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劍靈老大在一劍得手之後,沒有繼續攻擊,他現出了身影,懸在水裡,看不出表情。

飛劍靈老大在一劍得手之後,沒有繼續攻擊,他現出了身影,懸在水裡,看不出表情。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小劍靈,我敗了,但你也不要太得意。

我已經將這裡發生的情況用術法傳回了家族。

我的叔父弈劍雲一定會為我報仇!」

萬萬沒想到,這黑白棋子都已經快要死了,居然還搞了這麼一出幺蛾子出來。

「我的叔父可是有擁有挑戰破軍劍的膽量。

無論你們有多強,都無法逃開他的追殺!」

話音落下,黑白棋子一口魂氣上不來,就這樣倒在了地上。

他這話說的很霸氣,但對於飛劍靈老大來說,根本不起任何威脅作用。

因為他根本不懂破軍劍有多強。

在他的思維里,母親龍皇絕天劍靈才是最強的。

「我終於把敵人殺光了,我守護住了爸爸的安全!」

長長了呼出一口氣,劍靈老大整個人好像輕鬆了不少。

剛才是他第一次戰鬥,憑著一股莽勁,才將敵人消滅。

這時,林天佑身上的魂血契約也已經完成了。

五把劍靈跟林天佑的神魂有了真正意義上的主僕聯繫。

「哥哥、哥哥!」

五個小傢伙完成契約,第一時間衝過來查看劍靈老大。

說實話,剛才這三個壞人出現的時候,他們五人可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們非常自豪,有這麼一個了不起的哥哥,為他們守護住了最重要的親人。

只是有一點讓他們非常的遺憾。

哥哥為了他們能順利與林天佑結成契約,卻放棄了與他們一同完成契約的機會。

雖然以後再結成契約也沒有什麼問題,但他們就是感覺有些遺憾。

林天佑伸了個懶腰,放鬆一下自己有些發麻的腿腳,而後來到了劍靈老大的面前,帶著讚賞的語氣說道:

「老大是吧?表現的不錯,對得起龍皇絕天劍靈的威名!」

今天他遇到這三個人,算是必傷之局。

即便有獵魂帝及時趕來,恐怕也會給他造成不小的傷害。

畢竟那是神魂契約。

中途不能停止。

否則,產生的後遺症無法用言語去形容。

現在這劍靈老大卻那麼的果決,這種處事的風格,讓林天佑非常的欣賞。

「嗯,我一定不會給媽媽還有爸爸你們丟臉的,我會變的更強,會成為爸爸手裡最鋒利的寶劍!」

劍靈老大得到了表揚,感覺剛才他所做的一切,都非常值得,興奮之下,他那粉嘟嘟的小臉充滿了笑意。

這副樣子,可跟剛才面對黑白棋子時完全不一樣。

這才是一個可愛的小傢伙應有的模樣。

「林少,你可算能說話了。

剛才你的這些小劍靈們,可防我防的像賊一般。

不得已,我只好先行退開了。」

遠處的石塊後面,獵魂帝終於現身了。

他帶著調侃的語氣對林天佑說道。

「抱歉了。」

林天佑對著獵魂帝報以微笑。

他當然能聽出剛才的話只是獵魂帝的一句玩笑話,並沒有去怪他的劍靈的意思。

「對了爸爸,咱們現在是不是離開綠絕泉,去召集其他祖巫,然後把洪荒至尊們狠狠痛揍一頓呀?」

劍靈里的老五看著林天佑,問道。

「那什麼,我先解釋一下。

首先,我不是祖巫帝江。

其次,我跟祖巫之中的雨師玄冥有仇。

最後,你們能不能叫我為主人?

我還沒結婚呢。

叫爸爸會讓人產生誤會的。」

林天佑一板一眼的開口對小劍靈們解釋。

他有些無語,這些小傢伙腦子裡到底被那個綠絕仙灌輸了什麼亂七八糟的思想?

怎麼不是爸爸媽媽,就是要去攻打洪荒至尊?

洪荒至尊有那麼好打的嗎?

幾個小傢伙聽到林天佑的話后,全部都是一臉的懵逼。

他們幾個小傢伙湊到一起,似乎在說些什麼。

很快,他們齊聲回答:

「好的爸爸,我們以後改口叫你主人。

既然爸爸不是祖巫帝江,還跟祖巫有仇,那我們以後也跟祖巫們勢不兩立。」

林天佑輕輕摸了摸他們的小腦袋,這群小劍靈確實很可愛。

不過,他倒並不是跟所有祖巫有仇,只是跟雨師玄冥一人有仇而已。

「林少,你的這些小傢伙還真是可愛呢。」

獵魂帝笑著走了上來,略帶羨慕的說道。

「下次若是再遇到這麼可愛的小劍靈,我可以讓給你。」

林天佑很感謝獵魂帝對他的幫助。

所以下次如果遇到一些實力不怎麼厲害的劍靈,可以考慮送給獵魂帝。

也算是友情的一種見證。

獵魂帝笑了笑,正欲再說,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的劍靈老大突然咳了一聲,一口巨量的鮮血吐了出來。

「哥哥!」

一眾小劍靈們回過頭,頓時驚呼起來。

劍靈老大是在契約途中強行與黑白棋子等人戰鬥的。

受到了契約之力的反噬。

又在黑白棋子的棋局術法當中,受到了幾次棋子的攻擊。

他早已經是重傷累累,能堅持到現在,已經非常的不容易了。

此刻一鬆懈下來,積累的重傷再度湧上,劍靈老大無法支撐,化作了一道光芒回歸到飛劍當中。

這飛劍的劍身處,幾道裂痕清晰可見!

