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在這邪魂山脈的外界。

此刻,在這邪魂山脈的外界。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這裡一直停促著許多的很多的弟子,而這些弟子都是丹宗的人。

早在半年多前,丹宗便是出動了不少人來救路川,不僅如此,還因為那五彩寶物造成的轟動性質太過的強大。

就連丹宗的宗主也都重視起來。

派來了三個輪迴境強者,那一次馮元華和楊曉蘭一樣在,這三個輪迴境強者中更是有著滅魂老祖這個對魂有研究的人。

可哪怕是如此,三個輪迴境強者竟都無法打破這邪魂山脈的禁忌!

這一點非常的詭異,甚至他們都無法想明白。

三個輪迴境強者竟然無法強行打通邪魂山脈的通道,這在他們看來本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馮元華在邪魂山脈下也是一直在待著,至於那三個輪迴境強者不可能一直停留在邪魂山脈之外。

楊曉蘭回過宗門一趟,宗門的態度並沒有要放棄路川的意思,可兩人都明白宗門主要是想獲得那五彩之物,還有邪魂山脈的秘密。

在這種誘惑之下,他們只能去救下路川。

「半年多了,路老弟你在裡面……可好?」馮元華苦笑一聲,拿起一壺酒又喝了幾口,在這裡他天天如此。

楊曉蘭也勸導了幾次,可完全沒有用處。

「路老弟是我帶進內門的,為我鎮血堂雖然出戰過一次,可無論是丹藥,還是功法都是讓血族那邊膽寒,自那次之後,血族再次來犯一次之後,現在已經沒有再來丹宗,一片的平和。」馮元華喃喃道,眼中也是漸漸露出了回憶。

可哪怕是如此,宗門之前竟然還懷疑路川,一個如此的弟子,進入邪魂山脈把他們救出來,怎麼可能是邪魂山脈的人?

驀地,馮元華看去過來的楊曉蘭,立即問道:「宗門那邊的反應如何?」

楊曉蘭搖了搖頭,輕嘆道:「你提出的這個要求太大了,讓路川成為王者弟子,可現在死亡也沒有絲毫的確定下來,宗門中是不可能憑這一點就給王者弟子的頭銜給路川。」

「如果不給,那麼這鎮血堂我也不回去了。」馮元華輕笑了一聲,眼中似有惱怒。

楊曉蘭並沒有反駁馮元華的話,站在另外一個角度上來說,讓路川成為王者弟子他們兩人都覺得不太可能。

但換一個角度來說,讓路川就這麼成為王者弟子,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兩人自然也是明白,這個不過是一個理由而已,藉助這一點讓路川這裡更快出來。

但現在,已經半年多的時間過去了,路川還能生還的可能?

他們也沒有把握,當初三人在邪魂山脈中,許柏不到一個月便被殺了,而兩人根本也堅持不下去。

而路川這裡,戰力上雖說有著特殊,可當日那幾股驚人的波動顯然是和那紅衣女子一樣的存在。

在這股力量之下,他們明白路川這裡還能生還的可能,非常的渺小。

「宗主幾時才能過來?」馮元華道。

現在唯一的希望,便是丹宗的宗主了。

楊曉蘭道:「難道你還不放棄?」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何況他是路老弟,你不也是不相信,也沒有放棄嗎?」馮元華苦笑道。

「可現在宗主正在和其餘的四大宗門商議要事,這一出去也是將近三年的時間了。」楊曉蘭嘆了口氣道。

馮元華眼牟中也是有著惱怒,道:「如果宗主在的話,這群人怎麼如此囂張?還有那……滅魂老東西!」

最後那句話說出,馮元華握緊的雙拳指甲都深深刺痛肉中。

「當初我也沒想到,他竟是這樣的人!」楊曉蘭同樣惱火。

兩人口中的那人,正是滅魂長老!

原本,三個輪迴境強者暫時突破不了邪魂山脈,可若是時間上再消磨多些,便是可以打開了。

可偏偏,這個時候滅魂長老竟是說不再理會此事,並且他們帶回去的證據中,滅魂長老說那五彩之物沒有兩人說的那麼邪乎。

而三個長老之中,其餘的兩個長老修為同樣是輪迴境強者,雖言辭上表達很清楚,可最後竟還是聽了滅魂長老的話。

這種情況在馮元華和楊曉蘭眼中,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要知道滅魂長老雖和其餘兩個長老平起平坐,可平時話語權上並沒有這兩人那麼重。

可這一次竟然全部聽了滅魂長老的話,此事一想似乎沒什麼,可若是仔細想的話,滅魂長老這裡似乎和以往有著很大的不同。

「希望宗主儘快回來,我總覺得滅魂……不是滅魂了。」馮元華眼牟微微閃動,低喃道。

楊曉蘭一樣在等待著宗主的回來,這一次兩人傳信給宗主,加上此次商議本就是三年時期,而時間上,也的確準備到來。

與此刻,眾人都沒有察覺到,在這邪魂山脈的另一個位置,在這裡有著一道模煳的魂體,若仔細看去竟是滅魂長老!

