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囁!!!!!!!!!!!!」

「囁!!!!!!!!!!!!」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囁!!!!!!!!!!!!!!」

顫慄心靈的魔啼忽然從戰場中間驚起,魔音頓時震得整個碩大的戰場瘋狂的擺動著,一股前所未有的龐然邪氣滔滔而來!!!

溫度驟降,狂風肆意,風雲變色。

恐怖的魔氣彷彿瞬間冰凍了賽場內外上千人的靈魂,這一刻,包括島主在內,他們的靈魂都被這魔音貫穿,被邪氣籠罩!

魔焰熊熊燃燒的位置,秦戎靜靜的站在那裡,那雙眼睛透過迷濛的黑暗氣息注視著出現自己面前的白色魔鬼,儘管面無表情,但是秦戎的內心卻是震撼無比!

一位血師,竟然可以完全憑藉著強大的氣息,震住上千人的靈魂,讓他們感覺到寒冷,感覺到恐懼!!

白魔煞血魂!!

兀然出現在秦戎眼前的那白色魔焰魔鬼正是一位融合了白魔煞血魂的血師,但他融合的並不是秦戎身體內的二段一階的幼年白魔煞血魂,而是一顆很可能已經到達五段以上的成熟白魔煞血魂!!

這位血師既不是被血魂反噬,也不是像秦戎那樣只能放出氣勢,而是貨真價實的融合了白魔煞血魂!

秦戎認得這白色魔鬼,半年前,正是這白色魔鬼出現在他經常走過的街道上,以絕對恐怖氣勢擊敗了時刻跟隨著秦戎的老僕,將秦戎虜到了這個荒島之上!

當初,秦戎就對他表現出的恐怖實力而震撼,此時再一次看見這五段的白魔煞血魂,內心依然難以平靜!

……

渾濁漸漸的沉澱,魔氣出現的兀然,消失得也非常突兀,一切就像一場幻境一般驚魂出現,又在下一刻消失得無影無蹤。

「柳……柳大人……」

王天蠶的瞳孔不斷的放大,他難得的保持著清醒。

白色的魔焰已經從他身上消失了,但是他臉上的肌肉卻更加扭曲。

因為不知何時,神出鬼沒的柳大人竟然已經出現在了秦戎所在的位置,而他剛才融合的赫然便是他標誌性的邪惡血魂——五段白魔煞血魂!

「柳大人……柳大人……他……他的魂力已經供養不了……供養不了白魔煞血魂了,我……我幫你解決他……我是在幫你解決他!」王天蠶趴在地上有些語無倫次的為自己辯解著。

面對島主的時候,王天蠶需要恭敬奉為,但是面對柳大人,王天蠶卻是完全來自內心的恐懼,整個人比承受白色魔焰靈魂灼傷看上去還要凄慘。

柳世卿整個人就像一塊寒冰一般站在那裡,目光不帶任何感情的注視著表露出一副卑微恐懼模樣的王天蠶。

事實上,在那三個月期間,柳世卿一直關注秦戎,秦戎那頑強的生命力令他大感意外。

對於其他血師來說,要餵養一個白魔煞血魂根本是很難做到的,但是秦戎供養了白魔煞血魂整整三個多月的時間!

一個能夠以自己的實力將白魔煞血魂餵養到二段的人,對於魔煞宮來說是非常有價值的,柳世卿特意囑咐,讓秦戎繼續發展……

柳世卿沒有直接殺了秦戎,並且讓秦戎來繼續餵養白魔煞血魂,這說明柳世卿已經有幾分看好秦戎,有培養秦戎的意思。

而王天蠶今天的行為,很明顯是就故意要扼殺他,將一個可以餵養白魔煞血魂的潛力新魔煞宮成員給殺死,這種行徑,已經違背了柳世卿的意願。

「沒必要解釋了。」柳世卿緩緩的開口說道,「從役者們的比試開始,我就在這裡,目睹了整個過程,包括你精神之力逼迫他無法全力作戰。」

柳世卿語氣很平淡很平淡,但是這句話對於王天蠶來說如霹靂一般轟擊在他腦子上,整個人竟然嚇趴在地上,拚命的磕頭,希望能夠得到柳世卿的寬恕。

在青魔煞宮主島,權力至高無上的柳世卿就相當於神一般的存在,那些原本坐在高位上的營長,島主,以及掌管著島嶼的其他執事者,紛紛都從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來慌慌張張的跑到了賽場之下。

