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可以。」周飛隨意點了點頭,他哪裡會聽不出這幾位的嘲諷,不過他有實力,嘲諷何懼,嘲諷算什麼?不過小丑爾爾。

「好,可以。」周飛隨意點了點頭,他哪裡會聽不出這幾位的嘲諷,不過他有實力,嘲諷何懼,嘲諷算什麼?不過小丑爾爾。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這一刻,周飛無形之中流露出一股樂器大師的氣質,蘊藏在雙眸之中,等待著綻放。

胡日含笑嘻嘻的把他的鈴木牌口琴遞過來,周飛看也沒看,只是隨意道:「不好意思,我不習慣用別人吹過的口琴,都是口水。」

噗——

嚴寧一聽,露出一個古怪的表情,內心噗了一聲。

胡日含伸出去的手僵在那裡,退也不是,進也不是,臉色變幻不定,紅了一片,憤怒啊。

居然嫌棄他的口琴?都是口水?意思就是嫌棄他咯?!嫌棄自己口臭?!胡日含開始自動腦補了。

穆冠傑和苗敏也是一陣氣結,苗敏更是道:「怕丟臉就直接說,裝什麼裝……」

周飛則是看了苗小茜一眼,兩人對視的一刻,周飛感到一種共鳴,雙眼流露出一股大師光彩,讓苗小茜一陣神迷,情不自禁道:「用我的!」

苗敏一連串的話立刻沒了出口,卡在嗓子里,不知道說什麼了,詫異的看著苗小茜。

周飛微微訝然,他不知道苗小茜有口琴,他只是和苗小茜對視的時候產生了一股樂器的共鳴,那是一種對於樂器的感情。

接著,苗小茜快速回裡面拿出一個天鵝牌的複音口琴,這個口琴價格不是很高,但意義非凡,跟隨了苗小茜很多年,這是她奶奶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只有有空,她就會拿出來摩挲,吹奏一番,緬懷去世的奶奶。

「謝謝~」周飛小心接過口琴,他看得出,苗小茜對這個口琴感情很深厚,難怪剛才會和苗小茜產生共鳴,她對這個樂器愛的深沉。

一旁的穆冠傑和胡日含看的牙痒痒,吃味的不行。

口琴放在嘴邊,傳來一股淡淡的雅香,有點像是少女的體香。

周飛笑了笑,一首天空之城,沒有任何突兀的響起,優雅的流淌而出,散發著復古的氣息,帶著人們的精神來了一場時空之旅。

愛與和平的精神緩緩流淌著,讓人無限安寧,一時之間,整個帳篷里的人都有些痴了,醉了。

大師級水準,帶來靈魂的盛宴!

苗小茜更是雙眼通紅,她似乎看到了奶奶一步步朝著她走來,拉著她的手,走在田埂上,四周都是爛漫的油菜花,天藍藍,雲高高,風兒吹,口琴悠悠響,奶奶的味道,童年的味道……

一滴眼淚滾落而出,啪嗒一下子摔在地上,砸成四分五裂。

一滴、兩滴、三滴……

在音樂的共鳴下,苗小茜的淚水再也止不住,滾滾而下,流進嘴裡,她看著周飛,櫻唇微動,輕聲配合著口琴唱了起來:

遠處閃耀著光輝的地平線

是因為你在後面

點點燈火讓人如此懷念

是因為你在其中

……

世界不停轉動,你藏在其中

閃爍的瞳孔,閃爍的燈火

世界不停轉動,伴隨著你

伴著我們,直到我們重逢的那天

……

周飛配合著苗小茜的節奏吹奏著,一曲完畢!

整個帳篷陷入了沉默,嚴寧他們還在沉醉之中,糯米也沉默的,似乎成了一個貓雕塑,在思考著貓生。

過了幾分鐘,苗敏一行人才反應過來,然後一個個驚疑的看著周飛,眼中有著不可置信,還有羞恥感!

穆冠傑和胡日含更是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一秒鐘也呆不下去了,趕緊找了個借口出去了,臉都綠了。

「吹的真好~能再吹一遍嗎?~」苗小茜拉著周飛的臂彎,殷切的看著他,眼中帶著哀求之色。

「好啊,那你也多給我簽幾張~哈~」周飛笑了笑,下意識伸手替苗小茜抹了抹臉蛋上的淚痕。

苗小茜愣了愣,這時候,外面一陣嘈雜,罵罵咧咧、哐當、噼里啪啦的的各種聲音傳來,整個劇組都被驚動了!

