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族老,我凌風真的沒有,不過我可以向各位保證,我不管到什麼時候,都不會丟下你們,獨自逃生,不管你們是強是弱!”凌風語重心長的說道。

“冷族老,我凌風真的沒有,不過我可以向各位保證,我不管到什麼時候,都不會丟下你們,獨自逃生,不管你們是強是弱!”凌風語重心長的說道。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我剛纔也說了,奇蹟都是人創造的,誰又能說我們這些人不會創造奇蹟呢?一些東西存在就是爲了被打破的,接下來衆位就跟我一起去打破吧。”凌風突然間話語高了幾分,有些豪情萬丈的感覺。

“稟報公子,敵人距離刀王城不足百里,相信再過半個時辰左右就能到達刀王城城下。”下人來報。

“辛苦了,下去領賞。諸位大家可以稍微休息一下,然後隨我一起打開城門,迎接遠道而來的客人。”凌風大聲地說道。

冷一鳴看看凌風,再看看衆人,剛纔凌風的話,讓他摸不着頭腦。他看到凌風根本不看他,他就帶着詢問的目光看向鳳翩翩,鳳翩翩回了他一個白眼,對他說了一句話,但是沒有發出聲音。

口型是“既然選擇了凌風,就要相信他!”。隨後凌風帶着三四十號人走出刀王府,喊過傳令的小廝,“傳令下去把東、西兩門關閉,打開北門迎接客人。對了,其他家族如果有要出城的,儘管讓他們出城,不必管他們。”凌風吩咐道。

傳令小廝下去了,凌風來到北門,打開城門,站在吊橋之下,身後稀疏的站着二三十個人,在剛纔過來的路上,又有一些人離開了。

凌風渾不在意,在這裏除了葉千寒、鳳翩翩看不出有什麼緊張的神色,其餘的人都是心裏打鼓,惴惴不安的略帶驚慌的眼神看着遠處。

突然衆人眼前一花,一個身穿黑衣帶着面具的矮小男子出現在衆人面前。

“侯堂主?你居然沒有離開?”鳳翩翩叫出了聲。

“是我,我要來看看,他凌風如何退敵?”侯堂主說完,就站在了凌風的旁邊,自始至終凌風都沒有看他一眼,而是看向遠方。

很快前方影影綽綽的出現了好多的身影,在前面的是一座火紅色的轎子,沒有轎伕,轎子就那麼突兀的在空中飄行。

離得很遠,凌風就感覺到有股難聞的脂粉味鑽進鼻孔,忍不住皺了皺鼻子。

“居然是妖嫇姥,妖舵主親自前來!”侯堂主在一旁說道。

但是凌風巋然不動,彷彿沒有聽到一般。也就在一息之間,火紅的轎子就到了凌風的面前,轎簾自動捲起,一身紅衣的妖嫇姥走了出來。 但是凌風巋然不動,彷彿沒有聽到一般。也就在一息之間,火紅的轎子就到了凌風的面前,轎簾自動捲起,一身紅衣的妖嫇姥走了出來。

“哎呦喂!好討人喜歡的小夥子啊?快過來讓小妖姐姐抱抱。”妖嫇姥看到凌風喜形於色,臉上的脂粉簌簌的飄落。

妖嫇姥這就想要奔過去,摟抱凌風,突然她的眼角一掃,一絲警覺在心頭閃過。

不對啊!這刀王城怎麼回事?就這麼幾個人,卻大開着城門,還不夠我們塞牙縫的,必定有詐,這是唱的哪一齣。

妖嫇姥生生止住了前進的腳步,臉上佈滿了警惕的神色,突然她的目光一凜,他看到侯堂主居然站在凌風的身邊,而且還在談論什麼,這裏肯定有詐。

“來人呢?給我去打探一下其他幾個城門的情況?”妖嫇姥吩咐道。

凌風一直沒動,就是臉上掛着微笑,看着妖嫇姥。

很快出去打探消息的就回來。其餘的兩個城門緊緊的關閉,只有這個北門大開着,像是在迎接的樣子。

莫非這凌風自知不敵,提前來投誠,這倒省了我的麻煩了。想到這裏,妖嫇姥臉上重新掛上笑容,雖然怎麼看,怎麼跟哭一樣。

並未見妖嫇姥如何動作,衆人就感覺到眼前一恍惚,妖嫇姥就到了凌風等人面前,距離凌風也就是有五六米的距離。

那股刺鼻的脂粉味,讓凌風有要嘔吐的衝動,身後衆人有的伸手掩住口鼻,有的乾脆蹲在旁邊狂嘔起來。

“哎呦喂!大家歡迎我的規格太高了,怎會反應如此的強烈呢?”妖嫇姥手捂着大紅的嘴脣,笑了起來。

“侯猛?這是怎麼一回事?”突然妖嫇姥臉色一變,冷冷的問道。

“妖舵主!這凌風不自量力,想要憑藉這幾個人,打敗您,我就是來看看他們是怎麼打敗您的?不對,您瞧我這張嘴,我是來看看,他們是怎麼死在您的手下的。”侯猛臉上冷汗直流,但是依然畢恭畢敬的跪伏在地,不敢動彈分毫。

