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體內怎麼會有絕情蠱?這是什麼時候中的蠱毒?

她的體內怎麼會有絕情蠱?這是什麼時候中的蠱毒?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葯老的一枚丹藥,加上軒轅御景的一滴血,直接將洛傾羽腦海里關於他這個男人存在的所有記憶都刪除了,自從半年前洗獸池第一眼開始,到半年後的離開,這中間,洛傾羽能夠記得每一個細微的過往!

唯獨,這些過往中,沒有這個男人的一絲影子!

絕情蠱是從軒轅御景身上出來,鑽入她的心脈的,所以關於這一段,她的腦海里卻是不存在!

「哼!絕情蠱,絕情絕性,只要你敢動情,我便吞了你整個心脈,讓你成為一個無心之人,讓你立刻殞命!」沒成想,這絕情蠱因為如今的寄主是一位靈力十分高強的仙階尊者,寄主靈力高了,它作為一條蟲子的靈力自然也是成倍的翻升,如今,就連它自己都有些意外,一條蟲子竟然會說話了。

「蟲子也會說話?」洛傾羽見過了各種詭異事件,這個異世界,就沒有不會說話的主,樹木還開口呢,更可況一隻蟲子,她立刻便接受了這個事實:「絕情蠱,這東西我知道,就是不能動情唄,放心了,本姑娘清心寡欲,不會動情的!」

「且!」蟲子冷冷嗤鼻:「不動情,你哪裡來的寶寶?想用寶寶來威脅我,想得美!我告訴你,我已經很快就能夠羽化,若是我羽化了,你這寶寶對我壓根造不成威脅,到時候,我就吃了你的寶寶……」

「你說我這寶寶是跟誰動情懷的?」洛傾羽儘管腦袋疼的要炸裂,但是她還是忍住了劇痛看著這血紅色的蟲子,問道。

「當然,你跟那個軒轅……」絕情蠱冷笑一聲,昂頭就要說下去!

「嘭!」突然而來的一聲巨響,洛傾羽只感覺胳膊上一陣溫熱,絕情蠱頓時趴在她的心脈周圍不動了,而她的四周,黑暗之色開始涌動,就如一汪深黑色的潭水,被投入了小石頭,開始漾起了波紋似的! 「啊~~」絕情蠱感受到外界的威壓而休眠,洛傾羽又回到了那黑暗之中來,蕩漾的黑暗波紋彷彿要將她吞噬似的,腦漿翻湧,洛傾羽忍不住喊出了聲。

「羽兒!羽兒你醒醒,看著孤!」溫潤的聲音,著急的喊著。

洛傾羽努力睜開眼看過去,一張臉,眉宇冷冽,眸光深邃,鼻樑英挺,唇……

「不,這不是閻王!」洛傾羽努力睜大眼睛想要看清楚,卻發現黑暗又一次侵襲而來,周身如要爆炸一般的感覺讓她將剛才朦朧之中睜眼看見的那張臉又忘記了,只是,忍著劇痛的她搖頭,她覺得,那肯定不是閻王。

「丫頭,丫頭!」

「老大!」

「羽兒,你醒醒!你一動要剋制住自己的衝動,你不會成魔,你雖然是妖,但是你是必須要成仙成神,要成為這三界巔峰尊者的仙!你是仙!」閻王的聲音著急,完全不若他平素毒舌又清冷的語氣。

呼吸越來越沉重,洛傾羽感覺自己的身體內彷彿要長出尖刺,她感覺自己的手指甲長了,捏著的拳頭被指甲撐開,指甲竟然會冰冰冷,彷彿還刺破了手心,疼痛襲來……

「不,羽兒,你千萬要剋制,你不能……」閻王的聲音更為焦急,他抬手在半空狠狠的對著自己的心口一擊,隨後指尖下划,將心間血盡數的從手腕上滲透進了洛傾羽的胳膊裡面,他已經看見了洛傾羽被他抓著的這條胳膊變了顏色,金色的胳膊,暗紫色的指甲,手背上青筋暴突……

青蓮之血逆轉,若是再不剋制,妖便真的成魔了!

怎麼辦?怎麼辦?

