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好,不過對於這些問題,我們還是不要理會的太多,如果說和鍾氏集團真的是把彼此之間的關係搞砸的話,那麼我想,鍾峯也肯定是會對我們發起一定的攻擊的。”楊航淡淡地道:“只要是對那些無關緊要的單子別和他們談就是了,至於其他的,我們還是不要去管了。”

“也好,不過對於這些問題,我們還是不要理會的太多,如果說和鍾氏集團真的是把彼此之間的關係搞砸的話,那麼我想,鍾峯也肯定是會對我們發起一定的攻擊的。”楊航淡淡地道:“只要是對那些無關緊要的單子別和他們談就是了,至於其他的,我們還是不要去管了。”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嗯,好的老爺,等會兒我就去做。”賀伯點了點頭,道。

“我想,過不了多久,鍾氏集團他們肯定是又會向我們發出合作的。”楊航道。

“哦?老爺爲什麼這麼說?”賀伯疑惑地問道:“難道這一次他們還不肯死心麼?你在合同上面也是寫清楚了你的意見的,難道他們沒看見麼?”

賀伯對於上午發生的事情還是有着很大的瞭解的,所以這個時候也就沒有再和楊航董事長多說什麼了,直接點明瞭主題,這樣一來的話,他纔會真正的弄清楚這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看見是肯定會看見的,只不過,以我對鍾峯的瞭解,我覺得鍾峯不會因此善罷甘休的!過不了幾個月,我想他們也還是會向着我們發出申請函的。”楊航繼續地道:“畢竟,在鍾峯的角度看來,他覺得如果我和他合作的話,肯定是會有着一定的利益在裏面的。而且,我們的公司在皖江市也算得上是一家很大的珠寶有限公司了,如果鍾峯不和我們合作的話,那麼他的集團公司,也肯定是會被那些其他的公司打下去的。”

楊航這麼說,不是因爲鍾峯在他的眼裏有着多麼的強勢,而是在他看來,鍾峯從小就是一個不會善罷甘休的人,所以對於這些事情,鍾峯也肯定是有着他自己的意見的,畢竟如果和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合作成功的話,那麼在那些集團公司上面,鍾氏集團可以說是有着一定的掌控權在手上的。

“嗯,老爺說的是,那我等會兒就先去把那些簡單的單子都拒絕掉,如果說拒絕不掉的單子,我再到你的辦公室裏來給你彙報。”賀伯聽了楊航的說明,覺得是有一些可能的,於是道。

畢竟這一次楊航董事長做的事情還是有着一定的極端的,雖然說鍾氏集團是一家大公司,如果說對於楊家珠寶有限公司來說,其實是有着一些利益的,但是以賀伯對楊航的瞭解,賀伯認爲,這一次鍾氏集團和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的合作,還真的是有着一些時間的談的。

“嗯,如果說實在是拒絕不掉的話,你也別勉強,那些事情就算了,反正我們現在還是先以我們的利益爲主。”楊航點頭道。 夜晚,在下了晚自習過後,楊夢穎三人上了賀伯開來的車,在車上,楊夢穎一句話也沒有說,身邊的唐璐也是跟着楊夢穎一起沒有說話。

不知道是爲什麼,唐影很疑惑,想找一個話題說話吧,但是看着兩個人都是很安靜的,一句話都沒有說,所以這個時候的唐影,也是很爲難的,不知道該找一個什麼話題和大小姐還有唐璐說話,唐影從反光鏡裏看着唐影一臉的憂傷,真的不知道楊夢穎在想着什麼樣的問題。

看了看楊夢穎身邊的唐璐,唐影也是從她的眼裏看出了一些憂傷的表情的出來,唐影是清楚楊夢穎和唐璐兩人在一起,只要是有一個人傷心的話,那麼其中一個也是必定會跟着傷心的,所以這個時候的唐影,還真的不知道她們倆到底是誰難過。

唐影對於她們這個樣子,有的時候也會很頭疼,因爲唐影不知道要如何的去勸導她們,雖然說以前的唐影是完全不會逗女孩子開心的那種,但是自從唐影來到了皖江市,每天都是和楊夢穎唐璐兩人在一起,所以有的時候也還是會懂得了如何逗女孩子去開心的了。

