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紀民廉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的時候,火家保乘坐的專用奧迪轎車停在了郊外的一家農家樂外面。

在紀民廉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的時候,火家保乘坐的專用奧迪轎車停在了郊外的一家農家樂外面。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看着“食爲天”三個行書大字,火家保臉上的表情稍微有了些變化。

當秦偉看到這個在電視上看了很多次的人時,秦偉震驚了,即使是雪兒很少看新聞也知道走進包間裏的是什麼人,一張櫻桃小嘴張的老大。

對於秦偉的表情樊少很滿意,心想“嘿嘿,叫你一直威脅我來,也該讓你吃驚一次了!”

不過秦偉吃驚歸吃驚,但最起碼得禮貌還是有的,叫道:“總理好!”然後就拉出了一張椅子,剛好容下火總理坐下。

見秦偉如此禮貌,火總理明顯對秦偉都了一絲興趣。

如果說之前請秦偉吃飯是爲了感謝,現在他是真心想認識一下這個秦家的子弟了!

笑着道:“秦偉吧?來來來,坐下說話,今天真是謝謝你了啊!”

秦偉哪敢這麼坐着,連忙說道:“總理你先坐吧!”一邊摸着腦袋紅着臉,道:“那是我應該做的,只要是一個還有良心的人都會做的!”

火家保激動的拍了桌子,大聲道:“好一個良心!”然後指着秦偉說道,“你不錯!我很看好你哦!”

秦偉不知道火家保爲什麼會這麼激動,但聽到這麼激勵人的話,咱們秦偉同學的心裏還是很高興的,能得到總理的賞識以後要是在官場混,嘿嘿,哥們怎麼滴也得混個風生水起吧!

樊少看着秦偉得瑟的樣子,臉扭的老高,陰陽怪氣的道:“某人的尾巴都要翹到天上去了哦!”

“火叔叔,好久不見啊!我爸身體還好吧?”

火總理看着這個已有些時日沒看到的男生,笑着說道:“你小子還好意思說啊,上次回京都不去你火叔叔家裏坐坐,當真是叔叔家裏的廟小了嗎?”

“火叔叔冤枉我了啊,上次回家也是老爺子臨時起意的,沒呆多久我就又回來了的,呵呵,下次下次,額,不,這次回去了一定去叔叔家住幾天成不?”

說起這事兒,樊少就一個頭兩個大了,他哪裏敢去火家保的家裏啊?但是出於禮貌他又不能回絕,只好能拖就拖,趕緊應付道。

秦偉卻是迷惑了,看這兩人的架勢,似乎認識很久了,再聯繫起總理的身份,樊少的身份頓時呼之欲出了。

“太子爺?”秦偉望着樊少,癡癡的問着自己,額頭上的冷汗刷刷的流了下來。

包間不大,也就五十多平米,佈置的很雅緻。

秦偉靜靜的坐在下首,雪兒陪在旁邊,首位坐着火家保,樊少陪在右邊剛好將桌子給圍滿。

席間樊少的話很少,秦偉也沒問,他知道要是樊少想說會再告訴自己的,要是自己問了,他又得說自己了。

火家保沒有過多的追問秦偉的事情,畢竟秦偉背後的身份很駭人,而秦偉可能暫時還不知道,可以說誰要是過線了觸碰到了秦家那些層面的東西,呵呵,管你是什麼總理,省長啥的全部都得落馬!

這絕對不是危言聳聽,每個圈子都有每個圈子的規矩,不是說你在這裏是老大在別人的圈子裏面還有人賣你面子。

當然了,意外總會有的,但那是那些特權階級的事情咯!

韓平看着躺在病牀上的屈步富,眼睛裏面精光一閃而過,心想:“嘿嘿,秦偉是不?這次看你不落到我手裏,哼,叫你那麼囂張,真以爲自己一個愣小子就能制住你老子我了嗎?呵呵,笑話,老子這次要你連苦的地兒都沒有!”

