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星被那氣味嗆得一陣乾咳,臉上露出一副苦笑不得的神情,我說那雨曦小妮子跑那麼遠,感情是因為他啊!

羅星被那氣味嗆得一陣乾咳,臉上露出一副苦笑不得的神情,我說那雨曦小妮子跑那麼遠,感情是因為他啊!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轟!

一股強悍的紫金色彩元力離體而出,攀附在黑色雜質上面,而後在他心念操縱下,將泥垢從肌膚上剔除而出,短短數息功夫,黑色泥垢就讓得他消滅的乾乾淨淨,不過還是有些輕微的味道。

「這裡也沒有水,只能等到出去后徹底清洗一下。」羅星無奈道。

隨後他又換了一身黑袍,身形晃動,來到雨曦身旁,問道:「已經過去幾個時辰了?」

「差不多四個時辰。」雨曦回道。(未完待續。) 一的身形重重的跌在地上,花園中鋪地的青石板被他犁出了一道深深的溝壑,他站起身來,迅速的消失在葉皓軒的視線里。

「別追。」葉皓軒及時的止住了要追的鄭雙雙,他搖搖頭道:「你不是他的對手。」

「你沒事吧。」鄭雙雙看出了葉皓軒的神色有些異樣,她一把握住葉皓軒的手,這一握不打緊,她感覺到手心一陣發粘,她伸手一看,只見滿手是血。

葉皓軒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受傷了,他的掌心裂出了一個口子,鮮血順著他掌心的裂痕,緩緩的淌了下來。

「你受傷了?」鄭雙雙吃了一驚,她清楚葉皓軒現在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可是剛才那個神秘的男人,就算是葉皓軒對上了,也吃了點虧,他到底是什麼人?

「沒事,小傷罷了。」葉皓軒伸出了右手,只見他的右手以極緩的速度癒合著,五分鐘不到,他的右手恢復如初,就連上面沾的鮮血也消失不見了。

雖然現在鳳魂還沒有徹底的恢復,但是應對這些小傷來,是沒有一點問題的,葉皓軒看著自己完好如初的手掌,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氣。

「好厲害,居然能傷得了我這不滅之軀。」葉皓軒看著剛才一消失的地方,他的神色有些複雜,看來,京城裡面,又出現勁敵了。

「他說他叫一?」鄭雙雙不解的說:「在京城,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人,他很厲害。」

「的確是很厲害。」葉皓軒點點頭道:「連我都在他手裡能吃個小虧,而且我感覺,他還是剛剛覺醒的狀態,如果任由他發展下去,那還了得?」

「太可怕了,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人能傷得了你的不滅之軀。」鄭雙雙心有餘悸的說。

「先回去吧,我去特勤局裡走一趟,但願眼前的這人,和玄無涯沒有關係。」葉皓軒道。

他的話剛說完,電話就打了過來,是陳若溪打來的,葉皓軒接通了電話,沉聲道:「若溪,你們已經得到消息了?」

「怎麼,你剛才遇到襲擊了嗎?」陳若溪急切的說:「怎麼樣,你沒有受傷吧?」

「沒事,剛才那個人是什麼人?」葉皓軒問道。

「小子,來特勤局,我跟你詳細的說說。」龍伯的聲音在電話里響起來。

掛斷了電話,葉皓軒匆匆的趕到了特勤局,現在特勤局,已經不是以前的特勤局了,玄機隕落,這個最強的人沒了,其他的人回到各自門派,休養生息,以應對那未知的劫數。

而且這裡已經被龍鱗接管,一些人在等著被調查,所以即使是在總部,也顯得有些空蕩蕩的。

「這裡的人好少。」葉皓軒見到了龍伯,他不由得感嘆道。

「特勤局,本來也是屬於天宮六部中的一部,現在玄無涯那邊出了點狀況,等於說是六部都受到了波及,龍鱗接管了這裡以後,有些可疑的人,該抓的抓,該審的審。」

「就連特勤局的情報部,也是只留了一些重要的人在這裡維持著正常運轉,其他的人,即使是沒有嫌疑的,也暫時回去休假了。」龍伯道。

「看來這一次玄無涯事情,牽出的問題不少啊。」葉皓軒點點頭道:「放任一個人,集大權於一身,果然不是什麼好事。」

「還好,我們有制約他的龍鱗,我現在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高層可以放任地方上一些官員明爭暗鬥,其實是有這種競爭的關係,才能讓其相互制約。」龍伯道。