「這幾個廢物,連一個小子都解決不了,看來我得親自去查看一番。」滅魂目光一閃,朝著邪魂山脈中疾馳而去。

(未完待續。。) 「不對不對,這裡應該不是這樣的……」路川琢磨著丹方,加上煉藥已經持續了半個多月的時間。

其中也多次逃過這三個邪魂之主,還有其餘十二個邪王的追蹤。

對於逃跑,這半年多來路川已經掌握到了一種精髓。

甚至因為如此,路川已經差不多忘了三個邪魂之主的可怕,覺得也就那麼一回事。

「等我把這邪魂山脈的魂氣全部斷絕,在突破修為之後,我讓你們好看!」路川哼聲道,越發覺得這件事情已經距離實現不久了。

時間緩緩流逝,再過去了半個月的時間,距離在邪魂山脈中,路川還差三個月就待滿一年的時間。

而自己在幻仙爐中煉製的那枚丹藥,也是差不多被自己消化,修為上路川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強,總之現在自己若是要去突破到尊者,把握上是非常的大。

可路川總覺得缺少了一些什麼,所以一直以來她都沒有選擇去突破。

這一日,路川大笑了一聲,不過很快連忙捂起嘴巴起來,看了看四周發現並沒有人之後,唿出了一口長氣,隨即興奮的看去面前的丹爐。

而丹爐之中,有著數千顆的丹藥,且路川已經證實過,這種丹藥對於魂氣有著一種近乎毀滅的效果。

淡淡是飄逸出來的丹香,便是無形中化作一股吞噬之力去把這天地間的魂器都泯滅乾淨。

路川很是興奮,連忙拿出一顆丹藥,隨即把這數千顆丹藥全部收入了自己的儲物袋之中,這才走出了洞口。

「看我把這些可以的魂器泯滅!」路川一臉正氣,很是肅然,此刻袖袍一揮中,兩指捏著那丹藥。

路川此刻的心情很是激動,他覺得接下來將會見證奇迹的時刻……

可就在路川想要去捏碎這丹藥的時候,忽然間一股危機感根本就沒有任何預兆的出現,這危機之感超越了之前太多,甚至讓路川的頭皮勐地一炸。

來不及思索去捏碎丹藥,路川直接緊握起來,甚至他早已布置好了在此地的禁忌,加上自己的千變萬化之法下,頓時消失離去。

而在路川離開的剎那,在這裡出現了一個魂體,這魂體正是滅魂長老,而在這滅魂長老身後,跟隨著三個邪魂之主。

眼看如此,三個邪魂之主也是苦笑一聲,他們已經如此反覆的抓路川數次,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收穫。

滅魂長老冷哼一聲,單手捏訣之下,一道道法印飛出封印了此地,閉上眼牟再次捏訣,半響后朝著一個方向驀然看去。

而這個方向,真是路川所在之地!

「哪裡跑出來的老怪物,竟然如此恐怖!」路川心中駭然,這老者給他的威脅超越了紅衣女子,甚至就連這三個邪魂之主也都根本無法去比較。

但也沒有恐怖到那種絕望的程度,似乎因為滅魂長老以這種形態出來,所能施展的修為並不是輪迴境力量,而是尊者境界的力量。

可哪怕是如此,這都是已經是觸摸到了輪迴境強者門檻的強者!

沒有絲毫的停頓,路川不認識滅魂長老,此刻看到這麼一個恐怖的存在出現,直接展開全速疾馳。

三個邪魂之主剛開始還不知道滅魂長老這是什麼意思,可當他們看到路川這裡顯露出來的身影之後,他們三個先是一愣。

「是那臭小子!」

「該死的,他竟然就在我們的眼前?」

「他的變化之術竟然已經達到了這種境界!」

三人紛紛大罵出聲,而心底之中更是驚駭無比,路川明明就在他們的面前,他們竟是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察覺。

這一點使得他們無法置信,但無論如何,既然路川出現,三人絕對不會放過。

可路川這裡反應是最為迅速的,此刻修為全部爆發,這半年多來他一直在壓制著自己的修為力量,此刻這麼一爆發之下,那三個邪魂之主一個個面色驚變。

「這小子實力竟然如此之強了?」邪魂長老面色微變,袖袍驀地一揮之下,周圍的魂氣頓時間化作了一股驚人的吞噬之力,朝著路川這裡轟鳴落下。

路川唿吸急促,無論修為如何爆發,身體都被恐怖的拉扯起來。

「這老東西哪裡跑出來的?」路川欲哭無淚,自己不過是想試試丹藥如何,還沒試的出來,竟然就落得這麼一副模樣。

「這些丹藥一定要有用!!」路川咬牙,朝著儲物袋中一抓,頓時手中有了十幾顆的這種專門對付魂氣的丹藥。

「滅魂丹,給我去!」路川大喝一聲,這丹藥的名字他也是剛剛想出來的,此刻這麼一吼出,覺得名字上很是搭配。

可這名字落入三個邪魂之主耳中,卻是讓他們神色古怪起來,而滅魂長老更是暴怒。

「兔崽子,老夫讓你不得好死!」滅魂長老大吼,雙手快速結印,周圍的魂氣瞬間凝聚起來,凝聚中化作了數千把黑劍朝著路川嘶鳴而來。

「這老東西這麼想我死?」路川那多久沒有出現的求生**,在這一刻極為強烈起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路川剛剛扔出的十幾顆丹藥爆開中,裡面有著紫色粉末飛出,只見這些紫色粉末不知是遇見空氣還是魂氣,直接化作了煙霧!