閻王表面上依舊是清冷風姿在半空中凌空而立,但是他的內心卻是如萬馬奔騰著,看著火元素光芒照耀下,黑色玄氣裡面的小丫頭青筋暴突的手臂和深深擰著的眉宇,他知道他的羽兒此時痛苦無比,他更知道,如此羽兒若是放棄抵抗心魔衍生,她便會立刻輕鬆不再頭疼全身痛……

「啊~~」劇痛又一次襲來,周身血脈彷彿在和一股侵襲進身體的血脈在鬥爭,這鬥爭的過程之痛苦,洛傾羽難以形容,她只覺得自己即將要爆炸,只覺得自己此時除了死,已經沒有別的選擇會更痛快些!

「羽兒……不然,你就成魔吧!孤,陪著你,傾了這天下!」閻王咬著嘴唇,神色森冷的說道,不知不覺間,他的臉上有晶瑩的淚滴滑落。

羽兒疼,他更疼,羽兒的一切都疼在他的心裡,數萬年了,這個女人生生死死,竟然在地府和人間之間穿梭了上千次,穿梭了數萬年!

這是他甘願承受的懲罰,為羽兒當初跳下誅仙台,他對自己的這最殘忍的懲罰!

數萬年的見與不見,地府之中,他等待著她的每一世情劫過後殞命而來,他會去遠遠的看她,看著她的魂魄在地府飄蕩,看著她為每一世情劫之後不能忘記而痛苦不堪……

那時候,他也想過說這樣的話,但是,他知道,他的羽兒唯有歷經這麼多的情劫,才能徹底將對女媧娘娘的愧疚贖清,他知道他的羽兒秉性剛烈,女媧用自己補了天,她若是不經歷千世情劫,她斷然也不會再苟活於這三界之中的! 如今,看著羽兒再一次痛苦的模樣,看著她努力剋制著自己不將妖性爆發出來,看著她的痛苦,閻王的手竟然放開了洛傾羽,他眸光森冷而篤定,他凌空而立站在火元素光芒之外,看著被洛傾羽盡數吞噬的火元素已經慢慢變淡,隨後沒了光澤,而洛傾羽卻是全身被黑色的玄氣包裹……

閻王冷冷道:「羽兒,成魔吧!孤,在這裡!」

「不,丫頭怎可成魔,你瘋了嗎?」地上,歐陽雲逸衝天而起,他的一側胳膊受傷,他舉起另一隻胳膊,一拳狠狠的朝著閻王擊打了過去!

「嘭!」閻王的身子瞬間被歐陽雲逸這力量強大的一拳給打出了好遠去!

「噗!」落地,艱難的撐著身子爬起來,閻王剛看向看空,只說了半句話:「羽兒,不要痛苦……」他一口鮮血吐出,整個人的身子往後倒了過去。

「閻王!」朱雀和飄雪以及黑六等人趕緊的跑過去,他們邊跑又邊看向半空,喊道:「老大,老大,你低頭,看我們,我們是你的屬下,你看著我們……」

「丫頭,忍住,剋制住啊!你只要剋制住本心,一定會戰勝妖魔的!」歐陽雲逸也無奈,他如今築基層還未完全打開,他之前的萬年靈力早就給了丫頭,如今,他的靈力壓根幫不上丫頭的忙!

最主要的是,這妖魔是人本心衍生而成,任何外人都只是一個輔助作用,要剋制,就得要洛傾羽她自己才行!

「怎麼辦?歐陽雲逸,你趕緊說啊!」白虎上前,接住了自半空掉落下來的歐陽雲逸,他著急的捏著歐陽雲逸的肩膀,嚷道。

「對呀對呀,著急死了人了,快說呀,老大若是成魔,我們也都做妖魔好了!」飄雪著急的在地上使勁跺腳,她看向半空中,全身被黑色玄氣籠罩,始終掙脫不出來的洛傾羽,咬著牙,狠狠的說道。

「對,若是老大成魔,我們便也是魔!我們生是老大的人,死是老大的鬼!」包括百花小鎮的一干人,這整個神羽軍團都在吶喊著。

唐味 「喊什麼?」玄武冷冷的一聲喝,隨後他的眸光掃向眾人。

這些人中,就算是朱雀都在點頭,千年前,當時洪荒亂世之際,天下紛亂不堪,疲累至極的她當時都想過不再為天下黎民百姓而戰,而是自己成妖成魔,將這天下給收了,朱雀認為,天下百姓,壓根就不會在乎這是一個妖魔的世界,還是一個神仙的世界,三界之內,都有自己的生存信念,妖魔獨霸天下,也可以做一個讓天下太平的好妖的。

