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

「額。」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夏天也不知道阿強說的是真是假,但阿強的塊頭這會的確是變大了,隨後他又問道:「那你和我說的那些好像被刪除的記憶資料,恢復了嗎?」

阿強在得知自己能進化之時,曾和夏天說過,他如果進化了,便能恢復好像被刪除的記憶資料,這讓夏天有些期待。

畢竟解開困擾他的謎團,也是他最想做到的事情,但他此刻又沒有頭緒,該從那裡解開這些謎團,所有阿強既然說他能恢復被刪除的記憶,那就看看到底是什麼記憶,被刪除了。

「已經恢復了主人。」

果然,阿強給夏天帶來了好消息,讓他有些激動:「快說快說。」

阿強眼中藍光閃爍,大腦快速運轉整理了一下資料后,他說道:「主人,阿強被刪除的記憶一,是阿強與你相遇的時間,地點。

時間,1710年,地點,南極冰窟,當時阿強從外太空墜落在地球,已經接近報廢的邊緣,是主人救了阿強,然後將阿強帶回天堂島修理好的。

「那個時候的我,是不是黑暗魔君?」夏天問。

阿強道:「沒錯,主任那時候的確被人稱作黑暗魔君。」

一個謎團解開了,夏天確認了自己曾是黑暗魔君的身份,讓他有些不敢相信,隨後又問:「然後呢。」

阿強道:「第二個被刪除的記憶,就是主人一雙大手拍在掌下,然後帶回天堂島壓在天堂山下一百年。」

阿強的話讓夏天震驚,旋即著急的問:「然後呢。」

阿強道:「第三個被刪除的記憶,主人真名洛基艾倫,是天堂島上面的一號。與洛基炎狼,洛基傑克遜等同屬……」

阿強的話還未說完,渾身便好像要斷電一樣,渾身抽搐起來,眼中藍光也變為紅色,劇烈閃爍。

「遭到入侵,遭到入侵。」

阿強發出警報,讓夏天有些懵逼。

「靠,又是這樣,這又不是,也不是電視劇的,怎麼一到關鍵時刻,就搞這樣的事情。」

怒罵了一聲后,夏天拍了拍阿強,想要用自己在天堂島上學習的黑客技術,來幫助阿強將危難解除。

(本章完)當小神來到阿爾法附近,看到漫幽林已經破壞嚴重,一片狼藉,屍體遍野。

在阿爾法的統計下,狩獵公會成員一共兩百人不到,重傷五十人,死亡二十三人,可以說這次是經過血的洗禮。

這就是戰爭,誰也避免不了,想要生存只能自己變強。

小神對圓肚說:「胖子,盡量在這些公會成員面前別暴露納蘭薇的之前的身份。」

「交給我吧!老大。」

一旁的納蘭薇目光面無表情,但她心中卻深深的歉意,正如圓肚之前說的相見恨晚,早點遇到或許會有不錯的……

《我是異形體》第二卷,基因獵奪第89章事態嚴重 氣氛頓時變得肅殺起來,一股殺氣從關寒身上放出。

他的殺氣簡直快要凝成實質,身上都湧起淡淡的血光。

難以想象關寒的殺氣是如何練成了,以他如此年紀,手上又有多少條人命。

陸凡的目光則落在關寒的血衣上,彷彿是故意一樣,關寒將腰間的半塊令牌露出,上面清晰的血殺二字。

登時,陸凡捏緊了拳頭。關寒臉上的笑容則越發的濃郁。

韓楓也看到了關寒腰間的牌子,筷子緩緩放下,嘴唇微動,在陸凡耳邊傳音道:「陸凡師弟,這貨是血殺門的人,要不要做掉他。」

陸凡當然想做掉他,但顯然現在不是很好的時機。

且不說現在是在玉府之中,更關鍵的是,對方敢如此明目張胆的冒頭,肯定是有恃無恐。

陸凡強迫自己淡定下來,眼中光芒內斂,身軀不動如山。

「夠了,關寒。倘若你是來給我賀壽的,就少說幾句話!」

玉州牧朗聲道。

聲調雖然不高,但卻有著不怒自威的氣勢。

關寒看了玉州牧一眼,見到玉州牧腰間的寶劍微微顫動,他眼角也微微有些抽動。

一點一點的,關寒收斂起了自己的氣勢。

也不見他嘴唇怎麼動,陸凡便聽到了關寒的傳音。

「既然來了,就留下吧。陸凡!」

陸凡也傳音回道:「想要我的命,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兩人對視一眼,空氣中彷彿都有火星冒起。