“整個暗幽堂除了你,全軍覆沒,我沒有資格管你,來人,把侯猛拿下,押回去讓洪舵主處置。”妖嫇姥吩咐道,後面成百上千的黑衣人,分列兩邊,出來幾個人就要上前拿下侯猛。

這時候從刀王城內急匆匆的走出來一大羣人,看樣子沒有一千也有八百。看到有人浩浩蕩蕩的奔了過來,妖嫇姥愣了一下,嘴角掛着冷笑,居然還會玩這一套,果然有埋伏。於是妖嫇姥朝着黑衣人擺了擺手,目光看向刀王城內出來的衆人。

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主張與幽冥教談判的四大家族之人,爲首的就是冷家老族老。

等到冷家老族老衆人到了凌風等人所在的地方,一衆人等也是被薰得捂住口鼻,有些實力嬌弱的,翻翻白眼昏死了過去。

冷家老族老上前跨了幾步,皺着眉頭,抱拳施禮道“在下冷家主事之人,但不知閣下是?”

“奴家是幽冥教的舵主妖嫇姥,老東西你有何事啊?”妖嫇姥妖里妖氣的伸出了蘭花指,手指着冷家老族老問道。

“我代表刀王城四大家族,也就是修仙之人前來投誠,希望妖舵主,可以保留我們四大家族的根基!”冷家老族老聽到對方的話,微微皺了一下眉頭,然後說道。

“哎呦喂!這人老了就是有眼力見,還特別有見地,這投誠可是你們如今最好的選擇!既然如此,你們去把凌風等人綁了,然後咱們好好的商量善後的事宜。”妖嫇姥笑着說道。

“這?”冷家老族老有些犯難的說道。

“怎麼?難道不行嗎?既然來談判就要有談判的誠意,空手套白狼嗎?你好精明的算計!不過幸好你家姑娘不喜歡老傢伙,我還是喜歡那邊那個帥氣的少年,一看到他我就芳心暗許了,要不然還真的被你給騙過了。”妖嫇姥臉色就跟翻書一樣,忽冷忽熱的。

“凌風公子?得罪了!”冷家老族老回頭對着凌風說道。

“族老!你不能這樣!”冷一鳴擋在凌風的前面說道。

“哼!冷一鳴你身爲族老卻背叛家族,你可知罪,來人呀把他們全部拿下。”冷家老族老厲聲吩咐道。

冷一鳴跟鳳翩翩這時候看着凌風,凌風依然臉上掛着從容的笑,朝着衆人點了點頭。

有人上來,把凌風給捆了,並且貼上封靈符,封印凌風的靈力,鳳翩翩、冷一鳴也全被拿下。

大家都不明白爲何凌風會放棄抵抗,難道他本來就是要談判,只是裝的大義凜然的樣子。

妖嫇姥也沒想到這麼順利,凌風等人都被抓了,她還在那裏有些不敢相信的樣子,早知道這麼容易,這麼沒意思,自己就不來了。

不過能夠遇到有如此風度的少年,還是不虛此行,偷偷的看着凌風,越看越愛。

再看看一旁的冷家老族老等人,感覺那麼彆扭,看起來就心情不爽。

“妖舵主,我們都已經把凌風等人抓住,您看我剛纔的提議?”冷家老族老手裏拄着柺杖恭敬的問道。

“按說留下你們也不是不行,只不過最近咱們缺的就是靈魂,你們的心意我都看到了,你們可以爲我們幽冥教奉獻自己的靈魂,這也算是功德一件。”

妖嫇姥說到這裏,難以掩飾內心的喜悅之情,臉上都笑開了花,厚厚的脂粉掉的更厲害了,臉上有的地方甚至都露出了黑黑的皮膚,脂粉就跟泥塑雕像碎了一樣,出現了好多的裂縫。

“你!你!你出爾反爾,不講信用?”妖嫇姥的話音一落,冷家老族老就用柺杖指着妖嫇姥說道,由於氣憤手都哆嗦着。

“找死!”妖嫇姥的臉色扭曲了一下,再看冷家老族老的身體保持着剛纔的姿勢,一動不動,隨即化作了一片虛無。

剛剛還有些興奮的四大家族衆人,一下子都心底發寒,看着發生的一切,都有種在夢中的感覺。

“來人呀!把他們全部拿下,隨我進城,把所有人都帶走。”妖嫇姥根本無視衆人的目光,吩咐了一聲,就鑽進了大紅的轎子,轎簾拉下。

一羣人都傻傻的站在那裏,連抵抗都忘記了,有的人看向凌風,凌風還是一臉的淡然,臉上始終掛着笑容。

原本想着可以投誠換來安全的人們此刻才知道站錯了隊,是多麼錯誤的一件事情,每個人臉上有惋惜也有絕望。

“好了!累死我了,沒啥事別再打擾我哈!”石頭的聲音穿了過來。

凌風笑了,而且笑的很愜意,在場的衆人都呆愣住了,不知道凌風因何而笑,是不是傻了呀?

