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貨之前就說過要自己嫁給他,蘇昭就在想自己的性別是不是在他面前暴露了、當然,蘇昭是不相信玄君對自己有感情的,蘇昭更願意相信,玄君要娶自己是為了更好的掌控大周!

這貨之前就說過要自己嫁給他,蘇昭就在想自己的性別是不是在他面前暴露了、當然,蘇昭是不相信玄君對自己有感情的,蘇昭更願意相信,玄君要娶自己是為了更好的掌控大周!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玄君已經從大周內取得了魔域,這種近乎強取豪奪的方式足夠顯示玄君的為人了,所以,由不得蘇昭不用邪惡的想法去審度玄君這個人。

「那你有什麼話要對本尊說?」玄君似乎是發現了蘇昭細微的眼神變化,他轉到蘇昭面前站定,一雙湛藍色的眼睛定定的看著蘇昭。

在玄君這種幾乎可以穿透人神魂的眼神注視下,蘇昭竟然是有些不自在的。

「沒有,本宮先去九陰山上看看!」蘇昭起身就走、

這次玄君沒有無恥的伸手攔住她,只是看著蘇昭走向九陰山的背影若有所思。

「九陰山根本就沒事,還去看什麼!」玄君還是有點不爽的,雖然九陰山被煉屍包圍了,但是這些煉屍根本就沒有對九陰山造成多大的傷害,尤其是神相出手,很徹底的將這些煉屍都殺滅了。

所以說,蘇昭去九陰山看看,完全就是借口!不想留在自己身邊而逃走的借口啊!

「主人,您不告訴她,您的身份么?」在玄君表示不滿和憤懣的時候,黑龍忽然開口了,玄君聞言臉色有些僵硬的扭頭。

「難道這種事情還要本尊說么?!蘇曼青都能夠看出本尊的身份來,她看不出來?」玄君的口氣帶著幾分憤懣的無奈。

就是因為蘇昭一直都沒有看出自己的身份,所以玄君才是更加生氣的。

「蘇曼青才智天下無雙,況且蘇先生專門調查過主人,更是在意和提防主人的,所以能夠分辨出主人的身份也不足為奇,但是太子就不同了,大周太子殿下是很忙的。」黑龍沒有把話說完,太子殿下這麼忙,哪有時間盯著你的身份研究啊。

可是後面的話說出來會傷了玄君的自尊心,所以黑龍沒說。

「哼~是她無心,對本尊沒有足夠的重視!」玄君又開始傲嬌了。

玄君自己沒有跟蘇昭坦白身份,並且在蘇昭面前多次的隱瞞,到頭來還怪蘇昭沒有看出自己的身份而生氣。

這樣傲嬌的玄君,真的是讓黑龍感覺很無奈啊。

「大周太子並不是沒有懷疑主人的身份,但是主人忘記了么?剛開始太子猜忌你身份的時候,你以國師和玄君的身份同時出現了,而且……您現在的身體是……」黑龍說到這裡就不說了,因為接下來的話說起來有些難聽了。

其實,蘇昭並非是沒有懷疑過玄君的身份,但是當初蘇昭懷疑的時候,玄君和國師同時出現了,況且擁有天眼的蘇昭也的確看出他們兩人的骨骼是不同的。

而在那之後,蘇昭就沒有再朝這方面想了。

「知道了,等下次她質疑本尊的身份時,本尊會坦白的!」玄君悶聲答應,顯然是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了。

黑龍也很乖的閉上嘴巴不說話了,他顯然是明白玄君不想在他自己不懂的領域過多的表露,因為玄君的情商低,所以根本就意識不到自己的錯誤,而別人說起他的錯誤時,就像是揭開了他的傷疤一樣,讓他暴躁。

「主人,您應該告訴太子,你知道她是女人!」黑龍又說。

「為什麼?」玄君很快反問。

黑龍……真的很不想跟玄君解釋啊!這麼白痴的問題,唉~!

「這樣才能說明主人的取向正常啊!讓太子殿下知道,因為她是女子所以您才會娶她的!」黑龍很犯難的解釋了。

玄君就顯得很不屑,哼道:「這麼淺顯的問題還需要解釋么?!」

反正玄君大人是很鄙夷的,自己娶她不就是因為她是女人么?難道除此之外還有什麼其他的原因!而自己要娶她了,就足夠說明自己知道她女子的身份啦!

