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腦子嗡嗡作響,即使是王乾,這一刻也感覺到腦子一陣眩暈,但是以他堅韌的意志剎那間就完全清醒過來。

嗡嗡,腦子嗡嗡作響,即使是王乾,這一刻也感覺到腦子一陣眩暈,但是以他堅韌的意志剎那間就完全清醒過來。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好可怕的審判之城,這力量比起我上次遇到的要大上幾千倍,不過就這一點力量,想要鎮壓我,那也是不可能,今天就和這神仙大劫好好鬥上一場!」

王乾的鬥志已經完全被激發了出來,霍然咆哮一聲,身軀一顫,半邊身軀就從堅固的地面上拔了出來,凌厲的眸光集中在了虛空的審判之城上面。

剛才那次劇烈的碰撞,絕對堪稱可怕,王乾雖然被審判之城直接砸落下來,半個身子都陷入了地底之下,但是他那一拳,蘊含恐怖的生死輪迴大道之力,也不是那麼好受的,巨大的城池底部,一個清晰的拳印浮現出來,拳印周圍道則蒙蒙,即使是以審判之城蘊含無盡的雷霆真意,一時半刻也難以把王乾的生死輪迴之力祛除,甚至拳印周圍,一道道恐怖的裂紋出現,猙獰無比,這裂紋覆蓋的範圍,差不多接近了整個審判之城底部的一半左右,可見王乾剛才那一拳的神威力量。

這僅僅是第一次碰撞,那審判之城似乎有著莫名的意志,一次碰撞之後,只是稍微一個顫動,就轟隆一聲再次狂野地砸了下來。

當然王乾也是不甘示弱,同樣發出可怕嘯聲,繼續衝殺過去。

崩!崩!崩!

一聲聲巨大的轟鳴聲在天劫谷深處不斷響起,這聲音彷彿悶雷一般,震懾人心,虛空一道道波紋朝著遠方輻射開去,大片的山石在可怕的聲波之下,直接被震蕩成齏粉。

一次,兩次,十次,二十次,王乾和審判之城就彷彿兩尊不知疲倦的怪獸一般,不斷蠻橫地撞擊著,沒有躲閃,沒有技巧,就是純粹的力量碰撞,這樣的戰鬥讓人熱血沸騰,王乾甚至都感覺到自己的肉身在這樣的碰撞下一陣陣酥麻,然後體內無數的神秘符籙在恐怖的壓力下變得越發凝練穩定,讓他的肉身更加堅韌,充滿力量。

幾十次撞擊下來,王乾的肉身就彷彿是一塊神鐵,不斷被鍛造,不斷地提升,這是千載難逢的機遇,就連他的生死輪迴大道,也越發凝練穩定,要知道剛剛突破神仙境界,大道之力都不怎麼穩定,但是和審判之城的一次次戰鬥中,王乾的境界就完全穩定下來,省卻了他百十年的苦修。

當然,這樣的事情,也只有王乾這樣的怪胎才能夠進行,如果是一般的神仙,突破的時候遇到這樣的神仙大劫,說不定早就在審判之城的鎮壓下徹底崩潰了,也就不用說鍛煉自己,磨練修為了。

巨大的審判之城底部,一個個清晰的拳印散亂地分佈著,到處都是縱橫猙獰的裂紋,彷彿隨時都要解體一般,王乾的輪迴大道之力到底不是那麼容易承受的,即使是審判之城,在這樣的打擊之下,也趨近崩潰了。

王乾眼眸如電,周圍的一切變化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審判之城上面的變化,自然也被他看在眼裡,再次怒吼一聲,激發出全部的力量,身形猛然膨脹,展現出了法天相地的神通來,化作一尊恐怖的百丈巨人,房屋大小的拳頭,如大斧開山轟隆一聲朝著審判之城再次砸了過去。

