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輩子要操心的人和事太多,就像是負千斤重物前行,勞苦不堪,根本無暇他顧。

一輩子要操心的人和事太多,就像是負千斤重物前行,勞苦不堪,根本無暇他顧。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難得一次和人做光明正大的生死之斗,倒讓他能拋卻雜念,重新審視自身,專心一意,鑽研武道。

武道,純以自身之力與人相爭,你弟子再多,後台再硬都無用,只要上了擂台,一切便只有靠自己,對方也是一樣,生死勿怨,公平得很。

現在想想,御獸門崇尚此種規矩,倒把門裡一些事搞得簡單了,你如果欺壓別人,就得提防著別人做匹夫一怒,到時候站上擂台丟了性命,吃虧的只有自己。這樣好歹能使那些大家族收斂一點,但話說回來,正如築基之後才能算真正開始修真之途,純以體悟大道來說,初窺其門徑那要等到結嬰之後。元嬰以下,外物對實力的影響很大,那些有錢有勢的大家族還是佔據優勢,絕對的公平太難做到了。

「若是我楚秦也是如此,那麼多羅森、古鐵生這種一天到晚只知煉丹煉器的,只怕受了欺負也只有忍耐一途。可是拿齊雲一系修士來說,他們大都不深究搏殺之法,但只要大道比你走得快一步,還是能用境界壓制。而且,大道上理解越深,諸法妙用信手拈來,如果想打,只要稍加鑽研,並不一定就弱了。」

自從無名谷初戰之後,齊休一直在打群戰,打陣戰,靠陰謀詭計作戰,並不需要對自身武力鑽研太深,一個三階棒子,一門二階煉體術,再加上哼哈真言和半桶水的真言棒法,湊合用到現在。其實於全知現在一道,他其實已走得很遠了,在決鬥的壓力下,這一年開發出不少小妙用,算不上本命天賦,但在擂台場上,應該能管點用。

