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如果高寒今日死到這裡,恐怕自己做的一切都白費了!高揚那丫頭還不把自己恨死,立刻得從恩師變為仇敵!

但是如果高寒今日死到這裡,恐怕自己做的一切都白費了!高揚那丫頭還不把自己恨死,立刻得從恩師變為仇敵!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李長天想到這,微微輕咳了一聲:「那個高寒啊!呵呵好久不見了哈,這次的確是我的弟子不好,叫你受委屈了,你說該怎麼辦呢?」

李長天的這一表現叫林欣怡吃驚無比,而鄭雲峰看向李長天的眼神中也充滿怨恨,不滿的叫到:「師尊,徒兒不服!他實力不如我,被我擊敗在情理之中,如今師尊卻是賞弱罰強!師尊你是否在徇私情!」

鄭雲峰深知,自己如果到了高寒手裡,肯定是生不如死,所以一頂徇私舞弊的大帽子就給李長天扣上了。

李長天臉上怒氣一閃,正想斥責鄭雲峰,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高寒那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不錯,這個世界實力為尊,但是鄭雲峰你只不過是仗著比我早修鍊幾年而已就如此猖狂,並揚言要殺我,若不報此仇,我高寒誓不為人。」

李長天聽到高寒說這句話眉頭微微一皺「那你想如何?」,林欣怡覺得此人有些不知進退?難不成還要讓李長天把鄭雲峰殺了,想到這她有些微微瞧不起高寒!

鄭雲峰則是瞳孔一縮:「難不成對方想要求李長天那個老鬼將自己擊殺,看來到必要的時候自己就有向自己的身後的那位求助了!」

高寒自然不知道這些人的想法,即使知道他也不會放在心上的:「鄭雲峰,半年後咱們在生死台上進行生死戰!你可敢?」

每個宗門都有生死台的存在,如果門內弟子之間有了絕對難以化解的仇恨,在雙方的同意之下可以再生死台上決生死。「勝者生,敗者亡」這是對生死台最好的詮釋。

「高寒!你?」李長天心裡長嘆:此子雖然是天才,但畢竟太年輕了,半年就向擊敗鄭雲峰太難了!高寒冷笑著:「我意已決,萬難更改!」

林欣怡雖然有些欣賞高寒的態度,但是認為高寒沒腦子,太輕率了!

鄭玉峰這時候哈哈大笑,恐怕高寒收回此話:「有何不可?我就給你這個機會,半年後生死台,你必死無疑!」

李長天長嘆一聲:「那高寒你這次前來是為了見你的妹妹吧!我領你去吧!」

高寒臉色微寒:「不必了,請長老你對我妹妹說我臨時有事,暫時不能來看她了!」說著拿出五萬兩的銀票遞給李長天:「這是父母給我妹妹的錢,還請轉交給我妹妹!在下告辭了!」

高寒說完頭也不轉的走出飄零峰的範圍,向著外門大殿走去!只留下飄零峰上臉色各異的三人。

林欣怡看著高寒遠去的身影,眼中閃過些許異樣的光芒:沒想到這小子還蠻有男子氣概的!

鄭雲峰轉身向李長天一鞠躬:「師尊,如果沒有什麼事情,弟子告退了!」,李長天微微的點了下頭,鄭雲峰在山間不斷的跳躍中絕塵而去。

李長天微微的嘆了口氣:「鄭雲峰的縱橫八步越來越熟練了!恐怕他的實力也已經快到化真境界三層了!這次高寒不妙了!」

「師尊,你查到鄭雲峰是哪個峰上派來的了嗎?」這時候林欣怡臉色嚴肅的道,李長天聽到這個話題,臉色也變的非常的凝重:「到現在為止還不知道,只是查出了不是縹緲峰打進來的卧底!不過顯現在仍然沒掌握到他的罪證!」

「好了不談這些了,欣怡你去把鄭雲峰現在修為的情況告訴高寒,希望他能知難而退!」李長天話題一轉,對欣怡說道!

