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風頭都沒有了,所以她早就將木冰雲的恩情忘記,心裡只餘下了埋怨與記恨。

什麼風頭都沒有了,所以她早就將木冰雲的恩情忘記,心裡只餘下了埋怨與記恨。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誰知道她是哪裡來的?」菲菲不屑的撇了撇嘴,「當初我和吉雄哥哥去了黑河那邊采黑河花,她忽然就出現了,根本就不知道是哪裡來的,或許,她根本就不是純人族。據說純人族並不喜歡我們獸人族的人,所以當初才會搬離很遠的地方,總之,我是不太相信她是從純人族那邊過來的。」

說道這裡,菲菲的聲音小了起來:「你們說,她不會對我們村子會有危險吧?」

「不會吧,菲菲,木姑娘可是一個好人,若不是她的話,我們怎麼能夠吃到那麼美味的食物,我覺得木姑娘應該不會害我們。」

「對啊對啊,菲菲,你是不是弄錯了,木姑娘看起來不像是一個壞人啊!」

菲菲不以為意:「誰說壞人就要寫在臉上,她若是好人,怎麼不告訴我們怎麼樣製作那些美麗的髮飾和衣裳?」

聽到這裡,阿麗有些聽不下去了,身影顯露了出來:「菲菲,你怎麼能夠這麼說?木姑娘還救了你!」

「就算沒有她,我也能夠回來。你難道不相信我們村裡的勇士吉雄哥哥了?」菲菲看到不少女子神色有些懷疑了,不由笑了出來,「大家好好的想想吧,誰會忽然對我們好,當初出來的時候,要不是我讓她帶我上岩石山頂,對方還不會動呢,說到底,她肯定有其他的目的,並不是單純的來到這個地方。」

「菲菲,你太不像話了。」

阿麗怒吼一聲,一掌扇到了菲菲的臉上,菲菲小小的身子就這樣倒地不起。她一下就哭了出來,其餘女子對於阿麗粗魯的舉動,也是十分的不滿。

「阿麗,你怎麼能夠打菲菲,你明明知道她是村裡最柔弱的人。」

「菲菲怎麼了?」

吉雄從外面走來,就聽到了菲菲的哭聲,看著她小小的臉哭得皺了起來,心就揪著揪著的疼痛,連忙小心翼翼的將菲菲抱了起來:「菲菲,怎麼了,臉怎麼這麼紅?」

「吉雄哥哥,阿麗打我!」菲菲怒視著阿麗,眼神中都是控訴,這一聲軟軟的語調,似乎要將人的心給化了。吉雄果然有些憤怒,瞪著阿麗的身影。

「阿麗,你為什麼打菲菲,她明明是最弱小人,我們應該保護她。」

阿麗看到吉雄在乎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冷哼一聲,粗獷的聲音響起:「我打她又怎麼樣,吉雄,她就該打!以為自己弱小,就該受到別人的保護?」

「阿麗!!」

吉雄是真的有些生氣了:「菲菲的父親是為村子犧牲的勇士,我們應該保護她!」

阿麗嗤之以鼻,「吉雄,你喜歡菲菲就直說,讓村長為你們做主好了,何不要用這麼一個拙劣的借口?大家都看出來了,我是打了她,難道你還要打回來?」

吉雄臉色忽然漲紅了起來,雖然這件事大家都知道,但是他並沒有親口說出來,他只想就這麼保護菲菲,並沒有想過會真的與菲菲結合。

「阿麗,你給菲菲道歉,這件事就算了。」

「不可能!」阿麗覺得自己沒有錯,菲菲污衊木姑娘,就是在侮辱她。她現在倒是覺得,當初菲菲能夠沒有遇到木姑娘,死在外面才好。

「這裡怎麼了?」

木冰雲聽到這裡吵吵鬧鬧,忍不住走了過來,就看到二人對峙的一幕,望了一眼菲菲,她怎麼覺得是這個女人在搞事情?

