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應東的話,就像是最後一根稻草,直接壓垮了鐘不二最後的一點猶豫。

陶應東的話,就像是最後一根稻草,直接壓垮了鐘不二最後的一點猶豫。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膽小鼠輩,要滾就滾,忒多廢話!」

陶應東等人一聽,旋即馬韁一拉,遁入了樹林。

片刻后,鐘不二以微微顫抖的聲音,沉聲道:「鍾家子弟聽令,回馬陣,給我沖!」

鍾叔通微微一愣,輕嘆了一口氣,於是搭弓上箭縱馬飛馳,直取陳泊所立的山坡之處。

其餘鍾家子弟,同樣握弓捏箭,夾馬疾奔,口中吶喊著殺聲,彷彿一陣狂風一樣猛衝過來。

鐘不二同樣沒有落後於人,一馬當先,同樣箭矢在手,直指陳泊,縱然狂奔。

陳泊微微一驚,心嘆這鐘家之人果然膽大得很,居然沒有被嚇退?

不過,陳泊也對那鐘不二所說的『回馬陣』有些好奇。沖便沖吧,還要多此一舉回什麼馬什麼陣?

回馬陣?

陳泊不由得想起了回馬槍的典故來。

於是幾乎在一瞬間,陳泊的神色就由疑轉明,淡然而笑了。

就算他們真的膽敢衝過來,陳泊也絲毫不懼!區區十來個人,區區兩個六重天武者,只要一近身,憑藉極冰鑽的威力,足以把他們全數擊殺!那些箭矢,對他這個六重天武者而言,完全就是撓痒痒。

何況,陳泊猜想,他們也只是虛張聲勢,想反過來試探一下而已,若是自己心裡著慌了,肯定就得跑,一跑,就露餡了,那他們肯定就會縱馬追殺過來;可若是自己紋絲不動,他們必然就會深信已有埋伏,反而中途回馬,退返而回!

想了想,陳泊當即決定靜候於此,生生把他們嚇退!

現在就與他們全面衝突,似乎還不是時候,而且此時的陳水只有三重天修為,萬一自己一時失手,令她受了什麼重創,那可就得不償失了,而且,此時就把鐘不二等人的性命給收了,那顧神士不得立馬殺上門來不可!

因此,陳泊意決,依然迎風雪而立。

陳水其實就趴在陳泊的腳邊,此時的她遠遠聽到了一陣越來越近的馬蹄聲,影影綽綽也看到了一些黑點從遠處飛奔而來,當即有些色變,扯了扯陳泊的褲腿,低聲地道:「幺弟!我就說嘛,你這空城計沒用的!要不,我們快跑吧!」

陳泊無奈的苦笑,不過還是只能壓低了聲音安慰道:「三姐,你就放心吧,他們不敢衝上來的。」

「這……」陳水一啞,無言以對。她覺得,自己真的無法看透陳泊了。雖然在狂暴之下,她殺人如屠夫般冷血,可是現在的情況下,她又變得有些小女兒家的性情了,有些膽寒了。

而且,她並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馬齊奔過來。

不過,經歷了今晚一連串的神異之後,陳水已經不由自主地相信起陳泊來了,所以,她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

鐘不二騎在快馬上,搭弓上箭,拉滿弓弦,瞧准了陳泊。

三百步!

兩百步!

一百五十步!

陳泊依然不動,有如草人一般!

鐘不二心中涼透了,看來,真的是有陷阱了!

也罷,賜你兩輪齊射,不把你射成箭人才怪!

鐘不二冷哼一聲,箭矢飛射而出!

緊接著,鍾叔通,以及其餘鍾家子弟,盡放弓弦。

『咻咻咻』聲破空而來,尖銳,且憤怒。

然後,他們又迅抽出箭矢,再搭一箭!

直看得趴在雪地上的陳水亡魂皆冒!

