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我一臉吃驚的看着單天,心裏一怔。

“什麼?”我一臉吃驚的看着單天,心裏一怔。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單天看着我的表情笑了笑,然後衝着我說道:“不過現在沒有了,我沒想到我弟弟出事還沒有幾天你也出事了,我不知道做掉我弟弟跟想殺你的是不是同一夥人,但是我後來想了想你跟我弟弟的關係平日裏還不錯,沒理由做掉他啊,是吧。”

“單爺,您要相信我,那件事真的不是我做的。”我看着單天有些緊張的說道,生怕被這老狐狸看出什麼來。

單天看着我點了點頭,神色有些沉重的說道:“嗯,我相信你,你知道我現在最懷疑的人是誰嗎?”

“誰?”我看着單天問了句,心裏別提有多緊張了。

單天看着我,輕聲的嘆了口氣說道:“咱們南城區跟西城區最近冒出來的那股勢力,這些人我一點都查不到,我現在連他們是什麼人想幹什麼都不知道,不是他們的話我就實在想不到還會是誰了。”

“這些人我也聽說了,據說他們每次都挑着你手底下的場子人手不足的時候下手,而且每次砸完就跑,平日裏也不怎麼出現。”我看着單天淡淡的說道。

單天看着我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這也是我最頭痛的地方啊,不管我弟弟那件事是不是他們做的,我也一定要把他們這些人給找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單天口袋裏的手機響了起來,單天將手機拿出來一看,然後接通了電話,還不等單天說話,我就聽見手機傳出一陣很急促的聲音,不過聽的不是很清楚;單天一聽完,當即就坐不住了,站了起來拿着手機臉色不是很好,然後說道:“我馬上就過來。”

掛斷電話,單天看着我說道:“你好好休息,改天有時間我再來看你,我先走了。”

“嗯,好。”我看着單天那神情也沒多問,點了點頭就回了句。

單天看了我一眼,然後急匆匆的就離開的病房。

單天離開還沒有多久,阿驍就急匆匆的走了進來,進來就衝着我說道:“凡哥,你知道嗎?就在剛纔單天手底下一半的場子都被警察給封了,說是涉嫌嚴重違規。”

“哦?”聽到阿驍的話,我就樂了,心想這眼鏡蛇的動作還挺快的,然後笑着說道:“那怪他剛纔接了一個電話神色都不對了,然後就急匆匆的走了。”

“那凡哥,咱們是不是應該…………”阿驍一臉激動的看着我說道。

“急什麼,等我出院了再說。”我看着阿驍那樣不禁笑了笑,然後說道:“找到阿壞了沒有?”

“沒有,都半個月了,這小子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手機也關機了,兄弟們都在滿城找他呢;凡哥,你說阿壞會不會………………?”阿驍有些緊張的看着我問道。

我看了一眼阿驍,一臉肯定的說道:“不會的,阿壞不是一個衝動的人,而且身手也挺好的,不會出什麼事的。”

“喔喔。”阿驍看着我點了點頭應了聲,臉上依舊寫滿了緊張。

我出院的那天小馬他們幾個人全都來了,唯獨沒有看見阿壞,我也沒有多問什麼,就跟他們幾個回家了。

坐在家裏的客廳裏,我看着他們幾個,淡淡的問道:“找到阿壞了沒有?”

“沒有,我們已經讓兄弟們找了半個月了也沒有找到他,不知道這小子跑哪去了。”阿驍有些擔心的回了句。

皓軒坐在一邊看着我們幾個,說道:“也別太擔心了,阿壞伸手那麼好,身上也帶了傢伙肯定不會出什麼事的。”

“嗯。”我點了點頭,說道:“最近單天那邊有什麼消息嗎?”

“單天最近可真的算是熱鍋上的螞蟻了手底下一半以上的場子被暫時停業,估計這次大傷元氣了。”小鐘做在一邊看着我樂呵呵的說道。

阿驍坐在邊上看着我說道:“凡哥,咱們是不是按計劃行動?” 張道士不知從拿拿出了一本書,然後遞給了明陽,明陽也不跟他客氣,拿過來直接就丟進了包裹裏,還是盯着張道士不放。“叮!玩家水明炎陽完成了晉階任務,找張道士給予晉階。”

張道士哈哈大笑起來,然後把手放到了明陽的頭上,只見他的手裏光華一閃,然後明陽身體猛的就一亮,明陽原本還停留在19級100%經驗,馬上就升到了20級。明陽興奮的享受着升級時的感覺,打看人物,看着自己已經是二階的道士了,頓時興奮得想大笑起來。

“世界公告:玩家‘水明炎陽’完成晉階任務,成爲了第一個二階道士,系統獎勵10000聲望,1000金幣。玩家解開了道士的困饒,特獎勵1000聲望,100金幣。特此通告!”