只是這個時候唐影看着楊夢穎和唐璐兩個人臉上面都是一個表情,所以這會兒他也是顯得了有些尷尬和頭疼,因爲唐影不知道這個時候到底是該去找誰開導一下子心情。

這一次的月考成績,唐影也是看見了的,並且還看了楊夢穎和唐璐兩人的成績,他們三個人現在的成績也都是排在了班上的前五名,在全年級也是排在了前五名的名次的,但是這個時候唐影看着楊夢穎和唐璐兩人都是擺着一副憂愁的臉色的。

這也讓唐影開始起了疑惑,這個時候的她們,不是應該高興纔對麼?怎麼個個都是擺着一副憂傷的表情出來?而且她們兩個這一次也是在車上最冷漠的一次,所以唐影覺得,這其中肯定是有着一些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但是這麼久唐影都是跟着楊夢穎和唐璐的身邊的,怎麼會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呢?而且今天在學校裏楊夢穎和唐璐兩人的心情也是很開心的啊,怎麼一到了車上面來,她們兩個就像是變了個人一樣,完全的讓唐影摸不清她們倆這是在搞什麼?

而且,這個時候,唐影還看着楊夢穎的眼角處微微地露出了一點兒淚水,雖然說旁人會看不出來楊夢穎這個時候是在哭着的,但是對於唐影一個王牌特使員來說,想要看清楚一個人的心情,還是綽綽有餘的,畢竟唐影可是對楊夢穎的爲人瞭解的很徹底的了。

只是這個時候的唐影,眼睜睜的看着楊夢穎哭了出來,卻找不到一個好的話題去開導開導楊夢穎和唐璐兩人,唐影也是覺得,這個時候的自己,也真的還是有些爲難了。

楊夢穎在上了車之後,突然地想起了中午唐影被劉梓涵叫出去的那一件事情,看着那個時候的唐影和劉梓涵有說有笑的,所以就覺得有了一些難過,其實楊夢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了,畢竟她又不是很喜歡唐影,又沒有必要爲唐影難過,再者說了,唐影也是有着自己的朋友圈的,畢竟唐影不是她一個人的貼身保鏢。

楊夢穎又很清楚唐影作爲她的貼身保鏢是爲什麼的,到現在爲止,楊夢穎在清楚了唐影原來是和自己的外公是一個地方來的之後,楊夢穎可以肯定的是,是自己的外公方雲叫唐影過來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的。

如果說自己的外公不和唐影說這件事情的話,那麼楊夢穎可以肯定的是,唐影一定不會知道自己的。畢竟小時候的楊夢穎,雖然說是很小,但是有的時候大人們的事情,她多少也還是懂得一些的,所以看着那個時候的外公沒過多久就有着任務要做的時候,楊夢穎就對這件事情感起了興趣了。

雖然說自己的父親楊航不願意和自己說這些,但是從現在看來,楊夢穎是真正的明白了當初自己的父親爲什麼不願意告訴自己這件事情了,因爲知道神祕特使局的人,都是會有着一定的危險的,所以自己的父親那個時候爲了讓自己不再受到危險,所以就一直的把這個事情藏在了自己的心裏,一直都沒有告訴自己。

就連楊夢穎,也是在唐影的口中知道這件事情的,所以楊夢穎還是很感謝唐影能夠告訴自己這些事情的,畢竟如果唐影不告訴自己,那麼楊夢穎自己也是會調查一些的,至於楊夢穎光憑自己的實力調查,楊夢穎敢肯定的是,自己可能永遠都不會調查出來自己的外公方雲原來是神祕特使局的一員。

所以,楊夢穎有的時候對於唐影也還是很感謝他的,只是這個時候的楊夢穎,說真的是很難過的,雖然她也不清楚自己爲什麼而難過,但是楊夢穎可以肯定的是,自己難過的原因,一定是唐影今天中午和劉梓涵在一起說話的事情。

對於劉梓涵,楊夢穎有的時候是可以接受劉梓涵這個同學的,畢竟她們可是校友去了,雖然說有了唐影的在場,才使得了她們的關係更近了一步,但是如果唐影不在的話,那麼楊夢穎也還是會認爲,自己會和劉梓涵搞好彼此之間的關係的。

畢竟她還有唐璐以及劉梓涵,是被人們說成了校花的,雖然還有着一個校花,但是至於那個校花,楊夢穎和唐璐兩人從來都沒有見到到過,不僅是這三年來她們沒有見到過,就連是劉梓涵,也是從來都不知道那一個隱藏了起來的校花到底是誰。

