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朱雲重重的摔在地上,身軀上湧起一股好似撕裂一般的傷口。

「砰。」朱雲重重的摔在地上,身軀上湧起一股好似撕裂一般的傷口。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身為紈絝的他,根本就看不清葉青嵐到底是何時出手的,但是處在朱雲身後的兩個靈尊後期強者,卻是清清楚楚的看清了葉青嵐出手瞬間的狠辣和凌厲。

兩人從葉青嵐出手的剎那,便感覺到了葉青嵐的難以對付,但是兩人卻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懈怠,因為葉青嵐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剛才那一擊,絕對有靈尊後期的水準。

「雙劍出鞘。」兩個站在朱雲身後男子,爆吼了一聲,便同時出手朝著葉青嵐開始攻擊。

兩聲刺耳的長劍出鞘聲音響起,讓人感覺一陣的頭皮發麻。

葉青嵐的臉上禁不住浮現出一抹淡淡的訝異之色,因為劍是一種攻擊性很強的兵器,武者一旦使用,絕對會讓戰鬥力倍增。

不過長劍畢竟是一種外物,對於實力不強的人來說,武者只能夠發揮劍鋒利的屬性,但只有真正明白劍意的人,才能施展出暴虐的大招。

但是躲藏在朱雲背後的男人,一出手便讓葉青嵐嗅到了劍意的感覺。

「劍意對劍意,想必一定會很有趣吧。」葉青嵐微微凝視著那兩個男子,嘴角浮現出一絲讓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下一秒葉青嵐直接出手了,在葉青嵐的掌心之中,浮現出了一道青色的長劍。

長劍的劍身通體雪白,但是劍光卻是青色的,上面不時流轉著青色的光芒,甚是光芒奪目。

而在葉青嵐出劍的一剎那,原本就已經是面容驚異的兩個靈尊後期強者,臉色變得更加慘敗。

「怎麼會這樣?」兩個男子瞪大了眼睛,充滿了不敢置信的光芒。

兩人原本是有很大驕傲的,就是因為兩人都覺得能夠領悟劍意的強者絕對少之又少。

要知道,兩人為了領悟劍意,不知道吃了多少苦,耗費了多少心機,但是眼前的一個女子,不光能動輒掏出一個極品靈器,又能施展出劍意,這到底是多好的命啊?

兩人眼中的嫉妒之色更濃,長劍出鞘,和葉青嵐轉瞬間便同時刺了出去。

兩把長劍他同時刺出,在空中交鋒在了一起。

頓時之間,天上香酒樓一陣搖晃,一個個食客更是顯得有些狼狽,那原本談笑風生的面容,一瞬間變得格外狼狽。

而在天上香酒樓的最高層,一個長相華貴的男人,眼睛瞪得老大,眼神之中充滿了惱怒的表情。

他憤怒的瞪大了眼睛,望著面前碎了一地的玻璃碎渣,眼神之中充滿了憤怒的神情。

這個男人的身份可不簡單,他正是整個天上香酒樓的老闆——慕容宇。

而葉青嵐和兩個靈尊後期強者的劍道對決,並沒有結束。

葉青嵐操控著手中的飛劍,和兩個靈尊後期強者的飛劍相互對峙著,頗有些針鋒相對的感覺。

「嘶嘶嘶嘶。」不斷有凌厲的風聲響起,從葉青嵐還有兩個靈尊強者的身旁吹過。

整個天上香酒樓的氣氛格外凝重,好似被完全冰封了一樣。

突然間,兩個靈尊後期強者的臉上同時露出了震撼之色,下一秒,兩人嘔出一口鮮血來。

而兩個人手中的長劍,更是直接崩碎開來,場面甚是讓人感覺不敢置信。

一招,僅僅是一招,這個蒙面的女人便直接擊碎了兩個劍道高手的劍,這是不是有點厲害的太離譜了?

而那個倒在地上的朱雲也是同樣,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之色,老爹給他千挑萬選的高手,被一個女人一招擊敗,這不是在做夢吧?