「審判之城,給我破!」

巨人張口一吸就是大量的雷霆精氣被塔吞噬一空,直接煉化成精純的能量,融入體內,王乾這一擊出手,就是山崩地裂,空間破碎,電光火石間就狠狠地砸在了審判之城上面。

這是最強的一次交鋒,咔嚓咔嚓,王乾巨大的身軀之上,出現了無數可怕的裂紋,像是一尊即將破碎的瓷器一般,不過一陣陣蒙蒙青光閃過,這些裂紋就完全消失了,周圍無數的雷霆閃電劈殺過來,都不能給他造成一點傷害,沐浴雷海當中,周身電芒環繞,王乾雄踞天地間,彷彿無敵的古神一般,深邃的眸光直直地盯在審判之上面。

轟隆!王乾的肉身都差點直接崩潰,審判之城自然不會得到什麼好處,本來就充滿了裂紋的城池,在這一下恐怖的攻擊下,徹底爆發出來,一道道黑白色的大道紋路綻放出璀璨的神光,巨大的城池終於在王乾這一次的攻擊下徹底爆炸開來,一團團凝固的雷霆精華,城池碎片四處崩潰。

審判之城,碎裂了!

王乾呼呼喘息,這最後一擊,他真的已經竭盡全力了,一切的大道領悟,諸多神通仙術,肉身力量,周天-法力,一切的手段都完全匯聚在那最後一拳當中,也就是他領悟出了生死輪迴大道,可以把自身一切的力量都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形成可怕的攻擊,如果是以前境界沒有突破的時候,他就沒有這種手段,不過這一擊過後,王乾也感覺到深深地疲憊,甚至體內億萬符籙都光芒黯淡,許多地方都裂紋處處,隨時都要崩潰一般,更有不知道多少千萬的符籙當場就在那種恐怖的壓力下消弭一空,顯然打爆審判之城,對於王乾來說,也不是完好無損的。

不過不管怎麼樣,審判之城這一層劫數總算是過去了。

「好,這第一層劫數總算是過了,不過我的消耗還真是有點大了,好在周圍到處都是雷霆劫水,閃電精氣,這種力量最是精純不過,可以為我所用在最短的時間內補充消耗,恢復元氣。」

王乾眼神晶亮,雙手一伸,兩團黑白氣流漩渦就浮現出來,強橫的吞吸力量爆發出來,一道道雷霆劫水,閃電精氣長龍一般融入他的雙手之中,生死輪迴之力在這個時候展現出了可怕的威能,那閃電精氣雷霆精華瞬間就在王乾的大道之力下紛紛瓦解,然後熔煉成了精純的元氣,被他狠狠地吸收,空虛的身體立刻就變得精神飽滿,靈肉充沛起來。 東寧府主瞬間變色,令得那神魔亦是一陣哆嗦,周身彷彿籠罩了無盡的煞氣,連忙說道:「府主府主,我這只是一時糊塗。」不比北域其他幾大府域,有些府域之中強者不少,府主相對於較為弱勢,有些強勢的神魔甚至無視城主法令,可是東寧府卻是不可能,整個東寧府境內,東寧府主擁有近乎絕對的權威,哪怕東寧府境內幾大神魔實力不凡,但是在東寧府主面前也不敢有絲毫放肆。

不過東寧府主也一向深諳做人之道,整日里笑呵呵的,向來交好一眾府域內的神魔,還是罕見如此變色,而這一剎那之間,其身上暴出的可怖氣機,令得這一眾神魔盡皆變色,就是一邊的紫雲侯亦是不禁微微側目,這般實力,距離侯境也不算遠了,旋即想到了昔日東寧府主的名聲,也暗自點頭。

「哼,你要是不想死,就不要想那些不該想的,一旦那位公子有所不滿,那帶來的災難比妖魔同凶獸聯合都恐怖的多,堪稱是我人族的滅頂之災!」東寧府主面色很是冷峻,原本常年浮現於臉上的笑容早已經無影無蹤,周身氣勢牢牢鎖定住那新晉的精瘦神魔,對方成就神魔不久,顯然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而那精瘦神魔在這浩蕩氣勢之下仿若一葉在狂風大浪之中隨風漂浮的扁舟,似乎下一個瞬間便會被這驚天大浪所吞噬,濃郁到極致的殺意幾乎蔓延在身體的每一側,他從來未曾感覺到死亡會如此之近。

