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還是下午,也不知道具體時間。

這時還是下午,也不知道具體時間。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不過樹隙透進雨林來的光線,照射在彭乾的身上臉上,讓他神色看起來,甚至有些帶著妖異。

「沒事,沒事,你們先去前面,找地方安身,打個頭陣!我們先在這裡等著,有危險的話,也馬上撤!」讓所有人都意外的是,彭乾卻打了個哈哈。看起來至少表面,是沒有生氣,甚至眼神里,還有幾分開心。

不知道他心裡想著什麼,但是已經暗暗握緊了拳頭,不過臉上甚至帶著幾分和顏悅色:「我們算是斷後吧!如果沒有危險,也是好事的,給大家斷個后!」

「那,就感情好!」聽著彭乾發酸的聲音,我自然不會天真的認為,他是真的不在意!

在外面的世界里,我可能相信會有這種人。但是這時別說有沒有,光是彭乾這種人,我絲毫不懷疑,他是隨時有可能,暗地裡捅我一刀的人!

不過人家既然說的好,我也沒有必要明嘲暗諷。所以任區香扶著黃建芬,劉歡扶著蘭芳,陳芷夢卻也能夠自己走。我自然拎著片刀,把著木弓站在一邊。雖然沒有刻意的看著彭乾,卻也和他保持著距離。

似乎是小心的看著大家,其實是在防備著,我們在撤退的時候,彭乾耍幺蛾子,在後面攻擊我!倒不是我小人,就現在的格局看來,這些人里的男人,除了他和我,其餘都喪失了戰鬥力。

本來我一直想不通,他為什麼丟棄了蘭芳之後,又會返回來和我聯合。上午的事情發生之後,劉歡和我要一起回來,當時只有兩個人的情形之下,她曾經提醒過我說,要我防備彭乾這個人。

我當時自然是好奇,雖然劉歡和彭乾他們一起幾天,至少她應該算是賈略的人。我可以理解為劉歡為了討好我,因為至少當時的情況下,我要對她提些過份的要求,她應該是不會拒絕的。

不過我根本就沒有這些心思,使得她對我的感官大為變好。後來在我的追問下,她自然就提到了。他們那些人在一起的時候,彭乾不止一次的對著她,露出貪婪的神色。我自然對這種事情不屑一顧,但是劉歡的預感我還是記在了心裡。

一想到這樣的事情,我自然就想到了蘭芳。顯然這個大家共同的老闆,在彭乾心裡是個執念。這事雖然還沒有和蘭芳說起,但是我倒是想著什麼時候,自己要討個公道。

因為有著開始我們走來的路,所以區香倒也會在前面,帶著這些人慢慢的走。

我們開始走的速度不快,畢竟幾個人都有著傷勢。後來看到黃建芬咬牙前行,身子也比較穩當。加上手裡也把著一根樹枝,看起來似乎不會有大問題,自然讓區香都高興起來。

看著黃建芬自己,似乎都把速度加快,連拄著拐杖的蘭芳,都在劉歡扶著下快走。這一路似乎變得輕鬆了許多,雖然我一直在旁邊不斷的提示,但是大家也沒有太在意我的緊張。

走出有那麼一兩百米的時候,早已經看不到來路,甚至也看不到了彭乾幾個人,但是離著瀑布還有距離,不過連我都喲組合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這世界確實有些奇妙,本來和這些人分開,沒有想到現在居然又匯合在一起。雖然其中的因由有些古怪,但是卻也是為了能夠活下去。

我在後面看到,彭乾沒有跟過來,心裡還是稍微輕鬆一些。

雨林里光線暗了一些,但是還不至於天黑。看著四周的環境,因為開始走了幾次,自然感覺到有些熟悉起來。其中我們也經過那個樹洞,但是我決定捨棄這個,進退為難的地方。

雖然也明白很難找到合適的地方,但是看到大家似乎有些輕鬆,雖然都是一些女人,甚至大部分有傷,但是我還不至於緊張。

一邊護送著隊伍,一邊也觀察著周邊的環境,看看有沒有適合的地方,我們倒也慢慢前行了一段距離。最後我們在能夠聽到,前方瀑布水聲的地方,找到了一株比較適合的大樹!

