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我卻感覺不到絲毫的痛感,說明我還是靈魂體的存在,只是在這個奇異的空間里,不知道為什麼會實體顯現,」

「不過,我卻感覺不到絲毫的痛感,說明我還是靈魂體的存在,只是在這個奇異的空間里,不知道為什麼會實體顯現,」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姜晨自言自語的模樣,外加先前突然的動手,都讓小月有些不自在,小手也不自覺的緊握,

藍星察覺到后,給出個放心的眼神;剛才也是捕捉到些詞語,現在只想了解清楚情況:「晨哥,我們現在是在哪裡,什麼…奇異的空間,還有…那實體顯現,」

雖然看起來是有了肉身,但姜晨卻沒有絲毫高興,他清楚這一切都是虛幻,只是還不知道緣由罷了:「我們現在…應該是在一個域外空間,」

姜晨這時少有的沒賣關子,而是很快說出了解的情況:「這個空間,好像能讓靈魂體實體顯現,就是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其他的我也是還沒弄明白,」

「域外空間,,」藍星感覺好像以前聽過,但又想不起來什麼時候:「晨哥,什麼是域外空間,」

「不是吧,你家就是,你不知道,」姜晨這時顯然非常的意外:「記得我以前跟你講過的啊,遠古最強三族的域外空間,」

「我…我想起來了,」經過姜晨的提醒,藍星終於回想起來,也很快跟小月說明:「小月,晨哥的意思是…我們所在的地方是個域外空間,這恐怕是遠古帝級強者的手筆,就像…就像我們曾經進入的學院秘境,只不過學院秘境沒有這麼高級,」

看到藍星竟然積極的解釋,姜晨都感覺有些不認識他,不由得感嘆愛情果真其妙:「對,大概就是這樣,不過,還有個問題需要說明下,」

「先前進來的時候,為了避免被追蹤,我就把入口給毀了,現在的問題是…如果沒有樣式模仿,我們可能出不去了,」如此嚴峻的問題,姜晨說的是輕描淡寫,而且還好像自己責任不大,

「出不去,,」望著與外界無二的景象,藍星想起了曾經的古域,那個從小到大生活的家,離開的想法就緊迫起來:「晨哥,那該怎麼辦,」

「怎麼辦啊,」聽到詢問后的姜晨,頓時感覺有些尷尬,不過也很快掩飾道:「這個…以後再說,我們還是先找到紫雲跟影魂吧,」

「紫雲跟影魂,,」藍星這時也猛的想起來,自己帶著小月跳下以後,他們也是有跟著下來的:「晨哥,他們現在在哪,」

「咳…,」姜晨本想應付過去,但發現好像不妥當,也就乾脆說明事實:「首先,我並不是萬能的,而且當時我非常虛弱,不可能同時照顧到四個人,」

「紫雲跟影魂,他們這倆小子好像掉到那個方向去了,」姜晨這時指示著一個方向,話語中也是少有的不確定:「他們應該…應該會沒事的,我記得影魂那小子當時並沒有失去意識,」

看到藍星相信了自己的話,姜晨也就不準備繼續談論:「雖然暫時沒發現危險,但是先前你們昏睡著,我也就沒有走得太遠,」

「既然現在你們已經醒了,那我們就出發吧,」姜晨說完這句話后,率先朝著先前指示的方向御空而去,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