「哼,這次饒你一次,你要再有這種想法,我親自廢了你帶你上門請罪,你有幾條命,敢不知死活地利用那位公子。」東寧府主看著對方的心神亦是遭受到了極大的重創,冷哼一聲,氣勢頓消,那精瘦神魔打了一個哆嗦,心神盡寒,想要在一瞬間逃離這個可怕的地方,不過畢竟亦是人傑,清楚地明白此前的形勢,面色漲紅地低下頭說道:「府主息怒,晚輩再也不幹了,還請府主見諒。」

「哼,」東寧府主冷哼一聲不再多言,身側的紫雲侯亦是冷眼一瞪,可憐那精瘦神魔方才被那東寧府主的壓迫收去不久,便再度迎來一記氣勢上的重擊,險些昏迷了過去,看著那東寧府主嫌棄般的向外揮手,再度一揖便快速離去,一時之間,眾多神魔亦是紛紛告退,偌大的城主府頓時靜了下來,唯留有城主府的三名神魔與東寧府主和紫雲侯。

「大人見笑了,府域之中這神魔不知天高地厚,倒也當真是可笑啊。」東寧府主面上有著幾分苦澀,他又何嘗不心動這等計劃,不過想到了可能的後果,便在一瞬間強行散去了自己的想法,他不是那些新晉神魔,他清楚地明白這數百尊王境神魔的分量,也清楚地知曉,東楚皇朝遠遠沒有想象般強大,這是一股足以覆滅皇朝的力量,可笑那新晉神魔竟然還不自量力,想要妄圖利用那尊來歷不明的大勢力,倒也當真不怕引起反噬。

「唉,也難為你了。」紫雲侯亦是一聲輕嘆,東寧府主亦是默然,本來日子好好的,可突然來了這麼一幫可怖的強者居住在自己的城池之內,哪怕對方沒有惡意,可是也不免提心弔膽,堪稱是無妄之災,「不說這些了,倒是你,看來距離侯境的門檻亦是不遠了,倒也不愧是昔日里大名鼎鼎的暴血狂刀。」

聽聞紫雲侯所言,東寧府主面上苦澀更濃,「侯爺莫要取笑了,這一道門檻別堪稱是天塹了,侯境之境突破何等艱難,在下還是有著幾分自知之明的。」

「呵呵,」紫雲侯面上寫滿了嘲諷之色,侯境門檻雖然難破,但是對於眼前的這肥肥胖胖的神魔,他又如何相信對方會被這一道門檻所困住。

……

一時之間,偌大的東寧城盡皆戒嚴,確切地說是整個東寧府域境內所有城池盡皆如此,不少村鎮的居民亦是被東寧府主一道令諭遷徙到了城池之中,雖說這一道令諭使得無數人拋家棄產,但是卻得到了很好的執行,畢竟這個世界並不是那般的平靜,一應居民亦是或多或少有著些許武力在身,更是知曉世道兇險,再加上東寧府主的威望還算是高的,八成的城外居民盡皆遷徙到了城池之中,至於少數的頑固分子,再三勸告之後,也便不多做理會,畢竟東寧府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東寧城中,無數人看著這驟然而來的村鎮居民,頗為好奇,也帶著幾分淡淡的不屑,畢竟相較於城中居民,這些外來者堪稱是他們眼中的鄉下人,行事粗魯不通情理不要面子,不少攤販更是厭煩這類不厭其煩地講價的人,而城外居民則是覺得城中物價太貴,眾多人不講情面,稍微降價都不肯,畢竟雙方的觀念差距太大,盡皆覺得對方太過分。

一時之間,城內也有了幾次鬥毆現象發生,不過被早已經處於戒嚴狀態全神貫注的城衛軍所拉開,問明了情況,先動手的原本的城中攤販被重重打了幾十鞭子,有人親臨現場觀看,堪稱是血肉模糊鮮血淋漓,這一下,打掉了城內居民的傲氣,也使得雙方之間多了不少隔閡,再遇到城外居民,愣是不理不睬,就連賣東西的攤販亦或是城中餐館,都有了同仇敵愾,也學得聰明了,不再主動動手,而是選擇了徹底的無視。

