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瞧著朗沉風臉色不對,遲遲不肯說話,朗沉風素來都不是這樣的性子,能讓他產生猶豫的只有那個女人了,語氣中不由帶上了一絲緊張:「沉風,是不是她有什麼事情?」

鳳傾瞧著朗沉風臉色不對,遲遲不肯說話,朗沉風素來都不是這樣的性子,能讓他產生猶豫的只有那個女人了,語氣中不由帶上了一絲緊張:「沉風,是不是她有什麼事情?」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朗沉風不由露出苦笑,「她一醒來就問你的傷情,而且你剛穩定就為她擔心了。」

鳳傾不知道朗沉風說這話是什麼意思,眼中帶著警惕,說道:「沉風,不管怎樣,你都不要忘了當初我們的盟約。」

朗沉風眼神一凜,聲音透著股寒意,「要是我忘了呢?打算不遵守了呢!」

鳳傾那雙血紅的雙眼倒是顯得很平靜,「沉風,你一己之力護得住她嗎?你就算能夠忘記盟約,那麼在蛇族虎視眈眈的魔君你能忘記嗎?你可別忘了,這女人本就不是你的,而是你從他人之處奪來的!你就不怕有一天,魔君再次將她奪走?以你現在的修為怕還不是那個奪舍重生魔君的對手吧,要不然你也不會那時跟我們定下盟約!」

鳳傾見朗沉風身上的寒意褪去不少,又說:「再說了,沉風,以你的性子,要是真不打算遵守盟約了,你不會堂而皇之的說出來,早就帶著那女人離開了吧!不用再試探我了,我不會讓步。」他第一次對一個女人有著這種異樣的情感,他不想放手,他還沒有完全擁有到她!還沒有看到她對自己全心全意的笑容和依賴,他怎麼可能會退出呢!

鳳傾抬起頭看向朗沉風,說道:「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她的毒有了變數嗎?」當時那女人那麼胸有成竹的樣子,迷惑住了所有人,難不成她是在撒謊?沒有解毒的法子嗎?

朗沉風心中一嘆,要鳳傾主動退出只怕是不可能了,他所說的也是他心裡顧慮極重的,當初在朝陽山,他可是親眼見到雲瑾跟紀青的恩愛,他們的分開不過是因為紀青的野心。如果紀青真要捲土重來,以他現在的實力想要護瑾兒周全怕是會有些吃力。就像是這一次,若是這次是他和瑾兒兩個人來到安樂鎮的話,與趙園之間的勝負就難定了!他要保護瑾兒,勢必會處處受制!

而瑾兒那裡,她最是口硬心軟了。鳳傾也用了最兇險的法子來博取她的心軟,事情的發展已經是他不能夠控制住的了!罷了,看瑾兒自己怎麼決定吧!他最主要的還是要佔據瑾兒心中第一的位置!

朗沉風身上的寒氣盡數褪去,說道:「確實是解毒的事情!」

鳳傾從蒲團上起來,「你過來找我,那麼解毒的事情一定是跟我相關了?沉風,你就直說吧!」

朗沉風想到那解毒的法子,對鳳傾來說很不公平。可是為了雲瑾,他不得不說。「鳳傾,你應該早就知道瑾兒塤裡面器靈永思的存在吧?」

鳳傾點了點頭。那永思還是在自己的逼迫之下認那女人為主的!那女人就是太笨了,差點就被一個器靈給忽悠了過去!現在那個器靈的生死都掌握在那女人手裡,要是那女人有一絲損傷那器靈也會十倍加諸在身,量他也不敢對那女人不利!