她不顧一切地飛身而起,就要替陳泊擋去這些奪命箭矢。

陳泊駭然一驚,他真的沒料到,三姐陳水竟然會為了替他擋箭而不顧一切飛身而起!這十多枚箭矢要真的射到了她的嬌軀上,恐怕不死也殘了!

陳泊猛然一動!

身如健豹,兩手一探,就擒住了陳水的香肩,接著輕輕一掰,腳下一轉,兩人的位置幾乎是瞬間換位!

與此同時,說時遲那時快,陳泊單臂揮出,順勢一撈!

「叮叮」聲接連密集響起!

十多支箭矢,竟被陳泊一把全扣到了手中!

從陳水躍起,到陳泊快出手,幾乎只在眨眼之間,可是,卻還是落入了鐘不二和鍾叔通等鍾之人的眼中,他們俱是一陣驚奇!不過,他們並未看到陳泊全然扣住箭矢的一幕,而是覺得那些箭矢應該是全部射中了目標才對!

此時,他們又已搭好了第二枝箭,雖然有些奇怪於陳泊的度之快,可還是立時射出了箭矢,接著,拉韁回馬,停在了百步之外!

然後,鍾家上下十多人,才看到了震驚的一幕!

只見陳泊背對著他們,手中一松,一堆箭矢落地,接著,又是隨手一揮,快若閃電一般,一閃而過,又是極為細弱的「叮叮」聲響起。

接下來,他們全都看清楚了!

箭矢,一堆的箭矢,盡被陳泊扣入了手中!

震驚!

無以復加的震驚!

充斥著他們渺小的心靈。

這是什麼手段?

也太可怕了一些吧?

又傻又啞了十二年,這才剛沒恢復幾天,就如戰神附體了一般,恐怖如斯?

鐘不二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似乎有些明白此前那些人的死,恐怕沒有他猜想的那麼簡單了。

只是稍稍一遲疑,鐘不二立時大喝道:「撤!」

然後,十多匹快馬,沒敢有任何猶豫,打馬便撤!

簡直不敢有多一絲一毫的停留!

這時,陳泊轉過身來,瞧著遠遠逃去的鐘家人馬,輕噓了一口氣。

然後連忙鬆開三姐陳水,想要看看其身上是否中了箭矢,雖然以他的五感,他相信剛才已經把百步之外射出的箭盡數扣到了手中,可是還是不太放心,瞧上一眼的好。

然而,陳泊卻看到,陳水以一種看怪物般的眼神盯著他,星眸之中滿是駭然與驚奇之色!

「幺弟!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快給姐老實交待!」

一聲輕斥,從她的杏口中迸了出來。

ps:心中有些小鬱悶,縱然深信本書潛力無窮,無奈酒在深巷無人識,無奈啊。

新思路中文網,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第337章臭名昭著的女星(59)

