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一來,道司大人便騰出手,反身攻向殺來的天尊。現在沒有地尊插手,道司大人那是放下心來,和天尊大戰,二人都受了傷,一點也不怕。二人手段盡出,大戰連天。

這樣一來,道司大人便騰出手,反身攻向殺來的天尊。現在沒有地尊插手,道司大人那是放下心來,和天尊大戰,二人都受了傷,一點也不怕。二人手段盡出,大戰連天。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另一邊,無量神座被三才聖人王困在天地八卦爐之中煉化,不過有打神鞭護著,暫時還沒有太嚴重,不過不儘快脫困的話,也老火。

另一邊,弘芔神座和人尊大戰,一直都是戰一下,逃一下,人尊要去幫忙,弘芔神座又殺上來。

「哼!老狗,有種別逃,大戰一場。」人尊大罵。

「哼!」弘芔神座在話語上也是不服輸,當下也是大罵道:「老匹夫,有種追上我!」

「死狗!」人尊大罵。

雲霄寶殿化為的結界之中,大戰在雖然談不上太過激烈,然而也是十分的兇險,道司大人他們這個級別,一招有誤,將會是滅頂之災。

比起雲霄寶殿所化的世界之中,天庭甚至是整個天界,大戰那是劇烈得多,無數的神在大戰之中死去,天界一片血紅,宸隍大陸這一批聖人,在拓跋飛英的帶領之下,那是狂殺猛殺,只要是人,都殺,殺到無數人躲了起來,反正如果敢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之中,就得殺,殺到低頭,殺到俯首。

拓跋飛英的這種殺法,那是引起了太多的天神的不滿,不少人自發殺敵,和宸隍大陸的聖人大戰,一開始,佔在人多的優勢之下,宸隍大陸也有不少的人聖人被殺死,然而當之前在氣修大陸發展勢力的宸隍大陸之人窩裡反之後,天兵天神那是受傷慘重。

宸隍大陸和氣修大陸開戰,血染天界,無數人奮起反搞,而鬥氣文明和修真文明雲卻是冷眼旁觀,雖然沒有人站在宸隍大陸那邊,也沒有什麼人站在氣修大陸這一連,只有為數不多的人站出來與氣修大陸的人一起殺宸隍大陸。

他們之中,鬥氣文明一些領頭人甚至是抱著宸隍大陸和氣修大陸兩敗俱傷之時,跳出來一統四個文明,不過好在還有修真文明之人鉗制,他們雖然有這個想法,但是暫時也不敢亂來。

至於修真文明,倒是沒這個心思,畢竟有千山慕雲站在氣修大陸這一邊,千山慕雲,在修真方面,氣修大陸沒人是他的對手,所以修真文明之人都敬他三分。

雖然鬥氣文明和修真文明相對來說十分的平靜,沒有參與戰爭之中,然而這個東西也說不清楚,等到那幾個最強大的傢伙兩敗俱傷之後,留下氣修大陸這塊大肥肉,一定會有人眼紅,一定會有人起私心,所以,到時是什麼樣的情況,只有等這一次大戰結束才知道。

整個天界,基本上都戰場,哪裡都在發生殺戮,哪裡都有人受傷,哪裡都有人死亡,而且一些人逃至下界,也遭到追殺,戰爭慢慢地往人間蔓延。

這一次大戰,太過慘烈,不管過後誰勝誰負,對氣修大陸來說,都是一場災難,或許是這就是氣修大陸的命運,也或許是青天一手導致。

勝極必衰,衰極必勝。

在青天的一手操控之下,大大減輕天地壓制三年,讓一大批人成神,又開放超神境,可以說在一夜之間氣修大陸便迎來一個盛世,盛世來得快,也去得快。

這就是自然法則,自然規律,這就是一種冥冥之中的輪迴之力在作怪,氣運在做怪,輪迴這東西很神秘,可以很小,也可以很大,涉及太多太多的東西。氣運都不能逃脫輪迴,沒有人一直有大氣運,也沒有一輩子都倒霉。

總而總之,氣修大陸出現今天這個局面,要以說全部拜青天所賜,因為青天太心急了。

現在也不是怪誰的時候,當然,也沒有人敢怪青天,現在是殺敵的時候。

天界大亂,宸隍大陸用這種血腥的方式,殘酷的手段,要奪取氣修大陸,控制氣修大陸,不顧一切,這已經是一種罪惡,一種黑勢力,這是有違天道,有違正義之事,所以,在氣修大陸,一直守護著正義的塵飛揚,那是全力殺敵。