正在喝湯的秦偉,噗嗤一聲打了個噴嚏,湯水濺了自己一身。

低聲罵道“媽的,誰這麼無良啊?真會挑時間!”

樊少已經笑歪了,看着湯水從秦偉藍色的t恤上流下,樊少實在忍不住了,哈哈大笑道:“秦偉你小子又做什麼缺得事兒了吧?哈哈哈!”

秦偉頓時一陣白眼,卻是懶得解釋,接過了雪兒遞過來的餐巾紙趕緊到洗手間處理去了。

巖力,韓平兩人規規矩矩的站在牀邊,屈步富的身份他們兩人可是知道的,要不然韓平一個招生辦主任也不會這麼上心的來看望老教授了。

“屈老師,你放心我會找校長反映這次的情況的,您老就安心的養傷吧!”韓平舔着臉,拍起了馬屁,只是他哪裏想到自己一下子拍到了馬蹄子上?

屈步富頓時漲紅了臉,怒罵道“真不是個東西,給老子滾出去!”然後就是呼的將牀上的枕頭砸了過去,韓平哪裏料到屈步富的反映這麼大,一下子沒躲開被枕頭砸了個正着。

巖力冷眼看着這一切的發生,本來他還想給韓平提個醒的,但是想到自己侄兒的手續一直沒辦好,哼,幫你忙?下輩子吧!

PS:更新送到,老酒求支持啊! 同一間別墅裏面,高昊天面無血色的坐在椅子上,剛買的IPHONE 5S 摔成了碎片,但即使是這樣也難以排解他心中的怒火!

“秦偉?又是你!屢次破壞我的好事兒,哼,黃少怕你,我高昊天可不怕!”高昊天越想越生氣,以至於忘記了黃少的交代,也是,一個當慣了公子哥的大少爺突然碰上了一個不買自己帳的人,呵呵,要是他還能忍受那可真是有涵養了!

而偏偏高昊天不是這樣的人,說是眥睚必報一點兒也不假。

高昊天和秦偉之間沒有太多的矛盾,甚至可以說秦偉根本就沒有惹過自己,但就是這樣一個原來連豬狗都不如的男人,現在竟然爬到了自己頭上,更可惡的是他竟然泡到了大一最漂亮的學妹。

人就是這樣,往往得不到的纔是最好的,高大少玩過的女人不少,姿色比楚夢雪好的更是不少,但雪兒給他的感覺就是不一樣,高昊天很想看看這樣一個女人在自己牀上的表現,哼,烈女?貞婦?哈哈,到了老子的牀上,你也得婉轉承歡將本少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當然這些想法高昊天也只是在心裏想想的,真的觸到了秦偉的逆鱗,那後果他還是能預料到的,自己可以擒住甚至可以玩方沁潔,但是楚夢雪不可以,只因爲她已經被秦偉打上了印記——我秦偉的女人!

黃少接到電話的時候沒有過多的責罵,只是淡淡說了句:“我知道了,最近低調點吧!”然後就掛掉了電話,多少讓高昊天有些不爽,只是人家身份在那裏擺着,他又不能說些什麼。

放下手中的電話,黃少仰身躺下。

高檔別墅羣裏面,一個巨大的露天泳池,十幾個赤身裸*體的少男少女高興的在水泊裏面快樂的耍玩着,調笑尖叫呻*吟聲不絕於耳。

“黃少,你看這次火家保到泉城有什麼目的啊?”郭臣坐了起來,端過一杯香檳喝了一口,看着黃少道。

“呵呵,管他呢,咱們玩咱們的,上面已經說好了,既然兩方鬥法,他們總不會插手我們這裏的事兒吧?”

黃少一幅風輕雲淡,好像任何事情在他眼裏都不重要似的。

郭臣卻是知道黃少那是人家有狂傲的資本,更有外人不知的消息途徑,既然黃少都這樣說,那肯定沒問題,道:“哈哈,還是黃少你有本事啊!這麼小的年紀已經能帶動咱們這些二代三代們做事兒了,以後發達了可不要忘記了咱們這些兄弟哦!”

