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雲卿笑了笑,讓徽羽上前把那些錦盒分發給了在場的所有人,無論是婦人還是男女,人手一盒。

姜雲卿笑了笑,讓徽羽上前把那些錦盒分發給了在場的所有人,無論是婦人還是男女,人手一盒。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等到錦盒散完了之後,姜雲卿才笑著說道:

「諸位不必客氣,不過是一些小玩意罷了。」

「等你們回去用過之後,若是覺得還好,等用完之後便讓各位大人替你們傳話,上朝之後順道來宮中取便是,到時候讓姑姑再給他們。」

那些人原本還在擔心這些藥丸太少,若是拿回去之後彼此分一分,一人便剩不下多少。

此時聽著姜雲卿說,用完了還能再取。

所有人都是露出欣喜之色,紛紛行禮:「多謝郡主。」

見到那些女子喜不自勝的臉色,而那些個大人則是臉色微沉的模樣。

姜雲卿也沒再多作解釋,直接揚唇笑了笑說道:

「眼下天色也不早了,我瞧著各位大人眼巴巴的怕是也都是等急了,夫人們便先回去吧,免得諸位大人要怪我和姑姑耽誤了各位了。」

「等回頭朝中安穩下來,沒有那些宵小作亂之後,我和姑姑再邀請各位夫人入宮小聚,到時候讓各位夫人嘗嘗我親手釀的牡丹花釀,保准各位夫人喜歡。」

那些夫人們聞言都是好奇。

「牡丹花釀是用牡丹入酒嗎?」

「以前只聽說過桃花、梨花,沒想到牡丹也能釀酒?」

「不知道牡丹釀酒是個什麼滋味……」

姜雲卿笑起來:

「牡丹乃花中之王,萬花之首,自然是能釀酒的,只是需要添加幾位藥材,其酒釀成之後花香濃郁,釀之越長越為醇厚,長飲則身染花香,酒不醉人花香醉人,是極好的美顏之釀。」

那些個夫人小姐聞言都是睜大了眼,滿臉的嚮往。

姜雲卿笑著道:「等釀成之後,我請諸位夫人入宮品嘗。」

「好,那我等就等著郡主相邀了。」

「到時候郡主可別捨不得。」

那些個夫人聞言都是紛紛笑著與姜雲卿說笑起來,而吳然等朝臣見著她們這般親近的模樣,卻是臉色有些綳不住,眸子里滿滿都是沉色。

……

一群人說說笑笑了一會兒,吳夫人等人見魏寰臉上露出疲色,便紛紛起身跟魏寰和姜雲卿告辭。

魏寰笑了笑也沒反對,與她們安撫了幾句之後,就直接讓司棋上前,指揮著那些宮人引著吳然等人出了御花園朝著宮外離開。

而齊文海幾人則是彼此看了一眼,雖然他們府中的人沒有入宮,可是今天姜雲卿給他們的刺激實在是太大。

(本章完) 啪嗒!

就在方離和身旁的姜心慧都被那強大無比的爆炸完全震驚的時候,一個小小的儲物戒指掉落在了方離的身旁,不過未等到方離想要伸手,那一旁的姜心慧就先一步將那儲物戒指拿了過去。

「很不錯啊,一件靈器級別的儲物戒指,看來至少也是神境巔峰修士的東西,估計裡面有不少錢吧!」

姜心慧把玩著手中的那儲物戒指的樣子活脫脫就是一個小財迷。

而方離在這段時間之中也沒有收到特殊的照顧,身上的麻痹感也漸漸消失了不少,雖然動起來仍舊有些酸麻,但至少可以開口說話了。

「喂喂,見面分一半!」

當然方離並不是真心就想要那些財富,雖然是神境修士的東西一定很寶貴,但方離現在不缺錢,所以並不是很在乎,其實更多的就是想要噁心對方一下,誰讓那姜心慧將自己整的這麼慘。

「分一半,你要什麼啊?」

那姜心慧倒是答應的痛快,這倒是讓方離心中十分的驚訝,一時之間頓時語塞,下意識的回答道:「我要這個戒指!」

不過話說出來之後,方離就感覺到好像說錯了,因為儲物戒指並不是包裝,僅僅是一個容器而已,只要將裡面的東西弄出來就是了。

但姜心慧倒是沒有這樣做,卻是擺出一副十分糾結的樣子說道:「不好吧,我也很喜歡這個戒指……要不,你送給我吧……」

這個時候方離才留心到,那儲物戒指竟然不是普通的,那細細的指環上雕刻著花朵的紋路,而之上一顆淡綠色的寶石如在片片綠葉之中浮現,就算不是儲物戒指也是一個十分好的裝飾品。

