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影也不敢去擋,變化著身形躲避。

黑影也不敢去擋,變化著身形躲避。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黑暗中戰鬥不比白天,少了光線的幫助,風少揚和天星的戰鬥力幾乎少了一半,他們此刻只能通過黑影氣元的變化來找到他們的準確身位。

黑暗給了黑影最好的偽裝,他們在這黑暗中遊刃有餘,遊走在風少揚和天星身旁。

而黑影這兩天也觀察到天星的氣有些不同,所以他們也不敢與天星和風少揚硬碰硬,只能不停的迴旋閃躲。

「這麼下去,只怕要輸。」趙云為風少揚和天星捏了一把汗。

風少揚也意識到這樣的打法定然不能取勝,便猛地將混沌氣灌注魔骨劍上。

魔骨劍瞬間發出極強的白光!

魔骨再現,妖魔自滅!

黑影似乎被魔骨劍這白光刺激了一般,急忙往暗處奔走。可奈何他們被天星死死纏住,一時間也脫不開身。

有了光的幫助,少揚一下便看清了三個黑影的身位,魔骨劍的幾道白光如黑夜中的流星,朝著他們就飛了過去。

一旦有了光線,黑影的戰鬥力立馬下降,而這光極強,還伴隨著極為強大的氣,黑影根本還沒看清劍來的方向,身上便已多了幾道划痕。

天星也是借著魔骨劍的光,幾記重鎚打在黑影身上,三個黑影瞬間便被打倒在地,動彈困難。

風少揚收起魔骨劍,天星拿過火把,將三個黑影所在的地方照亮。

「你們應該就是西邊之人。」風少揚道。

那黑影身上被刺傷,還中了天星的重鎚,臉上一片煞白之色,其中一個黑影勉力說道:「不錯,我們就是從西邊過來的。」

而另一個面相蒼老的黑影則是感嘆道:「沒想到我商嬰竟然栽在你的手裡。」

「老頭兒,你似乎對輸給我們很不滿啊。」天星嘲諷道。

「本來我想要輸也是輸在趙雲手上,可沒想到竟然在陰溝里翻了船。」蒼老的商嬰竟然很是不服。

「趙雲?」風少揚心念一動,問道:「趙雲是誰?」

「呵呵,趙雲可是妖孽之才,趙商的二兒子。只怕最後你們也要輸在趙雲手上。」商嬰一臉慘笑。

「管他什麼趙雲趙霧的,只要來一個,我們便降一個,來一雙,我們便降一雙。」天星得意的說道。

「小子,不要太猖狂了,小心被教訓。」商嬰有些不滿道。

商嬰這麼一說,讓天星不禁想起自己被稀木蒙打臉的事,小臉一紅,怒道:「你這老頭都已經輸在我們手裡,還好意思說別人!」

見天星小孩心性又起來了,風少揚連忙制止道:「別打嘴仗了,趕緊把他們『極蜂』放出,讓趙家兵士來治一下他們。」

天星這才走到商嬰身邊,摸出他腰間的「極蜂」,放了出去。

待到趙家兵士將商嬰帶走後,風少揚和天星才回到火堆旁。

而黎一山這時也是醒了過來,不過卻覺得自己脖子生疼,用手摸著脖子說道:「實在對不住,我竟然睡著了。」

天星笑道:「一山大哥,你可不是睡著了,你是暈了。」

「啊!我又暈了?」黎一山眉頭皺著說道。

風少揚也忍不住笑道:「一山兄,你的確又暈了。」

「到底怎麼回事?」黎一山問道。

「我們又打發了一組。」 財閥大少的冷豔妻 天星回道。

「那現在還剩四組了?」黎一山雖覺脖子痛,但聽到又少了一組,也是有些開心。

「不,很快就會變成三組。」風少揚道。

黎一山很是不解:「兄弟為何這麼說。」

「馬上你就知道了。」天星狡黠的一笑。

「那邊藏了兩天的兄弟,出來吧!」風少揚朝著樹叢中大喊了一聲。

趙雲聽到風少揚這麼一喊,吃了一驚:「難道他早就知道了我在這?」

見樹叢中遲遲沒有動靜,天星叫道:「別躲了!快出來吧!我們早就知道你在那了!」

趙雲知道他們的確發現了他,用腳踢醒了兩個睡得如死豬一般的隨從,慢慢從樹叢中走了出來。 趙雲緩緩走到風少揚他們身邊,好奇的問道:「你們怎麼知道我躲在那裡?」

風聲,叫聲,火烤聲,隨著趙雲這句話,這裡又恢復了之前夜的寧靜。