沒在虛空的神算也是不明所以,一開始他都以爲是不是自己的卜卦錯誤啊!這凌風就是虛張聲勢而已,而且他仔細的探測過,周圍都沒有陣法的痕跡。可是凌風突然發笑,讓他心裏警覺起來。

聽到凌風的笑聲,妖嫇姥的轎簾突然掀了起來。

“文煜,把所有人都帶回城裏,此處交給我了。”凌風平靜地說道。

衆人就感覺到眼前一花,等到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在刀王城之內了,在他們旁邊那個模糊的影子也消失不見。

禁錮住冷一鳴、鳳翩翩的封靈符也都自行脫落,刀王城的大門這時候也吱扭扭的關閉了。

妖嫇姥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頭,從轎子裏面走出來了,看到現場只剩下凌風一個人,其他的人都已經進了刀王城。

天空突然一下子黑了起來,原本光禿禿的土地上,突然間傳出一陣陣輕微的聲響,緊接着無數的樹苗破土而出,出土以後,樹苗迎風而漲,很快就長到五六丈的高度,還在不停的生長中。

這是火樹銀花大陣,這凌風什麼時候佈下的,神算看着破土而出的樹苗,顯出驚恐的神色,別人不知道火樹銀花大陣的恐怖,神算是知道的,神算身體虛晃,然後消失在天際。

妖嫇姥倒並不懼,他原本以爲沒啥樂子了,沒想到這個叫凌風的還真是給他驚喜啊。

妖嫇姥沒有說話,而是把他手下的兩個堂主叫了過來,此次出來他一共帶了兩個堂妖神堂跟嫇神堂,每個堂都有精銳八百人。這些人作戰豐富,不論是羣體作戰還是單獨作戰都是好手。

妖神堂堂主名叫姚洛銘,是一個乾瘦的漢子,就如同乾屍一樣,長着一對尖尖的耳朵,不似人類;嫇神堂堂主名叫冥月夜,是一個猶如影子的存在,讓人看不清楚模樣,只是一個虛幻的人形,就如同靈魂體存在一般。

“小銘銘、小夜夜,這個大陣不同尋常,你們可要小心了。”妖嫇姥說道。

“妖舵主請您放心,屬下必定小心應付。”二人點頭應道。

這時候妖嫇姥突然發現遠處凌風的身影在遠處消失不見了。妖嫇姥放出神識,卻並沒有發現。

天越來越黑了,大樹已經長得遮天蔽日的感覺,一陣陣自然的清香傳了出來,所有的大樹枝椏繁茂,在枝椏上長出的葉子都如同一朵朵鮮花,在夜色中緩慢的綻放,隨着花朵的開放,周遭的空氣越來越冷,原本有些綠色的大樹,掛上了透明的冰凌,每一朵盛開的花朵,都包裹着晶瑩的冰,如同一朵朵冰花,但是這些冰花卻並非一成不變的,而是不斷地綻放。

突然不知道怎麼回事,原本晶瑩的花朵中,在花心的位置出現了一簇小小的火苗,火苗越來越大,出現了一個奇特的現象,冰與火共存,隨後花瓣開始飄落,在這樣的夜空中,下起了花瓣雨。 突然不知道怎麼回事,原本晶瑩的花朵,在花心的位置出現了一簇小小的火苗,火苗越來越大,出現了一個奇特的現象,冰與火共存,隨後花瓣開始飄落,在這樣的夜空中,下起了花瓣雨。

大樹的枝椏上只剩下一簇簇的火苗,而帶着冰碴的晶瑩的花瓣,在空中飄落,這纔是火樹銀花大陣,凌風的身體隱在暗處,坐在水巨人肩上,讚歎道。

“怎麼樣,臭小子,知道你家石頭的厲害了吧?看看現在的大陣,跟原先那個可不能同日而語。”石頭一臉驕傲的撇着嘴,在他的旁邊站着萌萌的靈兒,眼睛裏放光,一副崇拜的神色看着石頭,石頭拍着胸脯叉着腰,更得意了。

