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

「不是。」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青木城?」

「不是。」

「某個偏遠小城?」

「不是啦,說了不會限制你的發展,不會安排到偏遠的地方去的。」鳳凰微微一笑,說,「黑色詠戰,你聽過這個地方嗎?」

「哦,黑色詠戰啊……」愷撒隨口答道。

片刻之後,小屋裡響起愷撒全無形象的、幾乎破了音的尖叫聲:「黑黑黑黑……黑色詠戰?!!」

黑色詠戰,這是一個城市或者說是一個要塞的名字,簡單來說,就是北方戰鬥王朝的帝都,唯一的大本營。

「這是在跟我開玩笑嗎?」愷撒臉色有些發青,顯然想到了某些可怕的可能,「這絕對是個玩笑,沒錯吧?」

鳳凰盯著愷撒的臉看了一會兒,似乎覺得這樣很有趣,直看得愷撒有些發毛,才俏皮一笑,說:「好啦,不會也把你派到黑色詠戰去啦。我的能力很特殊,所以才能以戰鬥法師的身份,在北國生存。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戰鬥法師無論如何都想不到我的老師會把我藏到他們的大本營里去。」

頓了頓,鳳凰接著說:「你就不同了,你的偽裝性太差了,戰鬥風格又太獨特,軍部不會安排你去假扮戰鬥法師啦。」

愷撒忽然問:「所以老師的老師是——?」

「藍將軍。」

「果然……」愷撒撓了撓頭,心想那位將軍的風格還真是激進冒險,正常人根本想不到這麼絕的計劃吧。

一頓飯吃得很盡興。

終了,鳳凰起身對愷撒說:「身份保護計劃不是將你與世界隔離,你認識的人不會消失,認識你的人也不會忘記你。只是在計劃執行期間,你看得見他們,他們看得見你卻認不出你。你還是你。」

愷撒認真想了想,問:「計劃執行到什麼時候為止?」

「到你能超越我為止。」鳳凰深深看了愷撒一眼,微笑著說,「放心吧,這一天不會太遠的。」

接下來的一天里,愷撒沒有和任何人再見面,默默收拾了一遍自己的小屋,然後去地球街逛了逛。

其實還是有想要再見一面的人,比如坑爹,再比如諾諾。只可惜坑爹久無聯繫,諾諾又遠在南方森林族。

夜晚,月色迷人,萬家燈火閃亮。愷撒按時從小屋裡走出來,知道自己將迎接一段全新的人生體驗,沒有拒絕的可能。

他按照通知上的一份路線圖,前往青木城郊區的某處,據說那裡會有另一名和自己同樣參加了身份保護計劃的人。愷撒和那人會一同前往某個新的城市,身份轉化會在路途中進行。也就是說,真正抵達目的地的時候,就是愷撒徹底變成另一個人的時候了。

愷撒趕路的速度不慢,很快就抵達了郊區的那個集合地點,然後他看著早已等在那裡的一個身影,瞠目結舌:「是你?」

「是我。」對方說。

「怎麼會是你?」愷撒喃喃說道,感覺今天一天里,自己受到的驚嚇程度有點超出額度了。

「怎麼,不能是我?」對方挑了挑眉,淡淡反問,「倒是你,我被軟禁的這段時間裡,你違約了。」

愷撒愣了一下,舉雙手認真道:「我有對軍部反映你救我那件事,也如實表達了你想要參與明年龍道開啟的事!」

「好啦。」對方抿了抿嘴,「沒有要追究責任的意思,反正我現在已經確認參加明年的龍道開啟了,和你一起;這次的身份保護計劃,我也是參與者,同樣,和你一起。另外……恭喜你,我聽說你被困在一個見鬼的龍族遺迹里困了好久才脫困。」

愷撒終於忍不住打斷了這個一副和自己很熟的架勢的傢伙,惱火道:「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你到底是來幹嘛的?休斯!」

「說了啊,和你一起參加身份保護計劃。」黑衣少年依然淡淡笑著,目光有意無意地,輕輕掃過愷撒的肩頭。 和愷撒一起參加身份保護計劃的人,確實就是休斯,在之後的計劃階段性負責人到來之後,愷撒便確認了這個事實。

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休斯被軟禁期間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以贏得軍部的信任,軍部又是如何考量的,愷撒全然不得而知。