「總之,成敗的關鍵還是霍白的伴獸是不是那【斑額雲紋虎】,以及我那懸燈海蛟是不是真能剋制對方。」

正想到這,楚無影悄無聲息地出現在身後,是出發赴戰的時候了。

「浮生……」

立於空中,作勢想吟句辭世偈語之類,若是戰敗了,也好給後人留下隻言片語,但憋了半天,腦子裡面只在操心一件事:霍白的伴獸……

「浮生……」

「咳咳,浮生……」

「掌門師兄,再不出發就晚了。」

楚無影及時出聲催促,「哦,哦,走罷!」,再不扯別的,順著台階一溜煙向東飛到自家黑河。

比斗的消息早已傳出,但南宮嫣然已經拜託過南宮家在此地的管事,他家既不大肆宣傳,也不許閑雜人等進【黑河道宮】觀戰,而且現在也不是十年擂台賽之期,並未引起多大波瀾。

人來人往,黑河坊仍舊這麼熱鬧,信步走在街道上,入目的練氣、築基修士基本都不認識,早年那撥人,大都已經作古了。

「一賠三……」

不過南宮家的賭檔照開,道宮黑牆之外,看到自家凄慘的賠率,齊休嘴角止不住微微抽搐。

「楚奪還一賠一呢……」酸酸地嘟囔一句,穿過道宮大門進入,不防被上千熟識的面孔蜂擁圍起,都是門人弟子還有各家附庸。

「掌門必勝!」

「齊掌門必勝!」

耳邊鼓勁和支持的話語此起彼伏,有些弟子已有點癲狂形色,齊休臉一黑,「不是叫在家裡等消息的么?怎全來了!」不悅地瞪向莫劍心。

「都要來……」

莫劍心無奈,朝後面古熔那邊打了個眼色。

看見那個光頭佬,就知道又是這個不把自己當外人的傢伙亂摻合。

大家這份心還是真摯的,守護這個門派百餘年,就連那些附庸宗門,也都在自家羽翼下過了幾十年,總歸能落到點好。

無法苛責,只得放任他們亂糟糟支持一番,然後全數敢進自家在道宮的包廂之中。

「為了這些人,老齊你也不能輸啊……」

古熔、燕南行也過來說道。

兒女情長最是能消磨戰意,這麼一個個應付下來還打個屁,齊休懶得理他們,板著臉吩咐幾句,找到姚青所在,直接飛到他身邊,又被接引到一間包廂之內。

顧嘆也在裡面,對面坐著幾個御獸門服色的修士,總山和南疆的都有。

他和姚青被齊休安排跟霍家談判,修訂決鬥之前的契約,務必面面俱到,堵住樂川在戰後明裡暗裡報復的路子。

「掌門……」

此時的顧嘆,還不知道自己是齊休鐘意的繼承人,和霍家修士以及樂川手下一字一句,將將敲定好落落長的契約文字,「請您過目。」將契約呈過來。

「你辦事,我放心。」

齊休推開不看,「去叫霍白和狄前輩他們,先簽后比,把事了結了罷。」跟霍家修士說道。

「正是這話!」

霍家修士被顧嘆和姚青兩個筆杆子磨得頭暈,巴不得這話,轉身就出門去叫人去了。

沒一會兒,當日那名御獸門元嬰老者、樂川、霍白、南宮家在黑河坊的管事金丹都來了。

「霍家今天拜託我做這個中人,比斗之後一切兩清,不得再找后賬!」

元嬰老者姓狄,名元普,這次不再那麼大大咧咧的,細細看完契約,覺得沒問題,當先在中人一欄簽下名字。然後盯著不情不願的樂川也留下名字,才將契約遞給南宮家修士。

經常在黑河坊呆著的南宮止這次沒有出現,他出手暗助過齊休,中人這個名字簽不下去,應是故意迴避了。

最後,『齊休』『霍白』兩個名字寫下,這次比斗,才是徹底無法轉圜。

「請!」

許是性格使然,本來乾脆豪邁的生死決鬥被齊休搞得拖延瑣碎,白凈清秀的霍白不耐煩地簽完自家名字,立刻抱拳下場。

「請!」

事到如今也沒啥好說的了,不再啰嗦,齊休隨即飛到擂台當中。

黑河道宮,觀眾席能容納三萬人,這次南宮家很賣面子,並不對外開放,加上楚秦門和御獸門都有自家包廂,所以沒有上次玉鶴楚奪之戰的人聲鼎沸、萬眾矚目,只剩一片空蕩寂靜。這次兩場決鬥幾乎同時,霍家人大多都在總山那邊關注霍武與趙惡廉之戰,根本多少人來黑河坊支持霍白,反倒是樂川的南疆御獸門的人來得多些。

『吼!』

霍白手一招,虎吼之聲從御獸門包廂傳來。

隨後便看到一隻額頭有斑斕雲紋的白色巨虎竄到霍白身側,齊休瞳孔一縮,拚命壓抑住心中的狂喜。 非吃人271,第四卷領地風雲第二百七十一章囂張至極的打劫

庫克來到二樓,首先映入眼前的是一個大廳,大廳的牆壁上還有淡淡的魔法光芒,顯然是布置了魔法防禦陣,在整個大廳裡面有著數個巨大的櫃檯,這些櫃檯上面的有著各種各樣的東西,總數不過十幾件而已【非吃人271章節全文字】。

「看看,這是一把風系魔法劍,標價二十五萬金幣,據說巾添加了風精。」

「還有這把冰搶,據說是用異種冰系魔獸的骨頭煉製的,更是鑲嵌了冰系魔核,標價五十萬金幣。」

「還有這中級魔晶,整個錫蘭帝國也只有我們這裡能夠輕易見到,而且還是拳頭大小的中級魔晶。」

「還有這魔核,六級魔核十一顆,各種系別都有,就這也是獨一份!」

那個夥計得意洋洋的說道,由於這些物品有魔法陣保護,所以夥計並不的庫克搶走,而庫克則腹誹不已,風系魔法筋多就十五萬金幣,什麼風精,不過是在魔法陣裡面添加了風系魔晶粉,不過風系魔晶的確不容易尋找道,但是魔晶粉怎麼也值不了多少錢。

