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啊,她好久都沒碰了。

古琴啊,她好久都沒碰了。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隨即,她的臉上露出一個完美的笑容,走到了臺上。

她們選擇的曲子是一首表達女子情意的曲子,古琴聲一響起,就把底下觀衆們的思緒拉了過來。

低吟婉轉,流連情誼,都在琴絃的一次一次震顫中傳了出來。

而到了曲子高·潮的時候,笛聲終於加入了進來。

婉轉悠揚的笛聲將少女那含羞情意淋漓盡致的表達了出來,再配上琴音,吸引了在場所有關注的視線。

一曲結束,場館內傳來了一陣又一陣的掌聲。

蘇晚晚帶着笑意走下了臺,接着,主持人上場。

主持人在說什麼她已經完全沒在意了,一場全情投入的表演甚是耗神,她此時只想放空自己。

但是聞名遠的視線卻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她睜開眼睛看了他一眼。只看見了聞名遠眼中的複雜。

蘇晚晚也明白他爲什麼會有這樣表情。

шшш●тт kǎn●¢ 〇

聞名遠從一開始就沒有看得起過她,覺得她只是一個戲子,怎麼可能在笛子一道上追的上他,更別提她後來加入了笛子協會,對他來說這更是一次打臉。

而今天,蘇晚晚用自己的實力證明了她的笛音確實很優秀,而且比他的還要優秀。

他的心情就很複雜了。

投票結束,主持人叫幾位表演者上臺。

蘇晚晚站在靳意的身邊,兩人小聲的說着話,似是對着投票的結果一點都不在意。

但他們確實也不在意,因爲得勝的人他們才都能猜出來。

一定是路明遙。

路明遙的那首音樂一開始就燃炸了全場,更何況他的粉絲基礎本就比其他人多。

毫無疑問,勝出者是路明遙。

節目錄制結束後,導演有些開心,想請大家吃一頓飯,但是聞名遠卻先行離開。

一頓飯吃完,大家又拍了張照片,導演發到了網上,幾人都轉發完以後,飯局才結束。

少年行錄完,《玉娥傳》也到了要播放的時候了。 《玉娥傳》因爲是路四海導演的劇,又有秦墨心和林之遇的加入,早在開拍的時候就已經火的一塌糊塗。

而馬上就到了播出的日子,一些花絮也被路導放到了網上,又吸引力一波熱度。

景家,此時景老爺子正一臉暴躁的看着面前的這個老頭子。

自從上次謝昀在景家見到了蘇晚晚的那副字,就一直都跟他要他未來孫媳婦兒的聯繫方式。

從上次到現在,來的次數比之前兩年加起來的都多。

“我說,老景頭啊,你就把你孫媳婦兒的聯繫方式給我吧!”

“給你幹嘛?”景老爺子不開心的看着他,“我孫媳婦兒那麼忙,哪有時間去給你寫什麼字?”

“什麼叫寫字,那叫比賽,華夏書畫比賽,含金量特別高,你想想,要是你孫媳婦兒真得獎了,那不對她也好嗎?”

“那有什麼好的。”景老爺子撇了撇嘴,他年輕的時候最想去當兵,也最討厭文人這一套東西了,要是當初不是他爸死摁着他不讓他去不對,現在可能他早就是一名軍人了。

“你覺得不好你自己沒事兒還練練字?”

“我那時年紀大了修身養性找點事兒幹。”

“那你也不能替人家做決定啊?人家還沒嫁到你景家呢!萬一你這麼做以後讓那孩子知道了,覺得你景家太強勢了,嫌棄你怎麼辦?”

不得不說,謝昀這一番話是他磨了景老爺子這麼多天唯一一句被他聽進心裏的。

聽到這話,他也沒再跟謝昀犟,反而自己在心裏琢磨了起來。

要不就給晚晚那個丫頭打個電話?

可是那丫頭平時工作也挺忙的了,再給她找個這事兒,她肯定不好意思拒絕……

看出來景老爺子的糾結,謝昀適時的插了一句話。

“你就給你孫媳婦兒打個電話問問她的意見,我又不逼她,她想不想去都看她自己。”

“你確定?你可別欺負我孫媳婦兒。”

景老爺子話音落下,謝昀臉上就愈發的無奈。

這老頭子怎麼越活越迴旋了?

我是那麼幼稚的人嗎?

