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月後,蒼林洲的上古靈洞將會開啟,而這上古靈洞,裡面有著無窮的機緣,但這是大道!」周老淡淡開口,能感覺到,他眼目深處的渴望。

「三個月後,蒼林洲的上古靈洞將會開啟,而這上古靈洞,裡面有著無窮的機緣,但這是大道!」周老淡淡開口,能感覺到,他眼目深處的渴望。

2021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因為是大道,所以爭奪的,不僅僅是蒼林洲,還有東林洲,血林洲等南海上的巨大勢力。」周老說著的時候,看了路川一眼。

「此次爭霸,必須要有通靈強者帶頭,才會有一席之地。」

聽聞,路川點了點頭,在他了解,這蒼林洲周家雖是大家族,可真正的巨擎卻是那觀息宗和一些家族宗門。

至於周老所想,只要達到那種和那些家族平起平坐的程度,就好!

而要達到這種程度,就必須要有一個通靈境強者。

現在,通靈強者,他們有了。

差的,只是在所有人面前的面子。

這個面子,將會在三個月後的上古靈洞,徹底上來。

至於周家為何相信路川,與其說相信,倒不如說沒有辦法。

「前輩,那個周蘭的事情……難道您不想知道嗎?」在路川最後離開時,忽然周老說道。

「不必了,但是我知道她以後都不會有危險了。」路川淡淡開口,緩緩離開。

周老輕嘆一聲,眼牟閃動中,也是離開了這他呆了幾年的地方。

出到外面,周蘭自然是心急的,此刻見到路川竟然如同無事之人一般出來,她倒是有些不敢去相信了。

「你……沒事?」周蘭問道。

「難道你希望我有事?」路川無奈笑道。

周蘭咬牙切齒,可接下來路川的一句話,讓她渾身一顫。

「你爺爺沒事了,只是這幾日不要去找他,等半個月左右吧,他自然會來找你。」說完,路川轉身離開。

留下了一頭霧水的周蘭,她有些不敢相信,可路川那自信的眼神,卻是不容置疑。

……

路川並沒有住在周家,而是前往了觀息宗。

眨眼間,觀息宗招收弟子的日子來到了。

一眼望去,人山人海,而在那其中,路川沒有去改變容貌,悠哉的行走。

之前改變容貌,只是擔心有人認出來,而現在路川已經了解過,這南海中環,似乎並不是很多人知道有內環。

這裡,如同一個封閉的世界。

可忽然,路川神色一凝,看去了不遠處,似有所感時,臉色陰沉而去。

不遠處,是一處叢林,而在這叢林里,此刻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只見沈寧沈荷這兩人,衣服破爛,此刻惶恐的看著面前的一男一女。