至於說冰槍是冰槍,不過是低級冰系魔獸的骨頭煉製的,威力並不是很大,六級魔核倒是有些看頭,庫克一樣樣的看過去,不過這裡面的確比下面的好多了,下面最多就是一些初級魔法物品,而這裡是中級的,至於高級的庫克還沒有發現【非吃人271章節全文字】。

「咦!這是什麼?」庫克指了指捲軸。

「呵呵,這是一份藥劑配方,是別人寄售的,聽說不過是中級配方而已,不過寄售的人開價居然要一百萬金幣。」夥計得到十個金幣,服務還是挺周到的,笑呵呵的說道。

「能不能看一下?」庫克好奇不已,因為從捲軸的材質來看,有些年頭了。

「不行,你這樣的也想看中級藥劑配方,拉倒吧,走!走!」夥計不屑的吼道,庫克摸了摸鼻子,才記起自己不過是花費了十個金幣鄉巴佬而已。

「看見沒有,這就是我們的鎮店之寶,秘銀礦石,重達–能提煉出十克左右的秘銀。」夥計指著礦石說道,庫克也點點頭,秘銀礦石含的秘銀太少,一般一噸礦石最多就幾克秘銀而已。

「這是什麼魔獸蛋?居然要價八十萬金幣?」庫克看著一個紫色的蛋,由於有魔法陣的保護,所以庫克根本看不到系別。

「好像是雷雀什麼來著,反正這東西在這裡好幾年了,還是上一個老闆留在這裡的,以前可是要加三百萬金幣,現在又已經降價八十萬金幣了。」夥計摸了摸腦袋說道。

「哦!」庫克明顯對這個感興趣,不過在庫克眼裡,這些東西都是自己的,包括下面的那些低級魔法材料,蚊子腿再小也是肉不是?

「好了,好了,走了,走了,我們老闆要來了,我跟你說我們可是皇商,老闆是當今陛下的七皇子。」兩三分鐘以後,夥計就開始催促起來了,庫克則慢悠悠的下樓了,身份牌也還給了夥計。

庫克走出了商會大門口,然後在一個比較僻靜的地方遠遠的看著,沒有多久,十幾名護衛簇擁著一輛馬車來到了商店門口,然後一個青年下了馬車,還有一名火系魔法師跟隨,以及兩名騎士一起進了店鋪裡面【非吃人271章節全文字】。

「嘿嘿!」庫克找出一個黑色的斗篷,把整個頭都籠罩在斗篷裡面,然後走向了商會,這樣的打扮魔法師居多,庫克一邊走一邊服用了風行藥劑,力量藥劑,雖然都是初級藥劑,但是完美級別的藥劑可不是一般的魔法藥劑,普通的風行藥劑不過是增加速度5%,持續時間5分鐘,完美級別的藥劑速度增加也是5%,但是時間增加到一個小時,力量藥劑,合格的是增加2%的力量,持續時間1分鐘,而完美級別的增加5%,持續十五分鐘。

庫克本身擁有一萬公斤的力量,也就是說在15分鐘內,庫克的力量增加了五百公斤,不要小看五百公斤,這樣使用起武器來更得心應手。

「不好……!」兩名護衛看到庫克走了過來,趕緊的阻攔道,明顯這個時候是不能放人進去的。

「嘭!」不過這名護衛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庫克一隻手拎起來,然後狠狠的超馬車砸了過去,嘭的一聲,馬車被砸的稀爛,拉車的馬匹雖然是戰馬,但是被這麼一下,一下子就瘋狂的奔跑起來。

