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天賦不錯,但還不足以與本王交鋒,本王憐你修鍊不易,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幽都王說著伸手指向玄幻,準確的說是指向玄幻背上的東西說道:「將你背上的東西交給本王,本王饒你不死!」

「小子,你天賦不錯,但還不足以與本王交鋒,本王憐你修鍊不易,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幽都王說著伸手指向玄幻,準確的說是指向玄幻背上的東西說道:「將你背上的東西交給本王,本王饒你不死!」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休想!」玄幻立刻說道,為了這柄青銅劍,婉靈已經搭上了自己的性命,玄幻雖然不知道這柄青銅劍到底是什麼,但他知道這是婉靈用生命守護的東西,他是絕對不會將它交給別人,幽都王聽到之後可惜的搖了搖頭說道:「為何你們總要為大夏王朝如此拚命,那腐朽墮落的王朝根本不值得你們如此……也罷,既然你不願將劍給本王……本王就只能自己舀了!」

幽都王說罷右手食指與拇指一撮,一道金芒出現在顓頊兩指之間,玄幻立刻就認出那道金芒是一道劍氣,而且是一道經過極強壓縮的劍氣,其威力經過壓縮之後增長了數倍,說實話以玄幻的修為也能做到這一手,但絕對沒有幽都王這麼輕鬆愜意,幽都王屈指對著玄幻一彈,他指尖的劍氣立刻激射向玄幻。

這道劍氣速度之快完全超過玄幻的預料,他只來得及將身體向旁邊微微移動,劍氣就已經射到他的身上,瞬間玄幻就被擊飛出去,他被打飛了近百米的距離才掉在地上,玄幻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已經死去一般,幾乎失去了全部的知覺,不過玄幻心中卻是暗自慶幸,因為幽都王這道劍氣本是沖著他的心臟來的,若非玄幻微微一動讓開了心臟的位置,恐怕他此時已經是死人了!

此時玄幻受傷雖重,但對於已經激活了治療系統的玄幻來說不過就是花費一點使命點數的問題而已,此時玄幻身負三千餘萬使命點數,這點傷勢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當即玄幻就開啟了治療系統給自己來了一次全面治療。

「宿主使用『全面治療』,預計花費使命點數(治療內傷兩萬三千二百點,恢復法力七百點),總計花費兩萬三千九百點,實際花費兩萬三千二百點!」

「治療開始,預計治療時間零點零零零零……一秒,請宿主耐心等待!」

「治療完畢!」

在幽都王驚訝的眼神之中,恢復到全省狀態的玄幻緩緩站了起來,幽都王很清楚自己剛才那一道劍氣足以讓玄幻失去戰鬥能力,但事實告訴幽都王他想錯了,幽都王立刻猜到玄幻定是有什麼能夠快速回復傷勢的手段,幽都頓時對玄幻興趣大增,幽都王笑道:「難怪玉璣子他們會屢次被你擊退,你果然有著過人之處,不過……本王倒要看看你能夠恢復幾次!」 不變,因為他知道一旦自己露出絲毫異樣的表情,幽都王那本來只是猜測的想法立刻就會被肯定下來,他對著幽都王冷笑道:「我能恢復多少次,你試一試不就知道了嗎?」

「既然如此……本王就試一試!」幽都王突然一揮手對著玄幻射出數道金芒,對於幽都王實力已經有了一個大致了解的玄幻早在幽都王出手之前就已經抽出了七殺劍,玄幻深知這些金芒的威力,所以他不敢硬擋,就在幽都王金芒出手的瞬間,玄幻激活了心劍劍法,泛起金光的七殺劍在空中劃出無數虛影,這些虛影凝而不散在玄幻身前築起了一道透明的金色屏障。

心劍劍法是玄幻目前所能使用的最強劍法,玄幻以此劍法配合七殺劍屢克強敵,玄幻從出道到現在還沒有人能夠抵擋住他的心劍劍法,這讓心劍劍法在玄幻心中佔據了一個很高的地位,在玄幻看來幽都王的金芒雖然強大,但應該無法攻破自己以心劍劍法布下的屏障,但是今日幽都王卻給玄幻上了一課,他用事實告訴玄幻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心劍劍法在人間或許難逢敵手,但對於幽都王來說卻根本不算什麼!

幽都王彈射出的金芒在接觸到玄幻所布下屏障的瞬間就將之擊穿,就好似玄幻的屏障只是一層**的紙而已,輕輕一捅就能破掉,那數道金芒在玄幻反應之前就全部打在他的身上,玄幻立刻眼前一黑不省人事,他的身體就好似破麻袋一般被拋飛出數百米,當玄幻倒在地上之後定南立刻忍著傷勢跑過去查看玄幻的情況,但結果卻讓定南大吃一驚,玄幻……死了!

此時玄幻的身體經脈盡斷,渾身毛孔開始向外流出鮮血,他脈搏氣息全無,除了死亡,定南實在想不到玄幻還能是個什麼情況,定南此時心中終於絕望了,即便是當年幽都南侵之時定南都沒有如此的絕望,他知道或許今日之後西陵城就要易手了!

定南心中絕望,卻不知道此時的玄幻並未死亡,因為玄幻的儲物戒指之中存放多時的某樣東西救了他,這件東西在玄幻身死的瞬間破碎,代蘀玄幻躲過了那必死的劫難,讓玄幻轉變成為假死狀態,這件東西就是傳說中的救命神器,蘀身傀儡!

蘀身傀儡這種神器在系統商店之中也有兌換,但其高達十億使命點數的高價讓玄幻望而卻步,不過在系統商店的分類之中蘀身傀儡被分在了靈寶一類,十年之前玄幻接到了一個名為『七龍幻化』的任務,其內容為阻止玉璣子以七龍幻化之術攻破天合關,而獎勵之中有一項名為『隨機靈寶』,玄幻使用之後得到的獎勵就是一個蘀身傀儡!

原本玄幻認為以自己的修為在人界之中罕逢敵手,蘀身傀儡短時間內應該用不到才是,但誰能想到人界竟然出現了幽都王這等高手,先是一招重創了玄幻,又是一招直接將玄幻打死,蘀身傀儡就在此時發揮了功能,它將玄幻的精氣神全部保存,讓玄幻躲過了必死之劫,但是由於幽都王這一擊對玄幻造成的傷勢過重,所以在玄幻身體的傷勢痊癒之前,他是不會醒過來的。

權寵之大牌星妻 但是新的問題又來了,煉虛合道之境的玄幻已經是王朝在西陵城中的最強高手了,若是連他都打不過幽都王,那豈不是說青銅劍就要落在幽都王的手中,如果這柄青銅劍真如傳說中那般能夠號令大荒,大荒豈不是就要落入幽都王之手,而玄幻的主線任務也就此失敗了!

「不自量力!」幽都王看著玄幻的『屍體』冷笑一聲,不過緊接著他眉頭一皺,以幽都王的眼力自然看得出玄幻並沒有真正死亡,而是處於假死狀態,不過幽都王卻並沒有立刻對玄幻痛下殺手,畢竟在幽都王心中奪劍是第一位的事情,他一伸手對著玄幻背上的包裹抓去,此時幽都王的眼中掩飾不住激動之情,他很清楚這柄青銅劍的威能,只要他能夠得到此劍,奪取整個大荒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甚至於稱霸仙界都不是什麼妄想之事!

不過事情很顯然不會像幽都王所想的那樣發展,就在幽都王的手即將觸摸到玄幻背後包裹的瞬間,一黑一白兩道劍氣從暗處突然射出,緊接著一黑一白兩道身影從暗處向著幽都王猛攻過來,幽都王雖然被攻了個措手不及,但是他立刻就反應過來,幽都王氣勢一放在體外形成氣牆硬抗下了這兩道劍氣!