姜晨的出現與離去,非常的突然與快速,回過神來后…周圍的空氣已安靜下來,回想起先前的閉目等待,心情不自覺的緊張起來,

如今的問題好似有些嚴重,現在的情況也是似懂非懂,但是心中卻沒有絲毫慌亂,只因手掌此刻被他緊握著,自己可以感受到他的溫暖,

「小月,我們也出發吧,」隨著這句輕微的話語,精神也開始集中起來,不過,行進很快就突然停下,同時還有少有的嚴肅,

「小月,我想問你,」藍星異常嚴肅的神情,讓小月內心浮現慌亂;而接下來聽到的詢問,更是不知怎麼來回答:「昨晚…昨晚為什麼要回來,」

這句沒有絲毫責備的詢問,卻讓小月感覺心裡好難受,內心想法也好似很難說出,唯有委屈的眼淚默默溢出:『明明知道他會擔心自己,可仍是忍不住想要回去,』

看到突然滑落的晶瑩淚花,藍星感覺內心瞬間被刺痛,同時慌亂無措感遍布全身:「小月,我…你別…對不起,我不是……」

自己並不是要責備小月,這個想法藍星非常清楚,如今的情況也不知該怎麼來處理,還好最後小月投入懷抱讓他明白,自己是多麼留戀能夠這樣抱著她,

「小月,我…,」不善言辭的藍星,這時只能選擇在小月的耳邊,說出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我只是害怕你會出事,我真的好害怕失去你,」

「以往…我只是一個人,面對危險我也沒什麼好怕的,但是昨天晚上,我真的…真的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

「我知道,」伴隨著這句輕語聲,小月的腳尖微微踮起、明眸緩緩合上:『我…我也好害怕,害怕以後再也見不到你,』 南嶺西方,斷裂谷,未知地域,

有位臉上還略帶有些稚嫩的青年,此刻正以怪異的姿勢躺在草地上,手臂的發麻感讓他從睡夢中醒來,

「啊…,」醒來后,紫雲第一時間就舒展全身,並且發出道舒服的**聲,然而又很快的警戒起四周,周圍景象讓他有種異樣感:『恩,這裡是哪裡,我…我怎麼來到這的,』

遠處有道戴劍的青年身影,很快引起地上紫雲的注意,沒多想的就小跑過去詢問,以求解開心中滿滿的疑惑:「影魂,我們這是在哪啊,」

「不知道,」這樣簡短乾脆的回答,甚至都沒有多看一眼,瞬間就讓人興趣大減,

「影魂,你看我躺成那樣,」仍在甩著手臂的紫雲,此刻顯然還有些鬱悶:「也不幫我擺弄擺弄,搞得全身都不舒服,」

「對了,」抱怨沒有得到回應,紫雲也是不再糾結,反倒想起昨晚的戰鬥:「影魂,我們最後不是跳谷了嗎,現在…,我們到底是怎樣脫險的,」

影魂聽到詢問後面露回憶之色,但不知是否解釋起來太過麻煩,最後直接完全無視了這個問題,而是率先朝著某個方向動身道:「藍星他們在那個方位,我們現在先去找他吧,」

『好吧,你贏了,』望著那道已經遠去的背影,紫雲只好猛甩剛醒的腦袋,然後身形快速的緊跟上去,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

隨著不斷的向前行進,異樣感也是不斷加深,景色突變讓人完全不適應,紫雲終於忍不住發出詢問:「影魂,你覺不覺得…這裡不太像南嶺啊,」

「恩,這裡確實不是南嶺,」聽到這樣回答的紫雲,再次有種無語的感覺:『敢情他是知道的,但剛才就是不說,』

「你…,」不知道能說些什麼的紫雲,最後也就只能嘗試著問道:「影魂,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唰…,』看到長劍應聲拔出,猛然感到後背一涼,紫雲便趕忙改口道:「不想說…就不要說啊,拔劍幹什麼,」

下一刻,影魂將手中長劍對準正前方,頓時讓紫雲覺得是虛驚一場;接下來看到御空飛來的身影,很容易就讓人想起昨晚戰鬥,

「影魂,我們還是…撤吧,」紫雲的提議才剛剛說出來,那道身影就讓他倍感震驚:『這…這不是晨哥嘛,,怎麼會…有肉身了,,』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