紫色的煙霧瀰漫中,這魂氣形成的驚人漩渦,竟是開始了削弱,甚至因為如此,那些黑色長劍,竟也是在這種紫色煙霧中,暗淡了一些。

雖不明顯,可也讓滅魂長老愣了一下,那三個邪魂之主更是瞪大眼睛,心神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這莫非就是對付了邪魂的那種異物?」

「早該知道是這小子的手法,可現在竟然已經對魂氣都出現了效果?」

「必須阻止這種東西出現!」

三個邪魂之主比滅魂長老這裡更加恐懼,此刻也開始對路川這裡施展絕殺手段。

「丹藥有用!」路川一驚,很快反應過來,此刻也理會不了那麼多,一狠之下直接把儲物袋中還剩下差不多上千枚的滅魂丹,全部揮灑而去。

「如此之多?!」那三個邪魂之主見狀,頭皮更是一麻。

滅魂長老也是一驚,連忙袖袍一揮想要去阻止這些丹藥。

可越是如此,這些丹藥本就被路川刻意做的尤為脆弱,此刻直接裂開之後,紫色粉末再次飄逸而出,化作了紫色的煙霧。(未完待續。。) 紫色煙霧迅速瀰漫而開,因滅魂長老之前化作的那股漩渦之力,使得這些煙霧更是朝著他們這邊轟鳴而來。

「別過來!」

「這些東西會不會擁有和對付邪魂一樣的效果?」

「早知如此,那時我等就應該全力誅殺此子!!」

三個邪魂之主心中早已恐懼,這幾個月來邪魂的減少,都是因為一種特殊的異物,而這種東西此刻已經得到了證實。

和路川丹藥之中的紫色煙霧那種氣息,是完全一樣的!

滅魂長老起初還不是很在意,可當這些紫色煙霧瀰漫過來后,他同樣面色劇變。

甚至連三個邪魂之主在觸碰了這些紫色煙霧,發現對自身沒有什麼傷害后也是微微一愣。

可很快他們發現,在這天地間周圍的魂氣竟然……消散了!

路川眼看有用,唿吸也是急促起來。

滅魂長老冷哼一聲:「雕蟲小技,今日你難逃一死!」

話音落下,這滅魂長老直接抬手間,朝著路川這裡再次鎮壓而下,哪怕不用去運轉這周圍的魂器,可滅魂長老本身就是有著不俗的魂器修為。

此刻轟鳴之中,那數千的黑色長劍再次顫動,而這一次更為凝聚起來,甚至滅魂長老為了直接斬殺路川這裡,不惜代價使得這些黑色長劍剎那暴增到了數萬!

「這是真的要至於我死地!」路川眼牟赤紅,心中雖有著懼怕,可路川明白現在自己只能去拚命才能生路!

顯然滅魂長老這裡,也是察覺到這種紫色霧氣的可怕,若只是讓魂氣短暫的消逝並沒有什麼,可他們駭然發現這紫色霧氣是直接佔領了吞噬魂氣的所在之地。

數千顆的丹藥,形成的紫色煙霧,剎那間便是瀰漫了數千丈的範圍。

劍光閃動,數萬的黑色長劍嘶鳴中,朝著路川這裡落下。

在這危急時刻,路川手握逆鱗劍,爆發本劍道的最強力量去抵擋這些黑色長劍。

甚至九條青龍也被路川施展,封靈戰體一樣極致運轉,可哪怕是如此,抵擋了大部分黑劍,依舊還是有著不少刺落路川的身體之中。

隨著黑劍的劃過,路川的身體也是鮮血溢出,不僅如此,這黑劍之中還蘊藏著一股重力,這力量使得每一把黑劍都帶著泰山般的力量撞擊。

路川骨頭也是斷裂了數根,可這黑劍才抵擋僅僅不到三成!

「老夫說過今日你難逃一死!」滅魂長老冷哼一聲。

「想我死?」路川哇的一聲吐出數口鮮血,抬頭看去這滅魂長老,道:「你還不夠這個資格!」

話音落下的瞬間,路川運轉了兩道仙氣,加上自己那枚仙丹的力量,此刻形成一種詭異的力量擴散。

隨著這種力量的爆發,使得路川這裡的修為直接突破達到了尊者!

三個邪魂之主瞳孔一縮,在這一刻路川身上已經擁有了威脅他們的力量。

滅魂長老面色一變,道:「不可能,這種修為的突破毫無預兆,這小子莫非掌握了什麼逆天功法?」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