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以前的陸青羽還是現在的陸青冥,都只是個還沒有長大的男孩而已。他只知道要通過武道來證明自己足以讓那個家族的人仰望,而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會遇到這樣的事,自己竟然在忽然之間就背負了一個責任。

不管是以前的陸青羽還是現在的陸青冥,都只是個還沒有長大的男孩而已。他只知道要通過武道來證明自己足以讓那個家族的人仰望,而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會遇到這樣的事,自己竟然在忽然之間就背負了一個責任。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這個責任,能不能舍?

不能。陸青冥可以直接給出答案,但是,他卻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對。

陸青冥深吸一口氣,輕輕退開房門,踏入其中。

林琴正獃獃地坐在床上,不知道在看著眼前虛空中的什麼。她依舊一身的紫衣,依舊是滿身暗器,但是,她的臉上卻是一臉迷茫。曾經的林琴,總是正義感十足,渾身是活力,而現在,她卻毫無血色,死氣沉沉。、陸青冥沒有說話,走到床邊坐下,林琴輕輕將身子往裡挪了一挪,避免與陸青冥接觸。

兩人默默無言,房中竟是一片靜寂。

這兩個男女,此時都不知道要以何種姿態面對對方,幾個月不見,兩人變得比陌生人還陌生。莫非事實都是如此么?

他們不知道,誰都不知道。世事無常,這短短四個月時間發生的事,讓林琴難以想象,也讓陸青冥不敢想象。

林琴是以何種心情躲過這四個月的,陸青冥不能想象,他只知道,當他知道林琴懷孕時心中的複雜。由此推想,林琴的心情又能如何?

「你走。」林琴的聲音很輕,估計是因為重傷未愈,氣血不足,但是,她的聲音卻很冷,冷得讓陸青冥都不由得一顫。

「你要我走?」陸青冥傻傻的疑問道。

林琴轉過頭來,眼神都是冷的,直盯入陸青冥的靈魂深處:「還要我說第二遍嗎?」

陸青冥不明所以,但是看到林琴的眼神,他終究是點點頭,說了句「好好休息」就轉身走了。

只是,剛走了幾步,林琴卻忽然叫住了他:「等等,我要見我爹。」

陸青冥的身子怔在原地,他不敢回頭說話,只是猶豫了好久才艱難地開口道:「林宗主,已經……」

他沒有說完,但是,任誰都可以知道他要說的是什麼了。

林琴身軀明顯一顫,想要堅強的不流淚,但她的聲音里明顯充滿了淚水,她忽然大吼起來:「出去,你出去。」

陸青冥這回沒有立即離開,而是安慰道:「故人已矣,你莫要過分傷心,傷了自己的身子。」

說完便出了房間。

依舊輕輕的帶上房門,這是,在他關上房門的那一刻,他分明聽到,房內傳來抽泣的聲音。

或許,向來堅強的林琴,不希望被人看到她軟弱時的模樣,所以才會一見到陸青冥就讓他離開吧。但是,這些陸青冥都不知道,他本來就是一根筋的人,如何會去猜別人的心思?

陸青冥心中有些煩躁,劍意雖然可以斬斷雜念,但是,他不想要這樣做。劍意的強行斬斷,不過是暫時將這些情感忘記而已,人的情感,豈是說斬斷就可以斬斷的?

他躺在房頂之上,仰望一方天空,心中忽然就空了一般。

他也不知道自己進入到什麼樣的境界里了,但是,心中虛無空靈的感覺,卻是讓他感覺奇妙。或許,唯有浩瀚天空可以真正的將一切包容,包括人的情感。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空中忽然出現一隻白色的雕,陸青冥清楚的感知到,那是一隻頂尖的中級妖獸。