喬孽的新戲開機了。

梁朝是男主角,飾演女一的是一位叫聶玲玲的女演員,很有實力。

男二讓唐果很意外,居然是楚諾。

等到開拍的時候,她終於明白,為什麼大家都說喬孽脾氣不好。

哪怕是楚諾,聶玲玲,這種鑽研演技的實力派演員每一條都會被喬孽罵十遍。

幾乎沒有一遍過的片段,哪怕是唐果。

但當事情到了唐果這裡,所有人都發現了喬孽這個人是多麼沒有原則。

比如,有一條是女二和男二的對手戲,喬孽總覺得情感不夠。

先是逮著楚諾鋪天蓋地的罵了一遍,楚諾默默地承受著,演喬孽的片子,被罵一百遍也值得。

但是當到唐果這裡,喬孽就將人拉到自己的面前,還讓她看著他指導,一句重話都不說輕聲細語的說,「記住了嗎?」

「記住了。」唐果笑眯眯。

「嗯。」

喬孽板著臉,「累不累?」

「還好。」

「餓不餓?」

「有點。」

「那吃點東西再拍吧。」

眾人:呵呵……

楚諾:此時有一句媽賣批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想吃什麼,我讓人去買。」

朱意連忙跳出來,「我去買,我去買。」

「導演,我們也餓了,我們也很累啊。」梁朝在一邊陰陽怪氣的說,「導演,多買點,讓大家都吃一口吧。」

喬孽看也沒有看梁朝,掃了眼眾人,「你們餓了?」

「累了?」

「才拍兩個小時!!現在是下午三點鐘!距離吃午飯的時間才三個小時,就喊累了???作為一個合格的演員,麻煩你們拿出點敬業的精神,在我這裡拍片子,我不希望聽到一個人喊累!」

哦!

「小意,去買些吃的,分給大家。」唐果笑吟吟的說道,「我們導演太嚴肅了,演員也是人,會累,也餓的。」

梁朝與其他人連忙點頭,是這樣的,他們現在不僅身體累,心也累啊。

剛才有些嚴肅的喬孽,畫風突然一變,「既然都累了,那就休息半個小時。」叫來助理,讓人去買吃的了。

梁朝啃著雞腿拍了拍一臉苦逼的楚諾,開解道,「下次累了,餓了,你找小果准沒錯,喬孽在小果面前特別沒原則,變臉比翻書都快。」

「我今天已經明白。」楚諾點頭,「不被罵的訣竅是唐果。」

「沒錯。」

聶玲玲笑著過來,和兩人排排坐,「其實和喬導合作這麼多電影,我還是第一次覺得拍他的片子這麼輕鬆。」

「想當初,我要拍三十條才過一條,每一條都會被罵十幾遍,都已經習慣。像今天,最多十條就過,真的太輕鬆了。」

楚諾:「……」可怕。

「玲玲姐別怕,」梁朝擠眉弄眼,「以後喬孽的每一部片子都會有小果。」

聶玲玲眼睛一亮,笑了出來,「那真的是太好了,哈哈,我要去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大家。」

喬孽這部片子的類型是懸疑犯罪片,內容全程高燃,裡面講訴的是高智商犯罪以及幾人之間的複雜感情。

男主是警察,女主的法醫,女二是原本是醫生,後來為了男主也當了法醫。

這是一起連環殺人案,被殺的人有男有女,一開始完全找不到殺人動機。

那位叫風流(表情符)少女寶寶的小可愛,這個算是驚喜嗎??

這是人家熬夜敲出來的……嚶……請笑納,

(本章完) ?陳泊天真無邪地笑笑,心裡極是感動,嘴裡說出來的卻是玩笑之話:「姐,你也不怕被射成箭人啊,這麼飛身撲過來?」

「你才是賤人呢……不不不,你不是賤人,那些渾蛋才全是賤人!好呀你,這麼壞!姐差點為你被射成馬蜂窩,你倒好,原來早有準備,卻這樣嚇姐姐!」

陳水沒好氣地嘟嘴道。★思路中文網會員手打★

「好了,姐,我們還是快走吧,要不然他們回過來再追回來可就麻煩了。」

陳泊一本正經地說道。

「嗯,對!快走!」

陳水風風火火,拔腳就走,步子忒急。

陳泊暗笑一下,然後目光一轉,狀似無意地掃了一眼某處遠地,然後收回了目光,也快步跟了上去。

陳泊這狀似無意的一瞥,登時令隱藏於此暗中觀察的鐵臂橫拳心中一緊!

「?,他不是看到我們了吧?」鐵臂低聲道。

「別逗了,我們藏得這麼好,不可能的!」橫拳斥笑道。

「嗯,我想也是。那三家膽小鬼真沒用,怎麼最後全都跑了呢?」鐵臂語帶不屑。

「鬼才知道他們怎麼回事呢!前前後後出動了百多人,最後卻全都灰溜溜地逃了!真敗興!那姐弟倆連極冰鑽都還沒有動過呢!他們卻全都硬生生給唬跑了!都不知道他們腦子是不是都塞了泥巴!」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