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卻是拉著伏翔滴治不絕的講了起來。

因此,卻是拉著伏翔滴治不絕的講了起來。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伏翔自然也不會客氣。

這幾天,他也積聚了不少的問題,特別是關於那三百六十五手的問題,更是多不勝數,此時看到機會。哪裡還可能放過?

也是就著自己的問題開始不斷詢問起來。

戈德並不藏私,對於伏翔的問題都進行詳細無比的解釋,連他創造之時是怎麼想的,都毫無保留的講出來。

這一講,讓伏翔不由豁然開朗。

那些關於三百六十五手的一二三個階段在他的腦海之中更加的深刻起來,甚至對於其中的原理也有了一種模糊的了解。

但是,當他問起這創造的原理之時,戈德卻十分奇異的,並沒有對伏翔解釋這其中的原理。只是說了一句,這些需要自己體會,其他東西可以講,這種關於原理的東西絕對需要自己體會才能夠明白。若是他講了,也許現在伏翔痛快了,知曉了。但以後對於這原理的體悟恐怕也就只是局限在今天所講的這些而已,,

聽了戈德嚴肅的話語,伏翔不由若有所悟。

也放棄了詢問原理的念頭。

時間在這情況下緩緩流過,不知過了都就,戈甲的門忽然轟然打開。一股無比難聞的藥味從那門中滾滾而出。

饒是戈德和伏翔來那個人正全神貫注的交流著,卻也被這一股臭味熏得反胃,差點嘔吐出來。

「老甲你在搞什麼?!,小戈德捂著鼻子吼道。

「哈哈」老德你來了啊,也好,快來幫忙,快來幫忙!」

接著,戈甲那高大的身體出現在門口。

他的臉上此時掛滿了笑容,全身上下不斷散著熏人的藥味,讓伏翔看得心中大為恐懼。

「這葯」不會就是那葯浴吧?!」伏翔一想到這個可能性,心頭就忍不住緊,全身更是微微的顫抖起來。

在散著這種味道的葯浴裡面浸上大半天,那可是絕對要命的,

「懶得理你!說,小几個起落間,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啊」伏翔伸伸手想要挽留。卻沒等話語說出口,已經看不至戈德的背影了。

「這股臭味,難道得我自己來承擔?」小伙翔望著已經看不到戈德背影的方向,心頭的哀怨簡直不用提了。

「走什麼走,這葯浴可是我這輩子配出來最為珍貴的葯浴了,沒有見到這葯浴的效果實在是你的一大損失啊戈甲看著戈德的背影,似乎可惜的道。

話間,他已經走了出來,站在門口的台階上。

隨著仲的身形走出。那一股熏人慾嘔的藥味更加的濃烈的,伏翔屏住呼吸,似乎也能夠感受到這一股臭味滾滾從鼻孔湧進來。

傢伙,快進來,葯浴已經準備好了,每天浸上八個小時,一個月之後,你全身便比牛獸還要健康了!」戈甲呵呵笑著道。

牛獸是什麼怪獸,伏翔並沒有任何概念。

此時他已經被戈甲所說的內容嚇得無法動彈了。每天八個小時,連續一個月,,這可是要命的,

「大個子,我看還是算了吧」我覺得全身也沒什麼不舒服的」慢慢調理就好,慢慢調理就好」伏翔連忙退後幾步道。

「這怎麼行?!我是醫師還是你是醫師?不要磨磨蹭蹭的,快點進來。」戈甲眉頭一皺,道。

看著戈甲那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樣子,伏翔一咬牙,抬步往戈甲走過去。

當接近戈甲身周十米的時候。那一股味道已經巨大得宛如實質,讓伏翔幾乎連自己的胃都要從嘴巴裡面翻出來了,

轉眼間,伏翔的臉色變得青白交加。喉嚨上下滾動,極力的壓抑著胃部翻出來的酸水,,

「這才對嘛!來來來!不要遲疑!」戈甲看著伏翔終於走過來,大

道。

著,上前幾步,拉住伏翔的就往裡拖。

伏翔看著那房門,宛如鬼門關,又有如一直巨大的怪獸正張開嘴巴等待著他自投羅網。扭頭看看外再,那美好的世界離自己越來越遙遠」

屋裡已經有了大變樣。

個三米兩米直徑的木桶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就立在那房間的正中央。在這木桶周圍,有著數十個裝滿五顏六色藥液的小桶在那裡。