朱雲瞪大了眼睛,眼珠子真有些快要從眼眶裡面噴薄欲出的感覺。

葉青嵐的唇角勾起一絲笑意,望著朱雲輕聲說道:「你似乎是想要找我的麻煩對么,你現在還想找么?」

朱雲獃獃得凝視了一眼葉青嵐,眼神之中充滿了深深的懼怕之色。

能夠在兩個靈尊面前直接扇飛自己,還能夠在劍意對劍意的情況下,直接將兩個靈尊後期高手用劍意擊潰,一切的一切都說明,這個女人絕對不是他能夠對付的。

瞬間,朱雲的腦海便開始飛速轉動起來。

朱雲並不是一個不知死活的紈絝,恰恰相反,他很知道進退,在這件事情上,他一瞬間就知道自己惹上了硬茬子。 「不找了不找了,是我狗眼看人低,得罪了真佛,還望你不要介意。」朱雲凝視著葉青嵐一本正經的說道。

葉青嵐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望了一眼朱雲,輕聲說道:「滾。」

朱雲被葉青嵐冷冷的一聲吼聲嚇了一跳,但是臉上卻是開心的不行,忙跪在葉青嵐的腳下,幾個響頭磕下去,那叫一個恭敬。

下一秒,朱雲便準備直接跑掉。

但是一聲清冷的聲音卻是從葉青嵐處再度傳來,這聲音並不是葉青嵐本人,而是來自葉青嵐身上的小火鳳凰。

俗話說,一般餓也就餓個半小時,而小火鳳凰雖然貴為神獸,但是身體卻是和人類啊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

小火鳳凰的肚子原本是很餓的,但是被這麼一折騰,那肚子也不在很餓了。

反倒是小火鳳凰被這麼一氣,肚子裡面灌了一肚子的邪火,氣的那叫一個厲害,別說吃山珍海味了,哪怕是把天上的龍肉都端過來,小火鳳凰怕是也沒有什麼胃口吃了。

「嗯?」朱雲將身子轉過來,發現喊叫的不是葉青嵐,而是葉青嵐頭上的一頭靈寵,頓時感覺壓力降低了很多。

朱雲抹了抹額頭的汗水,一溜小跑的跑過來說道:「您有什麼吩咐,儘管說?我這就去辦!」

朱雲雖然是這麼說的,但是心頭卻是有些不以為意,因為朱雲以為,你的主人都饒恕我了,你一個小小的靈寵還能如何,難不成還能翻天不成?

但這個朱雲還真是想錯了,小火鳳凰雖然不能翻天,但是對付他這麼一個紈絝,卻是綽綽有餘了。

小火鳳凰的綠豆眼睛之中,散發出冰冷的寒芒,似乎對於朱雲的想法已經猜測的八九不離十了。

一般靈寵都是懼怕主人的,但是葉青嵐的這頭靈寵,倒不是不怕葉青嵐,而是對於葉青嵐的秉性了解的十分透徹,因此小火鳳凰很清楚,只要自己不觸碰到葉青嵐的底線,哪怕是將天捅個窟窿,主人也不會怪他。