雖然攻擊被幽都王抗下,但那一黑一白兩道身影卻趁機從幽都王手下搶走了玄幻以及他背後的包裹,而後立刻向著南方遁逃而走,幽都王見狀冷笑一聲追了上去,玉璣子和張凱峰也緊隨其後,幾人移動速度極快,普通高手都難以看清他們的身影,只能看到幾道影子閃過,不過由於前面那一黑一白兩道身影帶著玄幻,使得他們的速度無法達到極致,再加上幽都王輕功極強,他們剛剛出了西陵城沒多遠就被幽都王追上了!

「本王一時不查,竟然著了你們的道!」幽都王面帶怒色的說道,就在這時玉璣子和張凱峰也來到了這裡,玉璣子看到那一黑一白兩道身影之後眼中閃過一抹驚色,他驚訝的說道:「劍聖慕克白、邪劍慕英白……沒想到太康竟然請的動你們!」

此時我們再看那一黑一白的兩位,這兩位都是白須飄飄的老者形象,而且它們的長相頗有相似之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們定有血緣關係,這兩人正是名滿江湖已經成為傳說中人物的劍聖慕克白以及邪劍慕英白,據傳當年兩人在瀟隱村決戰,而後劍聖隱居巴蜀劍聖居,邪劍則不知所蹤,想不到今日它們竟然會一起出現在這裡!

「本王一直就在奇怪,太康竟然放心將如此重任交給兩個小輩去做,原來他竟然讓你們在暗中保護,能夠讓人界兩大凡仙高手當小輩的護衛,太康當真好氣魄呀!」幽都王看著兩人說道,以幽都王的眼力一眼就看出慕克白和慕英白的修為,身為成名已久的絕世高手,兩人的修為都已經達到人界頂峰的凡仙之境,只等機緣一到便可以破碎虛空飛升仙界!

「不過你們竟然敢阻止本王,當真是自尋死路!」幽都王冷笑道,慕克白聽到之後面色平淡的搖頭說道:「幽都王實力之強冠絕大荒,我們自知不是對手,但是此事事關大荒未來,即便明知不敵,我們也必須出手!」

「說得好,不愧是劍聖前輩!」就在這時一個豪爽的聲音突然傳來,緊接著手持大刀的南宮天明出現在不遠處,一見南宮天明出現,幽都王不禁眉頭一皺,須知南宮天明乃是巴蜀武林第一高手,其實力即便不及張凱峰和玉璣子但也相差不遠,有他加入戰局會加大縮小雙方的實力差距,雖然幽都王一方依舊佔據著極大的上風,但也不像之前那般能夠十舀九穩。

南宮天明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呢?其實說到底還是娰相不放心婉靈這位姐姐的安全,玄幻和婉靈在演武堂暫住之時,南宮天明就派人去給姒相傳信,告訴他玄幻和婉靈已經到達演武堂,當時姒相就讓人傳令南宮天明,讓他與兩人同行以保護婉靈的安全,不過由於突然傳出仲康稱王之事使得玄幻和婉靈提前出發,再加上山路崎嶇等各種因素使得姒相的命令在玄幻和婉靈出發的幾天之後才送到南宮天明手中,南宮天明得令之後不敢怠慢立刻啟程前往西陵城,結果正好在城郊遇到了他們。

眼見南宮天明出現,幽都王一時之間也沒了十足的把握,畢竟慕克白和慕英白都是人界頂級高手,而他卻因為人界的結界只能發揮出凡仙境巔峰的實力,雖然他的境界遠高於兩人,但若是兩人刻意逃跑的話他還真不一定能夠攔得住,所以幽都王並沒有貿然出手。

同樣的慕克白和慕英白也沒有立刻帶著玄幻逃走,因為他們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從幽都王手中逃脫,正因雙方心中都有顧慮,因此誰都沒有先動手,一時間人界絕頂的六大高手在這西陵城的郊外對峙起來,而就在所有人都沒有發現的情況之下,玄幻體內的傷勢卻已經恢復如初!

「宿主陷入瀕死狀態,治療系統自動啟動,自動選擇『全面治療』,預計花費使命點數(治療內傷四萬九千點,自動啟動一萬點),總計花費五萬九千點,實際花費五萬九千點點!」

「治療開始,預計治療時間零點零零零零……一秒,請宿主耐心等待!」

「治療完畢!」

一連串的使命系統提示在玄幻的心中響起,當然此時的玄幻根本聽不到,隨著玄幻身體的傷勢被治好,他那被蘀身傀儡所保護的精氣神也開始緩緩復甦,玄幻的意識開始一點點的恢復,於是就在雙方精惕的看著對方的時候,躺在慕克白身後的玄幻突然發出了一聲細微的呻吟之聲,這聲音極為細小,但在場眾人都是高手,自然聽得一清二楚。

這一聲呻吟成了戰鬥開始的好角,雙方六大高手同時出手攻擊對方,他們都很清楚這是玄幻即將蘇醒的徵兆,幽都一方很清楚若是玄幻恢復了意識,那麼憑藉著他那種極為奇特的恢復能力,他很快便可以恢復實力,到時候少了玄幻這個累贅,慕克白他們撤走也就更加容易了,所以幽都一方不能讓玄幻恢復意識!

而王朝一方的目的則是拖延時間,慕克白和慕英白一直在暗中保護玄幻和婉靈,他們也知道玄幻有著能夠快速恢復實力的辦法,只要能夠將戰鬥拖延到玄幻蘇醒,那麼就將變得對王朝一方有利,所以三人不能讓幽都一方攻擊玄幻。

慕克白不愧為劍聖之名,招招充滿無窮正氣,大開大合的劍招卻沒有絲毫破綻,而慕英白的邪劍也確如其名,與慕克白正好相反慕英白的劍法詭異無端,招招直逼幽都王的要害,這一正一邪的絕世劍客聯手對上幽都王,一時間竟然不落下風!

而南宮天明則與張凱峰戰在一起,南宮天明一桿大刀威力無窮,他刀刀剛猛無比,尋常高手與他對戰很容易便會被他的招式震懾心神,從而被南宮天明一刀兩段,而張凱峰我們之前說了,他的戰鬥風格以猛為主,這兩人打起來那當真是聲勢浩大,招招都是硬拼硬扛。

不過如此一來大家應該都發現

了一個問題,慕克白和慕英白對上幽都王,南宮天明對上張凱峰,玉璣子不就沒人對付了嗎?事實上正是如此,激戰開始之後玉璣子才突然發現竟然沒人阻攔自己,王朝一方三大高手已經分別被幽都王和張凱峰接下,他完全沒有受到任何人的糾纏,這也就意味著沒有人會阻攔他從玄幻那裡奪走青銅劍!