『原來是花谷的東西,你要是說給我還真是麻煩了……』

這是一款典型的女式定做儲物戒指,方離還真是沒有辦法使用,但看到姜心慧的樣子只能壞壞接到:「也可以啊,不過我從來都只是送求婚戒指的!」

『小丫頭片子,看你怎麼辦……』

方離其實僅僅是存心想要噁心一下對方,也不過是因為那姜心慧說話被方離給套住了而已,不過接下來的事情倒是讓方離感覺自己還真是小瞧了面前的這位下丫頭。

「好啊!來先親一個……」

方離沒有想到的是,那姜心慧竟然直接答應了下來,而且還低下頭向著方離探了過去,好像真的就要親自己一樣。

感受著那近在咫尺的少女芬芳,那極度靠近的距離之下,那面前女子的每一分容顏都清楚的倒映在方離的瞳孔之中。

這個時候方離才有機會可以好好的觀察一下那少女的面孔,如果有什麼評價的話,方離只能說是精緻!

這不是一種可以用傾國傾城之類的詞語可以概括,在修鍊界之中方離已經見到過太多的美女,姜心慧雖然也是難得一見的美人,但並沒有那種突出的感覺。可是當靠近的時候,方離發現對方那臉上乃至身上的皮膚沒有一點點的瑕疵,說是如蔥如玉完全十分合適。

雖說這種好像美人在懷的感覺十分好,甚之按照現在的體位,只要方離伸出雙手就可以將這美人抱在懷中。但之前姜心慧的樣子方離可是完全看在眼中,心中也知道這小丫頭片子就是在調戲自己。

「可是應該怎麼反擊呢……」

只見方離直接選擇閉上眼睛,加上那一副三分委屈七分緊張足以給自己頒獎的表演,面前活脫脫就是一個被壁咚的良家婦男一樣。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

「好了這下兩清了……」

好吧,這一個耳光方離只覺得神清氣爽,當然了不是方離犯賤,只是這一巴掌將方離身上的禁錮給解除了,至於那儲物戒指當然和方離沒有關係了。

雖然心中仍有點小失落,但並不是因為姜心慧和那儲物戒指,而是當方離看到那原本之前還站在一起並肩戰鬥的同伴,現在已經屍骨全無,只剩下的遺產也被他人瓜分,心中難免有幾分兔死狐悲的感覺。

而這個時候天空之中的情況已經明了了。

龍蛇起陸大陣果然不愧為龍族最頂級的大陣之一,而玄一等人也不愧為陣法大師,經過修補的大陣威力絲毫不弱,那巨大的爆炸雖然將整個小世界都震動了起來,可是卻始終無法突破那龍蛇起陸大陣的防禦,所以外面的眾人雖然好好的受了一頓驚,但卻絲毫沒有將收到波及。

不過裡面的人就沒有那麼幸運了,雖然那罪龍自爆龍珠之後威力無窮,但如果說裡面的人真的就已經死絕了方離還真不相信。

這不,當那光芒散去的時候,在其中五顏六色的光團頓時浮現了出來,見到還有人活著,眾人當即鬆了一口氣。

但當光芒散去的時候眾人還是狠狠的吃了一驚,原本接近兩百人的隊伍,現在竟然只剩下不到三十個人了,幾大宗門、四靈家族和三大帝國的幾個為首之人、還有就是那幾個勢力最得意的後背弟子,再加上就是幾個運氣好的大貓小貓三兩隻了。

但這個時候眾人的實力也顯現出來差距了,為首的陽顯受到衝擊最大,但也僅僅是口吐鮮血,而其他眾人竟然少有完整的,最重的還是赫連家族的玄妙境長老,因為覬覦那真龍屍體,所以離得很近,現在連胳膊都少了一隻,也不知道能不能長出來。

