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們都有些沒想到,這個年紀輕輕的女子,竟然會逼的老大使用那一招。

它們都有些沒想到,這個年紀輕輕的女子,竟然會逼的老大使用那一招。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一座座大山一般的身軀飛速撞擊在一起,葉青嵐眼角餘光顯然是注意到了下方那十頭石獅子的異象。

葉青嵐雖然不知道這十頭獅子想要幹些什麼,但是心中卻是響起了不好的預感。

葉青嵐抬起那絕美的頭顱,死死的盯著高處玄天上的那十幾個雷柱,心頭露出了一絲堅定之色,只要擊碎它們,就可以成功將這陣法破除了。

「誰都別想攔住我,任誰都不可能擋住我妖凰的路。」葉青嵐的身形在空中飛速的遁著,在半空中劃出了一道紫色的淺痕。

而空中卻是猛然間電網密布,那強悍的雷壓使得葉青嵐得身軀都不由的一緩。 「好強的雷壓。」葉青嵐那秀美的黛眉輕輕挑動,但是卻絲毫沒有放緩身子飛縱的速度,耳旁的強風瘋狂的席捲著葉青嵐的面部,使得葉青嵐的臉上猶如刀子在輕輕的割。

但那實際上只是一種錯覺,由於空氣之中的壓力太過巨大,使得空間發生了劇烈的扭曲。

因此若想要前進,就必須頂的這種強悍的力量前進,若是退後,便會再也飛不上來,因為那高空的阻力會成倍的增加。

「咔咔咔咔。」在葉青嵐千米之上的高空之中,突然響起了一陣陣空間碎裂的聲音。

那聲音引起了葉青嵐的注意,葉青嵐猛然抬起頭顱,定睛觀看,那天宇之上竟然又憑空鑽出了幾百個雷柱。

原先雷柱的數量,由先前的幾十個,此刻卻是憑空變出了幾百個,這種數量的倍增實在是太驚人了。

但是葉青嵐的臉上卻是並沒有嚇得魂不附體,葉青嵐的心在此刻變得異常的冷靜,猶如是老僧坐定一般。

「有真有假。」葉青嵐的心中飛速思考著,此刻葉青嵐更是判斷出這空中的雷柱一種有真有假的狀態。

若是這十頭石獅子真有這麼強悍的招數,恐怕早就用出來的,又何必等待到這個時候,若說是留著大招,那邏輯上也說不過去,兔子搏鷹尚需全力以赴,自己已然將他們逼到這個份上,它們還留著底牌,那是不是也太有城府了些。

再說這雷柱的模樣也是有著細微的不同,若是尋常人可能會覺得的這雷柱並無任何的不同。

但是假冒的就是假冒的,那雷柱上面的氣勢卻是有著千差萬別的區別。

先前那雷柱個頂個都是蘊含著強大的威壓,猶如是一頭頭猙獰的困獸,只要等到它們脫困之時便會大殺四方,瘋狂的肆虐整個天穹。

但是這後來增長的雷柱卻並非如此,雖然數量上增長了十倍有餘,但是那氣勢卻是沒有任何實質的提升,相反還有些減弱。

「想要嚇退本姑娘,你們實在是太真了。」葉青嵐的身子再度提升了速度,猶如一道利劍一般直刺蒼穹,朝著雲空深處衝去。

而十頭石獅子此刻依然融為了一個石獅子,這頭石獅子已然不能稱之為石獅子了,它的身軀依然是碩大無比,猶如是高不可攀的山峰一般。

而它的身上更是充滿著無數道閃爍著幽光的電芒,那一道道的電芒在這山峰上瘋狂的流溢著,空間不斷響起咔咔的響聲。

那手指粗細的電芒將石獅子裝飾的好像是一個雷電獅子,它的全身上下都閃爍著藍色的幽光,看起來唬人無比。

那碩大無比的雷電獅子的眼芒中,更是精光爆射,它目光灼灼的盯著空中的葉青嵐,雙眼之中迸發出熾熱的殺意。

它猛地揮舞雙臂,那雙臂上電芒猛地竄出。

那一瞬間空間震動,整個天宇都發出一陣陣顫動的哀鳴聲,大地的地心深處,熾熱的地心岩漿瘋狂的流動著,好似是被這強橫的能量驚嚇到了。 無數地面之中更是直接塌陷,而那塌陷的位置,更是噴涌而出熾熱的、火紅色的、滾燙的地心岩漿。