朗沉風索性說道:「他剛剛說出了解毒的法子,要解瑾兒身上的毒,需要靈泉,和鳳血!」

鳳傾眉頭一皺,看向朗沉風,「靈泉好尋,這趙園就有一處有著靈泉!至於你過來找我,是為了鳳血吧!」鳳傾低笑一聲,「呵,鳳血!哪裡的鳳血會有我這個皇族嫡脈的血來的純粹!你來取吧!」

朗沉風看鳳傾如此乾脆,一絲猶豫也沒有!要知道他現在重傷未愈,要取走他一碗的血液,對他來說短時間之內想要恢復是不可能的,甚至會延長他傷勢的癒合!而鳳傾這樣的做法,會讓瑾兒更加不忍吧!此時朗沉風心裡更不是滋味,他忍不住說道:「鳳傾,你知道這鳳血的怎樣的用途嗎?」你知道後面的法子,還會這麼的淡定嗎?還會這麼不在乎嗎!朗沉風覺得自己的內心的野獸正在咆哮著!

鳳傾以為鳳血會跟以前解雲瑾「焚」的毒的時候那樣,直接服用即刻!現在看著朗沉風的臉色,他知道恐怕沒那麼簡單了!突然有種不想知道的想法,可最後他卻問了出來,「何用?」

朗沉風也想再試一試鳳傾,緊盯著他道:「要解瑾兒的毒,除了靈泉和鳳血還不夠,必須還要進行一道工序才能將毒性徹底逼出來!那就是讓瑾兒跟他心愛之人浸浴在靈泉和鳳血之前親密相接,讓她到達頂峰才能將那毒素全部排出體內!」鳳傾,這樣的話,你還甘願交出你的鳳血嗎?你心中的執念還會那麼深嗎!

鳳傾的臉上果然比之前更加蒼白,幾乎要變得透明,他硬撐著讓自己笑了起來,那雙鳳眼帶著一種難以言喻的風情,「沉風,你果然還是這麼殘忍!是想逼的我心灰意冷放棄嗎?你算盤打錯了!沉風,其實這一次你不是完全的勝利者,就算你擁有她,抱了她又怎樣!在這種情況之下,她只會對我更心軟,更愧疚!」鳳傾朝著朗沉風走了幾步,嘴邊的笑意更深,「恭喜你沉風,抱得美人歸!也謝謝,給了我這個機會!」

說完便將一把鋒利的匕首抵在白皙的手腕上,鳳傾沖著朗沉風挑了挑眉,「需要多少?來取吧!」

雲瑾這會兒還躺靠在床上為自己魯莽自責,要不是她當時盲目的相信永思,也因為獲得了點能力就躍躍欲試!結果讓趙文浩死早了!結果又會害到其他人,雲瑾真是後悔不已!

永思不太明白為什麼主人會產生這麼大的情緒,在他看來他提供方法是最好的呀!永思說道:「主人,您完全不需要自責!就算那趙文浩沒死,他給的解藥您敢服用嗎?你不怕他再動什麼手腳嗎?他既然已經看準了主人您是那幾位妖修的弱點,那麼他就會抓死了這個弱點讓那幾位妖修就範!到時候造成的損失可能會更大!」

雲瑾只是搖頭!永思不懂!她和鳳傾之間的關係不是那麼簡單!她一再的怕跟鳳傾糾纏不清,卻發現欠他的越來越多了!這一次鳳傾全力護著她,不僅受了傷元氣大失,現在又要索取他一碗血液!她想想就頭皮發麻!血液是元氣的根本,在這種情況之下會讓鳳傾更加虛弱!她怎麼還他?欠了這麼多,怎麼還的清啊!她之前都不敢去看鳳傾的眼睛,那以後她怎麼去面對鳳傾啊! 冷血總裁別鬧啦 沉風會怎麼想她?她那一次將她和鳳傾的事情坦然說出來,就是怕會在和沉風之前產生隔閡,不如早死早超生,把事情挑明了,看沉風的態度!當時沉風和她都準備將那一段記憶遺忘,不再想起了!可鳳傾卻一直在身邊啊!雲瑾覺得自己腦袋都要炸掉了!