“就是就是!”

“咱們可是兄弟啊!”

…….

一時間稱讚聲不絕於耳,黃少的臉色並沒有太多的變化,在這些紈絝子弟面前獲得稱讚黃少更多的是不屑,要不是爲了擴大影響,哼,這些二流世家三流暴發戶自己纔不會去整合的!

而這恰恰是黃少的高明之處,每家都有每家擅長的東西,既然沒用那就順便拿過了爲自己所用不是更好?

就說郭臣吧,老子郭霍是燕京城商務部部長,掌握着進出口的所有票票,小金庫裏的錢估計至少也是幾千萬了!

“呵呵,田家是嗎?這次新老世家之爭,你當真以爲自己就穩贏了是嗎?真以爲有了一號的支持就萬事大吉了?哈哈哈….好戲還在後頭呢!”

黃少將杯子裏面的酒水一口喝乾,大聲笑了起來,想到自己的部署連那人都覺得高明,黃少覺得這次世家之爭新世家取代老世家已經是鐵板釘釘的事情了!

燕京趙家。

趙憲權拿着最新報紙興高采烈的走進了趙鐵軍的書房,一邊叫道:“好消息好消息啊!”

趙老爺子正在練字,聽到兒子這般不注意形象,頓時氣來,罵道:“叫魂兒啊?沒見到你老子在忙嗎?成何體統啊,咱們趙家的臉都讓你丟光了!”

雖然罵的很重,但趙鐵軍還是有些好奇什麼事情使得兒子這樣開心,問道:“說說什麼好消息!”

趙憲權指着報紙說道:“老爺子,你看啊,這是泉城新聞報道,總理在泉城遇襲了哦!”

“遇襲?”趙鐵軍眉頭一皺,念道,心中有諸多疑惑,但這消息帶來的震撼直接讓他忽略了一些實質性的東西,道:“哈哈哈,這次看紀家如何翻身?竟然發生這樣的事情,真不知道是哪方勢利做的,真是大手筆哇!”

“是啊,是啊!又是在十九大即將召開這樣一個時間點,嘿嘿,紀家人想上位看這次他們能拿出什麼好東西來啊!”

“上位?做夢!”趙鐵軍明顯是惡狼,遇到這麼好的天賜良機怎麼會放過,早就和紀家有仇還不乘着這次時機好好的敲打一下?

“老爺子,咱們趙家這家要怎麼做啊?”自打兒子成了植物人之後,趙憲權就一心撲到了政治上去,弟弟不是掌權的料,以後趙家的攤子還得自己一人來掌舵,趙憲權當然關心這次老爺子會如何安排。

趙鐵軍眼中狡黠一閃而過,笑着問道:“平洋快要退休了吧?”

都是人老成精的傢伙,趙憲權一下子就明白了老爺子話裏的意思,嘿嘿一笑道:“哈哈哈,燕京市委書記也不錯哦?”

突然想到了寧思辰,趙憲權問道:“老爺子,您看寧家這次咱們要不要搭把手哇?”

趙鐵軍眼中寒光一掃,上位者的氣勢一覽無餘望着大兒子淡淡道:“趙家穩步發展纔是關鍵!”

說完就靜靜的坐了下去,書桌上尺長的宣紙上面用楷體寫着一個碩大的“宋”字。

一瞬間趙憲權讀懂了老爺子的想法,陳橋兵變黃袍加身!

趙憲權看着黑暗,說道:“老爺子,老二家的已經到浙川了。”

聽着書房裏面傳出的“好!”字,趙憲權靜靜的離開了,臉上帶着燦爛的微笑…….

稍微處理了一下身上的污跡,秦偉伴着雪兒再次走進了包間。

看着恩愛的兩人,火家保的興致頗高,笑道“秦小子,雪兒不錯哦,以後可不要欺負她啊!”