「是,師尊!」林欣怡恭身對李長道,隨後便向山下飛速行去!

高寒並不是傻,對於他來說,鄭雲峰必殺無疑,再一個他想給自己施加壓力,讓自己迅速進入化真境界。

外門大殿中。

「長老,我想選拔一把劍!」高寒對一名外門長老微微一弓道。

外門大殿不僅是測試弟子的地方,也是外門弟子中領取物品和兵器的地方,當然要想武器是需要花錢的。

那名長老看了高寒一眼,微微笑道:「原來是高寒啊!那你想要個什麼樣的長劍?」自從高寒擊敗外門第一高手顧雲別之後,他的名字一夜間不徑而紅,外門之中沒有人不知道高寒的大名。

連外門長老都知道:外門出了個天才少年,退花媚娘,敗顧雲離,傷顧雲別。一天的時間,從一個默默無名的少年,一躍成為外門第一高手!

「長老,我想知道這的凡品長劍最好的是哪一種?要多少兩銀子?」高寒一邊看著牆上掛的那些展示的武器,一邊對那名長老說道。

「我們飄渺宗最好的凡品長劍便是-點鋼劍,此劍是由非常堅硬的金屬點鋼鍛造而成,堅硬無比,此劍堪稱凡品兵器中的極品。價格倒是比較貴點,三千兩銀子!若是你沒有那麼多現金還可以分批還清…..」一說到兵器,那個長老居然侃侃而談,說的高寒都頭生冷汗。

高寒無語的對那名長老揮了揮手:「長老,別說了,我就要這一柄了!」出完錢,高寒拿著劍就走出了飄渺宗的山門,向岐嶺山脈深處走去。

就在高寒走後不久,林欣怡經過不斷詢問,終於到了外門大殿:「韓長老,高寒呢?」「他買完了劍就出去了,至於去哪了,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你可以去問雜役弟子吳岩,他是高寒的雜役弟子!」

經過林欣怡的不斷的輾轉詢問中,終於知道了高寒的去除了-岐嶺山脈!聽到高寒去了岐嶺山脈后,林欣怡只得放棄尋找高寒的打算了!不過自此外門傳出內門弟子林欣怡與高寒正在熱戀的傳聞!

岐嶺山脈,是滄南域最大的山脈,這裡的奇峰峻岭,連綿不絕幾千萬里,大大小小的山峰加起來有近萬座,這萬座大山中有各種不同樣式的妖獸在裡面生存,每年有不少各大宗門的弟子去岐嶺山脈獵殺妖獸,但是只見妖獸增加,並不見其減少。

飄渺宗只不過是在岐嶺山脈的外圍佔據了一片山脈,建成宗門,如果是建在稍微深一點的地方,宗門弟子早就被百萬妖獸啃食一空,更何況妖獸之中並不乏實力強大者,能夠輕易滅掉一個宗門的妖獸並不是不存在的!

唰唰唰,高寒的長劍抖動,劍光四射,一隻只的妖獸被攔腰砍斷,妖獸的血不斷的染在高寒的長劍上,使之變成一把血劍。

「……98.99.100!呼」高寒不在揮舞手中的長劍:「終於殺了一百個妖獸了,以這些妖的實力看來,最強的不過八級妖獸,等級實在太低了,不但皮毛賣不大價錢,更不可能作為自己的是找對象,使自己無法進步!」

妖獸與人一樣,也分等級的,一級到九級相當於人的凝氣境,在往上便是階級妖獸了,妖獸化形后境界的名稱便與人類相同了。

自那天高寒初入岐嶺山脈就從來沒間斷過殺戮,不過三天就斬殺了一百隻妖獸,這還是高寒專挑七級以上的妖獸殺,畢竟自己一個人不可能帶這麼多的妖獸皮與骨,不可能將那些低級妖獸都帶上。其實殺了這百隻妖獸,能夠值點錢的也就不過十多隻而已。

