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負責人聽到王歡會功夫,竟露出幾分意外之色,雖然看起來不算高大,在人群中只算是普通,但她也聽說過龍虎山的大名。

那負責人聽到王歡會功夫,竟露出幾分意外之色,雖然看起來不算高大,在人群中只算是普通,但她也聽說過龍虎山的大名。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既然你這麼有信心,那麼可以去試試,這是我的名片,到了公司后直接參加應聘就好了。」那負責人遞了一張名片給王歡。

「多謝張經理。」王歡看了名片后道。

這裡最開心的莫過於胡芊芊,她絲毫不懷疑王歡的本事,別的不敢說,但是這個保鏢對王歡來說簡直綽綽有餘。

「太好了王歡,這樣我們就能在一起上班了。」胡芊芊抓住王歡的胳膊,喜悅的道。

那負責人聽后笑道:「胡小姐,這麼說你是願意到傾城國際上班咯。」

胡芊芊點點頭,那姓張的負責人道:「那好,你先把這表填了,然後跟我把合同簽了,周一上班就直接可以去上班了。」

說完又看向王歡,道:「至於你嘛,保鏢工作不屬於我管,你拿著我的名片去公司應聘,那邊會有人接待你的。」

胡芊芊擔心王歡去晚了,職位被人捷足先登,趕緊提醒道:「王歡,你先去公司報道,不用在這裡等我。」

「好吧。」王歡點點頭。

兩人告別後,王歡準備打車去傾城國際。

「王歡?!」正當王歡在等車的時候,聽到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周可漫,你怎麼在這裡?」王歡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發現不遠處周可漫正帶著一群人在旁邊看著他。

「真的是你!」周可漫走過來,一臉驚訝。

看到王歡手裡的求職信后,更是詫異的道:「你還要來找工作?」

王歡看她的眼神,也沒有去解釋什麼,淡淡回答道:「我怎麼就不能找工作啊,不工作哪兒有錢。」

周可漫身為學生會主席,這些是帶著即將畢業的人來人才市場應聘,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王歡,回頭對著旁邊一個男生道:「吳同學,你先帶著他們去應聘,我遇見個熟人跟他說幾句話。」

「王歡,你不是認識鄭秘書么,怎麼還來這種地方找工作?還有,你都有幾百萬存款了,還用得著上班?」周可漫滿臉懷疑的看著王歡。

她很有興緻的打量著王歡,好像抓住了王歡的把柄一樣,原來昨天晚上這傢伙跟是在借著鄭秘書狐假虎威,嚇唬他們那些學生的。

要是跟鄭賢軍很熟的話,根本用不著為找工作發愁。

「我上班是體驗生活,不是為了錢。」王歡打了個哈欠,周可漫的心思他又怎麼看不懂,估計回去后又要編排自己的不是了。

「呵呵,那你找到工作了嗎?」周可漫笑的很濃郁:「我跟人才市場的主任認識,要不要我幫你介紹個好工作。」

「不用了,我已經找到工作了,傾城國際的保鏢。」看到車子到來,懶的在跟這虛偽的女人說話,丟下一句話直接上車走人。

「保鏢?」

周可漫冷笑了幾聲:「搞了半天,原來就找了個保安的工作,神氣什麼,還以為跟鄭叔叔關係多好呢,到頭來就混了個保安當。」

有了這個把柄捏在手裡,周可漫的心裡異常的開心,捏了捏拳頭,道:「一定要把這傢伙的真面目告訴靜佳,什麼別墅,什麼存款都是假的。」 「什麼當班長的事,我不知道。」顧瑩看樣子絕對是不肯老實交代了。

不過寧逸當然有辦法,停了車,伸手直接攬過她雪白修長的脖頸,然後堵住她的櫻唇。

顧瑩滿臉羞澀,一隻手拚命撓寧逸的癢,一隻手拚命掐,嘴裡含含糊糊反抗道:「你你太大膽了,我殺了你」

自己沒殺成寧逸,沒一會兒,她就沒有反抗的餘地了,身子骨就軟了,寧逸親她的技術很到位,而且寧逸的另外一隻手太不老實了,他知道自己的軟肋,伸到下面撩撥幾下,自己就沒力氣,水蛇一般的小蠻腰怎麼扭都躲不過。

只剩下唇邊殘留的粗氣,高聳的兔子上下起伏著,寧逸攬住她脖子的手也鑽了進去。

她一雙凝著水的美眸只能是略帶著驚慌四下看著,要是邊上有人的話,被人看到臉就丟進了,不過寧逸把車子停得很好,樹蔭遮蔽得嚴嚴實實,再加上這個地方到了晚上基本也都沒人敢過來,所以私密性倒是沒有問題。