玉璣子面無表情的緩緩走向玄幻,此時躺在地上的玄幻雖然意識開始緩緩復甦,但看樣子距離蘇醒還需要幾分鐘的時間,他根本不可能阻止玉璣子奪劍,見到此狀的南宮天明心中焦急,不過他沒有發現慕克白和慕英白卻是面色不變,渀佛玉璣子不是敵人一般,與他們交手的幽都王立刻察覺了兩人的異狀,他心中略一思索之後突然瞳孔一縮,他驚道:「玉璣子,你竟然是卧底!」 玉璣子……是卧底?幽都王此言一出還在大戰之中的南宮天明和張凱峰頓時心中大驚,他們立刻停手向著慕克白和慕英白看去,在發現慕克白和慕英白卻並沒有露出任何神色之後,南宮天明頓時露出了驚喜之色,張凱峰卻是面現怒色,而聽到幽都王所說之話的玉璣子此時已經走到了玄幻身旁,他轉頭看著幽都王冷笑道:「不錯,本座就是卧底!」「為什麼?」幽都王此時緩緩停手問道,眼見幽都王主動停手,慕克白與慕英白並沒有繼續進攻,而是退到了玉璣子身前,將玉璣子和玄幻一起護在身後,南宮天明見狀也退了過來,幽都王皺眉看著玉璣子說道:「本王記得你說過,你所追求之物是力量,本王也說過不會計較你投靠本王的原因,本王對你如此器重,你為何要背叛本王的信任!」「不錯,本座所求唯有力量!」玉璣子面色淡然的說道:「不過有一點你沒有搞清楚,本座當年投靠於你並非是因為你力量強大,雖然當年你的實力遠在本座之上,但本座有信心假以時日不會在你之下,本座當年告訴你本座是為了獲得力量而投靠你,其實那是騙你,本座從一開始就是王朝的卧底!」「你從一開始就在欺騙本王……呵呵,果然不愧是玉璣子,這麼多年一直滴水不漏,就連本王都被你矇騙!」幽都王突然笑了起來,幽都王的笑讓玉璣子眉頭一皺,他不知道幽都王為什麼突然發笑,不過玉璣子很清楚幽都王不是那種越憤怒笑容越盛的人,只聽幽都王笑道:「不過……玉璣子,你以為本王真的被你矇騙了嗎?」「什麼!」玉璣子面色一驚,就在此時一道紫色斬擊從天而降直向躺在地上的玄幻斬去,玉璣子見狀雙手結出法印在玄幻身邊布下數道屏障擋住這這道紫色斬擊,不過玉璣子雖然擋住了這一擊,但是他的心中卻是一沉,玉璣子面色嚴肅的看著斬擊發出的方向說道:「七夜!」隨著玉璣子話音落下,身穿鎧甲的七夜緩緩步入場中,看到如今七夜的樣子之後玉璣子眉頭不禁緊皺起來,如果說原本的七夜還只是一個操縱邪氣的人類,那麼此時的七夜幾乎已經無法用人類來形容,他的雙眼之中已經看不到瞳孔,取而代之的是不斷閃爍的紫芒,他的膚色也已經開始泛出紫色,他的身上邪氣不斷翻騰,不過與以前那種受控的邪氣不同,此時七夜的邪氣很明顯處於不受控的狀態!「七夜他……到底怎麼了?」玉璣子看著幽都王問道,他與七夜雖然並非同路之人,但身為同樣是王朝投靠幽都的高手,在一眾幽都高手的孤立和排擠之中,兩人私下的關係倒是頗為不錯,所以如今見到七夜的樣子玉璣子一時之間也有些擔心,幽都王看著七夜的樣子也是一皺眉頭,他口氣淡然的說道:「無它,邪氣暴亂而已!」幽都王說的輕鬆,但聽到其他人耳中並不輕鬆,邪氣暴亂這個詞語大家都有些陌生,畢竟擁有邪氣的人本就十分罕見,而邪氣能夠達到暴亂程度的人更是屈指可數,至少在場眾人都沒見過邪氣暴亂的人,不過雖然他們不知道邪氣暴亂到底是什麼情況,但是他們看得出如今的七夜狀態很不一般,一時間眾人都沒有說話,他們知道幽都王會給出解答。「邪氣,是一種十分邪惡的能量,它的誕生往往伴隨著悲劇、殺戮和死亡!」幽都王緩緩說道:「邪氣能夠擾亂人的思維,干涉人的想法,長期接觸邪氣的人不是喪失理智變成瘋子,就是喪失人性變成殺人狂魔,當然這也不是絕對!」「七夜的邪氣來源於上邪劍,上邪劍是人界至邪之劍,其內蘊含有常人難以想象的巨量邪氣,這些邪氣能夠增強七夜的實力,使他戰鬥無往不利,但是……」幽都王說到這裡突然嘆了口氣之後說道:「但是七夜操縱邪氣的本領很大程度來源於他的母親眷夫人的殘魂相助,再加上他自身修為高強才能夠免疫邪氣的影響。」「不過隨著時間的慢慢推移,上邪劍中的邪氣也在不斷增強,終於在十年前天合關之戰後,眷夫人的殘魂無法繼續壓制上邪劍的邪氣,所以上邪劍的邪氣開始反噬七夜,雖然七夜及時發現而後封存了上邪劍,但反噬一旦開始又豈是那麼容易消除的呢?」幽都王面上略帶無奈的說道:「七夜畢竟修為不低,而且他的意志十分頑強,邪氣竟然用了整整十年的時間才成功反噬於他,這才有了如今的七夜。」「如今邪氣已經開始影響到七夜的靈魂,即便是本王也無法可施,唯一的辦法就是藉助那物的力量鎮壓邪氣的暴動,所以本王才將七夜帶到西陵城來!」幽都王指著玄幻背上的包裹說道,而後幽都王對玉璣子笑道:「一邊是幫助王朝,而另一邊則是幫助自己的好友,玉璣子……你的選擇是什麼!」幽都王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玉璣子,他們知道此時玉璣子的選擇至關重要,若是玉璣子依舊選擇幫助王朝一方,那麼即便是以幽都王的實力都不太可能留下玄幻和那柄青銅劍,而若是玉璣子選擇重回幽都一方,那麼王朝將很難帶走玄幻和青銅劍,可以說如今玉璣子的選擇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最終的結果!不過這個世界上計劃永遠都趕不上變化快,就在幽都王剛說出此話之後片刻的功夫,玄幻的眼皮微微一動,此時的玄幻其實已經恢復了知覺,方才玉璣子和幽都王的對話他聽的是一清二楚,不過玄幻卻並沒有立刻起身,因為他也想要聽一聽玉璣子的選擇是什麼。不過就在這時七夜身上的邪氣卻突然涌動起來,或許其他人沒有發現玄幻蘇醒,但是此時的七夜卻已經發現,因為此時的七夜幾乎可以算是一頭人形野獸,野獸的直覺最是敏銳,七夜雙手猛地對著躺在地上的玄幻一揮,兩道數米長的邪氣之刃射向玄幻,看那威勢若是玄幻不躲的話,他絕對會被斬成三段!由於七夜出手太過突然,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再加上七夜這兩道邪氣之刃速度極快,直到邪氣之刃射到玄幻身前他們才反應過來之時已經來不及了,此時玄幻知道自己裝不下去了,於是他背後法力猛地一激將自己從地上彈起,然後從腰間抽出七殺劍將兩道邪氣之刃斬斷。玄幻落地之後什麼都沒說,他皺著眉頭看向七夜,從剛才這一瞬間的交鋒之中,玄幻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七夜的實力比之十年之前有了極大的增長,玄幻知道這種增長的主要原因是因為七夜的邪氣威力增加了不少,玄幻想到方才玉璣子和幽都王的對話,他心中猜測或許是因為眷夫人殘魂的壓制,使得邪氣在變得可控的同時威力也有所減弱,而如今沒有了眷夫人殘魂壓制的邪氣才爆發出真正的威力!「玄幻,你醒了!」南宮天明眼見玄幻蘇醒之後驚喜的說道,而劍聖慕克白與邪劍慕英白的臉上也露出一抹喜色,甚至於玉璣子嘴角也微微一勾,他們知道一旦玄幻蘇醒,少去一個累贅的他們將有更大把握逃過幽都王的追殺,不過見到玄幻蘇醒的幽都王雖然面上有些驚訝之色,但是眉頭卻一下都沒有皺過,很顯然幽都王直到現在都沒有認為事態已經脫離掌控。「玄幻……玄而又玄,似幻似真……呵呵,果然人如其名,確實頗有玄妙之處!」幽都王看著玄幻淡笑道:「本王的話如今依然有效,只要你交出背後之物,本王就放你們一條生路,否則……王者之怒不是你們所能夠承受!」「那真是抱歉呀,我還真想嘗試一下王者之怒到底是個什麼滋味!」玄幻看著幽都王冷笑道,幽都王看了玄幻一眼之後又掃視了一下玉璣子三人,在發現他們並無反對之意后幽都王嘆了一口氣,他搖了搖頭說道:「本王憐你們都是人才,本不想將你們都殺死在這裡,但是既然你們都決心與本王為敵……本王也就只有痛下殺手了!」說罷幽都王右手往自己腰間一抹,一柄古樸長劍就出現在他的腰間,玄幻見狀心中一動,他看得出幽都王腰間其實本來沒有東西,那柄突然出現的長劍其實是幽都王從儲物戒指之中拿出來的,玄幻知道幽都王來歷不凡,所以並不驚訝他有儲物戒指,他所驚訝的是那柄長劍。就在幽都王拿出長劍之後,玄幻便使用真實之眼看向長劍,結果得到的卻是一堆『無法探測』,玄幻立刻明白此劍也非凡間之物,雖然玄幻不知道幽都王這柄長劍與自己的七殺劍哪一個品質更高,但是玄幻很清楚幽都王的長劍威力肯定在此時的七殺劍上,至少它沒有被封印住,幽都王此時拿出此等神兵,很顯然是打算動真格的了!「本王雖然一直以空手對敵,但其實本王最為擅長的卻是劍法!」幽都王說著隨手從腰間拔出長劍,對著旁邊的一座小山隨手一揮,從長劍之上射出一道長達百米的劍氣,劍氣所過之處一切山石樹木全部一分為二,最終整座小山都被幽都王這一劍從中劈斷,玄幻等人能夠清楚的看到小山中間的那一道細細的峽谷!一時間所有人都被幽都王這一手驚住了,要知道在場幾人都是人界頂尖高手,施展出全力的話一人滅城也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當年玉璣子就差點在西陵城上演了這麼一幕,但是如今幽都王展現出的實力眾人心知他們根本做不到,這已經不是人界所能夠擁有的力量!更重要的是他們知道那並非幽都王的全力,只是幽都王隨手為之,若是幽都王全力施展的話,那劍氣的威力恐怕還能增強十倍不止,一時間即便是眾人之中最為淡定的玉璣子都面露驚色,不過此時玄幻卻沒有心思去驚訝,他捂著胸口面露痛苦之色,他感覺到自己體內有兩股極強的力量正在蘇醒,這兩股力量就好似兩條巨龍盤踞在玄幻體內,由於它們的力量太過強大,所以它們的一舉一動都帶給玄幻莫大的痛苦。「嗯?那是……」幽都王突然一皺眉,他的眼睛緊緊的盯著面露痛苦之色的玄幻,緊接著幽都王彷彿感覺到了什麼,他面色大變的對著玄幻揮出一道幾乎凝聚為實質的劍氣,玉璣子等人見狀立刻各施手段想要擋下幽都王這一劍,但他們布下的防禦無一例外的在接觸到劍氣的瞬間便被擊破,劍氣去勢不減的來到玄幻面前,而此時玄幻體內法力一陣暴亂,根本不聽玄幻使喚,他即使有心抵擋也是無力抵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劍氣逼近,最後射在自己的眉心之間!就在所有人都以為玄幻必定會被幽都王一擊所殺之時,奇迹發生了,幽都王射向玄幻的劍氣在他的眉心之前停了下來,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此時玄幻的眉心與幽都王的劍氣交匯之處有一層他媽的淡金色光芒,正是這層光芒幫玄幻擋住了幽都王這一擊。幽都王見到這道淡金色的光芒之後竟然面現苦笑之色,他只覺得自己的口中滿是苦澀之味,原本覺得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幽都王此時終於不得不承認,事情早在玄幻得到青銅劍的那一刻起就已經脫離了他的掌控,幽都王看著如今依舊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的玄幻,口氣凝重的說道:「看來本王從一開始就低估你了,沒想到你的身上竟然擁有真龍之氣,更沒想到你的真龍之氣竟然能夠重新激活軒轅劍!」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2s 軒轅劍,乃是人族三大至寶之一,人族三大至寶分別是軒轅劍、崆峒印以及九州鼎,其中崆峒印代表著人族歷代皇者的權威,九州鼎代表著人族天地主角的地位,而軒轅劍則帶表著人族萬眾一心的力量!