“你放心,我肯定不欺負她,她想來就來,不想來就算了。”

“那行吧。”有了謝昀的保證和剛剛的那一番話,景老爺子拿起了電話撥了出去。

蘇晚晚此時正在劇組休息,她剛剛拍完一場戲,現在是傅言和方圓的戲。

剛拿出劇本想要再看一遍下一場戲,一旁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拿起來一看,是景老爺子的電話,蘇晚晚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接了起來。

“喂,景爺爺。”

“孫媳……晚晚丫頭啊。”景老爺子有力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好在蘇晚晚沒聽清他說的前兩個字,否則又要鬧紅了臉。

“爺爺,怎麼了?您打電話有什麼事嗎?”

“咳咳,是這樣的,晚晚啊,上次你給爺爺寫的那副字,爺爺拿給幾個老朋友看了,然後有個老朋友就想見見你,你有時間嗎?”

蘇晚晚剛想應下來,就聽那邊景老爺子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你如果沒時間的話,不見也行,反正就是一個糟老頭子。”

糟老頭子謝昀在聽見景老爺子這麼形容他的時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但景老爺子彷彿沒看見一般,連一個眼神都沒有給他。

“沒事的,景爺爺,我晚上都有時間,您那邊什麼時候合適,我去一趟。”

謝昀也聽到了蘇晚晚的話,頓時激動的站了起來,看着景老爺子直做口型。

“今天,今天,今天!”

景老爺子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隨即臉上又掛上了笑容。

“那明天晚上吧,讓阿深陪你一起過來。”

“好的,我明天晚上過去。”

“那你去忙吧,晚晚啊,注意身體啊。”

“我知道的,景爺爺,您也是。”

電話掛斷以後,蘇晚晚給景深打了個電話,說了一下這件事。

而景家,謝昀氣的臉有些紅。

“我不是說今天嘛今天!”

“我孫媳婦兒忙着呢,我得讓她好好做一下心理準備,而且我孫子今天沒時間。”

“我見你孫媳婦兒,你叫你孫子幹什麼?”

景老爺子慢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說道:“我怕你欺負我孫媳婦兒,叫我孫子來撐撐場子。”

謝昀被景老爺子氣的狠狠的喝了一杯茶,才離開景宅。

第二天下午,林亭照例來彙報景震和景辰宇的動態。

“總裁,最近下面人查到景震和明家的二爺交往十分的密切。”

“明家二爺?”

“對,就是那個做什麼都不成器的二爺,如今也快四十歲了。而且還查到之前搶了我們分公司幾個項目的海川集團,好像和這個明家二爺有點關係。”

“什麼關係?”景深放下了手中的筆。

“他有海川集團的股份,但是有多少,目前還沒查出來。”

聞言,景深略思索了一會兒,心中便有了想法。

“去聯繫陳霖,讓他收購一些海川的股份,要是收購不了,就投資幾個項目和海川一起做。”

“是。”

林亭剛說完,就見自家總裁站了起來,拿起一旁的外套向外走去。

“我去劇組,你留在公司。”

話音落下,林亭就只能看見景深的背影。

他深吸了一口氣,又嘆了出來,似是在可憐自己。

果然,老闆談戀愛以後,忙碌的只剩下自己。

片場內,蘇晚晚正在拍戲,何文君站在一旁。

他是今天早上纔回來的,前幾天又出了一個任務,早上來的時候整個人還風塵僕僕的。

蘇晚晚本來是想讓他休息一會兒再來,但是何文君卻不同意。

雖然年紀不大,性格也開朗,但是就是很犟。

見勸不動他,蘇晚晚也就沒再說什麼。

景深到的時候,蘇晚晚還在拍戲,他來之前也沒有告訴她,就是想要給她一個驚喜。

副導演帶着他進來的時候,周圍工作人員的視線都聚集了過來,特別是女孩子,看見景深的臉都忍不住的在竊竊私語。

“我去,那個人是誰啊?長的也太帥了吧?”

“聽說是投資商。”

“這個顏值在娛樂圈也能打吧?” 副導演也聽到了他們的話,連忙一個眼神掃過去,生怕惹惱了這位大佬。

他側過頭悄悄的看景深的表情,見他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不悅,剛剛那顆吊着的心也放了下來。

何文君也注意到了景深,兩人視線交匯一眼,他就明白了景深的意思。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