按照方位搜尋而來的姜晨,看到紫雲跟影魂沒出事後,也才真正的感到放心下來:『那樣的高度,難保不會出事,而且一旦出事,也不知該怎麼去跟藍星說,』

「你們兩個,沒事就好,」心情大好的姜晨,面對紫雲驚異的目光,卻完全沒有解釋的打算:「快跟我來吧,藍星在那邊,有事待會一起說,」

接著,準備重新御空飛起的姜晨,有把長劍引起了他的注意,總感覺是似曾相識的熟悉:『恩,那…那把劍不是…,』

『怎麼回事,』姜晨多看了兩眼后,可以明確肯定那是同一把劍:『天香城外的那次戰鬥,就是因為這把劍被搞得很慘,如今怎麼會跑到影魂的手中,』

回頭看向緊跟而來的兩道身影,想要詢問的想法卻是拿捏不定:『影魂這小子…平常就不愛說話,也不怎麼尊敬我;還是讓藍星去問吧,他們的關係比較好,』

「晨哥,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就告訴我們吧,我真的好想知道,」身後再次傳來紫雲的詢問,姜晨不得不感嘆反差之大:『有一個一句話都沒有問;另一個已經問第五遍了,』

姜晨本打算回去后讓藍星來解釋,這樣自己也就會省事很多,但如今忍受不住這樣的連番追問,最後只能將先前的解釋重複一遍:「這裡應該是一個域外空間,而且能讓靈魂體實體顯現……」

「出不去,,」最後聽到這樣的可能,紫雲的反應尤為激烈:「晨哥,這…,我…我還沒有成親,我還不想死啊,」

聽到紫雲惦記的事情,姜晨真想一拳掄過去,咋就這麼不成大器呢:「誰跟你說會死的,你對我…難道就沒有什麼信心嗎,」

「有,當然有,」有著姜晨的保證,紫雲也瞬間變得輕鬆,不由得感嘆還是有人罩好:「有晨哥這句話,那我就放心了,哈,」

「你小子…,我可不是萬能的,不過,崇敬下還是可以的,」可能出不去的情況,在這樣的交談下,也變得輕鬆起來……

滴…時間推進,視角變換,

藍星、小月、紫雲、影魂,四人首次見面是在天聖山上,再次見面是昨天金之族領地,如今在這未知地域是第三次,

藍星很快想起在天聖山上趕著離開,昨天小月也是趕著讓彩姨醫治寒毒,到如今都還沒向紫雲他們正式介紹,

「紫雲,影魂,這位是小月,她…她是我……」好半天都沒想出具體形容詞,最後藍星乾脆就這樣總結道:「我…我喜歡她,」

這樣一本正經的表白話語,瞬間驚到了在場的所有人:

姜晨:『看不出來啊,你小子還有這手,』

紫云:『哇,天星這介紹方式夠奇特,』

小月:『這個笨蛋,在說什麼呢,』

影魂:『……』

反觀藍星,像是完全沒注意到眾人的神情,而是接著繼續往下介紹道:「小月,這兩位是紫雲跟影魂,都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

感覺到右手被緊緊握住,藍星也終於察覺到異樣:「小月,怎麼了嗎,」

對視著那雙關切的眼神,儘管心中感到非常羞赧,真的很想找地方躲起來,但好像自己卻又不生氣:「沒…我沒事,」

想起剛才他說的那句話,羞赧的同時還有絲甜蜜:『你呀,真是笨蛋來的,』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

姜晨看到藍星介紹得差不多,也就不準備再繼續浪費時間:「好了,相信你們都已經相互認識,那現在來討論下如何出去,」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這裡是個域外空間,」先前藍星問起的時候,姜晨那時還沒有想好,不過現在已胸有成竹,

「我們可以這樣來理解,這裡與修鍊秘境類似,但是其中卻有不同點,」姜晨這時竟沒忘互動下,直接就把問題拋給藍星:「藍星,最大的不同點,你覺得是什麼,」

聽到詢問的藍星先是很意外,隨後也是集中精神認真思考:『學院秘境是用來修鍊的,而這裡是用來,不、不對,不是作用,那會是什麼,大小,對,學院秘境比這裡小很多,』

藍星剛想說出思考得到的答案,但抬頭的剎那卻讓他再次晃神,四周看起來都普通不過的景象,原來卻是二者間最大的不同點,

「我知道了,是天空,學院秘境由無形的屏障包裹,而這裡卻有完全真實的天空,」說出這樣的回答后,藍星也是有些明白:『古域中也是有天空,難怪晨哥會問自己,』

「對,沒錯,」藍星的回答讓姜晨頗為讚賞,但是也沒半點要表揚的意思:「雖然看起來只是一點不同,但這卻是完全不同的量級,」

「如果說…學院秘境隨著時間的流逝,遲早會衰退而消散,那這樣的域外空間則是完全不會,」姜晨此刻顯然停不下來:「為什麼不會呢,有理由猜測是有完整的能量機制,這個一般來說都會是陣法什麼的,」