「剛才我遇到的那玩意,到底是什麼東西?」葉皓軒問道:「他的實力,很可怕啊,就連我的身體,也受了點小傷。」

「那個東西,叫做血傀儡。」龍伯道:「上古之時,有大能取天地精化,集九幽之氣與人間怨穢之氣,凝聚成形,在以千年建木為基,雕刻人形,化為傀儡,有驚天滅地之能。」

「厲害,也就是說,血傀儡這玩意,是某種上古秘術製成的?」葉皓軒聽出了龍伯話里的一點意思。

「是的,他們是上古一種傀儡術,也是一種機關術,據說這種機關術,是聖皇黃帝所創,大戰過後,流於民間,一些心術不正者,幾經改造,終於創出了血傀儡,以人間無數怨穢之氣驅動。」龍伯道。

「居然能把一塊木頭,雕的跟一個真人似的。」葉皓軒驚嘆道:「了不起,真的了不起啊,不過這玩意的製造方法,挺難的吧。」

「是挺難的,就算是上古之時,出現一個血傀儡,也是十分了不起的人物才能製作出來的。」龍伯道。

「是誰造出了這個玩意?」葉皓軒有些不解的看著龍伯道:「我覺得,上古的東西,傳到了現在應該所剩無幾了吧,你別告訴我,這是玄無涯做出來的。」

龍伯看著葉皓軒,半晌后才嘆了一口氣。

「是真的?」葉皓軒眼皮一跳,真是怕什麼什麼就來,他感覺到一股濃濃的蛋疼,本來玄無涯一個人,他都鬥不過,現在對方又多出了這麼多的傀儡,這簡直就是不給他留一點活路的節奏啊。

「其實也沒有你想的那麼可怕。」龍伯笑了笑,他安慰道:「你怕什麼,你可是醫聖啊,剛才你不是已經打敗了一個嗎?」

「打敗了一個……」葉皓軒無語的說:「你說的倒輕鬆,你怎麼不去試試,也試著給我打敗一個?」

「你知道我剛才動作了多大力道才打敗了他嗎?而且我覺得,他還是屬於初期的階段,他還在成長,剛剛出道就這麼厲害,如果放任他成長的話,那還了得?」

「所以,你以後要小心了。」龍伯看著葉皓軒道:「這種血傀儡,本身是沒有靈智的,但是如果把一個人的元神中神識抹去,在與血傀儡融合,那事情就玩的大發了。」

「融合的話,會有什麼後果?」葉皓軒問道。

「那就是,一個擁有了智慧的血傀儡,而且他還可以受人的操控,他的破壞力,是巨大的。」龍伯道。 「那麼長時間,也不知外面的戰鬥怎麼樣?」羅星沉吟片刻后,臉色凝重的說道,「我們快出去幫助他們,希望白絕沒有戰敗。」

「好。」雨曦也蠄首輕點。

羅星將目光投向遠處,那裡有著一塊黑色的石頭,自然是先前從陣法中心處崩飛的黑曜石,他單手朝其一揮,一股勁氣****而出,將黑曜石倒卷而回,扔進空間戒指中。

嗖嗖!

兩人化作兩抹驚虹,劃破虛空,以極快的速度朝上方暴射而去。

殘破的金色大殿內。

六人依舊是廝殺的如火如荼,雷虎和白岩倒是斗的旗鼓相當,然而白澤白絕兩人卻是處於下風,並且險象環生,因為他們的對手都是施展出一種神秘法門,竟然短時間內將戰力提升一個檔次。

砰!

又一次強悍的相撞,白狂先前靈性受損的玉如意也終是在此刻承受不住,轟然爆炸開來,化作滿天的光華,消失在虛空中。

「白絕老匹夫,受死吧!」白狂見此,臉色一沉,一聲怒吼后,手中驀然出現一墨色的巨大黑錘,以兇悍的姿態朝白絕砸去。

威能層層疊疊,擠壓的空氣接連爆鳴,虛空都是在這驚人威能下撕裂出一個個幽黑的洞,自裡面噴薄出縷縷凜冽的罡風,席捲四周。

白絕見此,臉色微變,不敢大意。單指一點眉心,一束幽黑色的靈魂力暴射而出,停在他的手指上,緊接著變化出一小巧的黑色四翅甲蟲。

「去。」

他口吐一字,黑色甲蟲翅膀煽動間,倏地自指尖處消失不見,下一刻,便是出現在後者眉心處,剎那間鑽了進去。

「魂甲蟲嘛!」白狂冷笑,顯然對後者這靈魂武技早已提防。

他心念一動,當即操縱靈魂海中的磅礴魂力朝其絞殺而去,魂甲蟲也不示弱,張牙舞爪瘋狂出擊,張開細長尖喙,自里伸出一條帶有吸盤的猩紅色舌頭,朝四周暴抽去,每落在周圍的靈魂力上,那吸盤便是會陡然變大,一股極強的吸力噴薄出,將附近的靈魂力吸納其內煉化掉。