所以有的時候,她們三個走在一起,楊夢穎和唐璐還是能夠容納的住劉梓涵的。

雖然說劉梓涵是一個平民校花,家境也不是很好,但是有的時候,楊夢穎和唐璐兩人看着劉梓涵也是在拼命的學習,所以楊夢穎對於這一點兒感覺到了,劉梓涵這個人,還是能夠交朋友的。

楊夢穎這個時候雖然說有些難過,有些悲傷,但是對於唐影,他還是不想要去管那麼多的,畢竟她這麼久看着唐影爲了自己的學習事情上面是花了一定得功夫的,所以這個時候的她,雖然沒有和唐影說話,也沒有和身邊的唐璐說話,但是楊夢穎還是清楚的,畢竟自己是作爲了一個大小姐的,看人看事幹嘛的還是要大度一點兒的,不能夠一而再再而三的生氣,那樣的話也肯定會有着一些被人瞧不起的感覺得,所以這個時候的楊夢穎還是覺得自己不要在這樣下去了。

雖然這個時候楊夢穎不是很想和唐影說話,但是她的身邊還有着唐璐這個女孩子的,所以楊夢穎就在想着要怎麼和唐璐說話了。

不過楊夢穎在看見身邊的唐璐也是一臉的憂傷,覺得有些驚訝,因爲楊夢穎認爲,這一次的月考成績唐璐是考上了全班第三名的好成績的,理應唐璐要開心高興纔對啊,怎麼這個時候唐璐還是擺着一副憂傷的臉色呢?

楊夢穎雖然是覺得很疑惑,但是還是覺得,自己要先找一個話題開導開導唐璐爲好。

唐璐的心情,也是和楊夢穎想在了一起去的,中午劉梓涵來找唐影的時候,唐璐的心就開始有了一些微酸的感覺了,雖然說唐璐一直強調着自己不能夠難過不能夠難過,但是晚上上了車之後,唐璐還是不禁的難過了起來,唐璐本來想了想,藉着夢穎姐姐這個時候在車上,想和夢穎姐姐多聊一會兒的。

但是看着楊夢穎那個時候也是很難過的樣子,唐璐就覺得,夢穎姐姐肯定是在爲了那件事情而煩惱的,所以這個時候的她,也跟着楊夢穎一起難過了起來了。

“小璐,你晚上回去準備幹些什麼?”楊夢穎擦了擦自己眼角處的淚水,然後對着身邊的唐璐說道:“這一次看你考了第三名,恭喜呀!”

“謝謝,夢穎姐姐你這一次的進步也是很快的嘛!從第九名直接到了第四名來了。”唐璐這個時候也是從難過當中走了出來,道:“要知道只差了那麼兩分你可是就要超過我了的,看來我回到家之後也還是要看一下書,寫一下題目了,不能夠再這樣的浪下去了。”

“你們倆這一次的成績都很好,唐璐的成績雖然說是全班第三,但是有的時候,小璐你還是要加強一下練習,等明天我看一下你的試卷到底哪些題目不會做,我可以教你的。”唐影這個時候點了點頭,讚揚道:“大小姐的成績,這一次你的生物成績也是上來了的,所以自然地,你的全科成績也就上來了,如果這樣保持下去的話,那麼考上一所知名大學還是有機會的。”

“嗯,也是多虧了我們的唐影在兩天時間裏就把夢穎姐姐的生物考上全班第三的名次去。”唐璐這個時候點了點頭,繼續地道:“但是,唐影,你知道剛纔夢穎姐姐是爲了什麼事情而難過麼?”

“什麼事情?”唐影反問道。

看着唐璐剛纔說的話,唐影就覺得自己肯定是又做錯了什麼壞事情而引起大小姐的煩惱了,但是唐影也是沒有覺得自己到底是有什麼地方做錯了啊!