玉州牧淡看著這一切,卻沒有阻止的意思。突兀的,玉州牧又像是想到了什麼好玩的事情,忽的轉頭對笑兒道:「笑兒,要不今日給你找個乘龍快婿如何?」

笑兒臉上的笑容登時僵住了,玉州牧此時卻忽的舉起酒杯站了起來。

「諸位,今日,是我玉某人六十壽辰。雖然我知道,你們很多人會在私底下說,我玉某人六十歲早就過了,一直不要臉的每年都過六十大壽。但我告訴你們,我玉某人永遠六十。」

說到這,玉州牧自己放聲笑了起來。

其他人也只能跟著笑,真是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韓楓師兄都暗自嘀咕了一句。

「這個玉州牧很有我三叔的風範。」

頓了頓,玉州牧接著道:「諸位今天都來賀壽,我玉某人很高興,所以我打算今日幫我的侄女找一位乘龍快婿,以武招親,在場的年輕人都可以參加。」

話音未落,一群人目光便盯住了笑兒。登時有不少人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段平原本臉上和煦的笑容一下子徹底僵住了,以武招親,為什麼玉州牧今日會突然做出這樣的決定。

笑兒登時直接站了起來,剛想說話,卻看到玉州牧一臉怪笑,眼神望向她的身後。

笑兒頓覺有些不對,微微往後看去。當看到不遠處另外一名女子時,笑兒臉上再度升起笑容。

「妙語。」

立即,笑兒又坐了回去,一句話都不多說了。

「敢問州牧大人,怎麼個以武招親法。」

一名青年俊傑起身道。臉上帶著狂熱,雖然是向玉州牧躬身詢問,但目光卻死死的盯著笑兒。

玉州牧道:「很簡單。段平,你出來。你隨我修行十載。今日便出來充當個考核官。其他青年俊傑,只要能贏過段平,就算過了。」

段平緩緩起身,優雅的躬身道:「是,師尊。只是倘若沒有人能剩我,能否。。。。。」

說到這,段平目光熱切的看了笑兒一眼,道:「能否算我勝。」

玉州牧笑道:「准了。」

段平連聲登時升起笑意,大步走了出來,對眾位抱拳拱手道:「諸位,請。」

玉州牧大聲道:「上酒,上酒。有武無酒,像什麼話。」

立即鼓樂聲大響,好酒好肉再度上桌。

韓楓師兄摸著肚皮無限惋惜的道:「可惜啊,吃飽了就不想再吃了。這麼多美食,倘若能打包帶走就好了。陸凡師弟,你要不要上去比比。直接成了玉家的乘龍快婿,你們家族的小事,不就直接有了保證。」

陸凡搖頭道:「我看未必。」

他的目光還是落在關寒的臉上。這個關寒身為血殺門人,居然在玉府如此放肆。這說明什麼,要麼血殺門的勢力已經強大到可以跟玉府平起平坐的地步。要麼就是關寒這個人,非同一般。

「我先來。」

一名熱血的年輕人直接站了起來,向段平走去。話不多說,便直接開打。

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不愧是跟著玉州牧修行十載的人。段平的實力竟然也在外罡巔峰左右。

雖然氣息有些不是很穩,看起來像是藥力催出來的。但對付這些熱血上頭的青年俊傑,那絕對是砍瓜切菜一般輕鬆。

不過陸凡卻根本不看這些,起身,陸凡在韓楓師兄詫異的目光下,走到了關寒旁邊坐下。

關寒都笑了起來,道:「有膽識。你不怕我現在就直接殺了你。」

陸凡道:「你,不敢。血殺門門主。」

關寒眼中閃過一絲冷光。

「不僅有膽識,眼力也不錯。說說,你是怎麼知道我是血殺門門主的。這個事情,整個東華州知道的人都不多。」

陸凡道:「能在玉府耀武揚威,放浪不羈。你若不是門主,那血殺門的勢力也太過恐怖了。我不相信,東華州會出現玉州牧控制不了的勢力。所以,你只能是門主。」

陸凡說到這停住了,後面其實還有一番話,陸凡壓在心裡沒有說出來。那便是,就算如此,血殺門的勢力也很讓他心驚了。

關寒點頭道:「不錯。是這麼個道理。陸凡,你倒是個聰明人。這樣吧,我給你兩條路,加入我血殺門,把你的家底都交上來,那麼先前的事情,就既往不咎了。」

陸凡毫不猶豫的道:「還有一條呢?」

關寒輕笑兩聲道:「還有一條,沒什麼好說的。無非是死而已,只是我現在倒是很有興趣,親手殺了你。三天後,城中東方演武場,可敢來戰?」

陸凡道:「有何不敢。」 夏天在天堂島上的三個月,各項技能都學到了專精,特別是他從小一直喜歡的黑客技術。

當一個黑客,是小的時候夏天的夢想,能侵入別人電腦,操控別人電腦等等,那會再他眼裡都是非常牛逼的事情。

當然對於在天堂上與世界一流尖端黑客學習過的夏天來說,那些都是小兒科,他現在的黑客技術,就算入侵,米國黑宮,都是輕而易舉的。

所以在看到阿強的核心竟然遭到入侵,他想以自己的技術幫助阿強解決這個難題,可是當他想要幫助阿強之時,忽然阿強的眼中射出兩道藍光,進入他的眼瞳里,登時夏天就站在那裡獃滯了下來。