很快,所有青魔煞宮的掌權者都同王天蠶一樣跪拜在了柳世卿的面前,而看見島主等眾多高位者都跪下來,那些在賽場上觀望的那些執事者們又哪裡還敢坐著,紛紛跪拜下來,頓時整個賽場變得無比安靜!

上千人的賽場,所有人都朝著柳世卿的位置跪拜在地上,臉朝著地面,紛紛擺出了一副謙卑的模樣!

很多執事者或許都不知道跪拜的這位大人物究竟意味著什麼,但是連在這個青魔煞宮最高位的島主都那樣蜷縮跪拜,他們這些執事者又哪裡敢不抬起頭來。

秦戎站在原地,緩緩的念起了咒語,退出了和鱗片血魂的血脈融合。

收回了血魂之後,秦戎注視著苟延殘喘一般的王天蠶,接著又掃了一眼這上千人跪拜的場面,這一刻,他更加明白,實力究竟是意味著什麼! 上千人的賽場,所有人都朝著柳世卿的位置跪拜在地上,臉朝著地面,紛紛擺出了一副謙卑的模樣!

很多執事者或許都不知道跪拜的這位大人物究竟意味著什麼,但是連在這個青魔煞宮最高位的島主都那樣蜷縮跪拜,他們這些執事者又哪裡敢抬起頭來。

秦戎站在原地,緩緩的念起了咒語,退出了和鱗片血魂的血脈融合。

收回了莫邪之後,秦戎注視著苟延殘喘一般的王天蠶,接著又掃了一眼這上千人跪拜的場面,這一刻,他更加明白,實力究竟是意味著什麼!

面對這上千人的朝拜,柳世卿神情依然漠然,甚至完全無視了島主那一通誠惶誠恐的奉承話語。

柳世卿緩緩的念起了咒語,取消了和那令整個賽場所有人心悸不已的五段白魔煞血魂的血脈融合。

柳世卿漠然的轉過身,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唯一一個沒有跪拜下來的秦戎。

秦戎不跪並不是不識時務,而是他知道,如果這個傢伙想殺自己,就算是自己跪下乞求也無濟於事,他能夠活到現在,唯一的理由便是自己的血之傷可以供養白魔煞血魂。

秦戎注視著柳世卿,看著他朝自己走來。

秦戎的家族中也有許多實力強大的血師,但是實力能夠比眼前這個男子強的卻只有幾個,而且這幾個也都算是有些年紀的了!

儘管對這個將自己扔到這死亡環境中的人帶著極深的憤怒與怨恨,但是秦戎不得不承認,這個名叫柳世卿的男子實力非常強,放眼秦戎所認知的領域,這柳世卿也是頂尖的存在!

「你的求生yuwang非常非常的強烈,可以說是非常罕見的一個。有什麼原因讓你不捨得放棄這可憐的生命?」柳世卿那雙高傲的眼睛俯視著秦戎,緩緩的開口說道。

秦戎同樣在注視著他,銀色的眸子漸漸的恢復了原本深邃的黑色。

眼前的這個男子修長消瘦,肌膚蒼白,整個人就像一具霜凍的雕像,不動的時候與死物沒有什麼區別……

不過,不知為何,當秦戎情緒一直在翻湧的時候,秦戎發覺自己的視野越來越窄,最後只能容納得下柳世卿那張稜角分明的臉龐,耳旁也在不停的回蕩著柳世卿淡淡的話語。

「有什麼原因讓你不捨得放棄這可憐的生命?」

「有什麼原因讓你不捨得放棄這可憐……」

「可憐的生命……」

終於,秦戎的視線完全昏暗了,根本看不清任何的物體,腦袋變得異常的沉重,漸漸的白色的魔焰籠罩了他全部的世界,帶給秦戎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痛苦,因為他的意識已經漸漸的失去……

