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清等人亦是發力逼退對手,跟著杜風身後,八人背對背,形成一個圓圈,快速地朝著倉庫外奔去。

貝清等人亦是發力逼退對手,跟著杜風身後,八人背對背,形成一個圓圈,快速地朝著倉庫外奔去。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此時,後面的追擊隊伍亦已逼近,與剛才的那隊守衛匯合在一起,兩隊加起來近三十人,共有七名高級戰士,赫然是整個物資倉庫的全部高手了。

「追!」其中一名中年高級戰士大聲喝道。於是,兩隊守衛齊齊飛起,朝著杜風等人追擊。

不過杜風等人全力飛行之下,那些中級初級戰士哪裡能追得上,不過片刻功夫,便只剩下七名高級戰士的守衛跟在杜風等人身後百餘丈遠。

追擊中,一名黑衣老者臉色陰沉道:「可有哪位道友知道,這些是什麼人?」

見到無人回答,這黑衣老者臉色更加難看,道:「我剛才已經跟魯前輩發信了,相信他很快便回趕到,我們當務之急是將這些人攔住,否則,魯前輩那裡,大家都不好交代!」

其餘人一聽,亦是臉色一沉,「魯前輩」脾氣爆燥,那是出了名的,如今有人偷偷潛進倉庫,要是他們幾個不但沒查清對方來歷,更是連影子都沒見著,那就真的要被「魯前輩」給狠狠臭罵一頓,甚至狠狠教訓一番了。

這黑衣人口中的「魯前輩」自是負責鎮守物資倉庫的戰將境強者了。

見得與前方八人始終保持著百餘丈的距離,這七名守衛不由得急了,再這樣下去,對方就要跑出藍山城了,到時更不好追蹤了。

當下,黑衣老者從懷裡掏出一物,迎空一甩,一道紅光的光芒在黑夜中一閃而逝,片刻后,在百餘丈的高空爆出一團刺目的光芒,那光芒足足有一座房屋般大小,在藍山城的夜空格外顯眼,數十裡外都能看見。

前方的杜風等人急速飛行間,見到此情景,心下一沉,「他們是在通知其他人!」杜風沉聲道。

「不管了,先衝出藍山城再說!」雲歌道。

此時離城牆還有二十里左右,眾人腳下更是急馳而去。

「加快速度追!希望城牆上的守衛能夠阻攔他們片刻!」那黑衣老者臉色陰沉。

隨著黑衣老者發出的那團紅光,在藍山城南面的城牆上,頓時顯得忙碌起來,「有敵情!」「有人闖進藍山城!」「快!快準備攔住!」

幾個聲音瞬間響起,緊接著一隊隊守衛來回奔跑,緊張的布置著什麼。很快,忙亂的聲音與動作停了下來,一切都恢復了平靜,眾多守衛整齊的站在城牆上,望向杜風等人飛馳而來的方向。

而在百餘丈的高空中,有著幾名中級高級戰士境的修鍊者凌空而立。

杜風等人遠遠地便望見城牆上的架式了,知道只能硬闖過去了。「大家準備,全力衝殺,突圍出去,否則拖延下去,萬一對方戰將境的強者到來,我們更難走。」杜風沉聲喝道。

眾人均知事情緊急,飛行間點了點頭,法器取出,嚴陣以待。

不過數息功夫,距離城牆已不足二十丈,八人沉默間,運轉體內法力,法器揮灑,向著前方空中的數名守衛攻去。

杜風依舊是頂級法器六陽劍,右手緊握六陽劍,左手掐著劍訣,嘴裡輕聲念著口訣,控制著靈識散開一部分。

摧動體內法力全速運轉,瞬間沿著經脈運行,而後經過右手從六陽劍上透出,形成一股強大的威壓,與此同時,其靈識一卷,便將這股法力捲住,在杜風的控制下,如同狂風般形成一個法力旋渦,在劍尖上迴旋。

「去!」杜風一聲大喝,右手一揮,數個同樣的法力漩渦在前方瞬間出現,這些旋渦呼嘯著相互靠近,融合,迅速形成一個更大的旋渦,此旋渦讓人一看之下,不由自主地便會產生暈眩之感。