這時門砰的一聲被推開,白熙的聲音就傳來,「云云,你現在怎樣了?哪裡不舒服,我看看?」

雲瑾心裡更愁了,你來看什麼看啊!她是全身都僵硬住了,難不成掀開被子給看給摸嗎!

雲瑾還沒說話,白熙倒是盯著永思奇怪的道:「哪裡來的器靈?」

雲瑾怕白熙不知道前因後果對永思動手,連忙說:「這個是我塤裡面的器靈。他叫永思!」

白熙自然是真的雲瑾吹奏的塤,知道裡面有了器靈,眉毛一揚,「云云,看來你那個塤是個好東西啊!」

不過現在白熙也沒心思細問,而是站在雲瑾床頭,伸出手,抓起雲瑾的左手探了探,臉色一變,「云云,你現在是不是動不了?」他感覺到她體內的血液幾乎濃稠的快要全部僵住了! 白熙不滿的道:「你都這樣了!朗沉風還跑去鳳傾那裡做什麼!」

雲瑾接到:「那你把沉風喊回來好嗎?」她動不了,果果和雲曜都不在身邊,只能讓白熙跑一趟了!

白熙眼珠子一轉,「云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他剛剛因為雲瑾的毒發有點慌神,現在一細想,以沉風對她的看中,怎麼會在她毒發的時候離開。

雲瑾被白熙這麼一說,突然覺得尷尬無比。她覺得這種事情不想讓更多的人知道,但是白熙的話,可能遲早會曉得吧!

雲瑾正在猶豫要不要說的時候,門口就傳來了雲曜的聲音,「娘親,湯藥煮好了,你現在怎麼樣了?」

跟著雲曜身後的是果果,果果端著一個托盤,上面放著一個精緻的小碗。

雲瑾不由苦笑,這湯藥是對自己的情況完全沒有用的。

在雲曜殷切的眼神之下,雲瑾伸出自己那雙還稍微能動彈的手,將那苦的要命的湯藥給喝光了!

雲瑾剛把碗還給果果,就見到朗沉風站在了門口。

兩人隔著這麼些人對視了一眼,她真的有點害怕從朗沉風口裡聽到鳳血已經取得的消息!

朗沉風大步踏了進來,看到白熙對他投向不解的眼神,也沒多做解釋,說道:「白熙,鳳傾喚你過去。」

白熙心想,鳳傾沒事喊他做什麼!朗沉風他這麼支開自己是想幹什麼?

白熙道:「他現在不是在調息嗎?我過去幹嘛?現在云云的身體比較要緊,我還是在這裡守著!」

朗沉風知道白熙對雲瑾的心思也沒有斷過,只是他跟鳳傾來比的話,他現在在雲瑾心裡的分量完全不夠看!朗沉風說道:「你要留著這裡也行,不過解藥已經調製好了,我現在要帶瑾兒過去解毒!」

說完,朗沉風走到床邊,連被子一起,將雲瑾給橫抱了起來!

雲瑾此時心中一沉,解藥調製好了,那便是沉風從鳳傾那裡取了血了。雲瑾覺得此時自己心裡悶的都透不過氣,不知道是因為毒的原因還是聽到了這個消息。這次,她又欠了鳳傾。

至於想要跟上來的小尾巴雲曜和果果以及不甘的白熙,朗沉風一邊往外走一邊說道:「你們不用跟過來!解毒需要清靜,你們都留在這裡等吧!」朗沉風知道雲瑾的臉皮薄容易害羞,要是讓其他的人知道是用這種法子解毒的話,她肯定很難面對這幾個人。

白熙卻隨著朗沉風道了門外,他看著朗沉風抱著雲瑾走入了一個布下界限的院子,究竟怎樣的解毒法子需要做的如此隱秘?白熙這麼想著,卻轉身朝著鳳傾所在的房間走去。

同樣被留下來的雲曜和果果面面相覷。此時雲曜則回到房間,準備找那個器靈問清楚,卻發現這時候器靈不見了,只有那個黑漆漆的塤留在了床頭,把娘親的塤拿在手裡晃了晃,也不見那個器靈出來,難不成只有娘親才能召喚出那個器靈嗎?看來只有這樣乾等著了!希望那個狼妖能把娘親身上的毒完全給解了!於是在等待的時間裡,雲曜盤腿而出,吐納調息。

朗沉風感覺到自己頸間的微微濕意,情緒有點複雜,她是為鳳傾心疼了嗎?

