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用的全是替補。

而且用的全是替補。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昨晚發生的事情,是誰幹的他現在自己也迷茫了,但他可以確定,對手肯定在南大,通過這樣的方式,或許可以逼迫對方跳出來。

結果林非凡跳出來了,儘管林非凡並不是他最大的懷疑對象,但這個人他也不喜歡,可以說相當的討厭。

所以盡情的羞辱自然是第一選擇。

南大的觀眾席一片的寂靜和沮喪,連林非凡這樣的人都輸了,那麼接下去的團體賽更別提了,南大註定會被0:5完爆。

當然,對於寧逸來說,無論是0:5,還是1:4都跟他沒多大關係,反正輸了就是輸了,輸多輸少並沒有什麼差別。

不過他看得到風影若臉上的憤怒。

所以他只能伸手過去,輕輕拍了拍:「破而後立,只有輸得慘烈,才會讓人正視眼下的這個局面,今天輸了,改天贏回來就是,不過是一場友誼賽罷了,你放心吧,我們會在他們的主場,把今天的羞辱雙倍還給他們。」

「你願意加入校隊了?」風影若轉頭看著寧逸,訝異地問道。

之前寧逸對加入校隊一向都不感興趣,沒想到今天看了比賽后卻改變主意了。

寧逸笑了笑:「我發現,校隊是個不錯的宣傳工具。」

寧逸剛才發現,儘管南陵大學隊被虐成這樣了,但是居然還有南大的學生為燕都大學的喝彩,並且還高呼仲楚文的名字。

甚至那個女孩子被打落之後,很多人也認出了她的名字,再為她喊加油。

看起來,這種略帶表演性質的格鬥賽還是挺有市場的。

而且那些厲害的選手已經轉化成了偶像明星,有很大的商業價值。

「你是想利用超級聯賽,推銷藍血?」風影若立刻醒悟過來。

寧逸點了點頭:「前提是,我們得先加入校隊,你或者薇薇得當上隊長。」

「所以,你心裡不會是希望校隊輸得越徹底越好吧?」風影若問道,很簡單,只有校隊輸得越慘,校隊才需要真正的大換血,學校的人不傻,現在大一來了一大幫牛人,而上場的就只有一個林非凡,如果沐輕雪、武南行等人也能上場的話,整個南陵大學校隊將會煥然一新。

寧逸聳了聳肩:「我可沒說過這話。」

最後一場團體賽馬上要進行了,但是這個時候,奇葩的一幕出現了。

南大這方的,居然湊不足三個選手。

團體賽要求必須三個選手出場,一般而言,都是主力隊員組成的,但是大概是被燕都大學打怕了吧,前面的欒列和余美婷打死都不肯出手,馬剛借著肚子痛去廁所了,林非凡則一臉陰沉,他就算想上也沒臉上。