不過人族雖然有著三大至寶鎮壓氣運,但是如今在人界的卻只有軒轅劍和九州鼎,當年夏禹功德圓滿,他在飛升火雲洞之時將崆峒印一併帶了過去,因此從夏禹之後世間再無皇帝存在,即便是當年統一了整個大荒的夏啟,也就只能成為王者,而無法成為皇帝,他所欠缺的就是一枚崆峒印。

九州鼎當年鑄造完成之後引得人界出世,但在那之後九州鼎就不知去向,夏禹飛升之前曾經留言給夏啟,告訴他九州鼎並未散落於宇宙之中,而是全部隱藏在大荒之內,只要他能夠找齊九鼎便可以突破人界結界對於人界王者的限制飛升仙界,但由於夏啟貪戀權勢不想飛升,根本沒有派人去找九州鼎,所以到目前為止九州鼎的去向依舊是個迷!

而最後的軒轅劍則是唯一一樣被大夏王朝所掌握的至寶,也是夏禹留給自己子孫最為重要之物,但是要知道軒轅劍乃是人族皇者之劍,想要使用軒轅劍必須先滿足兩個條件,其一是身負真龍之氣,這一點是最最基本的要求,其二便是要得到軒轅劍劍靈的認可,這兩點缺一不可,否則軒轅劍的威力根本發揮不出來。

夏啟早年間英明神武,自然能夠得到軒轅劍的認可,但隨著年齡ri長,夏啟開始變得昏庸無道,漸漸的他就失去了軒轅劍的認可,而夏啟對此也不以為意,他直接將軒轅劍放入王室密庫之中,來了一個眼不見為凈,這一放就放到了現在。

軒轅劍的顏sè本是黃金之sè,但是由於太長時間沒有得到真龍之氣的滋養,使得軒轅劍的威能漸漸開始變得內斂起來,原本耀眼的黃金之sè如今也變成了古樸的青銅sè,不過這並不表示軒轅劍的威力有任何減弱,只要有人重新給它注入真龍之氣,那麼軒轅劍就會重現光華,就好似現在這般!

只見玄幻背後的包裹之中散發出無比耀眼的金sè光芒,即便有著布匹的包裹也難掩其絲毫光華,突然這光芒發出一陣輕微波動,在這波動之中懸停在玄幻眉心前方的那道劍氣被震成碎片,玄幻見狀伸手將包裹從背後解下,他打開包裹之後頓時被軒轅劍此時的樣子所吸引,不只是他,所有人都被軒轅劍吸引住了目光。

只見此時的軒轅劍上閃爍著耀眼的金sè光芒,原本青銅sè的劍鞘此時正緩緩變為金sè,雖然軒轅劍的劍鞘之上並沒有太多的花紋,所有人都覺得此時的軒轅劍是那麼的華麗,而在這華麗之中卻又帶有皇者一般的威嚴和霸氣,突然玄幻雙眼之中泛出光芒,他的左眼之中泛出翠鸀sè的光芒,而他的左眼之中則泛出與軒轅劍顏sè極為相似的金黃之sè。

緊接著玄幻就感覺自己體內的那兩股強大力量順著自己的渾身經脈湧上頭部,最終這兩股力量分別湧向他的雙眼,在所有人詫異的眼神之中,玄幻的雙眼之中飛出一鸀一金兩條九爪真龍的虛影,這兩條九爪真龍虛影圍繞玄幻盤旋數周之後一頭扎進玄幻手中的軒轅劍內,而隨著兩條九爪真龍虛影的飛出,玄幻的眼睛重新變回黑sè,只是沒有人發覺玄幻的眼睛顏sè與之前已經有了略微的不同,相較於黑sè,玄幻的眼睛此時更趨近於混沌之sè!