[未完待續,感謝您的閱讀!]

謝謝naruto7073、破夢之瞳丶的打賞,特此表揚! 當面被一個黃毛丫頭,這般訓斥,對於出道已久的青雲道長來說,還是頭一遭,他不由有些惱羞成怒。只聽他嘴裡悶哼一聲,當即叱道:「無知的臭丫頭,真是不知死活,你有什麼資格來管我的事情。識相的給我迅速撤出陳家,若是再敢插手此事,莫要怪我不客氣。」

青雲道長也看的出來,李淼淼不是普通的女子,而且她周身散發出的那道淡黃色的光圈,看著極為詭異。在沒有弄明白李淼淼的來歷之前,他也不想輕舉妄動。

本以為,他主動讓李淼淼退出,會讓她識趣的走開,不曾想,並不能如他的願。

李淼淼臉上的表情,不由露出幾分惋惜之意。嘴裡更是嘖嘖出聲。

「可惜啊,晚了,這件事情,本姑娘管定了。若是道長這會向我磕頭求饒,說不定,我還會考慮放你一條生路。」

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李淼淼這句話,也真的將青雲道長氣的半死。這下他可是真的動怒了。只見他吹鬍子瞪眼睛的,眨眼間,周身冒出一股黑色的氣焰,他手裡的浮塵也在眨眼間,變幻成一把帶著幾分冰冷氣息的黑色長劍。

青雲道長自二十年前,從無意中撿到一個黑色的帶有法力的瓶子之後,便刻苦修行,歷經二十年,才做到了如今青雲觀觀主的位置。更是受到多方土豪和一些有錢有勢之人的追捧膜拜。

他本不想打破這種平靜的日子,不想,今日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黃毛小丫頭,今日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他的耐性,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受死吧!」青雲道長說話間,道袍已經無風自鼓,彷彿他的身下放著一隻功率強大的鼓風機一般。

其實這是因為他催動法力時,用法力氣息將全身的真氣催動起來的關係。成功將這老道激怒,李淼淼心裡其實也有些方,畢竟她沒有和真正法力高強的人作為對手。上次是她運氣好,碰到真心暖男炎封,不然她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這會她也是仗著自己身法靈活,學了輕功的身法,在青雲道長身邊,穿來穿去的和他打著哈哈。

「你一張利嘴不是很厲害么,跑什麼跑,有種的就給我站住。」

李淼淼這會跑累了,站在那裡直喘氣,忍不住朝青雲道長做出怪面孔,「你以為我傻啊,等在那裡,被你殺,有本事,你就直接殺了我,不然我一定會當眾揭露你們的醜事。」

「你胡說什麼,我拿人錢財,替人消災。若是再敢胡說,看我不將你打入十八層地獄。」

見他這麼說,李淼淼頓時嬌笑道:「呦,看不出來,道長挺有本事,竟然可以溝通陰陽。那麼敢問道長,若是不小心,將陳家樂的冤魂給勾出來,該當如何啊?」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臭丫頭拿命來。」青雲道長,這會被李淼淼說的心煩意燥,偏生她的身形靈巧的猶如一隻小兔子,一會到這裡,一會到哪裡,他一時間將人奈何她不得。

「休得胡言,拿命來。」這下青雲道長真的動怒了,他和她周旋了半天,終於摸清楚了,她不過是有點小法力,並不成氣候。只不過是學了什麼奇怪的輕功,身手比較靈活而已。看到這裡,青雲道長心裡冷哼一聲,在他眼裡,李淼淼已經是死人一個了。

看你還蹦躂多久。

天隕法瓶!

只聽他心裡默念一聲,一隻通體黝黑大約有二十公分長的黑色法瓶,出現在他頭頂心的位置。

他心道,只要我將你收入這法瓶之中,將你化成濃水后,看你還多管閑事不。而且她身有法力,化為濃水后,她身上殘留的靈力,便會化為法力,為他所用。

因為他的天隕法瓶,就是依靠吸收有靈氣之物,化作更為精鍊的靈氣,為他所用。他才用了二十年的時間,達到了如今鍊氣九層的修為。

說來他這隻小小的法瓶,從未失手過,最厲害的一次,甚至還收了一個受傷的先天勁的修道之人的魂體。那時他不過是鍊氣五層的修為。如今他已可以隨意的凝聚出暗力,馬上就要突破鍊氣,成為一名真正的築基修士。