「木姑娘,你先回去吧,這裡是我和吉雄的事情。」阿麗眼中有些傷痛,其實吉雄與她有婚約的,因為菲菲的事情,吉雄一直在逃避,她已經不想再這樣下去了。

如今吉雄這麼護著菲菲,任她心痛又能夠怎麼樣?菲菲才是吉雄喜歡的人,這麼久了,她算是看明白了。

「菲菲,你說,你到底是喜歡湛將,還是喜歡吉雄?」

被阿麗看了個正著,菲菲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自然是喜歡湛將,對吉雄只有對哥哥的感情。但是她卻不能夠說出來,萬一吉雄不理她了,就沒有人保護她了。

所以,她只是將頭埋進吉雄的懷裡,什麼話也不說,還不斷的聳肩抽泣著,讓吉雄十分的心疼。

「阿麗,給菲菲道歉!」

吉雄眼中儘是怒氣,相同的,阿麗的眼中也都是憤怒。自己的成親對象,懷裡抱著其他的女子,還要她道歉?

「哼,吉雄,你知道我為什麼打菲菲嗎?」

菲菲有些慌張,連忙抓住了吉雄:「吉雄哥哥,算了,畢竟阿麗也不是故意的,這件事就這麼過去。阿麗好歹也是吉雄哥哥以後成親的妻子,你們這樣爭吵,會讓菲菲內疚。」

木冰雲倒是看出來了,拖著下巴有些玩味。雖然這裡比較落後,卻從來不缺少白蓮花婊。吉雄確實喜歡菲菲,任誰都能夠看得出來,阿麗喜歡吉雄,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她也看出來了,並且兩人是有婚約關係。吉雄人雖然老實憨厚,但是在這件事讓她十分的不喜。 就算是不喜歡阿麗,為何要同意當初的婚約,不如解除了,自己喜歡誰就追誰去。

阿麗神色有些痛苦,感覺到有人握住了她的手,她側頭就發現了木冰云:「讓木姑娘見笑了。」

「吉雄,菲菲若不是詆毀木姑娘,我也不會動手,這個歉,無論如何我都不會道,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你如果真的喜歡菲菲的話,就請村長解除我們之間的婚約。」

雖然她喜歡吉雄,但是一個不喜歡她的人,就算是成親,也沒有意義。她是村裡的女勇士,喜歡她的人其實也不少。但是許多人似乎更喜歡菲菲這樣嬌小柔弱的,她無奈嘆了一口氣。

「吉雄,確實是因為菲菲說些對木姑娘不好聽的話,阿麗才忍不住動手。」終於有人看出來不對了,站出來說話,菲菲咬了咬唇,果然,雖然她是村裡的村花,地位無論怎麼樣,都比不過阿麗。

一個比她長得好看,一個比她實力強大,村裡的威嚴更甚,嫉妒之色,已經充滿了她的眼眶。聽到周圍你一一言,我一句解釋的話,她心口升起了無名怒火。

「菲菲,是這樣嗎?」

吉雄將菲菲放了下來,不管菲菲做了什麼,他都可以原諒她,卻不能夠原諒她無故詆毀木冰雲的事情。在他的心中,木冰雲早就與傳說中的神女有等同的地位了。

「吉雄哥哥,菲菲並不是故意的,只是木姑娘的來歷確實讓人懷疑,菲菲也是怕有姦細混入了村子,給大家帶來危險。吉雄哥哥,你一定要相信菲菲,菲菲沒有什麼壞心思,我也知道阿麗是著急了,我沒有責怪阿麗的意思,先前只是心裡有些生氣,阿麗下手有些重,將菲菲打蒙了,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木冰雲眯了眯眼,這解釋很高級的樣子。

「吉雄,你難道還要相信她?」

「我呸!」

阿麗真的著急了,或許獸人族還比較單純,並不知道該怎麼罵人。 蝕骨危情:沈先生的新婚罪妻 所以,阿麗滿臉的猙獰,儘可能的將菲菲嚇到,倒是非常的可愛。木冰雲卻知道,這個樣子,對比下來,會讓吉雄對菲菲產生憐惜。