「這是什麼菜啊?」小火鳳凰拍打著翅膀,飛到了一個美貌的精靈族女侍女的身邊,輕聲喊道。

美貌的侍女雖然被小火鳳凰的爪子掐的生疼,但是卻不敢聲張。

這個精靈族女子,就是導致小火風航沒有吃好飯的罪魁禍首,若是這個女人能夠大事化小,小事化無,這件事情也不能鬧大。

但這個女人分明就是故意的,故意裝出一副委屈可憐的樣子,使得這個朱雲弄得同情心泛濫,因此才有了這麼多的事情。

所以小火鳳凰將自己爪子上面的鋒利完全露了出來,要知道小火鳳凰的爪子構造十分獨特,由於是神獸,所以享有很大的幻化能力。

在葉青嵐的肩膀上呆著的時候,小火鳳凰的爪子,一直都是肉墊的形狀,不但不疼,相反還很舒服,有種按摩的感覺。

但是這個喜歡躥騰是非的精靈族女子,自然要承受爪子踩在身上,那種疼痛的感覺了。 「嘶嘶。」精靈族女子倒抽了一口冷氣,眼神之中的表情很是有些委屈。

「這叫做螞蟻上樹。」精靈族女子望著小火鳳凰,眼神之中透著幾分無奈。

「螞蟻上樹,名字倒是挺古怪的啊。」小火鳳凰眨了眨嘴,眼神之中充滿了好奇之色。

「是的,這種螞蟻上樹屬於我們店鋪的一個招牌了,能夠吃到一口,那絕對是人間的美味呢。」另一個精靈族的侍女,輕聲解釋了一句。

這螞蟻上樹,其實製作方法並不困難,只是用一種蟻獸,蟻獸通體赤黑,力大無窮,擁有提升人身上氣力的方法,據說只要是吃上一口蟻獸,能夠提升十斤的力量。

別看十斤的力量並不多,但是若是劑量大一些呢?若是每日一隻,那麼一年下來,就是三千六百五十斤的巨大力量啊。

不過蟻獸產量極少,在加上很善於躲藏,那麼是極為強橫的獵人,也難以捕捉到兩三隻。

因此供不應求,所以價格極為昂貴。

「給我拿一百個蟻獸上來。」小火鳳凰望著精靈族侍女,直接便是一句石破天驚的話出口。

一百個蟻獸?這相當於整個天香樓半個月的全部收入額啊,換算一下,那就是一個大家族接近小半年的收入。

「這?」美貌的精靈族侍女禁不住望向葉青嵐,眼神之中透著幾分疑問。

葉青嵐怎麼看怎麼像是正常人,應該不是那種由得靈寵胡鬧的人吧。

但是葉青嵐卻是再一次讓他們失望了,葉青嵐直接開口說道:「給他拿。」

說話的瞬間,葉青嵐直接將一個亞神器拍在桌子之上,頃刻間,整個酒樓的茶碗都在不斷的顫抖,發出一陣陣震耳的晃動聲。

那些杯子不斷發出悅耳無比的共振聲,讓人心頭生出一絲淡淡的壓抑感。

「這種感覺確確實實是神器沒有錯,雖然這神器的品質還不是很高,遠遠達不到做傳承之器的要求,但是這個女子竟然揮手甩出亞神器,這女人到底是何方神聖?」一眾人紛紛瞪大了眼睛,眼神之中充滿了濃郁的好奇。

葉青嵐那隱藏在黑紗下面的面容,被無數人不斷的猜測著,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能夠聯想到葉青嵐。

而早已經踱步到了二樓樓梯口的天上香酒樓老闆慕容宇,也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在冥界,煉器師比天衍大陸要缺少的太多,太多。

能夠煉製出極品靈器的煉器師就已經是屈指可數,而極品之上的通玄寶器更是鳳毛菱角,而能夠煉製出亞神器的人,那就幾乎消失在大眾眼前了啊。

可是眼前這個黑紗女子竟然隨手之間就甩出了一個亞神器,這當然會引起慕容宇的震驚。

「老闆,要不要出動咱們的人將這個女人擺平?」一個長相彪悍的男子站到慕容宇的身邊,一臉狠辣的說道。

慕容宇一身素衣,五官顯得很是精緻,而臉上更是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笑容裡面無不展現著成熟男人的魅力。 揮手投足之間,都彷彿融合了天地的氣韻,這種感覺,讓人心中生出數分想要親近的感覺。