所以,玄君覺得完全沒有必要跟蘇昭解釋什麼的。

一臉黑線的黑龍只能又說:「主人之前在獵兵界劣跡斑斑,大周太子殿下把您想成邪惡的人也不奇怪,所以現在太子殿下恐怕是以為你要娶她就是為了謀取大周!」

黑龍說出這麼一番話,是下了很大決心的!

這種話可不是隨便就能說的。說的太嚴肅了,得罪了玄君,被玄君弄死怎麼辦!所以黑龍說這話的時候小心翼翼。

而讓黑龍覺得反常的是,他在說了這麼嚴肅的話之後,玄君並沒生氣,反而是若有所思起來,看玄君這模樣似乎是懂得反思了,難道玄君還真的明白他之前是多麼惡劣了么?

「本尊從來都不是個好人!」玄君顯然是明白自己是什麼貨色的,感覺被黑龍盯著看,玄君就哼了一聲,表示了自己的意見之後,玄君身影飄飄的上了九陰山去找蘇昭了。

不過看著在九陰山頂上,被眾多將領包圍的蘇昭,玄君明白自己是不能當著這些人的面說蘇昭性別的。

作為大周太子,蘇昭的性別是個避諱的話題。

「玄君,你來了~來看看吧!」蘇昭正在巨大的地圖前部署作戰計劃,看到玄君之後就招手讓他過來了。

而玄君得到蘇昭的邀請之後,明顯是心情不錯的,在她部署作戰計劃的時候,能夠讓自己過來,足夠表明她對自己的重視了。

看來蘇昭沒有把自己當成外人啊!

玄君好心情的站在巨大的地圖面前,然後就看到了蘇昭在地圖上標註出來的大楚東部邊境城池。

早就知道蘇昭會鯨吞大楚的東部,只是沒想到蘇昭的動作這麼快!九陰山東面還有近百座城池,至少需要十幾萬的兵力才能打下來。

蘇昭現在就要動手,是不是太快了?況且蘇昭也沒有這麼多的兵力啊。

「大楚的軍隊已經借道南疆了。」玄君看了片刻之後,就直接說道。

蘇昭和帳下的將領們全都抬頭,用奇怪的眼神看著玄君。這些人對玄君顯然還是很警覺的,覺得玄君把這麼重要的情報說出來,是不是有什麼企圖啊!

大將軍已經站在蘇昭身邊,低聲問:「玄君的消息可靠么?」

「可靠!」蘇昭點頭,雖然自己的暗衛還沒有傳來消息,但是蘇昭猜得到大楚肯定會借道南疆的。

大楚能夠找來南疆的巫蠱師幫忙,就足夠說明他們跟南疆的關係了。

現在蘇昭想知道的是,大楚會派多少軍隊走南疆,等這些軍隊從南疆北上的進入九陰山東面之後,還剩下多少軍隊?

「走南疆而來的,是大楚鎮守南方的精銳邊軍,人數在十萬左右。」玄君又說了。

帳內的將領們再次奇怪的看了玄君一眼,這次將領們更加奇怪了,玄君是以什麼身份在這裡的啊?!難道是以蘇昭身邊部將的身份么?

呵呵~這個樣子的玄君看起來有些奇怪哦。

並不是這些將領們太大驚小怪了,而是玄君這人太特殊了,獵兵界無人不知的尊者,即便是在大周內各個官府也是相當出名的!

獵兵跟官府之間本來就是有交集的,但是大周內的官府和軍隊只要是涉及到玄君的時候,他們都會自動迴避,所以說玄君在他們的心中就如同神魔一樣,甚至是高不可攀的。

而現在玄君就站在他們的身邊,這麼切實的跟他們討論軍事,這些人就覺得奇怪哦。

不過這些人在奇怪之餘,更好奇太子殿下跟玄君的關係。

玄君明顯偏袒太子,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了,而且太子跟玄君之間也有很多的交集和聯繫,甚至曾經玄君跟太子之間的合作!玄君的黑甲衛曾經出現在帝都,幫助抵擋大燕鐵騎,這是不爭的事實。

「若是需要,本尊的黑甲衛可以出動!」被這麼多將領盯著,玄君沒有絲毫的不適,反而是坦然的看著蘇昭說。

「暫時還不需要,等需要的時候會找你的!」蘇昭只覺得這個感覺很彆扭啊。

若不是因為現在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蘇昭真的很想問問玄君,他是不是喜歡上了自己啊!反正玄君屢次表現出來的樣子都太像是喜歡上自己了。