那地心岩漿衝天而起,幾乎是一瞬間就達到了千丈光芒。

一片片地面都已經被燒灼成焦土,空氣之中幾乎充斥著那刺鼻的燒糊味道。

而天衍大陸的無數強者閉關的洞穴之內,都震動了。

北凰國深處的墓地行宮之內,一個身穿一身金色龍袍的男子,猛地睜開了眼睛,那金光直接衝破了其上幾十丈厚的黃土。

那眼中的精芒一下子刺穿了空間的界限,他望著那在紫極學院之中正在和十頭石獅子對決的葉青嵐,露出了一絲古怪的微笑。

而某一處雪國之巔,一處裝修的無比豪華的水晶宮之中,一個穿著一身素白衣衫的女子,她的身下匍匐著幾百名修為不弱的強者,那強者之中多是靈導強者,但也有數個靈尊強者。

但是在這個女人面前,這些強者都如同螻蟻一般,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眼眸之中都散發而出發自內心的尊敬。

那是一種發自靈魂深處的心悅誠服,絕對不是表現在外表上的那種偽裝。

那女子手中拿著一杯清澈無比的茶水,她用著纖長的手指輕輕的搖晃著手中的小瓷杯,小瓷杯之中的茶中隨著女子的搖晃散發出無比氤氳的香氣。

突然那小小的茶杯之中出現了一道肉眼可見的亂紋。

那女子的黛眉一下子凝住,眼眸之中散發而出真真正正的強者氣息,那種氣息讓人的心神搖曳。

瞬間地面上匍匐的人更加的惶恐了,一個個都將頭深深的趴在地面上,生怕引起那女子的震怒。

「北凰學院,有異變。」那女子望著遙遠的天際,她的瞳孔之中露出一絲驚駭之意,有些不敢置信竟然會有人在次挑戰那密室。

是的,這兩人就是當年挑戰那石室之後成功而退的強者。

一位是北凰國強大無比的隱世皇族成員之一的,拓跋風冷,他一生性格古怪無比,自從成功的闖過那北凰國石室之後,本該是揚名大陸的時候,他卻選擇從此閉關皇家古墓之中,從此不問世事。

而另一位女子卻是另一位實力強橫的沒邊的人物,她將冰雪派從一個三流門派活活打入天衍大陸的頂級門派之中。

而其人更是修為通玄,每人知道她的修為到底何種境界,但是卻是無人敢於招惹她,因為這個女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大陸還有無數強者,用目光撕裂了空間壁壘,關注著這場葉青嵐和十頭石獅子的交戰。

那雷光閃閃的石獅子發出了震天動地的吼聲,那空中的無數雷柱就好似瞬間睜開了眼睛一般,猛然亮了起來。

當雷柱全部亮起的一剎那,整個空間都好似點燃了一般,那強悍的雷壓在一瞬間達到了極點。

強橫的靈力猶如是無數股充滿了撕裂威力的鍘刀一般,將整個空氣都剁碎了。

若是此刻半空中有幾個石頭,你就會瞬間驚愕的發覺,那石頭子在瞬間便化為了齏粉。 而處於那強悍雷壓正中心的葉青嵐該承受多麼強大的壓力?

葉青嵐的身軀如同被封存進了密閉的容器之中,葉青嵐甚至感覺到了空氣都硬生生的發出爆炸的響聲了。

葉青嵐僅僅的咬著鋼牙,接著操控著身軀操控上空前進著,但是每行進一米都需要消耗大概全身接近百分之一的靈力。

「混蛋,真是好難纏啊。」哪怕是心智堅毅如葉青嵐這般,但也忍不住抱怨起來了,因為葉青嵐體內的靈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流逝著。