我看了一下四周,離著河邊也不是很遠。四周往雨林延伸的空間,也有著一段距離。這樣不管是防備那些野獸,還是有人前來偷襲,看起來是比較空闊安全的,於是決定就在這地方定下來。

讓黃建芬先找一處平緩的樹根,靠著坐在那裡。因為區香的細心,她的上圍也圍起來了,自然不會令人意旋神迷了。蘭芳就靠著在她身邊,加上陳芷夢這個,傷勢較輕的看護著。 知先生施展大手段,那是儒道文明,是一種無形之中的手段,這手段勝過實質化的攻擊,十分強大,然而再強大,卻也困不住青天,最終還是讓青天從儒道文明之中脫身。

青天雖然脫身,然而獸主,聖主,不死神座,還有宗主早已經等候多時,相繼出手,擊殺青天。

這四個傢伙都施展出了他們最強大的手段,而青天,在四人的大手段之下,也是中了他們的招。獸主一擊,被青天很輕鬆就是接了下來,然而青天被聖主施展陰陽法則,打亂了身內的陰陽,破壞陰陽平衡。

體內的陰陽被破壞,青天肉身已經不穩,再有不死神座在青天體內挖心挖肺,讓青天身子更加的不穩,青天身子不穩,獸主的攻擊和宗主的攻擊趁虛而入,紛紛擊中青天,這一下,青天算是受到嚴重的衝擊,被獸主的盤龍棍打入身體之中,被宗主的魔性侵蝕身體,被血輪之眼射出的血氣沖入身體之中。

此時的青天肉身,可以說受到嚴重的侵襲,受到強烈的創傷,青天還沒有恢復到正常狀態,此時受到這麼一擊,怕是要完蛋了。

「哈哈!」獸主大笑起來,道:「青天小兒,老夫的盤龍棍的滋味如何?」

而聖主卻是道:「青天,你也有今天嗎?」

宗主嘿嘿笑了起來,自己的魔性灌入青天的身體,等於是一團火落入水中一般,就算不死,也會遭受到嚴重的創傷。宗主道:「青天,你死定了。」

青天沒有回應他們,不屑於回應。

青天被四人聯手打成這個樣子,可以說前所未有的事情,青天肉身都被打爛,宗主他們取得了巨大的成果,此時一個個心頭十分高興,

宗主他們全都是十分高興,然而知先生卻是皺眉,突然之間,像是想到什麼,知先生大吼:「愚蠢!」

青天是至高無上的存在,青天是這氣修大陸的主宰,青天是法則的意志,是天道法則的化身,是天道之靈,是虛無飄渺的存在,青天根本就不是人。

人,只是一個存在的形式而已,這不難理解,青天可以是其它動物,青天可以是山,青天可以是水,青天可以是空氣,總之,青天可以是一切,青天想化成什麼形態,就是什麼形態,青天想化成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

青天不是人,所以自然沒有肉身,即便有肉身,也是虛擬出來的,並不是真實的。

沒有肉身,所以獸主和聖主的攻擊就談不上破壞,所以,不死神座挖青天的五臟六腑,根本就沒有用,因為青天可以沒有五臟六腑。聖主破壞青天的陰陽平衡,根本就沒有用,因為青天也可是陰陽,可以自我調節,根本不怕。

這一刻,知先生大驚,他已經感覺到不妙,在萬萬分之一個呼吸之間,知先生一個騰空,瞬息之間,去到萬萬里之外。生先生也算是及時,因為這一刻,青天的身體一下子就散開了去,消失不見。等青天再一次凝聚出新的肉身之時,他一步就從陳半山的氣海之中走了出來,摧毀血輪之眼和鬼半仙想植入陳半山後背的神符的同時,離開了陳半山的身體,一步來到青天內世界的蒼穹之中頂,睥睨著眾人。

