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果,還有五個月,就到到慧光大師說的時間了。」

「小果,還有五個月,就到到慧光大師說的時間了。」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爸,你那邊已經準備好了嗎?」

「都安排好了。」不管是前進的道路,還是後退的路,他都已經安排好了,「你也十七了,如果真的和慧光大師說的那樣,你和秦霆先訂婚怎麼樣?」

唐運風的想法是在唐果的意料中,唐運風也是想賭一把。

所以這訂婚的話,操作性很大,而且很靈活。

不僅將秦霆綁到了唐家,同時將來他能夠長命百歲,秦霆要是真心對他寶貝女兒,他肯定讓兩人結婚。要是秦霆不夠真心,那他的小公主就不需要這種男人。

唐運風認為這個想法相當的不錯,但他不可能對自己的女兒說這些,「秦霆是一個優秀的孩子,你們年齡都不大,現在他已經能夠獨當一面了,他需要一個更正式的身份,爸爸的年紀大了,總得有一個人幫著管公司。」

(本章完) ?因為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本書已經正式從《唯我道尊》改名為《丹武大帝》了,請大家周知。另外,唯我道尊本是「世間有道路千百萬,唯我之道通向至尊無上」的意思。

韓庄很清楚,那可是讓尋常煉體九重巔峰武者也要頭疼不已的陰影銀蛇,換了他對付起來都要有些麻煩,李青竟然能如此乾脆利落將地其擊殺,這實力已經是過了他的預計。

他遠遠地看著這個表面看起來似乎平凡無奇的少年,他想起在兩三月以前,對方的實力還和他相差很遠,甚至連趙昊的一掌都接不住。

如今,這個少年卻是擁有了連他也要看不透的實力。

雖然從他的角度來說,知道通過服用靈藥丹藥提升實力,總會有著根基不穩等狀況出現,無節制地服用靈藥乃至對於以後的修鍊後患無窮,需要耗費很多苦工才能彌補回來。

但至少在現在他看到眼前這個少年氣血旺盛,體魄堅韌,一點不沒有像那些藥罐子那般顯得虛浮。

正如他第一次看見李青時一般,眼前這個少年身上還有著許多解不開的謎團。

「韓庄,你的實力也有很大提升,想必也是達到煉體九重巔峰了吧? 收集末日 不知你悟出了氣感沒有?」李青也看著韓庄開聲問道。

「悟出氣感哪裡有這麼容易?我估計也就王聖那傢伙早悟出了氣感,只不過一直壓制著沒有突破到納氣境而已。趙荒雖然也已經是煉體九重巔峰,但我估計和我差不多水平吧。」韓庄一笑說道,算是默認。

「原來悟出氣感這麼難。」李青垂下頭來,露出思考之色。

他服用了凝氣草,據說此物對悟出氣感大有好處,甚至黑風大賊頭為此不惜耗費數月奔赴遠山採摘,但畢竟他才剛剛達到煉體巔峰,恐怕和韓庄趙荒相比還要落後一些。

「你現在多少積分了?」韓庄見李青不再說話,再次笑著問道。

「我也不記得了,應該有幾萬了吧,你呢?」李青再次抬起頭來,他記得當初和韓庄有約定看誰的排名更高,所以並沒有說穿,只是玩味一笑反問道。

「嘿嘿,我也不記得了,反正到時候等選拔結束就知道了。」韓庄也是狡猾一笑,一副早知你如此的樣子。

「那這一次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是敘舊還是比拼一番?時間不多了,我們得作最後的衝刺了。」李青轉移話題道。

「你這小子這麼拼,看起來你似乎是打算爭奪那一個精英名額?」韓庄此時盯著對方問道。

「既然來了,自然希望得到最好的結果。」李青不置可否。

「王聖趙荒還有雲海武院的莫天陽,那可都不是省油的燈,他們甚至已經進入了這潛龍之淵的核心地帶,在打算獵殺納氣級的猛獸了,據我打探得之,納氣級的猛獸一頭價值上萬分!」韓庄又是說道。