玄武走到朱雀面前,他看著朱雀和朱雀身側的血麒麟,眸光微眯,道:「妖魔亂世,百姓的心性會轉變,屆時,天下大亂,互相猜忌,互相吞噬,怎麼如此?」

「你說的這個誰不知道?」血麒麟冷冷的看著玄武,道。

「既然你知道,那你就該相信她!」玄武抬手指著半空,他仰著腦袋,喃喃道:「自認識她,本尊就一直相信,相信她絕對會戰勝自己,戰勝一切!」 「呵!這才是真正的小龜吧?!」白虎轉頭,看著玄武,淡笑道:「我早就覺得你不對,小龜啊,你始終沒有那條臭蛇那麼陰冷孤傲,儘管你裝的很像,但是你對丫頭如此關心,可早就出賣了你,那條臭蛇哪裡會真正的關心丫頭!」

「嘭!」一抹掌風襲來,白虎一個激靈,閃身跳開。

「你抽風啊,臭烏龜!」白虎惱怒的瞪著玄武,罵道。

「我告訴你,我就是那條臭蛇,既然你如此嫌棄,那以後都別靠近我!」玄武說完,他一個腳下微微一用力,飛上半空,他凌空停在洛傾羽身側,他的聲線冷冽,他眸光咄咄的盯著洛傾羽,深深的吐出一口氣,玄武抬手,一抹暗金色的光芒便朝著洛傾羽而去……

「小武,你幹什麼?!」小龍龍抬頭,對著半空吶喊一聲,隨即他幻化元神,飛身朝著玄武而去!

小龍龍原本是坐在一側石頭上休息的,這幾日,他也是打的太累了,如今,對於洛傾羽出現的狀況他也是著急的,但是他和歐陽雲逸的想法是一致的,如今這景象,唯有洛傾羽自己解決,用靈心戰神心魔才好!

可是,他看著眾人這吵吵嚷嚷的,他還沒想好如何好好的勸服眾人,讓大家耐心等待洛傾羽自己羽化自己呢,結果,一抬頭竟然看見玄武這傢伙竟然自己上去,用吸星大法將洛傾羽的魔化靈力都吸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小龍龍著急了!

不但小龍龍著急了,朱雀、白虎和學期靈等人都著急了!

一干人對著半空喊著:「小武,別這樣,你這樣回頭老大清醒過來,她會自責的!」

「嗷~」青龍盤旋,小龍龍由於最近這半年真的是吃了太多肉的原因,所以他發現飛身而上之時,由於體能有限,而一用力,竟然元神幻化出來了,縱然如此,他便是一個俯衝,直接沖著玄武而去,他準備從玄武和洛傾羽中間衝過去,將吸星大法給分散開……

「你敢過來,我便死在這裡!」玄武突然抬手對著自己的腦門,他看著小龍龍,眸光冷冽……

「小武,你瘋了?!就算是你將老大救了,你卻犧牲了自己,等老大清醒,她會難過的!」飄雪對著半空喊道。

「沒想到啊!」白虎幽幽的嘆了一口氣,說道:「昔日,小武總是對丫頭橫眉豎眼的,從未見他有多麼親近過丫頭、讚美過丫頭,但是,如今,我才知道,小武,其實才是真正的將心和行動表現的一致的真男人!」

聞聽白虎如此說,一側的朱雀眼眸微微暗了暗,不過隨即,她便抬頭對著半空中的玄武道:「小武,你做的好!你是我們四大神獸的驕傲,為了老大,該的,若是需要,小雀來陪你!」

朱雀說完,飛身欲往半空而去……

「不用!小雀,我一人足夠了!吸星大法是昔日在北冥學得,這是魔功,我本就犯了戒,所以此番也算是我將這吸星大法還給天君和佛祖的了!」玄武搖頭,阻止了朱雀飛上半空去幫助他,他的手下加重了幾許力道…… 濃郁的黑色玄氣直接從洛傾羽的身上被玄武給吸走了,玄武周身,黑色越來越凝重,而隨著玄武周身黑色的凝重,洛傾羽的周身,卻是出現了些許乳白色的光暈!