那一股股難聞的藥味,便是在這些小桶裡面散出來的。

「進去吧。」戈甲指了指那兩米直徑的木桶推推伏翔。

伏翔此時已經豁出去了,自從進入了房間以來他已經完全屏住了自己的呼吸,但那一股臭味還是不斷從他的鼻孔鑽進去,不斷的進入他的噢覺,讓他難受之極。

被戈甲這麼一堆,他也不遲疑。上前幾步,身體一躍,便躍入那木桶之中。

這個木桶似乎是專門為伏翔特製的,只有一米五左右,伏翔站在那裡,腦袋卻是剛好能夠露出來。

「褲子脫掉吧」戈甲打量一下伏翔,道。

伏翔低頭看看自己的身下,穿著長褲浸葯浴確實是有些不合時宜,點點頭,把長褲脫了,扔在一邊。當然,內褲卻是留在那裡。

戈甲打量了一下伏翔,卻沒有對伏翔沒有脫掉內褲有意見。點點打手桶往大桶裡面倒。

原本這些藥液呆在那裡都有著那麼巨大的臭味傳出了,此時這麼一倒。那藥液攪動,那臭味卻是更加濃烈。讓伏翔差點暈迷過去。

只能閉上雙眼,默念「猿魔氣」第一層的心法,緩緩運轉體內的魔氣。希望依靠這個來讓自己忽略這些臭味。

可惜,這一股臭味是如此濃烈,一股又一股,不斷交織在一起,滾滾沖向他的鼻孔,讓他如何能夠沉下心來運轉體內的魔氣?!

在整個過程中,那魔氣的運轉無比的滯澀,幾乎有如蝸有一般。

幾個個小桶沒多久便已經被戈甲倒入桶中,直直淹沒到伏翔的脖子下沿,那一股臭味在鼻子下方不到二十公分的位置不斷湧上來,那種感覺簡直是欲仙欲死,

隨著藥液的倒入,一股十分怪異的感覺從全身各處傳來。

似乎暖暖的,又似乎涼涼的。似乎麻麻的,又似乎辣辣的,各種各樣交織在一起,那感覺確實相當的難受。

「好了!只要這樣呆上八個小時就可以了!哈哈」戈甲哈哈笑

道。

睜開眼睛一看,只見戈甲正站在他的面前,神色十分的欣喜,十分的滿足習忽他長吸一口與,露出誅醉的神煮!七百五十薦樂牛則,真是美味」

聽到這句話,伏翔差點暈倒過去。

美味?這是什麼噢覺?

不過,想了想他也就明白了。正如一般下圍棋之時都會說這種棋形很漂亮,這種棋形不夠漂亮之類的一樣,那種審美觀根本不是普通人所能夠理解的,

「大個子,難道一定要呆上八個小時嗎?有沒有辦法能夠快一點。」伏翔屏住呼吸問道。

經過大混合之後,這藥液呈一種宛如淤泥一般的渾濁顏色,看起來相當的噁心。

再加上其味道如此的攝人,被掩蓋之後的感覺又是那麼的難受,伏翔確實恨不得馬上就能夠離開這藥液。

「沒有辦法,必須八個小時;一秒鐘都不能少。」戈甲嚴肅的道。

話語斬釘截鐵,很顯然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伏翔心中也知道只有極小的可能提前,但聽到戈甲這麼說還是有些失望。

「不知道我能不能屏住呼吸八個小時」伏翔心中暗自想著。

他忽然有了一種挑戰自己屏住呼吸極限的想法」

戈甲自然沒有看出伏翔的想法。深吸幾口氣之後,戀戀不捨的道:「你好好泡著吧,我還有事,晚上我會準時回來的。」

伏翔點點頭,心中對戈甲十分的感激。

雖然這藥液的味道,這藥液給自己帶來的感覺,這藥液的顏色都是相當的不好,但很顯然,這代表著戈甲的巨量心血,,一千七百五十六種草藥,這個數字足以讓人明白戈甲耗費了多少心血,

在以前,伏翔並不知道自己能夠屏住呼吸的極限是多少。

經過幾個小時之後,他已經知道了。

「一個小時零七分鐘四十三秒」極限就是這?了,」伏翔忍著嘔吐,忍著昏迷,忍著噁心的感覺,仰頭努力的呼吸著。

這已經是他第六次達到屏氣的極限了。

換句話說,已經過去了將近七個鐘頭。

時間已經到了傍晚,太陽漸漸西斜。大地漸漸變得昏暗下來。經過六次實驗,他也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屏氣極限。

個多小時的屏氣極限,這在普通人來說已經是極不可思議,甚至可以說是人了。但伏翔卻一點都不滿足。

因為,每隔一個多小時,他就得享受這種幾乎從鼻孔沖入,再彌散整個身體,讓他感到自己練毛孔都在散著無比噁心臭味的味道!

這種味道,幾乎每一次都會讓他乾嘔許久。若不是他的消化能力極強,早上吃的那些東西都已經消化光了,此時恐怕整痛藥液都已經變成了食物殘渣了」

「我的適應能力還是有很大的問題啊,都說臭的東西聞久了會不覺得臭,為什麼足足六個多小時了。我還是沒有習慣這種味道呢?」伏翔再度屏住呼吸,暗自想著。

雖然屏住呼吸也依然有著臭味來到他的噢覺被他所感覺到,但那畢竟只是少許,比起敞開鼻孔呼吸少了不知多少倍。因此他才有心思來思索這些問題。

不過,這六個多小時的適應,伏翔卻也不是沒有絲毫進步。

至少,他體內的魔氣已經能夠在他的體內自如的運轉,他也能夠勉強的將自己的注意力轉移到那魔氣之上。而不是只能無力的承受著那臭味襲體的痛苦。

似乎因為突破了這一層障礙,魔氣的修鍊效果比起平時還要好上些許。魔氣的增長也比起昨天多了一些。這也可以算是意外之得了。

「不過,這味道似乎比起最開始之時淡了一些伏翔忽然產生這麼一個念頭。

不過這個念頭一出現,便被他強制驅除了」

「我不會適應這種臭味的!我的噢覺還是正常的!」這是他內心深處的想法,,

他將自己的心神沉入體內的魔氣之中,控制著魔氣一圈又一圈的按照那「猿魔氣」第一層的功法路線運轉著,那節奏也越來越自如,越來越明顯。魔氣行走比起沒有享受這臭味之前確實堅定了不少,那去勢似乎再無任何東西能夠擋住它的行走一般。