哪怕是超神體吸收靈力的速度,也是根本難以抵擋如此快速的消耗速度,若不是葉青嵐的靈丹眾多,恐怕非活活因為靈力消耗殆盡而被活活拖垮。

「終於要來了么?」葉青嵐的抬頭望了一眼上空,感覺周遭的壓力減少了許多,那消耗靈力的速度也是沒有那麼快速了。

但這並不代表葉青嵐的日子就好過了,相反,這恰恰代表著更艱難的日子要到來了。

因為半空之中的雷柱依然降了下來,那一道道雷柱將整個天宇分割成了無數條。

空中不斷響起轟隆隆的巨響聲,那空中一道道充滿了雷壓得雷柱從半空之中蹁躚而下,猶如是世界末日降臨的景象一般。

葉青嵐卻是沒有絲毫的驚慌,她的一雙美目之中微微散發出了瀲灧的眸光。

她絕美的容顏上綻放出一絲美絕人寰的笑意,她的身姿如同是一道伸展無比的鳳凰,在那一道道雷柱光芒的夾縫之中尋找著一線生機。

半空中雷柱的光芒幾乎同時落下,但是葉青嵐身子卻如同輕盈的蝴蝶一般,不時做出令人震驚的柔韌性動作。

偶爾腰肢對摺到了九十度的角度都已然算不上什麼了,甚至於身軀需要蜷縮成只有小型的書包那麼大小。

但即便是這樣,還是遭遇到了無比險惡的環境。

在一瞬間,幾十道光芒同時掃了下來,那光芒掃的位置無比的詭異,幾乎將葉青嵐的身軀的所有退路全部封死。

在這種近乎殘酷的角度下,若是再想要做出什麼規避動作,等同於痴人說夢,因為現在已經不存在任何一丁點的躲避角度了。

「去死吧。」那懸在半空中的雷電獅子露出了嗜血的殺意,它的雙眸之中不時有電光閃爍。

對於侵犯它們尊嚴的人,它們絕對會展開血腥的殺戮,哪怕對方是葉青嵐這種美絕人寰的女子,但石獅子天生便是沒有心的,從來不會有愛美之心這種玩意。

而整個天衍大陸之中,無數將目光凝於這裡的強者們,都是一個個都露出森冷的笑意。

他們都不希望葉青嵐成功的闖過這裡,為什麼?

恐怕沒人會想要和其他人分享自己的地位,只要有一個人成功闖過這石室,就意味著能夠屹立在大陸巔峰的人物名額就會多一個。

因此眾多大陸的強者都是在心中暗暗祈禱葉青嵐會失敗,但是這些人註定要失望了,因為葉青嵐是在是太強大了。 葉青嵐這一次不躲不閃,她的身軀猛然沖向兩道光柱,她的身上更是沒有任何的防禦,她筆直的衝過來的雷柱,眼芒之中不帶有任何一絲的畏懼之色。

「怎麼可能,她是瘋了么。」一處密室之中正在閉關的老者長大了嘴巴,整個人已然陷入了瘋癲狀態。

一百五十年前,這個老者正是風華正茂的年代,他曾經連拿三屆的青雲榜冠軍,在那時候一時間鋒芒無二。

但是年輕氣盛的他去挑戰北凰學院的這處石室,他敗了,而他敗得地方正是葉青嵐所走的這一步。

在那一瞬間,成千道雷柱猛然在天空之中湧現而出,在那一瞬間,他被嚇得幾乎喪失了思考能力,於是他用逃遁符燃燒精血逃遁而出。

也正是那一次燃燒精血的逃遁,使得他的全身上下經脈受損,以至於如今,他都無法達到當年那種巔峰狀態。

「你一定會失敗的,你這是找死。」這老者的聲音之中有些尖銳,就好像是被掐住了嗓子一般。

他的眼中散發出了猩紅的殺意,他不想承認,有人可以在他面前,將他失敗的路走成功,這是一種畸形的情緒。

但是他的心中卻是有一種古怪的情愫,他望著那九天之上的葉青嵐,心中有一股難以言喻的激動情緒在心中飛速蔓延。

因為葉青嵐的氣勢實在是太強了,她的眼芒是那麼的堅定,她對於勝利的渴望是那般堅定,她就好像是九天之上的神女。

瞬間那雷光將葉青嵐完全吞沒,就好似汪洋大海吞沒掉一顆小石子一般,並沒有蕩漾起任何的波紋。

大陸中的很多強者,都發出了輕輕的嘆息聲,那聲音之中有淡淡的不甘,也有淡淡的慶幸。

這些大陸中的強者,在年輕之時都是挑戰過石室的,成功者只有泛泛,但是失敗者卻是佔據了大多數。

但那雷光在半空中足足持續了四五秒鐘,而消散之後,一個傲然天地的身影重新出現在了眾多強者的眼前。

一聲聲的訝異的聲音傳來,她竟然還活著。

是的,葉青嵐並沒有被雷柱直接劈死,相反,葉青嵐的身軀還變得更加結實了,因為那雷柱之中並不是完全毀滅性的雷之力。

相反,那雷柱之中還帶著淡淡的修復性的雷之力,被這種雷柱劈中,相反不會產生任何的不適,而且身軀還會被雷柱越劈越強橫。

葉青嵐的全身上下都充溢著滿滿的雷力,那雙眼更是充斥著流溢的雷光。

此刻葉青嵐沖闖石室的場景,也是牽動著無數人強者的心。

那個先前很是忌憚葉青嵐的老者,此刻更是口吐鮮血,他的雙眼之中充滿了驚愕,他不敢置信竟然會有這樣的轉變。

「難道那雷柱是假的?為什麼她的身軀可以再雷柱之中而不被摧毀?」老者的心中充滿了驚駭,他充滿了震驚的目光注視著半空中的葉青嵐,胸腔之中一陣懊悔之意在沸騰。

而大陸之中的其他強者也是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根本想象不到這石室竟然會有這等奧秘。 原來那雷光是沒有威力,只是唬人的。