“哎!女人的憂傷,男人不懂,還是不要繼續討論這個話題了。”唐璐看着身邊的楊夢穎突然地拉扯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並且搖了搖頭,所以唐璐也就只好是搖了搖頭,嘆氣道。 唐璐的這一句話,可以說是話中有話的,話中也是帶有一點兒刺的,所以,在唐影聽完了之後,也是立刻感覺到了一絲絲的威脅。不過唐影這個時候也沒有辦法,中午的事情已經是發生過了的,是已經回不去的了,所以唐影也就只能是硬着頭皮去面對了。

“呃……這個……”唐影爲難地道:“事情都已經過去了,而且都是發生了的,所以我們就還是不要再繼續討論這個話題了吧!反正我中午已經是和你們說的很清楚了的,而且就算是你們不明白,我也還是能夠再說一遍的,你們要聽麼?”

“算了,那些事情我不想再聽,唐影,昨天晚上你真的是去外面透氣去了麼?”楊夢穎搖了搖頭,然後地道。

對於今天中午劉梓涵來找唐影的時候,楊夢穎的心裏就產生了一種懷疑,雖然說這種懷疑不是很強大的那種,但是仔細想想,楊夢穎還是覺得有這個可能性的。

昨天晚上唐影如果不是和劉梓涵去約會了的話,那麼唐影應該是不會出去的,但是唐影既然晚上喝醉了酒還要出去,那麼也肯定就是隻有着一種可能性,那就是和劉梓涵或者是其他的女孩子去約會去了,雖然說楊夢穎想不出唐影除了劉梓涵還有唐璐以及她之外還有沒有認識其他的女生,但是楊夢穎可以確定的是,唐影昨天晚上已經是喝的有些天花爛醉的了還要出去,這也就說明了唐影的問題了。

唐影早上雖然和楊夢穎說的是唐影昨天晚上喝酒喝的想要去外面走走,散散步,隨便也要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但是楊夢穎還是認爲唐影那樣說還是有着目的性的,只不過唐影沒有告訴自己而已,雖然說唐影能夠在第一時間內排除所有的障礙物,但是楊夢穎的判斷能力,可是有着很精確明確的能力的,所以楊夢穎今天也是一直認爲,唐影還有着一些事情沒有說完,或者說是早上他說的都是假話。

想也想的清楚,如果說唐影昨天晚上不是和劉梓涵在一起的話,那麼爲什麼今天中午劉梓涵就會到教室裏來找唐影呢?如果說這是蹊蹺的話,那麼楊夢穎認爲,這也未免太巧了一些了吧,而且就算是昨天晚上唐影沒有和劉梓涵在一起,那麼劉梓涵今天和唐影說話的時候,臉色中還帶着一絲絲羞澀的表情幹什麼?難道說劉梓涵以前就是這個樣子的麼?

答案是否定的,因爲在楊夢穎看來,劉梓涵雖然是一個乖巧懂事的女孩子,但是如果是和平常的男同學一起說話的話,那麼還是不會出現臉紅的現象的,只是這一次,楊夢穎不知道爲什麼,劉梓涵在和唐影說話的時候會出現臉紅的現象,難道說是劉梓涵喜歡上了唐影?所以纔會這樣?

楊夢穎靜靜地在心裏思考了一會兒,看着唐影和唐璐兩人依舊在車裏說着個不聽,楊夢穎也真的是覺得,有的時候自己可能是有些想多了吧,看着唐影這個樣子,心裏想着,唐影昨天晚上應該不至於會去找劉梓涵吧,而且,劉梓涵的家庭情況楊夢穎也是一清二楚的,所以這個時候的楊夢穎,還是想了下,看看再說。

只是,這個時候的楊夢穎看着唐影一臉的笑容和唐璐兩人聊着天,也還真的是有些覺得唐影昨天晚上應該沒有去和劉梓涵約會,畢竟他們倆現在也還沒有正式的在一起,而且,以劉梓涵的那種性格,怎麼可能會和唐影告白呢?

楊夢穎越想越覺得沒有這個可能,但是這個時候如果唐影不是和劉梓涵出去私會的話,那麼唐影又會去了哪裏呢?楊夢穎不敢在一直這樣的想下去了,因爲這個時候,看着唐影和唐璐兩人有說有笑的,也還真的是覺得他們那樣很快樂,所以她也是必須要融入進去的。

雖然說她是大小姐,但是更多的時候,楊夢穎還是把唐影當做了是自己的朋友來看待的。畢竟唐影已經進入到了楊夢穎的朋友圈裏來了。

“小姐,你看前面十字路口那裏,那個被一羣男人圍着的,是不是你的同學啊?”賀伯這個時候將車開到了紅綠燈處在等紅綠燈,突然地看見了十字路口處的那個女孩子很熟悉,於是道。

賀伯指着的這個人,正是之前唐影和唐璐兩人在討論着的劉梓涵,賀伯爲什麼會認識劉梓涵,那是因爲每一次學校裏面弄募捐活動的時候,楊航都是讓賀伯來的,所以賀伯自然地也就認識了。

“那個人,不是劉梓涵麼?”唐璐在看見了之後淡淡地道:“夢穎姐姐,不會吧,我們剛纔還在說着劉梓涵的,怎麼這個時候還真的是說曹操曹操就到呢?”