林天佑在飛劍落地的瞬間,出手將它捧在手裡。

他滿臉凝重的檢查著飛劍。

發現這些裂痕都是中斷契約時的反噬之力造成。

從來不會輕易表露自己感情的他,這一刻也是心疼不已。

「爸爸,不用擔心我,我睡一覺就好了……」

飛劍里傳出了老大的虛弱聲音。

這更是讓林天佑心如刀絞。 自那日君芷凝也從中指點了赫連丹修鍊后,赫連丹便不再對君芷凝明裡暗裡的嘲諷了,不過還是會鬥嘴一番。

百里流月每日的作息時間都極為準確,火屬性魂氣加強了不少,修鍊的進度也是令各大老師嘆為觀止,星火在百里流月的光環下,顯得黯淡許多,但他陽光開朗的性格深受老師以及一些女學員的喜愛。甚至都快成了帝國學院的小男神了。

這日,赫連城喊了流月去了院長室。

「小月兒啊,聽說你最近修為長進了許多。」赫連城笑眯眯道。

「還好。」百里流月輕笑,表現得極為淡然,這還不是她要的。

「這次叫你來啊,因為我給你安排了一位老師,專門教習你空間屬性的。」赫連城道。

百里流月一怔:「不是說大陸上空間屬性的極少么?」

「反正那位的確是空間屬性的,那人很神秘也很沉靜,我看不透他的實力,他指明親自教你空間屬性,我看,他有可能是上界的人。」赫連城最後一句話壓低了聲音。

「哦?」百里流月狹長的眉挑起,泣血的紅唇微微一揚,「我知道了,他的具體位置在哪?」

「學院西北一角的紫竹林里。」

……

紫竹林,顧名思義,便是長滿了紫竹的林子,紫竹林是學院里最幽僻清凈的地方,環傍山水,綠草如茵,紫色的竹子長滿了一片。

百里流月一襲紅裳,踏著細碎的步伐來到這裡,她狹長精緻的眸看著前方,緩緩眯起,前方有一個小竹屋,清幽無比。

從小竹屋裡漸漸走出來一個男子。

身著白衣,墨玉腰帶,身姿修長,負手而立,狹長飛挑的墨眉如畫一般,眸若黑石一樣,散發無與倫比的冷靜以及強大的光芒,他的膚色勝雪,沐浴著陽光走了出來,完美得亦真亦幻。

夏侯祭淡淡一笑道:「我們又見面了。」

「指明要教我空間屬性魂術的,就是你?」百里流月眉毛一挑。

「你要叫我夏侯老師。」夏侯祭淡淡一笑,他的笑容與流月的不一樣。

百里流月的笑容,張揚肆意,蠱惑人心。

而他的笑容,冷靜清絕,似乎能夠使萬物處於靜謐狀態,似乎整個天地都安靜了下來。

百里流月狹長的眸慵懶的眯起,揚起紅唇:「那麼,很榮幸賜教,夏侯老師。」

夏侯祭轉身便走了進去,百里流月眯起眸仔細看著他的背影,接著輕輕笑出了聲,便走了進去。

百里流月觀察著這個竹屋,屋內陳設簡介不失大氣,木桌前只有一個青瓷花瓶,瓶子里放了一株草,散發著幽幽的清香。

雖然這並不是百里流月的風格,但是看著便覺得心裡異常的舒服。

「這個紫竹林,是學院從前就有的,還是?」百里流月驀然轉頭看向夏侯祭。

夏侯祭不知何時擺了一個檀木小桌子在中間,盤腿坐在了左方,眸里一片淡然之色。

農門小仙女 「這片紫竹林,是我創造出來的。」夏侯祭淡淡道。

百里流月優雅落座於他的對面,撐著頭,笑顏如花。 「一個能夠創造空間的人,怕是不簡單吧。」百里流月笑顏如花,目光流轉。

「你也可以達到這個境界。」夏侯祭抿著茶,將茶放了下來,抬眸淡笑望著她:「只要你願意。」

「可你為什麼要幫我呢?你是懷著什麼樣的目的而來。」百里流月身子驀地往前傾,那張妖顏綻放著淡淡的笑,眸中閃過的,是一陣凜冽的寒芒,警惕與好奇。

夏侯祭眸光淡淡的看向百里流月,就那樣望了許久,接著說道:「你臉上沾了一塊灰。」

百里流月:「……」

「你又何必管這個呢?我教你空間屬性魂術,這不是很棒的事?」

「可是利益是相互的,我不喜歡欠人人情,所,以,夏侯老師,再見。」

百里流月嫣然一笑,接著緩緩走向門口。

夏侯祭依然淡定的喝著茶,在她即將離去之時,他開始開口:「讓天下人都仰慕你,這不是你一直想到么?現在機會就在眼前,你竟讓你的野心,埋之於塵土么?」

百里流月的腳步那樣生生地頓住了,幽幽道:「你似乎很了解我的樣子。」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