雪羽雕。

是玄冰閣的人。

雪羽雕上面,站著兩個人,分明就是玄冰閣的徐天和韓雲。陸青冥雙眼頓時一亮,劍意噴發,衝天而起。

遠在雲天之上,雪羽雕速度奇快,徐天已經感覺到了唐山方向的詭異氣息了,心中起了不妙的預感。

他清秀的臉龐有些凝重,眉頭都要擰到一塊去了。他有些擔憂的說道:「陸青冥究竟做了什麼?落霞這兩日忽然出現了淡淡的壓力,還未達到唐山就感覺到濃郁的血氣,這一切,都給我一種不好的預感。」

一邊的韓雲同樣心情沉重,回應道:「恐怕不是陸青冥做的吧,他就算再天才也不可能做到乾坤境大能都做不到的事。」

徐天苦笑一聲,微微搖頭,說道:「我並非這個意思,他就算再快,也不可能快過雪羽雕吧。我說的是,恐怕金翎閣……殘影閣……」

徐天的話沒有說完整,但是,卻讓韓雲驚駭起來,頓時驚訝叫道:「你是說……」

他還沒有說完,就被徐天阻止了下來,「我擔心的,正是此事。雖然長老們都藉口不言殘影閣的事,但是,我還是從許多渠道了解到了許多事。」徐天變得滿臉憂愁,剛要與韓雲說明自己了解到的一切,卻忽然發現一股強烈的鋒芒之意針對自己而來。

「劍意?」徐天與韓雲先是一驚,隨即低頭一看,下方一名紫袍青年正往此處看來,眼神中儘是鋒芒畢露。

「陸青冥!」兩人頓時一喜,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何比自己還要快達到這裡,但是既然對方先到了,而且到現在還沒有事,那麼先去見見對方也好。

兩人直接飛身落下,頓時引來了人們的注視,但是,見到兩人,他們就知道了對方的身份,雖然好奇對方為何來到這裡,但是,他們都紛紛讓開了空地讓對方落下。

四閣弟子的地位在落霞帝國果然很高。

陸青冥不欲被人注目,便率先一步退回到被他包下的酒店中。

徐天兩人會意,便直接進入酒店,別人都不知道他們是去見誰。

「徐兄,韓雲。」陸青冥持劍拱手道。

韓雲笑著點點頭回應,而徐天卻是走過去猛然一拍陸青冥的肩膀,笑道:「你這兩個稱呼都不同,看來是看不起我啊。」

陸青冥輕輕一笑,道:「等你和我相識一年後,我就同樣直接喊你名字了。」

兩人相視一眼,忽然同樣微微勾起嘴角。徐天輕輕揮手,只是陸青冥雙眼,看得對方一愣:「我想著,何時你我能夠一戰?」

「等你真正走出這個落霞時。」陸青冥立即回答道,隨即不待徐天答話,便立即轉換話題,「也許你們都已經感覺到了唐山的不尋常氣氛了。」

重生之帝妃謀 陸青冥的臉色忽然變得嚴肅,倒是讓徐天和韓雲也都收斂起笑容,知道陸青冥接下來要說恐怕是十分重要的事情了。

「金翎閣……沒了。」 陸青冥將金翎閣這幾日的事都說與對方聽,卻見到對方的臉色變得極為沉重,頓時停住了話語,反問對方:「你們,是否知道些什麼?」

韓雲看了徐天一眼,才說道:「其實,我師兄對於這件事有一些猜測,只是,這終究只是猜測,不能夠確定.」

陸青冥聞言看向徐天,對方的眉頭擰作一堆,似乎在思考什麼,考慮了好一會兒才開口:「在我們達到這裡的時候,我就有不好的預感了,但是,沒想到,竟然會是發生這種事。」

徐天似乎還沒有想好要如何說,在房裡走了一圈才繼續說道:「你們應該知道,在落霞帝國,除了皇家外,原先傳承了近萬年之久的宗門有修羅閣、玄冰閣、殘影閣、日炎閣、金翎閣五個,合稱為五閣,之所以現在只剩下四閣,便是因為二十年前以刺殺聞名的殘影閣離奇被滅。」