「殿下,我們先下去安排了。」張起靈很看眼色的帶著將領們下去了。大帳中就只剩下了玄君和蘇昭,忽然安靜下來的空間讓他們這些人都感覺太靜謐。

可就是兩人什麼話都說,竟然也沒有特別彆扭感覺的。好像兩人之間有什麼默契一樣。

「為什麼不嫁給本尊?本尊可以給你一世榮華,保你安度一生!」玄君覺得自己還是很有必要跟蘇昭把話說清的,所以就很乾脆的開口了。

玄君在蘇昭面前向來都不是一個拐彎抹角的人,所以他很直接的問出了自己的疑問。

拋開疲弱的大周,繁瑣的工作,安逸的做他的女人,她仍然可以享受世間的一切!

「你喜歡本宮?」蘇昭這次也挺直接的!

再次感謝贈送了月票的親們!還有扔了月票沒有來留言領獎的親們,快來啦~ 喜歡這個詞把玄君給嚇到和驚到了。

對於一個感情不外露的人,喜歡和情愛在他們的眼中就是矯情的。

可能是靈魂所控制的身體契合度不夠,玄君覺得自己的臉僵硬了,做不出應有的表情一樣,只能用湛藍色的眼睛盯著蘇昭發獃。

「本宮俊美,喜歡本宮的人太多了!呵呵~所以你喜歡本宮沒什麼不好意思的!」蘇昭見玄君盯著自己看,卻一句話不說,被他看的怪毛的。

玄君的臉色就臭了~!好嘛~那麼多人喜歡你,讓你很自得啊,即便玄君剛才想承認喜歡蘇昭,但是現在也成了醋罈子了。

「呵呵~你想多了!」玄君很臭屁的哼了一聲。

「那你要娶本宮幹麼?」蘇昭反問。

玄君……

沉默了許久,玄君拿出殺手鐧了:「本尊知道你是女子!」

這話是玄君掂量了很久才說出來的,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他覺得黑龍說地的確不錯,得表明自己知道蘇昭的性別,並且因此而願意娶她的。否則會被人以為自己是變態的!

「然後呢?!」蘇昭盯著玄君,面色冷峻。

從臉上看不出有什麼表情,但是蘇昭的心裡自然是震驚的,自己的性別是什麼時候被玄君看出來的?看玄君這篤定的模樣,應該是早就知道自己的性別很久了。

因為自己所處的位置,蘇昭不得不考慮自己的性別泄露之後帶來的後果。

而玄君當著蘇昭的面直接揭穿了她的性別,蘇昭就得考慮玄君是不是拿著這件事情作為要挾了。

「什麼然後?」玄君被蘇昭反問的很煩躁,讓你嫁是因為你的性別,現在都知道你的性別了,還有什麼然後啊,然後自然是你答應了。

「本宮是太子!」蘇昭見玄君沒有繼續說下去的意思,就只能在這個話題上主動了。

蘇昭的意思很明確,自己是太子,所以是絕對不會答應玄君要求的,嫁人那自然是不可能的,至少現在蘇昭是絕對不會這麼做的。

不管是因為剛起步的大周,還是強襲大楚之後的收尾工作,蘇昭都需要負責下去,同時,自己的性別也是不能暴露的。

「你可以不做太子!」玄君面無表情的回答了。

不做大周的太子,可以輕鬆很多,而且玄君現在完全可以接手蘇昭所做的事情,況且還有蘇曼青的幫忙,庄宗大帝雖然算不上明君,但也算是守成之主,在大周步入正軌之後,只要有信得過的大臣輔佐,庄宗還是能把這個皇帝做下去的。

而且……現在大周內已經有人可以接蘇昭的班了!

「你是在逼迫本宮退位?」蘇昭放下了手中的奏摺,看向玄君的眼神陡然變得犀利起來。眼神犀利之餘所帶著的排斥也是顯而易見的。

玄君直接跨越書桌站在了蘇昭面前,伸手就將蘇昭攬入了懷中,他的強硬跟冷銳一樣刺傷了蘇昭,讓蘇昭掙紮起來。

可是玄君的實力有多強,蘇昭的掙扎完全是沒用的。

蘇昭就看到玄君冰冷的銀白色面具湊到了自己的面前,那雙湛藍色的眼睛在自己面前之後,近距離的看的更加清楚了,就像是沒有絲毫摻雜的藍寶石一樣,散發著幽幽而冷銳的光澤,這樣好看的眼睛中也帶著幾分讓蘇昭警惕的陌生。

「太子位真的有那麼重要麼?」玄君的聲線依然是冰冷的,但是這種冰冷中還帶著一種憤懣。

大周太子之位就是一道枷鎖而已,何必如此在意。玄君表示很是不解和生氣,蘇昭是被權勢迷惑了眼睛么?沒有體會到太子之位所帶來的辛苦和危險么?!