「哼!」

白狂一聲冷哼,旋即那浩瀚的靈魂力就四散開來,凝聚出無數靈魂利刃,將魂甲蟲包圍其內。

咻咻咻…

如強弓硬怒****般,鋪天蓋地的暴射而去,任那魂甲蟲能力如何奇特,但也頂不住這漫天威能驚人的攻擊,只是一瞬間,魂甲蟲便是在一聲哀嚎中崩碎開來。

而此刻外界的黑色大鎚也是來到白絕頭頂,他看著在自己瞳孔中越來越大的鐵鎚,來不及多想,手中三尺青鋒驀然變化出一盾牌,擋在他的頭頂上。

砰!

他的盾牌剛到頭頂處,那蘊含驚人威能的鐵鎚便是轟然砸在他的頭頂上,一股足以撕裂天地的威能猛然爆發,直接是震動盾牌左右晃動,同時勁氣四射,橫掃八方,令得周圍的虛空都是層層疊疊坍塌起來。

咔咔…

一道輕微的聲音響起,白絕聽見后,面色猛然大變,只見得他手持的盾牌竟然出現一道淺淺的裂痕,並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朝四周蔓延而去。

刷!他腳尖一點虛空,身體頓時向後暴射去,想要藉此避開那凌厲的一擊。

砰!盾牌終於是承受不住那可怖的威能,在白絕遁走的剎那,轟然裂開,化作兩截殘劍,鐺鐺兩聲落在地面上。

「哪裡走!」

白狂大吼,手持黑色大鎚朝其追去,但後者不知施展的是什麼什麼身法武技,異常的玄奧,無論他怎樣追趕,都是無法追上,這令得他心中開始暴躁起來。

「老匹夫,你在逃,老子就先去擊殺白澤。」白狂停下腳步,陰森說道,而且真的轉身朝白澤所在的區域暴射而去。

「爾敢!」

白絕心中一驚,白澤面對一人就凶多吉少,假使面對兩人的瘋狂攻擊,那麼就十死無生,所以不管從哪個角度想,他決然不能讓白狂脫離自己的戰場。

想到此處,他便是不在猶豫,身為白家長老,靈寶自然不止一件,心念一動,一柄紅色的朴刀出現在他手中,靈力灌注其中,向前猛然一揮。

咻!

一道接天連地的靈力匹練暴射而去,聲勢浩大,所過之處,空氣都是化作虛無,周圍出現真空地帶。

白狂感受到背後那氣勢恢宏的靈力匹練,當即轉首,手中大鎚猛然轉動起來,噴薄出無數黑色的符文,散發出可怖的靈力波動。

隨之那些符文便是凝聚出一柄幾丈大小的鎚子,一股難以名狀的威能席捲而出,震蕩的空氣嗡鳴不已,堅硬的地面彷彿都承受不住這極端可怖的壓迫力,進而咔咔咔的裂開,朝向四周蔓延去。

轟!

黑色巨錘攜帶著令人心悸的威能暴射去,轟的一聲,兩者便是硬撼在一起,震耳欲聾的聲音化作聲波朝四周輻散而去,裡面蘊含的能量直接是將四周的殘壁碎石震成齏粉,衝天而起,一瞬間,六人彷彿置身於白色世界內。

兩者竟然一時間僵持在那裡,最後砰砰兩聲,化作靈力消散開來,咻咻!兩道光影輾轉騰挪起來,又是站在一起。

……

同一時間,白家一座大殿內。

白蓮翹首以盼,俏臉上帶著憂色,不知道裡面的情況怎麼樣,她恨自己,為什麼幫不上忙,現在她只能待著這裡焦急的等待,默默期盼,一定是白伯一方贏,不然的話,他們嫡系一脈便是在劫難逃。