楊夢穎在看着十字路口的劉梓涵時,突然地看見了劉梓涵的眼神當中是一種正想要有一個人能夠挺身而出救她的那種眼神,但是不巧的是,身邊的那些過路人都沒有去看過劉梓涵一眼,甚至可以是說根本就沒有發現劉梓涵的存在而已。

所以劉梓涵纔會給人散發出一種十分渴望求救的眼神出來的,只不過這個時候楊夢穎又看見了唐影是盯着她自己的,所以這個時候的楊夢穎還真的是有些疑惑,心道,唐影這個時候不去救人,還看着自己幹什麼?

“看我幹什麼?難道你不想要去救人麼?”楊夢穎瞪了唐影一眼,於是道。

楊夢穎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也就是說明了她這個時候還是考慮到了劉梓涵的安危的,雖然說這個時候楊夢穎是在生劉梓涵的氣,但是一個人的安危擺在了楊夢穎的面前的話,那麼即使是楊夢穎最憎恨的人,楊夢穎還是覺得這個時候是需要伸出援助之手出來的,畢竟楊夢穎可不想做一個千古罪人。

唐璐看着夢穎姐姐毫不猶豫的讓唐影下車去替劉梓涵解圍,也在心裏說着,有的時候夢穎姐姐的心腸就是好。

這個時候劉梓涵是被一羣喝醉酒了的大漢圍在一起的,雖然說那些大漢不是很兇猛的那種,但是在劉梓涵看來,劉梓涵還是很怕他們的,畢竟她是身爲了一個弱女子的,如果說一個弱女子對陣一羣大漢的話,那麼最終肯定是會在那些大漢制服的。

所以這個時候劉梓涵雖然是很害怕,但是還是在心裏提醒着自己的,肯定是會有人來救自己的。

唐影這個時候很快的來到了劉梓涵被包圍着的那羣人身後,在地上拾起一塊小石頭,就向着那個身形最大的那個人身後打去,只不過唐影想了想,既然是敢在這麼多人的面前欺負一個女孩子,那麼他也是不能夠就這麼的讓這件事情過去的。

想了想之後,唐影還是向着他的後腦勺打去,雖然說只要是打一個他身體上的隨便一個部位就可以了,但是這個時候的唐影,可是非常的生氣的,因爲他們欺負的不是別人,而是一個唐影在乎的人。

“我去,誰TMD在我的身後襲擊我?”大漢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轉身怒道:“你是不是想死了?既然打我的頭?”

大漢看見了是一個身形瘦瘦的男生打他,於是也就是覺得這個男生是不是有些問題,打誰不好偏偏是要打他,只不過,這名大漢的運氣可還真的是不怎麼的好,因爲就在他的話說完了之後,就感到了自己的腹部被人重重的打了一拳。

雖然說大漢很胖,對於一般人的拳打腳踢都還是無所謂的,但是這一次,這名大漢惹得是唐影,面對的是唐影,那麼唐影也就肯定是不會給好果子給他們吃的。

瞬移過去就是重重的一拳打在了大漢的肚子上,雖然說大漢不是很痛,但是慢慢地,這名大漢感覺到了自己的肚子里正有着一股寒流向着自己的身上蔓延着的,大漢雖然說還能夠站穩腳跟,但是這個時候的他,同時也是覺得自己的身體開始有些神志不清開始搖晃了起來。

而在劉梓涵看見的唐影突然地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後時,也就立刻的安靜了下來,因爲劉梓涵感覺得到自己已經是不用繼續地叫喊的,唐影雖然瘦瘦的樣子不足以他們這些大漢一拳打去,但是劉梓涵想說的是,他們能夠打得到唐影麼?