黎一山一臉茫然地看了看風少揚又看了看趙雲。

而天星則忍不住說道:「這還是留給無極大哥給你說吧。」

風少揚笑著看著趙雲,緩緩開口道:「其實你一直以來躲得很好,可就在剛才,你在不經意間發出了一絲強大的氣元之力。」

趙雲恍然,原來是剛才黑影要偷襲風少揚的那一刻,他想出來,體內自然而然的發出了氣元之力。

「你應該就是商嬰嘴裡所說的趙雲吧。」風少揚道。

趙雲點點頭道:「無極,你果然也如他人口中所述的那般強。而且毫不避諱的說,剛才你們與商嬰那一戰時發出的氣,我還沒有應對之法。」

聽到這話,天星像看怪物一樣看著趙雲道:「沒想到你這麼實誠。」

「這不是實誠,只是實話實說罷了。」趙雲說著,便靠近火堆坐了下來,彷彿此刻他們不是對手,而是朋友。

「你也很強!」風少揚忍不住嘆了一句。就在剛才趙雲發出氣元之力的那時起,風少揚便已感知到他氣元之力很強,而且有些不同,但具體哪裡有不同,風少揚也不知道。

「你們的確也很難贏我。」趙雲笑道。

「你小子還要臉不要!」天星忍不住說道。

「這次比賽本就是實力說話。」趙雲也不惱,緩緩道。

「你這小子,讓我來和你較量一番。」天星一下從地上坐起來,握著大鎚就來搦戰。

黎一山見狀,急忙手摸後腦,他怕一旦開戰,自己又會暈過去。

見這氣氛有些劍拔弩張,風少揚起來,將天星按坐下去,道:「不如我們休息一晚,明日天亮再戰?」

趙雲點點頭道:「這樣也好,不至於說我乘人之危。」

天星一聽,又要發作,風少揚往他一瞪,天星這才收住自己的火氣。

夜在靜張有人睡,戰在弦上無人眠。火熄了,天亮了,人醒了。

天星跳起來,摩拳擦掌道:「終於可以好好教訓一下那小子了。」

趙雲也是面帶笑意的起來,卻是一臉輕鬆的看著天星。

「暈神」黎一山退到安全處,以防自己又被打暈。

風少揚也向著旁邊退了一退,讓天星先和趙雲交手。

天星混沌氣運轉起來,火力全開,一股強烈的戰意瀰漫周圍。

趙雲也是掏出腰間短刃,反手而握,氣元之力發出,準備應敵。

只見天星腳下如踩流星,瞬間便移到趙雲身前,大銅錘如猛虎出山,狠狠的砸向趙雲。

趙雲也不敢怠慢,手臂一揮,短刃硬生生的接住了這一錘。

混沌氣與氣元之力發出強烈的碰撞,四散的能量從二者間噴發出來,樹散地搖,飛沙走石!

天星一錘未中,收回大鎚準備轟出第二下,可趙雲卻沒給他這機會。天星銅錘剛一撤,趙雲便欺身向天星刺來!

一寸短一寸險,趙雲這一刺是又快又狠,天星可沒想到趙雲受了自己這麼強的混沌氣衝擊卻還能立刻反擊,也是有些措手不及,只能用力向後仰,來躲開這一刺。

趙雲卻是早已料到一般,身體也是往前傾,短刃又離天星只有方寸之間。

天星急忙將混沌氣凝於腿上,快速向後躍開,可趙雲也是將氣元凝於腳上,短刃繼續跟著天星襲來。

天星見還是脫不開趙雲的短刃,便想轉身從趙雲身側躲開。

但趙雲哪裡給他這個機會,短刃跟著天星的身形變化方向,就是要刺到天星才肯罷休。

天星見怎麼都無法擺脫趙雲這一刺,心一沉,用手臂去擋這一刺,而另一隻手則拿著大銅錘,狠狠的向趙雲砸來!

趙雲沒想到天星竟會用出這兩敗俱傷之法,急忙變化短刃方向去擋住天星這一錘。

又是一次猛烈的撞擊,天星只覺自己混沌氣竟被趙雲的氣元之力震得有些亂了,大驚道:「你體內是什麼氣!」

趙雲也被天星的混沌氣震得手有些發麻道:「你又是什麼氣!」

兩人知道對方體內都非氣元,而又都不知道對方體內究竟是什麼氣。

風少揚也是有些不解,這趙雲之氣和氣元很相似,但剛才與天星交戰時的氣卻又與氣元不太一樣,不過他可以肯定的是趙雲與慕容霸一樣,也是一個妖孽般的天才。

趙雲也懶得去管天星體內到底是什麼氣,直接說道:「我可不想繼續在你身上浪費時間了,我還得和無極較量呢。」

「小子,好大口氣!再吃我一錘!」

天星也不想再給趙雲機會,混沌氣轉至最強,大銅錘發出微光,猛虎再度出山,張牙舞爪的撲向趙雲!