可笑,當年他們卻是被唬人的雷柱嚇得不敢寸進,甚至落荒而逃的場面。

但實際上,這雷柱並不是沒有威力的,只是葉青嵐在那一瞬間,記住了所有假雷柱出現的位置,因此才選擇硬扛兩道雷柱。

若是換做旁人,即便是知道葉青嵐的方法,恐怕也萬難通過這空中幾百道雷柱的考驗。

畢竟,哪怕是記憶力再好的人,又能夠在如此危險的境地之中,還保持和葉青嵐一樣的平靜心理素質的人能有幾個?

再則說了,若是你真的都記住了雷柱的位置,你有敢拿自己的命去拼么?

雷柱再一次的衝擊而下,一樣的聲勢浩大,一樣的雷壓萬鈞,但是葉青嵐的眸光卻是堅定無比,任憑那雷柱的聲勢再浩大,也難以抵擋葉青嵐堅定無比的決心。

葉青嵐的身姿在半空中飛速的攀升著,又是硬扛了三道的雷柱,而雷柱的光芒又是從葉青嵐的身子之中貫穿而過。

那強悍無比的雷柱,非但沒有將葉青嵐的身子破壞分毫。

相反,那光柱還使得葉青嵐的身軀變得更加結實,那上面雷之力充盈,此刻葉青嵐感覺自己即便哪怕是隨意的揮動一下手臂,恐怕都會引動天雷滾滾而下。

而此刻一直關注著戰場的眾多強者們,也是醒悟過來。

那空中的雷柱絕不是沒有威力,而是葉青嵐懂得那些是假雷柱,那些是真雷柱。

那些假雷柱擊打在地面上,只會吹起淡淡的塵埃,根本沒有多少的威力。

但是真雷柱擊打在地面上,那地面上充滿了陣陣燒焦的糊味,大地都被洞穿出了一個個深刻見底的巨坑。

葉青嵐的身子不斷地攀升著,最終終於衝到了能夠打的到雷柱的位置。

葉青嵐手中的長鞭猛然一掃,長鞭激蕩著空氣,將空氣打出一陣陣的氣浪。

那青色的鞭花在半空中綻放出了美麗無比的蓮花印記,甚是引人注意。

空中響起了一陣陣的破空聲,那雷柱毫無懸念的被葉青嵐一鞭擊中,霎時間,整個空中響起了猶如海嘯一般的聲音。

那雷柱猛然響起了咔擦咔擦碎裂的響聲,那聲音起先響的還很輕微,但是後來卻是如同海嘯一般,一齊響了起來。

「砰砰砰。」最終那雷柱碎裂開來,在地面上堆積出一片片的塵埃。

而電光閃閃的雷電獅子也早沒了先前的那股威風,此刻它的雙眼之中迸發出了無比虛弱,和恐懼的表情,它的唇輕輕的搖動著,發出一陣陣哀求的叫聲。

但是葉青嵐卻是置若罔聞,葉青嵐手中的長鞭飛速的甩動。

那鞭影在空中劃過數個優美的畫面,幾乎是在同時,那數個雷柱同時碎裂,整個天宇之中響起了一陣陣的風暴響聲。

那空中以雷柱為中心點,吹起了一陣陣狂暴的旋風。

旋風的位置使得整個空間都劇烈的搖晃,所有人都充滿了震驚的望著眼前的一幕,她,竟然真的成功了。 這石室百年不被人攻破的神話再度被打破了,她,就是神話的打破者。

那半空之中的雷電獅子好似突然間失去了所有的光芒,它頃刻間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十個石獅子猛然從雷電獅子的身軀之中跳了出來。

一個個從高空直接摔下地面,那小山包一般的身材,狠狠的擊打在地面上,激起了一地的塵埃。

葉青嵐的雙眸不帶有一絲的波動,眼神之中不悲不喜。

她平靜無比的由高空之中蹁躚而下,王者氣息盡漏無疑,她的眼芒之中平靜的望著那一個個狼狽無比的石獅子。

到底誰才是王者,誰才是弱者,此刻依然不用任何的爭辯。

她的眸心深處儘是高貴之氣,她的身子由空中緩緩降下,平靜無比的接受這來自四面八方的眸光審視,眼神之中沒有一絲一毫的躲避之色。

「她就是妖凰,她就是這片大陸當之無愧的強者,她要讓所有人記住自己,記住她這幅絕美容顏,當她登頂這片大陸巔峰之際,她要所有人都膜拜自己。」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