朗沉風用手指給雲瑾擦了擦眼淚,說道:「怎麼哭了?是害怕了嗎?」

雲瑾將手摟住朗沉風的脖子,哭的更厲害了,沉風,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溫柔,你這麼用心的對我,我怎麼忍心來怪你?可她確實是害怕,害怕自己會愧疚會心軟,怕自己最後會將這種心軟變成了不忍心。

要是都不忍心的話她該怎麼辦?人心都是肉長的,她害怕這種愧疚會把自己給吞沒。

朗沉風見雲瑾只是默默的在哭泣,將她帶入了一個房間。

巨大的木桶之中,冒著白氣,那靈泉之中參入了鳳傾的血液,融入了那水中后,水還是那麼清澈,不細看的話,不會發現這水在某個角度看起來會帶著淺淺的粉色。

朗沉風先把包裹住雲瑾的被子給扔掉。開始動手剝她身上的衣裙,他們之間經過這多事情之後也很久沒有親熱了,朗沉風難免呼吸變得沉重起來。

雲瑾看著朗沉風抱著完全沒有遮身物的她,慢慢的放入水中!就算這水的溫度適中,雲瑾也覺得這水燒灼著她的皮膚,如果不是不能動彈的話,她早就起身逃了出來了!

朗沉風隨後也踏入了這個木桶之中,將雲瑾抱在他的胸前。

雲瑾抵在朗沉風的胸膛上帶著哭聲說道:「沉風,這水裡有鳳傾的血對不對?」

朗沉風輕拍她的後背,安撫著她,「瑾兒,你別多想。鳳傾是自願的!」瑾兒,他是自願的啊,你無須如此自責!

可他胸膛上那炙熱的淚水,他知道懷裡的這個女人過不心裡的那道坎!

朗沉風親吻著她的臉頰,親去拿苦澀的淚水,用手抬起她的下巴,「瑾兒,看著我。我是你的男人對不對?」

雲瑾聽話的順從,點了點頭。她有點不明白,朗沉風突然說這話的意思!

朗沉風低頭在她眼睛上親了親,「瑾兒,你知道嗎?你現在正在你男人面前,為了另一個男人而哭!」

雲瑾渾身一震,臉上的血色全無。她到底在做些什麼啊!

她的嘴唇顫抖的動了動,想說點什麼,最後卻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出來!

雲瑾的反應讓朗沉風心中又是心疼又是酸苦,他知道就算這時候雲瑾對鳳傾的感情只是愧疚,雖然時間一長,很有可能就像鳳傾說所的那樣,她最終會心軟!

這一次為雲瑾解毒的法子,表面上看起來是他佔了便宜,佔了上風,可鳳傾卻用了最殘忍的方式把握住了這次機會。也讓雲瑾牢牢地記住了他的恩情!

雲瑾看著朗沉風的沉默,心裡有些害怕,她害怕朗沉風會離她越來越遠,用力將那雙有些僵硬的手抱住朗沉風,「沉風,我害怕,我欠了鳳傾那麼多,我害怕還不清……」但是,我更怕你不要我。 他一走,她不用再壓抑自己的情緒,哭出聲來。