「核心地帶?納氣級的猛獸?」李青此時雙目一凝,他不知道這潛龍之淵竟然還有一個核心地帶。

「不錯,這一次我來,是想邀請你一起去,也好互相照應一下。這些納氣級猛獸每一頭都十分難對付,甚至隨時都可能威脅到性命,否則也不會價值這麼高的分數,不知你敢不敢去?」韓庄目光之中帶著些許挑戰意味說道。

「有何不敢?」李青洒然一笑,將布袋綁好,抽回地上的長刀,一副準備隨時出的樣子。

「好,據說王聖趙荒和謝琬然組成一隊,雲海武院的莫天陽葉少羽和周茹組成一隊,現在我們兩人也組成一隊,儘管和他們比比看好了。」見李青這副樣子,韓庄也信心大增:「你跟著我來。」

說完,他便是率先帶路,其度看起來竟然比起葉少羽也不輸多少!

更厲害的是,他對地形熟悉無比,十分善於利用周圍的環境和樹木增加自己的度,或是飛盪,或是攀爬,靈活越猿猴,李青甚至也差點要跟不上。

「煉體境乃是奠基之境,所以一共有九重,需要牢固地打下身體的基礎,那樣在以後的境界提升中才不會出現障礙,這也是很多大家族即使有錢也不會讓子弟過度依賴靈丹靈藥的原因。」

「李青,你這幾個月內提升境界的度很快,恐怕你吃了很多靈藥靈丹,你要小心,欲則不達,若是現在的基礎不穩,會毀了你的武道前途的。」

一邊奔行著,韓庄一邊提醒著李青。

「放心吧,我會注意的。」李青對對方的關心也有些感動,但他對自己的情況還是比較了解的。

其實在開始他也擔心過這個問題,不過在換了一顆心臟之後,後來他多次服用煉體丹也沒有現什麼問題,根基也沒有出現不穩的現象,他這才放心了下來。

他感覺自己的體質早就和一般人不一樣了,似乎暫時沒有這方面的擔憂。

「好,我也現你的根基的確很是穩固,和那些一副虛符樣子的藥罐子完全不同,可能你的體質本來就異於常人吧。」聞言,韓庄也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開始跟李青介紹潛龍之淵核心地帶的情況。

「我們武者在突破到納氣境後分為三重:小成,大成和巔峰,而這些納氣獸也分為三級:初級納氣獸,中級納氣獸和高級納氣獸,以我們現在的實力最多也就只可以對付初級納氣獸,而且還是初級納氣獸中較弱的那些,不能隨便出手。」

「那在核心地帶有中級納氣獸嗎?」李青問道。

「不知道,我去查探過一次並沒有現,但若是真的遇上了,不要猶豫,馬上就呼救!那不是我們可以對付得了的,在核心地帶早就有武盟的成員駐守了,雖然有點丟臉,要提前退出選拔,但呼救得早或許還能救下來,好過丟了性命。」韓庄正色叮囑道:「你應該還沒遇到過納氣獸,所以不知道它們的厲害,反正一會你就跟著我,不要擅自行動。」

「我會的。」李青也答應下來,並沒有因為實力大增而膨脹。

這一片地帶正處於幾座山嶺之間,在路上圍的樹木似乎也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隱隱感覺到猛獸的減少。

