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那個奪城的人,是那天幫我擋住你們天衢城和祖老會想要謀奪天樞城陰謀的人呢?傅明宏,你還會那麼有自信嗎?」

「如果那個奪城的人,是那天幫我擋住你們天衢城和祖老會想要謀奪天樞城陰謀的人呢?傅明宏,你還會那麼有自信嗎?」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忘了告訴你,就是這個請君入甕的計策,也是她的手筆!」

「你就等著你的天衢城易主吧。」墨靈說著,直接一揮手。

「刷刷刷!」

他的四周,再度出現一批人,將天衢城主等人,團團圓圓的圍了個嚴實。

在這樣的情況下,天衢城主輕易別想突破包圍圈!

尤其是在墨靈也在場的情況下!

「你!」

天衢城主的面色終於變了。

天聖城有個神秘高手,這事他是知道的。

如果不是對方,他和祖老會的計劃不會失敗,天樞城這會,早已經該在他的掌控之中了!

但是那個人,根據探子的查探,不是只是剛好出現在天樞城罷了嗎?

是他們遇見不佳,正好遇上了對方!

這些,在那些隱藏在城主府的探子還沒被完全揪出來,傅明宏就接到情報了的!

但現在,對方怎麼會和墨靈聯手,還要謀奪他的天衢城?

他和對方,真正說清楚,並沒有任何仇怨!

而和對方結仇的左指揮使,也已經在對方的實力下梟首!

這種情況下,對方怎麼可能無緣無故的對上自己?對上天衢城這麼一座大城,處心積慮的要謀奪他的主城之位?

聽墨靈的話,這次事情,還是那個神秘人主導的!

這怎麼可能?!對方和他有多大的仇?竟然不惜顛覆他的天衢城?

若是想要城主之位,以對方連自己都能夠設計的心計,隨便謀奪哪一座主城不成?

這天下那麼多的主城可以供她挑選,怎麼偏偏就看上了自己這根難啃的骨頭?

「墨靈!別以為你這樣說就能夠動搖我的心志!」天衢城主面色難看的道,「對方和我無冤無仇,為什麼要這麼設計我?!」

「無冤無仇?」

墨靈聽著這話就笑了。

要不是君雲卿和天衢城主有仇,他還搭不上這趟順風車呢!

說起來,他還應該感謝天衢城主!

要不是他得罪了君雲卿,對方又怎麼一定要拿下天衢城?

難啃的硬骨頭?

女子的實力墨靈清楚,她既然敢說敢動手,就證明她心中有一定的把握!

早已經見識過君雲卿的神通廣大,墨靈可不會覺得她說要奪取天衢城只是說說而已!

天衢城主想要抱有僥倖心理,這根本不可能!

墨靈的話和那意義不明的一笑,讓天衢城主的心猛的一沉。

墨靈不會無的放矢!

難道那個神秘高手,那個奪城的人,竟然真的和自己有仇?

但是他很確定,他沒有得罪這方面的強者啊!

怎麼會突然間冒出這麼厲害的一個強者,要和他作對,奪他的城呢?

無論如何,不能再和墨靈在這裡多說了!

他必須要儘快的趕回天衢城才行!

如果事實真的像墨靈說的那樣,城主府這會,必然已經情況不妙!

唯一欣慰的是,寧兒也和他在一路。

他們父女倆聯手,哪怕有墨靈的封鎖,也應該能夠殺出去!

「燃燒精血,開啟秘法!我們衝出去!」想著他對身邊的心腹下令道。

隨後看向清寧郡主。

「寧兒,你跟著我!我們兩個迫使墨靈退開!立刻趕回天衢城!」他沉聲道。

「抱歉……父親。」

一直在旁邊默然不語的清寧郡主,在這個時候向後退了一步。

她抬頭看向面色陡然變得愕然不已的天衢城主,目光歉意的道,「父親,天衢城主的位置由那位君姑娘來擔任會比較好。她和墨靈城主有舊,答應得到天衢城后,就解除天瀾戰場的分裂。」

「如今異族在外,虎視眈眈,天瀾戰場著實不能分裂,自相殘殺!抱歉,父親,是我騙了你。」 清寧郡主的面上十分的愧疚。

但是為了她心中的理念,她不能退後。

天瀾戰場不能分裂,一旦以天樞城為主的一方真的和祖老會領導的一方開戰,天瀾戰場的實力必然會被極大的削弱。

異族的危機未除,而且祖皇隱約有蘇醒的趨勢,清寧郡主身為天聖玄女,首先要先為天瀾戰場的子民們考慮,然後才是她自己。

天衢城主的退位就能夠換來天瀾戰場的和平,她只能這麼選擇。

所謂的器母根本不存在,那些祖器,全部都是君雲卿拿出來,讓她作餌的。

所以每次那些祖器的出現才會那麼恰到好處,勾著天衢城主等人一直不斷的往前追著。

畢竟什麼樣的假裝都騙不過天衢城主,但是混在隊伍里的清寧郡主要做下手腳,丟出一件祖器,卻是輕而易舉的事。

至於器母的行蹤,清寧郡主說看見了就看見了。

說在哪就在哪,沒有任何人會懷疑。

這一場器母追奪,不過只是一場演戲!

