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池的人越多,高手越多,對他是在增加實力。

城池的人越多,高手越多,對他是在增加實力。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他再次突破,進入至人期之後,也就有著抗衡神人期的可能。

天人期抗衡神人期,這個也不是做不到,就是難度太大了。

也許只有莫問道,才能做到這個事情,他卻得不到莫問道的幫助,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

能在百年之內,達到域主這個層次,他相信在未來的爭奪之中,肯定是有著他一席之地的。

「這小子,倒是發起了豪言壯語,突破神人期,可不怎麼容易!」

莫問道看著源城的變化。

即使是他,在這一個世界之中,要突破到神人期,也要面對一些麻煩。

倒不是不能突破,只是突破的結果,並非他想要的那種結果,他也沒有必要,為了突破讓自己陷入困境之中。

對於這個世界,他是有些奇怪,卻也明白這是他二叔,為了讓他得到某些東西而來。

他目前是境界夠高,實力還是不夠的。

等到什麼還是,實力完全的恢復,還更進一步的時候,也就是要揭開這一次,來到這個世界的謎底的時候了。

倒是,他隨手幫助的陳立,也不知道能不能,堅持到他恢復的那個時間。

這小子的發展情況,算是這個世界,最為奇怪的一件事情,到時候引起什麼強大的存在注意,能不能抵擋得住,莫問道可不保證。

他的一道分身,已經去到了本源之地,對這個世界的了解,也就更一進步了。

看著陳立在這麼點時間,把源城經營到這個程度,倒是他一開始,所預料不到的。

這個世界的強者,也是很有規矩的。

也就是那麼多限制,才會讓源城,能發展到這一步。

「你們要加入源城,也就簽下這個契約,那麼對你們的培養是不會缺少的,要是誰不願意,可以直接離開!」

陳立拿出了契約。

想要得到源城的培養,那也就是要付出代價的,不付出足夠的代價,也就不可能得到相當的培養。

來投奔源城的人,可是越來越多了。

更多的人到來,源城的選擇標準,也只會越來越高,選擇的也就是那些,更加優秀的人。

當然,他要求的條件,這麼久還是沒有怎麼改變。

李大炮的抗戰歲月 只要能答應,簽下一份相當的契約,那麼也就是會得到,源城的培養。

他的丹藥可不是白給的,這些人的付出,都沒有多大的要求,基本是源城先付出。

也只有相應的付出,讓源城滿意的代價,才能得到源城相應的培養。

源城的培養下,必然能增加不少高手,這些高手對陳立來說,也就是能讓他,提升實力的一種方法。

成百上千的至人期,數萬個天人期,這麼一股力量,面對神人期也有底氣了。

雖說這契約,並不怎麼苛刻,還是有一些人,不簽下契約,選擇離開了源城,他們本以為來到源城,會得到陳立刮目相看,還是和其他人一個樣。

他們可是想著,能得到特殊的對待,而不是一視同仁。

無法接受一視同仁,那麼陳立只能讓他們離開,他不需要特殊的對待某些人,而那些離開的人,還沒有達到讓他特殊對待的程度。

當然,加入源城的,還有一些丹師。

源城最為出名的,也就是源城的丹藥,煉丹師加入源城,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這裡發生了不小的改變,很多人帶著奇特的藥材,就位了能碰運氣,能得到煉丹師的青睞。