「小武……」朱雀對著半空,淚流滿面。

「咱們都跟著丫頭,不就是想著幫助她,為了她出生入死,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嗎?」玄武看著眾人,看著朱雀,最後,他對著地面的朱雀,淡淡一笑,道:「小雀,我喜歡你,喜歡了上萬年!」

「小武……」朱雀咬著牙,半響,她抬手抹乾臉上的淚水,仰頭道:「我知道,我都知道,小武,若是咱們神尊也有來生,小雀便嫁給你!生一堆……小烏龜也好,小蛇也好,或者小鳥也罷!」

「嗯!」玄武笑了,他的唇角有暗黑色的血流下來,但是他的臉上卻有著一抹從未見過的笑容。

「他是不想讓自己成魔與大家為敵,所以,他將吸附過去的妖魔玄氣全部都用自己的內力在抵抗,如此,等於他在自殺啊!」歐陽雲逸難過的直跺腳,他抱著一隻胳膊仰著腦袋,喃喃道:「小武,小武……」

青龍無奈,只得在倆人周圍盤旋……

地上,就連血麒麟和饕餮等人都紛紛咬著牙抬頭看著半空,驀然間,血麒麟彷彿想到了什麼,他呼出一口氣,對著半空喊道:「小武,你就放心大膽的出手吧,你麒麟叔支持你,你是好樣的!」

「嗯!」玄武點頭。

白虎轉過頭看著血麒麟,卻見對方的眸光微微閃了閃!

……

「老大,老大,你醒醒!」洛傾羽的耳旁,是焦急的聲音。

睜開眼,洛傾羽卻見面前是無數張臉,她發現自己仰面躺著,躺在一件純白色的長袍上面,這長袍看著該是歐陽雲逸的,四周圍都是她的那些寶貝手下,飄雪、黑六、朱雀和山鼠精等等,他們的神情中是滿滿的焦急和喜悅參合之色。

「我這是……」洛傾羽甩了甩腦袋,道:「黑暗玄氣沒將我給拖走?!」

「沒,沒!」眾人趕緊搖頭。

「老大娘娘,是玄武神尊救了你!」山鼠精抬手往一側一指,嫩生嫩氣的說道。

洛傾羽鬆開揉腦門的手,轉頭,卻突然眸光微微一縮,她趕緊起身……

半空中被玄氣包圍,黑色玄氣不停的侵襲她的意志的時候,洛傾羽當時聽到了許多呼喚聲,也同時聽到了一個聲音很像玄武,再後來,她的周身就有玄氣被吸走,直到她昏迷……

「小麟,你們在幹什麼?小武怎麼了?」洛傾羽走上前問道,她看著地上,玄武周身竟然也被黑色的玄氣包裹,而歐陽雲逸、血麒麟和阿立以及羅勇等一干人坐在四周將玄武圍住,他們的手掌心裡都是乳白色的真氣光芒,這所有的光芒最後匯道血麒麟的身上,而血麒麟則是對著玄武的胸口,將這些人的真氣全部輸入給他!

他們一共六個人,六個人的靈力修為都算上乘的,血麒麟因為血珠送給了軒轅御景,所以此番,儘管他是仙獸級別的尊者,但是靈力卻也和羅勇等人差不多水平了。

洛傾羽看著這情景,怎麼感覺他們在用一種陣法,要對玄武做什麼似的,她皺眉,問道:「你們這是修羅陣法,是要將玄武體內的蛇和小龜分離?」

「老大,你先調息一下!別管他們了,他們一會兒就好!」一側,朱雀上來將洛傾羽扶著,她抬手遞上來一枚血紅的丹藥,道:「那,這是洗髓丹,歐陽仙尊給你的,趕緊服了,將築基層好好鞏固一下,之前受了那麼大的傷!」 「嗯!」洛傾羽再看玄武一眼,隨後她點頭,將那枚丹藥拿過來,直接吞了進去,丹藥入腹,猶如萬支鋼針飛射向身體的奇經八脈,這劇痛,也只有洗髓之人才能知曉,沒法用言語來形容的疼痛,讓洛傾羽剛從黑暗玄氣中解脫出來,又在這同一天,第二次經歷猶如煉獄一般的痛楚!

「啊~~」一聲吶喊,不是來自洛傾羽,而是來自玄武,衝天的黑色玄氣,帶著一抹淡淡的魂影!是一尾蜿蜒的蛇形狀。

一側,儘管劇痛到生不如死的地步,劇痛到臉色已然完全蒼白,嘴唇也沒有一絲血色,但是洛傾羽卻依舊是穩穩的盤腿坐著,這疼痛是歷練,是洗髓伐經,是讓靈力穩固,有信念,疼痛便也就能夠忍!