「你!」

清寧郡主的話彷彿在天衢城主心上狠狠的捅了一刀。

他不敢置信的看著這個他從小疼愛到大的女兒,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會是她,在自己的背後,捅了那麼狠的一刀!

「你……」他捂著心口,顫抖著伸手指著她,「你知不知道,你這麼做,會害死我?」

讓他退位?

沒有了天衢城,又有天樞城這樣的強敵,他還有活路嗎?

為了天瀾戰場?

所以那些不相干的人的生死,比他的命還要重要?

清寧郡主,可是他自小疼愛到大的啊!

他就算被人指責對不起天下人,也從來沒有對不起她!

不!他還是做了一件對不起她的事的,那就是讓人在她面前透露了北冥影的消息,讓她自願和自己提出,要去上京爭奪天聖玄女!

想到這裡,天衢城主的手指顫抖得更厲害了。

他看著面前這個一臉陌生的女兒,頭一次,打從心裡的後悔!

後悔當年為什麼要以她為籌碼,讓她去爭奪天聖玄女的名額!

如果不是這樣,他的寧兒不會變成這樣!

更不會為了這天下毫不相干的人的性命,設計他!

所以,這一切,是他自己造的孽?

想到這裡,天衢城主噗的一口血吐了出來。

「父親!」清寧郡主見狀急忙上前一步,想要扶住他,「父親,你不要這樣,只是一座城而已!沒了天衢城,你還有我啊!」

「我是天聖玄女,有我在,您只要不想著再和天樞城主他們作對,是不會有事的!女兒也不會讓你有事的。」

「你走開!」

天衢城主狠狠的拂開了清寧郡主伸過來的手!

他傅明宏一生雄心,野心勃勃,妄想要統一天瀾戰場,做萬人之上的主宰!

怎麼可能會苟延殘喘?託庇於自己的女兒名下?!

更何況,他和墨靈以及天聖城眾人的仇不共戴天!

沒有了天衢城,讓他活著受他們的折辱?

他寧願拚死一搏!

「你滾!從此以後,你我父女恩斷義絕!我沒有你這樣的女兒!」天衢城主目光血紅的看著清寧郡主。

「我的女兒已經死了!死在了成為天聖玄女的時候!」

「是我太天真了!以為你和聖祖傳人成婚後就會變回來!」

「我將你接回天衢城,繼續疼寵!你卻給了我這麼狠的一刀!傅清寧!你沒有心!我也沒有你這樣狠心的女兒!」

天衢城主說到這裡,深吸了口氣,道,「你現在就給我滾!」

「滾得遠遠的!從此以後,我傅明宏不是你爹,你也不是我女兒!」

「你給我滾!」

天衢城主說到這裡,抓著清寧郡主的手狠狠的一甩,就把她整個人往後丟去!

「父親!」

清寧郡主被丟出去的時候面上都還十分的茫然。

她不知道傅明宏為什麼突然會這麼激動,甚至還要和她斷絕父女關係。

只不過是退位而已,有她在,她是天聖玄女,她依舊可以保護父親!

父親他一樣也可以過得很好!

只要他不再和天樞城主和那位君姑娘作對,放下仇恨,他就不會有事的!

父親為什麼會不同意?

難道一座城的存在和個人的榮辱,就這麼重要啊?

天瀾戰場分裂,可是關係到億萬子民啊!

這麼多的人,不能為少數人的自私買單!

為什麼父親不能理解呢?

覆巢之下,焉有無完卵?

她這也是為了父親好啊!

清寧郡主的心一抽一抽的刺痛著。

天衢城主的那一句「你沒有心」,彷彿戳中了她內心深處的某些東西。

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有誰也曾嘶吼著朝她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是誰?

是……誰?

剎那間,清寧郡主的腦海就劇烈的抽痛了起來。

本來她站穩身形,是要再度衝到天衢城主面前。

這會卻因為這突如其來的刺痛,而頓在了原地。

腦海中劇烈的疼痛,一波接著一波,最後清寧郡主再也無法承受,面色蒼白的暈了過去。

「接住她!送到後方照顧。」

看見清寧郡主倒下去,墨靈擰了擰眉,讓自己身後的人將之接住,送到後方去。

怎麼說對方也是天聖玄女,而且這次,也是多虧了清寧郡主,才能把天衢城主這個老狐狸給引過來,怎麼也不能讓對方有事。

不過以天衢城主的陰毒,在知道清寧郡主背叛后,竟然沒有狠下辣手,倒是讓墨靈有些驚訝。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