但凡遇到城外打扮的村鎮居民,盡皆是不再搭理,任憑對方如何喊話,也是不聞不問,外來之人的打扮還是很好辨認的,衣服不是城中那幾大衣庄製造的,風格也不一樣,也不管其上風塵僕僕的有礙觀瞻,口音都有些淡淡的差異,這些做生意的自然一眼就認了出來。

而城外居民被如此的冷待遇,一向是規矩稀少的城外居民也不免有暴脾氣的,再度引起了不少鬥毆,只是率先動手的卻被城衛軍打了個半死,自此,雙方也便再也不相往來。

倒也幸虧是東寧城內包含著數方極大的莊子田地與礦山,盡皆歸城主府所有,方才安置下了那一眾外來居民,而個別的城外居民中的大戶,卻是穿著光鮮亮麗的衣裳,在城內遊盪。

只是這場景,卻是被連綿不絕的號聲所打斷,一方有著凶獸血脈的墨玉馬自城外而來,距離城池還有數里之時,便看到一名黑袍身影自那魔玉馬上縱射而出,一方淡紅色光芒化作玉牌模樣在半空顯現,令得城衛軍知曉這是自己人,而隨著這身影消失在半空,城主府內便傳來了急令,一時之間,整個東寧府盡數陷入了最終戰備。

有人猜測,那道身影帶來了皇朝的命令,也有人猜測,是某地出現了反叛,一時之間眾說紛紜,但沒人知曉具體消息,不過自這一日起,所有的城衛軍都盡皆結束了休假,東寧府域內的幾大宗門召集了所有弟子進入東寧城內,城池之上的值守士兵亦是多了不少,輪班的次數也大大增加,有識之士盡皆看在眼中,知曉只怕是出現了大變故。

而城東府邸,東寧府主亦是派遣青若蘭專門登門解釋了城中變故,唯恐引起李洛的人的誤會,而青若蘭時不時提起的妖魔的危害,李洛卻亦是笑而不語,未曾有著半分的表示,這不由得令這初次開口求人卻說不出口只得隱晦表達目的的青若蘭深感挫敗,不過在看到事情無望之後,也便告退離去。 「什麼,你當真親眼看到妖魔同碧海藍晶**情深厚?」城主府內,東寧府主瞬間變色,看著新近歸來的九影神魔,面容嚴肅到了極致,碧海藍晶獸,這是凶獸一族中罕見的異獸,曾有著數尊異族王者殞命其手,堪稱是凶獸中的至強存在,按照九影所言,對方竟然會同那妖魔一族沆瀣一氣,如果消息為真,只怕要變天了。

「是的,而且屬下自紫洛山脈之中還發現你了妖魔一族的軍營,粗略估計足足有著數十萬之眾,由於擔心暴露,屬下未曾敢深入探尋。」九影亦是面色很是沉重地說道,作為東寧府主的左膀右臂,他很清楚這其中的所蘊含的意義,這很可能竟會是聖輝世界中人族的一場浩劫!

「紫雲侯大人呢?」東寧府主旋即想到了此時東寧府域境內的這尊至強者,急忙詢問到。

「紫雲侯大人說城池北境有異樣,他前去探查一二,」有下屬神魔急忙稟報道。

「這樣啊,」東寧府主眸中閃出了幾分焦躁與不安,繼而吩咐道:「紫雲侯大人一旦回歸,立刻告知於我,召集東寧城內所有神魔強者。」

繼而城主府內一陣喧囂,不知其數的眾多強者四下散了出去,而隨著一道道諭令四下傳達,原本便早已戒嚴的東寧府更是進入了最高層次的戰備狀態,刀槍出庫,強者林立,神魔強者隨時待命,整個東寧城中盡皆被一股壓抑的氣氛所籠罩,而久居於城內的老人亦是輕聲嘆道:「戰爭,又要來了。」

……

「果然如此!好一個紫洛山脈凶獸一族,當真好大膽子!」城主府內,紫雲侯一巴掌狠狠拍在案幾之上,頃刻之間,月龍木所制的寶貴案幾化作了碎粉,東寧府主眼皮輕跳,眸中閃過了幾分心疼之色,這是他最為喜愛的案幾,昔日里花費了不小的代價方才弄到手的,此時卻眼睜睜目睹其在自己消逝,心中著實是彆扭,不過他也能夠理解,畢竟紫洛山脈與妖魔勾結,這事牽扯的委實太大,甚至令人難以接受。