果然,菲菲縮了縮脖子,請求原諒,同時還表示與阿麗之間誤會了,可是神色間的恐懼,還是讓吉雄心裡軟了下來。

菲菲就是小女孩性子,沒有多壞的心思,在他想來是這樣的。

「阿麗,這件事就這樣吧!」

他看了一眼菲菲:「菲菲沒有壞心思,你到底是打了菲菲,應該道歉。」

阿麗卻不吃這一套:「我不會道歉,如果你非要公道的話,不如尋村長來說話,看看我打得對不對!」

菲菲當然知道村長一定會站在木冰雲的身邊,所以連忙拉住了吉雄:「算了,吉雄哥哥,阿麗估計在還氣頭上,菲菲也是該打,不該說出詆毀木姑娘的話。不管木姑娘從哪裡來的,菲菲都不應該多說一句。」

這話說的,似乎木冰雲真的有什麼目的一樣。對於這位是非顛倒的功夫,她算是見識了。當然,她也沒有想要解釋什麼。對於吉雄這種被美色沖昏了頭腦的人,解釋得再多也沒有作用。

還不如讓對方自己吃點苦頭,長長記性,那菲菲對吉雄可沒有一點愛慕之情。這些人的事情,她並不關心,她已經準備和村裡說離去的事情了,據說這裡有獸人城,她準備去獸人城看看,能不能夠找到一些線索。

當然,最大的線索其實是關於所為的飛行術,或許找到飛行術的來源,就能夠找到出去的方法。

「吉雄,我要解除婚約,走,去村長那邊!」

吉雄有些著急:「阿麗,你這是做什麼?」

「吉雄,你不喜歡我,所以,我也不勉強你。」阿麗說完,拉著木冰雲就走了,「對了,你放心吧,今日的事情,我不會告訴村長。」

吉雄有些失落,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失落,可是看到菲菲可憐的樣子,他決定還是解除婚約吧!

菲菲眼底是閃爍著意思得意的神色,卻飛快的掩飾了。面上再次露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碰了碰吉雄的手臂。本來對阿麗還有一點愧疚的吉雄在看到菲菲可憐的模樣,一邊臉現在都還是在腫著的,他心中的那點愧疚就這樣消失了。

「菲菲,你沒事吧?」

菲菲使勁兒的搖頭,可淚珠子就在眼眶中打著轉:「菲菲沒事,吉雄哥哥,菲菲是不是很討厭人,我知道阿麗一直都不喜歡我,可是菲菲也想成為村裡的女勇士,可是……可是菲菲每次都給大家添麻煩。吉雄哥哥,你也會討厭菲菲嗎?」

菲菲垂著頭,那瘦弱的小模樣,讓人不憐惜都不行:「吉雄哥哥,你說湛將是不是也討厭我這個樣子才會離開村子的?」

「吉雄哥哥,菲菲是不是應該也離開村子,這樣才不會遭到大家的討厭?」

吉雄心裡越發的軟了下來,拉住了菲菲的小手:「當然不是,吉雄哥哥會永遠保護菲菲,走,我們去見村長。」

或許,他真的應該和阿麗解除婚約,他確實不喜歡阿麗。他們之間的婚約不過是因為當初長輩定下來的,阿麗說得對,他不喜歡她,他們成親也沒有任何意義。

然而,他喜歡菲菲,菲菲卻也不喜歡他。菲菲喜歡湛將,湛將又不喜歡菲菲,這怎麼那麼亂?