但讓令人感慨的是,純陽聖地的真傳弟子陽渺真人竟然一點事情都沒有,三顆淡藍色的珠子環繞在那陽渺的頭頂,為對方擋去了所有的傷害。

可更加有趣的是,在這這裡就連神境巔峰修士也死了無數的情況下,竟然有一個初入神境的小修士活了下去,當真是讓人感慨不已。

雖然門派之上各有衝突,但這個時候眾人還是沒有在意這些,玄一等人頓時閃身迎了上去,小心的將陽顯等人接回來送到懸壺山的位置之中。

「如何!」

元讓對著那臉色仍舊蒼白的陽顯問道。

深吸一口氣,好像要平復一下自己的傷勢,那陽顯搖了搖頭說道:「我還好,不過那罪龍應該沒有死!」

「放心,那傢伙已經被重新封印回到那龍蛇起陸大陣之中了,絕對萬無一失。

陽顯看了看那上來說道一臉自得的玄一,微微點了點頭。

「那就好!」 第1829章你們真以為她是什麼良善之人?!

齊文海幾人試探著跟魏寰兩人告辭,見她們並沒有開口留他們,鬆了口氣之後,也紛紛跟著吳然他們一起出了宮。

等離開了御花園之後,便有人笑著說道:

「這個元安郡主長得跟南陽公主可真像。」

「是啊,剛才她過來的時候還嚇了我一跳,她們兩人的容貌可真像是一個模子里印出來的。」

「對啊對啊,不僅眉眼間相似,就連神態也像極了,只是南陽公主瞧著更加銳利一些,倒是那元安郡主,看著性子有些清冷,可人倒是蠻好相處的。」

吳夫人聽著幾人的話,也是忍不住笑道:

「對啊,我覺得元安郡主還挺好的。」

「之前有傳言說她心機斐然,是個陰險狡猾之輩,可今日瞧著真沒看出來,她說話客氣有禮,人瞧著還挺不錯的。」

旁邊那些夫人聞言頓時附和。

忍了一路的吳然聽著身旁那些個女人低聲說著姜雲卿的好,說她溫和有禮,說她性子謙遜,就連他那夫人和女兒對姜雲卿也都是滿目誇讚。

他頓時忍不住沉聲道:「行了!你知道什麼?」

「那元安郡主你與她相熟嗎,你又怎知道她剛才對著你們時不是裝出來的?不過是一面之緣而已,你就真以為她是什麼良善之人了?!」

要是讓她去看看姜雲卿剛才對付管鵬和劉彥時那般狠辣的模樣,看誰能說得出來她人溫和這種話來。

吳夫人被突然爆發的吳然給嚇了一跳。

旁邊其他幾個婦人都是一驚,有些不解的看著吳然。

吳敬芸手中拿著之前姜雲卿給的錦盒,皺眉道:「父親,您怎會這般說?那元安郡主瞧著不是挺好的嗎,而且她還贈了我們藥丸……」

「好什麼好!」

吳然瞧著自家女兒吳敬芸手中拿著姜雲卿給的那錦盒,如同至寶的模樣,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伸手奪過了吳敬芸手中的錦盒。

「你以為這葯是什麼好東西?」

「她給你你便當了寶貝,你就不怕裡面摻了什麼不該摻的東西,要了你的命?!」

「父親……」

吳然的話嚇了吳敬芸一跳,她臉色發白,眼神有些慌亂。

而吳然則是抬手就想把錦盒朝著地上摔去。

「吳大人,快住手!」

齊文海走在後面,原本是不想跟吳然等人說話的。

畢竟今天的事情雖然眼看著是已經過去了,可是之前在丞相府時嫌隙已成,後來在御花園中姜雲卿之舉更是將他們劃成了兩撥。

哪怕齊文海他們什麼都沒有做,可是他們站在姜雲卿身旁,居高臨下的看到了吳然等人的狼狽,看到了他們後來的求饒,有這些橫在中間,他們再難以回到最初那般交好的模樣。

更何況吳然他們得罪了姜雲卿和魏寰。

姜雲卿今日把他們全部弄進宮裡,當著他們所有人的面對劉彥和管鵬下狠手。

其中固然有殺雞儆猴的意思,更多的是警告他們往後要安分,而且姜雲卿對吳然他們幾個的妻兒動了手,卻獨獨放過了他們幾個。

(本章完) 雖然這一局當真算得上是損失慘重,不過總算是將升龍六道全部解決了,死去的人確實值得感慨,但活著的人才是這一次真正的贏家,接下來就是分贓的時候了。

就算是陽顯等人也是十分的急迫,讓懸壺山簡單的將自己傷勢處理了一下,然後眾人就合力出手將升龍六道打破,進入到了屠龍谷真正的山門之中。

其實這個時候方離才發現懸壺山的名字果然不是開玩笑的。

雖然說是簡單處理一下,但這個時候水平的差距就顯現出來了,如果是一般的醫師,簡單處理一下就是簡單的處理一下,包紮傷口,撒上一些金瘡葯,最多加上幾顆內服的有利於傷勢恢復的丹藥就算是了事。