淚水打濕了枕頭。

她放聲哭泣。

她不明白,她已經不是十幾歲的小女孩了,她已經上大學了。

為什麼喬斯年還要管她?不准她做這個,不准她做那個。

在一定程度上,他們之間沒有血緣關係,沒有契約關係,他真得沒資格管她。

如果真看她不順眼,把她趕走豈不是更好。

那樣,他也不至於鬧心。

有時候,她也有脾氣,可她終究還是被他管制,最終妥協。

就比如今天,她只能選擇聽他的。

她在被子里哭了很久,枕頭、衣服都濕了。

心口針扎般的痛,一陣陣抽搐。

她也不知道他究竟討厭她討厭到了什麼地步,拒絕她的表白就算了,感情不能強求。

可是,為什麼要這麼管她。

越想下去,心越涼。

午飯時間,她沒有下來。

喬斯年一個人坐在餐桌前,偌大的桌子邊只有他一個人。

滿桌子豐盛的午餐,看上去空空蕩蕩。

他拿起筷子,看了對面空椅子一眼。

端起飯碗,吃了幾口。

終究,沒有什麼胃口,他還是將筷子放下。

他推開葉佳期卧室門時,葉佳期已經蜷縮成一團在被窩裡迷迷糊糊睡著了。

被角遮住半張臉,臉上全是淚痕。

枕頭還是潮濕的。

喬斯年站在床邊看了她很久,轉身去洗手間拿了毛巾。

「乖,起來吃飯。」他搖了搖她的胳膊,喊醒她,「別餓著。」

喬斯年的眼眸里有幾分小心翼翼。

他沒有想到會把她惹哭。

她哭起來,他是沒轍的。

葉佳期被他搖醒,一睜眼就看到他那張俊美如斯、但又十分不願意看到的臉。

她負氣地推開他的手:「我不吃,我困。」

「吃完再睡。」

「說了不吃,你煩不煩啊,我不吃。」她生氣道。

喬斯年用毛巾替她擦了擦臉,將臉上的淚痕都擦乾淨了。

「起來吃飯,有你喜歡吃的小魚丸。」

「我說了我不吃!」葉佳期甩開他的手。

動作太激烈,毛巾掉到了地上。

葉佳期嚇的睡意全無,騰地坐了起來,往後縮了縮。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跟你發脾氣的。」她抱住膝蓋,水汪汪的眸子如小鹿般一樣的驚慌失措,「對不起。」

明明是這個人在欺負她,她還得說對不起。

「你可以跟我發脾氣。」喬斯年淡淡道。

說著,他彎腰撿起毛巾,重新去了洗手間。

等他從洗手間出來,她已經從床上跳下。

那一次,她還是沒有能去參加學生會的活動,她也是十四才走。

後來大概是跟喬斯年負氣,她接連幾個月都沒有再回喬宅。

不過自過年之後,他似乎變得非常忙,也沒有回喬宅幾次。

就這樣,他們之間的關係變得很微妙,直到她二十歲生日,喝大了。

酒後亂性,酒後吐真言。

她全乾了。

不管怎麼樣,喬斯年都是她愛過的第一個人,被他拒絕後,心裡頭還是放不下。

奢望二十歲生日他給自己買份禮物,奢望他能跟她一起過。 白熙推開鳳傾所在房間的門,看到正在打坐的鳳傾臉色比他離開的時候更難看了!白熙走過去關切的問道:「你這是怎麼了?怎麼感覺比之前的氣息更加不穩了?」

可鳳傾眼睛都沒有睜開,更不用說回道白熙的問話。

白熙也習慣了鳳傾一向的態度,他的性子傲,就算是有不適的地方也不會說出來!白熙想到之前雲瑾要他過來叫朗沉風回去,問道:「剛剛沉風過來找你做什麼?為什麼云云要我把他喊回去?」

本以為鳳傾還是會沒反應,可白熙一說完,鳳傾便睜開了眼睛,那血紅的鳳眼之中帶著複雜的情緒,她想要把朗沉風喊回去,是不是因為怕朗沉風要取他的血呢?她是不是不忍心?或者是捨不得?一想到這種可能性,鳳傾心中泛起了漣漪。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