於是她也大膽了起來,把手伸進他的底下:「你敢欺負我,我讓你當太監!」

不過可惜,她還是沒能殺了寧逸,反倒是寧逸把她給「殺」了,寧逸粗魯地把咆哮者副駕駛位座位放平了,然後把她摁在了上面,那就是一張寬大的床,而且很軟。

顧瑩也就是一開始能抵擋一會兒,沒多久整個身子酥軟了,就只能任由寧逸擺弄了。

對於寧逸的索求。顧瑩一向都不會拒絕,也不忍拒絕。再說,自己真的是喜歡他。要不然也不會辭了英語老師的工作來當博士研究生,怕的就是萬一有一天被人發現了,被說成師生戀。

嗯,在車上這好像就是傳說中的車什麼震吧,顧瑩舒服的叫了起來,毫無顧忌,寧逸恨不得多生一隻手來捂住她的小嘴,只可惜兩隻手都用來抓她白皙玉圓的小腿了。

折騰了半個多小時后,顧瑩疲憊地把臉蛋兒擱在寧逸的胸口上。

「孔秀是我的導師孔教授的侄女。我的學姐。」顧瑩紅彤彤的櫻唇小嘴帶著一絲疲態,不緊不慢地說道。

果然啊,女人都是需要一番熱烈的逼供之後才會老實招供的。

「原來如此。」寧逸恍然大悟,難怪孔秀那麼「照顧」自己呢,原來拜她所賜啊,不過說來也不奇怪,鳳凰學院終究還是風影家的天下,林非凡想要一下子反客為主,還嫩著呢。也不看看這南陵大學風影家經營了多少年。

「不過,為什麼讓我當班長。」寧逸叫苦道,「這完全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這個主意是若兒說的。」

「若兒?她自己幹嘛不當?」寧逸詫異道。

「她是風影家的公主,一些事由她拋頭露面的做不好。所以你這個身為未來夫婿的人,自然要替她擔當一些。」

顧瑩笑眯眯地說道,說這話的時候。圓滾滾的飽滿兔子還故意壓在寧逸的胸口上,惹得寧逸心裡又開始痒痒起來了。

寧逸滿臉訝異。這裡面肯定有什麼不對勁,顧瑩絕對不是那種一邊談笑風生地說寧逸是風影若未來夫婿。而又一邊和自己顛鸞倒鳳的人。

「重點是什麼,難道我當一個班長還能得到什麼天大的好處不成?」寧逸現在一心就想把這個職位撇掉。

「很簡單,2014屆管理工程班並不是一個簡單的班級,陵蘭島這塊肥肉太大了,鬼知道幽爪怪為什麼不找其他地方棲息偏偏就要找陵蘭島,而且是源源不斷,前仆後繼,所以全華夏大區的大家族都眼紅了,誰不知道這裡的晶體最多,這個地方也是最能增長修為的所在,於是那些大家族就把那些子弟或明或暗地往這裡滲沙子。」

「這些子弟你以為他們真的都是來讀書的?讀書到哪裡讀不好讀,天元學院,修元學院,哪個不比鳳凰學院強,林家、武家、沐家的人好好的京城不呆,幹嘛派他們家族的精英子弟跑到這裡,無非就是為了提前布局,陵蘭島只是一個開始,我聽說陵蘭島外面還有更廣闊的海島海域,米國佬天上的衛星拍到了,一到了晚上,這個島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幽爪怪。」

「那些世家豪門,都想利用海西大區這個跳板,這個時如果不早點布局,以後再想來就晚了。」

「所以,你別看小小的一個管理工程班,實際上這個精英班級代表的就是各大家族的利益,據說管理工程班的實踐課屆時有可能會放在陵蘭島上,你說那些大家族會放過這種機會嗎?」

寧逸聞言,點了點頭,不動聲色問道:「那麼我擔任這個班長的作用是什麼?」

「班長是選出來的,誰當班長也就是認可了誰當領頭羊,所以林家想要,沐家也想要,仲家想要、武家想要、風影家自然更想要,現在沐家和風影家各自佔據了一塊最大的地盤,林家想要硬生生摻和一腳,自然要找一個切入口,但是沐家肯定不會答應,於是林正毅才會不遺餘力地想要替林非凡求親,自然更不可能放過這次擔任領頭羊的機會了。」