他試著探了探休斯的口風,但休斯平靜地以愷撒沒怎麼上心地推薦他為由,直接把愷撒頂了回去。

愷撒討了個沒趣,也就不再多言。

帝**部的風格一向是周密而高效的,愷撒和休斯卻沒有乘坐飛艇前往目的地,而是乘上了軍部安排的馬車。在前往目的地的過程中,負責人對兩人進行了從樣貌到身材的全方位偽裝,並對今後這段時間內兩人能夠在公開場合使用的能力,做了嚴格的限制。

簡單來說,就是系統地告訴愷撒和休斯如何保持身份的隱秘而不被發現。

讓愷撒頗為意外的是,軍部採用的並不是普通的易容術,而是一種混合了古典魔法和龍脈咒文的技術,遠比易容術要高端。

「不過,我需要提醒你們的是,即便有軍部的技術偽裝,你們還是要時刻保持謹慎。」負責人看著兩人,嚴肅地說,「我知道兩位都是最近剛結束的統考中的佼佼者,但既然參加了身份保護計劃,通俗意義上的榮耀就和你們沒關係了,所以……」

負責人說到這頓了頓,用了一個很不軍方的辭彙,做了總結陳詞:「……不要浪。」

「明白。」休斯點頭。

愷撒不由多看了這傢伙幾眼,誰能想到,青木城的那個血鬼休斯,在人前完全是一幅恭謹有禮的三好少年模樣。

愷撒心想這傢伙當年到底是怎麼得到「血鬼休斯」這個令人聽著不寒而慄的外號?

但仔細想想,這傢伙能毫不留情地賣掉自己的整個家族,即便叔叔和弟弟都已經死了,還全然沒有任何事的樣子,其實還是挺不正常的一個人。

大概就像愷撒曾經聽不止一個人說過的那樣吧——

休斯這個傢伙,是個變態。

「愷撒,你有沒有聽到我說的話?」負責人略顯不滿的聲音,將微微出神的愷撒,重新拉回到現實世界里。

愷撒抱歉一笑,說:「有個問題我一直想問,不知道現在能不能告訴我們……」

「什麼問題?」

「我們的目的地到底在哪兒?」愷撒問道。

經過偽裝后,愷撒現在的樣貌風格其實和之前相差不大,還是一樣陽剛硬朗,休斯也只是變成了另一個樣子的帥哥。

換句話說,軍部並沒有把他們偽裝得很大眾臉,那麼他們到底要被安排到什麼地方去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

負責人笑了笑,也沒賣關子,吐出一個城市的名字:「鳳凰城,鳳凰軍校。這就是你們的目的地。」

愷撒呆住了,瞪著對方凝視好半晌,終於從對方的臉色確認這並不是一個玩笑。

「如果沒記錯的話,鳳凰城是……」愷撒小心翼翼地說。

「帝國第二大城市,南方重鎮,毗鄰森林族,地球街總部所在。」負責人用平直的口吻,羅列出一連串的稱號。

「而鳳凰軍校似乎是……」這次開口的是休斯,他的臉色也略有些古怪。

「嗯。」負責人終於忍不住露出一絲古怪的笑意,說,「帝國僅次於三大院的軍事學院,也符合你們最優秀統考生的身份。」

「只不過,是所女校。」

愷撒休斯:「……」

……

……

百年之前,鳳凰城就已經意義不凡,在戰鬥法師來臨之前,這座城市被魔法師、森林族、還有龍族共同佔據,是一座各族通商來往的城市。

而在戰鬥法師到來,南北戰爭爆發之後,北方的森林族敗走南下,龍族又在後續的慘烈戰爭中全族滅亡,鳳凰城便成了各族逃難之地,因為這裡位於大陸南部,除了氣候有些過分濕潤之外,可以說是離北方那些戰鬥法師最遠的地方了。

森林族也是出於地理位置和生存環境的考量,最終選擇在鳳凰城外的萬木森林重新安家。

據說,在古代德魯伊還存活的年代,萬木森林是一頭上古不死鳥的棲息地,而鳳凰城,就是那頭不死鳥死後的餘燼所化。龍族時代,巨龍們更是花費了大量心思在鳳凰城與萬木森林的探索上,因為曾有一頭擁有預言天賦的龍族,宣稱鳳凰城會是龍族未來經歷一場浩劫后的復興之地……總之,這是一座充滿傳說和傳奇的神秘城市。

而如今,遠離橫斷山脈的鳳凰城,很自然成了帝國最安全的城市之一。

如果說扼守橫斷山脈唯一缺口的帝都,是帝國的軍事中心,那麼鳳凰城就是帝國當之無愧的第一商貿中心。

由於位置安全,物產風貌,交通便利,氣候宜人,大量帝國家族選擇在鳳凰城置產。

即便是十二圓桌這種在帝都呼風喚雨的大家族聯盟,都在鳳凰城置辦了大量的產業,每年為家族賺取大量的利潤。至於其他各地的大小家族,更是以能在鳳凰城擁有產業為榮,因為這不只是面子上的榮耀,更有著巨大的實際意義。

