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時候村長一定會幫我弄一輛車子,走出這個村子,說不定還有其他的好處。

到時候村長一定會幫我弄一輛車子,走出這個村子,說不定還有其他的好處。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我和司機寒暄了幾句,但實在是沒辦法,只能夠騎着那輛自行車接着趕路。

大約走了兩公里地圖和鳳凰,可算是回到了吉祥村,來到村子裏的時候,之前,我問話的那個老頭還在門前曬着太陽。

我向那老頭打聽一下村長的家是在村子裏最中央的位置。

我這時候也不必要隱藏自己了,索性手中拿着陰陽劍,大搖大擺的,就這麼直接來到了村長的家中。

剛進家門,我就看見這戶人家可是熱鬧的很。

又看見大廳當中有一個40多歲的女人,穿着花枝招展,身上披了個黃袍。

臉上塗抹了一大堆胭脂。

頭上戴着兩個雞毛撣子。

在地面多了個火盆,圍着火盆跳來跳去,嘴裏面還念着亂七八糟,根本就聽不懂的動靜。

而就在火盆兒正對着的地方,就是一張牀,牀上躺着一個男人,那男人身體微胖,穿着一身白色的布衫兒,滿頭都是大汗。

男人並不是有病,只是坐在那裏面,皺着眉頭,看着眼前的這一切,回頭問着身後的女人說:“我說媽呀,這能行嗎?”

女人摸着自己的兒子的額頭,十分關愛的說:“沒辦法,你這好幾天也不睡覺,總是做噩夢,一定是遇見了不乾淨的東西,怎麼說也要試試呀!”

那女人一邊走一邊跳,說白了就是個跳大神兒的,而旁邊一個60多歲的老頭拄着柺杖,看樣子就是村長。

村長唉聲嘆氣,臉上的皺紋變得更加深邃。

找到跳大神的巫婆旁邊,拍了一下對方的肩膀,結果把那女人嚇了一跳,回頭立刻對我破口大罵。

就在對方罵人的時候,我在空中畫了個圓圈,抱抱女人的後背上一拍,口中唸了一句,萬獸莫來。

這時候就看見一大堆的黑壓壓東西飛到女的面前把那跳大神兒的女的嚇得屁滾尿流之前的囂張態度也蕩然無存。

我故作深高的看着被嚇跑的那個女人說:“一個假的跳大神兒的,還想去鬼畜魔,也不怕把自己給送進去!”

我這個手法實際上非常常見,我在女人身後拍的,不過就是一張手紙。

只不過這張手指上沾滿了魚的血液。

而就在這村莊後山的位置,我調查過,有這麼一個蝙蝠洞,蝙蝠見血就眼開。

聞到這魚的血腥味,立刻飛過來,不斷的去舔那女人的後背,因爲蝙蝠的速度比較快,再加上是夜裏,所以誰也沒看清是什麼東西。

我知道這法術的訣竅,但是在場其他人不知道,只是現在村長甚至丟掉了自己手上的柺杖,跑到我面前,笑着說:“哎呀,真是位高人呢,連鬼魂都能驅之來喝之去,這位高人,請你一定救救我的兒子!”

剛進門,我連話都沒說呢,就直接中了我的道!

我這可不是裝逼,有的時候人和人交流就是這麼簡單粗暴。

有時候再憑藉一副三寸不爛之舌才能說動人家,有的時候用事實來打動別人更快。

好像現在很多外資企業一樣,你去應聘的時候說你是什麼什麼大學,試的時候能多多高的分兒,對人家來說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只要在這個公司實習一個月,給公司帶來可觀的利益,把錢擺在眼前,那可就比說什麼都重要。

話有些說遠了。

我走到村長的面前,對着村長說:“我路過這村莊的時候,就感覺這裏面有陰氣,所以就走過來看一看,沒想到正好是你家的兒子中了邪!”