隨後阿強眼中藍光消失,阿強也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畫面一瞬間好像定格了一樣。

就在這時,夏天與阿強的身後,漆黑的夜色里,忽然出現一點亮光,然後這個亮光陀螺旋轉在半空,越來越大,到最後原本一點點的白點,變成了半個籃球場大小,並閃爍著炙裂的白光,將黑夜都要照亮一樣。

而就在這時,這道懸浮在半空中的白色光圈發出轟隆隆的聲音,就見,光圈竟然好像一道門一樣,向左右分開。

當門打開,阿狼率先從裡面跳了下來,隨後又一個穿著一身超級瑪麗服裝年級在四十五歲,個子不到一米七的男人也從裡面跳了下來。

「大人。」

阿狼對那小個子男人說道,隨後看向一旁站立在哪裡一動不動的夏天和阿強,他的眼中閃過一抹無奈。

大人也看著夏天和阿強,目光尤其是在阿強的身上停留了很久,他有些驚訝的道:「真沒想到,這個傢伙還能進化,要不是剛才及時發現,入侵了他的系統,一號就將知道一切了。」

隨後又看向夏天,然後對阿狼一揮手:「給他服下藥劑。」

阿狼聞言臉上閃過一抹糾結,但還是從懷裡掏出一個白色小盒,然後將盒子打開看著裡面靜靜躺著的那枚裝著藥液的針管,對大人問道:「大人,確定要給一號服用這HZ10?」

HZ10,簡單解釋,就是一種類似蠕蟲的毒藥,平時無副作用,但一旦蠕蟲的培育者下令,就會爆發,讓被服用者煎熬無比,而且這種蠕蟲也會慢慢侵蝕被服用者的神經,傳達製造者的指令。

被服下后,等於服用者變成了行屍走肉,一切都將聽從製造者的,做任何事情都將按照製造者的指令來進行。

而大人也正是這個目的,他製造出HZ10藥劑,就是要控制夏天,讓夏天以後掌控在他的手裡。

「還不快去?」

大人見阿狼磨磨蹭蹭,有些不悅的說道。

阿狼見大人不高興,他終於不再猶豫,走到夏天身邊,掏出裝著HZ10的針管,手顫抖的向夏天扎去。

「哥哥,對不起了。」

嘴裡低聲喃喃,阿狼紅著眼睛,為夏天扎入了HZ10藥劑。

大人一直盯著阿狼為夏天服下HZ10藥劑,當藥劑全部服下后,大人的臉上也露出一抹如釋重負的表情,隨後又浮現出興奮之色,他笑道:「好了,一號這個隱患從今天起就徹底消除了,以後就算他恢復了記憶,那他也依然得聽命與我。」

阿狼聞言看了一眼大人,又看了一眼夏天低下頭,眼中滿是自責。

重生之時尚達人 「2號,這件事我希望你不要和1號說。」

大人的聲音這時傳來,讓阿狼一怔,旋即看著大人那表情嚴肅的臉,他道:「放心吧大人,2號知道怎麼做。」

「嗯,那我就先回天堂島了,你就帶著20名金剛留在一號身邊,全力協助他壯大敗家團,然後消滅復星會。」大人說著臉上又露出期待的神色來:「我很期待一號將復星會全部消滅的那一天,真的有意思……」

「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大人哈哈大笑著,身子一躍而起,隨後進入那個散發著白光炙裂的光圈當中,隨即目光在夏天阿強和阿狼的身上依次掃過,一直到光圈上面門關閉。

光圈在門關上后,反方向開始螺旋旋轉,最後那光圈越來越小,到最後消失不見。

而在光圈消失不見后,阿狼這才鬆了口氣,再看向夏天和阿強之時,他又重重嘆了口氣,旋即看著剛剛被他保留下來的HZ10針管,慢慢緊握。

……

1月27日,東海。

早上十點多,東海之星最頂層總統套房內,夏天捂著頭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

隨後感受到大腦當中傳來的劇痛,讓他捂住頭趴在床上良久,感覺好了一點后,他從床上爬起來,踉踉蹌蹌的向衛生間走去。

到了衛生間,他將水龍頭的水放到最大,最涼,然後往自己的臉上揚。

冰涼的水一接觸他的臉,頓時讓原本有些迷糊的他,清醒了一些。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