身為正義之神,乃青天所單獨冊封,又得青天賜下正義之劍,塵飛楊就是正義的化身,哪裡有不平,他塵飛揚都能管,當然,塵飛揚是大神,人間那些小事,他自己管不著,不過如今,宸隍大陸殺來,有違正義,所以,塵飛揚也不得不管。

塵飛揚的正義之劍,比誅鋒更適合他,劍身潔白如玉,這是不受一切玷污的象徵,劍身很長很直很堅硬,這是剛正不阿的象徵,在正義之前,塵飛揚就像他的劍一樣,剛正不阿。

「啊!」

一聲慘叫,血水飛濺三千尺,敵首滾滾落九天,塵飛揚斬下一名聖人的頭顱,他的劍已經染血,他了身子也已經染血,有敵人的血,也有自己的血,然而塵飛揚衣袂飄飄,依然是神采飛揚,慘烈之中帶著一絲豪放。

「此人好強!過來幫忙!」

這個時候,一名聖人見自己的同伴被殺,知道塵飛揚太強,故而叫來兩名幫手,像塵飛揚這種有強大殺傷力的人,那是必先殺之。

三名聖人朝塵飛揚壓來,全是九階聖人,十分的強大,然而塵飛揚一點也不怕,就如他手中的劍一般,剛正不阿,不為惡勢力所屈服。

人如劍,劍如人,這就是塵飛揚。

「殺!」

塵飛揚狂吼一聲,主動殺向三名九階聖人。

…… 塵飛揚,是知先生的大弟子,而他也是把知先生大弟子這個身份做得本本分分,然而塵飛揚是有自己的世界觀和人生觀的人,他對人生有自己的想法,他一直都在堅持著正義。

塵飛揚做好知先生大弟子這個身份,是為因為忠,因為任,必竟當年知先生對他有知遇之恩,他不能愧對知先生。當然,這做好知先生大弟子這個身份的同時,塵飛揚也在做著自己想做的事,匡扶正義。

只不過以前的塵飛揚,因為考慮到京都學院利益的原因,所以他沒有把匡扶正義做到最好,所以他曾經問過自己,何以正義修自身?他不知道是自己的所堅持的正義重要,還是報答知先生重要,他曾經一度很疑惑,左右為難。

曾經塵飛揚最大的感嘆就是: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正義不負恩!

在塵飛揚最迷茫的時候,青天歸來了,青天的歸來,所數人受惠及,而這也是塵飛楊人生的轉機,當時在陳半山的推薦之下,塵飛揚上了天界,被青天親自冊封為正義之神。

這個時候的塵飛揚,離開了京都學院,離開了知先生,他不再為知先生做更多的事情,所以他可以把絕大部分時間來做自己的想做的事,完成自己想完成的理想。

正義,是塵飛揚不能割捨的東西,然而之前在人間界的一些事情讓塵飛揚知道,正義需要匡扶,然而要有強大的實力才能匡扶正義,強者方能正義,所以塵飛揚一心成為一個強者,上蒼不負有心人,現在的塵飛揚,從三年的天地大變之中達到神境九重,如今更是達到神境巔峰,十分強大,這樣的塵飛揚,已經有能力去匡扶正義,然而更多的已經不在局限於匡扶,而是去宣揚正義。

匡扶是小,畢竟只是一個人的正義,宣揚才是大,讓大眾都接受正義,站在正義的一邊,讓更多的一起來匡扶正義。

如今宸隍大陸殺來,這是有違正義之事,現在的塵飛揚,不顧一切,去維護自己所要維護的東西,不顧一切,哪裡有不平,哪裡就有塵飛揚。

面對三名九階聖人,塵飛揚毫不畏懼,如果自己退縮,正義何在?他必須要像青天親自賜他的正義之劍一樣,不畏一切,一劍向前。

總裁,別玩火 「好犀利好強大的劍意!」

九階黃衣聖人說著,不與塵飛揚硬來,閃躲開去,避其鋒芒。

「天罡地煞!」另一名九階黑衣聖人那是從側面殺來,打出一招天罡地煞,這一招,天地翻滾,煞氣騰騰,無數的邪物衝殺而出,翻騰著,撕咬著,一時之間,天地哭泣,鬼神哀嚎,這一招,從氣勢上就足以嚇到對手。