吉雄腦子有些混亂了,可牽著菲菲走向村長屋子的步伐卻沒有慢下來。

沒有一會兒,所有人都知道阿麗與吉雄要解除婚約的事情,等吉雄與菲菲到了村長的屋子,所有人都過來了,村裡也有幾十號人口,大家的目光都有些不解,甚至對他有些責怪。

可是感受到菲菲小小的手,就想起了她弱弱的身體,所以,他會和阿麗解除婚約,以後只照顧菲菲一個人。除非菲菲再也不需要他的保護,他就……

「吉雄,你要和阿麗解除婚約嗎?」

聽到村長中氣十足的聲音,吉雄的話如鯁在喉,他不知道該怎麼說,其實他原本就沒有想過要解除婚約。所以今日在阿麗提出這件事的時候,他都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第736章聖旨

出了大理寺后,一直跟在君璟墨身後的葉三就忍不住低聲問道:「王爺,您剛才問什麼不問問黃雲當年的事情?」

「問了又如何?他如果願意告訴本王,早就說了,又何必等到今日?」

君璟墨冷聲說道。

如果十四年前的事情當真只是和元成帝有關,到了這個地步,黃雲明知道他和元成帝已經撕破了臉,完全沒有必要再繼續隱瞞。

可是君璟墨剛才試探了兩次,黃雲卻依舊什麼不肯說,甚至半句都不願提及,那就只有一個可能,十四年前的事情絕不僅僅是表面上那麼簡單,甚至所牽涉的,絕非是元成帝和陳王。

君璟墨心裡清楚,就算他剛才逼問黃雲,他也只會找一些理由來敷衍他,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去問?

葉三似懂非懂,忍不住道:「可是王爺,黃雲會嚴審那些人嗎?」

「他會。」

君璟墨冷聲道:「他若不審,本王就親自去審,到時候到底會審出什麼東西來,可就不是他說了算了。」

當年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黃雲最清楚。

黃雲知道他的性格,如果大理寺不把當年那些人全部處置乾淨,他定不會善罷甘休,到時候如果他親自來審,恐怕審出來的東西誰都不想要看到。

黃雲不敢。

元成帝更不敢。

……

陽荊谷舊案的爆發,震驚了所有人。

那一天大理寺堂上發生的事情根本就瞞不住,而姜慶平親口所說的那些話不過半日就傳遍了京中,而後逐漸發酵,越演越烈,短短几天時間,幾乎大街小巷所有人都在議論著這件事情。

當年君老王爺戰死陽荊谷,君家背上戰敗之名,君璟墨以十四稚齡扛起君家的責任,率兵上了戰場,幾度險死還生才保住了君家王位,這些事情京中許多人都還記得清楚。

君家對大燕來說,和其他人不同,他們有著累世之功,有著不世榮耀,誰都容不下一個如此忠臣之戶為人所害,更何況還有那枉死的九萬將士。

幾乎一夜之間,身為罪魁禍首的陳王就成為了所有人唾罵的對象,甚至隱有牽連皇室的跡象。

就在這時,宮中下旨處死陳王,並處斬當年與此事有關的兵部左侍郎趙秦億,三品都將柴昱謹,戶部郎中余林,都鎮撫司閩敬源等七名朝中重臣,京外所涉官員十數,輕則貶黜,重則發配問斬,京城菜市口前的地上鮮血數日未散。

除此之外,元成帝下旨,陳王這些年私販鹽鐵軍器所得千萬銀錢全數交由璟王,讓其前往裨州修建英靈堂,撫恤陣亡將士親屬,而當年戰死的君家長子君萬青追封一等護國公,與其父君榮一起,入皇家忠烈祠。

