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半子還是有些擔心。只前那些搗亂地人,檔次很不夠。所以就連他都能出來。這對納布不會造成什麼困擾。可是現在……

半半子還是有些擔心。只前那些搗亂地人,檔次很不夠。所以就連他都能出來。這對納布不會造成什麼困擾。可是現在……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渡天魔劫的時候,稍有不慎。就是萬劫不復啊!受到干擾還能成功渡劫的可能性,會有多大?至少自己肯定是做不到的!當初若非老師護持,自己差點就要被域外天魔得逞呢!

難道,自己跟納布師兄的實力相差很大,這道心的差距也很大嗎?只不過,實力的差距,是自己更強,道心的差距,卻是納布更強。

想到這裡,半半子心中卻是不由得湧起了雄心壯志:納布師兄一個名弟子,尚且能夠做到這樣地程度。自己乃是老師親傳弟子,有什麼理由不超過他呢?若是有什麼磨練道心的方法,哪怕再苦再累再危險,自己也絕對不能退縮!

就在他心中發狠的時候,卻聽老師喃喃自語:

「也,也,渡天劫地時候,順便將人劫、地劫一起過了,日後成就天仙,可就厲害多了!」

人劫半半子知道是那些出來搗亂的人,可是地劫呢?那無聲無息出現的地劫,來無影去無蹤的,究竟什麼才是納布的地劫呢?

就在那個瀕臨渡劫的偽神出現之後,天劫變化,劫雲變厚,那天雷卻又變得更加強大。不過,對納布來,這不是什麼問題。

真正的威脅,還是在這個渡劫者那裡!

只見天空中,陡然再度降下一道黑色霧氣,落入那偽神頭頂,融入其體內。不過片刻間,這偽神的雙眼就睜開了。

雙眼中,陡然閃過一道詭譎地光芒來!

有些有見識地人就知道,這是那個偽神,已經被域外天魔控制了!

想不到道心不足的人,面對域外天魔,會如此虛弱無力,輕鬆就被控制!哪像納布那邊,還在皺緊眉頭,渾身大汗,臉色猙獰地應付著腦海中的那域外天魔!

有見識的人,頓時意識到了道心的重要性!

他們可不希望成為一個沒有自我的傀儡!

死亡其實並不可怕,唯獨可怕的是,這種成為傀儡,任人擺布的日子,這是那些身為強者和上位者所無法接受的!

於是,很多人都悄然的下了決定。於是乎,此番過後,整個主大陸上問道、論道之舉蔚然成風。這都是后話了。

卻納布那邊,那個偽神被域外天魔控制之後,發出一聲得意洋洋的奸笑,朝納布猛衝過去!

眾人頓時失聲驚叫起來!

現在處於天劫之中,那個被控制的偽神並不敢動用自身的力量。原因很簡單,他是一步到位到了域外天魔劫的步驟。可是前面的天劫他並沒有度過。如果他的力量氣息被天劫捕捉到的話,就會根據這些沒有度過天劫的力量,產相應的天劫來。到時候他自顧尚且無暇,更不用去給納布搗亂了。

域外天魔附體之後,對自己地這個身體可是極其愛惜的。因為域外天魔乃是空有意識。卻無身體的一種存在。其對肉身的渴望程度,是相當大的。也不知道這域外天魔是什麼樣的存在。哪怕在大宇宙中,人們都沒有弄明白其底細。只是知道,這是一種喜歡奪舍的奇異命。而且來來去去都非常詭異,誰也找不到其來去的路途,更不用攔截了。

總之,這個域外天魔之所以單純的猛衝過去,使用肉身地力量而不是自己的神力,就是為了避免天劫受到感應而降下來。 無敵神龍養成系統 到時候納布可能會完蛋。可是這個域外天魔不容易弄到地肉身也要完蛋了。這個買賣,對肉身極其渴求珍惜的域外天魔。是不肯做的!

納布卻也有一些表層意識,留在外面,並沒有完全用來對付腦海中進攻地域外天魔。一方面多這點少這點沒什麼大的妨礙。另一方面,卻也是為了方便操縱玄冥鏡來抵抗那些搗亂的天雷,以及應付外界可能出現的干擾。

到域外天魔控制的偽神撲過來,納布的那點表層意識,立刻產反應,控制著自己的身體,往後退讓開來!

一擊不中,那個被控制的偽神再接再厲。納布也就跟著再度閃開。

就這樣。一個撲擊,另外一個躲閃,兩個都擁有強大力量地人。卻如同孩童玩摔跤遊戲一般,你來我往,你躲我閃,要不是頭頂上的天劫劫雲,仍然沒有消失,幾乎就讓人誤以為這是一場鬧劇!