此時的青天,來到自己的內世界之頂之後,整個人在迅速恢復,已經達到他正常狀態的七成。然而在青天身體消散再次凝聚之時,他也是已經出手了,青天出手,讓所有人見識到什麼是手段,什麼是主宰。

不管在哪裡,只要青天出現,他就是主宰。

宗主四人聯手一擊,沒有擊到青天,當時那一刻,四人也是大驚,紛紛在第一時間逃跑,然而他們不是知先生,始終是晚了一步,青天已經出手。

青天出手卻也沒有出手,因為青天的手負在自身後,動也沒有動過。青天只是動了一下意念,頓時之下,冥冥之中,宗主,獸主,聖主還有不死神座便被青天困在一個世界之中,這個世間,說明白一點就是青天的識海,然而青天是沒有肉身的存在,所以這只是青天精神世界。

四人一被困入青天的精神世界之中,青天便用時間之力來對付四人,此時在青天的內世界,瞬息之間,便是十年,在青天的精神世界之中,時間在飛速地流逝,眨眼之間,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時間就這樣過去。

這就好比之前陳半山他們在獸主的內世界之中一樣,被獸主改變天地法則,改變時間的變化,險些把陳半山他們所有人都磨死在時間長河之中。然而這一次不一樣,必竟獸主只是領悟了一點時間法則的皮毛,法則缺陷很大,根本就不完善,然而青天的時間法則,那是十分完善,根本就沒有漏洞,堪稱完美。如果不完美,那整個氣修大陸就亂了套。

在青天的精神世界之中,不死神座四人根本就逃不出來,而他們,正在苦苦對抗時間之力,尋找逃脫的機會。

之前知先生洞察先機,逃開了去,所以沒被青天收入內世界之中。然而生先生也逃不掉,在這一刻,青天的內世已經被青天收回。這是青天的內世界,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青天不能讓知先生逃跑,誰都是可以,知先生不行,當下青天便把自己的內世界給封鎖。

法則在流動,符紋閃爍。青天不但封鎖自己的內世界,也是把宗主獸主他們所有人的內世界徹底煉化。青天不但要煉化,還要重新建造自己的內世界。所有的內世界融入青天內世界之中,全都已經是支離破碎。

然而青天要重新建造內世界,自然要把所有的所有都化為最無始的形態,那就是渾沌,就是五行形態。

「嗷吼!!」

一聲龍吟,皇金聖龍也是在這一刻飛來,要助青天一臂之力,把知先先生給解決掉。

在皇金聖龍飛來之時,順便把陳半山送青天內世界的邊緣。也不知皇金聖龍是有意還是無意,反正他是把陳半山送往柳非煙的所在的地方。

送走陳半山之後,皇金聖龍一下子化出真身,化為一條黃金大龍,龍尾在地面,然而龍頭卻在天空,龍頭之上,是青天,此時青天立在皇金聖龍的頭上,而皇金聖龍,馱著青天沖向知先生。

感覺到青天封鎖內世界,面對皇金聖龍馱青天殺來。知先生也沒想過要逃,因為他還沒到怕青天的地步,況且青天也才只是恢復到七成而已,現在還不到八成,還有戰勝青天的可能。所以這一刻,知先生先避開,尋找時機,準備要再次出手。

皇金聖龍,速度極快,一下了來到知先生面前,然而卻隔著知先生十萬八千里。皇金聖龍再次來到知先生面前,而知先生,同樣又在十萬八千里之外,皇金聖龍無論如何也追不上知先生,想要靠近都難,而青天也是暫時沒動手,先恢復一下再說。

皇金聖龍在追逐知先生,青天在恢復,不死神座那四個傢伙被困在青天的精神世界之中,正在經歷天荒地老,經歷海枯石爛,一個個處境十分危險。

此時的陳半山,青天已經離開了他的身體,而且什麼血輪之眼也是離開了他的識海,一切的一切,都離開了陳半山,這一刻,陳半山終於是解脫了,所有的所有都離開了自己,自己可算是恢復了由之身,十分輕鬆。