「邪惡!」塵飛揚大吼一聲,揮劍斬之,一道清光於正義之劍上噴出,這是劍意,也是正義,這是一種強大的精神,與邪惡勢不兩立的精神,是一種不畏邪惡,致死方休的精神。

劍意一出,如清澈的大河流入渾濁的湖中一般,把渾濁的湖水清洗。

劍意之下,邪惡幻滅,塵飛揚這一劍,尤如開天闢地一般,邪物爆裂,滾滾的煞氣從中間一下子被斬成兩層,一上一下地分開來,天地恢復清明。

「混亂虛空爆天拳!」

就在塵飛揚一下子破掉黑衣聖人的天罡地煞之後,白衣聖人大吼一聲,施展混亂虛空爆天拳,這一招,那是十分的洶湧,排山倒海,天翻地覆,無數密密麻麻的聖拳出現,十分的混亂,拳頭太多,然而每一拳都十分勁爆,一拳足以打死一名神境七重的高手,然而這密密麻麻的聖拳合在一起,不也想象。

這一團亂拳湧來,空間便被打成虛空,一切混亂,胡亂地毀滅著,化為一道毀滅之力衝擊塵飛揚。這一擊算是偷襲,在塵飛揚一劍破天地之時便打出,這是趁其不備,這也是人多的好處。

「我心不滅!正義長存!」

塵飛揚一點也畏懼,勢必要死磕到底,當即之下,他大吼起來,他的髮絲更加的狂亂,錚錚錚錚的聲音響起,塵飛揚的正義之劍閃爍不已,隨之化為千千劍,萬萬劍,塵飛揚破天而起,帶著千千萬萬的正義之劍,帶著正義之感,帶著一切的一切,勇往直前。

「轟轟轟轟……」

有一拳,就一劍,劍斬拳,拳轟劍,劍拳相交,爆炸連連,塵飛揚一種飛來,一切斬被斬滅,他如一道流星,劃破黑暗的虛空,是如此的璀璨。

「此人好猛!著實驚艷!」黃衣聖人感嘆。

「不是猛!」黑衣聖人道:「這是執著,一往無前,不畏生死的執著!」

「不好再看了,趕緊出手,不然老子要完蛋!」此時此刻,白衣聖人大吼,他已經感覺到塵飛揚太過厲害,不怕死,我和自己死拼,所以當下大吼。

「殺!」

塵飛揚再厲害,卻也是敵人,不得不殺,當即之下,黃衣聖人黑衣聖人趕緊出手,轟殺而來,各自施展大招,一左一右轟殺塵飛揚,恐怖的氣息涌動,星辰爆炸,一片世界末日。

這一刻,塵飛揚不有怕,自己如果退縮,便不能殺死白衣聖人,而且自己還會再次落入三人的圍攻之中,關鍵的是這等這些人有違正義,殺一個少一個,有機會必須殺之。所以塵飛揚沒有畏懼,不會退縮,直接衝殺而去。

塵飛揚這種拚死的精神,也不是第一次,當初青天動,魔宗宗主在氣修大陸設下九個連環大爐鼎,吞噬青天分身內世界的本源,後來知先生派塵飛揚去破壞其中一個大陣,在那是,塵飛揚與教母交手,雖然塵飛揚不是教母的對手,然而他也是拚死毀掉一個大陣,所以,拚死的這種精神,也是塵飛揚與生俱來,本來就有的,現在為了他的正義,他更是毫不畏懼,拚死也要殺敵。

「噗!」

塵飛揚一往無前,劍意毀滅一切,衝破出來,直接刺在白衣聖人的身體上,白衣聖人那是受到萬劍刺身,受傷慘重。

「哇噗~」

塵飛揚把白衣聖人打成重傷,然而付出的代價也是很大,基本上是活生生受了黃衣聖人和黑衣聖人各自一擊,也是被打得吐血連連,受傷慘重,他的全身染血,髮絲染血,再也飛揚不起來。

「死!」塵飛揚吞下一口血水,提氣一劍斬出。

「不要啊!」那白衣聖人已經是成劍刺身,傷勢比塵飛揚好不了多少,此時塵飛揚一劍,他無力反擊,也法身避,只能大吼,然而劍光一過,他便被塵飛揚一劍斬成渣,身死六道消。

「草啊!」

「我草!」

白衣聖人被塵飛揚斬殺,黃衣聖人和黑衣聖人那是大吼,眼眶都紅了。

「哼!」塵飛揚雖然受傷,然而他站得十分的筆直,他儘管搖搖欲墜,身子也是十分的筆直,彷彿一棵萬年不倒的胡楊。塵飛揚嘲諷地道:「你們也知道痛嗎?你們也知道傷心嗎?你們殺人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別人也會痛?」