寧逸笑了笑:「所以,林非凡想要當班長,沐家和風影家肯定不會同意對不對?」

「不錯!」顧瑩看著寧逸,淡淡地說道,「所以只有你當了班長,才能符合沐家和風影家的利益,因為她們兩個都容許你的存在。」

這是寧逸第一次聽到顧瑩用一種比較中正的口吻來跟他說話,而且這語氣還帶著一絲長者般的教誨。

寧逸聽得,怎麼感覺她就像一名長者一般在教育自己一樣啊,於是手馬上不老實地伸到了她的要害處。一番撥弄。

「瑩姐,這些事誰跟你說的。平日里,你肯定不會想這些玩意兒的。」

顧瑩俏臉一紅。白了寧逸一眼:「我自己想的不行啊?」

「得了,別人不了解你,我還能不了解你嗎。」寧逸猥瑣地盯著她胸口,笑眯眯道。

顧瑩大羞,伸手猛掐寧逸,寧逸哪裡肯放過她,立馬翻身再戰。

不一會兒,顧瑩再度丟盔棄甲,只好招供:「沐輕雪。」

寧逸一聽。頓時滿臉驚訝,沐輕雪怎麼會整出這麼一招,不過想了想,釋然了。

沐家現在在陵蘭島的勢力並不會比風影家小到哪裡去,她現在自然也是不希望其他人來分一杯羹了。

不過礙於她們沐家也是外來戶,自然而然希望風影家出頭,而風影家當然不會傻到直接火拚,白白讓沐家得利,所以當然會找到自己這個冤大頭。

小魔女還是小魔女。本性一點都沒改變,整天就想著算計別人。

不過小爺是那麼好算計的嗎,哼哼!

想通之後,寧逸也不生氣。就算沐輕雪不推動,他也不想讓林家摻和,再說了。林非凡那個混蛋也太囂張了,當著自己的面就敢說要追求風影若。簡直不把自己放在眼裡。

老子要你記住,老子的女人你別說想要碰。就連動念頭都是不許的。

轉頭看了看渾身光溜溜的顧瑩,寧逸趕緊把衣服拿來遮在她身上,雖然說兩人的修為不低,秋夜的寒冷算不了什麼,但是萬一她這具白花花的火辣軀體被人瞄到了那就虧大了,儘管這種可能性不高。

「還有個問題。」寧逸把顧瑩抱在懷裡,感覺她手臂有些冰涼趕緊樓住捂了捂,「若兒是不是知道我們的關係?」

顧瑩俏臉一紅:「薇薇她們都看出來了,你以為她是傻子啊,而且沐輕雪這次想要推你當班長,她是第二個知道的,沐輕雪主動找到的她,所以兩人合作了,不然你以為林非凡有那麼容易挫敗嗎?」

寧逸苦笑一聲,加上顧瑩,三個女人一台戲,自己不中招才怪。

只好悻悻道:「她們兩個合作,真是奇迹了,不過我不在乎林非凡這個玩意兒,我只想知道,若兒對我們之間的關係是怎麼看的,老實說,我現在覺得很對不起你,沒有這些破事,我早就不上什麼大學,跟你找個沒人的地方安穩過一輩子就算了。」

聞言,顧瑩美眸微微泛紅:「你真這麼想?」

寧逸揉了揉她的大兔子,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我可以跟你保證,除了你,我沒動過其他女人。」、

當然了,寧逸所說的這個動字,指的是放棍子到人家的神聖之地里,要是說摸咪咪、同床共榻這種事,楊雨、風影若早就慘遭自己毒手了,至於看光身子的,貌似沐輕雪、李佳薇、鄭貝貝都難以倖免。

一屁股的風琉債啊。

「不是吧,你真的沒跟她們那個過?」顧瑩滿臉驚訝,很顯然她表示不信。

「我發誓!」寧逸看了看天空,繁星點點,彎月高掛,這個時候應該沒有可能突然間劈一個閃電下來吧。

「我信你不過就算你怎麼樣了,我不介意。」顧瑩把頭埋在他懷裡,蹭了蹭:「我不在乎什麼名譽,我的第二次生命是你給的,所以這輩子賴定你了,至於你要討老婆,關我什麼事,你老婆不要妨礙我就行了。」

寧逸呆了,感動得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這可不是古代啊。

「謝謝你,瑩姐。」寧逸把她摟得緊緊的,不舍鬆手,然後突然想起一個問題,不假思索問道,「不過對了,你說的老婆是指哪個啊?」

「嗯敢情除了若兒你還有其他女人?」顧瑩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啊」(未完待續……) 被顧瑩咬了一口,寧逸當然不會放過她,既然她喜歡咬人,寧逸乾脆就連哄帶騙地讓她好好地咬了一次,讓寧逸沒想到的是,她的技術很不錯,問了一下,說是在自己電腦上學習的。