陳半山在皇金聖龍的幫助之下,來到了青天內世界的邊緣,陳半山也是十分願意,他不能捲入青天青天他們的戰火之中。只不過陳半山十分蛋痛,他要面對柳非煙。

看到柳非煙,此時陳半山心裡十分複雜,無所有人都離去了,就是柳非煙沒有離去,陳半山想了想,一步一步地來到柳非煙面前。

柳非煙,愣愣地看著陳半山。也是在這一刻,陳半山一愣,同時也是一驚,他突然發生這柳非煙與青天太像了,如果青天和柳非煙站在一起,絕對會被人認為是一對雙胞胎兄妹,這特么是怎麼一回事?

柳非煙像青天,然而她終究不是青天。

陳半山曾經對柳非煙說過,下次見面,不共戴天,然而陳半山這已經不只是下次見柳非煙,已經是下下次了,只不過陳半山始終沒有出手。柳非煙,可是陳半山一直想殺的人,陳半山遲遲沒有下手,這已經違背了他自己,他已經對自己很不爽了。

這一刻,陳半山想了很多很多,陳半山覺得,自己不能再拖下去,得有一個決斷了。當下陳半山冷冷地對柳非煙道:「你為什麼不出去?留下來找死嗎?」

本來柳非煙已經想好很多很多的話要對陳半山說,然而此時感受著陳半山的語氣,柳非煙把之前想好的全部忘記,卻是道:「這是我的事,與你無關!」

其實陳半山知道,柳非煙還喜歡著自己的,當下問道:「你還在喜歡我?」

柳非煙道:「我說過,這是我的事,與你無關,我也不想回答你。」

「哼!」陳半山冷哼一聲,大手猛然擒住了非煙的脖子,道:「你是不是想死?」

「與你無關!」柳非煙被陳半山擒住脖子,此時的聲音很小。

陳半山越來越不爽,他對柳非煙吼道:「你還手啊!你為什麼不還手?」

陳半山出手,如果柳非煙還手的話,他殺柳非煙也是殺得心安理得,會毫不猶豫,然而柳非煙不出手,這讓陳半山一時間是下不起手。

陳半山和柳非煙,還真是一段孽緣。

…… 隨後在我的指揮下,剩下的區香和劉歡是健康的,這些為了生存下去的人,都在附近行動了起來。

我讓區香拿短刀幫忙,砍了不少三指粗細的樹枝,都堆到大樹底下備用。

讓劉歡在河邊附近,搬來了不少的石塊,我們要動手先布置,咱們自己居住的地方。當然我同時也動手削尖那些樹枝,任何尖利的東西,現在都可以當成了武器。

大家都行動起來,除了黃建芬和蘭芳沒讓動,其餘的人都發揮出來。

隨後我也去找了不少需要的材料,當然基本上沒有離開幾十米的範圍。這時候這附近任何地方顯然都帶著幾分危險。

看到準備差不多的材料,天色終於也逐漸變暗了,我便動手布置這些東西,

先用石塊圍了一個凹型,比開始我們那個土灶,更大的灶膛出來。

把那口石鍋,和大火燒了一天,最後只有兩個成形,用泥巴做的土窩淺鍋,一起都擺在了兩尺高的石灶上。這土鍋居然和以前在鄉下,燒的紅磚一樣,裡面打磨一下自然就光滑了,雖然不好看,但是燒水準備隨時備用,還是不錯的容器。

然後我去周圍那些,植物茂盛的地方,砍了很多細指粗細的細藤過來。隨後教區香在這株大樹上,一處樹杈濃密的位置,來建一間暫時棲身的樹屋。這靈感絕對不是來自於彭乾,而是開始幾天我沒有時間做。

在形如伸開手掌的樹杈位置,架上幾根大的樹枝連橫為支架,隨後用砍好的小樹枝,加用一些細藤,編綁好在一塊綁在樹枝上平鋪。最後鋪開足有兩坪左右面積,形成一個平面在樹杈上。