要知道,風雷帝國雖然是軍事強國,但能和北方的戰鬥王朝進行百年的軍備競賽而不露疲態,毫無疑問需要巨大的經濟支撐。如果沒有鳳凰城這個帝國的經濟心臟有力搏動,帝國早就被無休止的軍備競賽拖垮了。

所以,從戰略角度來說,鳳凰城的重要性,根本不下於帝國最北部的帝都。

鳳凰城和帝都,分居南北,卻是真正意義上的同氣連枝,缺一不可。帝都是鳳凰城的屏障,鳳凰城則是帝都的後援。

鳳凰女子軍事學院,這所軍校,據說是當年由地球街的創始人,一手出資建立的帝國第一所女子軍校。

學院坐落在鳳凰城的核心地帶,旁邊就是遍布帝國各地的地球街的唯一總部。

與三大院的森嚴肅穆完全不同,這是一所坐落在商業中心的充滿青春朝氣的學院,帝國所有少女的夢想之地,也是少年們的夢想之地。

紅石塔,這是鳳凰學院的標誌性建築,高度足有兩百米,是學院的主教學樓之一。

坐在紅石塔六十樓的窗邊,可以將小半個鳳凰城都收入眼底,還能遙望遠方地平線上的那一抹濃重的墨綠色,那是森林族所在的萬木森林。擁有如此絕佳的景觀,卻無法讓紅衣感到半分享受,她有些心不在焉地坐在那兒,耳邊是風聲還有教室里的課間休息閑聊聲,心思卻有些沉重。

「怎麼了?」一個聲音在紅衣背後響起,背後那人用鉛筆戳了戳她的後背,說道,「開學一周,你怎麼就一副期末考核即將到來的糟糕狀態?」

紅衣回過頭,看著文晶的眼睛,認真地說:「別裝傻,你知道我在擔心什麼。」

統考結束后,紅衣和文晶都獲取了三大院的錄取資格,但最終還是選擇了離家族較近的鳳凰學院。小德和卡爾都選擇了三大院。至於渡那四人組,則會等到明年再參加統考。

聽了文晶的話,文晶沉默了一下,無奈笑道:「好吧,還在想愷撒的事?我其實沒什麼好說的,他一夜間消失不見,應該是軍部的安排。我早跟你說了,這對愷撒不是壞事,你根本不用擔心的。」

紅衣有些失落,幽幽地說:「其實我也明白啦,但總覺得有些失落,至少在消失前見我一面什麼的也好啊……」

文晶拍拍紅衣的肩膀,語重心長道:「感情誤事又傷身,慎而又慎啊,少女。」

紅衣沒好氣地拍開好朋友的手:「少來!你這種性子,以後鐵定找不到男朋友。」

文晶撇撇嘴,沒所謂地說:「我不在乎啊,你知道的,我本來就對談戀愛什麼的不怎麼覺得有趣。」

紅衣皺眉道:「你看到優秀的男生,不會覺得被吸引?這是人的本能吧。」

文晶認真想了想,緩緩地說:「看到優秀的男生……我會考慮怎麼把他吸納入家族,這算被吸引嗎?」

「好吧你真的沒救了。」紅衣徹底敗下陣來。

「對了,聽說龍琪琪和我們同班,她在帝都耽誤了一段時間,今天才會到學院……」文晶話還沒說話,忽然聽到教師外一陣騷動,不由撇嘴,「好吧看來是到了,雖然有點不爽,但那丫頭的天賦實力,也確實配得上這樣的騷動。」

在帝都,年輕一代天賦最佳的頭銜,一直沒有得主,因為有資格角逐的天才少年少女不止一個。但在南方,在鳳凰城,無論是地球街文晶、文遠,還是天資卓越且全能的紅衣,都被一個人的光環所掩蓋。

這個人就是龍琪琪,帝國三大將軍之一的龍將軍的孫女。

但很快,文晶和紅衣都意識到有些不對勁了,因為平日里那些對龍琪琪頗為嫉妒的女生,居然沒在此刻故作輕鬆故作不屑,反而打了雞血似地往教室門外沖,這可不像是要去一睹龍琪琪風采的架勢啊。

騷動之中,只聽有人說道:「快去看,來了個小帥哥老師,就在外面!」

「新老師?」紅衣和文晶對望一眼,「帥哥也就罷了,為什麼要叫小帥哥?難道說年齡不大嗎?」

鳳凰學院雖然是女子學院,學生只有女生,但教師團隊的構成並沒有什麼限制,還是有不少男性教師的。

但印象之中,這所學院的大部分男老師,都是三十歲以上的大叔啊!

