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他非常清楚,他們偉大蠻族這場攻打嶺南郡城的戰爭,已經是真正的敗了。並且,連一點轉機都是沒有了。

因爲他非常清楚,他們偉大蠻族這場攻打嶺南郡城的戰爭,已經是真正的敗了。並且,連一點轉機都是沒有了。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

地面之上,早已滿是蠻族軍士們的屍體。

這片駐紮地上,本來是還有着近五萬的蠻族軍士的,但現在卻是連一萬都不到了,只有着殘餘着的幾千蠻族軍士,開始選擇了逃離這裏。

當然在現在這個時候,他們除了逃離,也是別無選擇了。

最後,在殘餘完的蠻族軍士們逃離完這裏之後,那兩位蠻族的天武境強者,也終於是同樣的選擇了離開這裏。

畢竟,天武境強者也不是這麼容易被殺死的。

至少以陸晨他們現在的實力,以及那位白郡守天武境三重的實力,還是不可能把這兩位蠻族天武境強者給留在這裏的。

不過,走雖然是走了,但他們也是多少受了些傷的。

特別還是那位阿橫將軍,在面對徐庶如此之快的劍法之下,他的身上也是早已就掛滿了彩!

“呼——勝了,終於是打勝了嗎?”

此時,位於一處蠻族軍士屍體十分多的一處戰場之上。

早已一身染滿敵軍鮮血的陸晨,也在這裏獨自一人的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藉此來感嘆着這場戰事的結束。

之所以是獨自一人,那是因爲在剛剛戰鬥着的時候,陸晨直接就是往着一處蠻族軍士的人堆裏給紮了進去。

並且,在那個時候,陸晨還對着自己身旁的軍士們下了鐵令,不到真正的危急時刻,是不允許前來靠近他五十丈之內的!

而五十丈之內是什麼概念?

在先前這人滿爲患的戰場之上,五十丈的範圍內,如果敵軍軍士站着密集的話,那完全就是可以有着過千的軍士啊。

而到了現在,先前以陸晨爲中心的五十丈之內,卻是隻有着他一人是站立着的了。

“嗡!!!”

“恭喜宿主完成第十次簽到任務,從此刻開始,宿主隨時可以進行簽到,以獲取此次簽到獎勵!”

就在陸晨還在靜靜的欣賞着自己周邊的血腥場景之時,一道猶如來自遠古的聲音,也瞬間就是轟鳴在了他的腦內。

而順着這道系統之靈聲音的提示,陸晨也是馬上就回憶起了這次簽到的獎勵了。

那可是一位萬古華夏頂尖人物,以及一道萬古華夏傳奇名將的映像啊!

這等高昂的簽到獎勵,他還是從來都沒有得到過的啊。而今天嘛,他倒是可以好好的見識一下了。

“哈哈哈,來自我們萬古華夏的傳奇名將,快讓我來好好的見識一下吧。”

頓時之間,陸晨就是興奮得如此情不自禁的喊了出來。

並且,在他的腦海之內,他都是已經在幻想着萬古華夏傳奇名將的樣子了。

然而,就在他剛一準備進行簽到的時候。

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卻突然的就是從陸晨的丹田之中傳了出來。

“我……我丹田內的火蓮,好像要發生變化了。”

這一瞬,陸晨整個人都是有些懵了過來。

不過對於修煉者來說,從丹田之中傳出如此奇妙的感覺,那也並不是什麼壞事。

反而,還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好到能讓得無數的修煉者,連睡覺做夢的時候,都是在想那種好事。

而陸晨現在,就是遇到了這種無數修煉者們夢寐以求的事情!

“嗡——嘩嘩譁!!!”

隨着一聲巨大的嗡鳴聲響起,隨後便是見着陸晨的身上,竟是直接就開始燃燒起了實質的火焰! 夜晚,嶺南郡城之外的戰場之上。

在嶺南郡城已經大勝了的戰況之中,這個時候,竟是十分突然的就有着一道火光照亮在了戰場上。

並且,還因爲現在是在夜晚之時,這道火光也自然是格外的顯人注目。

頓時之間,所有在戰場之上活着的人們。下到普普通通的黑甲軍士,上到嶺南郡的郡守白振,竟全部都是把注意力給放在了那一道火光之上。

因爲在他們的眼中所看見,那一道火光之中也正是有着陸晨的身影!

“主公,主公他這是怎麼了?”

“快,快去救下主公!”

很快,在這戰場之上就是有着兩道大吼聲傳了出來。

而這兩道大吼聲也正是出自於陸晨麾下的王賁和單雄信了。

他們二人身爲猛將,也自然是對一些事情瞭解得有些不足的。

不過還好,就在他們想要衝上前去“救下”陸晨的時候。

兩道人影也瞬間就是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並直接就攔下了他們。

“咳咳,典武老哥,雄信老弟你們莫慌,主公這是在突破境界呢,不可打攪主公。”

“哈哈哈,是啊。想不到在此次戰爭大勝之後,陸晨小兄弟還能是有着這等福分,他馬上就是要突破到地武境了呀。”

“嘖嘖嘖,十七歲的地武境強者。在我們這天火王朝之內,這可絕對算是少有的天才人物了。”