最後把凌空朝外三面位置,豎著連橫在大樹樹榦上,綁好這些小樹枝做牆。隨後砍了幾棵大如手臂的樹枝,架在棚子上面做屋頂,忙了一陣做了一間,看起來簡陋的樹屋出來。

因為大家都行動了起來,所以見效還是極快的。我甚至想到了,如果那塊熊皮不浪費的話,是不是這時候鋪上去的話,會比較拉風。

區香帶人在建木屋,我卻另外砍了很多合適的樹枝,也找到一叢足有近百棵,手腕粗細的鳳尾竹,居然就長在水邊。急忙去砍了十多根,和劉歡一起都拉回來。有著這些東西,我真的可以慢慢做出許多有用的東西。

隨後我把這些竹子,片成了不同的模樣,也削尖了一些竹枝,做成了不同的簡易機關。都是鄉下獵戶,平時上山常用的小手段,對付一些好動的小動物,完全沒有問題。

當然,這片雨林里別的野獸,我還沒有見到過。但是那頭黑熊算是一個特例,我相信就是受傷,也不會有太大的麻煩。但是如果許多小機關一起發作,就是皮粗肉厚只怕也扛不住。

隨後把這些小機關,就和開始在那邊一樣,放在這大樹周圍,幾十米外的範圍,小心的用樹葉和浮土掩藏起來,倒也暫時也可以用來防備。

我記得開始文哥應該是想問我機關的事情,但是當時在場的人不少,所以我估計他直接忍下來了。

這時就連蘭芳都沒有閑著,這次她被陳芷夢扶著一起,到石灶邊燒火煮水。把我在河邊取來的黑熊肉條,這時候都切開了肉片,然後都放到三個石鍋,在已經沸開的水裡煮上。

活還沒有幹完,但是空氣里已經有了肉香!

一陣忙碌之後,四周終於暗下來了。雖然還有著一些不完美,但是我想只要能夠活下去,以後終究可以完美。隨後我招呼大家,依次圍坐在火塘前。

這一天我就喝了幾口水,到了現在和劉歡一樣,經歷了幾次生死。雖然心神早已經平靜下來,甚至有些東西也已經想開了。但是早已經是餓的飢腸轆轆的,空腹的肚子也一直咕咕的叫個不停。

我們的食物不多,現在人又多,我自然有些心煩。

萬一接下來找不到食物,我們該怎麼辦?

目前的水暫時可以支撐,尤其因為生了火,煮水也解決了很大的麻煩。河裡的水雖然不是很乾凈,但是至少經過煮開之後,再稍微的涼下就是極好的飲水。

何況玲妹採摘的草藥,給了我一些啟發,以後可以在茶水裡,直接的加一些可以煮的草藥,這樣可以增強我們的抵抗力,危險自然就會降低許多。

可是食物,究竟該怎麼辦?

開始劉歡倒也靈性,在河邊取水的時候,發現一株枯樹上,有著不少黑木耳,就取回來給我看了看。我確定是可以食用的那種木耳,於是讓她都採了回來。最後在河水裡洗乾淨,居然得到有著滿滿的一捧。

這時候洗乾淨了稍微控水的木耳,先放在其中一個鍋里,煮上之後和肉混在一起,看著顏色和聞著香味,確實很誘人。

「好香啊!真好啊! 無敵師叔祖 給我們,準備吃的了嗎?」這裡雖然還沒有黑透,但是稍微遠一點的地方,就已經看不清了。我們正吃著東西的時候,胖子居然跟過來了。

「站著,站在那裡別動!」他這時上下就像一個乞丐,當然渾身冒著臭汗,雖然離著還有六七米以上,蘭芳似乎聞到了味道,首次顯示出了自己的嫌棄。

要說她被這些人遺棄,現在跟著我活下來之後,自然沒有必要給這些人臉色。何況看著胖子那既可憐兮兮,偏偏又讓人有些咬牙切齒的樣子,她自然沒有必要裝斯文。

「咱們不是聯合在一起嗎?」胖子的語氣有些軟,甚至不敢看蘭芳,而是看著一旁的我:「黃荊,這不我和彭乾想著大家都是一起的,就扎了個拖撬,把周建國一起拉過來了!現在正好餓得慌呢!有吃的分給我們一點罷!」

瞬間這裡只聽到火花爆響的聲音,大家一下都看著了我。看著大家面面相覷的樣子,顯然把我當做了主心骨。不過看著大家的眼神,我心裡不由暗暗鄙視了一下,這不是公然把我出賣,放在火上烤嗎?