而隨著旋渦的轉動,一股龐大的吸氣在空氣中顯露,四周的空氣都被吸入這旋渦之中。

其餘七人正揮動法器,準備衝殺,忽然感覺到杜風這劍式的威力,均是心中一凜,不由得轉過頭,朝著杜風望去。

。 「有你在,怎麼會累?」葉皓軒勉強笑了笑,一把將唐冰攬入懷中,輕輕的一吻。

穿了白大褂,露出一雙小腿的唐冰顯得格外動人。

「別這樣……在醫院呢。」唐冰有些害羞的看了一眼門口處,好在大家都在忙著,沒人注意。

「怕什麼,誰不知道你是我女朋友。」葉皓軒笑嘻嘻的說。

「你沒必要這麼拚命的。」唐冰抓著他的手道「好好休息一下吧。」唐冰輕輕的掙脫他站了起來。

「我是醫生……」葉皓軒說完閉目養神,半個小時后,他體內耗損的真氣回復了一些,他這才睜開了眼睛。

「感染源找到了沒有?」葉皓軒問。

「還沒有,華老他們已經著手查了,可是到現在沒有頭緒。」唐冰說。

「從病人前一天開始排查,先說六明孩子,這是第二天開始輸液,之前因感冒發熱在醫院已經輸過一次,醫生開藥了嗎?」葉皓軒問。

「開了,是一些感冒膠囊和普通消炎藥,你的意思是這些葯有問題。」唐冰詫異的問。

「不好說,現在的人從小打有疫苗,對於這些病都有抗體,一般情況下的接觸不會感染這些病毒……只有一個可能。」

「病從口入。」唐冰接到。

「不愧是我老婆,這麼快就想到了。」葉皓軒笑道。

「誰是你老婆。」唐冰臉色微微有些發紅,她起身道:「我去問問……」

「恩。」葉皓軒點點頭。

過了一會兒,唐冰走了回來道:「問過了,這些孩子們前天晚上都吃過一種退燒膠囊,剛好有位孩子的家長帶著葯,我已經拿過來,華老他們已經去華驗了,很快就有結果。」

「走,帶我去看看吧。」葉皓軒站起身來。

「你不在多休息一會兒?」

「不用了,休息蠻久了。」葉皓軒拉著唐冰。

實驗室中,一名穿白大褂的醫生正在顯微鏡下看,良久,他才抬起頭,震驚的說道:「這些膠囊裡面含有霍亂病毒……這,這是毒膠囊。」

在場的人都吃了一驚,現在有些黑心藥廠,用一些生石灰處理皮革廢料,熬製成工業明膠,之前新聞已經報導過一次,經過一次嚴打。

一大部分的小型葯企與黑加工點被打擊,只是沒有想到現在竟然又死灰復燃,而且竟然還流到了醫院。

要知道醫院的葯要經過層層把關,各種證件齊全才能進入醫院,這些毒膠囊大葯企肯定不敢用,一定是一些小作坊流出來的,只是不知道怎麼會流入醫院。

院長的臉馬上白了,這次事故完全是醫院的責任,如果追究起責任來,他一定會吃不完兜著走。

醫院的一些彎彎道道他在清楚不過了,有時候採購玩偷梁換柱的把戲又不是沒有過。

他連忙轉身吩咐道:「馬上把這次採購的所有膠囊全部封存,一定要調查出來這次事故的原因。」

他的助理連忙匆匆的離去,他嚴肅的喝道:「如果是查出來人為原因,絕不姑息。」

「報警吧。」葉皓軒冷冷的說。

清冷王爺:郡主請上榻 「葉醫生……你放心,我會把這件事情查清楚的,如果查出是我們內部人的問題,我一定會報警。」院長連忙說,他可不想讓事情有鬧大。

葉皓軒點點頭,這是醫院內部的問題,他一個外人不方便插手,況且這事關院長的帽子,中醫院的院長絕對不敢姑息。

因為膠囊的事情影響太大,所以唐冰也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葉皓軒便一個人離開醫院。

他剛下了病房樓,突然身後一個驚喜的聲音響了起來:「葉醫生,是你嗎?」

葉皓軒詫異的轉過身去,只見一個衣服樸素,扎著馬尾辨的女孩提著一個保溫桶,驚喜的看著他,赫然是有過兩面之緣的夏寸心。

「呵呵,夏寸心,你怎麼在這裡?」葉皓軒還依稀記得她的名字,因為這個女孩的果敢與潑辣讓他印象頗深,畢竟,不是每個女孩都敢拿著酒瓶敲那些混混惡少們的腦袋的。

「我媽有些不舒服,一直在這裡住院。」夏寸心興奮的走上前去「上一次我見識過你的醫術,你真厲害,我本想有件事情求你幫忙,可是你的電話一直打不通。」

葉皓軒自從上次醫學交流會後,每天的電話不厭其煩。

他便把電話設置了一個提示關機彩鈴,如果認識的人打過來,他會接電話或者回拔,如果陌生人電話他就不管了,所以夏寸心一直打不通他的電話。

「是不是伯母的病有些麻煩。」葉皓軒馬上便猜出了夏寸心的事情。

夏寸心點點頭,神色微微的一黯,她自小是單親家庭,父親去世的早,她與母親相依偎命,現在母親的病幾乎花光了家裡原本不多的積蓄,所以她只有趁著課餘的時間拚命的找兼職。

「走吧,上去看看。」葉皓軒笑道。

「謝謝,謝謝你。」夏寸心大喜,連連道謝,交流會的當天她恰好去那裡做兼職,葉皓軒一手出神入化的醫術給她帶來太多震憾,她相信有葉皓軒出手,母親的病一定會好起來的。

「寸心,這是誰?」身後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兩人一回頭,一個帥氣的男人走了過來。