「哼!」黑衣聖人道:「強者為王,弱者死,這就是弱肉強食!」

「不錯!今天你也死定了!」黃衣聖人大吼。

「弱肉強食,呵呵!」塵飛揚那是自嘲一笑,弱者並沒有錯,上天賜給他們生命,沒有人能夠隨便奪之,當然,也有一些弱者是壞人,但那不是全部。大部分弱者也是好人,而這些好人的生命也是十分的難得。

不管是弱者還是強者,壞人都該死,然而好人呢,弱者之中的好人呢?誰去保護他們?所以,這就是正義最大的價值。

宣揚正義,匡扶正義,可以說比佛門那種讓人看破紅塵,讓人行善還更有存在的價值,所以這就是讓塵飛揚如此執著如此著迷的原因。

「去死吧!」這個時候,黑衣聖人大吼,他才不與塵飛揚講那麼多,他們只知道執行命令,殺殺殺!殺到氣修大陸的修士臣服,殺到俯首。

「住手!」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響起,拓跋飛英飛來。

「王子,為什麼不讓殺他?」黃衣聖人那是疑惑。

拓跋飛英對黃衣聖人作了一個不要說話的手勢,他來到前方,看著塵飛揚搖搖欲墜卻依然站得筆直的樣子,十分的欣賞。

拓跋飛英笑道:「塵飛揚,你很不錯,當年在宸隍大陸之時,我父親就很看中你,而你,著實也沒有讓人失望,能有今天的強大。今天,本王子也給你一個機會,臣服於宸隍大陸,跟隨著我,我便免你一死。」

「哈哈哈哈!」塵飛揚大笑,道:「你做夢!」

「哼!」拓跋飛英道:「你要知道,一但我下令,你必須無疑,你確定還是要站在氣修大陸這一邊嗎?」

「別笑我太執著,我笑他人看不穿!」塵飛揚仰天大笑,他道:「我沒有站在任何一邊,我只是站在正義這一邊。」

「正義,呵呵!多麼可笑的的東西,這個世界還是有正義嗎?」拓跋飛英道:「什麼都是假的,活著才是真的,醒悟吧,臣服吧,不然就死。」

塵飛揚撫摸著手中的劍,道:「我一生最愛剛烈之劍,愛它的鋒利,愛它的正直,所以,我一直都在做劍,劍就是我的榜樣,更為重要的是,因為剛烈之劍,就算是斷了,也不是會彎曲。」

「人如劍!寧折不屈!殺!!!!!!!!!!!!」

…… 看到羅小珊的驚訝,想到她進來的時間,以及表現非凡的手段,自然已經形成了自己生存的的手段。

雖然我和她的關係,目前有些奇怪,但是她一直沒有彆扭,這讓我省了不少麻煩。畢竟如果大家只考慮生存,依附強者,這是一種本能的反應。

當然她和袁建寧最早和令狐進來,雖然期間有著許多波折,但是就這種時間的歷練,在這裡肯定知道的秘密,比我們要多很多。

看著她的樣子,我心裡自然有著更多的念頭,不過自然不會質疑她的想法,畢竟她目前充分相信我,我自然就必須要信任她。看到唐鵬帶著沉吟,沒有馬上回答。而她似乎有些緊張,甚至也瞟了我一眼,可能是有某些秘密,於是深呼吸了一下。

隨後我插話,沉聲對著羅小珊說道:「你們先進來,應該見過不少情況。不說自己有沒有什麼變化,但是面對看到的那些超凡能力,不知道有沒有什麼說道?」

同時我又偏頭看著唐鵬,幾乎沒有忍住想法,直接脫口而出對著他說道:「你,沒有嗎?」

沒有想到,唐鵬看著我的樣子,嘴巴顫動了幾下,卻沒有說出來。似乎羅小珊的話,確實令他震撼,但是他似乎有顧忌。最後卻帶著沉吟,隨後搖搖頭示意自己不知道。

看著他的樣子,以及唐唐閃爍的眼神,我知道他有所保留。唐唐這丫頭藏不住話,所以她的異常可以感覺到不對。不過這事強求不來,所以我自然不能連續追問。

這裡有著短暫的安靜,我心裡甚至有著一絲後悔,倒不是單純擔心,唐鵬會有著別的心思。而是這裡確實需要防備,看來是自己口快著急,有些直接露底了。

雖然不知道唐鵬為什麼要隱瞞,但是我暗暗戒備了一些,有些人有些事需要謹慎。這對父女看著簡單,但是身手不弱。雖然唐鵬看著和善,卻也極有自己的想法。

羅小珊自然不傻,看著我的樣子,心裡瞬間明白過來,自然有著幾分權衡。看到唐鵬居然這樣反應,她顯然比我更小心,所以立時也閉著嘴巴,居然沒有馬上再說話!