而在他們一旁,則是神色萎靡的沈箐,雖萎靡,可那瞳孔之中卻是有著可怕的怒火。

「小寧,捏了嗎?」沈箐看去沈寧,說道。

「小姨,捏了……可是大哥哥他會來嗎?」沈寧虛弱道。

「嘿嘿,我看你們還是束手就擒吧。」此刻,使得沈箐三人這副模樣的男女兩人中的青年,笑道。

而那目光,非常淫.盪的看去沈箐的身體。

「這兩個小娃娃不錯,剛好我還差一對兒女……我算算,這是我第九百三十二對兒女了吧。」女子冷笑出聲,她修鍊了一種邪功,此功法需要吞噬具有修為的姐弟化作陰陽之力。

「來媽媽這。」女子笑著,緩緩上前,而那男子,一樣如此。

「沈寧,沈荷,小姨對不起你們,從小你們就是沒爹沒娘,跟沈家姓。這些年真是苦了你們。」沈箐笑著,可卻笑得很凄厲。

「不,小姨才是我們的娘親!」兩人帶著哭腔說道。

「嘖嘖,多感人的一幕啊,可是我沒有空去觀賞啊。」話語中,男子袖子一揮,頓時一道光幕散開,形成一種屏蔽。

這種屏蔽,導致外界看來無常。

男子上前,拿出一枚丹藥直接喂入了沈箐的口中,當沈箐服下后,沈箐就是忽然覺得,整個身體非常燥熱。

甚至她有一種錯覺,她很想得到眼前這個讓她憎惡的男子,這種感覺讓她心裡憔悴。

忍著的時候,目光漸漸空洞,更有絕望的淚水流淌而下。

看到沈箐竟然可以頂住,男子不由驚訝道:「中了我的合歡丹,竟然還有理智……不錯,但我會讓你這最後的理智,在我的身體下,成為享受!」

男子哈哈大笑中,脫去衣服,而女子則是舔了舔唇口,就要抓去沈荷和沈寧。

而也就是在這一刻,本在疾馳中的路川,神色一動,看去那下方的世界。

這世界無常,可在路川的修為之下,一切皆空。

「你們……真是找死啊!」路川平淡的聲音傳開,可卻只有那光幕里的人聽到,雖平淡,可卻如同驚雷讓這兩人,瞳孔微縮。

「是他……」沈箐笑了,可心底中卻有種抵觸,自己這副模樣……

「是大哥哥。」沈寧和沈荷眼牟一亮。

「誰!」男子看去四周,怒吼道。

「路某曾聽到過一種刑法。」說著,路川抓起男子,如同拎著小雞一般。

「就是讓人的骨頭寸寸斷裂……」路川眼神一寒,靈力衝去男子體內,使得他猛地睜大眼睛中,全身骨頭咔咔聲中斷裂。

但他卻沒死,有路川在,他連聲音都無法嘶吼一點。(未完待續。) 最後,這個男子身體一顫,柔軟時徹底沒了氣息。

至此,發生事情不到數十息,男子直接被路川絕對的實力給絕殺。

沈箐不知為何,此刻看到路川這副嗜血的樣子,沒有一點的害怕。

相反的,心中還有著一種異樣的感覺。

「別……別殺我。」一旁的女子,早已愣在了那裡,等她回過頭來時,就是發現自己的同伴已經死去。

這一點,讓她駭然,駭然到她不敢逃。

因為男子修為比他高,竟然在眼前的人手中都堅持不了多久,並且還是對方有意折磨。

可當她察覺到路川那絕對的殺意后,渾身一顫中,一咬牙伸出雪白的手掌,猛地朝沈寧抓去。

忽然,路川一聲冷哼,如同悶雷一般,在那沈寧的心神之中,直接炸開,使得她吐出說鮮血,修為更是奇異的被某種力量給封印了起來。

「說吧,你想怎麼死。」路川緩緩走過去,冰冷道。

「我……我可以做你的奴隸,任由你擺布。」女子說著,直接褪去衣裳。

路川輕哼一聲,一股大力直接制止了女子的行動,隨後看去沈寧和沈荷,問道:「你們覺得此人可不可以留?要是留的話我有辦法讓她聽從你們。」

「不留!」沈寧一副倔強的樣子,直接說道,他的目光之中有著仇恨,更有憋屈。

剛剛,他真的很無力,並且以他的年紀,這種事情根本就沒有見識過。

而沈荷一樣如此。見到兩人的答覆,路川露出了笑意。

「我來吧……」忽然,沈箐開口說道。

路川一愣,拿出一把長劍遞給了沈箐,並且使用靈力把女子身體直接封住,使得說話都不能。

「寧兒,小荷。還有一件事,是小姨說錯了。」緩緩向前移動中,沈箐帶著淚光,淡淡開口。

「這個世界不要對任何對你出過手的人,留有半點的同情。」

「因為這些畜.牲不知何時會咬你一口,所以我們想要活下去,就只有一個辦法……」

話音一沉,沈箐剛好走到了女子的面前,女子神色驚恐,她動用了秘法,發現雖可以運轉,可身體卻動彈不得。

當沈箐把長劍直接刺入她身體之中時,沈箐繼續道:「那就是,把那些對我們不利的人,抹除在這個世界!」

話音一落,女子掙扎之中,因身體修為全被路川封印,此刻如同凡人,掙扎不到數息,直接死去。

下一瞬,沈箐身體一軟,直接倒下。

沈荷沈寧沉默,可那眼中已然有了一種全新煥發的精芒,這種精芒,使得他們二人紛紛朝著路川下跪。

「請大哥哥收我們為徒!」

路川雙目微凝,道:「你們去觀息宗,會有更好的發展,我漂游不定,不能教你們。」

「要是你不收,我們就長跪不起!」

路川眼看如此,非常無奈,最後說道:「這樣吧,收徒我是不收的,我倒是短暫可以教你們一些。」

路川想過了,這三個月也沒什麼事做,要等待三個月後的上古靈洞,所以他能答應這個。

兩人立即喜出望外,紛紛跪拜喊道:「師尊!」

「哎!別這樣叫我,要不然我不教了,叫我川哥吧。」路川心中有些得意,可神色卻是嚴肅。

「那……川哥哥,能不能把你那個隨意變化容貌的放心教我們?」沈寧立即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路川。