「這是我男朋友馮文」夏寸心向葉皓軒介紹了一下,然後對著馮文道:「這是我朋友,是醫生,幫我媽看病呢。」

「你是葉皓軒?」馮文吃了一驚。

「不錯,我是,你認識我?」葉皓軒詫異的問。

「我是醫科大學的學生,前幾天你被學校開除的事情傳得全校都知道了。」馮文不動聲色的給葉皓軒來了一記狠的。

這麼漂亮的一個女朋友,他要時時保持警惕,不然的話會有很多人在千方百計的想著挖他的牆角呢。

葉皓軒眉頭一皺,明顯的感覺到了馮文的用心,這個人的心機太重,他不喜歡,而且還是一個心胸狹窄之人。

「那是事出有因,葉醫生被人陷害了。」夏寸心不悅的說,當天艾莉的話全場都聽著呢。 而此時,杜風靈識忽地加大,滲入旋渦之中,「吸!」一聲大喝,猛一摧動法力,嗚嗚聲中,巨大的旋渦便朝著前方的數名守衛迎頭罩下。

這時,其餘的貝清、慶鳴等人亦是反應過來,紛紛發出自己的最強攻擊。

貝清擅長法陣,打鬥雖不強,但此時卻也是臉色肅穆,手中一支筆凌空猛點,無數銀光在黑夜中光芒大放,組成一個個深奧的靈紋,飄向城門守衛。

慶鳴雙手持長刀,高高舉起,一聲大喝,迎頭劈下,便有一道丈許長的金色刀光如匹練般沖向前方。

修羅門的羅空則是徒手,雙掌一豎,向內一縮,再猛地向外一推,一股龐大的法力噴涌而出。

天道宗的周先右手握劍,身影晃動,連連點出,顯得輕靈無比。

其餘的雲歌、吳標、蔡健等人亦是各自出手,向著前方攔阻的守衛攻擊。

八人全力出手之下,氣勢無比威猛,城牆上空的數名守衛見狀,亦是眉頭一皺,雙眼一縮,暗暗驚懼,不過眼前的場景亦是由不得他們退卻,於是,一個個身影一撲,朝著杜風等人迎面而來,同時手中也不閑著,紛紛祭出各自的法器,或攻擊、或抵擋,化解著杜風等人的攻擊。

雙方瞬間便碰上面,刺目的光團在黑夜中光芒大放,金、銀、紅等各色靈光閃耀,讓人睜不開眼,一陣刺耳的劇烈的法力爆裂聲響起,「砰砰砰」數聲過後,強勁的法力所浪迅速向著四周散開,直至延伸至數十丈外方才減弱。

而在法力爆裂聲中,更是夾雜著幾聲驚呼之聲,以及悶哼、慘叫之聲。

只見杜風所化巨大旋渦在空中猶如一隻巨大的怪獸張開大嘴般,而那幾名撲來的守衛則如數只小動物主動迎向怪獸之嘴,瞬息間便有四人進入旋渦範圍之中。

這幾人一進旋渦之內,便覺得頭頂一股強大的吸力將他們從地面吸起,欲將其捲入其中。

同時,只覺四周的景像一陣變幻無常,似乎天地在旋轉,自身忽然間處於一種無力的狀態。

這四人駭然之下,驚呼出聲,法器向上一推,四道法力噴涌而出,欲用來抵消上方強大的吸力。

杜風將自己的靈識全部散開,瞬間通過旋渦形成數道無形的尖刺,直刺這些守衛的腦海中。

正在全力抵擋吸力的幾名守衛忽覺腦海一陣刺痛,不由得一聲悶哼,痛苦的猛一搖頭,就在此時,上方的旋渦中一股龐大的威壓落下,將四人周身的法力全部瞬間壓制,而後一股巨大的吸力一吸,四名守衛中便有兩人消失在了地面。

緊接著杜風左手一甩,兩道銀光閃過,沒入旋渦之中,隨即兩聲慘叫傳出。旋渦立即散去,從中落下數件物品,正是兩人的屍首,以及兩個儲物袋。

另外兩人則因較為分散,沒有被捲入其中。不過此時與見杜風一出手,片刻功夫便斬殺己方二人,不由得臉色一變,驚懼無比,一時間不敢靠近杜風等人。

而慶鳴等人則是目瞪口呆,之前在第四座倉庫外見到杜風出手迅速,已然有些佩服了,如今杜風這一出手,威力比起剛才更是強大了幾分,瞬息斬殺二人,其中一人還是高級戰士,這下更令他們感覺到杜風實力之強了。

