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騙我的,你不是鑽石級殺手,你不是!”鐵老大的戰心徹底熄滅了,臉上滿帶着恐懼,拼命搖頭,同時艱難的挪動步子後退,試圖遠離林辰和重影。

“你,你騙我的,你不是鑽石級殺手,你不是!”鐵老大的戰心徹底熄滅了,臉上滿帶着恐懼,拼命搖頭,同時艱難的挪動步子後退,試圖遠離林辰和重影。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在他眼裏,兩個人似乎變成了洪荒猛獸。

重影望着鐵老大,冷然一笑,下一秒,掏出一個面具出來,帶上。

面具就是普通的鬼臉面具,然而在面具的額頭處,卻多出一個藍寶石。

“啊,啊,真的是,真的是啊!”

而當鐵老大看到帶上這面具的重影之後,整個人徹底崩潰了。

雙膝一彎,當場跪倒在了地上,衝着重影的方向,倒頭就拜啊。

“晚輩,晚輩無知,晚輩該死,晚輩真的不知道前輩是鑽石級殺手啊,求求……求求前輩,網開一面,放過我們一條生路吧!”

在絕對的等級之下,鐵老大徹底認栽了。

重影摘下面具收好,隨後,走到林辰身後,面露恭敬之色,衝着林辰道:“主人,這人已經徹底廢了,您看,怎麼處置他爲好!”

重影故意說的很大聲,尤其是那聲主人,叫的如晴天霹靂一般,而鐵老大聞言,轉頭看向林辰,整個人直接傻掉了!

眼神立刻變化……那眼神別提了,別提有多複雜了!

那眼神已經不足以用驚恐來形容了,直接呆滯了!

心裏有一個聲音,瘋狂的吶喊着……不可能,不可能!

林辰竟然是眼前這個鑽石級別殺手的主人,這怎麼可能!

什麼樣的人,有這個本事,能把一個鑽石級的殺手收爲麾下。

這個人,那得有多恐怖啊!

林辰看着鐵老大絕望到生無可戀,他特別滿意。

很好,他要的就是這種,要的就是對方從內心裏對他產生恐懼。

殺人爲下,誅心爲上,有時候,誅心比殺人更有用!

冷笑着,邁步走到鐵老大身邊,冷眼俯瞰。

眼神冰冷肅殺,渾身的氣息,更是霸道的讓人打心底裏心生臣服。

而鐵老大,被林辰看着,如芒在背,直接癱跪在了地上,形如爛泥一般。

這會,林辰要想弄死他,估計一根手指頭就能把他戳死,此刻這個鐵老大已經徹底沒有了反抗之心……或者明白,自己根本沒有能力反抗。

“唉,何必那,乖乖的出來,俯首認栽豈不是更好,非要打一架,你們才知道怕!”而林辰,俯瞰着鐵老大,則是輕輕的嘆息一聲。

他的嘆息之聲,落在鐵老大耳朵裏,就就跟催命符一樣。

只見鐵老大渾身顫抖,艱難的擡起頭看着林辰,道:“對付沐家的任務,是我一個人接取的,任務也是我,我下發的,求求你,求求你,放過他們!”

“要殺,就殺我一個人好了!”

鐵老大此刻明白,自己死定了,能做的,唯有提屬下求的一條生機。

而身爲一個殺手,一個黃金級別的殺手,他竟然爲他的手下求情!

殺手的冷酷無情,在他這,並沒有顯現出來!

林辰聞言,則是微微一愣啊,似乎連他也沒有料到,這個鐵老大還挺講義氣。

不過,講義氣好啊,講義氣,就說明,這個人並非沒有可取之處!

下一秒,林辰笑了。

就見林辰笑着點了點頭道:“不錯,竟然沒有求我放你,而是爲自己的手下求情,就衝這一點,你這人還算不錯……放心吧,我不會殺你的!”

“不殺我?!”

鐵老大擡頭看着林辰,直接傻了。

不殺他?這是什麼意思!

林辰此來不就是來報仇的嘛,有機會殺掉他報仇,爲啥不殺?

又或者說,他這話裏的含義有兩重,其實本意是想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想到這一點,鐵老大徹底恐懼到無以復加了!

差點把不足身下,尿了褲子。

死他不怕,但是折磨,這個他真是有些怕了。

這一刻,他真有些後悔,後悔之前沒有做好準備,事先帶上毒牙。

否則的話,這會他完全可以咬碎毒牙,自殺了事。

林辰看着他嚇成這個樣子,明白鐵老大是誤會了,他聳肩一笑。

“你這人,想的還挺多,放心吧,我的意思就是字面意思,我沒打算殺你,甚至於不準備殺任何人,我此來的目的,其實……是想要收編你們!”

“鐵老大,從今往後,跟着我林辰如何?”

林辰看着鐵老大,目光咄咄的道。

口氣似乎是詢問,但是,言語之間卻帶着一股不容否決之意。

而鐵老大則是徹底被林辰給弄懵逼了,愣愣的望向林辰。

“您,您說什麼?您要收編我們!”

“沒錯,我是想要收編你們,你們是修行者,又是殺手,實力還不錯,雖然和我理想的還有些差距,但也算是不錯了,可以造就。”

“當然了,前提你們得聽話,否則的話,我依舊會捏死你們!”

