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妃子斂著端莊而來,雖然容貌妖艷,但若要成為魔后,便需一些大家之態,所以她們目不斜視,直到走近魔君傾城面前,才施禮道,「拜見魔君。」

這些妃子斂著端莊而來,雖然容貌妖艷,但若要成為魔后,便需一些大家之態,所以她們目不斜視,直到走近魔君傾城面前,才施禮道,「拜見魔君。」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雖然有魔君傾城在此,但有如此多的妖族美人在前,這些個魔教徒與妖族不上下打量才怪。他們是如此,而握有選擇權的魔君傾城卻似是一臉不感興趣的樣子,他只是稍微掃了眼這些個候選妃子,便就沒再看了。

竹鼠精雖知道魔君傾城可是為了瑤華宮弟子才設的宴席,但他以為,這即使是做戲也是要做整套的,更何況現在可是在如此多的魔教徒與妖族面前,因此他靠近魔君傾城耳旁,輕聲提醒道,「魔君,請挑選。」

竹鼠精端著一木盤,上面擺放著寫有各個妖妃名字的牌子,他端到魔君傾城面前,等著魔君挑選。只是他等了一會兒,也沒見魔君有動靜,便又想重複一句,「魔君,請…」

魔君傾城此時才緩緩而道,「既是挑選魔后,便是要慎之又慎,若如此一次便選出,怕是太過輕易,還是先選出五名吧。」

魔君傾城能回應就好,如此一來,竹鼠精也不會太過尷尬,遂又抬起木盤,「請魔君挑選…」

即使是先挑選五名妃子,可如此也已是讓這十名候選的妃子緊張了一把,雖然面上仍是露出微笑,可從她們不自覺的攪著帕子的動作來看,也著實是在緊張。但一席素色衣衫的秦殊倒是鎮定的很,因為她篤定著,她曾對魔君傾城所說的話是有用的。

只見魔君傾城掃了眼這木盤上的牌子后,便看似隨意的翻開了五個牌子。竹鼠精這才抬眼,並宣佈道,「虎族梅姬娘娘,蛇族虞姬娘娘…秦娘娘。」

由鷹凖和竹鼠精所支持的虎族與蛇族所出的妃子果然是進入到第二輪,這些都是大家意料之中的,而秦殊也進入第二輪,雖是沒有意外,但是當竹鼠精念出她的名字時,還是引起了在場的一陣議論之聲。

未能進入第二輪的妃子們當是落寞,而進入到第二輪的五名妃子便可以勝利者的姿態上前一步。

本以為會一次就選出魔后的竹鼠精,此時竟還有第二輪,所以如此已是打亂了這封選魔后的流程,而且也不知魔君傾城如此做的用意,遂他問道,「魔君,不知這接下來…」

「再比試一下吧,也好讓本君能選出一個滿意的魔后…」

比試?竹鼠精下意識的以為,難道是比試才藝?雖然這是在宴席的場合,但其實也無不可,便就讓一眾魔教徒與妖族們散開,「魔君有令,都往兩旁而去…」

秦殊倒是不怕比試才藝,遂也淡定的很,可其餘四名妃子,因是沒想到竟還加了這一環節,便都有些緊張,但她們也不是沒有才藝,可因為她們都對這魔后之位勢在必得,所以當得慎重選擇何種才藝。

這比試的順序便由剛剛竹鼠精所念出的名字為準,可當虎族的梅姬在準備甩袖跳一段舞蹈時,卻被魔君傾城喊停了,梅姬立即顯出惶恐的樣子,以為是哪裡做的不對。而魔君傾城卻昵了眼后才道,「既是魔后,這妖法定要不差,本君說的比試,指的卻是這個。」

竹鼠精恍然大悟,立即上前,「魔君,是小的錯了…」

悄悄抬眼見魔君傾城仍是支撐著臉額,並沒有要怪罪他,竹鼠精這才轉身向包括秦殊在內的五名妃子說道,「魔君有令,還請娘娘們一對一的比試妖法吧。」

竟是比試妖法?秦殊心裡咯噔了一下。因為說到妖法,她應該是這五名妃子之中最差的吧,若是可以用仙門法術還好,但魔君傾城強調的是妖法,所以她若是用仙門法術,那麼他定是可以一眼便看出。所以她暗忖,難道他是故意的?