高寒收劍入鞘,將這十多隻妖獸的獸骨等部位收拾打包起來,雙腳微微用力,便躍起三丈高,落在一顆離高寒不遠的參天大樹上。

高寒將剛剛打包的東西放到一個樹架上,然後翻身躍了下來,他準備前往山脈深處探索一番,殺一些實力強橫的九級妖獸。

高寒漸漸向深一點的地方走去,沿途也隨手殺掉一些敢於侵犯他的妖獸,直到有一天。

「運氣真的這麼背?都走了三天了,到現在連一隻九級的妖獸都沒碰到!」高寒隨手滅掉一隻八級妖獸,這三天的情況甚至都不如之前,遇到的都是些低級妖獸,這是高寒殺掉的第一隻八級妖獸,之前那些只不過是四級五級的小妖獸。

其實高寒不知道,他已經到了一隻一階妖獸的地盤,在岐嶺山脈中,每一隻高階妖獸都有自己的地盤,實力越強大的妖獸,佔領的地方越大。

高寒正想收拾起那隻八級妖獸身上的材料,突然他的心中感到一股悸動,漸漸地他拿起手中的長劍,暗暗提防著四周。

「吼」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在遠處響起,一陣錯亂的腳步聲由遠及近,迅速朝著高寒奔來。

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到了距高寒不過十米的地方,高寒也終於看清了來者。

是一頭渾身長滿紅色毛皮的狼,長約一丈,高五尺,雙眼中的瞳孔是紅色的,那一嘴的獠牙閃著寒光,口中不斷的滴出令人噁心的口水。

高寒覺得心裡一緊,喃喃道:「一階妖獸赤風狼!」一階妖獸級別相當於人類化真境界的存在,雖然赤炎狼是所有的妖獸中最弱的存在,旦終歸它是一階妖獸。

高寒眉頭微皺:赤風狼雖然是階級妖獸中墊底的存在,但是它有一個優勢,便是它的速度非常快,高寒沒有信心甩掉它。

長劍一顫,高寒揮劍便上,先下手為強,明知道速度不如赤風狼,不如全力一搏,自從自己的修為提升后他還沒有看自己的實力到底到了什麼地步。

高寒揮舞著長劍急速向赤風狼的狼頭劃去,赤風狼四隻狼爪微微用力,向上高高躍起,躲過了高寒的一劍,高寒雙眼一凝,長劍變式,破靈劍法第十招,向上空的赤風狼的腹部劃去。在空中的赤風狼無法隨意的改變方向,這一劍應該無法躲過。

但是一階妖獸豈會只有這種實力,赤風狼張口吐出一團黑乎乎的強勁妖氣,足有手臂般粗細,如利箭一般飛向高寒。

妖獸與人一般,在一階境界的時候可以隔空給敵人打擊,高深境界的妖獸會將體內的妖氣蛻變成妖元,威力強橫無比,據說有人看到一隻有妖元的妖獸,輕易的將一座方圓百米山夷平了。

高寒心中一驚,果斷放棄攻擊,運轉起浮光掠影,身體飛速的向旁邊移去,高寒腳步剛剛落地,他所在的位置就被赤風狼的妖氣擊出五尺的深坑。

赤風狼吐出妖氣之後便落到了地上,向高寒急速跑去,狼爪向高寒拍去,高寒轉身一躲,長劍順勢向上挑去,正是劍法奔騰破靈劍,赤風狼的狼爪布滿了妖氣,轉換方向迎向高寒的長劍。

長劍與狼爪猛烈的撞擊在一起,強大力量撞擊將兩方震退,在被震退的一瞬間,高寒左手運行冰山咆哮拍了赤風狼一掌。

赤風狼向後滑行了僅僅一米,高寒則被震出六米去,但是高寒的那一掌卻結結實實的拍到了赤風狼的身上。

赤風狼體內的寒氣肆虐,無所顧忌的破壞著赤風狼的身體,赤風狼寒氣凍的嗷嗷慘叫。不過隨即赤風狼身體一震,一股妖氣將那股寒氣驅逐出來了,雖然高寒的寒氣強大無比,但是內氣畢是內氣而且,那由於高寒的修為太弱,寒氣的溫度太高,所以被赤風狼驅逐出來了。