「快走!」杜風一聲低喝,貝清等這才驚醒,亦是迅速將其餘過衛逼退,跟在杜風身後,朝著城外飛奔而去。

眼見八從即將越過藍山城的城牆了,形勢忽然一變,從城牆上驀然升起數道黃光,朝著眾人激射而至,緊接著嗖嗖嗖破空之聲急速響起,數道銀芒飛向杜風等人。

這是城牆上的守衛發起進攻,阻攔眾人,那黃光威力巨大,尚未近身,便有一種腐蝕性的氣味散發而出,令人聞之欲嘔。

杜風臉色一變,「閃開,不要碰到黃光!」隨著話聲,身影急速閃動,避開其中一道黃光,同時手中六陽劍向下一斬,正好擊中一道銀芒,卻是一根丈許長的箭矢。

將這箭矢擊飛的同時,杜風亦是感到右手微微一麻,不由得心下一驚,這箭矢威力之大,絲毫不下於高級戰士全力一擊,若是被擊中,只怕不死也得重傷,當下出聲提醒其他人,「小心那些箭!」

慶鳴、貝清等七人在黃光與銀芒來襲時,亦是各自展開手段,紛紛避開,不過修羅門的羅空卻是一不小心,被那黃光從右腿擦過,當即一聲悶哼,低頭看時,卻見右腿上的肉迅速腐爛,散發出一股惡臭,不由得痛呼出聲。

杜風轉過臉一看,沉聲道:「快將那些腐肉割掉!」邊說話邊右手一揮,將另一支巨箭擊飛。

羅空聞言,一咬牙,右手一抓,一把短小的利劍出現在手中,迅速一揮,便將一大片腐肉割掉,同時左手連點,止住血流之勢,再從懷中倒出一些丹藥,服下幾顆,剩下的雙手一搓,成了粉末,撒在右腿上,做完這些,才覺得稍微好些。

而此時,經此阻撓,後面的七名追兵亦已趕到,為首的黑衣老者一聲冷哼,「快快束手就擒,說出你們的來歷,還能饒你們一命,否則,等下魯前輩一出手,便無爾等活命之機了!」

右手一揮,七人便包抄開來,與原本的幾名守衛將杜風等人包圍起來。

慶鳴、周先等人均是臉色陰沉不說話,杜風冷冷道:「廢話真多,就憑你們幾個也想攔住我們?殺!」說著,手一揮,人便率先衝過去。

慶鳴等見狀,亦是緊緊跟著杜風,展開各種攻擊手段,沖了過去。

那黑衣老者見杜風等人如此行動,亦是大怒,「殺!」一聲大喝,便帶著十餘人向著中間的杜風等沖了過來,雙方立即展開了一場混戰。

杜風與黑衣老者不約而同的各自找上對方,因為兩人都是雙方的頭,擒賊先擒王,正是這個道理。

雙方的攻擊瞬間碰到一起,轟地一聲,激起無數法力波紋,四周的空氣倒卷開來,巨大的衝擊力令得旁邊的眾人亦是不由得身體一陣晃動。

。 「你還不算畢業吧,會看病?」馮文又說。

葉皓軒心中的不爽馬上涌了出來,要不是夏寸心有事請他幫忙,他估計馬上甩手就走了。

「馮文,你到底要幹嘛,這是我朋友,給我媽看病,你這是什麼意思?」夏寸心發火了。

「寸心,我也是為伯母好,我託了多少關係,才請那王天主任當伯母的主治醫生,王主任是留學歸來的博士,不是什麼人都能比的。」馮文連忙說。

「王天?」葉皓軒問。

「是,你也聽過王博士的名頭?」馮文得意的說。

「剛見過。」葉皓軒淡淡的說。

「葉醫生,我們走吧。」夏寸心轉身拉著葉皓軒一起走入電梯。

馮文神色陰沉的看著自己的女朋友拉著別人,冷哼一聲,轉身走了。

三樓一間單人病房中,一位年紀四十多歲的女人躺在床上,她精神不振,時不時的發出一兩聲咳嗽聲,這便是夏寸心的母親邵萍。

走進病房的時候葉皓軒還有些奇怪,夏寸心的家境一般,看起來並不是有錢的人,竟然能住得起單人病房?要知道這病房一天的費用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病房中,一名三十多歲的醫生正在問著邵萍的病情,後面跟著兩名護士。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