就這樣一個撲擊一個閃躲了幾個回合之後,眼那偽神撲擊過來,納布連忙閃躲。不料卻腳下一滑。竟然沒有躲閃開來,讓那偽神撲了個正著!

眾人同聲驚呼!

就連躲在人群中的半半子也不例外!

因為。無論納布多麼疲倦,消耗多麼大,以他地實力,絕對不可能出現閃躲的時候居然腳下一滑的情況的!

地仙修為的人下盤有多麼穩固,半半子可是非常清楚的!哪怕腳下一滑,也能馬上自動調整過來,根不會摔倒!

可是現在,納布的自我調整$淫蕩小說/class12/1.html,根就沒有產作用!

「莫非,這就是老師的納布地地劫?」半半子喃喃自語道。

剛剛那匪夷所思地情況,的確很像莫名其妙就出現,又莫名其妙就消失地地劫!

這地劫出現不要緊,納布可就倒霉了,他已經被那個偽神撲了個正著!

那偽神嘿嘿奸笑著,出指如電,狠狠點中納布身上的幾處關竅!

那幾處關竅,正是最可能影響一個人精神的所在!

要論對人體的熟悉,這域外天魔可也絕對不弱!剛剛附身之後,立刻就找到了這幾處關竅!

要知道人體乃是肉身和精神的融合體。精神固然能夠影響到肉身的狀態,肉身更能影響到精神的狀態。以納布的修為,不能動用力量的偽神,當然傷不到納布,可是要針對這幾處關竅對症下藥,從而影響到納布的精神,卻並不是困難的事情。

當然,以納布的修為,肉身的影響,已經可以被減輕到最。但最並不是沒有。只是影響不大而已。但是現在,在納布跟域外天魔的戰鬥中,突然肉身對納布產了影響,就算不大,也在很大程度上,足以扭轉戰局了!

這一點,半半子是最清楚的!

但是,他又相信鄭拓的判斷。認為納布可以應付過去。只是無論如何,心中還是難免有些擔憂。因為如果易地而處之,半半子知道自己根想不出任何可以扭轉局勢的辦法來!這還是旁觀者清,並且又充足的時間去想!要是身在局中,只怕更加難以想明白!

果然,偽神的舉動,造成了很有效的結果!

只見納布身體一抖,雙眼中,突然放射出詭異的光芒來!臉上神色不斷變化,隱隱有一股黑氣。一時間遍布整個臉龐,一時間,卻又被逼退到眉心的那一點處!

不用問就知道,偽神的干擾,讓原隱隱佔據上風的納布,現在和域外天魔處於了僵持狀態!

而這,還是將外來的干擾排除之後地勢均力敵。

要是加上外來的干擾,納布現在已經處於了下風!

可是納布又豈是等閑之輩?

只見他陡然怒吼一聲,身體之上。卻突然放射出金色光芒來!

那域外天魔控制的偽神,竟然被這光芒一下子。就打到了數丈開外!而且,此後那偽神無論怎麼撲過來,卻始終被那金色光芒擋在丈許開外。絲毫前進不得!

而沒有了外來的干擾,納布又重新佔據了上風,那黑氣竟然又被逼回腦海中,不復出現在納布的臉龐上!

那被控制的偽神,怒吼著,咆哮著,可是不敢動用身力量的他,卻無論如何。都無法突破那金色光芒!

眼這時間一分分的過去,納布的臉色,已經開始恢復平靜!那被控制地偽神知道。納布體內的域外天魔,已經凶多吉少了!

眼也沒有辦法突破納布地防禦,這偽神陡然仰天長嘯一聲,卻是身形一閃,化為一道肉眼幾乎不到的白芒,甚至隱隱有破開空間的痕迹,直奔昆崙山下,然後閃了幾閃。這便消失不見!

不敢動用身力量。僅僅憑藉肉身,就能做到這樣地程度。這已經是原來的那個偽神,根難以辦到的!

域外天魔的強大程度,可見一斑,很多人都為之色變!

眼大局已定,人們這又重新輕鬆下來,開始議論紛紛起來。而其中議論最多的,就是那金色光芒,究竟是什麼樣的力量,居然能將如此可怕的域外天魔擋在身外!儘管那域外天魔只能動用肉身力量,但那肉身力量,已經是毫不遜色於微弱神力真神的攻擊力!

起來當然沒什麼厲害地。但是別忘了,納布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渡劫,力量已經消耗了很多,而且他絕大部分精力和力量,都用在對付域外天魔上。那少許的力量,居然就能抵擋微弱神力真神程度地域外天魔肉身力量,這就相當可怕了!