疲倦和昏沉,讓秦戎感覺自己就像完全昏睡過去一般,只不過在昏睡的過程中他看見的總是燃燒著蒼白顏色的火焰。

時而是白魔煞那飢餓的猙獰模樣,時而是紗夏嬌小的容貌,時而又是上千人跪拜的場景,各種混亂的畫面在他腦海之中浮動著,讓秦戎頭昏腦脹……

……

不知何時,秦戎的意識世界終於安靜了,異常疲憊的他也終於睡去,沉重的睡去……

……

從三階血士進入到四階血士的時候,秦戎消耗了太多的魂力,尤其是在白魔煞血魂已經進入到二段需要大量血之傷來餵養的情況下。

所有的血之傷瞬間透支的滋味並不好受,就好像將自己的體能消耗到了極限一般。

昏沉的這段時間,秦戎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血之傷恢復一些,都會被白魔煞血魂給吃掉,他的精神世界中,始終都是空乏的。

似乎過了很久,白魔煞血魂終於不再吞噬了,秦戎的血之傷也漸漸的恢復,當血之傷恢復到一半的時候,秦戎也終於從那種昏厥之中醒來。

昏厥的過程中秦戎感覺自己靈魂走過了很遠的地方,時而是站在海洋迎著海浪賓士的感覺;時而是在天空中穿梭;浮雲間的飄忽……

終於,秦戎睜開了眼睛,沒有強光刺眼,睜開眼睛看到的便是一片黑壓壓的天空,雲層躁動不安,在狂風的鞭策下,向天邊滾動……

海風的味道很快就撲入到了秦戎的鼻中,秦戎緩緩的支起身來,環顧著四周,看見的卻依然是一片廣袤的海洋,無邊無際,讓人迷茫不知方向……

記憶慢慢的湧入到秦戎的腦海,秦戎記得自己最後聽到的一句話,「是什麼原因讓你不捨得放棄這可憐的生命。」

而在秦戎醒來的時候,秦戎聽到的卻還是這句話,同樣的口吻,同樣的語氣。

秦戎清醒了一些,注視著出現在自己視野之中的柳世卿,神情變得冷峻,冷冷的開口道:「如果給我十年,你在我眼裡也只不過是一個可憐蟲。」

柳世卿對秦戎的回答有些意外,不過片刻卻冷漠的笑了起來,開口說道:「實力是沒有時間的概念。此刻可以殺你,你在我眼裡就是一個可憐蟲,某個時刻,你可以殺我,我就是你眼中的可憐蟲。抱怨時間?你倒不如抱怨抱怨造物者,為什麼不讓你的蜥蜴血魂,強過我的白魔煞血魂……」

面對柳世卿凌厲的反擊,秦戎卻顯得有些冷靜。他緩緩的搖了搖頭,開口說道:「我並不會抱怨蜥蜴血魂不如你的白魔煞血魂,在我看來,我的蜥蜴血魂本就比白魔煞血魂強。」

聽到秦戎的這句話,柳世卿再次笑了,這個渾身透著幾分寒冷的男子似乎並不經常笑,笑起來的模樣總令人感覺幾分怪異。

「我承認,你的這顆蜥蜴血魂資質的確非常高,堪比很多戰將級的血魂。只不過,蜥蜴血魂終究是蜥蜴血魂,永遠都不可能是我白魔煞血魂的對手,螞蟻再強壯,也會被獅子一腳踩死。」柳世卿輕蔑的說道。

面對柳世卿的嘲諷,秦戎卻不以為然。

的確白魔煞血魂絕對是血統非常高的血魂,即便只達到二段,恐怕那些四段先鋒級的血魂也達不到它的層次。 聽到秦戎的這句話,柳世卿再次笑了,這個渾身透著幾分寒冷的男子似乎並不經常笑,笑起來的模樣總令人感覺幾分怪異。