「我已經傳信皇都,支援不日之間便會趕到,你莫要鬆懈了,一旦那妖魔想要耍什麼幺蛾子,第一個針對的恐怕便是你東寧府城。」紫雲侯看著東寧府主淡然說道,言語之間滿是慎重。

「紫雲侯大人還請放心,只要雲某尚且有一息尚存,絕不容許妖魔踏入我東寧府城!」東寧府主亦是滿是鄭重之色,昔日里的嬉笑與洒脫彷彿在一剎那之間盡數揮去,此時的他,便是昔日里擊殺強敵無數,令無數妖魔膽寒的暴血狂刀。

「一切,拜託了。」紫雲侯很是沉重地說道,「本座必定與你同進退,」他很清楚,這一戰是何等的兇險,除非皇都援軍及時到來,不然只怕是九死一生,不過旋即,卻又似乎想到了什麼,眸中也多了幾分神采與希望。

……

嗷吼!桀桀桀……

一夜之間,偌大東寧府城卻是在一夜之間彷彿變了天,城外無數異獸咆哮,漫天遍野的妖魔桀桀作響,發出令人厭惡的音波,與此同時,東寧府城之上,籠罩了一道淡紅色的光罩,將一切聲浪盡數排斥在外,其上泛著神魔的血氣,這是東寧府城的護城大陣,也是東寧府的底蘊根本所在。

「護城大陣,好快的動作。」東寧府城以北數千里,一名有著幾分妖魔之象的猿猴輕聲嘆道,他們本來在察覺了那一道行蹤詭秘的神魔之後,便立刻意識到妖魔與紫洛山脈的結盟很有可能暴露了,於是一致決定,在最短的時間奇襲東寧府城,爭取在對方了解情況之前打一個措手不及,不曾想,看著城池之上那甲胄光亮氣血沖銷的眾多城衛軍以及冷眼掃視四方的兩尊神魔境強者,這妖魔與猿族混血的猿王心神之上亦是蒙上了不少陰影。

人族雖然戰力強橫,但是卻更擅長與據城而戰,一旦被對方戒備起來了嚴防死守,縱然能夠攻下這東寧府城,只怕也要消耗大量的時間與沉重的代價,而這期間很有可能會有人族的王者與大軍支援,其間風險極大,這可是與他原本的計劃不同。

「安木奎,你去試一試,帶著我天猿部精銳,記得讓那些妖魔打頭陣。」妖魔混血的猿王皺著眉頭看著那戒備森嚴的東寧府城,終究是難掩心中的貪婪,抱有絲絲僥倖的心裡對著身邊的一頭黑色八丈大猿說道,雖說他有著妖魔的血脈,只是自身的猿王血脈卻更為高貴,在這此時的妖魔惶惶如喪家之犬,再也沒有昔日里與人族橫分天下的滔天氣勢,只能借著紫洛山脈這等荒山獸族的地界苟且偷生,自然更為令他瞧不起,再說他自幼在猿族之中長大,對於猿族自是更為親近,雖說有著一般的妖魔血脈,卻是從來不將妖魔一族放在心上,更是將其視作炮灰一般的存在。

「是,吾王。」八丈大黑猿聽聞此言,亦是沉聲應道,聲音嘶啞卻有著莫名的可怖之處,繼而但聽聲雷陣陣,一名名身披藤甲手持石盾長矛的猿人在一眾妖魔的層層圍繞之下,從這隱蔽之地現身而出。

猿族智慧極高,更為傾向於人類一般擅長對於工具的利用,此時這一支近萬猿族所組成的戰陣,赫然便是天猿部的精銳所在,至於其等外圍,則是那數之不盡的妖魔大軍,一行十餘萬戰軍,浩浩蕩蕩向著那東寧府城而去。