而半半子卻是微微一笑,那力量,他已經清楚的辨認了出來!

「怪不得老師這樣胸有成竹,原來師兄體內,已經擁有了仙力!雖然是不完全的仙力,但是用來應付外來干擾,已經輕鬆勝任了!沒有了外來干擾,憑藉師兄的道心,那域外天魔,根就奈何他不得!域外天魔控制的偽神再強大,畢竟不過是人間的力量,而師兄用的,卻是屬於仙人的力量,能做到這一步,當然絕對沒有問題!自己也真是關心則亂,沒想到納布師兄既然曾經進入過玄黃天修鍊,要得到一些仙靈之氣,藉此凝練出一點仙力來,卻是並不困難。雖然這仙力並不純粹,數量也不大,可是在人間應付方才那種關鍵時刻,卻是絕無問題!」

卻納布使用仙力,逼得那域外天魔控制得偽神,知難而退,自己自然重新扳回局面,將那域外天魔打得落花流水,潰不成軍!

沒用多,只見納布臉上光華大現,然後頭頂之上,再度劈下一道金黃色得雷電下來!

納布卻沒有抵抗,更沒有躲閃,而是直直地迎向那金黃色閃電!

隨即,納布地身體上金光閃爍,仙樂奏鳴,那在渡劫過程中損失的一切力量,被這閃電一劈,立刻完全補充滿。而且他地皮膚和身體,都發了微妙的變化,變得如同嬰兒一般白嫩!

這代表他的身體,已經從凡人的身體,轉化為了仙人的身體!

那道金黃色閃電的作用,便是如此,這是渡劫過程中唯一一道沒有任何傷害,反而大有處的天雷。每一次渡劫的最後,都會出現這樣的一道天雷,幫助渡劫者恢復或者改造。

當然,正常的轉化改造,沒有這麼快。但是納布不同,他曾經凝練出仙力,雖然並不完全,卻也被仙力悄然改造了一些身體,那麼現在的改造過程,自然也就可以大大縮短了!

然後,天空中陡然間風清雲淡,那劫雲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仙霧繚繞,仙樂隱隱,隱隱還有仙在雲間來回飄飛。然後,一道白色光芒從天而降,落到納布身上。

只見納布並不抵抗,隨後就被那光芒,徐徐拉入天空中!

然後,他的身影緩緩在一道大門之後消失,透過大門,人們到了天庭那美麗的仙境,感受到了那美妙的活,一時間一個個心中都產了嚮往之心!

等道天空的仙門關閉,人們的情緒已經到了最濃烈之處!

新任的教宗笛卡爾高據寶座之上,微微一笑,知道天道教的影響力,從此將變得無比強大…… 第二十四章.萬知者vs天道

小豬無敵是一名大二的學生,同時也是一名pk狂人。他進入「江湖」的時候已經是遊戲運營的第八年了,即便如此他還是被譽為「血刀門最傑出的後起之秀」,可見他的pk天份之高。小豬無敵也一直在埋怨生不逢時,假如自己能早八年出生,那肯定能成為「江湖」中的一代風雲人物!

隨著全世界虛擬網游的整合以及「新世界」的開啟。小豬無敵深深的感覺到屬於自己的時代終於來了!他全身心的投入到新世界的發展中。可是現實的打擊真的非常殘酷!新手試煉任務小豬無敵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最難的a階宗師級,但他毫無意外的失敗了。然後任務降級到b階大師級,結果還是失敗了……最後勉強通過c階專家級也還是因為走了狗屎運……

試煉任務屢次失敗的沉重打擊並沒有讓小豬無敵消沉,在「新世界」中失去了他依賴的血刀刀法讓他很不適應。後來他在中韓大戰的直播中看到了天道手握一把長劍以一敵四絲毫不落下風的場景。小豬無敵在熱血沸騰的同時也發現了一個令他震驚的事實:天道使用的竟然是武當派的太極劍法!原來「江湖」中的武學真的能帶到「新世界」中!天道可以,那麼我小豬無敵也可以!