「我承認,你的這顆蜥蜴血魂資質的確非常高,堪比很多戰將級的血魂。只不過,蜥蜴血魂終究是蜥蜴血魂,永遠都不可能是我白魔煞血魂的對手,螞蟻再強壯,也會被獅子一腳踩死。」柳世卿輕蔑的說道。

面對柳世卿的嘲諷,秦戎卻不以為然。

的確白魔煞血魂絕對是血統非常高的血魂,即便只達到二段,恐怕那些四段先鋒級的血魂也達不到它的層次。

但是白魔煞血魂固然強大,潛力卻絕對無法和從白王墓中帶出的鱗片血魂相比,只要有足夠的時間,秦戎相信總有一天,他絕對可以依靠鱗片血魂戰勝柳世卿的白魔煞血魂!

「你和企圖將我扼殺的那卑微的王天蠶沒有多大的區別,只不過是害怕有一天,被我踩在腳下。」秦戎說道。

柳世卿笑容停止了,他看著秦戎道:「以為自己很聰明嗎?你和我說這些,只不過是想激我,拖延你死亡的時間,只可惜,魔煞宮就是以扼殺為目的的,你這招對我來說沒有用。」

計謀被看穿之後,秦戎也立刻保持了沉默。的確,秦戎需要時間,刻意說出時間的差距,就是希望激怒這個男子,讓他放任自己。但是這個柳世卿很顯然並不是那麼容易動情緒的人……

「事實上,我還並不打算殺你……我的僱主似乎不太想買我的賬,殺了你我就等於做了一件沒有報酬的事。」柳世卿浮起了嘴角。

聽到這句話,秦戎心也稍稍落下,活著就是資本,活著才有機會逃出這個傢伙的魔掌。

「這半年你的表現讓我有些意外,正好我需要有個人幫我做事,我可以給你活的機會。」柳世卿說道。

秦戎知道現在自己的性命掌握在柳世卿手中,說過多的話並沒有太大的意義,所以他只是聽著。

「當然,我也給了很多人同樣的機會,他們沒有得到,他們依然是他們,你沒有得到,你就是死人。」柳世卿說道。

「說吧,只要能活下去。」秦戎沒有任何的猶豫。

柳世卿卻是搖了搖頭,並沒有告訴秦戎具體的情況,而是開口道:「我先帶你魔煞宮歸屬的恆城,你可以在那裡過一段舒坦的日子,然後……」

柳世卿說著話的時候,忽然止住了,目光眺望著海平線上那緩緩出現的陸地,「看來已經到了,速度有提升一些……」

柳世卿後面那句話並不是對秦戎說的,而是對那承載著他們在海上前進的藍迦龍龜說的。

藍迦龍龜,妖獸界-水系-龍龜族-中等統領級,可以說是秦戎現在根本不可能涉及的妖獸!

妖獸的血統,和血魂一樣,從低到高,分別是先鋒級、戰將級、統領級……

很多妖獸被人類抓捕後會被馴化,最後成為為人類所用的奴僕,就像這隻藍迦龍龜。

而秦戎除了白魔煞血魂,現在連一顆戰將級的馴化都沒有,更不用說更高層次的統領級了。

……

海岸線漸漸的佔據了秦戎的視野,展現在秦戎眼前的是一塊廣袤無邊的大陸!!

半年時間的荒島生活,終於看見陸地,這種感覺的確難以言喻,就好像看見久別的鄉土一般。

……

藍迦龍龜漸漸的接近了海口,統領級的馴化妖獸的出現,立刻就引起了碼頭上所有人的一陣嘩然之聲。

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驚訝之聲,柳世卿漠然的走下了藍迦龍龜,將它交給等候在岸邊的魔煞宮成員看管,帶著秦戎順著主街道朝著前方行走。

恆城可以說是恆海最繁華的城市,這座城市坐落在粟海海岸線上最完美的港口,是粟海重要的經濟樞紐,與青魔煞宮主島比起來,青魔煞宮主島就像一個封閉的村莊,簡陋無比。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