「噗!」另外一名護衛剛剛準備拔劍,但是被庫克一腳給踢飛了數百米之遠,重重的砸進了一個商鋪裡面,引發了一系列的慘叫聲。

「有……!」另外十幾名護衛反應過來,立馬大聲的吼道,但是話還沒有出口,無數的荊棘就從地面上生長起來,讓人有種置身於叢林的感覺。

「嘭!轟!咚!」庫克帶著一道風衝進了荊棘裡面,這些荊棘就像認識庫克一樣,紛紛的閃避開來,一個個人影被巨大的力量直接砸飛數百米遠,不過兩秒鐘時間不到,十幾名中級護衛就被庫克掃平了。

庫克的力量雖然只有五級戰士爆發鬥氣的力量,但是庫克還是一名魔法師,而且更重要的一點就是鬥氣需要時間凝聚,這個過程雖然只有不到兩秒鐘時間,這些護衛哪裡想得到這裡居然有人襲擊,所以武器大部分都還沒有拔出來,更別提爆發鬥氣了,被庫克打個措手不及,根本沒有絲毫的抵抗之力,最重要的是庫克還是一名魔法師,無數的荊棘雖然殺傷力不大,會分心的,所以凝聚鬥氣的速度更慢了【非吃人271章節全文字】。

「轟!」庫克徑直的沖向了商會,庫克通過一個早上的觀察,這裡的巡邏隊最多五分鐘就能趕到,那麼自己行動的時間最好壓制在兩分鐘以內,庫克直接踢碎了一個門板,門板像是被火車撞了一樣猛烈的飛向了商鋪裡面,裡面兩個剛要衝出來的駐守在商會裡面的護衛直接與門板來個親密的接觸,然後被巨大的力量直接撞飛出去,把一些關起來的魔獸幼崽給釋放了出來,四散而逃。

「打劫!」庫克來到了那個帶自己上樓的夥計面前,直接拎起來把夥計身上的身份令牌給扒拉下來,然後還拍拍這名夥計的衣服,這名伙子直接癱軟在地。

「蹬蹬蹬!」庫克剛剛通過樓梯間的魔法防禦陣,就感覺一股危險,庫克趕緊的舉起手裡的塔盾,下一刻一股巨大的力量就把直接震退了數步,石頭的樓梯上留下一個個深深的腳印。

「敢在帝都鬧事,膽子不小!」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不屑的說道,這名騎士是一名后騎士,明顯的感覺庫克實力不如自己。

「嘿嘿,死!」隨後更是爆發出強烈的鬥氣,手裡的雙手大劍帶著一抹亮麗的黃色,顯然是金系戰士,從上而下的向庫克狠狠劈了下來,這可是立功的好機會啊,七皇子肯定大把的獎勵。

「嘿嘿!」庫克從塔盾後面探出腦袋,然後揚了揚手裡一個灰撲撲的手弩,嘿嘿笑了兩聲。

「啊!!!轟!」這名后騎士看到庫克手裡的東西,恐懼的大吼一聲,向下的身體硬生生的在空中扭轉了一下,然後整個人連通全力爆發的鬥氣直接劈在了旁邊的牆壁上,防禦魔法陣直接被這名后騎士直接擊破,牆壁更是被劈開一個大洞。

「哼,任你鬥氣再強,也怕我的破甲弩【非吃人271章節全文字】!」庫克看著外面癱軟在地的后騎士,臨陣變招身體受到的巨大的反噬力量直接震的這名后騎士鬥氣散亂,更是狂噴鮮血,庫克估計這廝沒有半年是好不了的,當然要是有完美級別的魔法藥劑又不一樣。

「打劫!」庫克看著樓梯口上面還有一個后騎士頭皮發麻的看著庫克手裡的東西,舉起的單手劍放下也不是,丟下也不是,更令這后騎士鬱悶的是,這廝露出眼睛還充滿了笑意。

「破。破甲弩!」這名后騎士結結巴巴的說道,每個騎士都對破甲弩有個詳細的了解,因為這是所有騎士的剋星,這名后騎士雖然高達六級,而庫克的鬥氣波動幾乎沒有,但是這種破甲弩的威力這名后騎士還是不敢輕易嘗試,即使是不被擊中要害部位,哪怕是經脈的損傷都足以讓這名后騎士哭的了。