就在大銅錘快要碰到趙雲之際,趙雲腳下一動,一個閃身,便不見了!

天星一錘砸空,正待看趙雲在哪,卻沒想到趙雲已經出現在天星身後,趙雲的氣凝於拳上,一拳打在天星背心處。

天星只覺一股莫名的氣從背心進入到體內,體內混沌氣瞬間被打散,氣力瞬間消失,一個踉蹌,滾在地上。

風少揚根本沒看清趙雲的身法。

趙雲也不管躺在地上的天星,轉過身來對風少揚道:「無極兄,現在我們可以好好較量了吧。」

「你的氣不同尋常。」風少揚對趙雲說道。

「你們的氣也不同尋常。」趙雲回道。

風少揚點點頭,魔骨劍握在手中,體內混沌氣運轉,等待趙雲發招。

趙雲嘴角向上一揚,腳上一動,便在風少揚眼前消失了!

臨敵對戰,後背防守最弱,風少揚深知這個道理,雖然他看不見趙雲的移動,但他知道若是趙雲攻擊,一定會攻擊他最弱的後背。

風少揚手中魔骨劍反握,朝著後背便刺了上來。

少揚只覺背後有股氣一閃而過,風少揚一躍而起,以防趙雲一招未成二招又至。

趙雲卻是又出現在風少揚面前道:「無極兄果然厲害,竟然能擋住我這一擊。」

風少揚見趙雲現出了身,更不答話,抓住機會便向趙雲刺去。

風少揚這一劍卻是沒有任何試探,直接混沌氣凝於魔骨劍上,魔骨劍發出白光,宛若閃電一般又快又急的刺向趙雲!

趙雲伸出短刃去擋,哪知風少揚卻閃動身形,繞到趙雲身側來刺!

趙雲也是反應極快,轉過身來再次去擋。

骨劍剛一碰到短刃,巨大的能量便發出,震得二人手都有些發麻。

可風少揚卻強忍住,急忙將混沌氣順著骨劍發出,去吸趙雲的氣元。

趙雲這兩天早已看過天星用出這招,雖找不到必勝之法,卻能勉力一試。

就在趙雲感到風少揚正在吸進自己的氣時,趙雲很快的將自己體內的氣聚於一點,待風少揚吸時,猛地將氣發出!

風少揚本想慢慢吸走趙雲之氣,卻沒想到趙雲的氣像一個巨大的雪球一般朝自己砸來,這股氣剛一吸到體內,便瞬間與混沌氣鬥了起來!

風少揚只覺自己體內兩股氣你爭我多,你追我趕,讓他難受不已。風少揚想控制住從趙雲那吸來的氣,可不管怎麼樣,這股氣都跳動不已,難以控制。

風少揚一個沒忍住,便又將這股氣放了出來,重新回到趙雲體內。

趙雲趁勢向後一躍,脫離開與風少揚的接觸。

「無極兄的這氣果然厲害。」趙雲嘆道。

風少揚整理了一下自己體內的混沌氣,方才說道:「雲兄也是厲害,竟然能想出這樣的辦法來。」

「只是勉強一試而已。」趙雲對風少揚有股莫名的惺惺相惜之感。

「看來我們之間難分勝負。」而風少揚對趙雲也有種莫名的惺惺相惜之感。

「可我們之間還是要有勝負的。」

趙雲說完,腳下一動,又消失了。

風少揚也不知道這次趙雲會攻向哪裡,他只能將體內的混沌氣迅速灌注於魔骨劍上。

魔骨受氣,群妖亂舞!魔骨劍瞬間又化作幾個妖靈,朝著有氣的方向攻了過來!

趙雲本想攻向風少揚側面,卻沒想到風少揚的魔骨劍竟化成妖靈反向自己襲來!

趙雲想砍掉這妖靈,卻沒想到這妖靈卻不吃他這一套,直接纏住他的手,開始吸他的氣元。

趙雲想像剛才那樣將體內的氣凝成一團,突然放出。

可他被妖靈纏身,怎麼都無法凝聚自己體內的氣。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