試問還有何人是他的對手。因此他絕對不允許,一個乳臭未乾的黃毛小丫頭,破壞自己的好事。

想到不一會後,李淼淼渾身的靈氣,便要為自己所用。青雲道長心裡更為得意,法力催動間,便見那天隕法瓶越變越大,彷彿在頃刻間,便要遮天蔽日。

李淼淼看到青雲道長,竟然御出一隻奇怪的黑色瓶子,而且從那瓶子里散發出來的氣息,她便有一種不大好的預感。

這瓶子有個古怪,莫不知這個老道的法寶。

李淼淼正想著用何種方法對付他,卻見那瓶口越長越大,彷彿一張黑色的巨口,朝她頭頂心籠罩下來。

慌忙間,她手裡抓住一物體,她想都沒想,朝那瓶口砸了過去,接著手心處凝聚一把巨大無比的金色巨刃,此巨刃乃是她用精神力所凝聚。

沒想到,她扔出去的竟然是一包泡麵,那是林君豪給她的。

麻蛋,這麼好吃的東西,真是便宜你這老道了。

青雲道長見李淼淼手裡突然晃出一物體,而且還是花花綠綠的,他以為是什麼厲害的法器,他忙伸手去擋,不想竟然聽到嘩啦一聲,那是包著速食麵的包裝紙碎裂的聲音,隨即裡面被他擊碎的速食麵,便猶如天女散花一般,朝他頭上臉上掉落下來。

「什麼鬼東西!」青雲道長面色難看,袖袍用力一甩,面前的東西便被他一掃而空,然而他去忘記了,自己將其中夾雜著的一包,帶著花椒粉的調料包給弄破了。因此他抽動著鼻子,忍不住「啊切」打了一個噴嚏。

說時遲,那時快,李淼淼頓時舉起手裡的金色巨刃朝青雲道長胸口刺了過去。

本以為,她這一下一擊即中,不想,她忘記了身後的天隕法瓶,那法瓶竟然將她的身體也吸到了瓶子里。

李淼淼只覺得渾身劇痛,嘴裡輕輕說了聲,時間重置術,她將時間調到了自己可以時間重置的最大時間,就是三天前。

然後她又使用時間重置,將時間弄到了周六,就是她要做任務的時間點上。(未完待續。) 雖然李淼淼用了時間重置術,可是她的身體因為被天隕法瓶吸入,因此這會身體的大受損傷。她本身的實力,也會大打折扣。