剩下的幾名替補自然更不願意上去出醜。

最終只有上官妮和胡應龍兩人,站到比武台上。

看到這一幕,燕都大學的校隊隊員直接就笑了:「不是吧,讓我們三打二,我們都不好意思啊,這樣,既然你們只剩兩個,那我們也只派兩個人好了,免得有人說我們欺負你們。」

說完,三個人上場的燕大隊還真的就走下去一個。

上官妮和胡應龍兩人臉一陣紅一陣白。

他們其實也不想上去,但是身為正負隊長,他們如果也不敢上去,以後他們連走在南大路面上都會被別人恥笑,這輩子肯定抬不起頭來。

沒有同情,沒有喝彩聲,全場一片的寂靜。

沉默的觀眾席讓比武台上的打鬥聲顯得極其的清晰。

兩人應該說是儘力了,但是終究還是技不如人,對方上的替補一個橙級初期,一個赤級後期,但是胡應龍赤級後期,上官妮赤級中期。

儘管如此,兩人還是支撐了十多分鐘,以點數告負。

0:5,碩大的比分高高掛在上面。

觀眾席上沒有人出聲,靜可聞針落。

誰都知道,對方故意羞辱他們,但是自己技不如人,你有什麼辦法。

胡應龍早早地下了台,上官妮卻一直站在台上,半晌后,慢慢地蹲在比武台的中心位置,嚶嚶地哭了起來。

散場了,不見了的喧鬧聲,突然間此起彼伏,他們悄然忽略了台上哭泣的上官妮,甚至有不少人還跑到了燕大的校隊隊員面前,請仲楚文等人幫忙簽名。

寧逸也皺了皺眉頭,現實就是現實。

風影若上了比武台。

慢慢走到上官妮身旁,伸手把她扶了起來。

不遠處,仲楚文似乎看到了這一幕,推開圍著他求他簽名的人,慢慢也走了過來。

「上官隊長,不用傷心,這並不是你的錯。」他一臉的溫和,「至少,我很佩服你的勇氣,你還敢上台。」

繼而把頭轉向風影若:「風影小姐,很遺憾,沒能看到你上台,我想,如果你上台的話,結果應該不至於如此吧?」

跟著仲楚文背後的,還有一堆好事者,看樣子還是隨隊的媒體之類的,仲楚文說話的時候,直接就拿起手機,對準正在哭泣的上官妮一陣狂拍。

大概已經準備好為明天的新聞頭條做準備了吧,格鬥賽的新聞現在還是很吸引人眼球的。(未完待續……) 勝利者炫耀並不可恥,但像仲楚文這種故意擺出一副安慰別人的模樣,吸引媒體拍照的態勢,卻不由讓人反感。

只是他說的話都是安慰上官妮的,你拿他沒辦法,但是那些拍照者對準的都是上官妮的那張淚臉。

可以想象得到,明天的新聞媒體會是什麼標題。

「南大校隊慘敗,美女隊長以淚洗面,對手明星選手仲楚文上前安慰。」

很幼稚的炫耀,但是不明真相者最喜歡這樣的新聞,而哭泣的上官妮只會成為他的陪襯。

「一場友誼賽而已,仲少不用太認真的。」風影若伸手幫忙擋著上官妮,「等以後正賽的我們會還給你的。」

「呵呵,是哦,可惜恐怕燕大沒有機會和我們交手。」仲楚文微微笑道。

「擇日不如撞日,既然你們想玩,就在這個比賽場上,我們再打五場好了。」寧逸走了過來,笑眯眯地說道,「只有一個前提,我們還沒來得及註冊成為校隊隊員,所以你不會介意跟南大武修學院2014屆管理工程班的班隊打吧?」

仲楚文聽到聲音,目光隨即落到寧逸身上:「你是寧逸。」

「不錯,寧逸的寧,寧逸的逸。」

「你的提議很有意思,不過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這個?」仲楚文雙手抱胸,淡淡地笑道。

「沒什麼,就憑我們可以剔你們燕都大學校隊一個光頭。」

「你說什麼呢!」聞言,仲楚文身旁,一個臃腫的胖子跳了出來。大聲斥問。

寧逸認識,燕都大學校隊成員主力。朱洪,橙級中期。別看他胖,但身手極為敏捷。

「我說,剔你們光頭!」風影若開口說道。

「仲少,跟他們打了,太狂妄了。」朱洪大怒道。

仲楚文聞言,眉頭卻是微微一皺,他看得出來,寧逸不像是在開玩笑,而且說老實話。真要打起來,以目前南陵大學真正的實力,他們這幫人還真討不到好,只是他說要剔自己這方的光頭,這話就放大了。

單單是自己一個人,就可以至少保證贏一場,去年超級聯賽mvp不是他們這群泥腿子可以比的。

「你們說打就打嗎?笑話,我們燕大校隊如果可以被人這麼隨意約戰,那還叫冠軍嗎?」一個長滿青春痘的瘦子冷笑著也站了出來。

謝金髮。燕都大學校隊正選隊員,橙級中期,看著像個瘦猴子,卻是走剛猛路線的。

「冠軍?要不打個賭好了。」寧逸變魔術般。從口袋裡掏出一枚黃級晶體:「這是賭注,我們輸了,這玩意兒就是你們的了。你們要是輸了,不要求別的。就站在武道館門口排成兩排,目送我們走出去。」

寧逸的挑釁毫無疑問非常有效。

黃級晶體的價值足夠高。寧逸的話也夠狠,所以燕都大學校隊瞬間被點燃了。

「媽蛋,賭了!」朱洪第一個吼了起來。

其他的人自然更是按捺不住想要直接動手了。

「好!」仲楚文知道,這個場面之下,自己不想打都不成了,「你想怎麼玩?」

「很簡單,按聯賽規則,無需改變。」寧逸笑眯眯地說道,「不過按照規則,主動挑戰者有選擇對手權利,所以你們只要按規則派出選手就行了。」

兩人的對話,不但把媒體吸引住了,瞬間也把準備要退場的南大學生給吸引住了。

還有挑戰賽?

而且是南大2014屆管理工程班的班隊要單挑人家燕都大學校隊。

這太可笑了吧!