「變化容貌?」路川一愣,這才發現自己變回了原貌,而沈箐三人竟然可以一眼看出就是自己,看來自己的魅力還是很大的。

……

夜,四周月光灑落時,路川帶著幾人來到了客棧。

一路上,沈箐非常虛弱,路川背著的時候還能感覺到沈箐那帶著奇異的呼吸,甚至沈箐的手還有時不老實……

「又在勾引我……」路川暗暗咬牙,他心中輕哼一聲,自己絕對不會那麼容易被擺布。

要了三間房間,沈寧和沈荷自然是一間,沈箐跟路川分別兩間。

房間里,路川沒有去耽誤時間,此刻開始打坐修鍊心靈決。

「這人心境界我今日我似乎隱隱間能抓到一絲……」路川有些發愁,白日時,他能感覺到心靈決似乎要突破到人心境界。

這種感覺,在他背著沈箐的時候,尤為強烈。

「難道是因為沈箐?」路川不知為何,腦海中浮現沈箐的樣子,想到這個的時候渾身打了個冷顫。

繼續修鍊,路川覺得自己的修鍊速度竟然變的緩慢,雖然這種緩慢可以忽略,但卻讓路川有些無奈。

「一定要抓住那個點!」深呼吸了口氣,路川努力告訴自己是為了突破,所以才去想沈箐的……

果然,接下來的半個時辰里,路川感覺到自己的修為竟然提升了不少,並且在觸摸那人心境界時,更為貼近。

當一個時辰過去后,路川忽然之間睜開眼睛,此刻他眼牟赤紅,甚至能看到他瞳孔之中,竟然有……沈箐的樣子。

而就在這時,路川的房門被打開了,一道倩影走了進來。

這倩影,正是沈箐。

此刻的沈箐,剛沐浴完,全身散發極為強烈的熱氣,衣著暴露,眼神迷離,全身異常的紅。

之前,她被餵食了合歡丹,此丹本應該在幾個時辰就發作的,可因沈箐一種可怕的意志壓制,導致壓到了現在。

可這種壓制,也會有著爆發,而現在便是爆發。

只見沈箐直接抱住此刻一樣眼神赤紅的路川。

但路川是清醒的,他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可隱隱間那心靈決告訴他,若他不按照去做,那麼接下來便是有著他無法承受的事情發生。

「師尊……我,我恨你!」路川欲哭無淚,他覺得自己被坑了,這人心境界竟然要自己幹這種事情。

不是說人心境界在靈南學府里嗎,難道是要自己和那公孫月靈發生事情?

「快……好熱……我……」沈箐帶著低呤之聲,慢慢退去衣服……

路川眼睛都紅了,這一次他真的是想哭,自己對戰強者時都沒那麼恐慌。

路川的手有些麻木的探去沈箐的身體,下一刻他只感覺到自己的唇口上,多了一道柔軟的香唇……(未完待續。) 路川懵了一下,可下一刻他眼牟之中,忽然一閃,一道白光閃爍而出,直接讓面前的沈箐暈厥了過去。

「心靈決……突破了。」路川驚愕,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非常的舒爽,並且封印,空間兩種力量,更為的巧妙了。

「封靈寶體還差一些,就是堪比通靈境中期了。」路川感受了一下身體的狀況,非常興奮。

一般來說,肉身之力都是需要很多天材地寶來修鍊。

可路川這個封靈寶體主要的就是靈力,只要靈力夠,那麼便是可以突破。

並且,路川還能隱隱間感覺到,自己的四靈封決可以開啟第二靈–朱雀。

「這到怎麼回事?」路川有些懵,望去沈箐時,有些尷尬。

路川想著吧身上的外套給沈箐蓋上,然後自己出去。

可轉念一想,這裡是自己的房間,而沈箐在這裡,要是第二日醒來發現自己衣服不堪,那會怎麼想?

所以,路川吧沈箐送回了她自己的房間,並且幫其蓋上了被子。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