「你放開本宮!」蘇昭用力推了推玄君的胸口,第一次被這麼強勢的抱著,蘇昭表示自己很不習慣。

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蘇昭都是強勢的存在,即便是跟異性有所接觸的時候,也是蘇昭佔據主動地位的,哪裡像是現在一樣,被玄君這麼強勢的抱著。一下子處於劣勢的不習慣讓蘇昭反抗起來。

不過也就是這個時候,蘇昭才覺得自己像是個女人,而且玄君也的確是把自己當成了女人的。

「放開?~」玄君拉長的聲調中已經明顯帶著怒意了。

彷彿是報復一樣,玄君忽然低頭,臉上的銀白色面具在他低頭的時候敞開,冰冷的唇貼在了蘇昭的嘴上,笨拙的開始了吸允。

並非未經親吻的蘇昭這一刻卻覺得自己的唇舌有些麻木,玄君的嘴是冰冷的,就好像沒有任何溫度一樣,但當他的唇觸碰到自己的時候,一種近乎酥麻的悸動襲遍了蘇昭的全身,讓她愣在原地,彷彿迷失……

在外守著的沙曼聽到了太子的異動,不過沙曼卻沒有進去,而是跟黑龍繼續站在外面。

血族人超強的感官可以感覺到書房中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沙曼反而是有些高興的,因為沙曼對玄君是滿意的,沙曼對黑龍有著超強的好感,而黑龍是玄君身邊的手下,所以玄君得到了沙曼的承認。

玄君也就配得上太子。

「滾蛋~」不過書房中傳來的怒吼卻讓沙曼不得不衝進去了。

一起站在外面的黑龍也很無奈的跟著進去了,自己的主人能夠把大周太子弄的這麼煩躁也真是一種本事啊!

等到兩個人衝進去的時候,看到的就是蘇昭對玄君動手的場面。

玄君顯然是在剛才的接吻中太放鬆了,所以抱著的蘇昭掙開把他給揍了。

蘇昭直接打在了玄君的臉上,有面具的防護讓玄君並沒有受傷,不過玄君還是被蘇昭打的後退,然後蘇昭就發怒的大吼起來了。

面對發怒的蘇昭,玄君是無措的。

「誰讓你們進來的!」玄君厲目看向衝進來的黑龍和沙曼,好事都被這倆貨給打斷了,而且自己剛才被蘇昭給拒絕了,讓玄君覺得有點丟人啊。

沙曼和黑龍……

兩人對視了一眼之後,並沒有立刻出去,而是一起看向了蘇昭。

看到這倆貨的眼神,玄君就更加生氣了,怎麼個意思么!?竟然不理自己說話而看蘇昭的意思?!這兩人是把蘇昭當成了主人?

沙曼也就算了,黑龍是怎麼回事?

「讓他滾出去!」蘇昭已經指著玄君,朝著黑龍和沙曼吼了起來。

「玄君大人,請你出去吧!」沙曼對蘇昭是無比衷心的,所以聽到蘇昭的命令,他立刻就上前來跟玄君宣判一樣說話了。

玄君很是無語的看著自己面前這個血族人,對於沙曼的忠誠,玄君還是比較讚賞的。

不過讓玄君更加無語的是,黑龍竟然也走來,勸自己走。

「你出來!」玄君沖著黑龍扔下一句話,掉頭就走。

沙曼對自己無禮也就算了,黑龍竟然也敢對自己無禮,這還是自己的手下么!

黑龍看到玄君那模樣就知道自己要挨批揍了。

果然,黑龍剛跟著出來房間,玄君已經準備好動口了,別看玄君外表冷冰冰的似乎不會說話的樣子,但是黑龍害怕的就是玄君動口。

玄君在動口的時候會找一個誰都不知道的地方,能一口氣把你說死。尤其讓黑龍鬱悶的是看著玄君喋喋不休時的違和感,從來都是孤傲高冷的玄君會說個不停,會讓人產生一種錯覺的。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