叉,回去得把電腦里那些島國愛情動作片通通刪了。

帶著濃濃的倦意,兩人回到了南大,研究生公寓其實就在寧逸住的宿舍樓邊上,直線距離頂多三百米,把顧瑩送回去,寧逸自己就跑步回宿舍了。

一路一直想著顧瑩的話,太興奮了,她居然願意跟自己了,而且竟然還不介意風影若的存在。

這個世界畢竟和自己之前認識的地球社會還是有很大區別的,多了這些要人命的妖獸之後,這邊的人命也沒那麼值錢,男女關係也更加開放一些。

所以這大概也是顧瑩能夠接受的原因之一吧。

看了看時間已經十二點多,宿舍門早關了,當然這點難不倒寧逸,宿舍樓這種高度他如履平地,身子一躍,就攀住了二樓的欄杆,一用力,身子就到了走廊。

一個正在幽暗的過道拿著手機一邊看毛片,一邊打飛機的牲口嚇了一大跳,動作僵在了半空中,寧逸啐了一口,直接無視他,從走廊啪嗒啪嗒地走到了樓梯,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媽蛋,果然是男牲口太多,只能用這種方式解決了。

宿舍幾個人早就睡了,不過門還給他留著,看來早就估算了他晚上還會回來。

寧逸太累了。沒洗澡就躺床上了,而後直接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想了一個晚上的武南行終究沒有退學。不過翻來覆去一個晚上讓他兩隻眼睛變成了熊貓眼。

所以一早被寧逸的手機鈴聲吵醒的時候,武南行忍不住爬起來罵了娘。最後確定是寧逸的手機后,又乖乖躺回去,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

這個世界的藍星,一進入秋季那就是個冷字,尤其是一大早上的,只有十五六度的天氣加上秋風那叫一個凍。

換做是之前的那個世界,寧逸這個時候穿著短袖都覺得熱。

一大早六點半,寧逸就接到了孔秀的電話,把他從溫暖的被窩裡活生生給攆了起來。然後告訴他,7點10分準時讓全班的人到達操場。

寧逸那個鬱悶啊,上大學最痛恨的一件事就是早起做早操,到了大三好不容易擺脫了這種夢魘,這麼多年過去了,總算早上能睡個懶覺,沒想到在這個世界又再次陷入魔爪。

想一想,這天還摸黑呢,那冷風吹得那個剌剌作響。凍得讓你渾身的雞皮疙瘩,你的眼睛甚至還沒完全張開,就被像攆兔子一樣攆到操場,那畫面實在是太美。不敢看。

不過也沒辦法,他是班長,得以身作賊。

他一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把還在睡得風生水起的武南行轟起來。

武南行那個鬱悶啊,死命拽著被子就是不肯起床。寧逸掀了他的杯子,然後往他臉上撒了些冷水。他直接就跳起來了。

一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寧逸兩個凝滿了明黃色戰氣的缽大拳頭。

在暴力的壓迫下,武南行不得不屈服。

「大哥,你饒了我吧,讓我再睡會兒,一會兒成嗎?」武南行想要睜開眼睛,但是很難睜開,實在太困了,自己認床,這個鬼地方壓根就沒法入睡,翻來覆去了一個晚上到了早上終於睡著了,但又被寧逸攆起來了,情何以堪。

「不行,趕緊的,7:05分之前必須領到作訓服,7:10分要發放。」寧逸毫不留情。

「惡魔!」武南行不得不依依不捨地從床上爬了起來,接受命運的擺布。

不過他也不是什麼好鳥,醒來之後,帶著滿滿的惡意,一腳踢開隔壁宿舍房門,然後「友好」地組織了幾名「志願者」比如齊鍵仁,去領了作訓服。

然後寧逸新的大學生活第一天正式開始了。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發放了作訓服,然後劃分了一下軍訓時的地方。

他發現李佳薇和秦白的班級就在他們邊上,讓寧逸有些意想不到的是,李大美人也當上班長了,不知道是因為她們班的女生太少了而她太漂亮了,還是因為她的修為是全班最高的緣故。

反正看她的陣仗毫無疑問比自己更加有氣勢,而一幫的大老爺們都乖乖地懾服在她石榴裙下。

看來她天生的就是當領導的命。

凍了十幾分鐘,回到宿舍刷牙洗臉,然後吃早餐,接著馬上就要正式軍訓了。

和前世不同,這邊的軍訓到場的並不是現役的官兵,而是一些退役的絕武戰警,修為不低,比如給他們班當教官的就是一名有著赤級初期修為的三十多歲漢子。

那名教官是所有教官當中修為最高的了,據說之前擔任過隊長,但是過來,眼睛一掃,發現這個班級修為比他高的,貌似不少啊。

頓時就汗如雨下,在這裡當教官,你自個兒點子得要硬,否則的話,這幫看著稚氣未脫的少爺公主們是不會把他太當一回事的,這是武修學院一向的規矩,強者為尊,當然規矩是要的,只是你讓一個修為比你高的人做幾百下俯卧撐,保證你下不了手。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