秦偉低着頭應道:“我知道拉!”手掌裏面雪兒的細手溫軟似玉,當真是柔若無骨。

見得二人如此,樊少白眼看着,只是突然從腦海裏閃過的一個倩影一下子讓樊少渾身打了個寒顫,趕緊說道:“你們兩個能別這麼肉麻了成不?菜都涼了,來來來,火叔叔吃菜吃菜啊!”

火家保很奇怪,樊少怎麼會突然變得這麼有禮貌了,一雙如鷹隼般的眼睛深深的望着樊少,想從他眼睛裏面看出什麼別的東西來,可是他終究還是失望了,心想“難道你真的不知道珞兒的心思嗎?”

一頓飯吃完已經是下午一點半了,因爲火總理下午還要工作,樊少做了一次司機提前告辭離去。

秦偉和楚夢雪攜手回到了山大校園,卻不知道另外一場風暴正在醞釀之中……

PS:更新送到,老酒求支持啊! 當秦偉回到學校的時候已經到了上課的時間,匆匆將雪兒送回教室之後,秦偉就趕緊往教室跑,五百米的距離愣是讓他一分鐘給搞定了。

這不,前腳剛進教室軟件工程課老師就開始講課了!

看着教室裏坐的滿滿的同學,秦偉一陣惡寒,這都是什麼和什麼啊?以前咋沒發現來上課的學生有這麼多?

左瞅瞅右喵喵竟然沒有位置了,終於看到了一個空位,秦偉一個箭步跑了過去坐下。

剛好老師開始講課了,秦偉這才注意到自己的同桌,還是上午的女孩兒。

秦偉回頭笑了笑,低着腦袋想事情去了。

萬羽看着秦偉的樣子貌似不記得自己了,臉上多了一絲難掩的憂傷把手中的工程課書本給翻的呼啦呼啦的響了起來。

進入識海空間中,秦偉迫不及待的問道靈道:“道靈啊,今天到底是咋回事啊?”

“你指什麼?”

秦偉翻了翻白眼,罵道:“靠,你說呢?”想起上午的事情秦偉就覺得不可思議,雖然道靈說過自己的皇極真氣有治病的效果,但後來的事情實在是詭異,秦偉能感覺到自己並沒有進階,但自己又確確實實打敗了血蜘蛛,問道:“我的實力能瞬間提升嗎?”

“啪!”

一聲清脆的敲擊聲響起,秦偉摸着腦袋無語了,臭罵道:“毛線,爲啥又打我啊?”

“擦,老子看你是小說看多了吧?我反正從來沒聽人說過有人會瞬間提升實力!至於真的有麼有,我,嘿嘿,也不知道!”

道字一說完,道靈就忽的一下子消失不見了,秦偉氣的牙齒咬得直響罵道:“靠,你都不知道,爲毛打老子啊?道靈,老子跟你沒完!”

秦偉氣呼呼的出了識海,聽着講臺上的老是講課實在無聊的緊,正想着是不是逃課去玩去,突然身邊的女孩兒說話了。

萬羽是鼓足了勇氣,才用只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秦偉同學,我能請你幫個忙嗎?”

秦偉一愣,疑惑道:“幫忙?”

看着面前這個自己的同學,秦偉是真心想不起來女孩兒叫什麼,這道不是說秦偉童鞋不關心班集體,只是衰哥秦偉的名頭不是白叫的!

除了每週點名的時候能見到秦偉一面,其餘時間很少在教室看到秦偉的人兒,他當然不知道身邊的女孩兒是什麼人了?

萬羽身高一米六幾算是女生裏面的高挑女孩兒了,米黃色的羽絨服搭配着一條紅色的圍巾給女孩兒增加了些許陽光俊俏。

白如嫩脂的秀臉,兩葉彎彎的細眉下面一雙漆黑的瞳孔更是妖冶無比。

秦偉拍了拍額頭,暗道:“靠,莫不是這就是咱們工程系三班的班花萬羽不是?”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