「這個我知道。不過,不是聽聞,殘影閣因為刺殺了外面某個強大宗門的弟子,所以被外來的大勢力滅了么?」韓雲奇怪的問道。

陸青冥卻與他不同,他的眉頭皺著,深深思索著,繼韓雲后開口了:「我相信這種說法,但是,現在不同了,我不認為殘影閣會被什麼外來的勢力給滅了。因為,如同鎮國長老所說,在落霞帝國,就算是乾坤境大能也要別想亂來。」

「不錯,大能者也別想要在落霞帝國亂來,但是,有一伙人除外。」徐天說到這裡忽然停頓了一下,才說道,「一萬年前,製造了混沌山脈殭屍的人。」

陸青冥與韓雲都忽然呼吸一滯,第一想法就是——不信,這不可能,他們對於徐天的這個說法都有些十分懷疑。

「一萬年了,除非是仙人,否則,誰都不可能活到現在。」兩人都發出了如此的質問,「總不可能對方的人馬都是仙人吧。」

「除非……」陸青冥說著忽然一怔,才有些猶豫的猜測。

徐天似乎猜到陸青冥所想,微微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不錯,就是那一伙人的後代。我從宗門的記載中看到過,三十年前,那一伙人忽然再次出現在萬古情域,而且非常強勢的建立起了勢力,其實力之恐怖,讓人畏懼。那一股勢力,名為聖門,它在短短十年之間,就將萬古情域的超級宗門都給全部壓在腳下。」

「聖門,好囂張的名字,不過,聽你這麼說,這個聖門,恐怕是仙門級別了。」陸青冥感嘆一聲,又反問道。

徐天看了陸青冥一眼,才回答道:「正是如此,它便是仙門,而且不是普通的仙門,它強大到足夠對抗另外三大仙門。」

「哪三大仙門?」

「傲絕天下風雲門,艷驚四方天火宗,千嬌百媚女兒庄。」徐天順口說來,這幾個名字,對於韓雲或許沒什麼,畢竟他沒聽過這幾個名字。但是,對於陸青冥來說,這卻是造成了巨大的震撼。

「神州九方仙門!」因為驚駭,陸青冥脫口就喊出聲了,聲音打斷了要繼續說下去的了徐天,兩人都將奇異的目光放到青冥身上,徐天有些意外,韓雲則是不明所以。

「你怎麼知道?」徐天不由問道。

「我聽說過,這九個仙門是神州大地的最強大的九個勢力,其中都曾經誕生過許多仙人,傳承最短的都有一萬年以上的歷史,底蘊十分可怕。」陸青冥徐徐解釋道。

徐天靜靜聽了一陣,讚賞地點點頭:「是啊,十分可怕,但是,他們依舊只有合力才能夠對抗得了聖門,由此可見,對方的究竟有多麼強大。」

韓雲之前還不知道聖門到底有多麼可怕,現在聽到陸青冥所說便知道這聖門的可怕,誕生過不止一名仙人的仙門都不是對手,這樣的勢力有多恐怖?

韓雲驚嘆之際,徐天卻是說道:「這些都是次要,仙門什麼的境界過高,不是我們應該了解的,還是繼續說聖門的事吧。」

兩人點點頭。

「再強大的勢力,它若是行違逆道德的事,也終究逃不過滅亡這一條路。」徐天嚴肅的說道,「聖門欲要將混沌山脈的殭屍釋放,因此進入落霞帝國,欲要尋找破除封印的鑰匙。可是,以整個落霞帝國為基石的龍華大陣,可不是吃素的,聖門門主聖主在這裡受了創傷,不僅沒有解開封印,還最終被三大仙門的仙人給追殺,沒了蹤影。而殘影閣,就是在這期間被聖主給毀滅了,另外,四閣的太長老們也都幾乎死傷殆盡。」

「怪不得,原先聽說四閣都有數十名太上長老,如今卻只剩下寥寥無幾。」韓雲感嘆道。

「嗯,不過,這又與現在金翎閣被滅有什麼關係?」陸青冥沉聲問道,「莫非,又是聖門的人。」

「聖門聖主座下,有天級戰將,每一個都是乾坤境大能,而這其中一人,名為麟牙小聖,他的手下有五名化神境極限的強者。當初他在落霞帝國受了重傷,隱匿無蹤,本來他受到的傷應該是無解的,但是,如今恐怕……」徐天說道這裡卻忽然不再說下去,明顯,他懷疑的就是麟牙小聖。