“世界公告:玩家‘水明炎陽’完成晉階任務,成爲了第一個二階道士,系統獎勵10000聲望,1000金幣。玩家解開了道士的困饒,特獎勵1000聲望,100金幣。特此通告!”

“世界公告:玩家‘水明炎陽’完成晉階任務,成爲了第一個二階道士,系統獎勵10000聲望,1000金幣。玩家解開了道士的困饒,特獎勵1000聲望,100金幣。特此通告!”

明陽頓時呆掉了,這可是世界公告啊,也就是全世界都知道這件事情,明陽直接就傻了。原本他還以爲就只有他自己知道呢,他還想等一會去三姐炎玉那裏炫耀一下呢,但是系統直接就世界公告了,這下他想不出名都難了。

此時《天幻》裏的玩家們都呆住了,有不少玩家正打怪時,聽到公告呆住了直接掛掉的,但是隻過了一會,華夏區頓時轟動起來了。

原本玩家以爲道士從此就那樣了,更是被別的國家的特殊職業嘲笑着,讓他們都擡不起頭來,他們都恨死了那個編輯這道士的技術人員了。但是現在華夏區的玩家們,頓時興奮得都放下自己有中的事,回程的回程,都跑出了房子,跑到外面興奮的歡呼着。自己國家的職業終於是能發光了,更多的玩家都大叫着“水明炎陽“着個名字,他們沒有想到會是他給揭開了這個迷團。

以前暗地裏說明陽壞話的人頓時臉紅不已,瞧瞧,人家把困饒了十幾年的迷團給解開了,這個人怎麼會是隻躲在別人背後的人呢。

玩家們都在城裏歡呼着,更有甚者,還暗暗的決定着要重練道士呢,認識的不認識的,有仇的沒仇的,都是互相的打着招呼,高興的歡呼着,現在可是國家大事了,個人私事等以後在說。

華夏城,華夏國的主城,平時玩家來時都是匆忙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也不是停留多久,但是此時整個城裏都被玩家給擠滿了,更是不時的還有傳送陣亮起,玩家們紛紛的傳送過來着。

而就在這時,傳送陣突然的停頓,然後發亮起來,而且亮光更是增加着,旁邊的玩家們都紛紛的讓出一片空地,這是因爲從亮光上可以看出是一大羣的玩家同時使用傳送,所以纔會那麼亮的。還好回程了傳送的地點不一樣,不然使用回程的可能就會延遲了。

當傳送陣亮到一定程度時,突然的一閃,然後就出現了一羣玩家,但是還沒有讓周圍的玩家們看清楚,傳送陣又開始亮了起來。第一批傳送過來的馬上就走到一邊,玩家纔看到帶頭的原來是第一幫“天下英豪”的幫主南宮無敵,他不是去“吞噬魔洞”去了嗎?

其實南宮無敵是去了,當他們剛殺掉第一隻蟻后時,就聽到了系統的公告,所以他就馬上回來了,南宮無敵回到幫派駐地後,就帶着手下傳來了華夏城了。

“吞噬魔洞”裏的螞蟻都是由蟻后使用的攻擊手段,其實蟻后纔是裏面的主要怪物,至於BOSS嘛,還沒有人發現。這次“天下英豪”製作出了一種藥劑,它可以讓螞蟻們自相殘殺,所以南宮無敵纔會那麼有把握的去探險。

魔法師的火牆跟本就沒有用,螞蟻會吐出一種黏液保護自己,然後一大羣的組成一個圓球,直接就滾過去了,最多隻有外面的被燒死罷了。

就在玩家都還在好奇時,傳送陣上又出現了新一羣人,眼尖的玩家看出了領頭的就是“兄弟情誼”的幫主鐵血情深,而且還擁護着一個穿着新手衣服的玩家在中間,玩家們頓時好奇起來,而且他們馬上又發現天下幫裏,也有一個一模一樣的布衣玩家。