「桀桀,沒想到讓本座遇到白蓮小姐了,倒是好運氣。」

就在她著急的等待時,突然一道聲音傳進她的腦海中,這令得的她的嬌軀頓時緊繃起來。

「誰?」白蓮冷然問道。

「鬼影。」鬼影說道,「既然遇到了,我們便是有緣分,就請白小姐到李家做個客,千萬不要拒絕哦。」

「什麼?鬼影?!」白蓮面如死灰,「李家那個鬼影。」

「回答的非常正確,既然知道是本座,那就乖乖的隨我走吧,千萬不要逼我動粗。」鬼影淡漠道。

按照他的估計,白岩那一脈必敗,所以此刻擄走嫡系一脈的白蓮,以此做要挾,就不怕白絕不妥協,並且還能得到家主的青睞,繼而賞賜他一些寶物。

白蓮聞言,面色變得絕望起來,她可不是羅星和雨曦,擁有著逆天的戰鬥力,能和靈命境大能武者鬥上一斗,所以此刻面對靈命境武者,她沒有絲毫逃命的機會。

但即便如此,以她的性格,也不可能直接認輸,心念一動,手中出現兩枚符籙,一枚是鑒石聯盟的特殊傳音符,一枚是保命用的攻擊符籙。

元力灌注其中,轟的一聲,攻擊符籙自爆開來,自裡面閃電般暴射出來一道蟒蛇虛影,蛇身扭動,張開血盆大口,尖銳的牙齒散發著令人心悸的寒芒,咻的一聲,朝聲源出一口咬去。

同時,她紅潤小唇輕啟,以極快的速度對手中的符籙說出,而後單手猛然用力一握,符籙爆碎開來,隨即她腳尖一點地面,身軀就朝左邊暴射而去。

「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鬼影嗤笑。(未完待續。) 他望著那相當於靈命境強者全力一擊的靈力蟒蛇,眼神漠然,旋即身形一動,便是自原地消失,他根本就沒有硬抗的打算。

轟!靈力蟒蛇與他擦肩而過,剎那間轟在遠處的地面上,驚天雷鳴聲驀然響起,隨後便是看見堅硬的地面上出現一個巨大的坑,裊裊白煙自里飄蕩而出。

咻!

鬼影躲過這一擊后,刷的一聲,朝遠處白蓮疾馳的地方暴射而去,只是瞬間,鬼影便是出現在白蓮的前面,面帶陰森笑容,道:「白蓮小姐,你是逃不掉的!」

「我是鑒石分盟盟主,你敢動我,你們李家就等著鑒石聯盟的怒火吧!」白蓮將鑒石聯盟的後台搬出來,看能不能震懾住後者。

「桀桀,既然到了這一步,你以為鑒石聯盟能將我震懾住?」鬼影對此嗤之以鼻。

隨後,他也就不在廢話,直接是一道靈力光束****而出,落在後者頭頂上,僅僅是隨意一擊,也不是元種境的白蓮所能承受住的,所以她當即就暈死過去。

「進來。」鬼影單手一揮,便是將後者放進空間戒指中,隨後身體虛化,消失不見。

鑒石聯盟,一座普通的古式建築中。

一位藍衣藍發的老者盤膝坐在一個蒲團上,突然,他神色一動,睜開渾濁的雙眼,而後輕描淡寫的朝腰間一抹,一枚藍色的傳音符籙出現在他手中,閃爍著幽藍色的光芒。

也不見他有何動作,幽藍色光芒就立刻黯淡下去,最後恢復如常,顯然那傳音他已經知曉。

老者那渾濁的雙眼漸漸有著寒意在其內涌動,乾枯的嘴唇也是在此刻翕動:「李家,敢動我鑒石聯盟的人,真以為不敢動你們!」

「澹臺嵐,過來一下。」

僅僅片刻后,一位身著藍色衣袍,頭髮同樣是藍色的英俊少年推門而進,見到盤膝而坐的老者,他只是簡單的行了一個禮,而後問道:「矢老,你找我什麼事?」

「麻煩你去一下白家,和他們聯合,幾天後將李家這顆毒瘤從白石城拔出。」澹臺矢說道。

「好的。」藍衣少年答應道。

「對了,家族內你百里叔叔讓你去天風學院修鍊。」澹臺矢道。

「為什麼?」英俊少年劍眉微皺。

「不知道,但有一點你記住就行,你百里叔叔不會害你的。」澹臺矢解釋道。

「好吧,好吧,等解決了李家,我就去天風學院,聽說他們近期也是在招學員,我可以考核進去。」英俊少年說道,「如果沒有其他事,我就先走了。」

……

「雷虎,我知道你戰力堪比靈命境大圓滿武者,但是我也不是吃素的,奉勸你還是不要插手我們家族內的事情。」白岩面色陰沉,威脅道。

「你威脅雷某,算是打錯了算盤。」雷虎紅色的眉毛一挑,露出嗤笑神色,「廢話少說,先打贏我再說其他!」

「你這是典型的給臉不要臉!」白岩眼中湧出猶如實質的殺意,冷然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