於是小豬無敵就獨自一人跑到練級副本苦練,可是明明在「江湖」中已經爛熟於心的血刀刀法現在怎麼使用都讓他感到彆扭無比,完全發揮不出威力!終於,小豬無敵悟了,他認為血刀刀法是一門殺人的刀法,只有在和人對戰時方能領悟其中的精髓!接著,小豬無敵就開始了他的單人競技副本之旅。

雖然小豬無敵的血刀刀法尚未成型,但是手裡一口長刀耍起來也頗為凌厲,居然讓他在一番周折之後順利的拿到了五連勝,獲得了一個「單人競技五連勝」的稱號,獎勵是一點名望。雖然他還不清楚名望的作用,但這也加強了他對pk的熱情,沒有猶豫的開始了第六局的比賽。接著小豬無敵就悲劇了,他被一個在他看來極度騷包的法師秒殺了……

鬱悶的小豬無敵因為四個小時的角色虛弱時間而什麼都做不了,只能默默的摘下遊戲頭盔,睡覺。

……

騷包法師萬毅秒殺了對手之後很快就被傳送離開了這一次的競技副本,直接選擇了進行下一局。

很快,萬毅也獲得了一個「單人競技五連勝」的稱號,這個獎勵是內側的時候就被發現了的,因此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老規矩,第六局。

第六局的比賽場地是一片被竹林包圍的空地,風一吹就可以聽到旁邊的竹木齊齊作響,一片片的竹葉隨風飄舞的場景。頗有種二十一世紀初的武俠電影中大俠決鬥的味道。

萬毅一看對手,樂了。對面站著的居然是老熟人天道。而天道也認出了萬毅,嘴角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對於天道來說,萬毅絕對是他最不想遇到的對手!倒不是說他怕了萬毅,自己和萬毅打,想要贏的話勢必要底牌盡出,而且各項屬性和被動技能加成估計要被萬毅摸個透,自己的各種信息對於萬毅這個中國區頭號情報販子來說,那可都是錢啊!天道可不想這裡辛辛苦苦打一架什麼好處都沒撈到,反而第二天自己的情報就被對手們全知道了……

此時,萬毅開口說道:「能在這裡遇到天道老哥還真是巧啊,不知道老哥怎麼有閑心打這個單人競技副本呢?」

天道笑道:「一個任務差幾點名望,就跑來打幾場拿點名望,順便活動活動筋骨。不知道萬知老弟又是為何而來呢?」

萬毅道:「我是接到一個任務要求我單人競技十連勝,真是不巧,居然和老哥撞上了。」

天道:「和平解決?」

萬毅:「石頭剪子布?」

天道囧:「老弟這不是欺負老哥我嘛?誰不知道你萬知者觀察入微,和你玩石頭剪子布那不是自找不痛快嗎?」又道:「這樣好了,老哥我的連勝成績輸一場科就中斷啦!萬知老弟你吃點虧認輸,作為補償我先不打單人競技場,讓老弟先完成十連勝任務,並且再給老弟100枚金幣作為時間浪費的損失費。」

萬毅正氣凜然的道:「我像是靠金錢就能收買的嗎?」頓了頓,道:「記得直接匯我賬上,別寄給元東那小子了。」說完,乾脆利落的認輸了。

剩天道一人獨自在飛舞竹葉中,凌亂了……

「您主動放棄了比賽,您的連勝被終結。」

輕輕鬆鬆100枚金幣到手,萬毅的心情還是非常的愉悅的,接下來的十場戰鬥也都沒有懸念的獲勝了,平均下來五分鐘一場。萬毅還遇到了一個讓他印象深刻的遊俠玩家。這名遊俠玩家可能是敏捷屬性不高的關係,因此其移動速度只是一般水平。但是他的閃避能力非常的強悍,萬毅精準的魔法攻擊居然都沒有傷害到他。

不過,待到這名遊俠近身之後他才知道什麼叫做一山還有一山高,他發現面前的這位法師對手在近身躲閃上的能力居然和他不相上下!而且自己動作總是受到風系魔法的束縛,頗有種施展不開的感覺。最鬱悶的是這名法師居然還能同時施放多種屬性的魔法。他就是在躲掉一個風刃之後被身後一個突如其來的火球擊中殺死。

獲得十連勝之後,萬毅回到了自己的私人空間,他想利用剩下的幾個小時時間把《流星火雨》和《重力結界》給學了。

……

早上7點,萬毅和四個青年男女從網吧走出。在萬毅的強行逼迫下,本來想直接回去補覺的幾人硬是先去吃了早飯,早飯期間幾人繼續保持著旺盛的精力,興奮的說著昨晚的中韓大戰……

吃飽喝足后,萬毅先是開車將幾人分別送回寢室,再獨自一人開回到自己的宿舍。期間萬媽媽還打電話來套情報,萬毅只能苦笑著應付了,在萬毅看來蘇家姐弟都還只是孩子,萬毅和他們不是一類人,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萬毅回到宿舍,照例還是先洗了個澡。