不少人搖頭無語,校隊都不行了,你還派班隊,太荒唐了吧。

但是當他們聽到黃級晶體當賭注之後,一下子都靜了下來,這事不像是在說著玩的,他們看到了寧逸把黃級晶體拿了出來。

誰都明白這玩意兒的價值。

「是藍血協會的寧逸,還有風影若,對了,他們班還有沐輕雪,林非凡,還有武南行、仲楚毅,天啊,我們差點忘了,真正高手都在他們班上。」

一旁的人很快竊竊私語了起來,而後瞬間恍然大悟。

這種挑戰,不是不可能,而是完全有可能。

低落的情緒很快被一掃而空。

原本要退場的人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喧嘩了起來。

「別走了,別走了,14年的管理工程班用價值幾百萬的黃級晶體挑戰燕都大學校隊」

「風影若要出場了!」

「寧逸也要出場了」

「還有武南行」

寧逸伸手捅了捅那個大聲呼喊的傢伙,笑眯眯道:「別忘了,還有仲楚毅和沐輕雪。」

那人聞言,呆了一呆,馬上用更加大聲的聲音喊道:「還有沐輕雪小姐還有仲楚毅同學,那可是燕都大學校隊的隊長堂弟呢。」

仲楚文聞言,眉頭不由微微一皺:「寧逸,你覺得你能替他們做主?」

「當然,我是班長。」寧逸淡淡地說道。

「哈哈!」仲楚文笑了,「有意思,行,只要你叫得動」

話說到一半,仲楚文的聲音就僵住了,因為他看到仲楚毅和沐輕雪真的走過來了,而且不止他們兩人,走過來的還有武南行、李佳薇、曾玉靈、程蓉等人。

仲楚文呆了呆,這些人,不說別的,光是看氣勢,就知道都非等閑之輩,最起碼都是正式武者級別的。

沒想到這個學校還真有不少牛人啊。

但他現在想要反悔也來不及了,只好看著一旁慢慢走過來的沐輕雪,臉色顯得極其的複雜,猶豫了半晌。終於還是開口說道:「雪兒,寧逸說要帶領你們管理工程班挑戰我們燕大校隊。你可否有興趣參加?」

一邊說著,一邊朝她悄悄地使眼色。意思是讓沐輕雪趕緊拒絕。

沐輕雪卻是微微一笑,彷彿沒有看到他快要眨壞的眼睛,淡淡地說道:「當然有興趣,能夠挑戰燕大校隊,是我們管理工程班的榮幸。」

仲楚文頓時懵了,又看了看一旁一副玩世不恭般的仲楚毅,眉頭微微一皺:「你也參加?」

「我是體育委員,能不參加嗎?」仲楚毅聳了聳肩,淡淡地回應道。

「體育委員?」仲楚文差點沒笑出來。尼瑪,體育委員他都當?這特么的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狂妄得目空一切的堂弟嗎?

「有什麼好笑的?」仲楚毅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腳丫子,目光從朱洪身上刮過去,嘿嘿一笑,「小胖子,待會兒見。」

朱洪聞言身子不由一抖。

他和仲楚毅兩個人修為雖然都是橙級中期,但是仲楚毅已經快要逼近後期了,而且更關鍵的是仲楚毅還是仲家的嫡傳子弟,仲家的絕學太多也就算了。朱洪的朱家還是仲家的附庸家族,如果對上仲楚毅,他可是完全沒有半點勝算。

仲楚文看到這場面,眉頭不由狂皺。他沒想到連仲楚毅都會跑出來和他作對。

不過想了想,也不奇怪,這個傢伙對自己一向都是不怎麼尊重。意見滿滿。

這時候,已經走出比武大廳的那些觀眾一骨碌地又全部跑了回來。

一場友誼賽。把他們的熱情完全打蔫了,但是現在突然跳出來的管理工程班。再加上他們班上這豪華的陣容。

所有南大的學生這才明白,特么的比賽現在才算正式的開始。

剛才的那個友誼賽不過只是熱身罷了。

南大真正的高手都在管理工程班啊,就算是那個落敗的林非凡也只是管理工程班的一份子。

仲楚文一眼掃過去,頓時也是心塞了,風影若、沐輕雪,仲楚毅、武南行,還有寧逸,儘管不知道寧逸的修為如何,但這些人的實力加起來已經完勝他們。

對了,這還是沒加上林非凡的情況下。

如果林非凡也加入,那麼特么的,他們一個班就有三個黃級修為的,而燕都大學的校隊主力包括自己,也只有兩個黃級修為的而已。

當然,如果真要打,自己可以對付一個,田少豐經驗豐富打敗一個也沒問題,團隊賽的時候,再加一個徐容,這樣拿下三場倒不成問題,問題是田少豐沒來。

當然了,他看到林非凡已經走了,所以對手只有兩個黃級修為的沐輕雪和風影若,至於寧逸,他目前還是無法判定這個狂妄的傢伙到底多牛。

不過如果是黃級以上也沒什麼奇怪的。

所以他看了看,自己這隊居然沒有一點勝算。

不過好在,剛剛寧逸賭的是,他們要剔自己燕大隊的光頭。

所以他覺得有必要再和寧逸確認一次。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