前出租車司機把他家的情況都給我介紹得一清二楚,現在我只要照着稿子背就完全沒問題。

經過簡單的交涉,很快,這村長就把兒子的事情告訴了我。

這村長的兒子最近也不知道到底倒了什麼黴,反正天天晚上都不敢睡覺,就是做噩夢。

古怪的是,有好幾天晚上到了後半夜兩點的時候,還能看見一個男人滿身是血,在自己家的窗前爬來爬去。

從這天以後,這村長的兒子就是天天膽戰心驚,沒有一天能過上好日子。

我點點頭,假裝一切都瞭如指掌,然後詳細的問了一下對方到底最近有沒有得罪什麼人?

他們一家人看我就想看神仙似的,肯定是實話實說。

原來這個村長除了當村長之外,還是一個搞鋼鐵的,做買賣的人。

因此家裏有不少的錢財,但是這做生意的時候卻是本本分分,雖然做兒子的不怎麼地,也沒什麼上進心,他也沒得罪過什麼人。

殺人傷天害理的事情,平常想都不敢想,所以這方面完全可以拋棄不談。

我之前聽說過這個富二代,自從買了寶馬車之後,就倒黴的事情就接二連三的發生,所以別的多餘的事兒我也不問了。

我直接走到了這個村長家的院子裏,我看見那輛白色的寶馬車十分的時尚。

我繞着車子走了一圈,說:“問題出現在這個車子裏面,我問你這個車子你是從哪兒買的?”

起初這富二代也不肯說實話,可能是爲了要面子,說什麼都是從官方的店裏面直接購買來的。

後來經過幾番詢問,才知道這輛車這富二代購買的時候貪圖了一點小便宜。

這輛車子原本是從一個二手車輛市場買來的,這個二手車輛市場就在村子的西頭。

當時買這輛車子的時候,價格是真正寶馬車的1/3。

其實我只是把話題引過來而已,但是當我聽到這個價格的話,那麼別的不用問了,肯定是問題出在這車輛裏面。

我圍着車子看了一圈,結果這一瞬間,就看見車子裏面有一個滿頭鮮血的男人躺在裏面,就連我都嚇了一跳。

我立刻把手中的桃木劍在車子上面一拍,那男人才自動的消失。

看到這兒,我心中八成就有了一個大概。

這樣車子的來路肯定不明,而且曾經出過事情,剛纔那男人出現的一瞬間,滿頭都是血。

恰恰就說明了一點,這輛車子肯定出過什麼事故。

不過這車輛要調查起來可就有點麻煩了,因爲我發現這寶馬車根本就沒有車牌。

必定是村長家的車子,當地管的也沒那麼嚴,可問題是沒有車牌的車子根本就無從查起,而且天底下寶馬車那麼多,上哪去找?

我吐了口痰,說了一句:“你跟我走一趟吧,你這是從哪買的?帶我過去看看!” 那富二代一看自己的車子有問題,立刻做下決定,趕快讓人把自己的車扔到廢舊工廠中銷燬。

富二代一說話,一大堆人立刻擁了上來,有句話說叫做窮在市井無人問,富在深山客不絕。

這話說的就是這戶人家,只要是這有錢人,說句話,很多爺們立刻來幫忙,還有很多隻是路過的村民們,和這家人根本就沒什麼關係。

看到這種情況,我立刻阻止了他們。

這種事情根本就是去標不去本,如果把這輛車子給毀掉,那麼這車這裏的靈魂還會找上門來。

根據我的推測,這輛車是以前一定出現過什麼事情。

就好比是你用一把手槍把一個人殺了,被殺的人畫出靈魂,他肯定來找你,而不可能去找那把手槍。

所以做這種事情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

我立刻把所有人推走,把這件事情的來由告訴了他們這一家人他們家聽了之後,臉色立刻露出了擔憂的神情。

我對着鳳凰和大家說道:“要想把這件事情徹底解決,我們改列一個計劃,起碼得弄清楚,這個車輛在來之前到底經歷過什麼事情,這車輛沒有牌照,我們必須去工廠去走一趟!”