待到洛傾羽的洗髓伐經了一個周天,玄武那邊還沒有好,這倒是讓洛傾羽也有些著急了,她轉頭,看向神情略微有些躲閃的朱雀問道:「是不是在這之前,玄武用吸星大法將我的妖魔之氣給吸走了,此番他們是在對他幹什麼?!」

「這個……」朱雀的嘴巴微微動了動。

「已經成功了,只需要將小武的真氣還給他便是了!」恰在這時,血麒麟收手,睜開眼說道。

「小麟,你將小武怎麼了?!」洛傾羽看著血麒麟,上前問道。

血麒麟自然知道什麼事兒都不會瞞得過洛傾羽,他便抹了一把額頭的汗珠,站起身,對洛傾羽說出了實情:「是這樣的丫頭,因為妖孽之氣太重,你差點兒成魔,小武為了救你,他用了吸星大法,將你身上的妖孽之氣轉移給了他自己,不過,本天尊貌似記得曾經卯日星君說過,他為了將這天下獨霸,他衍生出了九個分身,雖然後來被后羿那小子將八個分身都射殺了,但是,他當時也是著了魔的,是天君和女媧娘娘用靈力置換,將他的所有靈力都抽出來,歷經天君等人的靈力築基層,在眾人體內遊走一遍,吸收了天君們的純凈靈力,之後再還給他,如此,他便是今日的卯日星君,已經在這三界之間數萬年之久了!」

「所以,你就用一樣的辦法,將小武體內的兩個分身給剔除了一個?」洛傾羽抽出羅帕遞給血麒麟,問道。

「嗯!」血麒麟點頭,隨後他微微歪了玩腦袋看向一邊被朱雀扶著躺下的玄武,笑道:「老大,小麟成功了!」

「嗯,很好!小麟,謝謝你!」洛傾羽點頭,她深吸一口氣看向玄武,她一直能夠感受到玄武對自己的關心,但是她卻沒有想到在關鍵時候,這傢伙會冒著犧牲自己生命的危險,來救自己,這讓洛傾羽在欣慰之餘,對玄武是深深的感激!

命只有一條,誰都會好好珍惜的,縱然是玄武神尊也不會例外!

「謝什麼,你是我孫媳婦……」血麒麟大咧咧的一揮手,剛說完,他便立刻捂住了嘴巴,半響之後,他才在洛傾羽微眯的眼眸中,訕訕的齜牙一笑,道:「咱們是一家人,不是么?」 「你孫子是誰?」洛傾羽眼眸眯起看著血麒麟。

血麒麟的大眼睛閃了閃,隨後他左右看啊看,意圖尋找幫手,只是此時,眾人見老大沒事兒了,便一個個的都跑去照顧玄武了,壓根沒人幫他。

「我……本天尊是血麒麟嘛……所以……」血麒麟齜牙,訕訕的說道。

「火麒麟?是軒轅御天?是東越國的皇帝……」洛傾羽眼眸瞬間瞪大了,她嘴巴圓張,半響之後才道:「我記得二十多天前,他確實到過西陵皇宮,還帶來了奶娘,昔日在皇宮,貌似他就讓我做他的妃子的?怎麼會是他的呢?」

洛傾羽懊惱了,她覺得她對軒轅皇帝的感情還沒到可以和他生一個孩子的地步啊,這怎麼就不小心有了孩子呢……

「靠!當時什麼情況啊,是喝多了?難道軒轅御天那小子之前在東越國說願意一輩子做朋友,不再覬覦她,是撒謊?」洛傾羽皺著眉頭思考著這麼一個讓她著實頭痛的問題。

而此時,咱們的麒麟大叔卻是一臉欲哭無淚的情景,只見他轉身,一步步的走到小胖子身側,坐下,對著左邊看了看饕餮,對著右邊看了看小龍龍,隨後幽幽道:「慘了,這丫頭以為她孩子的爹是軒轅御天了,這下可好,要完蛋了!」

「你活該!看回頭阿景怎麼收拾你!」左右兩邊,包括在調整內息的羅勇等人都紛紛抬眸,對著血麒麟投來一抹鄙夷的眼神。

血麒麟抬手抓著自己的頭髮,之後他將腦袋埋在膝蓋上,喃喃道:「孫子啊孫子,爺爺啊爺爺,我給你當孫子,你可別怪我啊!」

……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