「擺平?能夠擺平的話,還用的著我出來么?」慕容宇的眼神一如往常一般的平常,毫不客氣的說道。

頓時,那個男人一臉恭敬的低下頭,連聲說道:「是屬下失職。」

「算了,還是好好看戲吧,我倒是想要看看,這個靈寵能夠翻出什麼浪花。」慕容宇輕聲一笑,頗有些好奇的看著小火鳳凰。

很快那個侍女便將滿滿一罐子的蟻獸拿了過來,蟻獸在罐子裡面,不斷的嗷嗷叫著,倒是有一些嚇人。

正常的螞蟻上樹,只是用兩三隻,因為這樣方便料理。

用上百頭蟻獸同時做料理,幾乎就是找死,因為蟻獸攻擊性極強,只要有一頭存活下來,就能將一個人咬的全身上下都是大包。

蟻獸身上含有一種致命的毒液,如果不及時處置,怕是絕對會發生人命的。

「這個螞蟻上樹需要將兩三隻放在一個罐子裡面,然後倒入足量的蜂蜜,那樣的話,蟻獸就會被淹死,吃起來會很甘美。」精靈族侍女望著小火鳳凰,低聲講解道。

小火鳳凰輕輕一笑,眼神之中露出一抹冰冷之色。

「你喜歡吃蜂蜜么?」小火鳳凰望著精靈族的美貌侍女,低聲問道。

「喜歡****靈族的侍女不知道小火鳳凰是什麼意思,很耿直的說道。

下一秒,小火鳳凰將目光望向一旁的朱雲,也是問出了同樣的問題。

「你喜歡吃蜂蜜么?」

「我,我也喜歡吃啊,只是我喜歡蘸著藕片吃,乾的話,誒誒誒。」朱雲正說著起勁的時候,突然感覺大脖子裡面流進了一股濕濕滑滑的東西。

葉青嵐站在一旁靜靜看著小火鳳凰一個閃現,直接出現在了朱雲的後面。

葉青嵐一下子就明白了小火鳳凰整人的手段,這個小傢伙,整人的方法還是和以前一樣的犀利啊。

「誒呦,你這是想要幹什麼啊?」朱雲瞪大了眼睛,有些惱怒。

但是朱雲卻不敢有太大的放肆,因此這反駁的聲音,聽起來倒像是一個男人的嬌嗔。

「呵呵,做螞蟻上樹。」小火鳳凰根本沒有給朱雲一點考錄的機會,將那個裝有蟻獸的罐子直接撕開了口,朝著朱雲的大脖子裡面一倒。

這蜂蜜不光是朱雲喜歡吃,著蟻獸也是極為喜歡吃。

很快,蟻獸便順著朱雲的大脖子,爬了進去。

蟻獸鋒利的牙齒,大口大口的咀嚼著朱雲的皮膚上的蜂蜜,發出一陣嘎吱咯吱的響聲。

這聲音聽得人雞皮疙瘩一陣泛起,止不住的噁心。

而朱雲的境況就更慘了,別人只是聽一聽就已經難受到了這種程度,更何況是親身嘗試螞蟻上樹的人呢。

「誒呦,誒呦,疼死我了,誒呦,我的爹啊啊,那裡不能咬。啊啊啊。」朱雲抱著褲襠,眼睛都快冒出來了,眼神之中充滿了恐懼。

而那個精靈族侍女看到這一幕,嚇得魂都要丟了。 她自己做了什麼,她十分的清楚,她的那點小手段,只要不是智商八十以下的人,都能看個門清。

「我錯了,我錯了,求求您,饒了我啊。」精靈族婢女跪在葉青嵐的腳下,那頭磕的叫一個響亮,此刻的精靈族侍女那還有半點先前的架子,此刻的精靈族侍女更像是一個要飯花子。

原本那修飾很是漂亮的臉蛋,此刻滿是塵土,而腦門上更是紅彤彤的一片,看起來甚是駭人。

「娘親,這個女人太可惡了,若不是她在哪裡搬弄是非,也不會弄成現在這個樣子啊。」小火鳳凰的眼神之中充滿了對這個女子的不喜歡,輕聲喊道。

葉青嵐卻是輕輕一摸小火鳳凰的腦袋,輕聲說道:「好了,好了,你氣也出了,這個場面也該散了,得饒人處且饒人不是么?」

說話的瞬間,葉青嵐緩緩抬起頭,目光冷冷的凝視了一眼那幾個驕傲的精靈族女子一眼。

只是那一瞬間,幾個精靈族女子的眼神之中,齊齊出現了一個無比恐怖的畫面,那是一個格外猙獰的凶獸,用力撕咬著他們的身軀。

這個畫面並不是葉青嵐虛構出來的,而是葉青嵐曾經經歷過的。

曾經精靈族和獸人開戰過,而獸人的野蠻和好戰,是幾大種族裡面最為瘋狂的存在,當時若不是葉青嵐的實力強悍,再加上葉青嵐當時需要精靈族的幫助,因而才會出手相助。

只是那件事情都已經過去了那麼久,以至於葉青嵐都有些懶得去講述了。

幾個精靈族女子的眼睛不斷閃現著那個畫面,幾個凶神惡煞的獸人,在精靈族的族群裡面不斷的橫衝直撞著。

一個個精靈族人慘死在獸人的鐵蹄之下,正在這個時候,一個紅衣女子出現了。

那身段,那氣質,都和如今這個臉上蒙著黑紗的女子有著極為相似的感覺。

「恩人,恩人,我們幾個姐妹不小心得罪了恩人,真是天殺的罪過。」幾個精靈族女子此刻才知道到底犯了多麼大的錯誤,跪在葉青嵐的面前,用力的磕著響頭。

如果說先前她們跪葉青嵐,是因為被小火鳳凰嚇得,那麼現在對葉青嵐不斷的磕頭,原因就在於葉青嵐是她們精靈一族的恩人。

這一幕讓天香樓的眾人更加目瞪口呆,這個女人竟然是精靈一族的恩人。

好傢夥,這個女人的真面目到底是誰啊,竟然對精靈族都有恩?

「好了,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不知者無罪,我不會怪你們的。」葉青嵐淡淡一笑,便將這件事情直接揭了過去。

葉青嵐對於所謂的優越感並沒有什麼感覺,現在葉青嵐想要做的,不是欺負這幾個精靈族女子,而是奪取關於穹頂樓的奧秘。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