然而就在玩家們都感到好奇時,接下來他們更是驚訝不已,因爲《天幻》華夏區十大幫會成員都來了,而且其中都有着一個特殊的布衣玩家。

聰明的玩家馬上就明白了那是大幫會專門培養的道士玩家,沒有想到幾大幫會都悶聲不響的“養”着專門的道士玩家啊,也只有他們這種大幫會纔會培養道士玩家了,但是以後可能就會出現更多的了。

果然過了一久,傳送陣旁邊就分成十個人羣,這就是《天幻》的十大幫會了。第一的“天下英豪”,第二的“嘯傲羣雄”,第三的“兄弟情誼”,第四的“天涯海閣”,第五的“雪域衆神”,第六的“戰與義”,第七的“碧海晴天”,第八的“煙雨樓閣”,第九的“若夢浮生”,最後就是第十的“紫雨樓”。這就是《天幻》裏的十大幫會了,當然還是有一些其他的幫會的,但規模要小過了點。

當玩家們正在想十大幫會來這裏作什麼時,突然的傳送陣猛的就大亮起來,這次的亮光更是刺眼,而且光芒更是維持的更久了。

玩家們馬上就想到是誰來了,大家馬上就讓出更大的一片空地來,周圍的玩家們都擁擠在一起,大家是誰都沒有怨言,更是興奮的望着傳送陣,眼裏盡是期待,彷彿就是在等情人來時的眼神,激動得要命。

《天幻》華夏區裏最出名的不是十大幫會,而是由60%組成的“浪漫永恆”,要問《天幻》裏的10個男玩家他想去哪,有9個回答都是“夢幻花園”。因爲那裏花美人更美,由於浪漫永恆佔了那裏之後,衆男玩家有事沒事的都愛去那裏獵豔,想去那裏逝後自己心目中的最愛,或找尋自己的另一半,所以都期待的望着。

果然,過了一會,傳送陣裏就出現了一羣鶯鶯燕燕的身影,周圍的玩家們頓時都望花了眼,天國啊,這纔是天國啊。幾百名女玩家擁護着一個驕傲的身影從傳送陣裏出現,最中間,也就是那驕傲的身影,不用說肯定就是某人的三姐了。

炎玉現在是得意的不得了,看誰以後還看不起她弟弟,弟弟這次可是爲她長臉了。她也沒想到,自己的一時興起,竟然讓弟弟晉階了,成爲了第一個二階道士,這是一件多麼光榮的事啊,看來還是她的英明神武起了作用啊。炎玉得意的想着,高興的走出了傳送陣。周圍的十大幫會馬上就圍了上來,廢話,老婆情人加親人呢,可得表現得積極點。

大家圍到了一起,平時有點過節的現在都先放在一邊,他們都明白來做什麼,所以都是主要的成員圍到了一起,然後其他成員把他們圍在了中間。各人也不是第一次見面了,互相招呼一聲就結束了,然後就讓那十一個道士玩家自己去天道山了,因爲天道山只有道士才能去,所以他們也就只好在這裏等着。

明陽呆了一會後就回過了神來,馬上就激動的問張道士:“怎麼回事啊,怎麼是世界公告了?只是升二階,不會那麼隆重吧。”

明陽很是好奇,不就是個二階嗎,怎麼整得世界公告去了,他還想給姐姐一個驚喜呢,算了,出名也好,誰不想拉風點,明陽最後也得意起來。

張道士笑着撫摩着他那只有一點點的鬍子,也高興的說:“那是當然,想我堂堂大國,怎麼會被蠻夷給比下去,你解開了困饒了國家的問題,當然是讓全世界都知道了,要知道,能世界公告的都是大事,你就偷着樂吧。”

最後張道士竟然鄙視的說着明陽,而且還有點羨慕着,這可好似一件好事啊,上面早就注意這件事了,以後的好處還少得了嗎。

還有一個問題困饒着明陽,於是他就問了出來:“那個師門聲望是怎麼回事?怎麼要這個才能接任務啊,以前也有人給過我裝備啊,怎麼不見他接任務,反而是重練了。”

張道士聽到這個問題後,頓時鬱悶不已,這能怪他嗎,以前系統不讓說啊,鬱悶的說到:“那隻能是怪他意志不堅定,怎麼得聲望是:第一,雙方不認識,其中一方還是剛入門的弟子。第二,贈送的物品不能太低,象你給了價值50萬的裝備,才得了聲望。所以我也鬱悶呢,以前我是知道,但是我不能說啊。”

明陽不知道張道士在想什麼,點點頭同意着,對了他已經二階了,可以學新技能了,於是明陽馬上就期待的問:“我現在二階了,是不是有新的技能啊?”明陽使用***已經是用得快發瘋了,雖然這個技能不錯,但是誰也不想總是使用一個技能吧,偶爾換換新技能纔有新鮮感啊。 敖九霄都絕望了,更何況其他人?