唐影這個時候並沒有顧那麼多,靜靜地站在那裏等着那名身形龐大的大漢倒下,在唐影接觸到他的那一刻起,唐影點了他的穴道,雖然說不是死穴,但是唐影在點穴的時候,是點到了能夠讓人瞬間無力的穴道,所以唐影這個時候也只要是看着那個人倒下就是了。

至於其他的人,唐影現在還不想要去傷害他們,因爲唐影想,只要是把這個身形龐大的傢伙解決掉,那麼至於其他的人,唐影可以說他們應該是有着自知之明的,所以唐影眼下要做的就是看着那個大漢倒下就可以了。

“砰!”的一聲,大漢突然地倒在了地上,其他的人在看見之後,立刻的轉過了身,看着面前的唐影,不知道着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但是眼看着身形龐大的胖子都倒了下來了,那麼對於他們這些體型稍微有些瘦小的人來說,肯定是打不過他的,所以這個時候的他們,也只想弄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胖子究竟是怎麼倒下的。 雖然說現在的他們很怕唐影這個人,但是即使是怕,也不能夠先掉鏈子軟弱下來,必須是先要弄清楚能夠打倒胖子的那個人的身份和實力之後,他們纔會善罷甘休。

雖然說胖子是他們人羣當中最難撩倒的一個人,但是即使是胖子倒下了,那麼還是有着很多的人在場的,一個身材健壯的小夥子看着面前的唐影臉色冰冷冷的,瞬間就覺得唐影這個時候是在耍酷,只是唐影耍酷也耍錯了地方了,在他的面前耍酷,那簡直就是找死。

因爲他是最看不得有人在他面前耍酷的了,所以這個時候小夥子肚子裏也是一股子的氣,就等着自己的頭兒發話了,這名小夥子叫做劉天力,是一個在皖江市算是出名了的小混混,只是他這麼久看着社會上都很冷清,不知道是誰回來了,才導致了社會上的混混都變得老實本分來了,所以他就接機讓自己的頭兒帶着他們一起出來玩玩,隨便也抓幾個小妞回去過過癮。

劉天力的頭兒是張劍羽,雖然說他的家境很好,但是就是因爲他的家境太好了,所以纔會在皖江市裏每天橫行霸道的,張劍羽是不認識唐鋒的,所以即使是唐鋒現在在他的面前,他也還是不會向唐鋒低頭的。

張劍羽都不認識的人,那麼劉天力這幾個小混混自然也是不認識唐鋒的了,所以這個時候唐影如果是把唐鋒說了出來的話,那麼他們肯定是會在心裏說一句,唐鋒是誰啊?我們好像都不認識。

唐影也不是傻瓜,他知道這麼多年唐鋒沒有在社會上面出過很大的面了,所以這個時候的他還不想要去憑藉着唐鋒是他的學員而去出唐鋒的風頭,雖然說唐鋒的影響力在皖江市有着一些威脅能力的,但是現在唐影看着眼前的那些混混們好像都不認識唐鋒是誰似的。所以唐影也就沒有想着要以自己和唐鋒認識的份上面出頭。

而且那也不是唐影的風格,唐影的風格是,自己能夠擺平的事情,那麼還是自己自行解決掉比較好,並且唐影也是一個惹不起的鳥,如果真的是把他惹毛的話,那麼唐影可不敢保證自己會不會把人打殘或者是打死。

這個時候劉天力眼看着唐影還是站在那裏一動不動的,頓時覺得有些氣憤,因爲他本來就是把胖哥給打倒了,他們沒有出手已經是算對得起他的了,可是這個時候看着他還沒有走,還沒有在他們的目光當中離開這個地方。

劉天力就頓時覺得他有些囂張需要人教訓教訓了,看了看自己身邊的張劍羽,這個時候張劍羽也是冷靜的看着對面的唐影,眼神當中並沒有帶着一絲生氣的跡象,所以這個時候的劉天力就有些急了起來了。

“頭兒,需不需要動手?”劉天力看着張劍羽的表情,於是道:“看着眼前這個小子好像有些囂張了,是不是需要揍他一頓,給他一個顏色看看,你說怎麼樣?”

“這種事情還用和我說麼?難道他把胖子打倒了你們就沒有一點兒同情心麼?”張劍羽哼了一聲,繼續地道:“小子,你丫是不是找死?我好像並不認識你吧!爲什麼今天你一見到我們就要對我們動手?”