直到翻過了一座高山,才看到那是一個山谷中的密林。

這一片密林中的樹木比起外面都要高大和茂盛許多,一棵棵參天大樹,高不可攀,樹冠好像烏雲一般遮擋著陽光。

相較於外面,這裡也稍稍顯得安靜一些,需要隔上一段時間才會聽到一次獸吼之聲,但那一種顯得有些壓抑的氣氛,反而讓人要感覺到更為忌憚。

「前面有一頭納氣獸,離我們大概一百米左右,但我感覺這一頭傢伙不好對付,我們先避開它。」

「左邊小心,那裡也有一頭納氣獸,鐵甲巨鱗虎,兇殘而且又防禦堅固,我們對上它肯定是吃力不討好,我們繼續繞開。」

「右邊,還是對付不了的。」

「快伏下,天上有一頭納氣獸紫眸狂雕,這傢伙是飛行納氣獸,被它現我們就慘了。」

進入到這核心區域之後,韓庄和李青兩人也遇到了許多頭納氣獸,但最終這些目標都是被前者否卻了,所以兩人進來后也半小時都沒有出過手。

對此李青也頗為無奈,不過他同樣能夠感覺到這些納氣獸的厲害,所以都沒有表示異議,只是一直默默跟在後面,一邊學習著這叢林的規則。

而讓他意外和驚訝的還是,每一次韓庄都能夠比他先現這些納氣獸,並且甚至有時候要出幾十米的距離優勢。

「怪不得大海說過這韓庄打野很厲害,若只是論在野外生存的能力,王聖趙荒都比不上他,果然是有過人之處。」李青也暗暗佩服。

「有了。」就在此時,韓庄忽然停了下來,目光盯著百米外的地方,在那裡有著一個茂盛的草堆,隱隱之間果然是有一個龐然大物隱藏在其中。

「這一頭初級納氣獸名為冰氣野豬,會在口中噴出讓人寒冷的冰氣,但是行動緩慢,是屬於比較弱是納氣獸,我看我們兩個對付它應該沒問題。」接著他對李青分析說道。

「為什麼每次你都能比我先現目標?你有什麼秘技可以鍛煉感覺和直覺不?」在將要出手之前,李青終於忍不住問道。

「嘿嘿,這可是秘密,除非你告訴我你近來為什麼實力增長這麼快我就告訴你。」韓庄一笑說道。

李青沉默了,關於信和青龍心臟的事情他肯定是不能說的,過了一會他只得是岔開話題道:「那我們還是準備出手吧,讓我好好看看這納氣獸究竟有多強。」

「肯定會讓你驚喜的。」韓庄也不繼續追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特別是牽涉到實力的,都很是敏感。

兩人開始平心靜氣,將注意力重新放在了遠處那一頭納氣獸身上。

=

求推薦票 林天佑對著虛空,隨口問了一句:「這個英靈,你們誰想出來跟他玩玩?」

「主公,我來吧!」

一道雄厚的男子聲音傳來,正是薛仁貴!

「好,出來吧。」

林天佑微笑著點頭。

『咻』的一聲,一名身穿銀甲的男子現身,腰間懸著長劍,一副元帥的打扮,帥氣更是不輸孫策。

「江東小霸王,名頭倒是很響!」

薛仁貴出現后,對著孫策抱拳,大聲道:

「薛仁貴不才,前來領教!」

「薛仁貴?」

冰炎聽到名字,臉色大變,「你是戰神薛仁貴?」

薛仁貴輕輕點頭:「確實有人稱我為戰神,但我自認為那些只是虛名而已。」

「還真是你!」

冰炎的表情十分難看,他身為通靈會的會長之子,曾有幸見過英靈圖鑑,大唐戰神薛仁貴,可是圖鑑中最接近超真神真魔的頂尖級英靈。

他本以為林天佑只有三名半神半魔英靈,張飛能成為真神真魔英靈已經讓他頗為意外。

現在倒好,不僅張飛從半神半魔突破到了真神真魔,又收了一名頂尖級的真神真魔英靈,這讓冰炎嫉妒的想殺人。

「孫策,我給你加持天咒術,一定要戰勝薛仁貴!」

冰炎的話音落下,便見他雙手合起,結出一道極為複雜的手印。

「香氣沉沉應乾坤,燃起清香透天門,金鳥奔走如雲箭,玉兔光輝似車輪,急急如律令,天咒,起!」

隨著天咒術的咒文念畢,一團金芒出現,從冰炎的雙手之中飛向孫策,將其籠罩起來。

剎那間,江東小霸王孫策身上的魂力波動暴漲。

竟從之前的三萬九千魂力,提升到了四萬九千魂力,足足提升了一萬道的魂力!