寒性內氣是被驅逐出來了,不過赤風狼也凍傷的不輕。

赤風狼的凶性被徹底激發出來了,雙眼血紅無比,還閃著紅光,隨即赤風狼急速的奔向高寒,就赤風狼的速度而言,那些不以速度見長的化真一層的舞者都不可能跟得上,只能被動挨打。

不過今天他碰到的是高寒,觸摸到影之奧義的高寒,高寒運行起浮光掠影,速度居然絲毫不比赤風狼的速度慢。

赤風狼的兩隻狼爪由上至下向高寒身上擊去,那鋒利的狼爪散發著寒光,那金屬一般的光澤,使人絲毫不懷疑他的堅韌程度。

高寒舉起長劍擋住襲來的狼爪,右腿蜷起,膝蓋上充滿內氣,以咆哮奔騰的招數迅速的向赤風狼的腹部頂去,赤風狼被高寒的膝蓋頂中,被飛出去。

落到地上的赤風狼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眼神無比憎恨的看著高寒。

高寒的膝擊讓它收了不小的傷害,畢竟腹部是狼身體中皮毛最弱的地方,那一擊力量強大無比,使得它的內臟都被擊裂了,再加上內其中那冰凍的力量,使得他都無法站穩身體了。

那赤風狼慘烈的叫了一聲后,它身體周圍的天地靈氣瘋狂的朝著它的身體涌去。

不一會兒,它便高舉狼頭對著高寒吐出一道妖氣,這次的妖氣沒有上次那般龐大,而是細細的如手指粗細。但是卻透著一股詭異,因為這股妖氣是紅色的,而不是黑色的。

發出這一擊的赤風狼軟綿綿的趴在了地上,一動一動了,只剩下那雙憎恨的雙眼還在睜著看高寒,似乎想看仇敵死在它的面前。

「浮光掠影!」高寒看到那股妖氣沒有任何猶豫的躲開。高寒深知:反常必妖,未知的才是最危險的。

異想成神 雖然高寒速度奇快無比,但是那股紅色妖氣帶著一股炎熱的氣息來更為迅猛,高寒最終還是躲避不及被那妖氣擊中了手臂,高寒只感覺一股炙熱的氣順著手臂進入到了自己的體內,不斷的破壞自己的經脈。

高寒感覺身內如火燒一般,只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快化了,但他還是堅持的站著,咬牙堅持著,一聲不吭,並運行全身的寒氣朝著那股炎熱的氣壓去。

但是這股熱氣非常的強大,直到耗盡高寒全身的內氣,還沒把這股熱氣消滅,只不過現在的熱氣卻也沒有原來那般強大了。

那熱氣在高寒的身體內四處破壞,最終來到了高寒的丹田內。丹田可是一個武者的根本,如果沒了丹田那麼那個武者就沒有修鍊的希望了。

高寒也感覺出來了,不過身體內毫無內氣的他卻也阻擋不了了,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高寒丹田上方的冰珠動了。

那顆冰珠上散發出一道道凜冽的寒氣,將那股熱氣包圍住,那股熱氣還想抵抗,朝著其中一股寒氣撞去,但是在接觸的一瞬間就被那股寒氣凍結了一半。

那些寒氣也不再客氣,緊緊地向那股熱氣包圍而去,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股熱氣就被冰封在高寒的丹田之內,那炎熱的氣則被完全消滅,只剩下那股純粹的力量,被那顆冰珠不斷吸收著。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序曲