“呵呵,雖然說我和你們不認識,但是你們在夜晚一羣人欺負一個女孩子,是不是就有一些說不過去了?”唐影冷笑了一聲,道。

唐影看着面前的一個小子似乎是很張狂,於是他也就有些覺得面前的那個小夥子是需要揍一頓的了,如果不揍一頓的話,那麼唐影是很清楚那個小夥子會如此的猖狂下去的,畢竟曾經的唐影也是這樣子的。

這個時候的劉梓涵看着唐影又一次的來救自己了,所以她也就顯得老實本分了下來,因爲如果她不老實本分的話,那麼劉梓涵還不知道這羣混混會把自己怎麼樣,所以這個時候的她,選擇安靜是最好的,也是最有效果的。

眼看着唐影一個人面臨那麼多的人,劉梓涵這個時候也是覺得,有的時候唐影爲了自己也還真的是有些太好了,而自己卻有的時候還和唐影對着抗,劉梓涵一想到了上一次在學生處裏發生的事情,劉梓涵就覺得那個時候如果不是唐影扶了她一把的話,那麼她肯定是會摔倒在地的,只是唐影扶的時候扶的也太有些奇葩了,雖然說自己那個時候很生氣。

但是這個時候劉梓涵還真的是覺得,那些都只不過是一些小事情罷了,而眼前發生的一切,才能夠算得上是真正的大事情,畢竟在劉梓涵看來,唐影一衝上來的時候就把眼前的那名體型很龐大的胖子給撂倒了,雖然說那個胖子還真的是讓人覺得很老實,但是在劉梓涵看來,那個胖子也只不過是有着他們這些頭兒什麼的在的時候這個樣子的,如果說他的同伴這個時候都不在的話,那麼劉梓涵還是清楚這個胖子是有着什麼樣的企圖的。

“我們大晚上的欺負一個女孩子關你什麼事情?”劉天力瞪了唐影一眼,道:“你倒好,一句話都不說一來就把胖子給撂倒了,你TM是什麼意思?是不是想……”

“好了,小天你也別和他瞎扯了,我們的時間有限,儘快解決掉那小子,知道了沒?”張劍羽揮了揮手,有些不耐煩地道。

“是,頭兒,哥幾個,一起把他打殘!”劉天力在聽見了命令之後,頓時起了興趣了,道。

“你們也不看看小爺是誰就敢羣毆我!是不是想死了?”唐影這個時候看着劉天力準備要出手的時候,說了一句,道。

“我看找死的人是你纔對吧!接我一招!!!”劉天力的手裏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把匕首,邪笑道。

劉天力的速度,在唐影看來,簡直就是小菜一碟,唐影這個時候雖然是說很鬱悶和一個小孩子打架,但是這個時候看着他們這羣人在欺負的是劉梓涵,唐影想了想也就沒有必要給他們留情了。

況且眼前的這個小夥子還囂張的不要不要的,所以這個時候的唐影還是覺得,必須是要給他一個教訓了,如果不給的話,那麼唐影還真的覺得這個小子太猖狂了。

劉天力這個時候也是看着面前的唐影一動不動的,心中不禁覺得有些好笑,哼,就這點兒能耐還想和我打,看老子不打死你!MD!

只是劉天力眼看着自己要來到了唐影的面前時,突然覺得自己邁不動腳步了,雖然腳在動着的,但是劉天力這個時候也還真的是覺得自己行走真的是成了一個問題。

其實這也是唐影定住了劉天力的原因,只是這個時候,唐影突然地來到了劉天力的面前,劉天力這個時候也是感覺到了面前的這個人給他帶來的一種恐怖感,這種恐怖感是有着讓人覺得死亡的氣息的,所以這個時候的劉天力也就沒有在變扭了,而是老老實實的看着面前的唐影。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唐影拿下了劉天力手上的匕首,如果是說的深刻點的話,那麼劉天力這把匕首算是上繳了。

唐影爲什麼沒有動手,那是因爲唐影還不想去和一個小朋友過招,那樣的話說出去了會被人笑話的,所以這個時候唐影也就是給了劉天力一個恐怖的感覺也就沒有再繼續的爲難劉天力了,離開了劉天力之後,唐影慢慢地走到了他的頭兒這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