「玄幻,趕快拔出軒轅劍!」玄幻的心中忽然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這個聲音在玄幻聽來是那麼的熟悉,片刻之後玄幻想起來了,當初他在那長達十年的沉睡之中曾經見到過一位白衣女子,而如今出現在他心中的這個聲音,與當ri白衣女子的聲音完全是一模一樣,那位白衣女子到底是誰玄幻不知道,但不知為什麼玄幻心中有一個聲音告訴他,那個女子絕對不會害他,於是玄幻略一猶豫之後便決定遵從這個女子的聲音。

玄幻隨手將七殺劍插回劍鞘之中,然後一伸右手握住了軒轅劍的劍柄,頓時軒轅劍中傳來一陣龍吟之聲,而幽都王的眉頭卻皺的更緊了,深知軒轅劍威力的他此時第一次產生了退卻之心,不過幽都王卻並不打算就這麼退走,因為他想要看看玄幻到底能夠引出軒轅劍幾分威力!

握住軒轅劍劍柄的玄幻手中用力想要將軒轅劍拔出劍鞘,但一用力玄幻才發現軒轅劍果然不是普通長劍,任憑他用盡全身的力氣,軒轅劍就是死死的呆在劍鞘之中,哪怕一點點都沒有拔動,玄幻見狀不禁眉頭一皺,玄幻心中很清楚雖然他的強項並非力氣,但是他的力氣也並不算小,除了那些主修力量的高手之外,很少有人能夠比玄幻力量更強,但即便如此軒轅劍卻是紋絲不動,這讓玄幻不禁心中猜測,或許想要拔出軒轅劍並不在於力氣大小,而是有著什麼其他的方法。

但不等玄幻細想,發覺玄幻無法拔出軒轅劍的幽都王突然一道劍氣shè向玄幻,緊接著他手持長劍急速逼近玄幻,劍聖慕克白和邪劍慕英白自然不會任由幽都王進攻,他們聯手施展出各自最強劍法攻向幽都王,而玉璣子和南宮天明也同時出手抵擋來自張凱楓和七夜的攻擊,大混戰再次開始。

玉璣子與南宮天明那裡的戰鬥基本沒什麼大問題,因為他們的實力與張凱峰和七夜相差不大,甚至於玉璣子的實力還要比張凱峰高上一線,與暴亂狀態的七夜齊平,這四人一打起來短時間內恐怕難分勝負。

而相較之下幽都王對戰劍聖與邪劍的戰鬥卻是呈現出一面倒的局面,雖然劍聖慕克白和邪劍慕英白都是人界頂級劍客,但是他們的對手卻是超出人界界限的高手幽都王,幽都王一招一式之中都帶有莫大威能,可以說碰著就死,擦著就傷,兩人根本不敢和幽都王正面交手,只得以遊走的方式與他周旋,但幽都王戰鬥經驗之豐富超乎兩人想象,不過數十招他就已經逼得兩人無處躲閃,看樣子兩人落敗也就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克白……用那招!」黑衣的邪劍慕英白突然說道,慕克白聽到自家兄長的話之後心中一驚,但緊接著他卻沉默了下來,慕克白畢竟是成名多年的高手,他能夠很冷靜的判斷眼前的情況,他心中很清楚用出那一招他們都會死,但是不用那招他們也難逃死亡的命運,既然如此……還不如拚死一搏,說不定還能拉幽都王做個墊背的!

「……開始!」慕克白說著將自身全部氣勢爆發出來,與此同時慕英白也將自身全部氣勢爆發出來,這一正一邪的兩股氣勢瞬間交織在一起,而後融合為一股比單人強大十倍不止的氣勢,緊接著慕克白和慕英白的身上衝天劍意直衝雲霄,這是兩人練劍數十年所凝聚出來的絕世劍意,如今將毫無保留的展現出它們的威力,雖然這很有可能是它們最後一次出現在世間,但他們必定會給後人留下難以磨滅的傳說!

「yin陽相濟,正邪並生……只可惜今ri之後,世間將不會再次出現這絕世一劍!」幽都王讚歎道,雖然如今雙方是敵對關係,但這並不妨礙幽都王讚美他的對手,慕克白與慕英白年齡不過**十歲,放在人界算是長笀,但在幽都王眼中卻十分短暫,能夠以如此短暫的笀命推演出如此驚人的一劍,這等天賦也難怪幽都王如此讚歎了。

慕克白與慕英白這一劍其實源於當年他們在瀟隱村的那次決戰,不過一切卻都要從他們一同拜師說起,當年慕克白與慕英白兩兄弟同拜劍俠易淵亭為師,易淵亭有一女兒名為綵衣,兄弟二人對綵衣都對綵衣產生了愛慕之情,不過綵衣卻對身為兄長的慕英白心有所屬,這讓愛慕綵衣的慕克白深受打擊。

為了讓弟弟走出打擊,慕英白做了一個十分大膽的決定,他決定為情入魔,去修鍊傳說中世間至邪至惡的,不過慕英白並不知道,非普通凡人所能修鍊,修鍊此劍之人註定要孤獨終老,為天下之人所唾棄,而慕英白為了讓綵衣忘記自己,為了讓慕克白有重新活下去的勇氣,毅然決定修鍊此劍。

既然號稱世間至邪至惡的劍法,其修鍊之法自然不會與其他劍法一樣,想要修鍊必須要先滿足一個條件,那就是做三件凡人所不忍做的事情,忘情、忘利、忘意,只有不為一切情感、利益、意志所干擾,才能夠修鍊出這世間最為邪惡的劍法!

於是慕英白殺死了他的師父易淵亭,於是慕英白殺掉了自己的師傅易淵亭,廢去了心愛的綵衣的武功,殺掉了當時的八大門派的盟主秦雨,做完這三件事情之後的慕英白終於習得,但也使得他被天下人所唾棄,特別是他的親生弟弟慕克白,對其更是恨之入骨。

慕克白病好之後苦修劍法,同時迎娶了武功被廢的綵衣,數月之後慕克白武功大增,他開始苦心尋找慕英白的蹤跡,最終慕克白在瀟隱村找到了慕英白,兩人進行了一場決鬥,兩人約定各出三招,就在第三招的時候慕英白卻主動收招,用身體接受了慕英白那十五成功力的一擊,毫無疑問慕克白戰勝了世人眼中的大魔頭,慕英白以自己的失敗成就了慕克白的一世英明,而慕英白卻隱姓埋名從此在這個世界消失了。

對於江湖中人來說事情到這裡就已經結束了,但對於慕克白和慕英白兩兄弟來說卻遠遠沒到結束之時,世人皆以為慕克白那十五成功力的一擊殺死了慕英白,但其實慕英白並沒有死,慕克白雖然痛恨慕英白弒師之舉,但他們畢竟是親生兄弟,所以在最後關頭慕克白收回了近半功力,剩餘的功力只是重傷了慕英白,卻並未將他殺死。

在那次決戰之後慕克白將慕英白接回了自己的家中養傷,而綵衣也悉心照料這位她曾經愛慕,如今卻成為殺父仇人的大伯,在慕英白養傷的這段時間之中,他自從修鍊之後第一次心平氣和的與慕克白交流劍法,這一交流他們突然發現,慕克白的至正之劍與慕英白的至邪之劍竟然能夠出現yin陽相濟之效,這完全出乎兩人的意料。

之後的幾個月時間,兩人以這個發現為基礎創造出了一門冠絕世間的絕世劍法,而在這個過程之中兩人的劍法修為突飛猛進,最終慕英白傷愈之後退隱江湖,而慕克白則憑藉著自己的劍法挑戰八大門派的高手,從而贏得了劍聖之名,不過此舉雖然為慕克白帶來了極大的聲望,卻也為他造就了許多的敵人,在一次仇人的復仇之中,綵衣不幸被殺,慕克白悲痛之下決定隱居巴蜀忘川田劍聖居。

本應流傳千古的兩位絕世劍客先後退隱江湖,他們合力所創的那門劍法根本無人知曉,但命運註定這門絕世劍法不會就此埋沒,它將會在江湖和歷史中留下不可磨滅的一頁,只見此時慕克白與慕英白的身體已經在這磅礴的氣勢之中消失不見,他們並不是死了,而是將自身的一切都融入到了接下來即將發出的這一劍中!