「哪裡來的小子,不知道我是當今皇帝陛下……!」庫克走上樓梯,大廳裡面還有三個人,一個是商會的總管,還有一名侍女,最後一名青年大聲的喝道。

「滾!」庫克沒好氣的打斷的罵道。

「你!嘭!」這名青年長的還算帥氣,畢竟皇帝的女人能丑到哪裡去?生下的後代當然也不會丑的,趁此機會庫克猛然的朝樓梯口那名后騎士猛烈的用塔盾一拍,這名后騎士直接帶著一溜的血花飛了出去,然後暈倒在地,鼻子肯定損壞了,屋子裡面的三人看到這樣的場景,腿都直哆嗦。

「嘭!嘭!」庫克慢悠悠的走了過去,直接把那名侍女與總管直接拍暈,剩下了七皇子。

七皇子哆嗦的說道:「閣下,閣下想要什麼就只管拿去就是了。」不得不說七皇子是一個明智的人,后騎士的**力量是多麼的強橫,七皇子可是親眼看見這名后騎士沒有動用鬥氣,直接撕裂了一頭巨大的棕熊,現在居然被這個人輕描淡寫的一隻手拍飛了。

「我想要你的命!」庫克微笑的說道,同時狠狠的一腳踢了過去。

非吃人271,第四卷領地風雲第二百七十一章囂張至極的打劫更新完畢! 非吃人272,第四卷領地風雲第二百七十二章咆哮的錫蘭十三世

「嗖【非吃人272章節全文字】!」庫克看也不看,破甲弩直接朝著角落裡面射出了破甲箭,而踢七皇子的腿並沒有因此而放慢絲毫。

「呃!」火系魔法師一下子顯露出身影來,然後軟軟的跌倒在地,這名魔法師怎麼也想不通,自己已經啟動了法師袍上面的隱形術,這個強盜為什麼能夠準確的射中自己,而且是眉心。

「嘭!」七皇子不過二十幾歲,低級戰士,那裡禁得住庫克這十足的一腳,整個人直接撞在牆壁上,然後軟軟的滑落在地面上,留下一灘殷虹的血跡,顯然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七皇子至死都不信自己會這麼死掉。

「哼,錫蘭十三師,這不過是利息而已!」庫克冷哼一聲,既然錫蘭十三世敢派人來刺殺自己,那麼自己也不用留手了,況且殺了七皇子也讓紅楓葉親王不必陷入新的困境裡面。

「轟!」庫克揮舞起雷牙,直接用蠻力破開保護物品的魔法陣,二樓的貨物被洗劫一空,七皇子身上的不記名魔晶卡也被庫克洗劫了,然後是樓下的的貨物,雖然都是些低級魔法材料,庫克也沒有放過的道理,不過庫克失望的是,賬房裡面不過數千金幣而已。

不過那名魔法師的法師袍倒是讓庫克欣喜不已,居然是極為少見的隱形法袍,這是一種利用暗系魔獸的皮毛製作成的,很是昂貴,數百萬金幣是值得的,不過對上庫克的魔眼,隱形也沒有了用處,不過這名魔法師的確很窮,只有數百金幣,空間裝備都沒有,庫克搜颳了一番就準備離開了【非吃人272章節全文字】。

「咚咚咚!」庫克已經能聽見急促的馬蹄聲,不過庫克從開始攻擊護衛到現在還沒有兩分鐘,庫克直接的兩個跳躍翻過幾間房屋,然後找個比較僻靜的地方直接把黑色的斗篷給收起來了,然後混在人群中溜了出去。