「大人,」早已然有值守的瞭望斥候看到了這一切,急忙向著身邊的大人物問詢到,那神魔境強者自是早已經察覺到了那浩蕩的動靜,瞳孔猛地一縮,厲聲喝道:「妖魔大軍攻城,備戰,備戰!」

剎那之間,城池之上響起了銅鑼之聲,一尊尊強者動用體內戰力喊著,眾多城衛軍有條不紊地在短時之間將密布在城牆之上,達到了最為極限的地步,與此同時龐大的城衛軍隊伍亦是快速集結著,為接下來的戰鬥做準備。 渡過了審判之城這一劫,王乾的氣息更加龐大,實力也大大增強,神仙境界的每一次進步都非常困難,需要花費漫長的歲月,不過王乾現在的機遇也和一般的人不同,他的神仙大劫太強橫了,審判之城,這是傳說中才存在的劫難,一般的神仙大劫根本就不會出現,但是王乾的神仙大劫中它就出現了,雖然是兇險,但得到的好處也不是一般人能夠相比的。

審判之城,乃是天地形成,蘊含最為精純古老的力量,還有可怕的大道法則,也只有如此這審判之城才有可怕的威力,不過王乾現在已經打爆了審判之城,那些大道法則都成了碎片,整個古老的城池也化作滿地碎片,這些碎片可都蘊含著可怕的精元能量,比起吸收天地間的各種元氣要好上不知多少被倍,這種好東西王乾自然不會放過,大量的審判之城碎片被他以自身大道絞殺成碎片,然後生生煉化,每一個呼吸,他體內的法力力量都在瘋狂地增加,短短時間,他的氣息就上漲了十幾倍,和剛開始渡劫的時候完全不能相比。

不過神仙大劫才過了第一重,幾乎是王乾剛剛稍微恢復了一點,天劫谷上空就再次震蕩起來,刺啦一條可怕的巨大裂縫出現,一團團玄黃色的雲霧從中泄露出來,一絲絲可怕的電光在雲霧中閃爍,散發出令人心悸的氣息。

嗤!一道細小的雷電從天而降,這雷電也就是手臂粗細,呈玄黃色,看似毫不起眼,但王乾卻是心頭一顫,從中感覺到了莫大的兇險。

「這是,玄黃之雷!」

他差點就驚叫起來,這玄黃色雷霆他還有一點印象,叫做玄黃之雷,這種雷霆,是天地間最為可怕的集中雷霆之一,億萬年都難得出現一次,如今卻在他的神仙大劫中出現,這怎麼能不讓他震撼。

手臂粗細的玄黃之雷,唰的一下就劈落下來,速度快的無法想象,幾乎已經超出了時空的限制了,眨眼就出現在他的頭頂上空。

心驚之下,王乾鼓起全身力量,打出一團黑白神光,這是他的生死輪迴之力,蘊含神仙法則之力,最是厲害不過,但是讓他驚駭的是,那玄黃色雷霆,只是輕輕一碰,那一團可怕的黑白神光就瞬間被磨滅一空,速度太快了,王乾就感到渾身一麻,就被玄黃之雷給劈在了身上。

嗤嗤聲中,他的肉身竟然在不斷融化,玄黃之雷的威力太過可怕,即使是他的肉身堅韌無比,蘊含諸多玄妙,還有重重輪迴之力封鎖,然而在玄黃之雷的打擊下,根本沒有一點防禦能力,直接就要被融化了。

轉眼間王乾的半邊身軀就快要消失一空,這種可怕的威力,是王乾不曾想到的。生死危機,這是真正的生死危機,就那手臂粗的一道玄黃之雷,就讓王乾陷入了絕大的危險當中,這是何等可怕的一件事情,要知道就算是傳說中的審判之城,都沒能奈何他,雖然應付起來比較吃力,但最後還是讓他打爆了審判之城,但是這玄黃之雷,就完全不一樣,王乾都一時半刻想不到這種雷霆竟然會有如此威力,他的肉身在玄黃之雷面前,竟然如此脆弱。

「不行,這樣下去不行,這玄黃之雷雖然消耗了不少,但就算是剩下的這一點,都足以把我的肉身湮滅一空,到時候只剩下元神靈魂,在這樣可怕的雷霆之下,恐怕也堅持不了片刻就要被轟殺成渣。」