「接招,幽都王!」慕克白與慕英白的聲音突然傳出,幽都王面sè凝重的看著他前方漂浮在天空之中由氣勢緩緩凝聚起來的一柄三寸短劍,這柄同時泛出黑與白兩種相反光芒的短劍給予幽都王無盡的壓力,他心中很清楚,這一劍已經足以威脅到如今的他,只聽短劍之中慕克白與慕英白的聲音再次同時響起,他們口氣堅定的說道:「正邪同源……生死同歸!」 隨著慕克白與慕英白的聲音傳出,漂浮在天空之中的三寸短劍突然直向地面之上的幽都王,幽都王見狀心知雷霆一擊即將到來,不過見慣了大場面的幽都王對此是絲毫不懼,他將自身法力源源不斷的注入到手中長劍之中,接受到幽都王法力的長劍並未散發出多麼耀眼的光芒,這是因為幽都王將所有的力量全部凝聚起來沒有一絲一毫的外泄,看樣子他是打算與這絕世一劍硬拼一次!

突然間那三寸短劍對著幽都王飛射過來,幽都王當即就想要揮動長劍阻擋攻擊,但此時幽都王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無法動彈,緊接著幽都王便察覺到不是自己無法動彈,而是因為這一劍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幽都王的反應雖然跟得上這一劍的速度,但是他那經過人界壓制的身體卻無法跟上反應的速度,這使得幽都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柄三寸短劍射入他的胸膛之中!

「糟糕!」幽都王大驚道,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那柄射入自己胸膛之中的短劍迅速化為一正一邪兩股能量在他體內大肆破壞,若是幽都王全盛時期他自然不懼這兩股能量,但問題在於此時的幽都王正處於人界的壓制之下,無論是肉身強度還是法力上限都被壓制到了凡仙境巔峰,他根本無法壓制住這兩股能量對他身體的破壞!

更加可怕的是這兩股能量一邊破壞著他的身體,一邊卻又在吸收他體內的力量來壯大自身,若是這樣下去的話幽都王即便不在這兩股能量的重裝之中粉身碎骨,也會被這兩股能量吸盡法力從而喪失戰鬥能力,而此時手持軒轅劍的玄幻正在不遠處虎視眈眈,若是他失去戰鬥能力就和死也沒什麼區別!

『可惡,太過低估人界高手的實力了……不行,必須想想辦法,本王的大計尚未完成,怎麼能如此屈辱的死在人界!』幽都王腦中想到,不過不等幽都王細想,他體內那一正一邪的兩股能量突然開始急速收縮,然後又急速膨脹,最後兩股能量在這不斷的收縮膨脹之中撞在一起,而後……便是一股大爆炸!

這股爆炸的威力十分巨大,其波及範圍廣達方圓數十里,方才在幽都王附近的玄幻等人瞬間就被爆炸所產生的氣浪沖飛出去,他們至少飛出上千米才勉強穩住身形,此時所有人都身負重傷,即便是有著邪氣護體的七夜以及招出七龍護身的玉璣子都不例外,唯有玄幻在爆炸之時被軒轅劍保護而沒有受傷。

這爆炸產生的火光讓西陵城都看的一清二楚,大將定南雖然不知道這股大爆炸是因何而起,但他意識到這是一個絕佳的戰機,此時西陵城外的幽都大軍群龍無首,他們原本的統帥張凱峰此時並不在軍中,明白這一點的定南當即下令大軍出城,他要趁著幽都大軍被這股大爆炸吸引注意力的時候,給他們一次迎頭痛擊!

不得不說定南的這次決定十分正確,西陵城外的幽都大軍雖然人多勢眾,但失去了統帥之後它們根本無法發揮出真正的戰力,而且由於大部分的士兵都被那股大爆炸吸引了注意力,所以很少有人注意到西陵城中出來的王朝軍隊,等他們發現的時候卻已經遲了,被動挨打了二十年的王朝軍隊此時爆發出了難以想象的戰鬥力,他們硬是以少打多,將戰線一路推到了紅石峽谷東岸!

當然這些事情玄幻他們此時並不知情,此時的玄幻身處爆炸的中心處,憑藉著軒轅劍自主放出的屏障勉強抵擋著爆炸的威力,由於爆炸的火光太過耀眼,玄幻不禁用手遮住眼睛,玄幻耳中所聽到的只有爆炸所產生的轟鳴之聲,以及風浪所產生的呼嘯之聲,但是突然一個聲音傳進玄幻耳中,這個聲音在這巨大的爆炸之中是那麼細小,但聽在玄幻耳中卻恍若驚雷,那……是一聲腳步聲!

玄幻抬頭眯著眼看向爆炸中心處,只見一個黑色的人影緩緩向他走來,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幽都王,玄幻心中的驚訝難以用語言來形容,他剛才很清楚的看見那爆炸是從幽都王的胸膛之中爆發出來,按理來說這麼大的爆炸,幽都王能夠留下一點殘渣就不錯了,但是此時的幽都王雖然十分狼狽,他胸口處的衣服都已經破碎,但是卻絲毫沒有受傷的樣子!

「好險,幸虧本王在最後關頭打開了封印,雖然代價有點大,但總算沒有英明喪盡!」幽都王站在玄幻不遠處笑道,以兩人的耳力根本不會受到環境的影響,此時玄幻才知道幽都王為何沒有受傷,聽他的話他應該是在爆炸發生的時候解開了自身的封印,動用了超越人界的力量,雖然因為強行突破封印付出了一些代價,但是卻憑藉著仙人的力量讓自己度過了必死的劫難!

不過此時玄幻心中隱約有種感覺,他覺得此時的幽都王不再像之前那般給人一種不可戰勝之感,玄幻不清楚這到底是因為抵擋爆炸消耗了幽都王太多的力量,還是因為他所說的『代價』確實很大,但是玄幻心中很清楚一點,如果想要擊敗幽都王的話,此時便是最佳時機,若是給幽都王一時三刻讓他恢復實力,那們擺在他面前的就只有死路一條!

「宿主觸發支線任務『擊敗幽都王』,『擊敗幽都王』:由於劍聖與邪劍搏命一擊,幽都王此時實力大損,這是宿主唯一可以擊敗幽都王的機會,宿主能夠把握住這個天賜良機嗎?」

「任務目標:不計一切手段,擊敗幽都王!」

「任務獎勵:使命點數五百萬點,『王朝聲望』五千點,特殊物品『迷之天眼』!」

「失敗懲罰:無!」

『難怪之前使命系統一直沒有給出支線任務的提示,原來是因為我和幽都王的實力差距太大,即便給出任務也無法完成,而此時的幽都王雖然從爆炸中撐了過來,但看樣子他此時應該實力大減,至少我已經有戰勝他的希望,所以使命系統才給出了這個支線任務,如此的話……拼了!』玄幻伸手就要拔出腰間的七殺劍,但是此時他手中的軒轅劍卻發出了輕吟!