在場的魔教徒與妖族們自是饒有興緻,想著若是比試才藝,倒是看看就算了,可是妖法卻不一樣,而能成為魔後者,也確實要妖法厲害之人才可擔當。

按順序,虎族與蛇族妃子,已都站了出來,她們了解彼此的妖法,遂比試起來,總能往對方的弱點上進攻,可虎族梅姬畢竟修為要高些,所以再對戰了幾招后,她還是獲勝了,如此,蛇族虞姬自是被淘汰了。

秦殊知道這是車輪戰,而虎族梅姬若是就一直贏下去,那麼她對戰的便是她。所以她一直觀察著這梅姬的妖法,企圖找出她的弱點。

而果然如秦殊所料,這接下來,虎族梅姬還真是一路贏了下來,直至與她比試。

「這就是那狐族妖胎呀?」

「不知妖法如何?她之前可曾是瑤華宮弟子呢。」

「比的是妖法,又不是什麼仙門法術,這妖胎定要敗於梅姬娘娘手下。」

因為有秦殊在,眾妖魔對這最後一輪的比試還是有所期待的,加之秦殊被魔君傾城納做妃子時,已為眾妖魔所關注,所以這一輪,大家都以為定有好戲看了。

秦殊自知妖法可能不如這梅姬,可要贏得比試,不一定要硬碰硬,適時的做些手腳也是必要的。而當她與梅姬近身之時,她便有了機會,立即把一些藥粉撫到了梅姬的身上…

這梅姬緊接著便發覺自己似乎突然沒了力氣,甚至到了妖法也使不出來的地步,她雖懷疑是秦殊做了手腳,可因為她很快便感覺到了暈眩,也就話都沒說,便倒在了地上。

竹鼠精立即命候在一旁的妖奴們扶起梅姬,將她帶了下去。所以這勝負明顯,而竹鼠精也樂於見此,便隨即宣佈道,「秦娘娘勝。」

他見魔君傾城無異議,便接著說道,「魔後為秦…」

只是他話還未說完,魔君傾城便突然起身… 第2211章柔情

只這一口,他的眉頭頓時蹙了起來。

「嗯?」

她沏茶用的水已經不熱了,只有一點點的餘溫,微涼的茶水清香四溢,喝下去之後,還透著一股淡淡的回甘,給人一種意外的清涼之感。

一下子,他心頭的火氣都熄滅了。

而且,不僅如此。

這茶水喝下去之後,他心頭不僅泛起了一點清涼,甚至還有一點說不出的感覺。

好像,整個人都因為這茶水的滋味而柔和下來了。

他有些奇怪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意識,又下意識的抬頭看了一眼薛運。

見他眉心微蹙的看著自己,薛運以為他不喜歡這茶的味道。

小心的問道:「皇上,皇上可是不喜歡?」

「……」

祝烽沒有立刻說話。

又看了她一眼,才說道:「這,是什麼茶?」

「……」

「是葯嗎?」

「不,這不是葯,」

薛運小心翼翼的說道:「這就只是一杯清心的茶而已。」

「……」

祝烽皺著眉頭,又喝了一口。

然後,眉頭擰得更緊,又看了薛運一眼。

若此刻,不知曉他心中的感覺,只看他臉上的樣子,薛運還以為這杯茶出了問題,甚至下一刻,祝烽也許就會勃然大怒,將自己處死。

但,祝烽卻對心頭湧起的那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而有些無措。

沉默了半晌,他將茶杯放回到桌上。

「……」

薛運見他這樣,更是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祝烽是,不喜歡這茶的滋味嗎?