王乾心中震蕩了一下,心念一動,一張漆黑的圖卷陡然包裹住了他的身軀,抵擋住了那玄黃之雷。

這是魔主圖卷,這件大能戰兵,即使到了現在,王乾都難以清楚地查探出他的底細來,而那圖卷中的大魔寶寶,也是喪失了大量的記憶,對於以前的事情根本想不起來,不過有一點,那就是這件寶物非常堅韌,就算是上面有不少裂紋,但也難以損壞,現在王乾也只能期待這件寶物能夠抵擋住這玄黃之雷了。

果然,這魔主圖卷一處,那玄黃之雷劈殺在上面,雖然嗤嗤作響,但一層層幽暗的黑光在圖卷上閃爍,到底還是沒有破開。

王乾也不知道這圖卷可以抵擋多久,但這還是給了他喘息的機會,花費大量的精力,開始恢復肉身,轉眼間他的肉身就恢復如初。

「啊呀呀,王乾,你惹了什麼麻煩,竟然有玄黃之雷來劈你,好痛啊!」

大魔寶寶在圖卷當中顯出身形來,一個七八歲的孩童模樣,身穿一件漆黑的魔袍,現在卻是呲牙咧嘴,大叫連連。他是魔主圖卷的器靈,那魔主圖卷就相當於是他的身軀,在玄黃之雷的劈殺下,他也感受到了劇烈的疼痛。

「大魔寶寶,我現在是在渡神仙大劫,出現了玄黃之雷,現在就靠你了!」

王乾心念傳音,把現在的情況大約告訴了大魔寶寶,這小傢伙雖然一直大叫連連,但王乾隨時都在關注著魔主圖卷的變化,他就發現,這魔主圖卷,雖然只是薄薄的一層圖卷,甚至還有不少裂紋,但在玄黃之雷的劈殺下,蒙蒙黑光繚繞,卻是一點損失都沒有,這麼可怕的防禦力量,讓他心中驚喜不已。

「果然是魔主圖卷,這麼厲害的雷霆都難以損害一絲一毫,真不值得這圖卷上面的裂紋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才能夠形成的。」

這也讓他對於這魔主圖卷更加好奇,這麼厲害的玄黃之雷,王乾都覺得,隨便一絲恐怕都足以擊殺普通的神仙大能了,但是這圖卷卻是絲毫無損,那能夠傷害它的力量要達到什麼層次,就算是現在的他都無法想象。

噗噗噗!一道道玄黃之雷從天而降,不斷朝著王乾劈下來,不過他有魔主圖卷護身,基本上卻是沒有多少危險,這也讓王乾對於這厲害寶物的作用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今天的情況,如果他沒有魔主圖卷護身,恐怕真的就危險了,說不定就要在這玄黃之雷的攻殺下當場隕落,但是有了魔主圖卷,卻可以輕鬆抵擋,可見一些厲害寶物對於一個修行者來說有著多麼大的作用。

虛空中的裂縫不斷湧出大量的玄黃霧氣,然後形成玄黃之雷朝著王乾轟殺,一道道手臂粗細的玄黃之雷轟在了魔主圖卷之上,整個圖卷不斷顫動著,一道道漆黑色的波紋閃爍,輕易便抵擋住了這種可怕的雷霆。

王乾除了第一道雷霆讓他受到重傷,損失一半肉身之外,接下來的雷霆對他來說都沒有什麼威脅,現在他反而是在研究自己被玄黃之雷轟殺之後的肉身,重新凝練出肉身之後,王乾就發現,自己的肉身之內,無數符籙凝聚,一絲絲玄黃色的電光在這些符籙中間流轉,讓他的肉身力量堅韌都全部增加了一個層次,這就足以驚喜了。