「我聽到過一些傳聞,說這裡進來的人,身上或多或少,會增強一些某些方面的能力。你們接觸的人裡面,難道沒有人提過嗎?」

看到大家保留,甚至氣氛有些尷尬,我知道話已經出口,沒有必要再藏著。看著唐鵬父女,知道既然無可返回,我反倒是安然一些,只好直接說出來。

「嗯,嗯,其實,我也偷聽過一些,但是並不完整!」羅小珊似乎明白我的意思,可能為了幫我圓話,小心的補充起來。

看到我眼神帶著鼓勵,知道自己理解對了,心裡也帶著些許安慰。看到唐鵬父女不吱聲,她的話語逐漸順暢一些。

甚至一邊警戒著四周,一邊靜靜的說道:「以前在這裡的人,聽他們說過,這些意外獲得的能力,然後感覺自己有著一些手段,逐漸獨立,形成了求生者這個群體!」

雖然似乎不經意,不過羅小珊這個消息,確實令人有些驚訝,但是也令我們對這裡,更多了幾分了解。

可能感覺到我們沒有插嘴,所以她依舊接著說:「據說,求生者這個名字,最早是從豹爺那邊,傳出來讓大家叫著的,看來這裡的一切,都是和他有些關聯的!」

這些很明顯,雖然還沒有見過這個人,但是單純從獸禍,和周建國的變異,就可以知道,這個人絕對不僅僅是霸主這麼簡單!

「這麼說,其實就好理解了,是那個豹爺,不希望這些人,拉幫結派,組成勢力!或者不希望,這裡的個人,能力在這裡太強!」我沉吟著帶著思索。

畢竟獸禍的發生,我直接認為,就是他減少這些人的一個手段,也可以說是一種淘汰。至於他駕馭沈雪文和丁笠授,無非就是為了那個不明的任務!

我對這些其實還很陌生,但是我絲毫不懷疑,離了解這個秘密,應該不會太遠了。不管這次阿能這些人會不會成功,至少接下來就要面對他了!

心裡有著一些期待,當然也有著一些疑惑,不過如果是為了自己,我卻絲毫沒有畏懼,同時看著羅小珊說:「但是有一點很奇怪,他憑什麼給這些人,下達任務?」

唐鵬驚訝的看著我,似乎我這句話,再次震驚了他。所以羅小珊還沒有說,他直接說:「我也聽過,似乎是那個叫三哥說的,說豹爺這個月的任務,他們完不成了!」

我點了點頭,知道唐鵬說的三哥,自然就是丁老三。畢竟這裡相互認識的不多,可以稱為三哥的,可能就是沈雪文嘴裡的丁老三!

於是我繼續看著羅小珊,畢竟我對她了解的也不夠,但是我相信她知道的不少,只不過是我們交流的不夠:「我遇到過一些人,偷聽到不少消息,看來是真的了!」

「組成團隊,要完成任務,相對於簡單一些,不過肯定這些任務,也就會多了許多!」聽到我的話,羅小珊帶著思索,當然隨後沒有遲疑,顯然怕我誤會。

看到我沒有接話,於是自己馬上接著說:「所以他們平時就是設伏,不斷的攻擊和陷害,這些單獨的求生者,他們認為他們是團隊,往往根本不顧這些人的生死!」

看來袁建寧和羅小珊,在這段時間經歷不少。當然,我心裡忽然有些默然,那就是一起經歷過生死,最後依舊會權衡利弊,這不知道是不是一種悲哀!

「看來,我想的差不多了!」看著這些人,我忽然嘆了口氣,心裡本來紛亂的思緒,這時候瞬間理清了許多!

看著大家稍帶驚詫的神色,靜靜的說道:「如果我們沒有猜錯的話,沈雪文和丁老三這些人,和那些兇殘的野人,基本上沒有區別,他們都是豹爺的附屬!」

「啊!」

「什麼意思?」唐鵬震驚的看著我,他幾乎和羅小珊一起出聲,不過他的聲音有些大。甚至看著我的時候,滿臉不敢置信的詫異,但是似乎有不得不接受! 塵飛揚,一個悲情英雄,一個孤獨英雄。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