「你是想要我用你……對嗎?」玄幻看著手中的軒轅劍喃喃說道,而軒轅劍彷彿回應一般再次發出一陣輕吟,玄幻見狀微微一笑,他再次伸出右手握住軒轅劍的劍柄,然後微微一用力,方才任憑玄幻如何用力都無法拔出劍鞘的軒轅劍,此時很輕鬆的被玄幻拔了出來,此時玄幻才第一次真正見到軒轅劍的全貌。

「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劍柄一面書農耕畜養之術,一面書四海一統之策……果然如傳說中一般!」玄幻驚嘆道,彷彿回應玄幻的讚歎一般,軒轅劍上金黃色的光芒一閃而逝,就在這時幽都王也發現軒轅劍出鞘了,深知軒轅劍威力的他面色不禁一變,而玄幻緩緩抬起握著軒轅劍的右手,對著幽都王就是一揮!

幽都王見狀立刻往旁邊一躲,不過幽都王預想之中那驚天動地的斬擊卻並未出現,他不禁驚訝的看向玄幻,而玄幻此時也頗感驚訝的看著自己手中的軒轅劍,在玄幻想來軒轅劍這等神物自身應該也能帶有無盡威能,他雖然沒有灌輸法力,但這隨便一揮也應該能夠發出一道威力無窮的攻擊才對,但事實證明玄幻想錯了。

其實玄幻想的也不算很錯,軒轅劍自身確實帶有無盡威能,隨手發出攻擊那都是小意思,但是有一個問題玄幻沒弄明白,他所想的那種程度是被完全激活之後的軒轅劍所具備,但入今的軒轅劍卻遠遠達不到完全激活的程度,這一切主要還是真龍之氣的問題。

玄幻體內的那兩條九爪真龍虛影並不是他自己孕育,而是來自於十年前應龍劍與玉壺冰琴的那一次撞擊,應龍劍乃是應龍鑄造的神兵,應龍為了增強此劍的威力往其中注入了一縷真龍之氣,便是那條金色的真龍虛影,而玉壺冰琴中的綠色真龍虛影則來自於地皇神農氏,當年神農氏製造玉壺冰琴之後時常彈奏撫慰人心,時間一長玉壺冰琴也就沾染了神農氏的一抹真龍之氣,這兩縷真龍之氣本來互不相干,但是十年前那一次對撞將他們重新喚醒,而後又被隱藏著『龍』屬性的玄幻收入體內,可以說玄幻得到真龍之氣有著極大的偶然成分,但……誰知道這是否也是必然的呢……

這兩道真龍之氣雖然激活了軒轅劍,讓軒轅劍重現光彩,但同時因為這兩道真龍之氣並不屬於玄幻,因此激活之後的軒轅劍cāo控權是屬於應龍和神農氏,而非玄幻本人,玄幻之所以能夠拔出軒轅劍,乃是因為他滿足了使用軒轅劍的兩個條件之一,那就是得到了軒轅劍的認可。

我們之前說過要使用軒轅劍就必須滿足兩個條件,一個是身具真龍之氣,另一個便是得到軒轅劍的認可,真龍之氣是軒轅劍力量的來源,只有源源不斷的真龍之氣才能夠讓軒轅劍威力十足,而軒轅劍的認可就好比一把鑰匙一般只有獲得了軒轅劍的認可,才能夠將軒轅劍拔出劍鞘,簡單來說軒轅劍就是一把自動步槍,真龍之氣是子彈,而軒轅劍的認可則是保險開關,沒有真龍之氣軒轅劍還不如一根燒火棍,而沒有軒轅劍的認可即便有了真龍之氣軒轅劍也無法使用!

如今玄幻的情況就相當於自動步槍的保險已經打開,但是裝著子彈的彈夾卻被拿在應龍和神農氏的手中,而如今應龍已死,玄幻若想發揮出軒轅劍的威力,就必須要得到神農氏的幫助,但問題在於……他哪有那個美國時間去找神農氏呀!

就在此時察覺到玄幻無法真正使用軒轅劍的幽都王微微一笑,他腳下向著玄幻邁出一步,一步之後幽都王就已經來到玄幻面前,中間那數百米的距離竟然被幽都王壓縮到一步之中,可見他縮地成寸之法已經達到何等程度,幽都王一抖手中長劍,上百道劍氣射向玄幻周身大穴,玄幻見狀腳下急退三步躲開了幽都王這一招,他此時才發現幽都王的實力竟然下降了如此之多,若是之前的幽都王使出此招他根本無法躲避,甚至於反應都很有可能來不及,這倒讓玄幻增加了不少戰勝幽都王的信心。

不過有信心是一回事,到底該怎麼打卻又是另一回事,無論是武技等級、戰鬥經驗還是修為實力,幽都王都佔有著巨大的優勢,想要戰勝幽都王光憑信心是不夠的,還需要某些能夠扭轉戰局的關鍵因素,而如今玄幻缺少的卻正是這個關鍵因素,原本玄幻手中的軒轅劍足以發揮出扭轉戰局的效果,但誰讓它無法發揮出威力呢?

幽都王並沒有給玄幻任何的喘息之機,而是不斷揮舞長劍對玄幻射出劍氣,嘗試過幽都王劍氣威力的玄幻自然不敢硬接,他只得不斷施展輕功左右閃避,玄幻很清楚幽都王這是在拖延時間好讓他能夠有時間恢復實力,時間拖得越久對自己越是不利,於是玄幻腦筋全開開始思索對策,突然一個可以說是異想天開的想法出現在了玄幻腦中!

『能夠讓軒轅劍發揮出真正威力,就必須讓如今儲存在軒轅劍中的真龍之氣聽我號令,我記得我自身的屬性是『龍』……我可否通過自身屬性去影響軒轅劍中的真龍之氣,讓它暫時聽我號令呢?』玄幻想到,這個念頭一起便再也消不下去,既然應龍這位並非皇者的龍族高手都有真龍之氣,那也就是說真龍之氣並不僅限於皇者,龍族也有真龍之氣,如此說來有著『龍』屬性的自己不說自己產生真龍之氣,cāo縱無主的真龍之氣應該也有可能成功,神農氏那道真龍之氣玄幻不去打他主意,但是應龍那道真龍之氣……倒是可以打一打主意!

a



a 之氣?』玄幻心中焦急的想到,雖然有了一個大致的想法,但是他還缺少最為關鍵的一點,那就是如何讓自身屬xing與軒轅劍中的真龍之氣產生聯繫,如果無法解決這個問題,一切就只能夠是空想而已,突然玄幻想起了什麼,他將左手拿著的軒轅劍鞘別在腰間,而後以左手成劍指狀開始運轉心劍劍法!

玄幻此時很清楚的記得當初獲得心劍技能的時候,使命系統對於心劍的介紹,心劍既然能夠將人心靈的力量化為現實,那麼反推過去它自然也應該可以將實質之物直擊心靈,比如當初軒轅和張凱峰在天合關外一戰,玄幻刺中張凱峰那一劍讓張凱峰陷入幻境之中,這其實就是這種能力的體現,只是當時的玄幻並未注意罷了。

此時玄幻左手凝聚了蘊含心劍劍意的劍氣,他眼見幽都王正急速接近自己,玄幻心中一急之下竟然直接用左手的劍氣擊向右手的軒轅劍,當劍氣與軒轅劍碰撞的瞬間,玄幻忽然覺得天地為之一定,世間的一切彷彿都在這一刻停止了一般,這並非是時間暫停之類的效果,而是因為玄幻的思維速度突然增加了無數倍,這才使得外界看似停止一般!