「喝!」

暴吼聲從孫策的嘴裡發出,整個場館,彷彿他化身成了真正的楚霸王項羽,那周身的霸氣,非同凡響。

「這就是天咒術嗎?我還以為達到了神級道法呢,才半神級別的道法,真讓人失望。

薛仁貴,隨便玩玩就行了,別把人家玩死了,畢竟他只是小霸王,跟真正的霸王差了十萬八千里。」

林天佑只是隨意的看了一眼,便將天咒術學會,然後他淡淡的跟薛仁貴說道。

「好,我只用七成戰力跟他打,盡量不打死他。」

薛仁貴行了一個古代軍禮,回答道。

「放肆,薛仁貴,你別以為自己是戰神就可以小看我孫伯符,江東小霸王的威名,可不是浪得虛名!」

孫策怒氣衝天,『鏗鏘』一聲,將腰間的利劍拔出,魂力和王者霸氣纏繞其上,猛然斬向薛仁貴。

而薛仁貴不動聲色,同樣將腰間長劍拔出,按著林天佑的命令行事,果然只施展出了七成的魂力。

兩人身形同時暴起,劍與劍相撞,發出『轟隆』一聲巨響,就像打雷一般,劍身加持的魂力也因為猛烈的撞擊產生一團氣浪,向四處散開。

冰炎連忙運轉魂力來抵抗這團巨浪,免得被吹的站不穩腳步。

唯獨林天佑卻是老神在在,這區區的五萬左右的魂力巨浪,沖在他的身上,就跟撓痒痒一樣,完全不受影響。

專諸和伍天錫早已經看呆了,兩名近五萬魂力的英靈對戰,這造成的破壞力實在巨大。

要不是這裡的會館布置了結界,恐怕離水河都要被轟出一個缺口來。

「不愧是戰神薛仁貴,竟然能跟加持了天咒術的孫策打成平手,可怕!」

伍天錫咽了咽口水,獃獃的說道。

「打成平手?呵呵……」

專諸心中冷笑,他可是清清楚楚的感知到,薛仁貴根本沒有施展全力。

冰炎瞥了一眼林天佑,看到他一臉的鎮定,內心非常的不爽。

同時冰炎開始擔憂起來,要是自己的英靈最後仍然打不過薛仁貴,這臉面豈不是要丟到了姥姥家裡?

「我是過來給林天佑絕望的,可現在似乎他在給我絕望,不行,不殺光他的英靈,我難咽心頭怒氣。」

一對漆黑的眼珠子在眼眶裡轉了兩轉,冰炎悄悄的舉起英靈戒指,將他的最後一名英靈也叫了出來,決定以二打一,先殺了薛仁貴再說。

轟!砰!

場上的打鬥異常激烈,戰神薛仁貴與江東小霸王的每一次碰撞,都像地震一般,魂力氣浪更是一波接著一波,從未間斷過。

天咒術的加持有時間限制,小霸王孫策逐漸的開始落入下風了。

「該死,這傢伙的魂力怎麼像用不完一樣,每一次的攻擊都那麼沉重!」

孫策邊打邊退,不出意外,再過半分鐘,等天咒術完全消失,他必敗無疑。

「嗯?」

就在此時,林天佑忽然目光一凝,他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殺氣已經鎖定了自己的英靈,好像躲藏在暗處的毒蛇一般。

嗖!

一道破空聲在眾人的耳邊響起,一支高速旋轉的箭矢正從遠處射來,只是頃刻間,就已經抵達薛仁貴的太陽穴。

這一劍射中,薛仁貴就算魂魄不滅,也要受到重創。

「哼,什麼大唐戰神?在我的神箭英靈哲別的弓箭之下,他也只是一個活靶子而已!」

冰炎看到那隻箭矢即將沒入薛仁貴的太陽穴,頓時內心發出冷笑,臉上的表情更是十分的不屑。

正要開口打擊一下林天佑,但一刻,他的嘴巴卻發不出一句話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