經過了這將近七個鐘頭,事實上,那葯浴之中的精華已經有絕大部分進入了他的身軀。正是因為這種精華的進入,方才會使得這藥液所出的味道變得越來越淡。這卻不是因為他適應了這藥液的臭味的緣故。

事實上,這藥液所出的,也並不是什麼臭味。而是無數種藥草的精華所散出來的味道,是數千種味道的混合。雖然聞起來似乎很臭。但將之分開,每一種藥草的味道都絕不難聞。

之所以會覺得臭,只是因為無法將其中各種味道分辨出來而已」

所以,這種味道,是絕不可能適應的!不管呆上多久,即使是泡在那裡面長大,若是無法分辨出其中的各種味道構成,聞這味道都會覺的無以倫比的臭」 司朵棉大喊:「何採薇,你住嘴,你別說了!」

她要崩潰了。

她好心好意帶閨蜜來Y國玩,沒想到,卻是引狼入室,差點害了丈夫的妹妹和未來的外甥。

何採薇還對她丈夫的妹夫破口大罵,咒他們全家。

這讓她怎麼向她丈夫交代?

「何採薇,你太過分了,我要和你絕交!」她氣得渾身發抖,顫抖著聲音說:「我沒你這麼惡毒的朋友!是我以前瞎了眼,才把你當成我最好的朋友,你不配!從現在開始,你何採薇不再是我的朋友,而是我最唾棄最瞧不起的人!何採薇,我討厭你!我討厭你這麼卑鄙!」

「卑鄙?」何採薇冷笑,抬手指住顧君逐:「最卑鄙的人是他!他說的冠冕堂皇,說什麼幫宮弋和宮葵是為了伸張正義,屁!他幫宮弋和宮葵還不是為了這片葵園!」

她又伸手指向遠處漫無邊際的花海:「司朵棉,你看看,你自己看看!這爭鬥的三方,宮弋死了,宮葵成了他顧君逐的管家,志桓的父親鋃鐺入獄,何家馬上就要破產,只有他顧君逐名利雙收,拿好處拿到手軟!他居然還帶著我,來看這原本應該屬於何家的葵園!司朵棉,你知不知道,這葵園原本應該是志桓的!如果不是他卑鄙無恥,恃強凌弱,這葵園就是志桓的,我嫁給志桓之後,這葵園也是我的!今天帶你來看葵園的葵園主人,就是我,不是他!」

看著眼前一望無際的花海,何採薇的眼中滿是不甘的瘋狂。

這讓人震撼的花海,還有花海中那棟漂亮的好似童話中畫出來的似的美麗城堡……如果不是顧君逐恃強凌弱,對付何家,把何志桓的父親送進監獄,讓何氏集團資金鏈鍛煉,面臨倒閉,那花海、那城堡,都是她的!

她會擁有心愛的男人、活潑可愛的孩子、數不盡的錢財,還有眼前這片花海和那棟漂亮的城堡。

可就因為顧君逐,她什麼都沒了。

她怎能不恨?

她恨不得吃顧君逐的肉,喝顧君逐的血,讓顧君逐像何家一樣,傾家蕩產,一無所有。

可惜,她的力量太渺小了,她做不到。

連龐大的何家都拿顧君逐沒辦法,她又有什麼辦法?

她沒辦法報復顧君逐,就把目光盯在了葉星北的身上。

孕婦最好對付。

只要她稍稍用點手段,就能弄掉葉星北肚子里的孩子。

顧君逐害她沒了孩子,她也要讓顧君逐嘗一嘗失去孩子的痛苦。

於是,她在給葉星北準備的燉補湯的食材里,加了可以讓孕婦流產的東西。

那種東西並沒有毒性,正常人喝了對身體不會有任何損傷,但因為是活血的,孕婦吃了之後,可以導致流產,而且吃進身體之後,查不出任何異樣。

她原本以為,她的計劃神不知鬼不覺。

即便葉星北流產,顧家人也只會以為葉星北是因為從京城趕來Y國,旅途勞頓,不會懷疑其他。

可她沒想到,她的計劃還沒成功就敗露了。 「卻波Q(三殺)!」

峽谷上空的播報聲隨後緩緩地響起。

而葉飄卻是一副淡定的樣子。

這本來就是葉飄的基本操作,對手太弱,葉飄的內心都沒有太大的波瀾。

而葉飄的基本操作,在對面看來,卻無異是一場驚濤駭浪。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