「這玄黃之雷看來也不是完全的破滅力量,只要經受住了這雷霆轟殺,對於肉身的好處多多啊!」

一道,兩道,十幾道玄黃之雷貴過後,王乾才發現了這個秘密,他心動了,直接傳音給大魔寶寶。

「寶寶,稍微放一絲玄黃之雷進來,我要用它來淬鍊肉身!這玄黃之雷也是難得的寶物,只要不死,就可以得到好處啊!」

重生之還君明珠 王乾的聲音充滿了激動,他也是想到了一點,用這玄黃之雷來淬鍊肉身,這種想法,說出去都要讓人崩潰了,但是對王乾來說,這是可能的,他有魔主圖卷的守護,不用擔心隕落在這可怕雷霆之下,而且肉身也比較厲害,一絲絲的玄黃之雷,對他來說還是可以承受的,只要不超過極限,就沒有什麼危險。

「嘿,王乾你還真是瘋狂,這可是玄黃之雷啊,雖然眼前這點玄黃之雷威力不算什麼,但也比較危險了,你還真是拚命了!好,既然你想用這雷霆來淬鍊肉身,那我寶寶大人就成全你,小心了!「

魔主圖卷微微一顫,一道手指粗細的玄黃之雷就突破圖卷的守護,直接轟在了王乾的肉身之上。

嗤嗤聲中他的肉身再次有了一種即將要融化的感覺,不過好在這次的雷霆數量不太多,王乾全力運轉九轉煉體訣,還是能夠承受住的,一絲絲的玄黃之雷力量開始被他煉化,形成一枚枚神秘的符籙,融入了肉身,瞬息之間,他的肉身就增強了一成,這種速度太快了,比起他平日里默默地修行要快多了,而且效果更好。

「好,果然有效,這玄黃之雷煉體,真是厲害,繼續!」

王乾經過這一道玄黃之雷煉體,做到了心中有數,繼續和大魔寶寶交流,接引下一絲絲的玄黃之雷,不斷對身體進行淬鍊。

到了後來,他甚至用一絲絲的玄黃之雷,對混沌鍾進行淬鍊,這麼可怕的雷霆,一般的法寶都難以承受,但是混沌鍾是王乾親自煉製出來的,對於這法寶的承受能力,王乾最為清楚,自然也能夠利用玄黃之雷來淬鍊。

每一絲玄黃之雷進入混沌鍾內,這口大鐘都是嗡嗡顫抖,一絲絲灰黑色的雜質都不斷被震蕩出來,整個混沌鐘的材質變得更加凝練堅韌,而且其中各種材料本來相互結合的並不是很精密,甚至有許多材料本身就相互排斥,這就影響了混沌鐘的品質,但是在玄黃之雷的淬鍊下,這一切都不是問題,紛紛解決了,整個混沌鍾變得更加古樸雄渾,一眼看上去整個鐘身都是一片混沌蒙蒙,玄奧深邃的很。

玄黃之雷這一重劫數,那真是非同小可,不過王乾有了魔主圖卷,危險是沒有了,反而從中得到了莫大的好處,不僅肉身淬鍊的更加強悍,舉手投足間都有浩瀚神力,隨便一揮手都可以打破虛空,覆滅星辰,比起以前來肉身力量要足足增加了上百倍,現在王乾都感覺到,單單是憑藉肉身,他就足以和一般的神仙大能一戰了,如果加上大道神通,還有身上的法寶,就算是在神仙大能這個層次的大人物當中,他都差不多屬於上層人物了,根本不像是一個剛剛突破神仙境界的新人。

九九八十一道玄黃之雷過後,天劫谷上空的空間裂縫慢慢消失,滾滾玄黃色雲霧也瞬間消散,顯然,王乾這一劫已經過了。

「第一重是審判之城,第二重是玄黃之雷,這第三重該是什麼?」

王乾心中不斷盤算著,這神仙大劫,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根本就沒有一個普通的標準,有的人神仙大劫很是普通,只要實力不是太差,身上有幾件厲害的法寶,都可以輕鬆渡過,但是也有的人神仙大劫很可怕,簡直是滅世神威,三兩下就可以把渡劫者給轟殺,而王乾的神仙大劫,絕對是屬於那種最為恐怖的劫數,審判之城,玄黃之雷都出現了,這神仙大劫能不恐怖嗎?

所以對於這第三重劫數,王乾也是心緒不寧,誰知道會出現什麼變態的劫數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