看來,是自己多此一舉了。

她站在那裡,還有些無措,而祝烽突然開口,有些生硬的說道:「可以了嗎?今晚解毒還沒結束?」

「……快,快了。」

雖然還需要再停留一段時間,但見他這樣,薛運自己都感覺如芒刺在背。

只能匆匆的,將銀針從他的身體里拔了出來。

然後,她又拿出了那盒藥膏,遲疑著道:「皇上,這——」

「放在這裡。」

祝烽也不看她,只生硬的說道:「朕自己會用。你下去吧。」

「……是。」

薛運咬著下唇,匆匆的收拾好東西,拿著藥箱便退出了御書房。

等到她的腳步聲遠去,祝烽這才抬起頭來,看向門口。

薛運的背影,也早就消失了。

御書房內,燭火搖曳,明明滅滅的燭光映照他的臉上,顯得有些陰晴不定,更看不出他的喜怒。

只見他沉默了半晌,又伸出手去,拿起了桌上的那杯茶。

送到嘴邊,喝了一口。

清香甘甜的滋味,在舌尖綻開,卻反倒讓他的眉頭皺得更緊,心裡湧起的那一股說不出的熟悉的的柔情,令此刻的他,有些不知所措。

半晌,他突然道:「來人!」

玉公公原本守在門外,遠遠的地方,見薛運離開,便要上前來服侍,剛走到門口,就聽見了皇帝低沉的聲音。

急忙進來應道:「皇上有何吩咐?」

「把這茶,給朕倒了!」

「呃?」

玉公公還有些不解,但還是立刻上前來,正端著茶杯要走,祝烽卻突然又道:「等一下。」

玉公公又停下。

只見祝烽又拿過茶杯來喝了一口,臉上浮起了複雜的神情。

(本章完) 竹鼠精自是立即止住餘下的話,而他下意識的以為,莫不是那瑤華宮來人了?

鷹凖的反應也是極快,他自是要緊跟在魔君傾城身後,而他的鳥妖屬下們也是跟在其身後魚貫而出。

而竹鼠精可不能讓鷹凖有了立功之機,便忙道,奉魔君之命,宴席就此散去,雖然大家定是有所懷疑,但他也只得如此做了。

「還不快跟上!」竹鼠精讓其手下老鼠精跟上,只留下那些魔教徒與妖族們面面相覷。

看著連魔教右使竹鼠精也匆匆地離開,這些候選妃子中,自然是有的人驚訝,有的人則是慶幸,前者自是驚訝於魔君傾城的突然離開,而後者,自是因為認為這剛剛明顯是秦殊形勢佔優,所以估計若沒有此等突發事情,如今這魔后之位便就是她的了。

秦殊此時也確實是心有不甘,只因竹鼠精這剛剛所念出的名字,明顯就是她秦殊二字,可此時,卻因魔君傾城的離開而喊停了。

「不知道是什麼事啊?」

「該不會是那仙門之人來了吧?」封選魔后之事被叫停,所以這些候選妃子們便都把注意力轉移到此事上來。

秦殊雖然有心裡準備,但一想到定是瑤華宮宋子持等人來了,便心裡還是經不住的一緊。因為她跟隨魔君傾城來到魔教,又成為了他的妃子,如此對仙門來說,她早已是個罪人,所以自是會害怕。

可她卻想去見宋子持,雖然她知道瑤華宮此次派人前來,明顯是沖著『十器』,而若她捲入其中,怕是會被魔君傾城起疑,也罷,她想還是不能去。

「妹妹這是去哪兒?」那蛇族虞姬雖敗在虎族梅姬手下,可這也是她妖術不如人罷了,而秦殊所做的小動作,雖然做得極其隱蔽,但還是被一旁的虞姬給發現了,所以她不削於秦殊如此作為,便是喊住了她。

她們定是以為,她這是去接應宋子持等人吧。秦殊暗忖這些妃子心中定是如此作想,可她懶得與她們口舌,便就淡淡回道,「魔君不在,右使大人又道此宴可散了,所以我便回去自己的殿中。」

虞姬還想說什麼,秦殊卻又道,「姐姐們還是也散了吧,今晚怕是不太平了。」

秦殊可不管後頭那些魔教徒,妖族或者是那些妃子都是什麼神色,反正她以為此時,最好是避於自己的偏殿內,看這情況如何再說。

而魔君傾城拂袍而去,確實是因感覺到這扶搖殿外的結界已被破除。

果然今晚瑤華宮來人了,魔君傾城已是徑直往那存放著『十器』的密室而去,那邊明顯有使用仙門法術的動靜,所以他輕扯嘴角,篤定只要瑤華宮弟子們走進這陣法中,便一定會被其拖住腳步,更何況這陣法不容易被破。