但是在懸壺山的手中,這簡單的一個處理,竟然已經讓重傷的眾人都已經有了再戰之力,換做是普通的醫師估計就算是忙上半個月也不一定有這樣的效果,而且那種方式更多的是傷者自己將傷勢養好了。可是在懸壺山的手中,幾貼藥草一枚丹藥加上一道真元竟然就已經將問題解決了。

也正是因為有了懸壺山的這種救治,讓眾人的傷勢恢復了至少七成以上,陽顯等人才會選擇進入到屠龍谷之中。雖然各大宗門帝國之間很不對付,但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光明正大的開戰,畢竟那樣後面的事情不好交代,也沒有人想要直接挑起修鍊界的戰爭。

可是明裡不行暗地裡還是可以的,只要沒有鬧到天下皆知,就算是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有人下黑手了也沒有用處。當然,在現在就算是陽顯只剩下一口氣也不擔心眾人動手,就算是三大帝國和純陽聖地的關係再不好也沒有用處。因為這一場戰鬥之中是眾人合力,而且陽顯等人出力最多,也因此而受傷,如果他們膽敢動手那麼無論是哪個宗門都拉不下這個臉面,到時候絕對是成為整個修鍊界的公敵,沒有任何人願意和對方聯手。

可是一旦進入到下一個地方,那麼就是另算了,到時候再下黑手就和這一場戰鬥沒有關係了。儘管仍舊是翻臉不認人,但至少還是有一道底線的規則。也正是因為陽顯真人他們同意進入到屠龍谷山門,所以眾人才會前去。

……

升龍六道的空間壁壘雖然強大無比,但在眾多玄妙境修士手中仍舊不堪一擊,尤其是在失去了原本陣法的鎮壓之力,畢竟現在就連龍蛇起陸大陣也被玄一等人給盜取了過去。

一擊破開那陣法形成的空間壁壘之後,方離等人總算是第一次踏足到了那屠龍谷真正的中心之中。

作為曾經最為強大的宗門之一,屠龍谷自然不是等閑之輩,即便是經過數萬年的時間侵蝕,這屠龍谷的山門仍舊屹立在天地之間。一頭足有數百里長度的石雕巨龍完整的呈現在眾人眼前,整個地下世界的山脈都被雕刻在這巨龍之中,好像整個世界都已經被這一條巨龍給完整的連接在了一起。

「這是何等偉岸的力量!」

在見到這一條巨龍之後,方離就知道這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到的,如果是凡人工匠,就算是有幾十萬人在這裡花上幾十年上百年的時間也做不到。尤其是當方離在來到那巨龍龍首之上,看到那渾然一體的刻痕,在其上找不到任何刀刻斧鑿的痕迹,就斷定這巨大無比的巨龍一定是修士的手段,而且方離怎麼感覺都是這巨龍是一次性完成的,而且耗費的時間並不多,整個巨龍本身就是一體的。

「是嗎?」

赫連台這個時候從旁邊走了上來,一臉好奇的說道,同時伸手摸了摸那身前的巨大石像,但在觸手的瞬間,心中猛然升起一種古怪都感覺,但那一抹感覺十分微弱,一閃而沒也沒能讓赫連台想起什麼來。

「怎麼了?」

方離奇怪的問道。

赫連台搖了搖頭表示並不清楚,方離和謝越兩人也就沒有繼續追問。

真武靈瞳張開,方圓數百里的地下世界完全在方離雙目之中倒影,不過方離在這個世界之中竟然沒有找到一點點住人的地方,就算是有人居住的遺迹都沒有。所以也就沒有著急,拍了拍身旁那巨大到如山一般的龍形雕塑,估計屠龍谷的人都是住在這裡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