在源城每一天,無數藥材湧入,出售無數的丹藥,這是一個極大的優勢。

煉丹師,要加入源城,也是為了找一個,更好的環境,修鍊煉丹術,他們相信,發展著的源城是需要更多煉丹師的。

「投靠我們源城,那也要看,有沒有誠意!」

陳立下一個瞬間出現在大廳之上。(未完待續。) 源城之中的事情,是沒有多少,能瞞得過他的。

只要他用心去感應,即使是至人期,也很難能夠瞞得了他的窺探。

陳立也不會閑著無聊,去窺探那些至人期,或者誰的**,真的去做那些事情,只會讓他陷入一種,非常混亂的狀態。

每天見識的東西很多,也就會讓他,念頭變得不通暢。

畢竟,不是什麼事情,都能按照他個人意願,所發展下去的。

「你們想要加入源城?」

陳立一出現也沒有客套。

來的這些人,最強的也就是一個三級丹師。

對陳立來說,煉丹師還真的算是,比較缺少的。

百年的承諾,對他而言是很久,也是不怎麼久的。

過去百年的時間,他要是無法,達到代替莫問道的程度,源城所具備的優勢,很可能會慢慢的,消失在他的手裡。

即使他已經儘可能的,在儲存丹藥了。

只是莫問道離開之後,以他的煉丹術,還有璃茉的煉丹術,是很難支撐起整座源城的。

源城每一天所需要的丹藥,以他目前的煉丹術,沒有一個月是無法煉製完的。

再過一百年的時間,他也無法達到,供應這麼多丹藥的程度,那時候的源城,發展得更加的強大,需要也是更多的。

多出一些煉丹師,也就是解決的辦法。

不然到時候,他很可能要花大部分時間,在煉製丹藥上邊,這個可不是他所願意的。

他自己的修鍊時間,都不怎麼多了。

還要把這時間,浪費到煉製丹藥上邊,那真的是一種損失。

「城主,這幾位丹師,先要和我們煉丹師合作!」

璃茉介紹起這情況。

對方是來合作的,加入源城這個說法,就比較不客氣了。

對於煉丹師,還是要有著足夠的客氣態度,才能讓丹師們,也以相對較好的態度,和他們進行談話。

陳立的這種做法,無疑是在對這些丹師的不尊重。

煉丹師,可是經常受到,求丹的人追捧,即使不是求丹的人,也會對丹師客客氣氣的。

「副城主,我們這個程度,哪裡敢說出合作的話?」

「若是我們能加入源城,自當是我們的榮幸!」

……

一眾丹師,卻是另外一番情景。

他們能加入源城,確實是他們的榮幸,比起陳立的煉丹術,或者說在名氣方面,還是差得太遠了。

面對其他人,他們還有著傲氣,面對陳立就沒有了傲氣。

這底氣不足,也就不能有傲氣,想著能得到,更多的資源,加入源城是一個選擇。

他們可是知道,源城每一年出現那麼多丹藥,是多麼的恐怖。

還有陳立能擊敗丹師聯盟的丹師,也是多麼的恐怖,這兩者相加,可以知道陳立的能力,可不是一個三級丹師那麼簡單。

他們同為煉丹師,更加明白這些事情,想要辦到的難度。

可是,陳立卻都辦到,這些讓他們不得不佩服的。

「加入源城可不輕鬆,諸位可要想好了!」

陳立說起這要求。

想要加入源城,那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難度是存在的。

並非隨意的,就可以加入源城,想要加入源城,那是要接受考驗的。

輕鬆的加入源城,那是不太可能的,他布置的考驗,也是為了選出,那些符合源城標準的人。

不符合他的標準,就算加入了源城,那也只是讓他看了難受。

那種看著都難受的人,還不知道在源城,能活得了幾天,他是不會讓源城,有那種人加入的。

源城作為他建造出來的城池,即使是陳家,現在也只能遵守源城規則。

要不是同為一個家族,陳家斷然沒有這麼大的優待,現在享受著,數千倍的資源,讓陳家處於一種,過度的膨脹狀態之中。

要不是陳家的實力太弱,享受到的好處,那隻會是更多的。

也是他的存在,陳家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會出現問題,那些想要欺騙陳家的人,也不敢太過分。

隱瞞了一部分,也足夠他們使用的。

陳立真的計較起來,他們可是連一點好處,都不可能得到了。

陳家享受到的好處,都是陳立所給的,沒有陳立幫忙,他們也就不可能,得到任何好處。

「自然是要有考驗!」

「請城主說出要怎麼樣考驗!」

……

一眾丹師沒有意見。

他們加入源城,也就是為了,更進一步而來。

源城沒有任何的條件,這個他們反而是不敢答應了,沒有任何的條件,也就意味著,要付出的是更大的代價。

他們可不想,付出更大的代價,換取這一個進一步的可能。

雙方在某些事情上面,還算是達成了,他們一致的目標,也就算是沒有太多的意見。

「加入源城之後,想要離開源城,這個可是不容易的,你們要是做不到這一點,還是不用考慮,加入源城的事情了!」

陳立提出第一個要求。

對那些加入源城的人,他都是先說好,加入了源城之後,想要脫離源城是有難度的。

對這個問題,存在疑問的人,他是不會強迫對方,一定要加入源城的。

源城也不是一個,強人所難的地方,誰願意加入,那是個人的自由,而不用他進行強迫。

第一個要求提出,有兩個丹師離開了。

陳立說出的條件,他們是不能接受的,作為煉丹師的他們,一向是享受著,受到最高的待遇。

要不是面對陳立,這一個更高明的煉丹師,他們肯定不會這麼客氣。

離開的丹師,沒有人去阻攔,面對陳立這樣的城主,他們也不可能,後者臉皮,求著留在源城。

作為煉丹師,有很多地方,是歡迎他們去的。

源城不留他們,自然有留他們的地方,在那裡還能享受到,非常高的待遇。

陳立再次提出了,一些加入源城要注意的事情,而剩下的丹師,也慢慢的變少。

「還剩三個,也不少了!」

陳立看著最終剩下的三個丹師。

在他提出了一大堆,源城要求的條件之後,也就剩下了這三個。

剩下三個煉丹師,算是出乎了他的預料,總比一個都沒有,要強好多了。

只是,其他人聽到陳立的感慨,卻不認為剩下三個,是什麼好事,最後的三個,也許還沒有一個,能達到陳立要求的。

陳立可是還沒有,對這三個丹師,進行任何的測試。(未完待續。) 「其實也沒有什麼測試,只要你們簽下契約,也就算是我們源城的人了!」

陳立拿出了契約。

對這些人進行測試,也沒有什麼重要的測試,能在最後,還能留下來的,即使再怎麼差,也能達到陳立的基本要求。

他之前提的那些條件,那些人都自己進行篩選,能完全的接受下來,也就是通過了他的考驗。

不能接受的,都已經離開了。

只要把契約一簽訂,那麼這事情也就成了,沒有反悔的可能。

對於剩下的這些人,他還是比較看重的,雖說只是一個三級丹師,兩個二級丹師,那也是不差的。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