「門主就是門主,當年他修鍊魂武修之時,便與一條幼年的上古紅龍相結合,才能修鍊出如此狂暴的武技。」

「這楊東能逼得門主施展出恕龍吞海,死也足以揚名百年了。」

眾人議論紛紛間,紅色巨龍,終於攜帶著一股毀天滅地的氣勢,重重的撞向了楊東的四象陣。

「就等你了!」

楊東絲毫不懼,紅色巨龍撞來的剎那,他也終於動了。

雙手一撐,四隻躍躍欲試的上古神獸,瞬間踏破虛空,悍不畏死的向鍾天奎猛撲而上。

「唰唰唰……」

四獸齊出,天地為之色變。

這一刻,時間像是變得緩慢了下來,原本快得肉眼難辯的一切,都在這一刻靜止住了。

只有四隻上古神獸,還在一點點向紅色巨龍接近。

然而速度再慢,總有接近的時候。

在所有人獃滯的目光中,四大神獸,終於與俯衝而來的紅色巨龍,狠狠撞到了一起。

「嗵……」

一聲震蕩天地的巨響。

這一刻,世界似乎都被毀滅了,沒有了聲音,沒有了顏色,只有一股混亂的力量,將一切實物摧毀成齏粉。

最先受到波及的下方地面,直接「轟隆」一聲,坍塌了上千米,形成一個方圓十里的巨大深坑。

緊接著,這股力量還繼續向遠方席捲而去。

所過之處,山峰崩碎,大地裂陷,掀起的土浪,簡直遮天蔽日,就像真的世界末日了一般,原本只損毀了三分之一的煉獄門分殿,此刻幾乎成了一片汪洋般的廢墟。

就連稍有不慎的十幾名靈武神,也被這股狂暴的力浪摧毀成了血霧。

許久、許久……

漫天土石紛紛墜落,滾滾煙塵也漸漸消散。

原本一片混沌的天地,終於恢復成了一片朗朗乾坤。

「楊東死了沒有?」

直到此刻,才有人顫抖著聲音問了一句。

緊接著,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瞬間此起彼伏響起。

「我的天,這楊東還是人嗎?」

「一品靈武尊而已啊,竟然能發揮出如此威勢,真不敢想象,如果換成我們,會死得有多麼難看。」

「不錯,也幸好是門主親自出手,不然這楊東年紀輕輕,就修鍊到這般恐怖的境界,要是任其成長,日後別說我們分殿,恐怕都會成為煉獄門總殿的心腹大患。」

便在所有人都感嘆不已時,不知是誰突然尖叫了一聲。

「怎麼可能?楊東竟然沒死?」

順著那人的聲音看去,當看清大戰中心的情景時,所有人的眼睛只差沒從眼眶裡瞪出來。

長發飄飄,凌空而立,一張臉清秀絕倫,英姿颯爽。

正是楊東!

原本只是七尺高的身軀,此刻給眾人的感覺,卻重逾泰山,凜凜如天神。

「恕龍吞海,也不過如此么?」

楊東的聲音很平靜,但落到所有人耳中,卻猶如晴天霹靂,直劈得所有人渾身顫抖如糠篩。

「我的天,他竟然沒死?」

「我沒在做夢吧?門主可是施展出了拿手絕技恕龍吞海,他竟然還不死?天理何在?」

不但其他人,就連敖九霄,也被這一幕給震住了。

望著傲然虛空中的楊東許久,他才不可思議的喃喃自語了一句,「真是後生可畏啊,原本我已經高看了他一籌,沒想到竟然比我想象中更加讓讓人意外。」

便在這時,一聲難以置信的驚呼,突然自高天之上傳來。

「什麼?你竟然還沒死?」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