「陣法,,」這個字眼讓紫雲雙眼放光,聽得也是格外的認真仔細,

「先不說那樣的陣法存不存在,既然要維持這個域外空間,那就必須得有個能量來源,這個來源恐怕有且只能是…無盡的天地能量,」姜晨的分析聽起來就像胡說八道,不過好像又有一絲能讓人信服,期間也就沒有任何人出聲質疑,

「接下來我們要做的…就是找到維持這個域外空間的關鍵,說不定到時就能找到方法離開這裡,」姜晨說完接下來的打算,也還不忘增添點危機感:「相信你們所帶的東西都不多,所以如果這裡沒有補給的話,我們說不定就只有十天時間,」

「好了,行動起來啦,我們先來探索下周圍的大概情況,」姜晨分析完后,也就開始下達指令:「儘管暫時沒發現什麼危險,不過你們還是先不要分開,等我先到周圍看清楚再說,」

姜晨說完后就直接御空飛走,只留下還在消化分析的眾人……

滴…時間推進,場景不變,

在周圍大概繞了一大圈,並沒有發現什麼危險的,姜晨也就放心的讓藍星他們去探索,不過在他們出發前卻暗中叫住藍星,

「晨哥,還有什麼事,」藍星本以為還是關於域外空間的,沒想到姜晨卻是說起影魂的情況:「藍星,影魂如今的佩劍,你不覺得熟悉嗎,」

「沒有,你再仔細想想,我確定你見過,」經過姜晨的再次提示,藍星也終於回想起來:「那…那是天魂的佩劍,,」

「沒錯,就是天魂的佩劍,」看到藍星已經想起,姜晨便慫恿他去問:「藍星,如果說…影魂跟天魂認識,你不覺得奇怪嗎,而且天魂那傢伙,他可是事關二林……」

「我…我會去問下他,不過我相信他,」 從東海來到南嶺以後,心緒就好像難以平靜,但又不知是什麼在困擾著自己……

滴…時間回溯,場景變換:南嶺西方,斷裂谷,未知地域,

昨晚的突發情況讓人很意外,突然爆發的戰鬥也出乎預料,更沒想到最後是以跳谷結束,

本以為事情可以這樣暫時告一段落,沒想到卻來到可能出不去的域外空間;在眾人即將前往四周探索未知的時候,姜晨在這時又給藍星拋出個另外問題,

「藍星,如果說…影魂跟天魂認識,你不覺得奇怪嗎,而且天魂那傢伙,他可是事關二林……」

「二林,,」這件事被姜晨突然提起,藍星猛然感到有股自責湧現:『自己怎麼能把這件事給忘記了,,當初的天峽關、萬山嶺、天香城……』

「藍星,你要知道,在天聖山之前,影魂用的只是普通長劍;來到金之族后,使用的卻是天魂的佩劍,這前後之間…你說有沒有可能,」

「晨哥,不要再說了,」姜晨有理由那樣猜測,但藍星卻不怎麼相信:「我…我會去問下他,不過我相信他,他之所以會來到南嶺,完全是因為我的緣故,」

看著藍星已經行動的身影,姜晨卻是在心中發出疑問:『是嗎,但願是吧,影魂這小子,有點讓人看不透啊,希望這只是他不愛說話引起的,』

『如果他真與天魂有關,不行,我還是偷偷過去看下,』不太放心的姜晨,很快暗中跟了過去,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

先前聽到姜晨那些有的沒的,紫雲的興緻可謂是完全調動,尤其是可能存在的什麼陣法,更是讓他覺得此處值得探索,

正當紫雲興緻勃勃準備出發,卻看到藍星突然把影魂叫走,好像都完全沒有行動的意思,也就好奇走向等待著的小月,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