萬毅從浴室出來后,一邊吹頭髮一邊看新聞。電視上沸沸揚揚播的都是昨晚那一戰。那一戰的看點很多,先是獸王、天道、戰舞者、天下第二四人以一敵二仍然完勝。再是天道的拖延戰術成功的拖住了幾乎無解的天下第二,自己又以一敵四完美的擋住了獸王為首的四名韓國隊員的攻擊給戰舞者創造了機會。當然還有獸王布置的那一手暗招,成功幫他速殺了天道,並且這名隊員還差一點點就殺掉重傷的戰舞者完成逆襲。而這一戰的轉折就是戰舞者從背後刺向獸王那一擊,這一擊成功的殺死了屬性暴漲的獸王,為中國區的勝利奠定了基礎!主持人表示這一擊他已經回放了無數次,每一次看都覺得不可思議和驚艷萬分。

主持人唧唧歪歪的渲染了半天終於開始講出了本期節目的重點,那把具有傳奇色彩的「青玉匕首」以二千萬人民幣和價值2000枚金幣的遊戲物品的天價被獸王所在的「王者」公會購得!獸王表示,這次購買這把匕首是為了讓公會牢牢銘記住這一次的失敗,知恥而後勇!然後由於獸王本人所使用的武器是拳套,因此這把匕首會內部獎勵給公會的傑出青年。

此消息一出,王者公會的人氣暴增,韓國的無數敏捷型玩家紛紛湧向「王者」公會,為王者公會帶來了一波入會狂潮。甚至有韓國媒體口出狂言稱:有了這把匕首之後獸王的王者公會再無敵手……

拋開韓國思密達們的白日做夢不談,萬毅喝了一杯熱水之後進入遊戲倉內。

萬毅再次出現在自己的私人空間,他先給元東發去消息,讓他幫自己定位一頭方便易殺的頭領級c階魔獸,萬毅只要負責過去收屍就好了……

然後,萬毅繼續研究手上的兩本a階魔法書。他這人向來都是一心多用的好手,一邊研究魔法書的同時順便給客廳里的裝備附魔,也到不會出錯。

《流星火雨》魔法倒是非常好學,這個魔法的特點是作用範圍極廣,一個魔法砸下去可以影響近一公里的面積。因此這個魔法對法師們的精神力消耗已經達到了恐怖的境界。別說萬毅現在剛到c階的精神力了,估計快接近a階時才能做到堪堪施放。

而《重力結界》則是對魔法師們的控制能力有極高的要求,重力結界說白了就是擠壓空間,使這個魔法作用範圍內的敵人所受到的壓力倍增導致動彈不得,弱者甚至會被空間之力生生壓迫至死!這個魔法是一個非常的可怕的群控招數。不過萬毅估計自己想要使用這個魔法至少要等到正式轉職成魔法師以後了。 庭。

納布飛升上來,便聽得有人的聲音傳入腦海中,卻是一篇玄妙的心法,然後那人道:「納布,汝今日起,正式列入天道宗門,為宗門一系名弟子。天庭現在正式交給你打理!封神之前,你便為第一任天帝。至於此後能否留任,端當時機緣了!」

納布認得那是自己的老師鄭拓的聲音,連忙恭恭敬敬的跪下行禮,應了老師交付的使命。

然後他便身不由己的被送入天宮,身披袞袍,頭戴衝天冠,冠冕繁華,正式接了天宮之主的天帝位置。

百年來,因為天道教的香火鼎盛,天庭之中,也多了不少意識化形,其中佼佼者被顯化大天尊收為弟子,剩下的卻在天宮中擔任僕役,天宮的機構,已經初具雛形。現在這些人,統統都歸宿納布管理。而日後的飛升者,也都會名列仙籍,同樣歸宿天帝管理。哪怕只是一個名義的管理權,實際上那些人可能聽調不聽宣,但這個名義,也是必須接受的。

納布這便在天宮之中,開始了他的天帝涯。

而人間,天道教的聖山崑崙之上,眾人親眼目睹飛升勝景,一個個心嚮往,當下就要求加入天道教的,便有上萬人之多!至於其他受影響者,更是多不勝數!

但無論如何,天道教的飛升大典觀禮。已經結束,人們大多數都開始伴隨著擁擠的人流,離開聖山崑崙。

而那穆罕,正混在人群中,一齊準備離開昆崙山。

然而他並不知道,自己早已經被盯上了。

而就在他即將離開地時候,一隊天道教護法,已經湧入那自己離開的包廂中,將那包廂中剩下的人。齊齊抓獲!

天道教的行動,竟然來得這樣快!

穆罕只恨不得自己馬上撲上去,要麼救出那對自己照顧有加的大人,要麼和大人一齊赴死!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