拿眼斜瞥著韓棠,悠然問道。

韓棠眉頭緊皺,冷漠不語。

周圍人群傳來一陣騷動,似乎有人辨認出了韓棠,畢竟,韓棠現在是整個封金地帶和東城的名人,特別是揭榜應招之後,很快便被整個東城的百姓記住,迅速成為熱議的對象。

「聽說,你在七劍山混了八年,結果是浪得虛名,最近被逐了出來。」洪異悠然說著,摺扇收起,輕輕敲打著手掌,臉龐上閃過一抹嘲笑的神情。

「別廢話,有什麼事直說。」韓棠輕輕吐出口氣,悠然說道。

洪異眉頭陡然一皺,厲聲道:「是你踩斷了我兄弟的腿?」

「不好意思,他腿長得太不結實了。」望著怒氣沖沖的洪異,韓棠從容不迫地一笑,臉上瞬間露出個極為明媚的微笑。 韓棠這輕描淡寫的表情,配合著極為悠然的話語,差點沒將洪異氣得當場吐血。

什麼?

洪奇的腿不夠結實,才被他踩斷了?

這他媽的是什麼歪理說?

簡直就是混賬話語,還混賬到了極點,洪異原本還微微眯著的眼睛,陡然睜開,裡面閃出了熊熊怒火和急速暴漲的殺意。

手中摺扇驟然停住,他惡狠狠地盯著韓棠,冷聲追問:「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旁邊,洪奇咬著牙,同樣是怒火三丈。

先前在城主府落敗,已經嚴重受辱,現在,當著眾人的面,依舊被韓棠輕鬆侮辱著,這口惡氣,他如何咽得下去?

他臉龐漲紅著,呼吸粗重。

「我的意思是,你兄弟的腿,太軟,長得對不起他老爹老媽。」韓棠淡淡掃過洪異怒火洶湧的臉龐,淡然一笑,順手一拍額頭,愧疚道:「忘了,你們是親兄弟,一個爹養的。」

周圍人群中傳來嬉笑聲,此起彼伏。

雖然這對洪家兄弟,知名度比不上韓棠,但也是封金地帶長生會會長的兒子,圍觀者中有不少封金地帶的人,現場一番快速傳播,這對兄弟的知名度頓時大增。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