回到系統后,沈墨已經知道李淼淼做的事情了。

他不由訓斥道:「你這次真是太大意了,那個青雲道長並不是善類,而且他手裡持有的那隻天隕法瓶,也不是尋常之物。你怎麼可以如此輕易的和他正面對上。」

李淼淼這會心裡也有些後悔,她今日確實是太魯莽了些,如果她再低調點,等自己將他們的把柄抓到之後,再和他攤牌,說不定事情便沒有這麼糟糕了。

「那現在怎麼辦?那老道手裡的天隕法瓶到底是什麼鬼東西,我要怎樣才可以脫身。」

沈墨最近顯然情況很不錯,因為李淼淼最近多了幾樣技能,還得到系統的嘉獎,因此他也獲益頗多。

不但增長了許多經驗值,而且這會他的頭髮變成了真正的黑色。如果李淼淼仔細的查看,可以看得出來,沈墨的頭髮,如今已經長到及肩的位置了。

如果他的頭髮能再往上長上一寸,再次變成銀灰色,他就可以修鍊了。這一刻,他期待了很久,但是他對於這次李淼淼要做的任務,卻有些擔心。

如今她的身體受到損傷,不知道能否順利的完成系統任務。

因為一旦她脫離了系統,到了位面電梯,到了一個他也無法控制的位面,一切都要靠她自己的了。

「這次你的任務是回到古代,具體的是那個朝代,還是歷史架空,就不得而知了。記住你只有三天的時間完成任務。完成任務后,系統會告訴你,脫離之法。」

「好,我這就去。」因為有了前面的經驗,李淼淼動作相當嫻熟的等在那裡,直到位面電梯的出現,她才不慌不忙的走入位面電梯,眨眼間就失去了蹤影。

丫頭,這一次得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沈墨心裡輕聲說道。

李淼淼消失后,小q也立刻現身了,它有些不解的看著沈墨道:「你怎麼不讓我給她幫忙?這樣一來,你不是可以很快就達到目的了。」

被一隻外星智能狗看穿心思的感覺,很不爽。沈墨看了它一眼,忙道:「你還是管好你自己的吧,你的能量豆呢,何時才能交給我。」

小q不由成了沒嘴的葫蘆,它自己要是能煉製,何必憋屈在這裡。「哼哼,我去研究我的丹方去了。」說完,它腳底抹油的開溜了。

這次李淼淼做的任務和上次的完全不同,因為這次她沒有任何道具,相反的卻穿成了別人的身份,沒有用她原來的身份。

等她腦子清醒一點的時候,她立刻接受到了系統傳遞給她的信息,這次她的任務是嫁給大將軍,身份,確是一名尚書家的二小姐。

系統任務,嫁給大將軍。

身份,顏家二小姐。

技能:醫術

如果她聊以安慰的話,大概是聽到技能是醫術,心裡稍微放心了些。可是嫁給大將軍,這又是什麼狗血任務。

上次讓她找天書古卷,也就算了。可是這次讓她嫁人,這又是什麼任務?

李淼淼試著揮動手臂,發現胳膊是被綁著的,她手指屈伸,想放出一絲火焰,將綁在身上的繩索燒毀,沒想到,竟然渾身使不出一點力氣。

麻蛋,她這是被人下了迷藥了。

看來這個顏家二小姐混的不咋地啊,怎麼她一出來就被人迷暈了。

到底在她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隨後李淼淼就知道了事情的整個經過了。了解完,事情的經過後,她心裡只有一句話,老天爺,你這是在玩我呢。

原來這個定遠候府的這個二小姐,並不為家裡所待見,剛從鄉下被家人接了回來。不是被嫡姐,庶妹笑話,就是被人故意整治。

現在又被安排了一門親事,直到今日她無意中聽了兩個丫鬟的對話,她才明白,為何顏家人,費了如此周章將她接到京城,原來是讓她代替姐姐出嫁,嫁給將軍府的一名名聲不大好的將軍。

聽說那將軍殺氣極重,克妻,克妹妹,克丫鬟,因此將軍府全部都是男人,連個女丫鬟府里都留不住。

知道自己逃脫不了,被剋死的命運,於是這個顏素素趕在,顏家守衛放鬆的情況下,在天還沒亮的情況下,就逃了出來。逃出來后,她又換了裝扮,這時已經化作一翩翩公子的模樣,一襲藍色長衫,腰間束著玉帶,戴著璞頭。

除了麵皮白凈了點,皮膚細膩了點,還真像個文雅的小書生。

然而當李淼淼睜開眼睛后,只能從蒙著眼睛的黑布下,看到自己穿著男人的衣服,被人五花大綁的綁在了一輛牛車上面。

李淼淼聽出來了,這幾個趕牛車的人,是幾名粗俗不堪的男人,一路上罵罵咧咧的,還唱著讓人似懂非懂的黃段子。口音類似山西口音,若不是她有了超能力后,記憶超群,也不識得這些方言。

她現在知道自己的處境后,心裡萬分焦急,得想個什麼辦法儘快脫身才是。而且更讓她著急的是,這次她穿過來做任務,渾身上下,除了醫術,一點傍身的技能都沒有了。

想到這裡李淼淼頓時想到,這個顏家二小姐不是會醫術嗎,那她的藥箱呢?她忙用手試著四處摸了摸,摸了半天,她才在身側,摸到了一隻木頭做的藥箱。那藥箱明顯和她現在的身份不大符合,破舊的木頭箱子,其中有一個角還缺了半塊,藥箱上面更有無數,彷彿是被刀砍出來的化痕。

這是做什麼的,難道是因為醫術不精,被人砍出來的?

還是藥箱被人偷走了,因為打不開,所以拿藥箱泄憤。因此李淼淼看出,這個藥箱竟然還有一把銅鎖鎖著的,看來這個顏二小姐對這個藥箱很是寶貴。

李淼淼穿成顏二小姐的身份,也擁有了她的所有記憶,果然她的這個藥箱是個加密的。不過這樣的藥箱就算是沒有鑰匙,在她手裡也不成問題。

只要她有一隻小小的竹籤,或者樹棍就可以搞定了。

車子還在顛簸著,李淼淼的思緒也越來越清晰,她正用心的感受著周圍發生的一切,心裡想著得用個什麼辦法逃脫。(未完待續。) 「啪——!」

一個大巴掌狠狠的抽在了邵芳的臉蛋上,她臉上的蛤蟆鏡嗖的一下子飛了出去,左半邊臉上多了五條杠。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