錫蘭十三世的心情特別的不好,因為自己連續接見了幾個大貴族,談話的氣氛總是不對,要冷場,不過仔細一想,又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這才是錫蘭十三世鬱悶的地方,不過想到今天晚上就是七皇子與紅楓葉親王第一順位繼承人的訂婚儀式,錫蘭十三世又露出一絲笑容,在錫蘭十三世看來,紅楓葉親王就是自己豢養的猛獸,這個猛獸只要願意,隨時可以殺死自己這個主人,所以稀爛十三世才經過數十年的努力,持續的打壓紅楓葉家族。

「呵呵,只要把這頭猛虎掌握在手裡,那麼你們這些雜魚還夠看么?」想到那些蠢蠢欲動的無數大小貴族,錫蘭十三世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只要解決了紅楓葉家族,紅楓葉家族精銳的士兵對上那些貴族的私兵,還不是小菜一碟,這也是錫蘭十三世放任那些貴族的原因之一,因為要是全面打壓紅楓葉家族與大小貴族,除非錫蘭十三世不想做這個皇帝了。

「稟報陛下,七皇子,七皇子受到了襲擊!」一名親衛急匆匆的沖了進來,顧不得禮儀,直接單膝跪倒在地大聲的稟報道。

「嗯,刺客抓住沒有?是什麼人?」錫蘭十三世頭也不抬的問道。

下面的親衛聽到錫蘭十三世的問題,一下子愣住了,幾乎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隨後小聲的說道:「七皇子他,他,他已經……。」

「難道受傷了?儘快請牧師治療一下,最少也要撐過晚上的訂婚宴會。」錫蘭十三世淡淡的吩咐道。

「七皇子已經……死了!」親衛咬牙的稟報道。

「啪!」錫蘭十三世手裡的筆直接被摁斷了,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下面的親衛【非吃人272章節全文字】。

「不但七皇子殿下死了,跟隨七皇子殿下的穆尼魔法師也死了,護衛肯尼身受重傷,烏來可現在還昏迷不醒,而且鼻骨碎裂,十七名護衛全部癱瘓。」親衛咬牙的再次稟報道。

「該死的,該死的,是什麼人乾的?」錫蘭十三世咆哮的吼道,要知道兩名后騎士可是自己特意派去的,而魔法師也是宮廷魔法師,都是自己手裡的高端武力。

「根據情報,只有一個人,據說是搶劫,不過我們在現場發現了這個!」親衛小聲的說道。

「一個人,一個人,一個人居然殺死一名大魔法師,重傷兩名后騎士,你不要告訴我是被……。」錫蘭十三世打開了親衛呈上來東西,咆哮也立馬停止了。

「轟!嘭!」錫蘭十三世看到手裡的東西,氣憤的把桌子直接踢飛了,座椅也踢飛了,在大廳中間直接碎成一堆。

「該死的,該死的,居然是他!」錫蘭十三世咆哮道,看著手裡的布片,上面就是幾個字:「我庫克還會再回來的!」

「該死的,我早就知道,我早就知道,通知黑衣衛加強警戒,嚴查各個進出……,算了,下去吧!」錫蘭十三世咆哮著,不過隨後意識道自己這麼做根本沒有作用,按照情報部門收集的情報,庫克可不是黑衣衛能夠對付得了的。

「是,陛下,那七皇子……。」親衛遲疑的問道。

「滾!滾!滾!」錫蘭十三世咆哮道,身上鬥氣猛然的爆發出來,親衛嚇得趕緊的開溜了。

「該死的,該死的!霍曼,你有什麼辦法找出這個雜種嗎?」錫蘭十三世發泄了一通,然後詢問道。

「沒有,根據我得到的情報,庫克似乎與盜賊工會,刺客工會也就是殺手工會,還有魔法師工會有很深切的關係,因為我們發出的通緝令居然沒有一個刺客或者是盜賊來接【非吃人272章節全文字】。」一個中男人突兀的出現在大廳裡面。

錫蘭十三世聽完之後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說道:「不可能,不可能,不過一個十幾歲的雜種而已!」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