「鷹凖…」魔君傾城放慢了速度,所以後面跟來的鷹凖便可以跟上。

「屬下在…」

「你拿著本君的束靈,去把那沈,石二人困住。」要奪回『十器』,驅使血盟關係是個不錯的辦法。魔君傾城已經知道,這沈家的沈紫玉與重音島的石毓已經重返瑤華宮,所以此次任務,他估計,這兩人作為『十器』之一聚芳鼎以及音殺的主人是一定要來的,便想著先用束靈去困住這兩人。

鷹凖跟隨魔君傾城多年,自是知道這魔君傾城的用意。「是,屬下領命。」

竹鼠精來到此,已是看見鷹凖手中拿著魔君傾城的束靈飛走了,便心道這鷹凖還真是快了他一步,也就趕緊也道,「魔君,不如讓小的去那密室看看…」

「你去了又如何,何況他們還手持『十器』…你去把瓏月和貞落帶過來…」那陣法是由魔君傾城所設置,所以裡面的情況他自是最清楚,不過今晚,他並不打算費力去與他們對壘,因為他以為,既然有可以不用費力的方法,為何不去用呢?比如說手握著對方所在乎之人。

竹鼠精似是明白魔君傾城的用意,「魔君英明,小的立即就去…」他說罷,本想轉身就去,可後來想想又回身說道,「魔君,若是把那妖胎也帶過來…」他是認為這秦殊或許還有些用處的。

魔君傾城昵了眼竹鼠精,後者以為對方不喜這個建議,本就想低頭承認錯誤,但魔君傾城又突然幽幽說道,「那就帶過來吧。」

「是。」竹鼠精立即點頭,而後轉身遁地而去。

魔君傾城再向那密室望去,心裡想的卻不是宋子持等瑤華宮弟子能否走出陣法,而是想著,若是那葯人也來了,不知此次,他會否就硬下心來,奪她而去?

而另一邊,宋子持等人已經於密室前集合。他們發現這魔君傾城當真狡猾,因為密室里雖有多個空間,但實際這只是陣法所造成的,所以洪荒有些後悔於自己為何在當時沒有察覺,不過這陣法設置的相當隱蔽,所以也並不能怪他。

要進去這唯一的空間,必定先要破除此陣法,而為了安全起見,便由宋子持與宋鴻而入,洪荒與慕容景在外守著。

這陣法自然是難破的,而有所準備的魔教徒們,也已是往他們這邊湧來。

「洪荒師兄,你守在此,我去對付他們!」慕容景如今有『十器』之一的歸詞在手,自然是法力與修為大增,何況他天資過人,領悟得也好,所以已是能與『歸詞』做到琴人合一的地步。

洪荒知道這小師弟的實力,便也放心讓他去,他緊盯著陣法周圍,為的是防止其餘魔教徒與妖族突襲。

只是他突然收到來自沈紫玉的傳音,且這傳音里的語氣顯得十分緊迫,「洪荒師兄,我們被鷹凖盯上了…你們需快些,我們會先拖住他們…」

洪荒聽罷,心裡自是一緊,不過他相信宋子持與宋鴻,因為只要他們能順利破陣,奪回其餘五件『十器』,那麼他們便可順利離開這魔教之地。

「好,你們多加小心。」

洪荒回了沈紫玉傳音后,便見那陣法好像有了些變化,這裡面的光芒似乎越來越淡了,就不知是不是宋子持與宋鴻破陣成功。 第2212章引蛇出洞

夜深了。

東西六宮大部分地方都已經熄了燈,也關了宮門,祝烽離開御書房之後,讓玉公公提著燈籠一路往前。

不一會兒,便到了寢宮外。

果然看見裡面還有燭光微微的閃爍著,他走過去,剛一到門口,就聽見南煙長長的打了個哈欠。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