陸青冥兩人也同樣明白,只是,他們此時的想法卻是,知道這件事不如不知道來得好。

韓雲苦笑道:「師兄,別怪我說壞話,你這真是……廢話啊。」

徐天作勢要打韓雲,卻聽到陸青冥同樣說道:「確實是廢話。這個事,我們根本管不了,上面的事,有上面的人頂著,你說給我們聽,我們也幫不了忙。」

「這是你們自己要聽到吧。」徐天有些不爽的一下子揮出手,想要敲兩人的頭,但是,韓雲被敲得多了,一下子躲開,而陸青冥今天剛被人敲了一次,自然不會被敲第二次,也躲開了。徐天的手揮了個空。

「呵呵,看來,這個事,我果然是什麼也幫不上了。」陸青冥忽然苦笑一聲,深深嘆了口氣,有些頹然。

韓雲拍拍他的肩膀,搖搖頭。

徐天卻是背過身去說道:「我說這些,正是要說給你聽的,陸青冥。我知道,你想要幫林琴做些事,但是,誠如你所說,上面的天塌了,也有上面的人頂著,我們,畢竟還太弱了。」

陸青冥搖搖頭,轉過身去,卻見到林琴站在樓梯口,獃獃的看著這一方,臉上不知道是什麼表情。

「林琴?」陸青冥有些驚訝,想要走過去,林琴卻立即轉身回樓上去了。

徐天兩人也都看過來,但是,兩人都沒有說什麼,待林琴走後,陸青冥也沒有追過去。

「你,不去看看她。」韓雲用胳膊肘推了推陸青冥,問道。同時,他順著陸青冥的目光,看到樓梯口處。

陸青冥沒有立即回聲,卻是微微嘆了口氣,才擺擺手說道:「她都不想要見我……算了,我們去唐山看看吧,順便,拜祭一下……」

陸青冥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是,腦海里,卻浮現出兩個人的身影。

楚長老,林烈宗主。

自己來到落霞后,遇到的第一個對自己有著長輩的關心的人,以及另外一個,在兩難之中竭力保下自己的人。

這兩人,是陸青冥在失去父母后給予自己一絲溫暖的長輩,尤其是楚長老。因為他,陸青冥才不至於真正踏入殺戮成魔的道路。

曾有人說過,殺戮之道,便是以殺止殺,殺盡天下,雖然兩條道路都是殺戮之道,但是,卻也截然不同。一條還是人,一條卻已經是魔了。

所幸,在陸青冥即將成魔時遇到了楚長老,他沒有墮落成魔,他還是一個人。

徐天兩人都不知道陸青冥所謂拜祭何人,但是,他們兩人本來作為四閣弟子,金翎閣的前輩就相當於他們的前輩,前去拜祭都是應該的。

三人約定,陸青冥與師姐說明一聲,便舉步要離去。

然而,就在三人將要踏出門外時,一個冷淡卻能夠讓陸青冥心境波動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你等等。我要見見我爹。」

陸青冥頓時一愣。一旁的徐天立即向韓雲使了個眼色,兩人打了聲招呼便直接先行一步。

林琴說完之後也不管陸青冥是否答應,很快就回房去整理好衣衫出來,與陸青冥擦身而過,走在之身前。

默默無言,他不知道她所想,也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他只知道,自己要順應她的心意。

只是,這樣……真的對嗎?

樓梯口的任仙兒看著遠去的兩個年輕人兒,微微搖頭,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這樣下去,恐怕兩人不會有結果啊。」

在山下發生這些事情的時候,四閣的太上長老卻都已經達到了,趙毅展開行動了,融入龍華大陣的神識鋪天蓋地,整個落霞帝國,無處不在他的感知之內。

僅僅二十年,龍華大陣竟然連續開啟,這件事,讓人擔憂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