而這兩道身影,也正是徐庶和白振了。

他們二人相對於陸晨現在的這種狀態,倒是十分清楚的。

前者乃是因爲來到這個異世界之後,就十分博學,所以才知道的。而後者,則直接就是因爲他已經遇到過的太多太多了。

畢竟,在天火王朝之中。每一位天武境強者崛起之前,可都是先要在一羣地武境強者之中,脫穎而出才行的。

……

而就在這一羣強者,已經是把注意力放在了陸晨的身上之時。

陸晨這個時候,也是早已就開始發生了脫胎換骨一般的變化。

他的身體也是早就自然而然的盤坐在了地上,實質的火焰也緩緩的在他身體周圍燃燒着。

讓得他就像是來自於火焰中的神靈一般,比起凡人,已經就是有着天差地別了。

“如遇想要突破至地武境,則必須凝聚於火焰在體外形成一朵火蓮!在以前嘛,我承認我確實是難以做到的。”

“可是在今日,經過剛纔那番的血腥殺戮之後。這在體外凝聚火蓮,對於我來說,應該就是沒有什麼問題了!”

隨即,陸晨便是直接在心中一狠。隨後就馬上的用着自己體內的靈氣,操控起來了自身燃燒着的火焰。

“嗡———”

一瞬間,陸晨身上的火焰就是燃燒得更爲猛烈了。

在離着他爲中心方圓三丈之內,都是達到了一種極高的溫度,尋常的練體境怕光是靠近這裏,就會被這裏的高溫給直接灼傷。

“功法小火蓮訣,其最妙之處便以火凝聚成蓮。而凝聚成形的火蓮,也是很自然的就有着一種聖潔之感……不,不是聖潔之感,這簡直就是完美。”

“一種純天然的完美!”

隨着陸晨一聲輕輕的低喃聲發起,他身上的火焰在這個時候,也終於漸漸的形成一道巨大的火焰蓮花。

這道火焰蓮花足有一丈之大,完全是把陸晨的身子給包裹在了裏面。

並且,陸晨雖然是在這火蓮的內部,但他的身上卻是連一絲被燒灼傷的痕跡都是沒有。

就好像這些火焰對於他來說,完全就是沒有一樣。

最終,一朵完美的火蓮在陸晨體內靈氣不斷的匯聚之下,也終於是完全的成型了開來。

而這朵火蓮不成形則已,一成形則是瞬間就盛開了開來。

“嘩啦啦——”

一大片火焰直接就是以着陸晨爲中心爆發,即使是在離着陸晨很遠地方之上的人們,在這一刻,也都是感覺到了一道滾燙的熱浪撲面而來。

“哈哈哈,地武境,終於成了!”

這時,隨着這一道熱浪一起的,也還更是有一道爽朗的大笑之聲發了出來。

而這道聲音也當然是出自於陸晨之口了,此刻他身上的火焰也是瞬間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乃是一副宛如新生一般的模樣。

不過這也是很正常的,畢竟大境界之間的突破,可是比起小境界之間的突破,是有着本質的區別的。

“恭喜主公!”

“賀喜主公,成功突破至地武境!”

“太好了,主公他如今也是地武境強者了。”

頓時之間,陸晨麾下的王賁、徐庶、單雄信這三人,就是立即的化作了一道流光衝了過來。

他們對於陸晨的忠心,可是堪稱絕對百分百的。所以陸晨突破了,他們每一個人的臉上也都是洋溢起了如此高興的神色。

“哈哈哈,陸晨小兄弟果然不愧是少年英雄啊,如此年紀便是已然踏入了地武境。可是讓得我這個糟老頭子好生羨慕啊。”

此時,即使是這位嶺南郡的郡守白振,他也不得不來到了這裏,來親自的向着陸晨說了幾句誇讚和恭喜之類的話。

本來,在地位的差距上,他乃是用不着如此的。

可是,在經歷此次大戰之後,他們嶺南郡一方不僅是受到了陸晨的幫助,也還更是見識到了陸晨手中所掌握的實力!

一位區區擁有着地武境一重境界的少年是並不怎麼可怕的,也別說是地武境一重,就是地武境巔峯。

對於擁有着天武境三重境界的白振來說,也都只是一位地位一般的人而已,是遠比不上他自己的。

但是,當一位境界低微的少年,手中卻是掌握着一支堪稱無敵的強軍,和有着數位地武境強者,甚至是天武境強者跟隨於時。

那麼對於這樣的少年,相信在這天火王朝之內,無論哪一位郡守都是絕對會認真對待的吧。

“糟老頭子?白郡守也過於謙虛了吧,再說,我也才踏入地武境而已。在將來,別說是天武境,就是地武境巔峯,我都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達到那般地步啊。”

而這時,見着如此的白振,陸晨也是當即就笑着迴應了道。

不過他的表現之上,雖然還是在笑。但在他的心中,他卻是立即就開始思考了起來,該如何向這位郡守索要報酬!

因爲報酬這個東西,對於陸晨來說可是十分重要的啊。

並且此次戰爭也很明顯,是個人的心裏也都知道,陸晨他們一方的軍隊,是絕對有着巨大戰功的。

甚至還可以這麼說,要是陸晨他們一方人不來支援嶺南郡城的話。

那麼嶺南郡城在面對蠻族大軍兩位天武境強者的情況之下,很大的可能就是會被破城了。

這一點,即使就是做爲郡守的白振,他也是不得不承認下來的。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