混著這一道道聖旨裡面,還有一道不甚起眼的旨意。

姜慶平無德,停妻另娶,欺瞞孟氏害其性命,特賜孟氏與其和離,回歸孟府。

其女姜雲卿性資敏慧,克令內柔,賜其東林鄉君,雖無封地,卻領朝廷俸祿。

另將原承恩侯府賜還孟家,因姜雲卿於大理寺大義滅親有功,允其脫離姜家,自行立府。

(本章完) 「吉雄,阿麗有什麼不好的,你竟然要解除婚約?」

村長語重心長的說道:「阿麗可是我們村裡的第一女勇士,配得上你。你得說一個理由,讓我們都知道,你到底是怎麼不滿意阿麗了。」

看到大家都露出贊同的目光,吉雄還真的不知道說什麼。阿麗除了為人粗魯一點,性格豪爽了一點,身材魁梧了一點,還真的沒有什麼不好的。

現在讓他說阿麗的缺點,他真的想不出來。他總不能夠說是因為自己想要照顧菲菲,這才和阿麗解除婚約的吧?再說,他並沒有提出要解除婚約,所以他不由看向了阿麗。

「不如……」

阿麗卻搶先一步開口,讓吉雄將想要說的話吞咽了下去:「村長,其實是我想要解除婚約的,我覺得吉雄並不喜歡我,所以,村長,你就同意了吧!」

村長皺了皺眉頭:「阿麗,你想好了,如今吉雄是我們村裡最優秀的年輕人,你若是錯過了,今後……」

「村長,天大地大,唯獨我們這個村兒一點也不大,村裡沒有,我可以去獸人城,城裡沒有,我可以去其他的獸人城,總能夠找到喜歡我的。」阿麗瞪了一眼楚楚可憐的菲菲,冷哼一聲,「我看吉雄與菲菲倒是要好得很,正好,我也不妨礙他們了。」

這話一說,菲菲與吉雄的臉色都變了變。菲菲更是委屈:「阿麗,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但是請你不需要侮辱我。你和吉雄哥哥想要解除婚約,為什麼要拉上我這個理由?」

「哦?難道不是嗎?那是我誤會了,對了,我記得你不是喜歡湛將嗎?」阿麗心裡還是咽不下這口氣,吉雄喜歡菲菲這件事,誰看不出來,原來她還當菲菲弱小,沒有與對方計較。

若不是今日在那邊聽到菲菲詆毀木姑娘的話,她還真的不知道這個世界上竟然有這麼惡毒的人。所以,她覺得自己不能夠再這麼下去了,不管自己做什麼,吉雄似乎總看不到自己好。只要菲菲喊一聲,對方就扔下自己跑了過去。

不少人都還看她的笑話,以前她可以裝傻,或許是忽然開竅,她覺得自己應該改變生活的方式了。其實這都是與木冰雲相處后,她有些羨慕,木冰雲身材雖然嬌小,可本身的實力十分的強大,她無比的羨慕這種自由自在,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她雖然是獸人族十分優秀的女子,但是村子也就幾十號人,根本就沒有見識過外面。對於吉雄喜歡菲菲的事情,她雖然傷心,到底也認了。

菲菲聽到阿麗的話,著急得都要哭了,若是今日不說清楚,指不定大家今後會怎麼想她呢?她現在不能夠失去吉雄哥哥的保護,只有吉雄哥哥站在她的身邊,她才能夠在這裡存活下去。她知道,村裡還有不少女子對她都有敵意,因為那些女子喜歡的男子對她都照顧有加。

「阿麗,你怎麼能夠這樣說?」菲菲的控訴,引起了吉雄的憐惜:「村長,還是解除婚約吧,我和阿麗確實不合適。」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說出這句話的,但是看到菲菲的時候,似乎給了他無數的勇氣。就算菲菲真的是喜歡湛將,但是他依舊可以保護菲菲。

至於阿麗,他們不合適。

木冰雲全程充當了一個看眾,她沒有說一句話,其實她覺得阿麗能夠快速的結束與吉雄的關係,倒是明智的。吉雄早就被菲菲俘獲,根本不可能再喜歡上其他人。

阿麗能夠走出來,恐怕會過得更好。

村長看了看阿麗,眼中雖然有傷痛,神色卻堅定,他當然知道吉雄對菲菲肯定不止照顧之情,無奈嘆了一口氣。他又看了看吉雄,見他對菲菲的憐惜和保護欲,終於決定了。

「好,那麼我再問你們一次,是不是要解除婚約?」

「是,村長,我願意同吉雄解除婚約,今後我倆婚配,各不相干。」阿麗說得十分的清晰,每一個人都聽得清楚,這時候他們才發現,阿麗似乎變了,那雙原本憨厚痴情的眼眸,忽然變得睿智起來。

「那麼,吉雄,你呢?」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