明顯的是好人她們做,這壞人的角色直接推給了我。想到這裡的時候,我愈發有些從容,甚至帶著從容不迫的樣子,抬頭看了胖子一眼,但是沒有馬上說話! 知先生施展大手段,那是儒道文明,是一種無形之中的手段,這手段勝過實質化的攻擊,十分強大,然而再強大,卻也困不住青天,最終還是讓青天從儒道文明之中脫身。

青天雖然脫身,然而獸主,聖主,不死神座,還有宗主早已經等候多時,相繼出手,擊殺青天。

這四個傢伙都施展出了他們最強大的手段,而青天,在四人的大手段之下,也是中了他們的招。獸主一擊,被青天很輕鬆就是接了下來,然而青天被聖主施展陰陽法則,打亂了身內的陰陽,破壞陰陽平衡。

體內的陰陽被破壞,青天肉身已經不穩,再有不死神座在青天體內挖心挖肺,讓青天身子更加的不穩,青天身子不穩,獸主的攻擊和宗主的攻擊趁虛而入,紛紛擊中青天,這一下,青天算是受到嚴重的衝擊,被獸主的盤龍棍打入身體之中,被宗主的魔性侵蝕身體,被血輪之眼射出的血氣沖入身體之中。

此時的青天肉身,可以說受到嚴重的侵襲,受到強烈的創傷,青天還沒有恢復到正常狀態,此時受到這麼一擊,怕是要完蛋了。

「哈哈!」獸主大笑起來,道:「青天小兒,老夫的盤龍棍的滋味如何?」

而聖主卻是道:「青天,你也有今天嗎?」

宗主嘿嘿笑了起來,自己的魔性灌入青天的身體,等於是一團火落入水中一般,就算不死,也會遭受到嚴重的創傷。宗主道:「青天,你死定了。」

青天沒有回應他們,不屑於回應。

青天被四人聯手打成這個樣子,可以說前所未有的事情,青天肉身都被打爛,宗主他們取得了巨大的成果,此時一個個心頭十分高興,

宗主他們全都是十分高興,然而知先生卻是皺眉,突然之間,像是想到什麼,知先生大吼:「愚蠢!」

青天是至高無上的存在,青天是這氣修大陸的主宰,青天是法則的意志,是天道法則的化身,是天道之靈,是虛無飄渺的存在,青天根本就不是人。

人,只是一個存在的形式而已,這不難理解,青天可以是其它動物,青天可以是山,青天可以是水,青天可以是空氣,總之,青天可以是一切,青天想化成什麼形態,就是什麼形態,青天想化成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

青天不是人,所以自然沒有肉身,即便有肉身,也是虛擬出來的,並不是真實的。

沒有肉身,所以獸主和聖主的攻擊就談不上破壞,所以,不死神座挖青天的五臟六腑,根本就沒有用,因為青天可以沒有五臟六腑。聖主破壞青天的陰陽平衡,根本就沒有用,因為青天也可是陰陽,可以自我調節,根本不怕。

這一刻,知先生大驚,他已經感覺到不妙,在萬萬分之一個呼吸之間,知先生一個騰空,瞬息之間,去到萬萬里之外。生先生也算是及時,因為這一刻,青天的身體一下子就散開了去,消失不見。等青天再一次凝聚出新的肉身之時,他一步就從陳半山的氣海之中走了出來,摧毀血輪之眼和鬼半仙想植入陳半山後背的神符的同時,離開了陳半山的身體,一步來到青天內世界的蒼穹之中頂,睥睨著眾人。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