孤單……我會爲你踏遍這幻想大陸的每一個角落。

2055年一個夏天的下午,一個無業青年在回憶他悲慘的過去……

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沒有閱歷,沒有經驗,沒有背景,沒有朋友。正宗四無人士。我現在的生活可以說是一無是處。每天如喪屍般的過日子,沒有任何追求的活着。猶如黑夜中的一隻螢火蟲,大海中的一枚貝殼,沙漠中的一粒沙土。那麼的渺小,毫無存在感。每天早晨第一件事不是穿衣服,而是把慘白的手伸向牀頭的泡麪箱。再不濟也得苟延殘喘的活着。這是人的本能。

畢竟人得吃飯。得生存,我從來不抱怨父母。因爲也沒有機會去抱怨他們。離家出走的最後一幕就是他們爭吵不休的畫面。他們給了我存在的機會,給了我活下去的勇氣。也許是命運的造化把我安排在了這裏,虛度光陰數十載。但是我的內心渴望後天可以改變自己。變成一枚造福社會的好青年。如果給壞人機會做好人誰也不會選擇做壞人的吧。

用現在這個時代來說,頹廢的活着也許很容易,但是想改變自己真的很難。中專寥寥草草的畢業以來沒有做什麼有意義的事情,每天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打遊戲。而我唯一的經濟來源就是靠着遊戲中最底層的勞動。每天不停的採集最底層的草藥換取微薄的工資。但是我很滿足,因爲我喜歡玩。轉眼望去,我已經懶懶散散的玩了兩年的遊戲,每天不過也只是機械般的操作着。並不能帶來什麼值得我興奮的事情。當然,也不可能帶來我憧憬的友情與愛情。每天面對只有工頭的狗一般的斥責跟拔了一輩子也拔不完的樹林。

愛情與友情對於我來說是奢侈的。每天在遊戲中看着形形色 色的人成雙成對、有說有笑,白天去打怪,晚上去約會。看得我羨慕不已,無時無刻不在想,我要是其他小說裏的男主角該多好。這樣那些漂亮的美女都是我的老婆。當然這只不過是幻想。每當看到這種場面我只能低頭,搖搖頭走開。彷彿已經註定了我這一生的孤獨。

睡眼惺忪的我做着機械般的運動。耳邊又傳來了工頭如狗吠般的叫聲。把我從無盡的YY中拉回了現實。

“喂,那邊那個小B還不快過來,幫忙採集藥草,今天不把這片林子採完沒你的盒飯。”

小B是在叫我吧?我向着四周看了看,果然沒有人,看來小B是在叫我了。聽着工頭一句句帶刺的話語,我這心裏就像被針扎一樣。可是我又能怎樣。也許這樣的活着的纔是我最該得到的吧。每天腦海中都彷彿在聽到一個聲音“認命吧 ,少年”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又聽見了工頭的叫聲:

“快過來拔這邊,不要讓我重複同一句話”

把幻想中的我拉回了現實,只能過去幫忙了,這裏漫山的草藥採集完第二天就更新出來。這設定真是無比坑爹。彷彿你每天的勞動都是在浪費體力而已,真是夠讓人吐血的。累死累活拔了了一整天的草藥,今天終於解脫了,我癱坐在地上,一旁的老張點了一顆煙看着一望無際的風景。突然感覺他眼中充滿了悲涼。哎,這個人整天都心不在焉,都在想什麼呢?工頭滿足的走了過來拿起我們收集好打成捆的草藥。

“喂!小子們,歇也歇夠了,給這是你們的工資,一人50個金幣。”工頭不屑的說道。

我心裏在想該死的工頭真TM的大方,採了這麼些藥材,就給50金幣,都幾天了還不給漲工資。下次我真該在藥材裏下點毒,讓你們工會的那些殺手用藥中毒。當場嗝屁,看你們還威風?看了眼《VAH》中黃昏的風景,在我無盡的邪惡幻想中摘下了直連線結束了遊戲。準確的說結束了今天的工作。

摸了下額頭,滿手溼。滿頭大汗的我看一眼懸掛在掉渣牆壁上破爛的時鐘,前一天凌晨上線,俺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頭暈呼呼的。打開窗子一股清涼的風吹向了我,好舒服的感覺。看着天上的星星,心中卻莫名的哀傷起來。你在何方,我的那個她。苦逼的工作讓我每天都會莫名的憂傷。哎,憂傷歸憂傷,填飽肚子是現在該做的事情。