“你最厲害,行了吧?不過還別說你在陣法上的造詣還真的不一般,就是其他方面有點差勁。”凌風砸吧着嘴巴說道。

“臭小子,你說清楚點,你什麼意思,什麼叫我就是在陣法上還行啊?我哪方面差了?”石頭掐着腰眼裏噴出火來的感覺。

“還好意思說,有你這樣的嗎?所有的事情都讓我自己悟,自己體會,你啥也不管,我能活到今天多不容易啊,我委屈,發發牢騷不行啊?”凌風不依不饒的說道。

凌風的幾句話,還真的把石頭給問住了,石頭啞口無言,張着嘴巴,冷哼了一聲,不說話了,一旁的靈兒眨巴着烏黑的大眼睛,瞅瞅凌風又瞅瞅石頭,倆人都是一副氣鼓鼓的樣子。噘着嘴,仰着臉,誰也不搭理誰。

小丫頭靈兒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好像生怕凌風跟石頭聽不到一樣,咯咯咯的笑了起來,笑的前仰後合的,最後好像笑的岔了氣,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哼哼起來。

看着靈兒的樣子,凌風忍不住笑了,石頭瞪了凌風一眼,趕緊的過去詢問靈兒的狀況,一臉緊張的樣子。

凌風悄悄的退出自己的識海,火樹銀花大陣,不再黑暗,點點的星火把大陣照的猶如白晝一般,幽冥教衆人沒有貿然的進攻,而是聚集在一起,撐起一個巨大的能量罩,晶瑩的花瓣很快就把能量罩給埋葬,遠遠的看去就像是一座冰雪組成的圓形堡壘。

凌風在這座大陣中就如同陣心一般的存在,他能感知到大陣中的一切情況,讓他有些驚奇的是,這些冰晶的花瓣,凌風最清楚它的威力,但是對方的能量罩卻可以抵禦。

對方的實力明顯高出太多,如果尋找原因還是自己不夠強大,幸好火樹銀花大陣可以自動從祖龍精血中吸收能量,要是隻依靠凌風的實力可能不足以發動如此的大陣。

凌風示意冰巨人攻擊。冰巨人走了出來,周遭的溫度瞬間降了下去,就連整個大地上都被一層厚厚的冰雪覆蓋,冰巨人身周十丈範圍內,暴風雪肆虐,狂暴的力量讓周圍的樹木都產生了咔咔的聲音。

原本覆蓋在幽冥教能量罩上的冰晶花瓣,彷彿一下子被激發了能量一樣,更加的晶瑩剔透,發出璀璨的光芒,隨後就傳來一陣陣喀喀喀的聲音,那層能量罩上出現了一道道裂縫,而且越來越大,快速的蔓延,凌風可以感覺到在能量罩中衆人的驚慌之色,眼看就要攻破能量罩了。

凌風眼前突然一道紅色浮現,整個的量罩的裂痕被紅色給彌補,能量罩內的情況凌風看不到了。

緊接着一道紅色的身影浮現在半空中,冰晶花瓣沒辦法進到他的身前,一臉脂粉的妖嫇姥手掐蘭花指,冷冷的看着凌風。

“以爲這樣的一個破陣就可以困住你家小妖姐姐嗎?”妖嫇姥手指着凌風說道。

凌風也是微微的變了一下臉色,看來實力上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不過很快凌風就恢復了淡然的神色,朝着妖嫇姥笑了一下,沒有說話。

“唉!要不是死對頭,你家小妖姐姐真的不忍心殺死你,你看你這細皮嫩肉的,一看到你,小妖姐姐這小心臟就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妖嫇姥一邊說着,一邊手捂着胸口,一臉的嬌羞做作。

“要戰便戰,哪裏有那麼多的廢話。”凌風冷冷的說。

“哎呦喂!你這小子好狠的心呢?小妖姐姐我雖說不上是國色天香,也算是傾國傾城,你這小子都不懂得憐香惜玉,上來就要打打殺殺的。”妖嫇姥眼圈微紅,眼中噙淚。

風暴襲殺!

凌風不跟對方囉嗦,意念支配者冰巨人施展祕術,一道道龍捲風夾裹着冰雪席捲向妖嫇姥。

“你還真的對姐姐下殺手啊!姐姐這心啊!”妖嫇姥一邊說着,眼淚都流出來了,配合着他那張塗滿脂粉的臉,讓人怎麼看,怎麼想作嘔。

“不過姐姐不喜歡這些風兒,沙兒的東西。但是如果可以賞賞雪倒是不錯的選擇。”妖嫇姥一邊說着,伸出蘭花指,輕輕的一彈,肆虐的龍捲風就煙消雲散了,空中飄落無數的雪花。

“小子,你看多美啊? 我的三界抽獎系統 來陪姐姐一起賞雪。”妖嫇姥朝着凌風勾了勾手指,凌風就感覺到一股巨力把自己緊緊地箍住了,身體瞬間不能動彈了。

老樹盤根!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