處於好奇,紅衣和文晶也起身走出教室,前去湊個熱鬧,遠遠就看到走廊盡頭一個身穿白衣的年輕人,一路緩步而來。

紅衣和文晶幾乎同時震了震,瞪大了眼睛。 來人一身白色的教師制服,渾身上下一絲不苟,配合上那堪稱妖孽的臉蛋,深棕今黑的頭髮和深沉如夜色的雙眼,堪稱完美。

這個人簡直就是出來亮壞所有人的眼睛的!

「咦?真的好年輕啊,看起來不比我們大啊。」紅衣和文晶不約而同地想。如果不是鳳凰學院不收男學生,而來人又穿著貨真價實的教師制服,她們真以為這是新來的同學,而不是老師。話說回來,學院怎麼會招這麼年輕的老師?這麼年輕,能教什麼?

帶著一肚子的疑惑,紅衣和文晶回到了教室里坐好,因為新來的老師徑直走進了她們班的教室,放下公文包,取出書籍,一副準備上課的淡定架勢。

事實證明,帝國最優秀的軍校生們,和普通的學院生,在本質上並沒有任何區別。現在還是課間休息時間,這件教室的門口和走廊窗口幾乎都塞滿了其他班女學生的臉,大家都想看看新來的帥哥老師。

被這麼多的目光肆無忌憚地注視,換上白色衣服改頭換面的休斯目不斜視,臉皮卻微不可察地抽搐了一下。

即便如他這般強大的心理素質,以及幾乎萬事不放在心上的性格,也對這次軍部的安排感到非常意外。

「我是你們的新老師,菲洛。」休斯有些漠然地說,「課程名稱是:了解敵人才能戰勝敵人,站在戰鬥法師的視角看待世界。」

菲洛,這就是休斯在身份保護期間的名字。

年齡十八,因為在橫斷山脈有多年和戰鬥法師接觸的經歷,對戰鬥法師非常了解,因此即便年齡和級別低於學院教師的平均水準,依然被聘為鳳凰學院的初級導師,負責新生的教學。

負責講授的科目,則是一直以來只有年齡超過五十的導師才能講授的:了解敵人才能戰勝敵人,站在戰鬥法師的視角看待世界。

這門課在幾乎所有的新生眼中,都是可有可無的科目,副科中的副科。相比起來,新生們對「進階龍脈咒文」,「武器專精指導」,「五層特效覺醒初步教學」,「戰鬥體術組合技」……這些科目的興趣,要大得多。

只有那些上過幾年課的老生,才會意識到學院將這門偏科放在新生第一年的必修課的良苦用心。而那些已經從學院畢業,加入軍部,真正和戰鬥法師開始接觸的畢業生們,則恨不得有機會回到學院里來,再上一次這門課。

「看來軍部對我的了解真的不少啊。」休斯心裡說,「安排我來做這份工作,倒也不算完全的離譜。」

而且通過這次安排,休斯對這個身份保護計劃也有了更深的理解,並不是一味的隱藏,甚至不需要與外界隔絕,真的只是換個身份,新的身份甚至比以前更加耀眼。在這所學院教書的同時,鳳凰學院的所有修鍊與學習資源,自然也會休斯完全的開放,這甚至比去三大院學習更加好。

隨著上課鈴聲響起,休斯作為老師的第一堂課開始了。

狼的誘惑:老公,要定你! 很快,休斯就發現自己還是把事情想簡單了。

要知道能考上軍校的女學生,都是這個帝國最能打的女生,所以她們和傳統好學生的乖巧聽話啊,知書達理啊,什麼的,並沒有必然聯繫。很多情況下恰恰相反,鳳凰軍院的女學生們,反而是帝國最跳脫最不守規矩的女土匪。

於是很快,課堂秩序就有些失控了,台下學生們的聲音漸漸蓋過了台上的休斯。

「老師,你怎麼那麼帥呀?」坐在第一排的某女生直接問,笑得雙眼都眯起來了,像是看到魚的貓。

「老師您的名字是菲洛,那姓氏呢?」坐在窗邊的某女生問,「說不定我們以前其實見過呢?」

「老師你幾歲?」

「臉長得這麼嫩,該不會還沒成年吧?」

「什麼時候被聘為導師的?」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