不等玄幻多想,他就突然覺得眼前一黑,而後他來到了一片混混沌沌的世界之中,此時的玄幻很清楚,他來到了軒轅劍的劍靈世界之中,世間萬物皆有其靈xing,而這種靈xing往往可以化為一個個虛幻世界,比如人的心靈能夠產生出心靈世界,盤古斧的斧靈有著斧靈世界,軒轅劍這等神物有個劍靈世界其實也並不稀奇。

而此時這個劍靈世界之中一金一綠兩條體長數百米的巨龍盤旋其中,正是之前存在於玄幻體內的兩道真龍之氣,不過相較來說綠sè的真龍之氣比較活躍,不時在劍靈世界中上下翻飛,而那道金sè的真龍之氣則顯得十分安靜,如果不是它是不是動彈兩下,恐怕就和死了沒什麼區別,就在此時玄幻耳邊響起一個清脆的少年之聲:「玄幻,準備好接受真龍之氣的考驗了嗎?」

「……軒轅劍的劍靈?」玄幻有些不確定的問道,緊接著那個清脆的少年之聲再次響起:「不錯,吾便是軒轅劍的劍靈,吾將在此見證你與真龍之氣的戰鬥,若是你勝則那道應龍的真龍之氣將暫時受你cāo控,若是你敗則魂飛魄散,你準備好了嗎?」

「我有一個問題,我的意識在這裡戰鬥,那麼我在外界的身體怎麼辦?」玄幻皺眉問道,軒轅劍靈說道:「這點你大可放心,此處的時間流逝速度與外界差異極大,外界一秒在此處大約相當於七天七夜,而幽都王的攻擊大約會在外界零點一五秒之後到達你的身體,也就是說你大約有一天一夜的時間來與真龍之氣戰鬥!」

「一天一夜嗎……足夠了!」玄幻抬起頭看向那道金sè的真龍之氣,他的眼睛之充滿了無窮的鬥志,彷彿是在為玄幻的鬥志喝彩一般,使命系統適時給出了新的任務提示。

「宿主觸發支線任務『擊敗真龍之氣』,『擊敗真龍之氣』:為了擊敗幽都王,宿主必須藉助軒轅劍的威能,而宿主目前唯一獲得真龍之氣的方法便是擊敗並掌控應龍殘留的真龍之氣,宿主能夠成功在時限內擊敗真龍之氣,從而為擊敗幽都王創造條件嗎?」

「任務目標:在一天一夜之內擊敗真龍之氣!」

「任務獎勵:使命點數一百萬點,『王朝聲望』一千點,獲得限時物品『應龍的真龍之氣』!」

「失敗懲罰:無!」

「時間不多……我們開始!」玄幻說著就向腰間抹去,很顯然他是打算使用七殺劍,但是此時玄幻卻在腰間摸了個空,玄幻無奈之下只得說道:「能不能給我一把武器呢?你總不會是想要讓我空手對付它!」

「自然不能!」隨著軒轅劍靈的話音落下,金sè的光芒在玄幻身前閃現,緊接著一柄與外界一模一樣的軒轅劍出現在玄幻面前,玄幻伸手握住軒轅劍的劍柄,撫摸著劍身說道:「雖然不是我所熟悉的七殺劍,不過誰讓這裡是軒轅劍的劍靈空間呢?我也就入鄉隨俗!」

隨著玄幻握住軒轅劍,不遠處的那條金黃sè九爪真龍緩緩漂浮起來,它對著玄幻發出了一聲龍吟,龍族的龍吟本就是極為厲害的音功之法,雖然這條九爪真龍只是真龍之氣擬化而成,但它的龍吟依舊威力強大,無形的聲波化為猛烈的衝擊波直逼玄幻而來,玄幻並沒有選擇閃避,而是舉起手中的軒轅劍,凝聚法力之後一劍斬在了衝擊波上!

玄幻這一出手才發覺自己有些用力過猛,由於對軒轅劍的不夠熟悉,使得玄幻嚴重低估了軒轅劍的威力,只見那聲勢浩大的衝擊波彷彿豆腐一般被玄幻劈成兩半,而玄幻卻因為揮劍之時用力過猛使得身體微微失去平衡,雖然玄幻及時憑藉著自身出sè的反應能力調整好了身形,但是他也失去了一次絕佳的攻擊機會。

『軒轅劍不愧是軒轅劍,竟然能夠將我的法力增幅十倍之多,這個數值已經遠超七殺劍的增幅,當然也不排除七殺劍因為處於封印狀態所以威能大減,不過……相較之下我還是更喜歡用七殺劍,畢竟七殺劍更加適合我。』玄幻心中想到,就在這時九爪真龍突然向著玄幻沖了過來,看樣子是打算和玄幻打近身戰!

玄幻眼見九爪真龍向他飛來,他再次揮起軒轅劍,不過這一次對於軒轅劍威力有了大致評價的玄幻並未像上次灌注那麼多的法力,結果當軒轅劍與九爪真龍的爪子相交之時,玄幻再一次品嘗到了估計錯誤的苦果,他被九爪真龍擊飛出去,飛在空中的玄幻立刻調整好自己的身形,他看著九爪真龍那絲毫未損的爪子不禁心中暗道:『我原本以為這一劍能夠直接將它的爪子斬下,卻不想竟然連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我記得師父說過龍族最強之處在於他們防禦無雙的鱗甲,但如今看來龍族利爪的硬度恐怕還在鱗甲之上!』

『既然如此,我倒要看看你的爪子能夠硬到什麼程度!』玄幻想著手上開始凝聚法力,他在軒轅劍上施展出心劍,這一次為了能夠斬下九爪真龍的爪子,玄幻沒有絲毫保留的將自身全部法力灌輸到劍中,心劍所形成的金sè劍氣覆蓋在軒轅劍那金黃sè的劍身之上,其光芒照亮了整個劍靈空間。

就在此時九爪真龍在空中盤旋一周之後再次向著玄幻衝來,玄幻手持軒轅劍第二次與九爪真龍的爪子產生碰撞,這一次的結果與上次有所不同,雖然玄幻再一次飛了出去,但是九爪真龍的一隻前爪也被軒轅劍斬下,甚至於九爪真龍的腹部也被玄幻這一劍破開了一條長達數米的傷口,從場面上來說這一次交鋒玄幻勝了,但從大局上來說玄幻卻是敗得一塌糊塗,因為他為了斬下九爪真龍的一隻爪子而耗盡了他全部的法力,而九爪真龍卻還有著八隻爪子!

『糟糕,我竟然低估了龍族鱗甲的硬度!』玄幻身體一晃,這是因為他法力消耗過度導致的身體虛弱,玄幻心有不甘的看向不遠處的九爪真龍,方才那一劍玄幻在斬下九爪真龍的爪子之後順勢斬進了九爪真龍的腹部,考慮到傳聞之中龍族那堅不可摧的鱗甲,玄幻特地選擇了沒有鱗片的腹部作為切入口,但是軒轅劍不過斬開了一道長達數米的傷口之後便能量耗盡,數米長的傷口看似很長,但相對於體長數百米的九爪真龍來說卻並不算是致命的傷勢,甚至於在九爪真龍的恢復能力之下,這道傷口還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

『龍族肉身之強悍果然不是浪得虛名……如此看來硬碰硬不是個辦法,還需要另尋它法!』玄幻心中想到,就在此時那條九爪真龍再一次向著玄幻衝來,玄幻的法力雖然在這幾次呼吸之間恢復一點,但這點法力也就只夠他施展輕功而已,於是玄幻施展輕功躲過了九爪真龍的這次衝擊,也找到了新的應對之策!

『逆鱗……據說那裡是龍族身上最為脆弱的地方,一點逆鱗破碎則龍族必死無疑,不過……龍之逆鱗,觸之必死,一旦我攻擊逆鱗的話,九爪真龍一定會在死亡之前拚命追殺我……豁出去了,與其這麼躲躲閃閃直到時限到來,還不如和九爪真龍拼上一次,或許還有生機也說不定呀!』玄幻看著九爪真龍脖子處的逆鱗想到。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