這家人雖然有錢,但是越是有錢人,越珍惜性命。

對我的話絲毫沒有懷疑,我們幾個人立刻就開着這輛寶馬車直接來到了其二手車交易市場。

在來的過程當中,還發生了幾個小插曲,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雖然我知道這輛車有問題,但是我還是決定我自己開着這輛車。

富二代就跟在車輛的後面,而鳳凰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一開始的時候平安無事,但後來我發現這個車子莫名其妙的就開始顛簸,哪怕是前方一馬平川的道路,哪怕是我開車的水平,順風順水,但儘管如此,車輛還是總是不受我的控制。

本市出現顛坡的時候,我都要念上幾句咒語,這車輛才能夠安安穩穩的停下來。

在這根本就不是能夠解決燃眉之急的辦法,因爲我發現每次車輛發生邊狂的時候,我要念的咒語就更加多一些。

我對着後視鏡一看,發現在後面的座位,除了富二代本人之外,還有另外一個頭破血流的男人坐在富二代的旁邊。

那個男人全身上下都是鮮紅的血液,整個紅色完全遮擋了他的面孔,讓我無法看清。

這個男人每次只有在鏡子裏才能看見,每當我回頭的時候,就發現後駕駛的位置上只有富二代一個人而已。

我沒敢在裏把這件事情說出來,我怕引得大家恐慌。

一開始我只要念上兩句咒語,車子就會平穩下來,但跑到了最後,我必須得咬破食指,將我自己的血液滴淌在方向盤上,才能夠鎮壓住對方。

我在心底粗略的算計了一下,這件事情在我心中有這麼一個大概。

八成是這輛車輛原本的主人肯定出過什麼車禍,然後把人給撞死了。

之後車主肇事逃逸,好在警方還就沒有發現。

不過那車主心中不安,就把這輛車子以非常便宜的價格出售給別人,那富二代正好佔點便宜,就把這該死的車輛給買了下來。

他們之所以連連遭到災難,肯定是因爲被撞死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被誰撞死的,但是雖說不認人,但卻認得這輛車子。

只等靈魂找上門來的時候,卻在富二代的家中發現了這輛寶馬車,自然而然的,就因爲富二代纔是元兇。

我們開了半個多小時之後,就來到了二手手機交易市場。

一開始在二手交易市場的老闆說什麼也不承認,這輛車子就是在這裏面賣出去的。

必定對方心中有鬼,看到對方一提到這輛車,臉色都變了。

肯定是二手交易,老闆心中知道點什麼,但如果這麼筆直的問,老闆肯定不說,我們也沒有辦法。

我要富二代,假裝來到這裏,多買幾輛車,老闆一看是財主,立刻和富二代的話就多了起來。

然後在聊天的過程當中,我話趕話,最後還是把這件事情給透露了出來。

鄭老闆在想不承認的時候,我立刻告訴老闆,我是一個警察,反正我都當過一次律師了,再假裝自己是一次警察也無所謂。

跟老闆在我們的再三追問之下,這才說出了實話。

實際上老闆一直都不肯告訴我們,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就是這個車子的來路不名。

在當地有這麼一個小偷,這個小偷專門以偷車輛爲生,而老闆爲了賺錢,根本就不問來源。

嗯,這個小偷基本上通常半夜三更的時候來到老闆的家前,把自己偷的車輛全都給便宜賣掉。

每次老闆收車輛的時候,價錢只給正常車輛的1/5,這樣的一個價格,小偷也只能是乾瞪眼,沒辦法,畢竟車輛是自己偷來的,不可能光明正大的賣出去。

而這輛寶馬車就是兩個月之前那個小偷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給拿來的車子。

隨後老闆看着寶馬,車還不錯,就很便宜的收了下來。

但問題就出在老闆收了這輛寶馬車之後,每天夜晚總是做噩夢,夢見自己開車撞了人。

而每次做夢的時候,老闆就是開的這輛寶馬車。

老闆心中知道,從小偷手裏買來的東西,要想退回去,那比登天都難。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