踏過髒亂的房間,去廚房看了看,這個地方已經沒有任何可以填進肚子裏的東西了。還好有水,泡了碗泡麪,獨自一個人坐在了外號古董、堪比小霸王的筆記本前,打開了遊戲官網。卡了十分鐘終於進到主頁了。湯都喝完了。還不忘舔了舔菜渣。

右下角電腦時間顯示2055年7月15號。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生日過了快20天了都沒注意。已經幾年沒過生日了吧?看來這輩子生日沒指望了,希望有人給我過忌日。不管了先看看官網資料……

網頁頭條:殘障少年仗劍闖天涯,最新殘疾人玩的遊戲。無論你現實缺胳膊少腿,任何重大身體殘障,腦殘患者除外。我們都可以替您模擬化全新完好無損的身體。讓您在遊戲中暢遊,闖出自己的一份天地

網頁頭條:吊絲們還在爲找不到女朋友上火嗎!《VAH》爲您提供全新的交友平臺,遊戲選擇只有一次機會。我們會進行面部掃描。把您的優點留下來,並且自動美化,同城的玩家會被分配到同一個新手村。逆襲高帥富,還等什麼?2055逆襲就來《VAH》

網頁頭條:據公測結束還有1天!親!還在打DOTA?還在打WOW?還是在打CS?這些永恆的經典《VAH》都會帶給你全新的體驗。明天遊戲所有的測試就要結束啦。沒有填寫ID的玩家請儘快填寫。

尼瑪看完了這幾天公告,突然讓我想到了父輩時候用電腦玩的網頁遊戲。這種臺詞氾濫成災,後果嚴重到現在已經沒人用電腦玩遊戲了,果然《VAH》走的是懷舊風。《VAH》已經公測了快20天了。馬上要迎來第一個維護日了。而我只是在裏面打工的,給大公會采采草藥,就會得到錢的。工具很簡單,最便宜只要50塊錢一條的直連線,就可以進入遊戲。當然遊戲的控制感覺會變得僵硬許多,也會難很多。當然如果有錢了,可以換成頭盔。不會影響數據,一人一數據,是《VAH》開發的先例。所有的信息,都會記錄在您的個人面部檔案上。只要進行面部掃描,系統就會選擇出你的數據。

當然那些大公會的人都是用頭盔的,不過最便宜的頭盔的價格也要2萬人民幣以上,我實在是買不起。也用不到那種奢侈的東西,這種直連線就在適合不過了。不過傳聞在頭盔之上有更高級的進入遊戲的工具,就算是菜鳥也可以控制的得心應手,那我就更不要想了。

目前《VAHl》的在線人數多到撐爆了成千上萬個新手村了。不光是中國的玩家,外國的玩家也很看好這款由多個國家的著名遊戲公司設計、以及各個領域的領軍人物設計開發的遊戲。目的是實現完全的機械化時代,大家都沉浸在消費上。更多的工作交給了人工智能。VAH大陸的1099個開發的城鎮以及1584個未開發的城鎮的玩家最後都會規劃到其中的四大主流區域,而中央海域不屬於任何地區。在玩家還沒有進入遊戲之前,由NPC自由發展了1000年的歷史,其中很多大陸已經與玩家世界分離後面出現的東西我們平民永遠不會知道。我對這些毫無興趣,只是爲了賺點飯錢。不過有時候看其他人的PK比賽確實喚醒了我曾經的熱血,好想上面的主角就是我。

明天就要選主職業了,我還是先大致瞭解一下好了。打開了《VAH》的資料庫《VAH》職業有很多種。還有數不勝數的副職業。最常見的有刺客弓箭手戰士法師牧師這是可以直接選擇的基本職業到了30及就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分歧路線發展。看完了官網上一系列奇葩的公告,打打哈欠,睡覺在遊戲裏就行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