“整個江南像你們這樣的殺手組織還有幾十個,滅掉一個,我不會心疼。”

“怎麼樣,有選擇了嘛?” 林辰並沒有給鐵老大多少時間考慮,又或者說,他犯不上。

鐵老大的修爲在先天一品左右,其他的人,都是後天修者,實力真的說不上強,要不是看他們是修者,又是殺手,這種選手,林辰根本就看不上。

當然了,還有一點,那就是這個鐵老大還算是不錯,還算是講義氣。

就衝這一點,林辰認定此人還是可造就的。

而收編他們,這在林辰看來,是他在給他們一個機會。

給他們機會,他們還要考慮,那就滑稽了。

而鐵老大面對林辰強大的霸氣壓迫,腦袋瞬間一片空白。

想也不想,下意識猛點頭:“我,我願意臣服您,包括我的手下!”

“很好,那把這個吃了,還有他們,一人一顆!”林辰隨手從口袋裏掏出一個瓷瓶,交給鐵老大,說道:“這是烏金丹,如果你們聽話,我會定期給你們解藥,等到我覺得可以完全信任你們,烏金丹的毒我會給你們解!”

“我這人,不信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恰恰相反,我疑人也用,但是,自然得用些手段,不過你放心,如果你們可以證明對我沒有二心,這毒我隨手便解。”

“這……”鐵老大雙手顫抖着握着烏金丹。

他萬萬沒有想到,林辰竟然還有這麼一手。

吃了這烏金丹,豈不是說日後都要受林辰控制,他們絕對不能有異心了!

可是,現在他們還有機會拒絕嘛?

一條路是立刻死,一條是活下去,選擇那一條,答案顯而易見。

猶豫了能有兩秒,鐵老大咬着牙,還是握着烏金丹,起身,走到數位手下身邊,然後掰開他們的嘴,把丹藥塞進他們嘴裏,最後自己也服用了一顆。

“很好!”

林辰的心裏比較滿意,雖然收服鐵老大的過程出現了一些小插曲,但是結果還是不錯的,這夥人如今算是徹底爲他所用了。

跟着,林辰又掏出一個小瓷瓶子,甩手丟給鐵老大。

“這裏面是療傷的藥,給他們服下,儘快把傷養好,留在這等我,兩天後,我會再回來,到時候帶你們離開,集中訓練你們。”

“既然跟着我林辰,你們就不能太弱了,現在你們的實力實在不夠看。”

說完,林辰邁步便走,並沒有帶着鐵老大他們離開。

他現在還得繼續收服更多的殺手組織,帶着鐵老大他們不方便。

說白了,鐵老大他們現在的實力,林辰還是看不上眼的。

重影走在最後,路過鐵老大身邊時,看着鐵老大臉色灰敗,跟被霜打了一樣,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別這麼喪氣,我可以告訴你,跟着林辰,絕對是你的造化,現在你可以不相信,但是請你相信,用不了多久,你會爲此慶幸!”

“現在什麼都不要想,安心養傷,等待召喚吧!”

鐵老大嘴角抽搐,猶豫了片刻,忽然道:“前輩,你身爲鑽石級別殺手,已經是殺手界頂尖的存在,爲何會臣服於人,我想不通。”

“難道,難道他……主人,也給你吃了毒藥!?”

“毒藥?呵呵,開什麼玩笑!你覺得我這種人,是毒藥就可以控制的了的嘛!”

“那你又是爲了什麼?”鐵老大一臉的想不通。

重影開着林辰越走越遠的背影,忽然挺直胸膛,傲然的道:“因爲,他是真正的強者,因爲,他可以帶着我走更遠,變得更強。”

“……”鐵老大聞言,長大了嘴巴,一時啞語。

林辰他們離開鐵手團之後,並沒有停下攻伐的腳步,在易先生的引路下,緊跟着直奔第二個目的地,也就是東海的第二家殺手組織,梅花組。

梅花組,東海第二大殺手組織,成員十七人。

六個修行者,十一個武者!

而此時,車上林辰則是陷入了糾結當中,一時有些拿不準怎麼對付梅花組,許久之後,之間他看轉頭向重影,忽然道:“重影,梅花組你來對付吧。”

“爲什麼是我?我就一個打醬油的,這個你找別人吧!”

重影聞言,腦袋頓時搖的跟撥浪鼓一樣,死活不敢啊。

東海一共有兩個殺手組,一個是鐵老大的鐵手團,另外一個則是梅花組。

而這個梅花組,不同於鐵手團,梅花組有點複雜,不是她們實力很強,恰恰相反,這個梅花組的實力比起鐵手團還要弱一點,而且,全都是女人組成。

林辰正是因爲這一點,所以,他不好意思出手。

反正,讓他對女人下手,他還真下不去那個手。

當初在印巴,對付趙紅月,那是因爲趙紅月欺人太甚,惹怒了林辰,而且趙紅月實力強,所以林辰出手倒是沒有心理負擔,可是梅花組不成。

原本她們實力就不強,在動手傷她們,林辰真下不去手。

而重影也是一個大男子主義很強的人,讓他對女人出手,他也不願意。

何況,他不願意出手,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